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剎那的路西法》01:Cana@n(《永劫的彌賽亞》前傳)

作者:日黑日黑四馬尾的日黑│2015-05-29 17:47:28│巴幣:4│人氣:203
【序章:LaplACE】

(宣傳圖已徵得畫師本人同意刊載)

  這是存在於天幕曆法十七年的一份欣喜。

  五月七日晚間十一點五十七分,南極聯合政府的科學研究機關──【極光】麾下的超物理研究部門在經歷了十年的不斷追問後,得到了完全的勝利。

  「原來所謂魔法,只是藉由各種暗示讓人以為自己真能達到違背物理法則的各種異能罷了──」「他」笑了出來,在其他十二位夥伴面前很愉快的笑了出來,跟其他十二位夥伴一樣的笑了出來。

  「經過了這麼久的追尋,最後發現到這一點真是讓人感嘆造物主的奧妙啊……」帶著眼鏡的科學家起身離開椅子,伸了伸懶腰,腳步因為過度興奮甚至還有些站不穩。研究總算到了終點,他們深信自己的確完成了一個就算是諾貝爾獎也無法與之等價的偉大貢獻──而這是事實沒錯。

  「這麼一來想必學界也都能接受魔法了吧──那不是騙術,那是貨真價實的科學!我們想必會迎來一個更加和平的世界吧!想到就覺得興奮,這居然是我們親手打造出來的可能性──這輩子過得可真是榮幸。」

  拔下電腦上的隨身碟,「他」脫下實驗袍,隨手掛上一旁的椅背。隨後提起了他慣用的公事包準備離開:「走吧,去辦個慶功宴。」「他」熱情的給予夥伴們一個擁抱:「明天一早,我們就一起迎接嶄新的世界吧!」

  然後,「他」從公事包裡拿出了一把上了膛的手槍。

  血花綻放,白袍染上了血色,前一秒還在說笑的對象,現在無力的倒下。

  「你幹什──」

  緊接著是十一聲槍響,「他」面無表情的扣著扳機,實驗室裡天堂的影子瞬間化為人間煉獄,在嶄新世界之前,這裡的人先到了另一個世界。

  槍響告一段落,「他」面露猙獰的微笑:「我一個人就足夠了。」

  「你……想獨吞這個成果嗎!」只有腳部中彈,還能苟延殘喘的女科學家匍匐在死去夥伴的鮮血之中,瞪視著「他」並咒罵道:「你會有報應的……你會有報應的!」

  「不對,我對那種殊榮可沒有興趣。請妳等等吧,我很快會帶給這個國家真正的和平。所有人都會瞻仰你們的身影──在你們為了新世界而喪命之後。」

  將對方的頭踩在腳下,「他」再次扣下了扳機。

  「好了,是時候該我去結束這場鬧劇。」「祂」離開了地獄。

  五月八日凌晨,【極光】某個機關傳出了火警,據說有十二位研究人員喪生。

        而被稱為拉普拉斯的男人失去了蹤影。

      ──────【序章:LaplaACE】#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5094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7 篇留言

日黑日黑四馬尾的日黑
【第一章:Lαuηcelσt】

「——求神代令我存在。」亞瓦隆.迦南將她雙手的虎口互相貼上,然後讓拇指扣在一起。握拳,並將左手的指關節按在左胸心前的位置。她心想:這真是混帳——但她並沒有選擇的自由。然而自己還能察覺得到異狀,已然算是非常奢侈的奇跡了。

不過這樣的奇跡是她用什麼代價換來的,她幾乎不想再想起來——說是代價也不太嚴謹,也許該說是補償會更為貼切,畢竟迦南從來就沒有選擇權。

是的,就像是其他人一樣,差別只在於有沒有發現自己早已受到掠奪這一點罷了。

迦南還記得那天教祖曾經這麼說過:

「神代是有限的,而那已經是世界的極限。喜詭辯的狡猾之徒必將懷疑【神代】的邊際,也必然諷刺我【代行者】並非全能——因此我要確實澄清你:【神代】絕非無限而是有限,所以才是真實而不至淪為幻想。你大可不必跪祂,祂亦不要你這麼做——只須虔誠祈求,令你能存在於祂之中。」

人性就是這樣,給出一個更人性化、更明確的教義,再配合詭異的轉品修辭和拗口的語法——這麼一來就會有人很輕易的動搖。

不過迦南充其量也是這樣在心裡說說而已,就連她自己也不得不承認,教祖拉普拉斯身上具有真正的「神跡」。儘管一開始科學方不是很能接受這件事,但無論做了多麼嚴謹的實驗,教祖總是能夠貫徹他的承諾——傳達【神代】的消息。

白話一點來說,就是預測未來即將發生的事。這對於精通《易經》奇門遁甲的魔法師而言也許不是那麼困難,但教祖卻將預測做到超出魔法方能夠達到的境界。

平均誤差不到萬萬分之一秒,這樣的描述也已經是在科學的尊嚴下能夠給出的極限了。但其實每個人都心知肚明,教祖的預測根本完全沒有誤差。

——煩死了,這種彆扭的感覺就好像是班上有個人品極為惡劣的同學,而你卻不得不承認你在公事上確實沒辦法抓到他的把柄一樣。

「迦南,為什麼放過那個惡徒?」【蘭斯洛特】聲色俱厲的質問道。

05-29 18:05

日黑日黑四馬尾的日黑
調查室裡充滿著一種詭異的氣氛,明明沒有水,但卻讓迦南莫名奇妙的感到潮溼;她的心跳是狂亂的,然而四周的空氣卻宛如是完全靜止一般,讓她甚至覺得自己像是個異類。那是一種嘈雜的寧靜,她知道有什麼就要發生了——所以此刻的窒息感,大概就是拉緊弓弦的緊繃。

「惡徒?他只是想知道這個南極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而已,國家理當維護人民『知』的權利——」

啪!

迦南的話尚未說完,就被【蘭斯洛特】賞了一個熱辣辣的耳光。她也有自尊,但此刻卻只能讓理智硬是將自尊踩在腳下——她沒有抗議的勇氣與資格。

「恬不知恥的傢伙!身處於前往【平安理想】的道路上是多麼榮幸!那些把真正的剝削藏在民主的大義之名底下的惡徒,是絕對不可能抵達【平安理想】的!」

「理想?我只知道要我把點四六口徑的彈頭打進一個想知道真相的腦袋裡,這叫做殘酷!」迦南瞪視著【蘭斯洛特】,即使對方是十二位直屬於教祖的【聖堂騎士】之一,即使他要殺掉自己簡直比捏死一隻螞蟻都還要容易。

「殘酷?哦……那麼就稱為殘酷好了。」令人厭惡的裝傻:「嗯,我們以後就叫它『殘酷』好嗎,亞瓦隆.迦南?」語畢,【蘭斯洛特】旋即擺出了一副失去興趣的態度。某種意義上,這更加的危險。

「憲兵,把亞瓦隆少校請到她該去的位置。」

05-29 18:17

日黑日黑四馬尾的日黑
憲兵並沒有像是迦南猜想的那樣,將她拉起來拖到椅子後方那個放置著鎖鏈與刑具的地方——原因是以憲兵的體能,要架住身為【異能者】的迦南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過去上演過好幾次輪值的憲兵拿迦南沒辦法,只好把整個隊上的憲兵都叫來支援的戲碼。也是因為這樣,迦南進出調查室並沒有戴上手銬或是腳鐐——因為那基本上是沒有作用的。

不過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久而久之,憲兵為了不讓輪值的倒霉鬼把自己拖下水也變聰明了。

在後頸一陣電擊帶來的痛楚之後,迦南失去了意識。

05-29 18:18

日黑日黑四馬尾的日黑
  白中透露著金色光輝的柔軟短髮像是烙印一般時時刻刻提醒著她,那段不堪回首的時光。在暈厥的短暫寧靜中,迦南做了一個夢。她只記得那是一個滿愉快的夢,具體內容是什麼,在她清醒之前就忘記了。

  此刻,被吊在牆上的迦南緩緩睜開雙眼。

  「嗯,妳醒了?」【蘭斯洛特】笑臉盈盈的說,語畢,嚴肅的神色立刻取代了笑容。

  「放開我……」迦南有氣無力的低語,腦海裡也一片空白,心跳加速到讓她感到相當的不適,而這個狀態也讓她無法控制的冒出冷汗。

  「基於生存下去的本能而擁有力量的【異能者】,在失去身體主權時會感到異常的恐慌。」【蘭斯洛特】惡戲般的笑了出來,他粗暴的抓住了迦南的上臂,將臉貼近到能夠清楚感受到彼此氣息的距離,而迦南連將頭撇過去的力氣也沒有。

  「可是啊……連手銬和腳鐐都能憑蠻力扯斷的【異能者】,到底什麼時候會失去自由?——不如這麼問吧!這個結論到底是怎麼研究出來的?【異能者】的出現也才不過是這幾年的事,這麼說來,難道是打從一開始就有限制住【異能者】的辦法嗎?」明知故問的人,嘲諷著動彈不得的人。

  「唔啊——咳咳、咳……」結實的拳頭撞上她柔軟的腹部,從她嘴邊流出了不知道是唾液還是胃酸——也許都有——的液體。她的手微微抽動著掙扎,這反而看起來多了一點生機。

  「妳是不是搞錯了什麼?妳以為【極光】會製造出連自己都沒辦法控制的怪物嗎?」【蘭斯洛特】伸出食指輕輕撫摸迦南的身體,從上臂經過腋下,從腋下滑過鎖骨,在那裡往下勾起迦南的領口:

  「妳是個聰明人,我想妳應該猜到了。呵呵……訝異嗎?我手上怎麼可能會有【制壓劑】?完全不需要感到意外哦,亞瓦隆.迦南。關於【理想的影子】……」【蘭斯洛特】從腰際抽出了禮儀刀,用刀背尖端將迦南的頭抬起來,仔細端詳那狼狽的表情:「……我知道的比妳自己還多呢。」

05-30 23:32

日黑日黑四馬尾的日黑
  【理想的影子】,那是隸屬於南極國防部的科學方研究機關——【極光】,應教祖要求而進行的第三能力類型開發計劃,其宗旨為創造出一個全新的領域——既非使用投影儀器的科學使,亦非使用信仰之力的魔法師。

  比起高成本的「機械化製造」,【極光】的目標並不是單純製造出一、兩個特別的人類——【極光】追求的是一勞永逸的方法:讓【異能者】的特質保留在基因裡遺傳。

  在實驗體的心理層面產生破壞性的「烙印」,這個心理特質就是【異能者】的能力來源,而這個心理性狀將會遺傳下去——就像是犯罪基因那樣。

  每個【異能者】都擁有不同程度的精神異常,也因此變得不好控制,在這樣的考量下,【極光】在開發【異能者】的過程中,同時也進行抑制藥物的開發——那個成品就是【抑制劑】,讓【異能者】在短時間內感到極度亢奮,並隨即因為消耗過度以致完全虛脫的藥物,這是與【異能者】的製造方式並列為最高機密的管制藥物。

  迦南做了一個夢,一個愉快的夢,夢醒了,什麼也沒留下,只有身心上的空虛,她又距離理想更遠了,僅此而已。

  「妳看看妳,亞瓦隆是『飄浮在空中的理想鄉』對吧!這樣子挺適合妳的。」

  「放開我……就算……是你也……沒有權限……」

  「所以我才說妳根本什麼也不懂嘛……」【蘭斯洛特】嘲笑著用盡全身力氣才斷斷續續吐出幾個字的迦南。

  「嘛……不過這個妳應該還是懂的——」【蘭斯洛特】指的不是刑具或官階:

  「——迦南,『妳長得很美』——」

05-30 23:32

日黑日黑四馬尾的日黑
  瞬間,迦南的心跳再度開始狂奔,然而這絕非對於稱讚的小鹿亂撞——相反的,那激起了她最深沉的恐懼。

  「不要……求你了,不要……」迦南激動的哀求著,放棄了一切自尊——那是她求生的本能驅使——手腳也開始劇烈的扯動,鎖鏈撞擊牆壁發出的絕望聲響迴盪在整個調查室冰冷的空氣中。

  「終於開始有點精神了呀?」【蘭斯洛特】將禮儀刀伸到迦南的肩膀上,勾起她吊帶背心的肩帶,刀刃向上一提,右半邊的衣物垂了下來,露出衣服底下的肌膚。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住手!住手!拜託你住手!」幾近失去理智的迦南渾身發抖,緊閉雙眼流下了眼淚。

  「滿理想的啊,迦南。」【蘭斯洛特】將另一側的肩帶也切斷:「比起叫妳把點四六口徑的彈頭打進想知道真相的腦袋裡,這一點也不『殘酷』哦。」

  迦南想起了在【理想的影子】裡的回憶,那些創傷化為極度真實的痛楚以及恐懼襲擊著她的身心。在幾秒過後,她不再掙扎,不再歇斯底里,也不再哭喊。連將下顎緊密闔上的力氣也不剩,唾液從嘴角溢出,滑落到下巴與淚水彙集。眼神渾濁空洞,睜大雙眼望著沒有任何東西的地面,眼眶邊緣不斷流下淚水。

  調查室裡,迦南的理智燒斷了。

05-30 23:33

日黑日黑四馬尾的日黑
  飽受屈辱過後,只穿著短褲和粉紫色胸罩的短髮女性獨自一人被留在調查室裡——哦,這麼說不太精確,因為被切斷兩條肩帶的吊帶背心還掛在迦南的腰上。

  在注射過後的三個小時,【制壓劑】的藥效完全消失,再經過六個多小時的沉澱,迦南在午夜清醒了過來,不過她仍然是一臉茫然。

  每個【異能者】都有精神障礙——而迦南身上的則是對於【理想的影子】的創傷後症候群。情緒會在被人看見大面積裸露肌膚的時機崩潰。迦南自己很清楚那是為什麼,她平常甚至能跟親近的人若無其事的把這段經歷當作茶餘飯後的消遣——但是嘴上說得無所謂,身體卻是挺老實的。

  藥效減退後,力氣回來了。雖然心有餘悸,但精神大致正常,真要說有什麼地方不對勁,那就是被自己挺崇拜的人羞辱,叫人怪難受的。

  迦南掛在牆上嘆著氣:「也是啦……如果換作是其他的【騎士】,我這種缺乏服從精神的軍人大概早就被處決掉了吧。」不過她又不得不承認自己反過來幫施暴者說話這一點未免也太樂觀了。

  「呼……」迦南挺起了胸膛,並將手肘也頂在牆上當作施力點,鎖鏈也被拉直——

  喀!牆面碎裂的聲音。

  慘白的漆剝落並飛散。猶如春天第一朵花的綻放那樣,炸裂開來的美——右手猛然一使力,手銬連同鎖鏈一齊被她從牆上硬是扯了下來,接著她用相同的方式扯斷了另一個。

  「恢復自由囉。」迦南走向剛才(其實已經過了半天)的桌子,那裡整整齊齊的擺放著一件跟迦南身上那件破布一模一樣的衣服以及她依規定交給憲兵代為保管的一大串手指虎——此外還有一罐運動飲料和一塊麵包。

  「這——是什麼?這該死的傢伙是以為女孩子都吃這套嗎?」迦南粗暴的扭開瓶蓋灌了幾口便將整瓶解決了,然後她抓起了椅子,砸向一旁的監視器:「都要修牆了就全部一起翻新!反正下次我還會再來光顧的,再不換個浪漫一點的裝潢,你的腦袋要吃幾發點四六就有幾發!」

  凌晨十二點十三分,迦南離開了調查室。而一個星期後,調查室因為【蘭斯洛特】認為「不堪使用」而重新翻修成很詭異的貴族風。

  據說,當時僱來的裝修人員體會到四面牆都被鈍器打爛的「不堪使用」而對禁軍的盤問過程萬分恐懼……另外,他們也找到好幾個因為「過度」使用而被打到變形的手指虎。

05-31 18:2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mist1051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朦朧之境01王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980190:)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