創作內容

9 GP

手殘遊記──幽靈之願

作者:臨風慕筆│2015-06-20 08:49:53│巴幣:18│人氣:151

        「哈哈,來追我啊~」

        開朗的聲音穿越在純白的雪地上,不禁讓人想起某些青春情懷。雖然裡頭往往包含著過多的矯揉造作,但仍給了人不少遐想的空間。

        只不過這種好事,自然不可能發生在我的身上。

        「妳他喵的鬼才追得上啊!!」

        就算學會了各種不同輕功,但面對連腳都沒有的對手,打從開始就沒有任何能夠稱作「勝算」的可能性存在。身為一名輕功已達上乘的洪門弟子,卻只能堅持二十秒的疾跑時間,這真是讓人笑不出來。

        對方輕巧的飄移軌跡,彷彿就是在用動作嘲諷著我。

        從認識的開始,我從來沒有跑贏過她。

        在旁觀者的眼裡,肯定覺得我腦子哪邊壞掉了吧?在雪地上迅速奔馳邊大聲罵著,像個瘋子般往前邁步。而我的對手,看來並沒有這樣的困擾。

        我想大概只有遠處那些揹著大斧整齊劃一的身影,才足以追上她的「步伐」吧。不要問我為什麼,不是我不知道,只是我不想說。

        很顯然的,我對幽靈完全沒轍,我相信大部分的活人也都是。

        一句「啊啊,好無聊,所以來玩吧。」的突然開場,我不知該說這很像是屬於她的任性,還是應該先深深嘆一口氣。

        說起來,也不一定非要玩追逐遊戲不可啊……

        雖然我是不知道幽靈平常怎麼打發時間,但對於人類來說,這種遊戲實在是太要命了,再這樣下去肯定會死人的。不管她有沒有那個意思,我可沒有為了這種事情拼命的打算。

        以一個幽靈而言,她簡直開朗到會讓人頭痛的程度。

        為什麼會這麼歡樂啊,該不會腦子不正常?

        或許會去奢望幽靈有腦子的我才是真正的腦子不正常吧。

        冰雪覆蓋了這片大地,同樣覆蓋了她曾經身為人類的記憶。在這片看似潔淨的世界裡,或許並不如想像中來的美好。因為被這樣的顏色所蒙蔽,反而會讓人產生錯誤的觀感,忘記了這個世界原本應有的殘酷。
        
        為什麼,會有幽靈存在呢?

        為什麼要徘徊在這個世上呢?

        或者應該這樣問:屬於她的執念,到底是什麼?

        雖然口口聲聲說是想不起過去的事情感到可惜,我卻覺得那並不是真正的理由。

        我大口喘氣,彷彿吸入再多的空氣都沒有用。

        到底跑了多久呢?雖然知道自己的方向,也知道自己到底位在何處,但這麼長的時間裡一直維持跑步的動作,就算不是正常人都會感到疲累吧。

        她停下來的地方,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

        雖然墓碑上有少許的積雪,但仍然能見到被整理擦拭的痕跡,以及特地找來,仍保留著鮮豔色彩的紅色鮮花。即使上面的字跡已模糊不清,但我想讓她找到這地方憑的不是字跡而是一種對於這個世界與自己的相關連繫。

        「我贏了!」得意的表情完全顯露在她的臉上,而我只是保持沉默。

        當她站在自己的墓碑前露出那樣的表情時,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此時此地站在這裡時,她的心中到底想了什麼呢?

        我不能理解她為什麼能露出那樣的笑容。那樣純粹、看不到陰影,也毫無心機的微笑。

        在她和自己的軀體訣別時,也同樣保留著這樣的笑容嗎?
        所謂幽靈,也就是沒有辦法捨棄的意念,殘存在這個世界上的記憶碎片。不管是怨恨、遺憾,或是某些更為強烈的情緒。如果僅僅只是喪失生命,不可能會產生這樣的意念。

        「你這個人真的很奇怪耶,為什麼總是在發呆的樣子?」

        她把手揹在身後,一臉好奇的望著我。

        「妳對自己以前的事情,還記得多少?」

        「怎麼又在問那種問題啊……」她大概本來想用開朗的音調略過這個話題,但話一說出口,語調卻逐漸變得沉重而模糊不清。

        「我叫做桂緣,除此之外,什麼也想不起來……」

        她的手輕輕拂過墓碑上擺放的紅花,但是她自己應該也明瞭,那隻手只會穿過所有事物,什麼都沒辦法觸及。

        「抱歉。」我輕聲對她說道。

        「哼,居然讓我變得那麼鬱悶,你這個人真的很不體貼耶。」

        我作勢伸出雙手抵擋她因為鬧脾氣搥打的雙手,雖然什麼都沒觸碰到,但就因如此,內心裡卻傳來某種難言的痛楚。

        從遇見她的那時,她始終保持了那樣的笑容,即使她什麼都不記得。

   ※  ※

        偶然撿到的一封短信,提及了她的名字。

        是曾經還活著的她,為自己重要的人所寫下的重要信息。

        其實在那個當下,本來有種想把這封信藏起來的想法,即使我們都討厭虛假,但真實的重量又有幾個人能夠真正承受?

        猶豫很久才把這封信交給桂緣,當她在閱讀信裡的內容時,我始終不願抬頭看她的臉。

        而當她看完了那封信的那瞬間,我同時在她臉上找到了欣喜和困擾的表情。

        「……我想起來了。」

        睜大的瞳孔,失去人類身體的她,大概已經沒有所謂的淚腺,但我知道的,知道那種泫然欲泣的神情。

        回溯的記憶對於沒有實際形體的幽靈而言是有些過量的負荷,但即便她的思緒亂成了一團,她還是向我訴說了她的冀求。

        「可以拜託你嗎,拜託你幫我傳話給他,說桂緣現在病已經好了,身體恢復健康了,還有……還有……」

        「你是要我說謊嗎?」

        即使沒有特別的情緒起伏,我的語氣也還是變得冰冷。

        就算這種事情同樣是一種人情世故,可是為了這種事情說謊……

        「拜託你,這是我一生一世的請求。」

        「……已經死掉的人說這種話也太不負責任了。」

        老實說,我很猶豫。

        幫已經逝去的的人說謊本身並不是困難的事情,但問題是還活著的人,該用怎麼樣的心情去看待那些被建構出來的「事實」?

        「拜託……你,能夠拜託的只有你而已,我的時間不多了,所以,所以……!」

        我從來沒有見過她用那樣的表情,還有那樣的語氣和我對話。

        她那迫切的、無助的神情,讓我的內心為之收緊。

        我好像稍微能夠理解了,屬於她的,眼前這個幽靈的,桂緣生前的執念。

        當她躺在病床上,望著窗外飄落的白雪,慢慢體會到自己的身體被病魔奪去主控權,然後靜靜閉上眼睛之時,在她心中最強烈的執念,到底是什麼。

        「跟我過來……」我咬了咬下唇。

        「咦?可是我的時間,已經要……」

        「閉上嘴跟上來就是了!就因為已經是最後了不是嗎?」我忍不住大吼。

        沒有聽到她的回答,也不打算給她回嘴的機會。

        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全力衝刺跑在她的前面。而我相信,不論如何,她都會跟上來,為了追逐她生前最後的心願。

   ※  ※

        「哇啊!你怎麼跑得那麼喘?咦,有信?給我的?」

        我將信強硬地塞到了當事人手上。

        桂緣也在身邊,只不過正常的人是看不見她的,相對於喘到快要沒氣的我,她只是靜靜盯著眼前的男人看著。

        不會錯的,這個人肯定……

        「桂緣的病好了?太好了!我一直很擔心她……啊,不好意思,情緒有點激動,這樣說你聽不懂我在說什麼對吧。」

        我只是淡淡地點頭。

        桂緣本就身為幽靈的存在逐漸開始變得更加稀薄,剛才本來還能見到下半身的裙擺,現在卻已經看不見了。

        即使如此,她還是望著眼前的男人,沒有把目光移開的意思。

        我已經不曉得她的面容中到底已經摻雜了多少不同的情緒,但不管她實際的情緒為何,我只知道,她對這個男人的情感,肯定不會是假的。

         如果問我到底在做些什麼,我肯定回答不出來,而我知道,實際上真正的情況應該是,討厭什麼都不做吧。

        「大俠,我有個不情之請,不知道你能不能幫忙。」

        男人很客氣地向我作揖,但我還是保持著沉默。

        「怎麼說呢,我想要送桂緣一個禮物,聽說用冰雪村旁雪色狼和銀劍虎的骨頭,可以做成最好的戒指,如果大俠你不嫌棄的話,是不是可以幫我……」

        當他這樣說著,臉上越是露出那種難掩的羞赧時,我的心臟就會如同感到遭強烈撕扯般莫名的刺痛。

        戒指?那背後代表著什麼意涵,我不可能不理解。

        「可是桂緣已經……!」我實在沒有辦法忍耐。

        要不是桂緣擋在我面前,用那充滿悲傷和無奈的神情對我拼命搖頭,我肯定會把真相衝口而出。

        可是啊……!我試著用唇語向桂緣表達不滿。

        桂緣只是沉默半晌,然後才更緩慢,卻又更加堅定地搖搖頭。

        「我知道了……我幫你。」

        如果不保持冷漠的話,我恐怕沒辦法支撐自己的情緒。

        「太好了!謝謝你,大俠!雖然我也很想離開這裡,但實在抽不開身,戒指完成以後,麻煩你帶著戒指和我的口信,幫我傳達『我很想念他』這句話,萬事拜託了。」

        最後,我沒有回應他。

        看著他因為事情又忙碌跑開的背影,我本想要說些什麼,卻開不了口。
        
        我們離開了人群,走向雪原。

        「這樣……真的好嗎?」

        「怎麼可能會好嘛,笨蛋!盡做多餘的事。」

        我沒有看著桂緣的表情,但我想她只是強硬地提起情緒。如果不這麼做的話,沒準會看見那雙眼裡,浮現出已經不存在的盈眶淚水。

        「但是……這樣子,已經夠了。」

        她的聲音顫抖著,卻沒有遺憾的情緒。

        「雖然還是有點不開心,但是該怎麼說呢,我還是想跟你說幾句。」

        陽光照射在雪地上面的折射光線令人暈眩,但我會感覺到桂緣的存在已經幾乎從這個世界上消失的事實並不只是自己的錯覺。

        「雖然奇怪的要命,不解風情而且又不體貼,但最後很感謝你為我做了那麼多,正海看起來也還蠻有精神的,我覺得這樣就夠了。」

        就算我們此時同樣看著那個男人的背影,但我們心中所懷抱的那些想法,肯定有著截然不同的心情。

        「還有,戒指的事情怎麼樣都好啦,不用真的去做也沒關係的。只是……那個……謝謝你對我那麼好,也為我做了那麼多事情,真的很謝謝。」

        她背對著我,似乎同時長嘆了一口氣。

        「吶,我想問一個問題。」

        「說吧。」我筆直地盯著已經只剩下殘影的她。

        延伸的雪白大地,遮蔽了所有的聲音,被靜寂所覆蓋著。

        而當她轉過頭的那瞬間,或許是出於某種不靠譜的預感,但我內心裡清楚知道,那是她的最後一句話。

        「到了最後……我還是有在笑著嗎?」

        她的存在如同飄落的雪花,在風中破碎消散,消散在冰冷空氣中。

        但我絕對沒有錯過那刻,她留在這世界上最後的表情。

        「……那還用說嗎。」

        我望著遠方的天空,以及那片無雲的蔚藍。

※  ※  ※

        「啊啊,大俠,來掃墓的嗎?」

        藥草工李鳳山爺爺似乎還是很有精神的模樣,偶爾經過時還是會見他擦拭著桂緣的墓碑。即使我告訴他桂緣的存在早已不在這個世界,他還是沒有停下手。

        『等到你到了像我這種一把老骨頭的年紀你就會懂的。』他笑了笑『不是在為了誰做什麼有意義的事,只是為了自己做想做的事情而已。』

        雖然自私地為自己而活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但李鳳山爺爺所說的,似乎又是另一個階段的人生境界。

        我想,現在的我可能還不能完全明白,但總有一天,或許我也會從自己的人生中意會過來,那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

        大概桂緣可能也曾經也為此而苦惱,為了隱瞞自己的病情而說了謊。但她同樣不是為了誰而說謊,只是不希望看到那些苦惱的神情出現在自己最喜歡的人臉上,單純為了實現自己這樣小小的心願吧。

        我蹲下身,將口袋中已經準備好的戒指緩緩放在她的墓碑上。

        紅色的鮮花和銀白的戒指在灰色的墓碑上色彩相映,訴說著那些過去未曾傳遞出去的真心。在此時,我彷彿聽到了初次見面時她那令人懷念的笑聲,還有隱約的一聲「謝謝」。

        而那一聲道謝,來自好遠、好遠的風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7226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巧靈
嗚嗚嗚嗚。゚+(。ノдヽ。)゚+。
咱對這任務又愛又恨吶

12-08 19:54

臨風慕筆
桂緣很棒的(拇指12-08 19:5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lcc80011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手殘遊記──輪迴之夢... 後一篇:雨妖番外(一) 初生與相...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gqn239天神之道
好了啦 整篇主觀認定 都給你說就飽了ㄚ 統粉素質 而且這好像不是第一次發車 失智列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