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有錢沒錢撿個情人好過年۞ 第二章

作者:LUCIFINIL│2015-05-16 07:55:48│贊助:32│人氣:138

收拾起悲傷的心,帶著簡便行李以及母親骨灰罈的鈴司,撘著飛機風塵僕僕的從北海道 來到全然陌生的台灣。

長的俊俏的他,甫一上飛機就受到空姐們的熱情服務,而他也樂的接受,希望藉此暫時忘卻傷悲。

漫長的搭機時間,就在美女們殷勤招待以及聊天搭訕下,不知不覺的渡過了。

當提醒乘客們即將降落的廣播響起時,他望向窗外,抬頭看著那潔白的雲層從視線中漸行漸遠,一顆心這時才惶恐起來。

「父親……對我而言真是遙遠的名詞……他,會是怎樣的人呢?」

從胸前口袋掏出那已經泛黃的老舊相片,鈴司直盯著那上頭的人兒。

「你……會記得我嗎?會承認我嗎?會接受我嗎?」

他不由得自言自語起來。

「我唯一的親人,我來找你了……」

小心翼翼把相片放回口袋後,鈴司再度望向窗外,這次則是低頭看著那即將踏上的島國。

映入眼簾中的那些許許多多、各式各樣建築物的屋頂,正無聲的對他訴說著:歡迎來到台灣!

結束通關,領取行囊並踏出機場大門後,他便身處在人來人往、車水馬龍的熱鬧大街上。

相對於一旁有親人、朋友特地來接機的幸運人們,隻身一人的他更顯得孤單。

「呼!真熱--」

已經習慣北海道 涼爽天氣的鈴司,拉開領口抱怨著。

但此舉卻不經意的露出他那迷人的鎖骨,並因此讓附近的一些女性突然心中小鹿亂撞起來。

不過,他本人毫不自覺自己才一下飛機就開始招蜂引蝶了。

「接下來……」

他拿出母親遺留給他,寫有父親住址的紙條,接著攔了一輛計程車往目的地邁進。

經過一小時半的車程後,計程車終於在一片廣大森林的入口處停了下來。

盯著那高聳的雕花鐵門,以及鐵門後那一望無盡的綠意,鈴司滿腦疑惑的開口問著。

「先生,你是不是看錯地址了?這兒似乎是座公園吧!」

「就是這兒沒錯呀!這正是台灣頂頂有名富商巫和懋的住所!……小兄弟,你跟他是什麼關係呀?」

司機用打量的目光不斷注視著鈴司。

「我?……我只是來應徵工作的。」

在尚未見到父親前,還是不要隨便承認我是他的兒子吧,免得招惹不必要的麻煩!鈴司謹慎的回答著。

「原來是這樣!」

司機點了點頭,絲毫不懷疑他所說的話。

「請問車資多少?」

「算你整數900就好!」

鈴司拿出錢包付清車資後,便背起行囊下車往鐵門方向走去。

待計程車消失在小徑的另一頭後,他才按下鐵門旁的電鈴。

「奇怪?怎麼都沒人回應?」

空等許久的鈴司,不耐煩的輕推著鐵門。而這一推,鐵門〝吱呀〞一聲的被開啟了一個縫。

「欸?沒關!」

這下不用再苦苦等候下去了,就這麼直接進去吧!鈴司把握著大好機會往主屋邁進。

他一邊走著,一邊為沿路上修剪整齊的矮樹、造型別致的雕像、精心栽種的花卉所深深吸引、讚嘆著。

「景觀設計的真是華麗中不失優雅、美觀中又有巧思,可見我那未曾謀面的父親,審美觀還真是不賴呀!」

也難怪會對母親一見鍾情!雖然她性子是烈了點,但棋琴詩畫樣樣精通,是難得碰到的知性美女!

如果父親不是那麼花心的話,他倆應該會是人人稱羨的夫妻呢!可惜呀可惜……鈴司搖搖頭哀悼著。

走了大半個鐘頭後,他終於看見前方不遠處出現了房子的蹤影。

「終於要到了!」

鈴司加快速度朝目的地奔去。

到了大門口,他赫然察覺宏偉的金屬門竟然是半開半掩。

「奇怪?這麼大的豪宅怎會沒有任何人煙?」

踏進宅邸後,昏暗的大廳透露著不尋常的氣息,令人毛骨悚然起來。

「有人嗎?」

鈴司扯開喉嚨大喊著,不過並沒有人回應他,有的只是陣陣的回聲罷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他納悶的思索著。

突然,一陣細微的腳步聲從2樓傳了出來。

「樓上似乎有人……」

於是鈴司慢慢的步上樓去。

「你是誰?在幹什麼?」

當他發現一個人影正鬼鬼祟祟的在一間房內翻著東西時,顧不得自己也是不請自入的人,猛然的朝那人大喝一聲。

「你又是誰?」

一名老翁直起身子,透過老花眼鏡仔細的瞧著鈴司並反問回去。

「我是屋主的兒子!」

鈴司不加思索的回答著,並心想:這偷兒還真是鎮定呀,沒有一絲慌張!台灣的治安竟是如此糟糕?

「你母親莫非就是小島晴子?」

突然,那老翁訝異的直指著他問著。

真是太好了!要是腦瘤末期而呈現彌留狀態的巫先生知道他的孩子已經長的這麼大且回到台灣來找他,說不定會迴光返照、清醒過來!他由衷的如此期盼。

「你……怎麼知道?」

鈴司瞠目結舌的看向他。

「有什麼東西可以證明你真的是晴子的小孩?」

畢竟是實事求是的律師身分,所以他還是慎重的問著。

「你憑什麼要我拿出證據?你又是誰?」

鈴司戒慎的盯著他。

「對不起!忘了自我介紹。我並不是什麼可疑人士,我是你父親的專屬律師,敝姓陳。」

他趕緊從懷中掏出名片遞給鈴司。

「陳律師你好!我是小島鈴司,叫我鈴司就可以了。而這是我的證件跟我與母親的合照。」

知道對方不是什麼偷兒後,鈴司用燦爛的笑顏跟陳律師打招呼,然後從皮夾中拿出可證明他的確是晴子小孩的證據。

「嗯!看樣子你是本尊沒錯!……鈴司,現在趕緊隨我來吧!時間所剩不多了!」

「欸?什麼?」

後面那一句沒頭沒腦的話語頓時讓鈴司一頭霧水。

「跟我來就對了!快走吧!」

看見陳律師一副心急如焚的模樣,於是他便乖乖的跟在其身後來至停車場。

當他倆坐上一輛黑色的高級房車並逐漸駛離宅邸後,鈴司終於忍不住開口詢問著。

「我父親他……」

「等會你就能見到他了!」

陳律師簡短的回答完後就心無旁騖的專心開著車,而鈴司雖還是滿腹疑問,但怕會干擾到他,所以就不在繼續追問下去了。

此時,神色凝重的陳律師不禁暗暗的向上蒼禱告著:老天爺呀,希望你在多給巫先生一點時間吧,讓他父子倆可以稍微共享天倫之樂吧!
 
 
☆☆☆
 
 
陳律師擔心會來不及讓他們父子見最後一面,於是一上高速公路後便加快油門,以時速150公里奔馳著,那高超的技術令人想不到竟是位白髮蒼蒼的老翁在開車。

下了交流道後,他仍不減速的在車陣中彎來繞去的急駛著。

看見陳律師那種不要命的開法,鈴司冷汗直流的想著:天呀!台灣人開車都是這麼猛嗎?

「可惡!竟然前面在施工!只好在這下車了!」

因前方路段被封鎖整修中,陳律師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緊急煞車,並心想:不知時間來的及嗎?巫先生,你一定要撐到你兒子到醫院看你才行喔!

「還以為會沒命呢--」

當車子終於停下後,鈴司拍著胸脯慶幸著自己還活在這世上,沒有因此上天堂跟母親相聚。

「快、快、快--」

陳律師彷彿像要趕著投胎似的,緊拉著鈴司下車,並準備橫越馬路直奔至對面的醫院。

「有那麼急嗎?」

他納悶的問著,殊不知他父親已行將就木了。

「當然急!不快點的話……」

話還未說完,突然從後方傳出陣陣煞車聲,數輛警車響著警鈴團團圍住他們高級房車。

「欸?這是怎麼一回事?」

陳律師茫然的看著那下車後往他們筆直走來的幾位警官,搞不清現在是發生什麼大事的喃喃問著。而鈴司則是沒好氣的想著:飆那麼快,警方不取締才怪!

「喂!把駕照拿出來!」

其中一名警員口氣凶狠的要求著。

「駕照?」

陳律師還摸不著頭緒的反問回去。

「還裝傻!車速都飆到150了,是趕著去投胎呀!」

「原來是這樣呀!」

此時,陳律師才恍然大悟的拍著額頭。

「就是快要去投胎了,所以才開那麼急呀!」

此言一出,眾人莫不面面相覷,搞不懂他到底再說些什麼。

「他父親--」

陳律師一把抓著鈴司向警方咆嘯著。

「就是在台灣赫赫有名的巫和懋!」

此言一出,所有的警方不自覺的往後退了一步,臉上盡是驚訝神情。

什麼?那位已將近百歲的富商竞有個如此年少的兒子?!他們忍不住悲悽起來。

嗚、嗚、嗚,有錢真正好,不管多老總會有美女投懷送抱,就算已是一腳踏進棺材中了,還有辦法生出個這麼帥氣的兒子!唉……眾員警們唏噓不已。

而路過的群眾看到這一幕還以為警方開始身兼五子哭墓的差事了呢。

「他現在就只剩一口氣,再不讓他們父子相會就來不及了!」

陳律師無視警方的攔阻,執意帶著鈴司要穿越馬路。

「什麼?我父親他……」

「什麼?巫先生他……」

除了陳律師外,其他人當場愣在原地。

我才要來認親,竟然父親就只剩下一口氣?鈴司不願相信這個事實。

台灣首富之一的巫先生竟然已經不行了?看來這陣子一定會爆發嚴重的遺產爭奪戰!員警們有志一同的定下結論。

「所以我沒時間跟你們耗了!罰單明天寄來我的事務所!」

隨手丟出一張名片後,陳律師急忙拉著鈴司往醫院跑去。

一進到醫院後,倆人隨即搭著電梯來到坐落在醫院最頂層的超高級單人豪華病房。

一出電梯口,鈴司便被眼前走廊2旁滿滿的人潮嚇的啞口無言。

哇!要是在鋪張紅地毯的話,簡直就跟走星光大道 沒啥兩樣了!他忍不住胡思亂想起來。

「他們是?」

捱不住好奇心的唆使,鈴司向一旁的陳律師問著。

「噢,他們呀……」

陳律師推了推老花眼鏡,左右看了看後,便慢條斯理的回答著。

「站在我們左手邊的依次為你的大伯、大姑、二表叔、三叔公、五叔父、六姑婆……以及一堆的堂兄弟姊妹。」

拉拉雜雜說了一長串後,鈴司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也就是我父親的兄弟姊妹以及其小孩們就對了!」

「沒錯!」

陳律師快速的回話著。

「那右邊的呢?」

「右邊依次是你父親表哥的老婆的妹妹、你父親弟弟的女兒的丈夫、你父親姐姐的老公的表舅……」

比剛剛更為複雜,有如繞口命的關係讓鈴司有聽沒有懂。

「什麼?可以再重複一遍嗎?」

「簡單說來,他們是跟你有關係又似沒關係的遠遠遠遠親!」

陳律師在心中又暗地的加了一句:就是為了要分遺產才出現的豺狼啦!

「欸,陳律師你來啦!」

突然,其中一人發現了站在電梯門口前的陳律師,便趕忙向前熱情的向他打著招呼。

「他是?」

那人以戒備的神情死盯著鈴司不放,深怕又莫名其妙多了一位來分遺產的不速之客。

「他是巫先生失多年的兒子--小島鈴司。」

「什麼!」

一瞬間,所有的人立即轉頭看向那擁有繼承權第一順位,同時也是會毀他們發財夢的討厭鬼。

「大、大家好……」

受到眾人滿懷恨意及殺意的目光注視,鈴司不由得結巴起來。

「等會再讓你們好好互相認識,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讓他父子倆相認!」

陳律師排開眾人,不顧其他人那詫異的神情,急忙將鈴司帶進病房中。

當他見到那躺在病床上瘦弱的老人時,熱淚不自覺的滾滾落了下來。

「爸爸……」

不知是父子間的心電感應抑或是老天的垂憐,已經昏睡多日的巫和懋竟然緩緩的睜開雙眼。

「奇蹟發生了!巫先生醒了過來!」

陳律師不可置信的望著眼前這一幕感人的景象。

「你是……」

巫和懋虛弱的開口問向病床旁那紅著眼眶的年輕人。

「我是鈴司,小島鈴司!」

一聽到那無法忘懷的姓氏,他瞪大眼眸的仔細瞧著他。

「你是……晴子的小孩嗎?」

「是的!爸爸!」

一聲親情的呼喚,讓巫和懋凹陷的眼角泌出了淚水。

「在過來些,讓我好好看看你!」

鈴司隨即坐到病床邊攙扶起父親的身子,然後緊握著那因化療而宛如枯枝般的手。

「長的挺帥的嘛,女友一定很多囉!」

「哪有!還比不上你呢!」

鈴司故作開朗的逗著父親。

「你都知道啦?真是糟糕……對了,你媽呢?還是不肯原諒我?不願見我?」

「媽她……」

鈴司的眼神立即黯淡下來,緩緩的背包中掏出一個瓷甕。

「她在這兒……」

他小心翼翼的將瓷甕放在巫和懋的懷中。

「晴子?」

他顫抖的撫摸著那光滑的瓶身。上頭浮雕的薰衣草,艷麗的紫色在白色的空間中顯得更加絢爛,也更加刺痛著巫和懋的心。

「沒想到……妳竞先離我而去……」

他哽嚥的喃喃說著。

「晴子她……何時過世的?」

「今年的6月。」

6月?那不就才多久前!為什麼到死前都不肯捎點消息給我呢?就真的那麼不想見我嗎?

也罷!這一切也都是我自作自受!要不是我那麼花心的話,或許我們一家人過的會是另一種人生,而不是現在這種情況了……

「媽……因為不想讓你看到她病厭厭的模樣,所以執意不肯返台!不過,在她心中還是很惦記著你,交代我一定要把她的骨灰交給你,並希望以後能葬在一塊。」

鈴司像似看穿父親心中的想法,解釋著母親並不是不原諒他,而是想把自己最美時候的容顏永遠烙在愛人的腦海中。

「可是,就算變老、變醜,在我心中她永遠都是最美的,我真的很想在她面前好好懺悔,聽到她親口說原諒我……可是……這已經是無法實現的夢了!」

巫和懋老淚眾橫的哭個不停,完全不在意別人的目光。

「爸……」

鈴司拿出手帕輕輕的擦拭著父親的淚痕。

「算了!反正我也差不多了,到時在另一個世界在向她乞求原諒吧!」

哭了一會兒後,他才釋懷的想開了。

「你也要拋下我嗎?」

鈴司明知父親的生命早已所剩無幾,可是他還是希望父子倆能在相處一陣子,就算多一分一秒也好,至少,不要現在就丟下他……

「這……」

已經將盡的生命燭光是不可能在倒回的,他能作的只是盡量在死前多陪陪這20年未見的兒子。

「我會努力撐到最後一分一秒才離開你的。」

巫和懋反握著鈴司的手,堅定的說著。

「現在,談談你和晴子這20多年是怎麼渡過的吧!我很好奇呢!」

「OK!當然沒問題!」

於是,鈴司把有記憶以來,跟母親相處的點點滴滴詳盡的告知父親,偶而還會穿插一些誇大的說法,把巫和懋惹的哈哈大笑。

「沒錯、沒錯!晴子就是這種人!」

「對呀!明明是個弱不禁風的女人,卻常常把彪形大漢罵的狗血淋頭!」

而且只是因為對方不小心撞到年幼的他,鈴司真是佩服母親當時的勇氣。

在徹夜的閒聊後,20年的隔閡彷彿消失在一瞬間。

而原本拖不過幾天壽命的巫和懋,奇蹟的多活了1個月後才在睡夢中離去。

鈴司雖傷心,但因早知會如此,所以並不特別難過。

「父親呀!升天後可別再花心啦!免得母親又躱起來不見你囉!」

站在倆人的墳前,他喃喃的說著。

「走吧!還有很多事要等著處理呢!」

陳律師在其身後悄悄的提醒著。

「我知道!再給我10分鐘吧……」

而這10分鐘,他就只是靜靜的凝視著那白色大理石雕成的墓碑,一句話都沒說。

「好了,我們走吧!」

鈴司眼中充滿哀傷的隨著陳律師的身影離開了父母的墳墓,然後來到了坐落於巫家專屬墓園其中一角,一間供家屬歇憩的木造矮房內。

一進到屋中,裡頭老老少少的人莫不轉頭望向他們。

「既然大家都到齊了,那麼現在,我要公佈巫先生所留下的遺書了!」

陳律師輕輕喉嚨後,才緩緩打開封死的文件,然後慢慢的唸著。

「我是巫和懋!當你們看到這文件的時候,也就是代表我已經不在人世了……」

此言一出,眾人莫不想著:廢話!不然怎會叫做遺書呢?

「首先,我親愛的娜娜、茉莉、小舞、茱蒂、百合、愛美、黎夏……妳們這些長年撫慰我孤寂心靈的美女們,我將給妳們每人100萬的安家費,希望妳們以後能過的幸福!」

一大串宛如花名冊般的女性名字,聽的在場人士紛紛心中既羨慕又忌妒的罵著:真是老不修!年紀一大把了還交那麼多女友!

而鈴司則是欽佩父親真是有情有義,對情婦真是好到沒話說。

「接著,扣除剛剛所贈與的部分,剩下的全讓我唯一的兒子--小島鈴司繼承。」

此言一出,眾人莫不紛紛低頭私語著。

「怎麼會這樣?難道我們這些辛辛苦苦照顧他的親戚都不能分到半點嗎?」

其中一位中年男子怒氣匆匆的站了起來,大聲的咆嘯著。

「很抱歉!我只能照遺書上所寫的做。」

辛辛苦苦照顧?如果趁巫先生昏迷時在他耳邊大聲討論著該如何分配遺產也叫做照顧的話,那麼豬都會在天上飛了!陳律師心中不屑的想著。

「那他名下的公司也全都讓他繼承嗎?一個小孩子怎會管理公司,這太荒唐了吧?」

另一位將近不惑之年的男人也隨即提出疑問。

「關於這一點……巫先生早已把名下公司的所有權讓給了他所信任的屬下,而唯一的條件便是好好維持公司的運作。每年的分紅除一部分給員工外,其他的全都捐給慈善團體。」

當陳律師一解釋完後,眾人因分不到一杯羹而傷心、難過、憤怒……,然後,一致把怨恨對象瞄準在鈴司身上。

「最後,鈴司還可以另外從我手中得到一把銀行金庫的鑰匙,裡頭的寶物歸鈴司所有。

以上,就是我在人世間的最後交代,所有人不得有異議!」

陳律師唸完後,便從口袋中掏出一把金光閃閃的鑰匙交到鈴司手上。

眾人欣羨又忌妒的眼神隨著那鑰匙的移動而漸漸加深。

「這是金庫的所在地,你自己去瞧瞧裡頭到底是什麼吧!」

再交付鑰匙的同時,陳律師偷偷塞了一張紙條到鈴司的手心,並小聲的叮囑著,深怕被別人聽到。

「我知道了!」

小心翼翼收好鑰匙後,鈴司好奇的想著金庫裡頭究竟會有什麼樣的寶物。

「今天的遺書發表會就到此結束,各位可以散會了!」

交代完畢後,陳律師和鈴司一前一後的離開現場,剩下的人互相對望後,有至一同的問著彼此。

「真要便宜那小子嗎?他把我們的份全都搶光了!」

「不然還能怎樣?遺書都寫的清清楚楚的,你又奈他何?」

「不過,我就是嚥不下這口氣啦!」

大家怨聲載道的抱怨不停。

「難道不能逼他把錢吐出來嗎?」

不知是誰冒出了這一句,頓時吵雜的人聲沉默了下來。

原來還有這一招!大夥心中同時浮出這個想法。

嘿嘿!接下來就看誰本領高,可以從那死小孩的身上撈點肥油出來享用!各懷鬼胎的一行人瞬間散會,若有所思的一一離開矮房。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380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7 篇留言

腐蛋
首先,我親愛的娜娜、茉莉、小舞、茱蒂、百合、愛美、黎夏……妳們這些長年撫慰我孤寂心靈的美女們,我將給妳們每人100萬的安家費,希望妳們以後能過的幸福!
XD挖靠

05-16 10:51

LUCIFINIL
有錢人就是小三一堆XD05-17 19:40
腐蛋
宇智波欽羨XD

05-16 10:51

LUCIFINIL
有錢真好XD05-17 19:40
就是愛貓
原來大大還有寫小說?!好看耶~以後會多關注一下p.s.把富商看成富奸(遮臉

05-16 11:59

LUCIFINIL
拖稿王富奸快把獵人畫完啦XD05-17 19:39
吳旻( °∀°)
這才看到貓大的小說! (笑

05-16 13:45

LUCIFINIL
這是貓姊姊年輕讀書時的無聊作品>''<

貓婆婆只會寫貓讀貓看貓愛貓養娃^///^05-17 18:31
吳旻( °∀°)
哀...錢果真是害人之物 實是無欲之人才好

05-16 14:09

LUCIFINIL
有錢好辦事

無錢寸步難行啊XD05-17 19:31
吳旻( °∀°)
也是~那還是有足夠的錢就好XDD"

05-17 19:33

LUCIFINIL
錢還是多多益善XD05-19 10:05
露莉
花名冊的部分真的快讓我給笑死了XDDDDD

07-16 13:27

LUCIFINIL
好色沒得救XD07-17 20:1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LUC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貓咪瓷偶真是萌... 後一篇:貓婆婆的可愛街貓...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ndy860428大家
各位好~本人小屋有單格漫畫,彩圖繪畫以及平常休息時的廢話等等,如果有興趣的話就來看一下吧~(´・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7:5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