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Dragon Age Origins小說《第二章》

作者:純情牛奶♥水果糖姊姊│2015-05-25 02:43:27│巴幣:2│人氣:252

佛瑞登的文化
佛瑞登人一直是個謎,他們這個民族好像只需那麼一天就能變回不開化的暴民,在太文特帝國如日中天的時期,他們只用戰犬和自己頑固的天性,便擊退了泰文特人的侵略。
他們是個粗魯、固執、骯髒、組織混亂的民族,但卻不知怎地孕育出了我們偉大的神使,進入了文明教化的時代,並且打倒了史上最為強大的帝國。
關於這些人,你可以明確以下幾點:首先,他們最為重視的是忠誠,它可以超越財富權力和理性。
其次,雖然在他們國內根本找不出什麼了不起的事物,可他們卻會為自己的成就感到無比自豪。
第三,你要是汙辱他們的狗,他們可能會為此向你宣戰。
最後一點,自認為自己已經摸透了佛瑞登人這種想法,正是你低估他們的最好例證。
                --摘自歐雷女皇瑟莉妮一世寫給丹諾林新任大使之信函

------------
第二章/國王與灰袍守護者
------------

妳開始了與鄧肯的旅途,一路往南穿過海岸到達奧特斯加廢墟,就在寇卡裡荒原邊緣。

在旅途的過程中,妳瞭解了灰袍守護者的使命,也從他口中得知他不但認識瓦倫德利安長老二十多年,還曾試圖招募過妳的母親成為灰袍守護者。

「是的,那時候她可是個辣妹子,她還可以成為一名卓越的灰袍守護者。」鄧肯以讚嘆的語氣說著,看來對妳的母親相當欣賞。

「然後呢?」妳雖然厭惡人類,但聽到有關於母親過去的事情卻還是感到很開心。

「瓦倫德利安讓我確信她跟她的家人在一起會更快樂,而那時枯潮還沒發生,我也不急著招募就放棄了……就我所知,她似乎已經把一身本領都傳給妳了。」

「直到她死。」對於鄧肯的試探,妳態度冷漠的回應著。

「我已經聽說了,對於妳的不幸我深表遺憾。」鄧肯也是知道來龍去脈的人,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妳不於理會,專心的撥弄著火堆,兩人沉默了好一會兒。

「不過我聽長老說過很多關於妳的事。」鄧肯像是想起了什麼,輕笑了幾聲。

什麼事?

妳為人明明就很低調,起碼在做壞事的時候,妳不會有給人抓到把柄的機會。

難道長老夜晚跑去跟蹤她?哪有可能的事。

「泰文特帝國很久以前建立了奧特斯加,以防止野蠻人對北方進行攻擊……」當然鄧肯也沒浪費這段時間,一邊讓妳打狼跟偶爾出沒的黑暗衍生物練習實戰技巧,一邊告訴妳現在佛登雷的政治情況、地理位置及歷史、法典等……結果意外的發現妳不止很有戰鬥天分,對政治走向也很敏感,讓他不得不感嘆阿黛安真的是生了一個好女兒。

妳心裡對這說法嗤之以鼻,所謂的戰鬥天份是妳冬練三九夏練三伏,在夜晚不眠不休的練習而來的,至於政治走向是看實際利益最大化者得之,雖然中間少了不一些手段,誰能給人民最大福利誰就稱王。(世襲也不例外)

很顯然的鄧肯對政治沒有概念,不過灰袍守護者的身分也不需要看人臉色,他的職責就是保護人民不為黑暗衍生物所害,這種責任感強的男人最固執了,一條路走到死。

從丹諾林出來之後,妳再也不掩飾妳的容貌,而鄧肯對於妳的模樣並無表示出任何失禮的舉動,他對待妳的態度還是一如往常,有一次酒館只剩一間房間了,鄧肯讓妳睡床,而他則是在靠在椅子上休息到天亮,令妳感到安心許多。

這段時間下來,妳對鄧肯慢慢降低了防備心,妳覺得有時候他就像妳的父親一樣愛操心又煩人,甚至有超越的傾向。

不過說真的,灰袍守護者這個身分讓妳很滿意。

許多不長眼的小混混或覬覦妳美色的登徒子只要一聽到灰袍守護者的稱號,就會嚇得屁滾尿流,自動遁走。原本對妳態度不屑的守衛跟商人,也馬上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妳連吐槽都不想講了。

妳心想難怪灰袍守護者被一些政治家這麼忌憚,只要不撞著當權者,一般橫著走都沒問題了

一路上懷著忐忑的心,妳跟鄧肯終於到達了奧斯特加,這裡是敵人主力的交鋒處,而佛瑞登能聚集的所有灰袍守護者都在這裡,要是這裡淪陷,黑暗衍生物就會一路向北,佛瑞登也就完了。

風塵僕僕的妳原本想先回營地打理自己,但是沒想到凱蘭國王居然會在門口迎接妳跟鄧肯,這令妳們兩個都大吃一驚。

「凱蘭陛下,我沒想到——」對於這場迎接,鄧肯當然是喜出望外。

「隆重歡迎,我還擔心你會錯過這場好戲。」凱蘭國王看起來很年輕,也很英俊,連勝了好幾場與黑暗衍生物的戰役讓他充滿了自信。

妳不發一語,看了看凱蘭國王跟他身後的護衛,果然很有氣勢,尤其是國王那對金光閃閃的重裝鎧甲,應該是花了不少心思打造的吧。

「除非我能幫得上忙,陛下。」

妳不知道鄧肯是真聽不懂還是假裝不懂。

「畢竟強大的鄧肯將為我而戰,榮幸至極!守護者們說妳找到了一個不錯的新兵,我想就是她吧?」凱蘭國王將目光投向妳,眼裡的驚艷一閃而過。

「請容我向你介紹,陛下。」鄧肯依舊是恭敬的態度。

「不用那麼正式,鄧肯,畢竟我們要一同奔馳沙場。嘿,朋友,妳叫什麼名字?」

妳做了一個標準的禮儀,介紹了自己。

「很高興認識妳!灰袍守護者的規模急需擴大,而我,就很樂意幫助他們!」凱蘭國王一副熱情友好的樣子,「我看妳是個精靈,朋友,不知道妳是從哪裡來的?」

妳誠實的說出自己是從精靈僑民區出來的。

「告訴我,那邊怎麼樣?我的護衛都不讓我去那邊。」

妳微笑的說妳殺了當初強姦妳朋友的伯爵之子才來這邊的。

「……」這是護衛集體傻眼的靜默。

「妳……什麼?」凱蘭國王沒想到妳會這麼直接了當的說出來,一時也不知道怎麼回應。

「陛下,我不想說得那麼直接,但有些在丹諾林發生的事情你應該知道。」見妳跟國王大眼瞪小眼,鄧肯還是站在了妳這邊說話。看來他也不信國王會沒有對灰袍守護者做身家調查。

「看來是這樣,反正我還會聽到更多關於這事的消息,現在我們要開拔去選戰了。請允許我做為歡迎妳到奧斯特加的第一人,妳的加入,守護者們會更強大。」凱蘭國王似乎對於妳的強悍有了一番新的見識,對妳的態度真誠了許多。

「你真是太好了,陛下。」妳很意外國王沒有表現出被冒犯的模樣,看來這位國王相當的有度量,就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

接著凱蘭國王表達他該回帳篷商討策略了,否則洛根可能會派出護衛到處找他。

洛根公爵是看凱蘭長大的,原本是平民的他帶領了國王馬力克的軍隊,將歐雷人驅逐出境,幫助佛瑞登獲得了獨立因此獲得了公爵的殊榮,而在五年前,馬力克駕崩,由凱蘭繼位國王,一個月後跟洛根公爵的女兒安諾拉結婚。

鄧肯表示凱蘭國王的舅舅--伊蒙伯爵的赤巖軍隊將會在一周內抵達,

「哈!伊蒙只是想分一杯羹罷了,與這些怪物作戰,我們已經取得了三次勝利,明天也會一樣順利。」

看來國王很有信心,但妳秉持懷疑的態度。

凱蘭國王說自己或許有些自負,大笑了幾聲,眉頭又皺了起來:「我甚至懷疑這是不是真的枯潮,這片土地上卻時有著大量的黑暗衍生物,但我們連大惡魔的影子都沒找到。」

「很失望嗎?陛下。」鄧肯神情淡淡的,但妳感覺得出他似乎有什麼話想說,卻欲言又止。

「我倒很期待希場像傳說中所敘的那樣的戰爭,國王與傳說的灰袍守護者馳騁沙場對抗一個墮落的神!但我想這只是我的胡思亂想罷了。」凱蘭國王轉過身沒有表示,但言語卻說明了他的想法。「灰袍守護者,保重,在洛根派出搜索隊之前,我得趕回去。」

妳看著凱蘭國王離去的身影,感覺這國王真的不是普通的自負。

「國王說的事實,他們已經贏得了幾場對抗黑暗衍生物的戰鬥。」鄧肯神情凝重的看著妳。

「然而,你看起來卻不像是安心的樣子。」

鄧肯往營地做了個請的動作,妳一邊走一邊跟鄧肯聊著。

「盡管目前為止我們取得了不少勝利,但黑暗衍生物部隊美一天都在壯大,如今,我們毫無數量優勢。我知道是大惡魔在操縱這一切,但我不能要求國王僅僅按我的直覺行動。」

「也許我們應該盡快採取行動。」

「是的,我們應該立即準備妳的入盟儀式了。」

「首先,一頓熱騰騰的飯菜應該很不錯」一路風塵僕僕的來到這,因為趕路只吃了些乾糧,讓妳感到肚子非常餓,只想痛快的吃一頓。

鄧肯笑了幾聲,跟妳講他要幫妳準備入盟禮的東西,乖乖待在營地不要亂跑到外面,等妳準備好了就去找阿拉斯特。

妳趕緊打發鄧肯,免得他又叨念起來。

在填飽自己的肚子之後,妳開始四處閒晃打聽情況,國王護衛說凱蘭現在不在帳棚,而是在與營火區跟灰袍守護者聊天,他們說國王從小的時候就很崇拜灰袍守護者。

當你要去別處的時候,剛好洛根公爵從自己的帳篷走了出來,他看到了妳。

「啊,我猜,妳是鄧肯新招募來的灰袍守護者吧?」歲月雖然在洛根臉上留下了痕跡,卻仍不減他的英氣與威攝。

「是的。」

洛根公爵先是表達凱蘭國王對灰袍守護者癡迷過度的不滿,當初可是馬力克幫助你們在佛瑞登重整旗鼓,妳點點頭,他又講了馬力克很尊重灰袍守護者,在他們中心,灰袍守護者有著很高的地位。

「作為一個灰袍守護者,妳太漂亮了,如果有人說妳不漂亮那是說瞎話,第一個由馬力克帶到佛瑞登的守護者就是個女的,是我見過最優秀的戰士。」

是最優秀而不是最漂亮的,妳心想這位公爵講話都是貶褒一起,這樣不累嗎?

「我想妳不會在戰況最激烈時,但著其他同伴衝進戰場的,不是嗎?」洛根公爵講了這句意味深長的話,讓妳感到一絲不對勁,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如果妳是虔誠的信徒,就祈禱國王能盡快做出明智的決定吧。」說完這些洛根公爵就離開了。

妳想著等下把這些話跟鄧肯說,看他能不能分析出什麼來。

妳到了醫療處,許多護士正在急救、包紮傷患,有的已經神志不清,有的像是被鬼附身一樣大叫著,妳搖搖頭,又看到有一處牢籠正關著一名看似奄奄一息的犯人,他懇求妳在他被處死之前給他一些食物跟水,但是妳跟衛兵聊過以後瞭解他是個逃兵,不太想幫他,他又說他有拿到法師營地的寶箱鑰匙,願意用它來交換。你想了想,感覺很划得來,還是拿了食物跟水給他做交換,他非常感激,說自己又算是死也甘願了。

妳看到了正在匆忙奔走的精靈信差,看到其他人對他的惡劣態度,感到深惡痛絕。在經過法師營地時認識了一個叫溫妮的人類女性,看來她也是個法師,還跟妳說了一些幽界的事。

妳還遇到了把妳當成僕人對妳吆喝的軍需官,等妳表明了身分之後他感到很驚恐,妳沒有生氣,只是跟軍需官講就算是僕人也要和善對待,而他為了表示歉意還拿了一些〝特別的貨物〞給妳,妳又再一次的感嘆灰袍守護者果然對人不同凡響。

然後妳聽到一陣陣狗的哀嚎聲,循著聲源原來是一名戰犬像是受了傷的樣子,看起來像是因為疼痛難耐而不時咆嘯著,旁邊的馴狗師也無法靠近牠,妳覺得於心不忍,跟馴狗師拿了嘴罩慢慢的靠近那隻戰犬,奇怪的是那隻戰犬在妳靠近的時候沒有抗拒,反而安靜了下來,乖乖的讓妳戴上嘴罩。

馴狗師跟妳說這隻戰犬因為跟黑暗衍生物作戰時受了毒傷,如果沒有寇卡裡荒野之花解毒可能就會死掉,妳看著牠的眼神,像是祈求又是像是絕望,妳嘆了口氣,雖然很危險,妳還是決定要去摘那朵花救治這隻戰犬。

在這營地兜兜轉轉了好一陣子,妳覺得已經對這裡瞭解得差不多了,就到上面的廣場去找阿拉斯特,卻看到一名穿著布袍的人類男子正在跟身著盔甲的人類男子起了爭執,內容類似是希望法師協助這次的枯潮,但他們好像不接受,最後法師怒氣衝衝的揮袖而去,只留身著盔甲的男子在這邊。

妳上前訊問他是不是阿拉斯特,他看到妳顯得很開心,而且臉看起來有點紅,一知道妳是新來的灰袍守護者,臉上的笑容更是無比燦爛,並說在入盟儀式的時候他會伴著你一起。在跟妳閒談的過程中,還被妳發現阿拉斯特其實希望有更多女性灰袍守護者加入,他有點窘迫,像是要轉移話題一樣問妳有沒有跟黑暗衍生物戰鬥過,結果妳反問他,他說他第一次打的時候真的很可怕,也不想再遇到。

阿拉斯特問妳時間不多了,不如先回去找鄧肯,妳說很期待跟他一起旅行,他像是有點不敢置信,但看到妳眼裡的捉弄,很快又鎮定下來,極力隱藏羞怒的心情。

唔,妳感覺這孩子就是跟索利斯同一樣的。

沒多久妳跟阿拉斯特就找到了鄧肯,鄧肯已經知道了剛剛阿拉斯特跟法師吵架的事情,責怪他不該在這當頭還得罪他們,阿拉斯特也很爽快的認錯道歉,是他沒搞清楚。鄧肯向妳介紹了其他的灰袍守護者,以及跟妳一樣還未經過入盟儀式的兩位守護者新兵,身形瘦弱的是戴維斯,他當初是偷了鄧肯的錢包被抓之前被徵招進來,另外一個比較壯碩的是喬瑞,是永高城的肉搏戰冠軍。

接著鄧肯要考驗妳們,去寇卡裡荒野收集黑暗衍生物之血,一人一瓶,做為妳們的任務之一,再去已經被遺棄的灰袍守護者檔案館拿回被魔法封印的契約,那些羊皮卷包裹著當初的協議,這是任務之二。

「找到檔案館並收集三瓶黑暗衍生物血液,明白了。」對於黑暗衍生物妳並不害怕,反而覺得可以鬆鬆筋骨真是太好了。

「阿拉斯特,你要多加小心。」臨走前,妳看到鄧肯又對著阿拉斯特叮囑了幾句。

妳全副武裝,走往寇卡裡荒野,衛兵一邊幫忙開門放行,一邊提醒著妳們裡面可不只有黑暗衍生物,夜晚的荒原非常危險,可能連灰袍守護者都回不來,所以在那邊不要待得太晚。

等一行人都到了寇卡裡荒野,才發現原來這裡比想像中的還可怕,不但四周瀰漫著潮濕腐爛的氣味,妳越深入裡面,就越發現有一股散發著滿滿惡意的邪氣,似乎正在追蹤著妳們,戴維斯跟喬瑞看起來有點害怕,阿拉斯特則是鎮定自如。這時前方突然發出異樣的聲響,妳跟阿拉斯特瞬間拔劍進入備戰狀態,原來是一群狼衝了過來,牠們面目猙獰,對著妳們呲牙裂嘴,妳毫不遲疑的上前開打,當然阿拉斯特也沒落下,戴維斯跟喬瑞很快也加入戰局,牠們似乎不是普通的狼,身上散發出的腐臭味讓妳幾乎作嘔,雖然沒有將血濺到自己身上,但是還是令妳感到噁心,一番激烈的戰鬥,沒有多久就結束了。

「我的天,這些到底是什麼?」喬瑞粗喘著氣,包紮著不小心被狼咬到的傷口,看來他是第一次遇到這些怪物。

「這些狼應該是被感染或是變異了。」剛好戴維斯對毒有一些研究,一眼就看出從那些狼身上所淌流出綠色的血是極為不正常的。

看來這地方還有很多驚喜在等著妳。

妳遇到了一名垂死的士兵,做了一些簡單的急救動作,他說被派來一同探查的士兵全都被黑暗衍生物死了,妳讓他回去營地回報狀況。途中發現了開在沼澤邊的荒野之花,妳摘了幾朵回去,並掩埋了兩位遇難的傳教士屍體,將他們身上的遺囑及遺物收了起來。

當然與黑暗衍生物為之戰鬥的次數也是不少,雖然他們力大無窮、陰險狡詐,總是在暗處搞偷襲,讓妳們每次都贏得很驚險。

一路下來,妳終於來到了被廢棄的檔案館,裡頭的擺設跟文件散亂不堪,讓妳找了一陣子才找到被藏起來的鐵箱,沒想到一打開卻發現裡面居然是空的。

「妳有什麼要辯解的嗎?嗯?是小偷還是入侵者?」一名穿著古怪的黑髮女子不知何時站在妳們身後。

「都不是,這座塔曾經是灰袍守護者的。」妳驚訝自己居然沒有發現到她的氣息,但是妳感覺到她沒有惡意。

但其他人顯然不這麼想,甚至抱持著深深的敵意,尤其是阿拉斯特。

「我留意妳們的行動有段時間了,我在想:『他們要去哪?他們為什麼要來這?』,妳打破遺跡多年的平靜,為什麼?」黑髮女子步伐優雅的走到妳面前,用著一雙勾人的媚眼注視著妳。

妳發現黑髮女子比妳還高一顆頭,從妳的角度可以看到她少而輕薄的布料根本掩飾不住她的波濤洶湧跟好身材,妳心想可能她彎腰就不小心走光了,還是多穿一點比較好。

「不要回答她的問題,她看起來像崔辛德人,這意味著附近可能還有其他人。」妳不知道為什麼阿拉斯特變得這麼有攻擊性,連言語都這麼不客氣。

「你害怕會有野蠻人突然向你襲擊?」黑髮女子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阿拉斯特。

「是的,突然襲擊總是不好的。」阿拉斯特不甘示弱的瞪著黑髮女子,像是準備隨時撲咬的戰犬。

戴維斯跟喬瑞則是在背後竊竊私語,說黑髮女子可能是荒野女巫,搞不好會把他們變青娃丟下鍋。

「荒野女巫?這樣的傳說不過是閒得無聊的人胡思亂想出來的,難道你自己沒有腦子嗎?」黑髮女子雙手扠腰,眼神鄙視的看著妳身後那群白癡。

妳聳聳肩,不於置評。

「喂,聽著,女人不應該像這些小男孩一樣害怕,先告訴我妳的名字,之後我會告訴妳我的。」

妳介紹了自己,並且表示很高興認識她。

「即便是在野外,這也是個恰當有教養的問候,妳可以叫我摩瑞根。」摩瑞根看起來對妳的禮儀很滿意,態度也變得和善許多,「我能猜猜妳的意圖嗎?妳剛才在那個櫃子裡找什麼東西吧?那東西已經不在這了?」

「已經不再這了?是妳偷的,對不對?妳這……這個……卑鄙的……女巫小偷!」阿拉斯特顯然氣得不輕,妳都可以看到他肌肉緊繃,手已經放在劍把上了。

「多好的口才啊!那為何從死人身上偷東西?」跟對妳的態度完全相反,摩瑞根是冷笑著反諷回去。

妳叫阿拉斯特冷靜一點,不懂他怎麼一副要暴動的樣子。

「事情似乎很簡單,那些檔是灰袍守護者的財產,我建議妳歸還失主。」或許是自知失態,阿拉斯特深吸一口氣,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我不會,因為不是我拿走的。不管你提誰的名字在這都是於事無補,別想威脅我。」

妳問摩瑞根是誰拿走的,她跟妳說是她母親拿走的……妳想了一下,請她帶妳去見她的母親,希望拿回那些文件。

妳無視了阿拉斯特的反對,雖然這樣有點冒險,但也只能賭一賭了。

摩瑞根稱讚妳的聰明,然後她帶領妳們越過一片黑霧,到達了一間小木屋,門前有一名年老的灰髮女性坐在椅子上,像是等了妳們很久。

「妳好,母親,我帶來了四名灰袍守護者。」摩瑞根隨意的介紹著妳們,像是履行完責任一樣就站在旁邊去了。

「我看到她們了,嗯,女人,跟我預料的一樣。」灰髮女性站起身,對妳跟身後的人來回看著,她銳利的眼神讓妳有一種正在被審視的感覺。

阿拉斯特覺得自己被冒犯了,馬上出言斥責,戴維斯則是跟喬瑞小聲說不想跟女巫講話。

妳感覺他們真的太直接太沒有禮貌了,就算是做表面的也好啊。

「你什麼都不用做,更不需要相信我。視而不見或盲目接受……無論如何都是傻瓜。」她神情平靜,看起來並沒有動怒,反而將目光看向妳。「那妳呢?妳的精靈腦袋給了妳什麼不同的觀點?妳相信什麼?」

「我不是傻瓜,如果這就是妳想問的問題。」妳沒有對這名看似無害又年老的女性掉以輕心,能在這片荒野生活的都不會是普通人,妳也注意到了這裡有著魔法的屏障,要是沒有強大的魔力是無法支撐的。

「妳說的未必都是實話,但是我都相信了,難道不是嗎?為什麼,因為我願意!」灰髮女性突然咯咯笑了一番,變得就像個純真的少女似的,好像剛剛那種嚴肅的樣子只是裝出來嚇嚇妳們而已。

她這副模樣看起來不太像是騙人的,讓妳對此覺得有些驚嚇,連阿拉斯特都在質疑灰髮女性這就是荒野女巫?

灰髮女性笑得更大聲了,她詢問是不是摩瑞根跟妳們說的?但是摩瑞根她絕對不會承認,又講了摩瑞根一些發生過的趣事。

「他們不是來聽妳講故事的,母親。」摩瑞根扶額,趕緊把母親扯歪的話題上掰正回來。

「的確,他們來取回他們的條約,是嗎?在你們大吵大鬧前,文件那珍貴的封印早就消失了,是我保存了這些。」被女兒打斷了話題,灰髮女性像個吃不到糖果的孩子一樣抿著嘴,顯得悶悶不樂。

「妳……是妳保護了它們?」妳跟阿拉斯特都很吃驚,沒想到她們會這麼做。

「為什麼不呢?帶它們回去交給你們的守護者長官,告訴他們,這次枯潮的威脅遠比她們想像的更嚴重!」灰髮女性一臉困惑,這使她更添了幾分孩子氣,隨即又拿出一疊羊皮卷交給妳。

妳向她道謝,因為這些東西真的非常重要。

「如此風度!總是在最後才顯現出來,就像找襪子一樣!」灰髮女性說著又咯咯笑了起來,妳覺得頭上掉下了三條黑線,「噢,請別介意,妳現在拿到妳想要的東西了!別發呆!女兒,這些都是妳的客人。」

「哦,很好,我會帶妳走出森林,跟我來。」摩瑞根會意,她的表情看起來有點不情願,但還是將妳們送到了營地門口,路程一路暢通沒有被襲擊,看來已經非常熟悉這個地方了。

這讓妳對摩瑞根的興趣加深了不少。

回到營地後,阿拉斯特把在荒野發生的事情都回報給鄧肯,並將收集好的血瓶交給他,鄧肯很高興妳們能通過測試,他要妳們稍微休息一下,等到了夜晚就舉行入盟儀式。

這一天下來,妳真的累了,稍微的將自己清理一下後,連飯都沒吃就睡著了。

直到阿拉斯特把妳叫醒,帶妳到進行入盟儀式的地方。


───────
下章待續
───────

本來想省略一些,不小心就寫得又粗又長了Σ(゚д゚)

先撇去這世界混亂的性觀念及感情問題,我還滿喜歡阿拉斯特,根本小孩心性WWW
因為他是處初戀,如果跟他談戀愛會完全甜到閃瞎旁人的眼,就連溫妮都會取笑。
如果是女精靈跟阿拉斯特有戀人關係,溫妮就會來關心妳,甚至擔心妳們沒有未來。
本來就沒未來了(玩玩而已),所以我把阿拉斯特推去當國王,勸說讓他跟安諾拉結婚(阿拉斯特會-10好感,並變成朋友關係),因為他說灰袍守護者無法繁衍後代,我還讓他跟摩瑞根共度一夜春宵❤:
結局我選出去旅行(蕾莉居然會想跟著),才不要留下來搞三P呢(・∀・)


至於摩瑞根是完全的魔性女,但是跟阿拉斯特完全不對盤吵嘴的時候真的超好笑。
雖然本性邪惡混亂(做好事都會被扣好感),時間一長了就會知道她其實對人不壞,反而都是別人對她不好才讓她像刺蝟一樣,跟她變朋友後相處起來就像一般的小女生。(小時後變熊變兔子變動物去觀察人類真的太可愛啦)
加上小時後又沒什麼玩伴還被梅莉菲絲灌輸一些奇奇怪怪的觀念跟行為(母親當著她的面跟男人SEX,是我都驚死= =),想想她會變成這樣偏激也是理所當然的。
最終戰後她是無論如何都要走的,在我看來為了找尋真正的自己,當她發現自己的成長都是被梅莉菲絲有意無意的操控著,那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或許可能又會思考原本的家人又在哪?
摩瑞根真的是個很有主見又堅強又瀟灑的奇女子,而且懷了魔胎也不怕,對於扶養它相當有自信,各種實力強悍不解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4698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Dragon Age Origins|灰袍守護者|達利許精靈|摩瑞根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tzaphiel0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閒聊】Dragon A...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7d7ffgkt有在用YT跟FB的人
不要相信未來實驗室的廣告:https://forum.gamer.com.tw/C.php?page=1&bsn=60076&snA=6306862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7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