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9 GP

[達人專欄] 【飛鳥】今日大小死神不工作!

作者:飛鳥│2015-05-16 18:56:00│贊助:118│人氣:1048





  嗅到了嗎?那死亡的甘美滋味。

  「……唔咕!?」驚懼的圓睜大眼,枯槁瑟縮於病床的青年僅有20餘歲,然而一身罕見疾病所挾帶的醫療痛楚卻日日夜夜折磨著他。他渴望一個解放——如今,『解放』劃破寂靜夜色、一襲玄黑,靜默的降臨於其枕邊。

  冰山美人——這個措詞似乎不太適合她,與其說是不溶之冰,倒不如言其為『不破深潭』,她就像一潭無法看破的死水,而那份死寂也映在她墨綠色的眼眸中:「死亡是好事。」她平靜的如此言,將那無機物般的面容湊近青年。

  「是涼爽的夏夜,可予公子安心休眠。」

  「!?」好近!實在太近了!耳聞誘人的鼻息規律奏響,青年漸凍之膚卻為那冰冷的呼息而發顫。女子俐落的黑色中長髮垂到了他的臉上,就像柔軟飄逸的薄紗與絲綢。在那甜膩的包裹之下,無血色的唇瓣輕吻上他的顫抖。

  「唔唔唔唔——」

  是羞怯嗎?青年下意識的掙扎扭動身子,卻被她纖玉的指尖安撫壓制而下。

  無法抵抗、無法動彈。於此刻,他才理解了,這份感情是『恐懼』,他仍害怕死亡。

  ……不想……死!

  「不……」只可惜,這求生的念頭漸趨漸遠,他的一切都受那安寧之吻剝奪殆盡。

  …………。



  「……。」筆挺的站直身子,女子面無表情的以白蕾絲手帕輕拭粉唇,她靜默下望病床上那已淪為空殼的肉軀,於此刻——她才第一次有了情緒上的表現,雖然不明顯,但那是皺眉的不悅:「為什麼……」

  皺眉皺眉皺眉。

  不悅不悅不悅。

  水的起點、死亡的本身,她是陰間逝命洪流的原點,也是死神的最上位者。

  她,黃泉的清算者——大死神潭淵幽玄。

  「我得……」最近,她有一個煩惱,尊貴如她卻有著天大的煩惱。

  捏緊手帕,手帕剎時化為腐膿之水,幽玄在黑暗病房內勾起陰森慘淡的笑容。

  歪歪腦袋,她的瞇眼微笑中充滿了令人寒毛直豎的冰怒:「親自做這種事……?」

  她有一個煩惱。

  那就是……

  最近小死神們都不工作!



  凜紅。

  死神資歷短淺,卻也是能讓人類稱之『歐巴巴』的年紀。

  雖說如此,但死神的年紀並不反應在外表上。烏黑亮麗的秀髮以中規中矩和式風格呈現,一雙紅眸雖然無精打采,卻還是充滿了青春洋溢的光澤;她看上去就像個十五、六歲的女孩,平靜、文雅,書香氣質濃厚。

  正如那書香色繽紛,此刻的她身著標準的艷紅色短和服,雙腿跪坐於茶色的椅墊上,秀手執筆,神情顯露認真而止波的寧靜;只見手起筆落,行雲流水的墨漸漸為白紙宣染上屬於凜紅的色彩……是一俊美的男性——

  深情擁抱另一絕美男子,兩者雙唇間還牽絲的繪像。

  …………。

  凜紅。

  死神資歷短淺,卻也是能讓人類稱之『歐巴巴』的年紀。

  最近,在女性向同人誌場……做為新人出道中,一詞蔽之——腐。

  「BL……超有趣。」平靜的,她喃喃道出不知羞恥的結論,並滿意的點點頭。

  「此等有趣足以讓姑娘棄工作於不顧嗎?」

  「對。」很自然的點頭應答了那幽幽迴音,凜紅在兩秒過後才愣然眨眨眼。

  很冷,不知不覺這日式小套房內的氣溫已然下降至冰點,昏黃的電燈忽明忽暗,在那劈啪碎響中,一雙纖白的手從凜紅身後探出;悄然無息,就如同詭動的蛟蛇般,靜靜攀上凜紅的肩頭,指尖似獠牙,貪婪劃過那微顫的細嫩白頸。

  「————。」頓覺雞皮疙瘩掉滿地,凜紅貓背僵直聳立,唇齒哆嗦迫使她整張臉擠成了『O~▼』的布丁顫抖顏,感受身後幽怨的冰息,與在自己肌膚上滑溜的濕潤觸感,凜紅終於坐不住了:「……!」

  「————!」張嘴發出無聲的尖叫,凜紅緊閉雙眼掙脫那份黏膩,隨後看也不看的持毛筆向後無雙亂舞!筆頭如鋒刃、濺墨如飛箭,墨水四散於房內各處的同時——也打在了那張如面具的冰顏上。

  潭淵幽玄,水的起點、死亡的(RY),此刻,被部下所揮濺的墨水畫成了花臉。

  墨點在死白的反差肌膚上格外顯眼,一劃墨軌割過眼瞼,如刀疤般浮現在綠瞳的上下側。幽玄靜靜的歪了歪腦袋,與戰戰兢兢睜眼的凜紅對視:「……死亡,是永不止盡的旅途……凜紅姑娘,就算妳身已死……」

  勾起嫵媚的微笑,黑絲倂角因歪頭動作被含入幽玄緊抿的嘴角中。

  「還是希望我能為姑娘精益求精。」



  咚。

  茶壺被恭敬放上茶几的輕響。

  盛滿了清茶的陶瓷杯具熱氣繚繞,幽玄以雙手捧之送入口中:「太燙了……」如此皺眉嫌棄數落,她眨眨眼望向跪坐於自己對面的凜紅;方才,凜紅為幽玄奉茶後,便一言不發的正坐於此,見幽玄總算望向自己,凜紅微微頷首。

  「幽玄大人……就算我已經死了,被抓起來當抹布擰,凜紅還是會痛。」

  「是嗎……」聆聽對方認真的抱怨,幽玄面無表情的點點頭。

  「是,還請不要事不關己的樣子。」

  「我沒有,對了……凜紅姑娘。」搖搖頭予以否定後,幽玄很自然的轉移話題。

  「?」而凜紅的抱怨也就很自然的被轉移開來,她眨眨眼,一臉呆傻的茫然。

  「為什麼……」揚手,屬於凜紅的漆黑死神巨鎌『紅月』憑空浮現,它安逸的被握於幽玄手中。這一幕看的凜紅張大了嘴,畢竟死神之鎌基本上只有相呼應的死神才能喚出:「都不去工作?」無視凜紅的驚訝,幽玄雙臂環抱紅月,如此言。

  「上司……給凜紅放假中。」

  「……哪個上司。」

  「直屬。」

  「他死定了。」

  「可是我們都已經死了……」

  「原來如此。」

  …………。

  面無表情的妳一言我一語,不知是死神們見過太多生離死別還是怎樣,這兩人的對談平淡到作者都寫不太下去。就好像拿兩根木棒對敲,只會發出『咚、咚、咚』沉悶的木魚音,而不會有『哇嚓批哩啪啦喀哩』的奈子音一般。

  所以,必然需要一些火熱的元素來滋潤這個故事。

  「!」當作者理解到這點的同時,才發現幽玄早已將臉湊的離凜紅極近了!都不用提醒,真是好孩子:「凜紅姑娘……世間,需要收割的靈魂有很多,休假,不行。」她是以掌心撐地,屈膝前攀的動作慢慢爬向凜紅,其妖嬌的身姿迫使凜紅偏開視線。

  「那……那個。」以半邊臉的眼角餘光輕點幽玄,凜紅雖然努力保持正坐的姿態,但身子已經微微向後傾預備逃跑了:「凜紅覺得工作就輸了……而且畫畫,很有趣。」做出了有點廢人的宣言,凜紅垂下視線。

  「……不想,成為更強的死神嗎?」迫近迫近迫近。

  「更強的死神,能做什麼?」後退後退後退。

  「……月牙天衝,之類的?」認真。

  「……不是很想。」認真。

  死沉的綠眸與無神的紅瞳相望,一言不發。

  咚——!

  不再多費唇舌了,幽玄一掌拍在已然後挪至牆邊的凜紅臉側,掌抵壁而冰顏緊隨,現世俗稱——『壁咚』。幽玄眼神冷冽的死盯著面頰泛紅、雙手捏緊置於唇邊支支吾吾的凜紅,冷言道:「那真是遺憾……受期望的新星只好在此含苞凋零了。」

  「請、請問……幽玄大人要、要做什麼呢?」

  「凜紅……姑娘覺得呢?」玉指輕探。

  「……!」滾燙的熱氣從那赤紅之顏散發,儘管已經整張臉側偏貼上後牆了,卻還是能感受到幽玄緊密的嗅息,因燒燙而誘發出的淚水湧上凜紅支眼,她用逐漸模糊的視線央求:「請不要……」



  「請不要拿凜紅的黑歷史出來……」無法正視!無法正視幽玄另手所持的原稿!那是自己還在人世就讀國中時所繪的插圖——骨架全毀、上色分崩離析,每個繪師都有的修業時代黑歷史,也不知道幽玄從哪裡搞到手的,總之……非常恥。

  應該說超級恥!

  「繪畫,奇異的興趣。」將黑歷史原稿從凜紅臉前抽開,幽玄靜默的跪坐翻閱著:「擁有進步、擁有精進,充滿活力……」言畢,她將原稿闔上,抬眼:「但,我們是澤淵之徒,是死亡與絕望——此等活動,並不適任。」

  「是要執筆……」左手一抬,套房內的電繪板自動飄到幽玄手上:「還是索命。」右手微揚,屬於凜紅的『紅月』再次浮現於幽玄掌心:「……僅能擇一,還請多加考慮。」擁有夢想的死神不能存在,因為她們會同情死者而誤大事。

  望著低頭深思不語的凜紅,幽玄充滿期待的加碼大放送:「而且……」

  足底水窪暈開,黃泉之水湧上淺綠的榻榻米,如湖泉般深不見底,而幽玄立足於此上,一把從中扯起兩條沉重的黑練,上頭各拴了兩名男子的魂魄,鎖有狗牌——其名『寶傑』與『時雨』,兩者像牽絲木偶般被幽玄操控的抱來擁去:「死神……也能看到BL。」

  ……玩弄死者簡直天理不容,但幽玄只是面無表情的以指操線,好像這一切理所當然般。

  「!」原本一直沉默不語的凜紅,在聽到關鍵字『BL』之際,馬上眼神發亮的抬起頭來,卻在看到這喪盡天良的一幕後,又瞬間沮喪的眼神死去:「幽玄大人……果然什麼都不懂呢。」第一次,凜紅用上了說教般的不敬口氣。

  「????」這突兀的改變倒也成功讓幽玄滿臉疑惑。

  「這兩個人……一點都不帥。」嚴肅的如此表示,凜紅重點完全放錯。

  「……原來如此。」而意外的是幽玄卻點頭接受了這理由,手一鬆讓魂魄回歸黃泉。

  放棄此舉,幽玄閉上眼,瞬間,黃泉之水被吸入地面。她還想著該怎麼說服凜紅,卻發現自己身子向後一仰,同時熟悉的『咚——!』聲從其耳朵兩側奏起。她眨眨眼,愣望壓在自己身上、滿臉認真將自己『地咚』的凜紅。

  「而且……凜、凜紅的夢想,是不會隨死亡結束的。」臉頰微紅的俯望幽玄,凜紅認真的如此表態,在那稚嫩的面容上,幽玄看見了自己無法理解的情感,唯有真切在世上存活過之人才有的『永不放棄』:「凜紅,會去工作的,但,不想放棄畫畫。」

  …………。

  「……這樣啊。」仰躺於地,幽玄的墨綠色眸子轉了轉,最後微微勾起淡漠的笑容。

  『咻——』僅是凜紅的眨眼瞬間,深黑色的苗條型影已然從她身下消失。僅留下趴伏於地一臉茫然的她;在寂靜過後,凜紅緩緩站起身子。她不知道自己該理解成幽玄同意了、又或是不同意,但……她仍然會堅持夢想。

  因為,這就是人類啊。

  這就是幽玄一直想理解的人類。

  「……好。」有靈感了,凜紅支眼閃發燦光:「這次,畫肉圖48P。」

  ……雖然,這夢想有點外道就是了。



  叩。

  放下『完售』的立牌,凜紅坐在空無一物的白桌後,長長呼了口氣。是同人展當天,很順利的,以不怎麼響亮的名氣將初刷全部售完,這對自己來說是一個肯定,也算一種榮譽吧,想到此……她反而掛上有些悵然的神情:「可惜,沒得到幽玄大人的同意。」

  「……所言,什麼同意?」



  驚訝的鬆開眸子,才剛睜眼凜紅就完全僵住了,她掛上『O△▼』的呆愣,靜靜望著眼前秀長黑髮雙馬尾的女人,她一襲橘黑相間的哥德蕾絲裙,頭帶橘紅色髮箍,右眼紅眸而左眼內為詭異的時鐘刻印,這奇異的裝扮正是現今當紅動漫角色『時O狂三』。

  然而,那人卻沒有此角色所附有的狂氣,反而是一種冰冷的沉靜:「調查,確認融入此場合所需的裝扮,但,反而變的顯眼。」幽玄微微撩起裙襬,低頭下望的同時身後鎂光燈不斷,原來會場大半的攝影師都前來一親芳澤了:「真是失算。」

  「幽……幽玄大人?」頭上的蝴蝶結抖了抖,凜紅依然沒能從愣然中回過神。
  
  「……看來,很順利。」反倒是幽玄,望了眼桌上『完售』的標章後,微微勾起淺笑。

  「啊……」聞言,凜紅面頰微赤的點了點頭:「是,託幽玄大人的福。」說著,她像是想起什麼似的,有些手忙腳亂的翻找自己帶來的背包,最後,從其中找出一個本子,恭敬的雙手捏緊遞向幽玄:「凜紅覺得,幽玄大人會來,所以……」

  這正是此次完售的同人誌所餘下的最後一本,凜紅特別為幽玄留下的。

  「是嗎。」見此,幽玄毫不推辭的接過本子,微微歪了歪腦袋:「離夢想更進一步了?」

  「……是!」第一次,有些激動的雙手撐在桌上立起身,凜紅露出顯少可見的認真笑容。

  就算身已死,人們還是有追求夢想的可能。

  今日,大小死神不工作。





  「無法理解,看兩位公子互以OO捅入對方的XX有何有趣的。」

  「……幽玄大人,還請謹擇用詞。」

  「……?」





成為達人大大後 奈子都不跟我合作

總算用這句話逼的我們小奈子來跟我合作了!
好啦,總之感謝奈子的插圖,大家可以去瞻仰奈子的威容ㄛ

希望各位會喜歡這個故事!謝謝!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3844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幽玄|死神|BL|GL|黑崎一護

留言共 9 篇留言

ĆÄŤ (ง ᐛ )ว
你已經死了。

05-16 18:57

賽菲洛斯
能學到最後的月牙天衝嗎

05-16 19:01

伊祁青歲
不要帶壞幽玄啊啊啊!!!(痛哭

05-16 19:02

日常吸QN 冰玥
幽玄玄好可愛////(住手

05-16 19:23

黑い影
不要變成天衝廚阿,那傢伙太嫩了!!
不過狂三裝扮的女神好棒WW

05-16 19:39

嗚喵喵
幽玄大人啊!!!!(流涕

05-16 21:09

虛無
幽玄大人,恭喜您的同時,也歡迎您開拓了全新的視野!(熱情的握手)

05-16 21:10

靜辰
還真的合作了喔 ㄏㄏㄏㄏㄏ

05-17 00:45

央夜-撿到槍模式
果然還是該搬出卍解才有吸引獵(誤

05-17 21:5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9喜歡★jay82011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冒險者養... 後一篇:[達人專欄] 【冒險者養...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