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0 GP

[達人專欄] 【短篇】盲眼畫師

作者:妍│2015-05-13 21:31:56│巴幣:60│人氣:4772
(歌曲不聽會後悔哦,男主角的心聲,然後妍的本命聲音河圖##)

  程湘躺在榻上,依稀感覺到有誰拿著濕毛巾輕輕地替她擦拭臉龐上的汗水,她微微蹙起眉頭,想看看身旁的人是誰,卻連睜眼的力氣也無,努力了好一陣,終於睜開了一條縫,卻因為適應不了光線,只得又閉了起來。

  「醒了?」一旁傳來男子溫潤如玉的嗓音,然後聽到一陣衣裳摩擦的窸窣聲,想是男子走了過來,「莫急,不要一下子睜開,慢慢來。」

  程湘聞言,再次慢慢的睜開雙眸,還是瞇了好一下子才完全打開,映入眼簾的是一間不大的房間,而那男子就站在榻旁,眼尾上勾,鼻梁挺直,薄唇微挑,明明該是看起來輕佻的表情,在這男子身上卻有如謫仙般,宛若近在咫尺卻又有如相隔天涯的感覺。

  「你是……?」她微微蹙起眉頭,努力在記憶中找出這號人物,卻是一片空白。

  「果然。」男子沒有多言,依舊輕輕笑著,「我是凌清皓,妳昏迷多日,也不知什麼原因。」

  程湘細細看著眼前一襲白衣的男子,也沒有懷疑他,畢竟他若要弄死自己只怕早得手了。使了點力撐起身子,她逕自出了房間,發現這是個小小的別院,只有幾個奴婢小廝待命在一旁,幾個廚娘在膳房,便無他人,而那些下人一看見她,便恭恭敬敬的行了禮打招呼,怕是凌清皓早吩咐好了。

  她也不客氣,就坐到了桌子旁,開始吃起上頭一道道的料理,味道極好,又新鮮,她大概猜想得到凌清皓可能是什麼大人物,雖然排場看來不大,卻極有規矩,定是受了良好的教育。

  她向一旁一個感覺最順眼的婢女招了招手,那婢女立即走了過來,問她有什麼需要。

  「妳叫什麼?」眼前的婢女樣貌清秀,眉眼間給人一種靈動的感覺,程湘看了很是喜歡。

  「奴婢叫作柳黛,小姐有何吩咐?」

  「凌清皓是誰?」她也不委婉,質接的問道。

  柳黛微微一笑,眨了眨眼:「我們公子可是世人眼裡的醫仙呢!麒國有三仙:醫仙凌清皓,詩仙秦暖,妖仙花月。唉呀不小心就講出公子的名諱,小姐莫怪。」

  程湘搖了搖頭,打心底兒喜歡柳黛,繼續好奇的問:「醫仙以及詩仙可以理解,妖仙是……?」

  「武林前盟主醉老只收了兩個徒兒,其中一人便是花月,而花月那人,長得妖孽無比風華絕代,又武功高強,總之就是風靡全國,又因為他的長相給了他妖仙的稱號。他和我們公子感情極好,甚至外頭有人在傳他們有龍陽之癖呢!真是胡說八道。」

  程湘微笑點點頭,柳黛講話沒有修飾,聽起來格外活潑,倒是不像婢女,像江湖人。而那花月感覺上就是騷包一個,這樣一比,凌清皓似是勝了許多。她不再多問,柳黛也回到原本的位子,這時身邊一陣風吹過,凌清皓已在身邊坐下,他看著程湘,眼底似有訝異:「在問月的事?」

  「嗯,你們真是斷袖?」她偷瞟了凌清皓一眼,發現他嘴角微抽,看起來倒感覺有幾分人味兒了。

  「不是。妳認識他嗎?」

  凌清皓看上去有幾分認真,她也沒再開玩笑,仔細想了下,發現也是不認識的,對他搖了搖頭。

  「也是,若認識,怕妳此刻也不會問起了。」他沒再說話,屏退了要上來幫忙的婢女,自己斟了杯茶,品嘗了幾口,才開始和程湘講她身體上要注意的事項,講別院裡的規則,讓她想出去溜達便去,想離開也行,一切由她做主。

  「婢女的話,挑個罷,柳黛怎麼樣?」

  程湘點頭,柳黛相處起來特別親近,好像認識許久的人,讓她當自己的知己她也願意,那種尊卑的關係她不是很喜歡。若不是他提議要個婢女,她才不會想要,她可以照顧好自己。

  「謝謝公子!小姐,街上新開了間胭脂水粉的店兒,不知小姐願不願意去看?」柳黛眨了眨眼,本欲拒絕的程湘一見她那小樣,也噗哧一笑,允了她。

  凌清皓吩咐了備馬車,程湘搖了搖頭,她想走走,順便看看外頭,看看如織的人群,看看叫賣的小販。柳黛似是滿意她的選擇,笑得合不攏嘴。

  只是纔出了門,到了街上,柳黛便闖了禍,她將吃著的糖葫蘆失手落到了一旁經過的男子身上。那男子一身紅裳,眼前繫了根紅絲帶,是個盲人,一根玉簪斜斜的插在髮上,明明擋住了雙眸,卻不減男子的好看,或者該說,邪魅。他嘴角有個小小的梨窩,隨著嘴唇的勾起而露了出來,鼻梁如雕刻般,他能讓人感到惋惜的似乎就是他的雙眼。

  男子坐在輪椅上,推著他的女子睨了程湘一眼,立即將黏在男子身上的糖葫蘆拿了下來,聲音裡帶著些許氣憤:「主子,是位姑娘。」

  程湘略感抱歉的開口:「這位公子,我回去會好好管束婢女的,在此向您道歉了。」

  只見男子一怔,程湘在那個剎那似乎感覺到了他笑容裡的苦澀,可也是一眨眼,便恢復原本的笑容,他朝她的方向點了點頭:「不知是哪家的姑娘聲音如此嬌俏可人,若是壓在身下好好疼愛一番,不曉得會是何等滋味。」

  她不料如此絕色男子一開口便是這等不入流的玩笑,一股怒氣直衝腦門,開口就回:「一介瞎子,又怎能讓姑娘委身?想是不能身體力行只能耍嘴皮子。」

  男子身後的女子怒不可遏,正要怒斥,男子卻擺了擺手,不羈的笑著:「我叫花月,姑娘,不要把我忘了,我可是會傷心的。」

  程湘瞪著他離去,那人竟是花月?他怎麼會是騷包,他分明就是青樓小倌!怎會有人如此下流,實在令人噁心。

  「小姐……奴婢錯了……」柳黛弱弱的嗓音響起,程湘深吸了一口氣,搖了搖頭,表示不介意,她就當作被瘋狗咬了一口罷!只是她也沒心情遊街了,讓柳黛買了幾個包子便回別院了。

  「方才遇到了月?」纔進了房間,凌清皓便了跟了進來,他嘴角彎著的笑容比一早時真切了許多,「他人不錯罷?」

  程湘想起了花月的玩笑話,一惱:「我懷疑你袖子斷了!」

  這邊花月回到了庶酒莊,便下令不許任何人來打擾,才進了異香閣。他摸索著壁上的畫,一推,進到了書房,他熟悉的走到桌旁,沒有撞到任何東西,拿起一邊的筆和墨,在紙上畫了起來。不出多時,程湘朗朗的笑靨浮現紙上,明明只是單純的水墨,卻生動得有如真人在眼前一般,若是只見到了畫,想必不會有人知道這般細緻的畫作竟是盲人畫出來的,那該是對要畫的對象多麼熟悉才能辦到的事兒!

  「湘兒……」他低嘆,頰上的紅絲帶濕了一片,「妳說妳畢生的夢想就是用眼睛看看這個世界,瞧瞧繽紛的色彩,看看師兄最喜愛的紅色,方才,妳見到了,是不是覺得紅色忒好看?是不是覺得這個世界忒美麗?」

  記得小時,他剛入師門,師娘生下了她,她天生患有眼疾,須和活人的眼珠交換才能看見,後來,她因為看不見,師父無法教她習武,便吩咐他教她練些健壯體魄的虛招,她日日追著他跑,只叫他哥哥也不問他的名字。然後他們都長大了,她終於想起自己不知道他的姓名,他便告訴她。她叫自己不許在外流連花叢,叫他不要辜負別的姑娘,他便開玩笑此生愛的人唯有她,那是他第一次見到她臉紅,也是他第一次發現自己對她的心意。

  他們兩的感情好得連師父師娘都受不了,直嚷著要他們成親別在兩老前面晃悠,他們笑著約定要相守終老,誰也不負誰。只是她怕自己配不上他,日漸偏激,他不想要她難過,找來了最要好的朋友,將他的眼珠給了她。結果卻被她發現他打算做的事,她發現自己的愚蠢,可他已下定決心,即使她不願,師父照顧自己多年,於公於私他都會將眼球給她。所以他讓朋友下了藥,硬是完成了這事兒,即使藥的代價是她會失去記憶。他下令所有人不許告訴她關於自己的事,師父、師娘、朋友以及屬下都反對,他還是堅持。他不想讓她愧疚於他。

  今日,她陌生的語氣實屬正常,可他為何心痛如絞?

  *

  程湘在凌清皓的別院又住了幾日,多日的相處下來,她發現自己對凌清皓越發的信任了,不管是他的照顧,亦或是他的笑容,都使她備感舒暢。

  她和柳黛相處的也是極好,兩人之間的默契像是多年培養才能擁有的,今日,兩人又相視一笑,跑到城邊的餐館尋找美食,大啖了許多蟹黃包子,龍蝦,紅燒雞腿等等,回別院之時,程湘明顯感覺到身後不對勁,似是有人在背後惡狠狠的瞪著她,那眼神滿是殺氣,她拉著柳黛趕緊跑,那人卻不疾不徐的跟著,距離越來越近,近到她都能感受到那咫尺的殺氣以及刀子劃過空氣撲來的風聲,本以為命已至此,那刀子卻硬生生的不再往前,她雖感奇怪,卻也沒回頭看,帶著柳黛便奔回別院。

  一見凌清皓的笑容,便如癱軟了般,她整個人躺在榻上,驚魂未定的直喘著氣,最後還是凌清皓親自泡了安魂茶才讓她入眠。

  只是那晚凌清皓也沒閒著,他看著太監遞來的聖旨微嘆氣,又是一年一度的賞花節,聖上特別邀請醫仙,詩仙,妖仙隔日便前去欣賞,旨末還要求他帶上女伴,想是這些天程湘的存在已經讓皇帝知道了。

  他思量了一下,花月那廝本就好看,若是皇帝邀請,他更是會穿上好看的衣裳,讓人覺得他不負妖仙的稱號,而若自己帶了程湘過去,她或許會看到花月,然後心繫於他,即使她不記得了,仍和他相愛,那也是極好的事。

  隔日,凌清皓命人準備好服飾讓程湘穿上,便帶著她赴宴。她左顧右盼地,然後看見了花月,她撇了撇嘴,眼尖的發現他今日的臉色可說是慘白,無半分血色,身旁的凌清皓顯是也發現了,他飛快的走了過去,和花月講了幾句,她明顯看見他嘆了口氣,似是囑咐了他什麼,然後又走了回來,那神情甚是黯淡,她沒見過如此消沉的他,卻也不敢多問。

  程湘跟著凌清皓進了宴會,遠處的花月讓身後的女子推了進去,他讓她推他到了一個亭子下,唇角輕柔的向上勾起,若是旁人看見,定不會相信他就是那妖孽出名的花月,而只是一個樣貌出眾的深情男子:「我的小湘兒今日是不是很美?可惜永遠看不見她了,我從小啊,就喜歡看她穿漂亮衣裳,那是我最開心的時候。」

  女子噙著淚水,大力的點頭:「主子的眼光很好,她真的極美。」

  他也沒再說話,命女子拿了筆和硯台,就在亭子下作起畫來,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筆下的程湘卻是細膩至極,緞般的青絲宛若會發亮似的,驀地,他動作一停,劇烈的咳起嗽來,喉嚨裡的血阻擋不及,硬生生的在紙張上留下了點點血花,花月卻是不知,讓女子在宴會結束後將畫作送給程湘,只說是一點道歉的禮物,女子明明看見了上頭的血,卻也沒告訴花月,就將畫送了過去。

  程湘是在別院裡從凌清皓的手中拿到那幅畫的,知道了是花月遣人送來的,說是歉禮,她進了房間才細細的欣賞起畫兒,說也奇怪,那花月分明就是一盲人,怎麼能將她畫得如此傳神?她的目光掠過紙的下端,明明是水墨畫,怎地濺上了紅色顏料?如同綻放在雪地裡的紅梅,驚心動魄地突兀。

  程湘忽的想起凌清皓和花月講話的神情,該不會是……她一怔,低頭向那點點紅色嗅去,絲絲血腥味竄入鼻尖,她惘然,這花月,難不成是病入膏肓了罷?她又搖了搖頭,怎麼可能,距離初見他時才過了半月,他要怎麼將自己的身體搞得如此孱弱呢?她一垂首,腦中卻是閃過了一些聲音。

  「師兄哥哥,這麼多年了,你還沒告訴湘兒你叫什麼呢!」
  「湘兒想知道麼?哥哥的名字啊,是來自風花雪月裡的花月兩字,代表哥哥尋花問柳一夜十次都是不成問題的!」
  「師兄哥哥,連湘兒如此不懂事之人都知道不要欺騙別人的感情,這樣是很不對的。」
  「知道啦,哥哥此生只愛湘兒一人啦!」
  「知不知羞!」

  程湘呆愣,是哪兒來的聲音?為何是如此的熟悉?熟悉得……讓她想掉淚。對話裡洋溢的幸福似乎是已久遠的,遠得她想觸碰卻碰不著,明明知道那兒有什麼,她卻只能霧裡看花。再一低眸,目光就膠著在那幅畫上,她卻是再也挪不開眼光,入了魔似的。

  *

  程湘漸漸想起了一些的東西,有無關緊要的,有瑣碎零散的,但是就是沒有任何畫面,她所能憶起的就是一片黑暗,就好像她以前看不見一樣……她不再跟著柳黛四處玩,不再和凌清皓話家常,她就只是呆坐在房裡望著花月的那幅畫作靜靜回想,只是她還是想不起來很多事兒。

  「程湘,我來幫妳罷。」凌清皓的聲音淡淡響起,她沒回頭,只是頷首,下一霎那,銀光一閃,凌清皓手中的銀針已然迅速的刺過她身上的穴位。

  「師兄哥哥!我不要!讓清皓放開我!我不要看見了!我只要你!」
  「湘兒乖,這不是妳一直以來的願望嗎?哥哥沒有眼珠也是無所謂的。」

  程湘眼睛一睜,淚水卻是再也停不下來。原來,看不見的一直是自己,是花月給了自己眼睛,是他讓她看見美麗繽紛的顏色,她怎麼能憎惡他的玩笑話,她怎麼能嘲笑他的眼盲,她怎麼能讓自己厭惡他!

  她目光一閃,看到了佇立一旁的柳黛,她纔不是什麼婢女!她分明是從小和她一起長大的表妹!為什麼大家都要幫著花月瞞自己!程湘幾乎是瘋了,狂奔著就跑到了庶酒莊,只見裡頭哭聲一片,悲悽的氣氛瀰漫,那一直替花月推輪椅的女子就站在一邊,可她臉上也沒了表情,像只破布偶,直愣愣的看著灰白的蒼穹,看著跑近了的程湘。

  女子雙唇顫抖,眼淚撲簌簌的落下:「我不恨妳了……妳想起來了,想起來了主子就不會難過,不會吐血了……」

  程湘抬眸,看了寫著異香閣的匾額一眼,又是愣了一下,憶湘閣是麼?她怎麼能辜負如此深情的他?閣裡整齊無比,一絲灰塵也無,她眸子一轉,卻瞥見榻上臥著一人,以為他在休息,也不吵他,見了暗房的門開著,她身子一晃便進了去,只是一眼,她便久久無法回神,裡頭已經見不到任何一絲空位了,甚至連牆壁也看不見,裡頭滿滿的是畫著她的畫像,一顰一笑一嗔一怒,每個側首凝眸,每個低頭淺笑,她垂首,看見腳邊立著一個鑲金的箱子,她拂了拂上頭的灰塵,伸手打開,被裡頭的紅艷閃了眼,那是嫁衣,是紅燭,是蓋頭,原來,他早就想與自己成親。

  她走出暗房,卻聽見女子嗚嗚的低泣聲,伴隨哽咽的說話:「主子,你為她擋了那一劍值麼?似乎是值的,只是,搭上性命值麼?你每日畫圖,每日陪在她身旁,每日佇在城樓上,也不顧自己身體因為換眼留下的病根,這樣日日折磨自己,主子,她今天來看你了,她想起來了,你開心麼?這樣泉下有知,也是快樂的罷?」

  泉下有知?電光石火之間,什麼事都串起來了,凌清皓沉重的表情,花月蒼白的臉色,畫上點點的血跡,那次被追殺驀地消失的劍,原來是這樣麼?她瞪大眼睛,逕自走到了銅鏡前,執著地、痴狂地盯著那雙淺褐色的眼眸,那是他,唯一留下來的……

  程湘猛地從床上坐起,身旁的手機兀自放著音樂,男歌手淒涼真摯的唱著,歌詞是那樣的……

他畫著那個她到耳聾眼盲,而他再看不見他的姑娘。


…。…。…。…。…。…。…。 …。…。…。…。…。…。…。…。…。

有空的畫就聽聽歌吧,是先有故事才想到配這首歌的,但是真的是絕配啊TAT河圖的聲音和花月也是絕配啊(我絕對是在稱讚花月哈哈)不聽歌的話我會傷心難過哦,所以都給我聽!(###
之後要來寫個青樓系列,每篇都沒有關係,只是都是同一個青樓裡的女子發生的故事~~當作獨立故事來看也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3579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微笑妍|短篇

留言共 11 篇留言

莫言
寫得好棒!精彩喔!

05-13 21:41


寫得很好 音樂也很棒 好喜歡

05-13 21:47

羽乂
好看!

05-13 23:02

開坑女王悲劇魅影於風
她「纔」不是什麼婢女
是原本就這樣還是才?

05-13 23:03


吼吼吼)))為了部落殺豬刀 >< 不要打我

05-14 16:19

銀蓮花
好像是異體字吧,才跟纔

05-14 16:52

天口璃。佛系人生
早知道就不看了啦TAT我好傷心呀TTATT

05-15 21:05


作者賠我一包衛生紙QQQQQQQ

01-19 10:43


喔喔喔喔全部看完XDDD
我也超喜歡這篇
然後ㄚㄚㄚㄚ阿啊QQQQQQ

02-19 21:05


用了很多不同的啊XD
這篇我也愛[e12]02-19 21:09
霸子 (Box)
邊聽歌邊看哭嗚嗚嗚嗚嗚嗚嗚QWQQQQQQQQQQQQQ((((

04-15 23:33


謝謝qqqqq我剛剛看ㄌ一次自己也哭ㄌXD04-15 23:43
彌希
嗚嗚啊啊啊啊啊啊啊!!!!!
眼淚停不下來了啦QAQQQQQQQQQQ

08-12 19:4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0喜歡★nicole8807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閉... 後一篇:只是想講講話~...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wse93035大家
小屋更新黏土人文章!歡迎大家入內澆水OWO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5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