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6 GP

【RPG公會——角色分析】入會三周年的回顧。

作者:紅染憐華│2015-05-19 19:50:09│贊助:158│人氣:299





入會一段時日後修改的紙娃娃形象,這種看不出情緒的表情相當符合我的想法。
也比較像一個覺得殺人純粹是像呼吸一樣自然的神經病。
普希蘭茨,作為第一個創作角色,撰寫角色之時我剛結束義務兵役,手邊正好有些關於中東地區的書籍,加入公會前也曾閱讀過一些會員的角色資料,發覺當中似乎沒有伊斯蘭文化背景出身的角色,我並不喜歡武俠風格,西方感覺又太過於普遍,最後我選擇了以伊斯蘭文化作為角色背景。

一方面是因為我刻意追求獨特性,一方面則是僅存在於伊斯蘭世界中的幾個特殊情況正好符合我所需要的:「以奴隸為主體的精銳軍隊以及只要威脅到己身存在,無論信仰宗派是否相左一律予以刺殺的暗殺教派。」

在設定時參考埃及馬穆魯克政權以奴隸(主要是以突厥人為主體,也有其他民族。)施以嚴苛訓練作為軍人,和奧斯曼帝國強制徵召其治下基督家庭男童充入兵團訓練(註一)的方式,有趣的是這兩個政權都是對男童施以長達十數年的訓練培養,使其隔絕於親人、故鄉,視君主為一切依歸,此一制度建立的傲人功績與貢獻證明這種訓練方式即使並不人道但卻極其有效。

職業則因為地利之便,以及最初是想要創造在立場上相對屬於邪惡的角色,就因為這個想法添加投靠暗殺教派的經歷,雖說遠祖是斯堪地那維亞人,但畢竟生於敘利亞,長於埃及,又曾經效忠早已滅亡的政權,加入亦思馬因份子(別稱七伊瑪目派、伊斯瑪儀派,什葉分支。)所創建的暗殺教派也不會過於違和。

家族血統屬於法蘭克人(中世紀伊斯蘭世界對歐洲人的統稱),但是在族裔認同上,普希蘭茨在奴隸兵時期便受到其突厥環境影響,加上他並非如今人數占奴隸兵主體的切爾卡斯人便以突厥人為自身認同,即使是奴隸兵中的切爾卡斯人多數也認為自己屬於這個突厥群體。

在埃蘭沙赫爾生活的阿拉伯人並不喜歡這些在帝國中具有特殊地位的突厥人,新月世界的三大勢力米爾札突厥、奧瑪雅帝國、埃蘭沙赫爾,除了米爾札突厥國家高層主體以突厥人為主外,
其餘兩政權皆以波斯人為掌握國家政權的菁英階層,以尚武文化和精湛馬術知名的突厥人,也因其武力而能得到宮廷重用。
相形之下作為新月信仰的傳播者與最早信仰者的阿拉伯人卻無緣晉升,許多阿拉伯人對突厥人不帶有好感,這種情況加上沙阿(波斯系君主稱號)家族一直都是以波斯人自居ˋ也連帶影響突厥人對阿拉伯人的態度,奴隸軍士實際上對阿拉伯人不抱持敬意,在其他地方突厥人與阿拉伯人的相處也大抵相同,
*這項設定其實是最近才加入的,但是尚未有想要利用這設定的想法出現。


按照上述設定,普希蘭茨只是個有過軍伍歷練為了生存而逃亡到此的殺手,不過,沒想到我進入公會後才發現殺手這職業太過於普遍......
簡單來說就是個隨處可見的殺手。當初果然應該要挑狂戰士這種看起來吃力不討好的職業,不對,現實伊斯蘭世界哪來狂戰士?我絕不承認恐怖份子有資格配上戰士一詞!
說起來一開始除了食人和閹人和精神有些問題外,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而且剛入會不熟悉陌生環境的情況下,我根本沒有表現出精神方面的問題。

食人是建立於他的精神受到打擊(以及為了劇情需要)而擁有,意味著他越過了身為人的界線,思考上已經不近於常人,當時認為這不正是一個邪惡角色需要的嗎?所以我很欣然地附加這項設定。閹人這一性質則不僅是因為刻意追求獨特性,同時也代表著我最初設定的想法:
我就不信公會之中有人會願意把自己的本命男性角色設定為閹人!

一個不會去顧忌他人,也不需要為了什麼人而去受到約束,他不可能留下血胤,也意味著不存在家庭構建,身外之物除了兵刃之外無可憑依。

他,將會抱持著奴隸軍士的獨身主義,謹守著營房之外無親人、軍門之外無兄弟的戒律。在這奴隸軍士已經成為過去名詞的現在,除了自己,再無可信任者,以一介孤身在這世界闖蕩,以殺手的身分遂行其凶狂惡意。

另一個原因則是因為我對於奧斯曼帝國新軍制度因為新軍得以娶妻,由於能夠將職位傳承與子嗣,導致新軍不再是依靠能力而是血脈獲取資格,最終,一度令歐洲人恐懼的新軍就此腐敗、崩毀感到可惜。作為伊斯蘭世界唯一能夠讓歐洲人恐懼而震顫不已的國度,奧斯曼帝國最終因為改革失利而淪為歐陸列強的犧牲品感到嘆息,
這份情感多少想要藉由在這網路公會裡以改變新軍制度這點得來些許緩解,所以我在普希蘭茨的背景設定中,將這取自於奧斯曼帝國與馬穆魯克埃及的制度,附加了必須將充入兵團訓練的男童閹割的個人設定。


不過即使如此,他仍然並不具備個人特色,在最初入會操作時,甚至沒有現在的色彩,一方面是因為入會前閱讀過的公會說明表明不建議新人創立邪惡方面的角色,這點讓我多少產生些許顧忌,以及上述所提到的對這新環境感到陌生,所以普希蘭茨最早的表現甚至接近於好人,當然(普通、好人)這並不是我所樂見的。
剛入會的那段時期我很想視為不願回首的歷史,我能說那段時間讓我很快樂,愉快的歪串以及這種操縱角色與人交流的模式,對於排解生活上累積的鬱悶情緒起到很棒的作用,只是當時在角色的表現上並不是非常符合我所想要的;會塑造成現在的形象,最主要的演變肇因於公會討論中歪串。

現在這個時期大概很難以想見當初公會的歪串究竟有多麼讓人驚訝,歪串偏題的討論在一切條件具備的情況下甚至能夠突破千串留言,甚至還聽過在其他公會有留言數過多導致系統當機的情況發生,自此之後公會留言系統便被限制在999串。

在公會中閒聊歪串時,和其他玩家歪串過程中發展的假想劇情下,不僅加深了普希蘭茨的食人形象,在歪串過程中顯然我並不是個合格的操作者,站在普希蘭茨的角度構思出凶殘的詞句,連帶的逐漸賦予普希蘭茨殘虐的形象,雖說作為操作者其實相當樂在其中,但是也造成一些困擾,因為不可能對其他會員的角色做出這種行動,這令我感到相當失望。

但是也讓我逐漸找到方法去如何操縱他:殘忍無情而對此毫不在乎。對於美的事物的強烈破壞慾念,他若看上某種存在或許就只是因為基於此種理由:【如果能夠徹底的破壞會出現什麼樣的景象呢?】就各方面來說,我很慶幸自己能夠參與到公會那段歪串的高峰時期,若不是經由那些過程,我是無法藉此增補、完善並得以操縱普希蘭茨這一角色。


不過,意料之外的改變其實不只這一點,至少我自己在創造角色之初,從來沒有想過普希蘭茨會擁有一個女兒,我原本是認為不可能有角色會喜歡普希蘭茨,無法成家就不可能有後面的選項,更何況一開始就加上閹人屬性,子嗣更加不可能存在,再說哪位玩家會打算在一開始就給主要角色設定孩子呢wwwww。
雖說是否具備繁衍能力這點在公會中並不重要,但是一個角色缺乏常人所擁有的能力這點在我的觀念中有其價值,不能因為這項能力在公會發揮不了作用,就認為這項缺陷對於角色毫無影響。

說到孩子,當我開始覺得愛妲的存在相當重要時,也開始為普希蘭茨添加了幾項設定,其中一項就是普希蘭茨的認知,他的認知之中只有能夠宰殺之人以及不可殺害之人這兩種分類,不可殺害之人包含其往昔兄弟與沙阿陛下及其廷臣與屬民,帝國臣民列入其中倒並非是因為同屬於埃蘭沙赫爾,而是基於這些臣民是陛下的資產。
沒有人可以對陛下的資產造成損害這一緣由,臣民在他的眼中並不算是人,而是更為低下的階級:產物,其之所以擁有不受侵犯的權利建基於他們是為了服務陛下而存在,當叛變發生之時,他所該做的就是殺掉眼前所見到的一切。

直到對愛妲產生感情之後,遂出現了第三個分類,孩童,這一分類同屬於不可宰殺之,而與女兒遷居入朱佩家後,其便擁有了第四個分類,家人,同屬於不可殺害之範疇,擁有愛妲後使得普希蘭茨在許多方面都為了能夠成為女兒的楷模而做出改變。

在愛妲面前普希蘭茨就像是一個舉止合宜的紳士,但是若是愛妲不在場的情況下,就算看著一群人對女性施予暴行,他也會完全不在乎的騎乘馬匹走過,他關心的只有家人的想法,至於會對生活產生影響的周遭人們則多少會盡力維持友好,畢竟若影響到他們也會連帶地對家人產生影響。

他不是一個騎士或紳士,但若必要之時他顯然能夠偽裝的相當接近。

當我開始重視起愛妲時,發覺若能夠以一名疼愛女兒的父親的心情去對串呢?那真是一項很棒的想法,一件殺戮機械因此擁有人性,對我來說開始覺得普希蘭茨有些像是一個人了。

不過普希蘭茨心中究竟在想些什麼,我一直無法掌握,雖然很多時候我都把他想成是自己在米德加爾特大陸冒險的分身,但是,在他的心理層面我始終無法將他視為除了自己之外的另一個人,可是普希蘭茨卻又不等同於紅染憐華,其實我對於他煩惱了相當時間。

普希蘭茨的存在本身即是純粹的惡,但是只要是人便有想法,以純粹之惡作為角色構建核心,這名角色究竟會如何去想呢?我想像不到,也無法提交出答案,對此感到迷網一段時間,這也是我入會中期開始便將心思放在操作者交流間的歪串的原因。


普希蘭茨在各方面來說都是一個運氣糟糕的傢伙,前半生與之自教導兵團便奮鬥至今的數位兄弟幾乎全數死亡,也失去了一生視為摯友的袍澤,他曾經是能夠指揮一個百人隊的百夫長,未來的晉升也因為宮廷中的關係,假以時日必然能夠成為晉陞體系中的一員,但是這一切都因為新任君主繼位影響,原先的地位、財產遭到剝奪,自己與一眾兄弟也因此遭到放逐,如果他在那時候選擇勸服兄弟逃往東方,或許他就不用面對這個痛苦,猶如埃蘭人的歌謠:「我們可以失去財富但是我們不能失去伊斯佩斯。」

他能夠承受失去名譽、地位、財產,只是即使如此他卻連自己的兄弟都無法拯救,如今卻必須逃向東方,對他而言他的前半身猶如一場幻夢,自夢境醒覺後一切已然失去。站在操作者的角度來看,他是個非常悲哀的角色,在他二十二歲前的人生幾乎等同於毫無意義,在那個平均壽命僅四十餘歲的社會中,他卻有一半的歲月都淪為空白,如果知道自己經過這些艱苦磨練卻必須面對如此結局,或許他會更樂意在最初的戰場,亞歷山卓中戰死,而他最後卻選擇逃亡東方,只因為摯友死前要他活下去。

曾經失去一切的他,對於戰爭抱持著迴避的心態,只要能夠保障他的所愛,他的決定必然是前往遠方。


評分:59.8,我一直認為自己沒辦法把他操縱的如我所期望的,使人感到震顫而兇狂,加上操作者的人生體悟中了解到,最悲慘的不是分數遠低於及格分數,而是距離及格只有些微差距的情況。




(此一形象為角色十四歲時的模樣,角色設定為六歲。)
愛妲.維德理希 普希蘭茨與操作者共同宣示:「誰都不能誘拐我家女兒!」
普希蘭茨與操作者意識上的女兒,也是造成普希蘭茨擁有慈父屬性的原因,
誠如前述所言,操作者在最初進行角色設計時,並未想到普希蘭茨會擁有女兒,
也因為如此其實一開始對愛妲其實並沒有抱著特別想法,
更別提會想去為她撰寫角色卡,畢竟是在進入公會不到十餘日的時間得到這孩子。

隨著一些對串進展後,我開始覺得有一個可愛的女兒是件很棒的事情,
逐漸會開始讓她和普希蘭茨出場,不過依然沒有撰寫角色卡,
說起來因為角色關係發展到讓我想要紀錄時,
我卻已經忘記當時究竟是怎麼託付到普希蘭茨身邊的迷你觸手擬人生物(女),
就連角色卡也是在普希蘭茨創造之後接近兩年後才撰寫,
但是愛妲似乎是在我剛入會沒多久就在普希蘭茨身邊呢......
在此之前只有片段對串會提及這孩子,我逐漸開始出現考慮為她撰寫角色介紹的想法,
不過苦於找不到符合的角色形象圖片呢,
這個角色如今在我的想法中、對普希蘭茨而言就像是救贖的存在,
是他在失去所有之後的最後支柱,一旦永遠的失去愛妲,那也就是他步入死亡的時刻。

假想劇情:
「拉奇昂啊,活著究竟是為了什麼?
這一路走來我失去了你們,失去了那些辛苦得來的地位,
失去積蓄多時的資產,即使如此我也沒有放棄,
『活下去吧艾普,你不能夠死在這!』因為你的這句話我才來到東方,
我在這找到了活著的目標,如今這份希望,這個讓人憐愛的生命也被奪去,
如果活著必須如此痛苦......不如就讓這一切在此終結!」
本應煥發著銀白光芒的短劍,剎那之間染上鮮豔的紅色,赤紅的血液如同溪水般潺潺流下。


普希蘭茨被這個純真的小生物的諸般反應所吸引,試著想要讓她開心,
學習、觀察所謂的【家庭】,並將之付諸實行。
『我是想要殺死你的人啊,為什麼你仍然願意在恐懼的情感下關心我呢?』

普希蘭茨最初抱持著想要支解愛妲的殺意,
那是希望徹底地就近觀察著曾與自己生活的稚嫩孩童遭到殘酷對待時,
會產生出什麼樣的反應的觀察慾望,純真的愛妲就算無法探知普希蘭茨的想法,
也多少感受到從普希蘭茨隱含在外表下,淺微散發的凶狂氛圍並因此產生恐懼,
普希蘭茨也知悉愛妲的確存有畏懼情緒,本是抱持著享受的心情觀察著,
但是對於愛妲就算害怕仍然關懷自己感到好奇,並逐漸接受這種奇妙感覺,
直到發覺時,普希蘭茨已經將帶愛妲到公園,看著她和其他孩童遊玩視為必須事務,
愛妲若是開心時自己也會感到滿足,想要讓這個小生物感到快樂,
開始慶幸自己並未按照原先的想法動手,並會對愛妲遭到不合理對待時感到憤怒的情況。

愛妲(當時使用的名字是小東西)猶豫地拿起筆記本,
翻開來的那一面寫著線條圓滑的可愛字體,
似乎是考慮了很久的模樣,終於鼓起勇氣將攤開的筆記本遞到普希蘭茨面前:
【叔叔,請問小東西可以叫叔叔把拔嗎?】
對於突如其來的要求感到驚訝,卻又欣喜不已,
那是在公園、市集、廣場、餐館見慣的親子之間的稱謂,
毫無隔閡的年長者與孩童的親暱互動,在這段時日的相處下,
這種關係是令普希蘭茨憧憬而神往,他是如此的渴望自己在愛妲的心中能夠擁有這樣的地位,
而這份情感卻擔心著倘若女孩拒絕的可能而無法說出,
能夠毫不在意肆行屠戮的他對於所愛的存在的表現,相形之下顯得笨拙許多。
男子就像是看見一直希望從女孩口中得到的答案般,高興的將女孩擁入懷中溫柔地擁抱著,
語氣像是帶著感謝又開心說出答案:「當然可以呢,我的女兒。」。

不過即使如此,我仍然沒有為她正式取名,依然沿用最早無意間使用的名稱:小東西。
直到一段時間後,我開始在想到底該怎麼朝哪個方向塑造她的個性時,
想起自己一直有在閱讀的漫畫《潘朵拉之心》
(被作者硬生生地拆CP,大概是僅次於作者病死的惡夢。),
主角奧茲的妹妹愛妲,童稚時期的模樣非常讓我喜歡,
期許著愛妲(小東西)也能成為像(潘朵拉之心的)愛妲這樣溫暖的孩子,所以以此命名。


愛妲的主軸即是微弱而溫暖的光,讓這份光芒逐漸茁壯綻放即是我對操縱愛妲的想法。
在父親的刻意影響下,愛妲擁有的是相信著他人而不會去懷疑的單純心靈,
即使世界並不是如此的美好,但若要讓女兒開始接觸世界險惡的一面之前,
就必須為女兒建立出單純堅定的價值觀予以應對。

普希蘭茨並不希望讓愛妲面臨與自己相同的痛苦:
「能走上這條道路的不是逼不得已,便是性情乖僻扭曲的傢伙。」
希望女兒能夠健康快樂的成長,並且遠離他曾經所走上的那條道路,
愛妲未來不應該就像自己的人生一樣轉瞬成空,又或者在殺人與被殺之間掙扎求生。


評分:樣本數過少,無法評斷。就算有分數也絕對不高。
是的,雖然在入會一年左右我便很喜歡愛妲,並開始認為愛妲非常重要,
但是愛妲幾乎是作為普希蘭茨出場的附屬人物,
加上我一直覺得扮演小女孩是件非常讓人害羞的事情,
所以幾乎沒有讓愛妲獨自出場的情況,要怎麼去揣摩愛妲的想法更是一件難事,
即使每個人都有童年,但要如何去維妙維肖的表現童年則是一項難題,
另外一個少出場的原因則是,我一點都不放心在沒有普希蘭茨陪伴的情況下,
讓愛妲獨自在街上與其他玩家的角色對串交流啊!
而且又覺得一次操縱兩名角色是件相當麻煩的事情,這更降低了我使用愛妲出場的可能性。
豆沙麻糬、半熟雞排、西瓜刀、草莓大福是例外,這幾個角色除了西瓜刀,
在創作時都是定位為不需要絞盡腦汁想出優美敘述的角色。
西瓜的退會讓我也失去操縱西瓜刀的心情,韓信為高帝所縛,
信曰:「果若人言,『狡兔死,良狗亨;高鳥盡,良弓藏;
敵國破,謀臣亡;西瓜去,刀刃隱。』天下已定,我固當亨!」
上曰:「人告公反。」遂械系信。至雒陽,赦信罪,以為淮陰侯。。



我很感謝天樞林慎語將愛妲託付給普希蘭茨,
感激天樞允許我將愛妲的種族從無面者分離體轉換為人類,
並添加了其他無面者分離體不會有的改變,
例如無法說話、髮色、長相(應該說通常會接近於林慎語)等等,
若沒有愛妲的存在,那普希蘭茨也就只是一個神經病不知道為什麼而活的可憐人,
擁有一個目標並且為此而活,是件很棒的事情不是嗎?



註一:Devşirme,德夫希爾梅,土耳其語字面涵義為收集
別稱血稅,又稱進貢的血,奧斯曼帝國強制徵召在其治下的巴爾幹地區基督家庭男童,
將之充入新軍兵團加以培訓為精銳,並將其轉化為伊斯蘭信仰者,
訓練札實與綿密長久而完整的教育課程的緣故,
這一制度為奧斯曼帝國提供了許多人才、學者、官僚、將領,甚至帝國宰相,
也由於帝國中充斥著這類新軍由於才學而被任用、佔據高位的情況,
甚至引起了伊斯蘭信仰者的不滿,抱怨帝國對待這些改宗者比對待原生伊斯蘭信仰者更好。
新軍的腐敗源自於開放娶妻,這一開放導致新軍來源不再是經過選拔的優秀男童,
而是那些依賴血緣獲得地位的子弟,新軍就此失去往昔驍銳日漸腐化,
甚至一度演變為社會敗類都能夠藉由金錢進入這一組織,
引起了在舊制度下選拔的新軍痛斥,告知素檀,陛下不需要這些人渣,
「波士尼亞和阿爾巴尼亞地方,還有一些人......其子息,勇武而剛毅......」
但是這一建言來得太晚,也無法改變新軍體制的崩壞,
這一制度最終由於腐化對帝國政府產生負面影響,以及威脅到素檀而遭到廢除。

素檀:sultan或稱soltan。一般翻譯「蘇丹」,
在中古漢文史料,較精確與文雅的音譯為「素里檀」或「唆里檀」,
又譯作「算端」,宋代稱作「大食層檀」。
此辭與非洲的Sudan(譯作蘇丹)國,完全無關。
後者中間無/l/音,國名字根為阿拉伯語的「黑色」[sud],意指人民膚色黝黑。
前者的字根為亞蘭語的sultana〉selet,統治的意涵。


順便在這說明一個仔細思考就會發現的問題,
按照公會設定,阿斯嘉特位於米德加爾特大陸之上,
憑什麼一個角色能夠從敘利亞東行到阿斯嘉特?

對於這點我的看法則是中國被移向更東方,中間則由阿斯嘉特所在所填補,
算是非常粗暴而不細緻的處理方式,不過所幸公會是以自由開放政策去對待每位玩家,
對於角色背景並未多做限制,讓我能夠以這種方式來進行角色設定,
我對於官方的設定一直都是屬於選擇性接受
另外一個原因則是最初的設定是普希蘭茨效忠的國家在米德加爾特大陸的西端,
屬於一個信奉新月宗教的國家,但後來考量到自己並沒有這樣的能力,
也無法繪製出地圖,最後便決定以中東作為背景設定。
我無法接受戰爭所造成影響能夠在這麼短時間內消失,
以及普希蘭茨的經歷使他絕對不會希望再次捲入戰爭,將會為此選擇逃離,
這一點使我決定選擇性忽略阿斯嘉特近期面臨戰爭的設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印象中大概是一年半前吧?,曾和叉希討論過我想打一篇角色分析文章,
前一陣子看到羽月霜飛羽月影暗月的角色分析文時,讓我產生撰寫這篇文章的原因,
總算是在今天完成了當初承諾過的事情,也差不多接近自己入會的三週年了,
本文只概略介紹、分析普希蘭茨和愛妲,雅信因為對串數不到五次沒有資格列入分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4139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

留言共 5 篇留言

Et布丁派
有啊,我的本命小海就身體方面的確是個...(被打死

05-19 20:55

紅染憐華
普希蘭茨是從有到無,海默爾是本身就無
那是原本身體的設定,他根本沒有被閹啊wwwwwwwww05-19 21:00
Et布丁派
當初在是否擁有該部位而猶豫半天,本來該是男孩的小海在我的私心及邪念下沒有了(# 結果而言是一樣@_@++(大錯特錯

05-19 21:07

紅染憐華
沒有那一部件的角色,我絕對不承認他是美少年(涕泣沾襟,不能自已。)。05-19 21:11
毒×林檎
「接近於好人(普通、好人)」
阿嗚、其實我在對串的時候不是很喜歡一群人初認識沒梗的時候
就拿甜食出來交流的河蟹場面wwwwwwww
雖然吃甜食心情會變好&吃甜食的都是好人(?)

但是對中立和邪惡陣營的角色而言
若不是別有目的,拿著甜食開朗無邪的和樂融融就輸了阿XDDD
起碼對我自己來說是已經沒梗和崩角了嗚嗚嗚
所以沒有負擔能夠良好扮演惡役的操作者,真的很棒wwwww

05-19 21:27

紅染憐華
同意(不斷點頭),一開始加入公會時,我就有過幾次這種狀況,
事後回想起來真是不願回首的過往啊wwwwwwwww
雖然無端和人戰起來很奇怪,但是突然就拿出食物交流,
感覺就像是大型家族團聚,只是彼此先前不認識,
然後開始討論起職業與工作狀況等等,新年回鄉見到親戚時會被問到的問題。
不過我覺得通常待上一段時間就會開始意識到這是種奇怪的狀況呢,
人誰無黑歷史呢(掩面)。

如果是想用這種方式讓角色要到對方的line或手機號碼,
在想盡辦法擁有對方或許是一個不錯的計策,
但是,要靠馬卡龍來換到line或手機號碼本身就是難以想像的事情,
可惜普希蘭茨已經有甜蜜的負擔了www
為了愛妲的言行身教而必須(在女兒面前)保持紳士。05-19 21:43
ナギサm(@人*)m
站在普希蘭茨的角度構思出凶殘的詞句,連帶的逐漸賦予普希蘭茨殘虐的形象,
雖說作為操作者其實相當樂在其中,但是也造成一些困擾,
因為不可能對其他會員的角色做出這種行動,這令我感到相當失望

我也好失望啊!!!!!!!!!!!!!!!!!!!!!!(身為大隻的操作者而言),不能讓大隻更殘虐好可惜啊!!!(雖然一半都要歸咎於本人的罪惡感)

05-19 21:35

紅染憐華
一旦做了,那就是徹底與角色的操作者結仇了,
如果破壞香甜好吃的角色,毀掉其他操作者的心血罪惡感湧上那也是一種心理壓力,
沒辦法撕裂掉見到的美麗事物那真是非常的遺憾與不捨啊(哭泣)。05-19 21:46
ナギサm(@人*)m
(越是香甜好吃的東西就越是想要親自吞吃入腹啊QWQ

05-19 22:02

紅染憐華
但是,不能做啊,維持這種想要毀滅目標,
卻又不能破壞的惆悵感也好,至少還能看到那個角色的可口發展。05-19 22:0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6喜歡★g00700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嘗試】這,與我有什麼關... 後一篇:【RPG公會】愛妲的問卷...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geLuri故事更新囉!
清水BL校園玄幻小說〈時空魅影〉「〔卷三〕第十五章.樂園百貨慘案 (6/8)」更新囉!歡迎入內點閱┌(^o^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