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4 GP

[達人專欄] 【短篇】戀童

作者:十六夜郎│2015-06-15 15:30:26│贊助:204│人氣:3527
  或許我們就是有病吧!是的,在這個社會我們無處容身。只是,你們憑什麼審判我的靈魂?

  午後,太陽正熱。即使剛從床上爬起身來,迴盪在耳際的是風扇轉動的扇葉聲,以及初夏剛至的蟬鳴。今天,星期二。

  今日與平時並沒有任何差別,家裡的狗依舊猶如熱壞了似的吞吐著舌頭,明明也開了冷氣,溫度卻似乎沒有降低多少,或許是太久沒有清理內部了,算了,改天在清理吧。

  我一邊打著呵欠一邊搔弄著略為發癢的頭髮,拿起手機看了時間,偶爾盯著那隻直盯著我瞧的狗,想著是否該餵牠吃飯了。手機有兩通未接來電,還有一則Line的訊息。

  「你起床了嗎?今天五點下課。」

  我收起手機,準備去浴室盥洗。最後看了一下時間,現在接近三點整。

  我很喜歡每天洗澡的時刻,在把身體用蓮蓬頭噴濕了以後,用手擠著沐浴乳在身上塗抹,或者是用洗面乳抹在自己臉上時,我總是會盯著鏡子裡頭的自己看的癡迷。並不是自戀,應該說是喜歡自己現在的樣子。我常常會在這個時刻,注視著甫剛抹在身軀的泡沫被水沖洗,一邊想像著可以說是充滿希望的現在帶給我的喜悅,同時一邊體會著毫無希望的未來。我沉浸在這個時光裡,也因此洗的比一般人更久一些。

  給家裡的狗吃的糧食基本上還算充足,洗完澡以後便倒給了晚餐的份量。牠一如往常慵懶地吐著舌頭,好似累壞了的樣子。吃飯並不是那麼匆忙,說的也是,牠畢竟也已經是一條老狗了。

  或許某一天牠會在我離開的時候死去吧。在沒有人知曉的時候孤單的死亡,躺在一個人孤零零的房間裡,難免顯得孤寂。正是因為如此,我才在獨居的開始就養了牠,雖然牠不會說話,但是總比我最後孤單地死在家裡要好受的多。

  鎖上了家裡的大門,戴著鴨舌帽的我和一般人並沒有什麼差別。待在這棟普通的公寓,過著普通的生活,我一直希望我在大家眼裡看起來是個毫不起眼的路人。不會被他人記住,更不希望被任何人想起。

  「我等一下會在妳學校側門,一樣的地方。」

  我把訊息用Line傳了出去。發動著以前父親留給我的中古汽車,引擎聲隨著轉動鑰匙而持續低吼著,好不容易,引擎發動了,老舊的汽車東搖西晃地抖動。順著再熟悉不過的路途向前邁進。話說回來,現在的我突然意識到,我已經快要三十歲了。

  手碰觸著有些破損的皮革方向盤,注視著前方同樣停在路上等著紅燈的其他車輛。這我年齡逼近三字頭的現在,似乎過的比其他人還要悠閒,不如說是頹敗。

  大學念了一個自己根本毫無興趣的科系,不過,周遭的人也都是如此。能夠在大學階段找到自己喜歡的事物,說到底只不過是少數人罷了。我總是如此地對自己說,同時,身旁的同學也都和我一樣。

  自以為大學畢業之後就能在社會上闖出一片天,為了創業而找高中、大學時期的同學,希望他們能夠變成自己的生意夥伴。然而,卻沒有一個人能夠相信我的能力,只能自己草草和親人募集資金開了間販賣服飾的小店。

  我賠光了所有的資產。憑著一股衝勁,最後血本無歸。在沒有辦法還出任何一毛錢的情況下,我搬了出去,只能慶幸自己並不是和什麼地下錢莊借錢,並不會有人真的把我吞了。每當深夜裡,我常如此兀自地苦笑著。

  現在的我應該是社會的失敗者吧。然而,失敗者或許還好一點,至少還是屬於這個社會的一部分。若是粗淺的將社會階層分類,或許可以分成:成功者、優勝者、普通人、墮落者、失敗者。但我卻不只是失敗者,甚至比我自己淺略分類的人種還要更悲慘,連這所謂的社會排名也排不進去。

  成功者通常能夠有自己的事業,賺了大把錢財,上電視宣揚自己的理念,能夠私底下對自己的下屬破口大罵的就是這種人。

  優勝者通常都是暴發戶,或者是用了什麼非法手段賺錢,擁有比一般人更優渥生活的人種。

  普通人就是像一般人一樣,但是我所追求的就是這樣的人種。普通的過生活,或許和別人起爭執的時候還會不管對錯先道歉吧!只要能夠平順的過日子就是萬萬歲了。

  墮落者則像是混混、地痞一類,不學無術或者是吸毒的,盡會幹些殺人或竊案,對社會沒有正面意義,還會造成別人困擾的人就是如此。

  而失敗者,在別人眼裡我就是這樣,對社會沒有任何用處,只是渾渾噩噩地蠶食著他人的養分。曾經想要追求成功的道路,好不容易邁出了步伐卻慘烈地滑了一跤,從此一蹶不振、半身不遂,變成沒有用的人。

  那我算是什麼?

  忍不住想起了這種事情,一不留神已經到達了學校外頭。我把車子開到了可以從駕駛座清楚看到校門口的位置,這個地方可是紅線,希望不會被警察開單才好。我撇了一下車上的時間,已經快五點了。

  這所身處在市區中的學校,並排聳立著數十株高大的榕樹。每當夏天或是太陽炎熱的時候,樹蔭下總會有不少人靠在圍牆邊納涼,或者是在放學時候提供接送子女的父母一個棲身之所。說實話,為什麼是種榕樹,總覺得讓人有一種很陰森的感覺。想著這樣無聊的事情,在放學鐘聲敲響以後又回到現實。

  沒多久,一個個小巧玲瓏的身軀從大門走了出來,大致上都是稚氣未脫。他們走著學校圍牆外頭的人行步道,被榕樹樹蔭的陰影照在他們的身體上。一些是兩個看似朋友,一些則是四、五個人走在一塊,而少部分的人則是獨自一個人背著後背包,孤獨地走著。

  「啊,小柔,妳爸爸在那邊等妳。」

  這個聲音我認得,是校門外指揮交通的導護媽媽。我順著聲音的來源望著那個方向,導護媽媽正好與我四目相交。我一邊禮貌似的點頭示意,一邊注意著導護媽媽口中的那位少女。

  她的表情很冷漠,不如說是她一直都是這樣。雙手緊抓著書包的背帶,像是深怕有人將它搶走一般。帶點琥珀色的雙瞳輕輕眨著,黑色的直髮大概比肩膀還要再稍微長一些,看似不常曬過太陽的肌膚就像瓷器一般白皙,雖然不至於到不健康的地步,但還是忍不住讓人讚嘆「簡直就像千金大小姐似的」。

  「阿姨,謝謝喔。」

  雖然看起來是很冷淡的樣子,但是相處久了就知道,她至少還算很有禮貌。只是她的話不多,在學校的生活我也不曾過問,但是,看著她的樣子,以及初次去學校等她放學時,都是自己一個人孤單地走著。

  「路上小心哦。今天有做美術作業吧,記得要給爸爸看哦。」

  「嗯。」

  背德者。我突然想起了這個詞彙。

  少女看到我的車子,小跑步地跑到我這邊來。看在導護媽媽眼裡,這只不過是一幅普通的父親接送女兒的畫面。

  少女一如往常地拉開了副駕駛座的座位,熟練地繫上安全帶。她的身高還不是很高,我曾經懷疑過安全帶是否會讓她感到很難受,但是在我詢問之後,她卻氣沖沖地猶如賭氣一般說:「我已經是大人了啦!」

  會說出這種話的人,才是小孩子。我在心裡這麼默想,忍不禁噗哧暗笑著。

  「妳要回家嗎?」

  引擎隨著鑰匙地轉動發出低吼。少女搖著頭。

  「今天媽媽不在家。」她說。

  「是嗎。」

  我並不是這位少女的爸爸。沒有任何血緣關係,但是我們的關係卻熟悉到任何人都覺得我們是父女,反而是這位少女的母親,或許學校裡任何的老師在看到她來接送的時候,還會過去詢問說:「那個,請問妳是小柔的什麼人?」

  但是,我又是小柔的什麼人?

  「今天......有同學和我告白耶。」

  像是要尋找話題似的,小柔略為膽怯地開了口。我一邊注視著前方的路況,一邊用眼角餘光撇向了她的方向。她看起來就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低垂著眉梢,瀏海如瀑布般傾瀉而下。

  「是嗎。這樣很好啊。」我的手依舊緊握著方向盤,心思仍然注意著來車。但是此刻,我伸出了另外一隻手輕撫著她那小巧可愛的頭。

  「......你不會不高興嗎?」

  「不會,比起那個,妳有沒有答應比較重要。」

  她搖頭。雙手撐在副駕駛座的側邊,用那張陶瓷娃娃般的臉楞楞地望著我。

  「怎麼可能答應啊......」她有些戲謔地苦笑著,那模樣實在不像是一個應該就讀國小的女童會露出的表情,「他不可能......應該說是,不會有其他人懂得我的苦衷了。」

  「那我呢?」

  「你當然是例外。除了你......這個世界不會有人了解我了。」她說著這樣的話,在我開車的同時,她用一隻手輕輕撫弄我的臉龐,「我們這樣......是不是很奇怪?」

  「妳不討厭的話,就不會有什麼奇怪不奇怪的問題了。」

  「嗯......那......可以親親了嗎?」

  雖然有些難以啟齒。我是小柔名義上的爸爸,但卻是實質上的戀人。在外面一直都隱藏著這個身份,而她在外面也都會稱呼我為「爸爸」。維持這樣的關係,大概也有兩年了吧。

  初次見面的時候,那時候小柔才十歲,而我工作當時處於完全失控的情況,無論如何都無法彌補虧損,店面正準備收攤。我在那陣子,連續好幾天都不敢回到家裡,而家裡大致上也對我現在的情形略知一二,並沒有叫我回去。

  我曾經試著尋找往日的同學,希望有誰能夠給我暫住幾日。但當他們問我究竟是多久,我也回答不出所以然。男生基本上都直接否決掉對我的援助,而女生則是或多或少對我寄予同情,除此之外也毫無作為。

  在我連續住在公園幾天以後,這才明白,在我過數年將滿三十歲的人生裡,竟然沒有任何人肯對我伸出援手,甚至沒有一位稱的上是朋友的人。

  然而,在這時我遇見了小柔。她不如其他孩子成群地玩耍,而是獨自一人盪著鞦韆。她並沒有和任何說話,看起來就像是自己一個人來的一樣。漸漸地,從我注意她開始,從下午到黑夜,天色已經幾近昏暗,她才背著自己的背包離開公園。

  不知為何,不......其實我老早就知道了。雖然突然想起這件事讓我覺得有點難過,好像自己做了什麼壞事一樣。我發覺自己似乎對年幼的孩子有隱藏的性傾向。並不是對成年女性完全沒有興趣,應該說是,年幼的小孩對我而言更能讓我喜歡。

  在我高中以前,都把這視為一種對幼童感到「可愛」的情愫,然而,在我高中以後,因為沒辦法和身旁同學一樣對同年紀或年長的異性產生興趣,所以我去查找了相關資料,發覺自己似乎有戀童癖的傾向。

  一開始我急欲想要否認這件事情,但是,查找資料的結果不時閃現在我的腦海,與我日常的各種細節結合在一起。我頓時感到天打雷劈,就像世界突然被地獄之火包圍,天空燃起了一股對我不懷好意的火焰,我幾乎要放聲大叫、精神崩裂。

  然而,與一些我常聽說過的戀童癖不同,似乎有些戀童傾向的人,還是能夠在一定限度內控制自己。比方說,我會對年紀較輕的女童感到性興奮,但是仍然能夠明白我做的遐想是不被社會所允許,並不會因此克制不了自己而對她們做出猥褻的行為。

  小柔,當時我還不知道她的名字。起初只是因為她幾乎每天出沒,加上總是獨自一人並且很晚回家。我平時總會刻意不去注意年幼的女性,避免自己犯了過錯,但是,心裡或許還有一點替她安危著想的心情,每天我會在特定時間注意到她有沒有來,是否有無聊人士去騷擾她。那天,時間已經逼近深夜,她大概也到了要回家的時候了吧,但是她卻毫無動靜,依舊百無聊賴地盪鞦韆。

  我開始想著她是否有什麼心事,或者是家庭有什麼問題以至於不想回家。獨自思考著這種事情,不由得感到胸口一緊。最後還是忍不住上前詢問。

  「那個,妹妹?」

  她對於有人突然走過來這件事嚇了一跳,這是我第一次這麼近看她的面容,在夜裡只有路燈的照射下,她的面容看起來十分蒼白,簡直像是不存在這個世界上的人一樣。她並沒有說話,似乎在等我繼續說下去,雙手緊抓著背包的背帶準備隨時逃跑。

  「我好幾天都看到妳在這裡盪鞦韆了,為什麼今天那麼晚了還沒有回去?」

  在我說完以後,我發現她的面色比起剛才更為蒼白,幾乎是失去血色一般。眼眶張的大大的直望著我,像是我剛才對她做了什麼要不得的事情一樣。當在我疑惑的時候,我才想到我剛才說的這句話,不就像是個變態還是跟蹤狂似的發言嘛!

  「啊,不是,我沒有惡意。我只是......」正當我要替自己辯解的時候,她像是找到了機會,直接從鞦韆上下來把我猛力推開,邁起了步伐快步跑開,那模樣簡直就把我當成吃人的怪獸,頭也不回的跑走了。

  真是......不過這樣也罷,能夠讓她早點回去也好。我想著這樣的事情,慢慢地走回了剛才窩在公園長椅的一角。然而,在那之後連續幾天我都沒有再看過她的身影。一想到可能是我把她嚇跑,心底不由得湧上了一股罪惡感。在這幾天當中,父親不知道用了什麼管道,找到了這個公園,在半逼迫的情況下,回到了家裡。過了幾天,我因為無顏面對他和母親,找到了租屋處隨即搬了出去。

  每天在同一個時間點,我還是會去那座公園。其實並不是真的想要見她,只是因為沒有事情可做,也沒地方可去。但,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大約已經一個禮拜沒有看見她,心裡卻因此感到焦躁不安。一開始我想要將造成這種感情的主因歸類為替她擔心,之後我發現,我開始想念她,想的不得了,想看見她的臉,想聽她的聲音,想的不得了,一邊在公園等待著她的出現,就好像是腿上被扎著滾燙的針灸,只能忍耐著不動一樣。我近乎感到噁心的承認,我的確愛上了她。

  在我承認自己真的對那名少女抱持著邪惡的愛慕當天,上天就此對我開了一個卑劣的玩笑。她又再度出現在我的眼前。

  「......叔叔。」那是一個假日,公園裡比平常的人還要多,然而她並不是出現在之前的鞦韆上,而是從公園的入口直接穿過人群走到我的面前。不由分說的,她那模樣比起當初被我嚇呆了的時候,看起來健康了一些。她就像是一個精雕細琢的瓷器娃娃,肌膚雪白到有點透明,我甚至懷疑是否只要我伸出手,就能夠穿過她的身軀。

  這個上天對我開的玩笑真的很諷刺。當時我是明顯的把她嚇壞,如今她突然又出現在我的面前,反而讓我說不出話來。她像是好不容易鼓起了勇氣站在我的面前,我這時才注意到,她手上拿著便利商店買來的麵包。

  「這是給你的。」她說。

  「給我的?為什麼?」

  「叔叔,你願意......聽我說說話嗎?」

  我與她並肩坐在公園的長椅上,豔陽正大,但是樹蔭剛好蓋過陽光,讓我與她都沒有被光線直接照射。她對我還是有些戒慎恐懼,我雖然對於她突然想找我說話感到訝異,但是卻樂於接受這個機會。

  她告訴我她的名字。而我因為她還是孩童,就以「小柔」來稱呼她。

  小柔和我說了很多關於她家裡的事情,主要是想要和我解釋為什麼長時間一直待在這個公園而且很晚回家。她的父親因為車禍,在她剛出生沒多久就去世了,而母親為了要養活她這個獨生女,在苦無金錢來源之際去酒店陪酒,雖然不是什麼很值得說嘴的行業,但薪水還算優渥,原本生活也慢慢有了起色,諷刺的是,她卻在那個環境裡面染上了毒癮,賺來的錢入不敷出,接著便去下海賣淫。

  她的母親不常回家。即使回到家裡也只是昏昏沉沉的睡覺或者是吸毒,在意識清醒的時候會留一些錢供給小柔當作生活費。基本上,除了這之外並沒有盡到母親的責任。

  小柔並不討厭她的母親,即使她才十歲,但她知道母親也是萬不得已。只是她不喜歡回到那個家,偶爾空蕩蕩的、偶爾獨留母親癱軟在沙發上,除了母親頹敗的身影之外就只剩空氣中腐敗的味道。所以她才會在放學時後一直待在公園很晚才回去。

  「......為什麼要對我說這些?」

  在她說完了她的家庭背景以後,我對於她願意和我坦承這些事感到很意外。通常一個人是沒有理由會對陌生人說這些的。

  「因為,我沒有朋友......」說到這裡,我才發覺她好像快要哭了。剛才她把這些事情好好說完,一定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吧。在不曉得對方是怎樣的人的情況下,卻因為沒辦法忍受自己承受的一切,而將這些說了出來。這是多麼諷刺的告解,就像因為沒有能夠傾訴的對象,而向石頭或者是沒有生命的物件對話一般。是這樣悲慘的一件事。

  在我要準備開口安慰她的同時,她卻搶先一步繼續說話:「而且,這幾天我一直在看......」

  「看?」

  「在我沒有去盪鞦韆之後,我每天都會來看,看你離開了沒有......對不起。因為我真的很害怕,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很怕。明明你是要關心我,可是我還是覺得很可怕。所以每天都會來看,但我卻發現你沒有離開,一直坐在那個地方。我才慢慢覺得,可能你不會害我吧。」

  「是嗎,哈哈。原來妳一直躲在別的地方偷看啊。」

  「而且......」

  「而且?」

  「而且......你是這幾天以來,唯一一個會來關心我的人。」

  就在這時,我心裡有某個深層的情感被喚醒。那感情炙熱地發燙,幾乎席捲了我的全身。我想像著她在夜晚獨自一個人入眠的身影。她那時明明只有小學三年級或四年級,卻得忍受這樣的孤獨以及家庭變遷的慘劇。那感情,好悲慘、好哀傷。我並沒有回答她任何一句話,也不知道要怎樣說才好,我突然緊緊擁抱著她的身軀。但在碰觸到她身體的同時也掠過一瞬間的驚怯,要是她掙脫開來的話,想必就造成無可挽回的地步了。但是當她被我雙手環抱住以後,哇——的一聲嚎啕大哭了出來並反抱著我。而我除了更用力抱緊她之外別無他法。她沒有理由會遇上這種事。

  然而,這一切的開始,反而將我丟入了無法翻身的地獄。

  我開始扮演著類似父親的角色,由於她母親從來沒有接送她上下學過,所以導護媽媽或者是一些老師,對於我的出現不會覺得有什麼突兀。甚至,我還漸漸地與她們熟識了起來,有時候還會被老師說:「小柔今天在學校......」或者是「小柔有個那麼體貼的爸爸真讓人羨慕」之類的話,我也能夠從中獲得些許成就感。

  我在接近大學的時候,開始查找關於戀童癖相關的成因。回溯既往,發覺在我年幼的時候,曾經被一位男子猥褻、性虐待過。對於那位男子的樣貌以及名字,至今我已經無法憶起,但,他對我造成的傷害間接地扭曲了我的價值觀。即使我沒辦法想起他對我傷害的確切過程,不過我的潛意識完整記憶了起來,這點倒是毫無疑問。

  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傷害,即使被害者無法想起,但就像刺青一樣,無論遮掩還是會緊密地貼合在自己的身體上。

  大約在我與小柔維持了畸形關係的半年以後,我們發生了第一次的性關係。

  小柔的身體比我想像的還要早熟,我原以為她那嬌小的身體,估計要到國中以後才會有生理期,所以當她告訴我她其實有月經的時候,我是感到很訝異的。不過小柔倒是對此很自滿,似乎當作這是一種成熟的證明。

  前面我有說過,我對於小柔這樣的女性會擁有性慾,但是,我卻強忍著這樣的思緒不讓自己控制不住,畢竟我還是知道這是違法的事情。然而,與小柔交往(其實我至今仍然不曉得我們是否在交往,因為她並沒有明確表示,但是依照我們相處的情形來看,她大概也是默認了)開始,我開始認真接觸戀童相關的訊息,甚至在某個網路論壇尋找到了一群與我有著相同傾向的人。

  這麼說或許很卑劣,我從前都一直認為我的行為十分可恥,會對年幼孩童抱持著性幻想是一件很要不得的行為。但是,自從我接觸了我的同類以後,我發覺這樣的自己並沒有什麼過份的地方了。

  說實話,這種言論要是公諸於世,我一定會被追打吧!即使我覺得我並沒有什麼錯,但是,這個社會就是無法容忍像我們這樣的存在。噁心、敗類,甚至比社會任何階級都還要不堪,我在這個社會不屬於成功者、優勝者、普通人、墮落者、失敗者的任何一類,我是背德者!

  我覺得自己和那些網路認識的人一樣,是一群見不得光的人。我們這群人,甚至還會私底下交流與女友(當然都是些年紀小的女孩子)的相處模式,以及如何在外人面前表現得普通一些。

  這麼說,很噁心吧!看在社會大眾的眼裡,我們甚至比同性戀還要不堪。我知道現在同性戀已經慢慢被世人所認同、接受,因為同性戀只是性傾向的一種,並不是犯罪或者是愛滋帶原者,他們和社會大眾一樣,只是愛的性別與自己相同而已。

  但是,為什麼沒有任何人願意接納像我們這樣的戀童者呢。說實話,我們並沒有什麼錯吧!我們也是默默遵守著法律,小心翼翼地踩著搖搖晃晃的獨木橋,一不留神就會墜落,如此膽戰心驚的度日啊!

  我當然明白社會上的一些戀童者,會用強迫的手段去滿足自己的慾望,如同我小時候遭遇的情況對我造成了難以抹滅的傷痕。這種人才是真正的敗德!必須接受法律的制裁。但是,我們這種與普通人、同性戀者沒有兩樣,只是愛的對象不同,為什麼就不能被接受?

  在我認識的朋友中,有人愛上了一位小學三年級的女學生,但是他們彼此相愛,相處也與一般的情侶沒有兩樣,卻因為之後被女方的爸爸發現,那個男的竟然被打的遍體麟傷,被迫與那個女生分手。但是他也只能和我們抱怨,事後只能去醫院包紮了事。

  因為沒有人可以體諒他,只要說他是和小學的女生交往,就會被周圍的人指指點點。說不定還會被罵「活該」,甚至會衝上來補踹幾腳。你們這些社會所謂的「正常人」好好看著吧!他並沒有任何過錯!就像你們與其他異性交往,別人硬生生的把你們拆散,還對你們批評和暴力相向,你們竟然敢說這才是「正常」!

  然而,你們這些人竟然敢故作善良,在別人評論同性戀的時候,還替同性戀辯駁,說:「你們這些評論的人根本沒有同理心」、「他們和我們其實都一樣,你們沒有資格評論他人!」,一邊口口聲聲說著「將心比心」,卻又在對待其他性傾向的人的時候狠狠補踹他們兩腳。

  遇到這種情況,你們肯定會拿小孩子「不成熟」、「不懂事」、「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當作辯解。

  比起剛才那個,我討厭的就是這樣的說詞。什麼叫做不成熟不懂,這簡直是一種卑劣的恫嚇!你們並不是那些小孩,若是你們質疑他們的感情,他們即便回答你們「是的,我懂。」,但你們肯定還是會嚷嚷著「哎呀,還是孩子呢。不懂事。」,並開始干預他們的感情吧!

  在你們眼裡,會對年紀小的孩童抱持著感情是一種精神疾病的表現。但是,你們卻不敢承認同性戀也是如此,當然我不是不喜歡同性戀,只是你們拿來放在我們身上的說詞,又算什麼?

  或許我們就是有病吧!是的,在這個社會我們無處容身。只是,你們憑什麼審判我的靈魂?

  「小柔。」

  「嗯?怎麼了嗎?」

  如今,我與小柔的交往已經兩年多了。但是,在這之間我們並沒有做出任何超出情侶範圍的事情,換句話說,我們的相處和普通情侶別無二致。我實在不懂,為什麼我們要如此膽戰心驚的活著,可是,這個社會就是無法忍受我們這樣的存在。

  小柔也很懂事,她也知道我們這樣是不正常的關係,然而,除了我之外她別無其他的同伴,而我除了她以外也可以說是一無所有。

  「妳會後悔和我這樣的人在一起嗎?」我這麼問她,表情有些嚴肅。看著眼前的路段,快要到我家了。

  「不會喔。」她說,然後輕輕在我的臉頰上吻了一口,「我一直都不後悔,不如說是能夠遇上你是我的幸運,只是......這樣的你有點可怕。」

  「可怕?」

  「嗯......我知道你是『變態』喔。」小柔在說到變態這兩個字時還刻意加重語氣強調,「但是,沒辦法,不如說是你愛上了我,而我也愛上了你這件事真的很讓我高興。如果你是正常人的話,想必就不會對我感興趣了吧?」

  說完這句話,她拉著我的一隻手放在她左邊的胸部上面。柔軟地、彷彿一碰就會被撕裂般的,細微,伴隨著心跳的感觸從掌心中傳遞了過來,「你很可怕。因為我了解你,才知道你因為愛上了我而讓你自己變得有多危險。但是......你卻還是願意和我在一起,寧願假裝是我的爸爸,或許有一天被別人發現,你和我都會變得很痛苦。你很可怕,有時候我甚至會害怕你,因為我而變成這樣的你很可怕......」

  逕自說完了這樣的話,我注意到她的臉龐掛著兩行淚痕,盡力隱藏聲音地靜靜哭了出來。

  「小柔。我不在意了。」

  我苦笑著輕搖著頭,即使現在這樣說,也許說不上是安慰,並沒有辦法從中獲得任何救贖,更沒有辦法有什麼改變。但是我是真的已經不在意了。雖然這樣過日子實在很悲哀,但是,既然我已經是這樣的人了,就以這樣的身份好好活下去。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我一邊悲哀地苦笑,一邊憐惜地用手拭去她眼眶的淚水。那張臉,好脆弱、好嬌小、好似只要承受更多挫折就會瓦解的面容。這是我唯一能以極其悲哀的愛情,給予她極其悲哀的唯一安慰。這是我們兩個人,以及戀童者的戀愛歌謠和悲哀喪鐘。我們像是見不得光的污穢,遮遮掩掩地活著,只為了掩飾與他人別無二致的感情。

  經過這一段不算長的路程,我把車子開到了離租屋處不遠的停車格停放。沒有多久,我牽著小柔那雙纖細的手往回家的路上走著。偶爾有幾個從住家下樓,或者是從超市買完食物準備回家的路人,有幾個我曾打過招呼,有幾個我素不相識,在此刻他們都對我們抱持著溫暖的笑意,然而我和小柔是知道的,他們寄予的不過就是父女之間的情深,而非戀人之間的讚揚。

  走進了家中的大門,家裡的狗嗅聞到了我和小柔的味道,第一個走過去並且搖著尾巴的,卻是小柔而不是我。而小柔露出像是寵溺一般的眼神,蹲下身去擁抱著牠的身軀,輕輕撫弄著牠的毛。並且靜靜地閉上眼睛。

  家裡還沒有開燈,只有冷氣和風扇的機械運轉聲細微的作響,外頭的夕陽透過窗戶照在此刻抱著狗的小柔她們身上。昏黃色的餘暉在她的白皙臉龐下閃耀著,她的眼眶看似又逐漸濕漉漉了起來,那張臉一臉幸福地微笑卻又悲哀地溢滿淚水,一邊緊擁著吐著舌頭的狗。那模樣讓我感傷的就快要落下淚來。

  我走到旁邊把家中電燈的開關打開,希望能把自己從這種感傷抽離,並且從桌子上抽了幾張衛生紙遞給了小柔。

  「沒事的。」儘管我此刻想要說出什麼安慰的話,但此刻還是只能如此說道。因為......並沒有任何的解決方法,不是嗎?

  「......嗯。」她用低沉的帶了點哽咽的聲音回應著我,並且重複我所說的話,「會沒事的。」

  當天晚上,我們吃完了一頓很普通的飯菜,聊著很普通的話題。一邊細細品味著我們普通但卻一點也不普通的日常,同時珍惜現在所能僅有的時光。我不能告訴任何人,或者是連我自己也不曉得,等到小柔長大以後我是否還會如同現在一樣愛著她,但是,此刻我們對彼此的愛就是最佳的證明。

  「今天妳們導護媽媽不是說有什麼,美勞作業?」

  聽到我這麼一說,她便撅起可愛的小嘴,眼中透著狡黠的神色,她的臉上微微有些潮紅。

  「......父親節的禮物。」

  哎呀,我都忘記有這個節日了。

  「然後呢?做了什麼東西?」

  在這一刻我反而像是個孩子一般,期待著他人贈與自己的禮物。只有在我們兩個人共同擁有的世界裡面,才能從這個社會中取回一些被剝奪的事物。

  「只有卡片而已......而且我不知道要寫什麼,就隨便亂寫了。」

  真是......一點也不坦率。她一邊用著毫不在乎的語氣說話,雙頰卻十分的紅潤,我開始猜想著她卡片上的內容,一邊慫恿著叫她拿給我看。

  「不要,我真的是亂寫的。如果你要看,在我不知道的時候看就好了......」她從自己的背包裏面翻找出一張卡片,是左右開合的那種小卡片,開合處還用紙膠帶黏貼,像是深怕有人看到裡面內容似的。我從她手中拿走了卡片,並將卡片放在沒多遠的床頭櫃上面。

  在一如往常地盥洗過後,她穿著我平時穿著的寬鬆衣物和我一起躺在床上。我們靜靜地互看著彼此,在此刻,我們才是真正的愛侶,不是父女,更沒有什麼戀童癖的分別。在這屋子裡面,這才是屬於我們兩個人的真實。正當我想起來這種甜甜的細微幸福時,沒有任何言語,我的嘴被她那雙幼嫩的紅唇堵住。

  如同生物的本能反應,在我們親吻上的一瞬間,彼此自然地張開了嘴伸出舌頭,近乎貪婪地吸允著對方的唾液。她將舌頭伸進了我的口腔,和我的舌頭糾纏起來。我們緊緊擁抱著彼此,開始一邊擁吻一邊拭去身上的衣物。

  舌吻了大約兩、三分鐘我們才分開,我們注視著彼此因為親吻而紅潤的臉龐,她的嘴角還流著不知道是我還是她的唾液,接著,我們還是繼續吻著彼此,但是雙手不斷在對方身軀游移,混雜著她幼嫩的體香和汗味,我們抱著彼此翻了個身,變成了男上女下的姿勢。

  雖然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但對於能夠把這麼年幼的少女壓制在下方還是讓我感到興奮不已。我夾雜著笑意凝視著她的身體,小巧的身軀、胸部,以及那娃娃般的臉龐,而她的臉上原本浮現出有些激動的情緒,突然在此刻轉變為嬌羞的面容。

  她有些不滿地嘟起了嘴,然後微微分開雙腿,撇過自己的臉龐以撒嬌般的口吻說道:「那個......套子......」

  我們沉浸在不被世人接受的框架,違背常理與道德。但是,儘管如此,我們仍然固守著自己的淨土。我們在此刻都明白,我們都被彼此所迷惑,卻又身陷於此無法自拔,或許我們兩個都承受著壓力,同時卻又沉溺於背德的愛戀當中,感到幸福無比。

  今夜,我與她再次沉溺在淫靡之中。

  清晨,房間微亮著。今日與平時並沒有任何差別,家裡的狗依舊猶如熱壞了似的吞吐著舌頭。我緊擁著一位赤裸身軀的少女,我仔細看著她那熟睡著像嬰兒般捲曲在我懷裡的睡顏。那張臉好像快要死去的安詳神情,也好似很疲憊不堪的面容。

  這世上或許永遠不會再有如此美麗的容顏。我伸出手越過她的身軀,試著在不讓她被我驚醒的情況下拿取那張放在床頭櫃上的卡片。那張粉紅色的小卡片,昨天睡前還沒有時間好好細讀。我維持著讓她倚靠著我懷裡的姿勢,細細地傾聽著她美麗的寢息,同時展開了那張卡片細讀。

  我一邊感受著她的胸膛隨著呼吸而起伏,心裡七上八下。我並不知道我們這樣的關係還能維持多久,如果真的有能夠讓她愛上這個世界的一天,直到她遇到了與她年紀相仿的戀人,我也只能放手了吧。一想到此,我忍不住緊緊抱住她的身體,捨不得地用鼻子輕輕嗅著屬於她身上的味道。如果未來這樣的日子會到來,我一定會說著「沒關係」地目送她的離去。

  我把看完的卡片放回了床頭櫃上,輕撫著她的頭髮,一面吻了她的額頭。她的卡片左側貼上了一張我們的合照,那是我們兩個人嘴對嘴親吻的照片,然後卡片右側就只有寫著這麼一句:「在我長大以前,讓我一直當你的新娘子。」然後在這句話的旁邊,她用紅色的筆以小小的,像是非常不好意思的字跡畫上一顆愛心的圖案。


純粹記錄一下,今天寫作的速度和品質還算滿意
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篇文章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677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禁斷的戀愛|十六夜嵐

留言共 28 篇留言

兔睡民
我會好奇,過了20年,這男人是否還會愛著小柔。
如果會,說明這不是戀童癖,而是喜歡的女生剛好處於幼女狀態。
如果不會,說明很有可能只喜歡幼兒體型,是誰根本無所謂。

06-15 15:51

十六夜郎
我很好奇。連我也很好奇
因為戀童癖感覺就是只愛年幼的女孩子,但是等到小柔長大以後,他們卻有了感情基礎了。不曉得情況會變得如何

會因為她脫離幼女階段就不喜歡嗎?我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查了維基百科
裡面有提到說有些戀童癖一樣能夠對異性產生性幻想和興奮,但是幼女更多一些
希望還是會愛著小柔,不然這樣的故事結局還滿讓人難過的06-15 21:56
凱薩貝爾。
讓我想起一個簡短的故事...不曉得你有沒有聽過...[e17]


醫生:你什麼時候發現自己喜歡小女孩的?

男人:從我是小男孩的時候。

男孩一直沒變,變的是這個社會,這個世界!

06-15 15:59

十六夜郎
沒聽過這個故事
感覺有點預言意味...變得是這個世界,沒有變得卻要承受責備06-15 21:57
潔絲米✿゚
第一句是異鄉人呢~我最喜歡的作品之一

06-15 16:35

十六夜郎
對啊XDD 我也很喜歡那一句06-15 21:57
CFP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算了我在叫些甚麼?咱都控黑長直御姐了(茶

06-15 16:55

十六夜郎
XDDD06-15 21:57
白蘿蔔
等等那個縮圖wwwww

06-15 17:06

十六夜郎
想到戀童直覺就是那個縮圖XD06-15 21:57
諸葛仲林
有些事情是有點奇怪,三十歲和十歲看來完全是變態,但是四十歲和二十歲好像就比較能接受,差距不是相同嗎?

06-15 18:40

十六夜郎
對。很多事情就是很奇怪啊XD06-15 21:58
舒芙蕾鬆餅♪
標題戀童然後用Garry誘拐Ib的縮圖嗎wwww

06-15 19:00

十六夜郎
因為...沒辦法啊(笑06-15 21:58
參謀長官
>諸葛
30/20都成年了啊......

06-15 19:14

十六夜郎
是沒錯。但是他指的單純是年齡差異的問題
不過的確有沒有成年是重點...06-15 21:59
ilwiKAMINA
抱歉啊,我這個認真魔人又要來破壞氣氛一下了^^|||

先不談"倫理道德"這種幾乎是"人造"的東西,
我比較喜歡面對的問題是"演化".

如兔靖語&凱薩貝爾所言,如果小柔成年後,個性什麼的沒有改變,男主角還喜歡她,那可能就不算戀童癖.

那麼真正的戀童癖和同性戀,一個是病一個不是的分野是什麼呢?
既然人類是生物的一環,那麼我們就會有利於自身族群生存的演化取向.
其中最不能忽視的一種,就是"生育指標".例如:髮量豐盈,氣色紅潤,在大部分文化圈的審美觀裡,都是被看作美女的條件之一,因為這代表健康狀況.也就是說,把健康狀況良好的女性當作美女,增加和這些女性婚配的機率,那麼生育健康胎兒的機率也較高.

同性戀的話:生物學家和統計學家一起作的研究,任何物種,一個族群內會和同性發生性行為,還有"無性戀者"這類個體所佔百分比,數萬年來幾乎沒有大幅度的變動,就算地球氣候改變.
加上考古學家所發掘的遠古人類生活型態,不跟異性發生性行為的傾向,可能源自於某個百分比的個體,犧牲自己生育後代的機會,幫助兄弟姊妹照顧年幼個體,該族群整體後代存活率其實是最大的!

戀童癖的話:如果一個族群沒有盡量避免與尚未出現第二性徵的個體發生性關係,這些未成年的個體,健康狀況很快會走下坡,可能就此夭折,永遠沒機會再藉由性行為生育後代.(我不是醫學科班的,所以沒辦法現在就提供詳解,很抱歉.)然而,人類物質文明的進步過於快速,演化經常跟不上(例如:人類認知中,有糖分的食物=有甜味,是因為老祖宗必須吃下大量水果才能存活,但是我們還沒演化出區分人工糖和天然糖的能力),所以生活在現代的小柔並不會因此夭折(但是婦科疾病的風險難免),但是人類社會依舊保留著抵制這種性行為的本能.

總結:適當百分比的無性戀/同性戀,是增進繁衍的因素之一,所以隨著知識的累積,人類社會趨向於隨著時代的進步而接受非異性戀也是自己族群的一份子.
可是那種真的只對幼兒體型有性趣的戀童癖,不但無益於繁衍,可能更是有害,所以人類社會始終抵制.
知識未普及的年代,我們經常把"遊戲規則"當作倫理道德,但是事實經常是,那是演化的本能.

06-15 22:23

十六夜郎
好喔。吸收了一點知識,只要不是和我筆戰我我就沒關係
原來同性戀是「犧牲自己生育後代的機會,幫助兄弟姊妹照顧年幼個體」,這件事情我第一次聽到,覺得滿有趣的。這麼說來雖然沒有生育,但是也對人類族群有了一些幫助
至於戀童癖的話,就像你說的「未成年的個體容易健康狀態走下坡並因此夭折」,但我認為最主要還是感官上的問題。可能人類一開始就會避免做出一些事情,進而對那些與自己不同的人感到厭惡吧06-15 22:31
莫言
嗚啊啊啊啊我要看縮圖

06-15 22:35

十六夜郎
你是手機板喔XDDD
http://ext.pimg.tw/jenny1018/1345513537-92216463.jpg06-15 22:37
莫言
多ㄚ偶4用叟ㄐㄉ你不ㄗ到嗎?

06-15 22:42

十六夜郎
我看你說你看不到貼圖就知道你看不到XD06-16 00:10
ilwiKAMINA
我沒有要筆戰的意思.
可能這類"厭惡"的起源,原本是符合演化的,但是隨著時代變遷,這本能的"厭惡"反而好像很奇怪.

至今的醫學發展,年紀過小就有性生活,依然有包括婦科疾病在內的各種問題,沒辦法解決.
如果未來的人類,可以無論什麼性行為都沒有影響健康疑慮,那這種厭惡非常有可能轉化成另一種.

美國有一種戀童癖社團主張:只要對方出於自願,就可以跟任何年齡的男童發生性關係.(我不確定為何要挑性別)但是受害者在接受心理治療時都說,其實自己當年真的不會分什麼叫作"自願".(有案例案發時大約六歲)所以這就是為什麼,大部分國家(以有確立憲法為準)的刑法裡,和十四歲以下自然人,發生性行為,不論對方反抗與否,都算作性犯罪.(因為有可能類似斯德哥爾摩症候群那樣,不是真正的自願)

所以這種"厭惡",可能不會消失,而是進一步轉化成"我家沒有反抗能力的小孩可能很危險",然後造成男主角的處境更尷尬,儘管小柔那不稱職的媽媽(陪酒和性工作者不一定都會染毒癮)可能也是問題源頭之一(造成小柔"只想找個人愛"),但是針對男主角的責難,只增不減.

06-15 23:23

十六夜郎
我沒有考慮到斯德哥爾摩這一點,聽到你說這個倒是出乎我意料之外,因為我沒有想過這個的可能性
畢竟我在這篇的論點是"彼此相愛,有何不可?"但沒有設想到斯德哥爾摩的部分,以及小孩子在那個年紀並不懂得何謂"自願"

有時候我覺得厭惡戀童癖其實是出於保護意識,會聯想成自己的小孩會因此受害,基於保護的概念,會厭惡這種人的存在
至於陪酒和性工作者不一定會染上毒癮這件事我是知道的,但是那個行業會比較容易接觸到也不是沒有道理。不過,讓小柔變成這個樣子最主要的原因或許並不是母親染上毒品,而是母親並沒有給予在當時年齡層最需要的情感依靠和家的感覺

當然,究竟小柔對主角抱持的情感究竟是否是我們所謂的"情人之愛",還是只是拿男主角的存在藉以慰藉自己心裡缺乏母愛或父愛的空洞

不過,無論如何,社會的確不會因此而減少對男主角的責備與排斥06-16 00:32
魅姬
這篇我還蠻喜歡的

男主角的內心衝突還挺精彩的,可惜這個內心衝突直到結局都沒獲得解決,男主角從頭到尾都沒任何改變,對小柔的內心也沒有更深入了描寫,故事就這樣結束了

有一種還沒寫完的感覺

話說,跟未成年的女性發生性行為是犯法的喔,只有精神戀愛的話也就算了,做了愛的話是會被抓去關的(就算對方不是幼女也一樣)

還有 你最近是不是看了羅莉塔啊?

06-15 23:46

十六夜郎
你一定有看了我最近在FB貼了羅莉塔的句子XD

「盡管我們有爭吵,盡管她言語粗鄙,盡管她吹毛求疵,動不動變顏變色,盡管這一切都卑劣、危險、根本無望,我仍然沉醉在我自選的天堂裏——天堂的穹空布滿地獄之火的顏色——但仍然是天堂。」

因為突然想要寫巴哈活動的文章,前幾天寫了《兄妹》以後就在想有什麼情感是禁斷的戀愛。由於我也喜歡寫一些含有寓意或社會批評的作品,沒有比戀童這些在社會中被視為"背德"的人的這個題材還要好了

因為講到戀童,我就想到羅莉塔。然而我沒有去看,只是上網找尋了故事大綱還有一些比較好的句子來當作主題思考

不過,至於內心衝突直到結局還沒獲得解決。這已經是我的短篇小說固定路數了(笑
雖然容易給人一種還沒有寫完的感覺,但是在最後留有想像空間或像是鋼琴尚未停歇前瞬間畫上了休止符,這種感覺也不賴

他們依舊會維持這種背德的情感,即使彼此都明白這樣無法長遠,但是他們卻願意沉溺於背德的喜悅當中,墮落、癡迷。這是故事最後想要給讀者的感覺,所以不是很需要完整的結局

然後,我知道和未成年女性發生性行為是違法的XD 所以才要小心不要被抓到啊~06-16 00:44

初次見面 請多指教 我個人覺得 男主角並不是戀童癖 男主角只是沉溺於他人對自己的依賴 並迷戀於這個過程而已

06-16 00:52

十六夜郎
你好,故事有個人的詳解方法
如果你喜歡這個解釋的話那並沒有什麼問題
謝謝你喜歡這個故事喔^^06-16 01:06
轟之舞
寫作辛苦了。

06-16 01:46

十六夜郎
謝謝你^^06-16 01:52
WorldGym裝甲中心
好驚人的寫作速度= = 我自己是寫超慢的難產型作家,不知道有沒有可以寫的快又維持文筆的方法?
話說內容也很驚人啊,我都懷疑能把主角內心刻劃得這麼精細的大大是不是也是蘿莉控了XD

06-16 11:43

十六夜郎
首先,我喜歡可愛的女孩子。但是這和戀童沒有什麼關係XDD 我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也查了一些關於戀童癖的資訊,我還怕我寫的不正確,到時候被說:「戀童癖才不是這樣呢!」
要是真的被這樣吐槽那我真是啞口無言

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一款寫作的程式<小黑屋>,有空可以查查看。它有付費和試用版,我使用的是試用版本
它的功能是,可以設定寫作時間和字數,如果沒有到達設定的關卡,無論ALT+F4或者是切換,關機,都沒辦法離開,自然而然就會專心寫作了
試用版只能設定500字或20分鐘。我在文章後頭附上的圖片,裡面的時間雖然看似很短,但是有打字才會算在時間計算內(意旨發呆20分鐘的話,時間也不會減少)
所以你看到的時間只是我"真正有在工作"的時間,真實時間比圖中還要長一些

不過打字的部份倒是真材實料就是。這篇文章是我一天內完成,當天大約八點起床,恍神一段時間、盥洗、買早餐、吃早餐、看新聞,動工,直到下午三點多完稿

有興趣可以下載這款軟體看看,這對我而言幫助很大。其實到後來我都不設定字數和時間限制,我只有在一開始想寫作的時候,逼迫自己設定500字+20分,讓自己沉浸在小說裡面,等到時間或字數限制到了,自己也會不顧慮其他的事情繼續寫下去了
幾乎可以說是一氣呵成

推薦給你使用06-16 13:38
十六夜郎
至於維持文筆的方法,我只能說不要抱持著要衝高字數的心態來寫作。不然你會發現有滿多部份都很沒意義。然後,雖然很老套,但我只能說 多看、多寫,更重要的是,多思考
閱讀與你現在創作題材相關的著作,不一定要去閱讀,但是可以去尋找那個著作的名言佳句,以此當作作品的主軸思想

比方,上面有位讀者問我最近有閱讀《羅莉塔》這本小說,我和她其實是FB好友,最近我在動態上面分享了《羅莉塔》的一個句子:

「盡管我們有爭吵,盡管她言語粗鄙,盡管她吹毛求疵,動不動變顏變色,盡管這一切都卑劣、危險、根本無望,我仍然沉醉在我自選的天堂裏——天堂的穹空布滿地獄之火的顏色——但仍然是天堂。」

看在別人眼裡只是普通的佳句,但是我把這段話當作作品的主題思想,試著緊扣這個主題。描寫了儘管這段愛情有太多阻礙而毫無希望,但是只要自己沉溺其中,這便是天堂

這個方法值得好好學習,如果有興趣你可以參考看看,至少我是這麼做的。雖然這麼說有點自誇,但是我是中文系的學生,平常會有很多機會閱讀作品,更重要的是,閱讀作品之後請上網(當然我們會有指導教授)尋找其他人的評論,能夠從中獲取一些你沒有注意到的細節

好好加油,祝你創作一切順利06-16 13:38
クロエ
我個人是有點戀童傾向
不過基本會戀童的還是多少是因為小孩子的那種"純真"
這篇文章裡面的小柔其實已經有點脫離小孩子的範疇了
不過當然是以精神層面上來講
也許是家境的關係
小柔已經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認知到社會價值觀的對與錯

不過小柔其實也跟主角一樣只是一個正在溺水的人
需要抓著一個浮木以拯救自己的人
在那種破碎的家庭裡
小孩子在找不到庇護的時候
如果沒有人伸出援手
他也只能封閉自己的心靈
所以才會說"要讓孩子健康成長,需要給孩子一個健全的環境"

另外
大大寫作辛苦了
小弟非常喜歡這篇文章

06-16 12:51

十六夜郎
其實跳脫戀童癖的角度來看,其實男女主角他們其實都在現實生活上遭遇了挫折和困難,但是卻沒有任何人能夠對自己伸出援手
雙方都有相同的地方,男女主角都沒有朋友,女主角感受不到母親的愛,男主角則是半自願地放棄與外界接觸的選項

小柔的確滿早熟的,我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甚至還覺得是不是描寫得太成熟了一些,但仔細想想,身處在那個家庭,再加上沒有朋友容易有過多的自我思考,這樣或許還算可以接受的範疇

謝謝你喜歡我的作品,期待未來再度相會06-16 13:43
WorldGym裝甲中心
謝謝大大建議^^

06-16 14:10

十六夜郎
不會,期待以後還能再見06-16 14:19
凍結
剛剛看了一下留言,其實跟斯德哥爾摩沒什麼關聯……斯德哥爾摩也是出於自願的,之前有篇文章叫做斯德哥爾摩所以有認真鑽研過這個症。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對於加害者產生情感,甚至反過來幫助加害者的一種情結。所以上面的說法其實沒有那麼正確……

06-16 23:30

十六夜郎
好喔,可是我對那個病症的了解是"由被害的心裡轉為自願",所以覺得合理。可能還不是很熟,辛苦了06-17 00:32
絮天糖
讓我想起了白兔糖,其實我想說小柔還小太早發生關係會不會......

06-18 15:22

十六夜郎
我昨天還前天才在看那部漫畫...雖然是寫完這篇才接觸就是了
女方覺得自己OK了就別懷疑吧XD 當然還是太早了些06-18 15:29

這我年齡逼近三字頭的現在,似乎過的比其他人還要〝優閒〞,不如說是頹敗。

06-18 17:23


是〝悠閒〞嗎?

06-18 17:24

十六夜郎
感謝抓漏^^06-18 17:25
變態神魔
這篇其實在前天已看完了,但因為很在意留言的內容所以稍稍阻止自己了一下。

知道這樣很失禮,不免俗地,先欠身賠罪了。

回到本文,在其中,從盥洗開始,細微動作描述直至社會成功者論的部份下了很大的工夫,所以尤其喜歡開場敘述主角自己的的背景以及價值觀,融入得很自然,相當值得學習。再來即是第二部份:對小女有性慾然後憤世忌俗地批判社會眼光狹隘寫得相當漂亮,可以說是當下就能感受到主角的憤慨,且很有內容,拿捏得出角色自己的主張。作品在此兩處讓我大大加分,非常喜歡這種著重於個人觀點的味道!雖然尾段拿與小女孩交歡稍稍減免了觀眾對於女孩的角色地位,但仍是相當不錯的作品,您辛苦了呢!

再來,留言的部份。ilwiKAMINA這位先生切入點很有意思,它將作品主角的心態拿來探討一番並做了 深究,從演化來看社會觀感的產生,是個相當認真的人。這樣的人即是認同了夜嵐所撰寫出的角色的存在,是值得欣喜的事,以個人來說我會希望將他歸類在好讀者的部份。所以我想非常認真地面對自己作品的人,相信你也不會討厭吧。

人各有喜惡,好的有它的好處,壞的也有它的好處,在定論之前我希望瞭解它的意義存在才是個人所秉持的。這點是個人的人生心得,也予這點,跟您分享。

啊、大言不慚下,說不定本作的題材才是最根本的問題,大家的留言字數都不少,看起來都對這作品相當有感。這種突破"常規"的故事真的會讓人提起興趣,個人相當喜而易見喔!

「嗯......我知道你是『變態』喔。」

呵呵......真的非常有趣呢。

06-19 22:01

十六夜郎
感謝留言,這次的確算是我較為滿意的作品之一。主要還是因為自己喜歡描寫社會批判性的內容,將自己代入那個角色裡面,總覺得很有趣

對於那位ilwiKAMINA的讀者,對我而言的確是一個滿重要的觀眾。畢竟任何讀者提出自己的見解都是值得好好思考、學習,更何況對方提出的是自己不甚了解的部分,那更要虛心受教

希望今後還能夠寫寫這樣的作品,真的挺有趣的06-20 13:14
RikkaKin
考試的最後一天已經看完了這篇文章,組織了一段時間,趁現在有空趕快把想到的東西留下吧。

上面有很多留言的讀者想知道未來的日子主角和小柔能否繼續在一起,但我比較在意當下的問題。

我看《緣之空》的時候中途都替穹覺得很急,為什麼連作為女生的穹都能無視別人的眼光,悠還要在意面子呢?

我看這篇小說也有替小柔緊張的感覺,作為較成熟的主角,是否應該替小柔想想未來的事情呢?我想每一段受到社會批判的感情,都需要以極大的勇氣面對,但這也是必然的。因此我看完以後覺得很掙扎,不知道該催促主角或是可憐主角。

對了,關於《蘿莉塔》這部文學,早前在香港圖書館找了找,沒有發現。想去網上訂購又絕版了。悲劇。

06-20 18:45

十六夜郎
緣之空的遊戲和動畫我都有玩/看完,這真的是一部很棒的作品,不是嗎?若以有色眼光看待,這就只是描述兄妹亂倫的遊戲/動畫
但是,這部作品有名,並不單只是因為亂倫題材,重要的是有人去探討其中的細節。比方兄妹如何交往、生活,以何種方式去面對外人的眼光,更重要的,是兄妹兩人本身究竟是如何看待現在的關係

看了你的留言,我倒是認為兩個故事的女主角(即這篇與緣之空的穹)可以暫且混為一談,以這兩篇的女主角來說,《戀童》的小柔與《緣之空》的穹都是屬於較為年幼或是社會責任較為微弱的角色,相較之下,男主角雙方,本篇的男主角年近30,理應屬於成年社會群體的一份子,卻無業在家又負債,故事固然對此沒有多加描繪,但對於他的基本社會觀感已經有些許勾勒;《緣之空》的男主角悠,雖然年紀看似不大,大概還未成年或者是17、8歲左右的年齡,但以父母雙亡又僅有一個妹妹的前提下,他被賦予的社會責任是比較大的,有時候這無關年齡,而是你是身為責任比較重大的一方,自然得承受更大的壓力06-21 04:34
十六夜郎
以你說為什麼連穹都能無視別人的眼光,悠還要在意面子。這讓我想到以前有人對《緣之空》有一段評論:

=====
早將悠視為寄託之處(ヨスガ)的穹,就算是悠以怎樣粗暴的方式將其推倒,穹仍帶著微笑迎合著;因為對穹來說悠就是整個世界,只要悠開心那她的世界就是綻放著陽光,反之亦然。至於其他人怎麼想,那都不在穹的思考範圍內,這種我只要悠、我只要悠、我只要悠、我只要悠、我只要悠的心情讓筆者感動的久久不能自己
=====

這有點近似於年幼的孩童學習、依靠著年長的成人一樣,因為社會被賦予的責任會落在年長或輩分較高的人,以至於年幼的人會將心思放在年長、值得依賴的對象身上。對比《戀童》與《緣之空》,我認為兩個故事的女方除了要明白社會對於他們情感的反對之外,基本上最大的責難則是領頭者的角色。就像一個隊伍遭遇失敗,首當其衝的便是身為隊長的角色,而這兩個故事的"隊長"便是男主角

我不認為應該要太過苛責。畢竟悠在意的是長遠的社會情勢,周遭人的觀感、未來遭遇的考驗,而穹在意的只有悠,悠就是她的世界,這點實在讓人感動,但同時由於他們看的地方略有不同,所以不該用同等眼光等閒視之

再來,本篇主角是否該替小柔想想未來的事情。我認為是的,他的確應該這麼做,但是該用什麼態度來看待他的想法,這並不是那麼好定奪。至少文內他有說過,要是小柔找到了好的對象,雖然不捨,但還是願意放她走。這是他願意替小柔著想的唯一手段,再來,小柔在此刻可以說是無依無靠(對小柔自己而言),而男主角意識到這點便只能擔當起監護人的角色,若是現在將小柔拋下,那反而是對她的另一種殘忍(更尤其他們都發展到了現在的關係,若是由男主角提議分開,反而會更不被社會接受)

值得好好思考

最後,《蘿莉塔》這部作品,老實說我並沒有看過,只有看過故事大綱。其實很吸引我,真的,或許未來有一天能夠閱讀這本著作也說不定06-21 04:34
米就是米
我是被縮圖給騙進來的XDDD 留言都好長 嚇到我了
雖然我也是個認真的人 但是通常我想的事情都不會說出來 只能說我是個矛盾的人
既然上面都那麼長篇我也來講一下(欸你) -->說了我是很矛盾的人啊~~

我一開始對於同性戀.戀童癖的想法是 :

同性戀 不就是喜歡同性.不能生育小孩而已嗎? 為甚麼這個世界.社會 要這樣否定同性戀?,我並不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可是我想大家都不可能會知道.我並不是同性戀,所以無法發表甚麼很厲害的言論 這都是我的想法而已. (我看BL但不看GL阿XD)

關於戀童癖...

其實我對他沒有太大的想法(那你幹嘛留言啦XD)甚麼 不就是喜歡蘿莉跟正太嗎!
打到最後不知道在打甚麼 對不起orz. 最後關於主角和小柔,我覺得長大後應該是不會再一起,因為是{{戀童}},不過我覺得都是未知數......

06-24 21:55

十六夜郎
沒關係喔,謝謝你的留言呢~
故事的兩位主角希望都能有個好結局06-24 22:05
Noctis&Ghoul─食夜鬼
不知道為何,對這種特殊的愛戀,就會有特別的感受。所有人都不允許,彷彿整個世界瞬間變為敵人。儘管如此,也仍然深愛著,直到死亡將兩人分開時的那種愛戀。

黑暗中的愛,感覺就像是在暴風雨中,只能緊緊相依的感覺吧。某宗教,喜歡叫這為,罪中之樂;另外個,則是說,這樣只是執著的愛,最終入魔。

但是在那樣的條件下,只有對方肯關心自己、肯聽自己說話。失去她或他就活不下去的愛。瘋狂、但妖豔。

我並不理會那些道德、倫理,只要他沒強迫小女孩,沒有虐待她。如果這世界要奪走他僅剩的溫暖,那他不管付出什麼代價,也要反擊。

07-25 04:14

十六夜郎
謝謝你^^
因為你點了這篇文章GP,又讓我重新看了這篇文章一次
寫的真的很棒,即使由我說出口略顯自大,但我還是對於自己能夠將這種"社會不被接受的愛"描寫出來感到慶幸

我喜歡這種感覺,就好像和社會抗爭的感受
謝謝你又讓我回憶起當初寫這篇文章的感覺

道德什麼的,基本上,我認為只要沒有強迫、欺騙,我不認為這有什麼錯
即使是戀童,兩情相悅並沒有錯
拿同性戀當作例子或許不妥,但我仍舊認為,任何愛戀都有值得珍惜、關心的地方
也都該有其平等的權利07-25 04:19
Noctis&Ghoul─食夜鬼
我個人認為,先說我沒有惡意
有些文章,對我來說,不是棒不棒的問題了
而是強烈地將內心某些情緒
給硬生生的勾起來。

這樣的文章很棒。不會是我給的評價
而是,這文章是活著的,很真實。

然後,我真心厭惡,拿著不知所謂的價值觀
來強加暴力、脅迫在他人身上
其實只是想發洩鬥爭慾望的人。

因為沒有誰的價值觀,絕對是對的。
有的話,這世界早就統一了。
所以有人討厭我們這種價值觀的。
我不會說什麼,但是如果要用暴力和手段使我們屈服
那就以暴制暴。

因為這世界只有一個法則
成王敗寇、有多少實力
就能讓多少事情變成正確的。

真心感謝你。

07-25 04:32

十六夜郎
好的^^
說實話,我很喜歡你這種真誠的表達自己思緒的讀者
老實說,已經有好久沒有人給我故事的建議,比方說文筆還是哪裡用詞改善的問題了。當然我不是說希望你這樣回我比較好,因為比起那個,最重要的是讀者能夠給我怎樣的回饋

你可以翻閱一下上面的留言,我對於有傳達出自己內心所想的留言,會回應的特別認真
因為我很在乎我這篇文章帶給讀者怎樣的情緒,那能夠成為我寫這篇文章的"獎賞"以及我下一次寫文章的"能量"

我一直再尋找我的同類

我的意思不是說我是戀童癖XD 我是說,我一直希望,有人能夠和我的意見相同,即使我寫的不見得是那麼能夠值得攤在陽光下的事物,仍就會有擁有相同思緒的人給予讚聲

從身上一點一滴,把骯髒的地方攤給大家看,能夠被大家認同,難道不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情嗎?

這個世界本就沒有任何正確的價值觀,對於其他思考的人,我一樣給予尊重,但保有我不認同的權力

我們都該擁有平等的人生,不該因愛所劃分階級
強硬劃分他人是否背德,那才是自私07-25 04:40
Noctis&Ghoul─食夜鬼
大千世界,怎麼可能有人會找不到同類呢?
只差在,有些種類的人比較難找。

我是覺得我夠髒了
我一點都不在乎。

我是不太在乎認不認同,因為我不需要。認同自己的人,獻上感謝尊重。
不認同自己的人,保持距離。想吃掉自己的人,那就先把他吃了。

話說,或許不值得攤在陽光下,但黑色的夜晚,絕對需要這樣的聲音。

不過人真的有平等嗎?我打問號。

但如果不平等的對待是無法改變的
那反抗和爭鬥,就是必須的。

07-25 04:57

十六夜郎
謝謝:)07-25 04: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4喜歡★x111101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極光文創★我的十二位女... 後一篇:《先後》一文簡略心得...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itsuneoNeko大家
想和獸耳蘿莉一起製作甜點嗎? ヽ(✿゚▽゚)ノ 【繪圖更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