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短篇】【艦娘】Ring

作者:令和最初蘿莉控 17│2015-06-16 22:00:58│贊助:20│人氣:447

註 本篇參考部分史實,但仍有不少改編。如與現實有所出入,還請見諒。


  「吶,響。」雙眼直直盯著電視,司令官啜飲了一口響泡好的茶,同時開口。

  「是。怎麼了?」響也看著電視,開口回應。

  「我們來製造小寶寶好不好?」

  他的語氣相當平穩,簡直就像是在訴說「今天天氣真好一樣」,一切都神色自若到了一個極點。

  「恕我拒絕。」響改變了姿勢,用右手手掌撐著頭,同時也回答。不過類似性擾的對話也有過好幾次了,她像是終於受不了般,無奈地問:「我說,司令官,你都不怕被憲兵給抓走嗎?」

  「憲兵?」他不屑地哼了一聲,「現在你我都是平民了,憲兵會來嗎?」

  「那……我要報警囉?警察先生應該會很樂意逮捕你才是。」響說著,但姿勢卻是一動也不動,似乎完全沒有要拿起電話的打算。

  「……唉,真是嚴苛啊。」他嘆了口氣,語氣中卻完全沒有反省的感覺。

  接著兩人都維持了好一段沉默,只有電視機的聲音在裝飾簡潔的客廳中迴響。

  電視中的新聞在訴說著國際局勢。美國和蘇聯兩大勢力為首的對立依然持續著,但若是擅自動武的話,才剛落幕沒多久的世界大戰又將會再次被掀起。所以兩邊一直都維持著非戰亦戰、非和亦和的狀態──也就是冷戰。

  「……真是的,戰爭還沒完全結束啊。」響有點無奈地開口。

  第二次世界大戰落幕至今也十年了。說長也不長,說短也不短。

  不過在當時響和她的姊妹們,以及更多的艦娘,都是二戰時在海面上活耀的英勇戰士。多數艦娘不幸地葬身海中,唯有極少數的幸運兒才有辦法存活至終戰──例如響。

  她們為了戰爭而生,亦為了戰爭而死。照理來說,她們都對「戰爭」這個字眼充滿了責任感──即使是這種亦戰非戰的緊繃態度也一樣。

  再說,響有大半人生都是待在蘇聯那裡,就算現在脫離了,多少存留一些眷戀也是合情合理的。

  但是她的語調卻是置身事外般,略感麻煩地說著「與自己無關」的事情。

  她已經不會將自己的責任感帶入任何的戰亂中,面對一切戰事皆保持著置身事外的態度。這是好是壞雖然不能輕易定論,不過至少就司令官的觀點來看,這不是壞事。

  「是啊,人類的紛爭永遠不會結束呢。」司令官也開口回答。

  「……不要再度引發戰爭就好了。」響默默地說出最真誠的想法。

  「是啊……難得日本已經從戰爭中復甦了,要是又開戰可是相當的不妙啊。」

  現今是「世界」的時代,國家與國家之間都有著一定的聯結,一但兩股大勢力對立起來,連帶地所有其他國家也將被迫挺身而出;箇守中立也只會被侵略而已,絕對沒有人有辦法置身事外。

  「…………話說,日本也改變了很多呢。」不願意繼續在這個話題打轉,響開口另僻了新的話題。

  「畢竟最近工業發達,加上也收到了很多來自美國的援助,所以經濟實在振作得特別快啊。」司令官喝了一口茶,滋潤了喉嚨之後,說出了結論:「徹底破壞之後才有重生……大概就是像這樣的感覺吧。」

  戰士存在的目的是為了打勝仗;但打敗仗卻促成了更好的結果,那麼就等於是否定了戰士搏命的價值。

  「嗯……那真是太好了呢。」難以言喻的心情湧上心頭,響露出了複雜的微笑。

  司令官「唉」地嘆了一口氣,然後重重放下了手中的杯子。

  「話說,響。」

  「怎麼了?有除了製造小寶寶以外的話要說嗎?」

  針對響帶刺的玩笑話,他選擇無視。

  「明天我們去遊樂園玩吧。」

  「……遊樂園?」聽到了陌生的名詞,響困惑地歪了歪頭,「那是甚麼?」

  「很有趣的地方。」司令官回答,「有很多好玩的東西喔。」

  「……為甚麼要去那裡?」

  「……」

  司令官露出了苦笑,表情彷彿是在訴說「你在說甚麼鬼話啊」一樣。

  「當然是去玩啊,不然還能幹麻?」

  「去玩……?」

  響也是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司令官究竟在說甚麼鬼話?

  「不要一付『司令官您到底在說甚麼鬼話』的表情好嗎?」他白了響一眼,「去、玩,就是去、玩。很難理解嗎?」

  「理由呢?」

  「去玩哪需要理由啊。我們有不能去玩的理由嗎?」

  響回答不出來。

  「那麼就這樣囉,跟響一起出去玩!耶!」

  「……唉,真是的,司令官是三歲小孩嗎。」響嘆了口氣,然後無奈地妥協了。



  翌日──

  「響,你也太久了吧。」在門口等候良久的司令官,不免對於響做出了些抱怨。

  男生跟女生出門前的準備時間,根本是不同次元等級的。對於這點,響也一樣。

  不過,精心打扮的響確實是漂亮得無可挑剔。

  簡單輕薄的白色洋裝看起來相當可愛,小小的側包包充滿少女氣息,配上臉上的淡妝,簡潔卻充滿了魅力。

  「……幹麻一直盯著我看啊?」被司令官不斷注視著讓她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沒甚麼啦。我只是覺得,響你還真可愛啊。」

  「是、是嘛……」響別開視線。司令官鮮少這樣大剌剌地稱讚她,覺得挺不習慣的。

  重新整理好心情之後,響將視線移回到司令官的臉龐上。

  「那麼,出發吧。」

  「嗯。」


  做了幾個小時的車之後,兩人終於抵達了遊樂園。

  買完票入場之後,響愣愣地站在門口,瞻仰整個壯觀的場面。

  色彩繽紛的裝飾充滿了童話的感覺,絢爛地令人眼花撩亂。

  四處播放著輕快的音樂,帶給了人們歡愉的活力。

  從後方不斷湧入的遊客無一不帶著笑容,大家看上去都是很開心的樣子。

  遠方還可以看到各種高架在空中的車軌、會旋轉的圓圈圈、中古歐洲風格城堡等等各種奇形怪狀的遊樂設施。

  這些全部都是她沒有經歷過的。

  「……」響不自覺地吞了口唾液,難以言喻的興奮感湧上心頭。

  「怎麼?期待嗎?」見到了響的反應,司令官用著有點壞心眼的語氣問。

  「!」突然的話語讓響下了一跳,心虛地回答:「才……才沒有……」

  他苦笑,「那就不要杵在這裡了,快走吧。」

  說完,他牽起響纖細的手掌,往遊樂園的裡面走去。

  「有甚麼想要先玩玩的嗎?」他問。

  「沒有。就給司令官決定吧。」

  她也沒有來過這種地方,所以也不清楚哪個遊樂設施是甚麼。既然如此,那就看司令官想玩甚麼吧。

  「嗯……」

  司令官想了想──響是第一次來,馬上就給她玩太刺激的也不好;但是玩太無聊的或許也會失望,那就……

  「走吧!我們去玩咖啡杯!」


  響跟司令官兩人做進了偌大的白色咖啡杯中。

  響環視了一下四周,除了他們以外,也還有許多的遊客陸續做進了其他的咖啡杯之中。

  貌似等等就要啟動了,究竟會發生甚麼事?

  『好囉,請各位遊客抓緊咖啡中的盤子,本遊樂設施即將啟動。』

  伴隨著這句話,咖啡杯也漸漸地動了起來。

  「啊……」

  所有的咖啡杯繞著中央的圓心旋轉,同時也各自已不同的速調自轉著。

  「哈哈,不要這麼緊張啦,放輕鬆一點。」坐在她對面的司令官看到了響牢牢抓緊杯子中央把手後,露出了苦笑並調侃。

  「啊,嗯……」

  響戰戰兢兢地微微鬆開了手指,咖啡杯旋轉時也可以輕易的看見週遭的全景,她試圖將注意力專注在四周的景色上。

  「怎麼樣,還算有趣吧?」司令官笑著。

  「嗯。」她微微點頭。

  像這樣歡樂的氣氛,也蠻不賴的。


  「好、好難受……」

  結束了之後,響搖搖晃晃地地走出了遊樂設施。

  暈眩感讓她感覺到非常的不舒服,幸好還沒有到想吐的地步。

  「沒事吧?臉色很糟喔?」

  「嗯……我沒事……」臉色鐵青的響硬生生地點頭。

  完全不像是沒事的樣子。

  「看樣子你不適合玩會轉的東西啊。」司令官露出苦笑,同時遞出了礦泉水給她。

  響接過了水,喝了幾口之後,看起來臉色好多了。

  「不要小看我,這個難不倒我的。」

  「真敢說大話啊,那就去下個設施吧。」他勾起了壞心眼的笑容。


  之後,兩人又體會了各式各樣的設施。

  在坐過了各種會轉的設施之後,確定了響不適合玩這一類的設施。

  於是又去體會了海盜船,雖然有點刺激,不過響倒是很喜歡。

  為了轉換心情,於是去體會了一下激流泛舟,在這種酷暑之中被水花噴濺的感覺還挺舒服的……雖然衣服濕了一點就是。

  接著響又表示想挑戰雲霄飛車,結果被嚇得驚魂未定。看樣子是刺激過頭了。

  為了等響平復,只好又等待一段時間。

  然後,現在呢──


  「這、這是甚麼?」

  響看著眼前略為陰森的設施,略感害怕地開口。

  偌大的洋房被漆成黑色的,給人相當恐怖的感覺;牆上窗戶的玻璃早已被打碎,似乎還可以看到凝固的血漬在窗台下方。仔細一聽的話,還可以聽到屋子內部傳來了尖叫聲。

  「鬼屋喔,進去吧。」

  「鬼、鬼屋……?」響臉上的懼色變得更加明顯,「難、難道說會有鬼嗎?」

  「啊,是啊。不要緊張,有我在。」司令官苦笑。

  「……嗯。」


  一路上,響都緊緊地抓著司令官的袖子。

  不時傳來的陰森音樂令她不安到了極點,三不五時也可以見到蒼藍的幽火在四周漂浮,各式各樣的屍塊和骸骨散佈在道路的四周,營造出一種很駭人的氛圍。

  儘管知道是假的,但司令官也還是覺得有點恐怖,更別提他身邊的響了。

  「……」響雙手緊緊抓著司令官的手臂,走沒幾步又必須要回頭確認一下。「後方不知道何時會出現甚麼」,帶有這樣的想法,響一直緊繃著神經。

  突然間──

  似乎是抓緊了響回頭的瞬間點,一具只有上半身的屍體就這樣從天花板落下。縱使燈光相當昏暗,依然可以看到它那慘不忍睹的臉龐,雙眼正直直地盯著她。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響發出了高分貝的慘叫,同時也提升了抓住司令官手臂的力道。

  「怎麼了,響……呃!」他轉頭,然後看到那個的時候也不免下了一跳。

  響已經可以說是用整個身子抱住他的手了,顫抖的感覺可以清楚地感覺到。

  「真是的,不要那麼怕啦。」他溫柔地將手擺放到響的頭上,「快點走,然後快點離開,好嗎?」

  「……嗚嗚。」她依然心有餘悸的樣子,但還是微弱地點了點頭。

  該不會她都不知道這些是假的吧?司令官腦中瞬間閃過一個這樣的念頭。

  要不要告訴她比較好呢?還是不要吧。

  難得可以見到跟小動物一樣可愛的響,這樣子的機會不多吧。



  離開了鬼屋之後,天也差不多黑了。

  夜晚的遊樂園點綴著各式各樣的燈火,比白天還要更加絢麗。

  噴水池中央也裝設著燈具,遠遠看去閃閃發亮得,如同水晶一般耀眼。

  在攤子買了兩個漢堡之後,兩人坐在噴水池旁小憩片刻。

  響看上去比較冷靜了一點……或許是因為得知了「鬼屋其實都是假的啦」的緣故。

  「接下來呢?」響突然開口。

  「甚麼接下來?」嚥下了口中的食物,司令官也回答。

  「接下來要去玩什麼設施?」響問。

  司令官苦笑。

  「時間也差不多了,最後就去坐摩天輪吧。坐完就要回去了喔。」

  「欸……已經要回去了啊……」她失落地說。

  不知道當初是誰不想來的啊。

  「摩天輪一次要幾十分鐘。結束時間也差不多了,還要開車回去呢。」

  「嗯……說得也是。」

  「那麼,」解決完手中的漢堡,司令官站起身,「快走吧。摩天輪在等著我們呢。」


  不曉得為甚麼,在夜晚搭乘摩天輪似乎已經成為了一種共識。

  夜晚的摩天輪人潮比白天的任何設施都還要多,簡直就像是整個樂園的人都擠到這裡來了一樣。

  花了好一段時間排隊之後,終於輪到了他們。兩人坐進了摩天輪裡面,而響似乎很期待的樣子。

  摩天輪一點一點的身高,距離地面也越來越遠。從高空往下看,整個遊樂園──不,整個城市燈火通明的夜景相當美麗。

  「好漂亮……」響發出讚嘆。

  「是啊。」他附和。

  「感覺能夠體會人這麼多的原因了呢。」

  白天坐摩天輪沒甚麼不好,但夜晚的景色卻是無可挑剔。也難怪大家都會想要挑晚上來了。

  「……響。」他突然地開口。

  「嗯?怎麼了?」她回答,目光依然欣賞著外頭的夜景。

  「今天玩得開心嗎?」

  「嗯,很開心喔。」她露出淺淺的笑容,坦率的回答。

  都到了這個地步,繼續否定也沒有用。

  「是嘛。」司令官露出安心的表情,「那就好。」

  「為甚麼會突然想要帶我來呢?」她問。

  「出來玩需要理由嗎?」

  「需要啊。」響靜靜地回答。

  他苦笑。

  「你知道嗎?今天是你的生日喔。」

  「……生日?」

  聽到了陌生的名詞,響困惑了一下。

  「沒錯。」他點頭,「二十幾年前的今天──也就是一九三二年的六月十六號,你誕生於這個世上,記得嗎?」

  「……」

  不記得,完全沒有印象。

  「這樣算下來,你也二十五歲了呢……外表都沒變啊。但這應該是你第一次慶祝生日吧?生日快樂喔,響。」

  「啊……嗯……謝謝。」響有點不知所措地應答。

  「而且──」司令官表情一沉,開口:「你啊,明明年紀還這麼小,卻經歷過這麼多戰亂,很辛苦吧。」

  「……照司令官的說法,我已經二十五歲了喔?」響挑眉,回答。

  「那又如何?」他笑了笑,「在我眼中,你永遠是小孩子。」

  她也露出無奈的表情。

  「再說,對於過去的事情,我一點都不想要追究,而且這一切也不是司令官的錯,所以也請您不要自責。」響凝視著靜謐的夜景,回答。

  硬要說的話,這是她的命運。身為艦娘,注定要為了戰爭而奔波。這是無可避免的。

  但是他卻搖搖頭。

  「就算我不自責,我也還是會對你負責的。」

  「……?」司令官再說甚麼啊?響在內心困惑。

  「我說──」他無奈的笑著,接著取出了一個小盒子,並且打開。

  是一枚戒指。



  「你未來的幸福,由我來負責。」強而有力的字句嵌進響的心坎,「嫁給我吧,響。」

  摩天輪升到最高點,絢爛的夜景盡收在的眼底,但她的腦海卻是一片茫然。

  「…………啥?」一段時間後,響愣愣地將臉轉向提督,發出了不知所措的聲音。

  「嫁給我吧,響。」

  「……你說甚麼?」她不可置信地問。

  「嫁給我吧,響。」他又覆誦。

  「……在一次?」

  「嫁給我吧,響。」

  「……為甚麼?」

  「我剛剛不是說了嘛。」他苦笑,接著用堅定的語氣說:「我會給你後半輩子的幸福,所以請妳嫁給我。」

  「…………」響不禁沉默,但臉上的淚珠卻是無聲地滑落。

  「喂喂,不要哭啦,我很認真欸。」司令官苦笑。

  「……司令官,是個怪人。」她用手拭去眼淚,同時說。

  「有嗎?」

  「竟然想要跟一艘船結婚。」

  「……嘛,是吧。」

  「而且還是個濫好人。」

  「嗯……這是在誇我嗎?」

  「又很溫柔。」

  「嗯。」

  「還非常的變態。」

  「……你到底想要稱讚我還是損我啊?」

  「不過──」響露出了羞澀的笑容,「要嫁給司令官……也不是不可以喔。」

  「真是的,你就不能坦率點嗎。」他搔了搔頭。

  「那麼──」



  「司令官,我愛你。」響笑著。

  「嗯,我也愛你。」他也露出笑容。



  「──生日快樂。」

- END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6902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4 篇留言

Kanna Kamui
拿出一個小「兒」子???

06-16 22:14

令和最初蘿莉控 17
感謝 以更正
話說 你提出的好友邀請我暫時不會接受
我暫時只想要加比較熟識的人 如果喜歡我的文章可以多多留言 我也會對你比較有印象喔[e1]06-16 22:17
墨瀋
可惡我只看見滿滿的白光啊…

06-16 22:15

令和最初蘿莉控 17
瞎掉吧06-16 22:17
神崎結弦
生日快樂啊QWQ···

 響已經可以說是用整個身子抱住他的手了,顫抖的感覺可以清楚地感覺到。

老實說咱當下就想到Q版響貼在整隻手上#

06-16 22:15

令和最初蘿莉控 17
[e1]06-16 22:17
御雷天響
今天人家眼睛已經被另一本閃瞎了看不到這個!!((挺胸

06-16 22:20

令和最初蘿莉控 17
我對你比較好 墨鏡拿去吧[e1]
如果你是樓上那個墨汁 我肯定會放任你瞎掉[e1]06-16 22:22
御雷天響
今天人家瞎啦啥都看不見!不過還是謝謝17的墨鏡!((收下後用電磁感應周圍離開

06-16 22:25

令和最初蘿莉控 17
[e1]06-16 22:49
艾薩克U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啊啊啊!

06-16 22:29

令和最初蘿莉控 17
我要不要幫你呢 還是不要吧06-16 22:49
神崎結弦
等等,天響樓上是咱欸?!確定不是樓樓上(迷:為啥汝為了計較這件事來留言啊···

06-16 22:34

令和最初蘿莉控 17
我只說樓上 代表是在上方06-16 22:47
HTY蠕蟲
美國和蘇聯兩大勢力為首的對立依然持續著,但若是「散」自動武的話

06-17 00:33

令和最初蘿莉控 17
抓錯字都在小屋[e18]06-17 00:34
HTY蠕蟲
不願意繼續在這個話題打轉,響開口另「僻」(闢?這個我不太確定)了新的話題。

06-17 00:37

令和最初蘿莉控 17
有點懶得改-.-06-17 23:33
HTY蠕蟲
然後是感想……依舊把人閃瞎的劇情啊Orz

06-17 00:42

怕.exe
17你閃暴我的眼了

06-17 00:56

令和最初蘿莉控 17
嘛 是你的話 可以給你墨鏡喔06-17 23:34
笛子
嗯,還好我事先戴好…唔哦? (墨鏡炸掉了

06-17 01:23

令和最初蘿莉控 17
這邊有新的 要買嗎06-17 23:34
夜楓
我的眼睛啊啊啊啊

06-17 10:55

令和最初蘿莉控 17
你的話 就瞎掉吧06-17 23:35
「新手獵人」アルセク
哼 沒閃到 看完后宮動畫的我沒死角

06-17 21:20

令和最初蘿莉控 17
[e1]06-17 23: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gcobm101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圖文小說】第六驅逐咖啡... 後一篇:【小說】我突然被抖M告白...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22535419各位雅士
【死掉的我獲得超強融合系統】更新第四章囉。喜歡末日,重生,系統題材的讀者們,不訪可以進來看看喔>_<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