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達人專欄] Episode 7:義無反顧的背棄──浴火重生的決意

作者:猫羽朝歌│2015-05-10 02:01:11│巴幣:30│人氣:245




  艾比西見到了亞莎,在發生了這麼多事情過後。他其實本來只是想找到一個老師,以釐清當下的情況──他總之是見到了亞莎。

  亞莎依然一身潔白,是使著一手幾乎能以神術比擬的奇蹟醫術的白衣天使,此刻身側的氣場看來卻染上了幾分黯淡。

  不知怎麼地,艾比西直覺感到不大對勁。因毒素咳起嗽,猶豫著是否開口詢問、又該問些什麼的每個瞬間,霧氣仍在蔓延,即使體能極佳如他,本質上是人類,憋氣的能力仍是極度有限。

  醫官看起來是正要離開的樣子,背對校園的她注意到了曾向自己要求、學習過治療之理的學生,駐足,回眸予以一笑。

  那神情裡少了醫治銀狼時的溫暖,多了決絕堅定的冷淡。

  明明是和過往同等柔美,甚至可能更甚的笑容──艾比西在這一眼瞬間了解到為什麼自己單單只對多瑪興起熟悉感,而非眼前的醫官。

  「不想受傷,就最好不要跟上來哦。」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亞莎率先開口,指著不斷蔓延擴散開來的霧,彷彿能聽見從遠處傳來對此般異狀感到懼疑的學生們的驚呼,艾比西分不清她如此叮囑的意圖,是不想親手傷害昔日門徒?是仍心存可能微乎其微的情份於此處?抑或都不是,僅是拖延時間的戰術?

  「拯救你的學園或許更重要?」

  她終究是說完了話,並且沒留給艾比西回應的機會,馬上就邁開腳步。亞莎是非人,自己和她又有年資與經驗的差距,他不需思考也知道即便拔腿狂奔也絕對追不上那道逐漸消失的由白與金轉而融入黑的高瘦身影。

  這些舉止都指向一個方向:這陣毒霧是亞莎放出的,或許於此之前許許多多的異狀也是因她而起。

  然而,她的所作所為真是「惡」嗎?從那樣的面容中,艾比西找不出任何稱亞莎為惡黨的理由,她自信,她昂首闊步,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如十年前各自登基了勇者魔王的人那樣,他們只是堅持著行於自己打造而出的道路上。

  沒表現出落寞或憤怒或其他任何情緒,他瞇起眼睛,直至碧藍色的眸子裡再映不出亞莎,才終於對身旁的銀狼擺了擺手,他和好夥伴總能感知彼此的心聲,可能不是太準確,至少大致上能夠理解。

  「你想去吧?去道別,去說點什麼,或者說聲謝謝。」

  吩咐完,艾比西旋身面對學園以及環繞學園的毒霧,他其實自己也身在霧裡,動作的同時將毒也給吞進了肚子裡地、下意識吸了口氣。驚覺如此,他摀起嘴,吞下一口唾沫,忍著吐氣的衝動,才穩住看上去面無表情的樣子。

  銀狼已經跑遠了,遠處沒有毒霧。他開始天馬行空地想自己前一秒是不是應該決定去追亞莎。毒蛛小笑跳到他的手臂上,緊緊抓住他的舉動打斷了他的想法。偏頭一看能看見八隻小眼睛緊緊盯著自己,好像還有點生氣。

  「好、好,」他安撫小傢伙,「……我現在馬上開始想該怎麼做比較好。」


  ※


  銀狼佐樓追上亞莎時,她正斬斷和艾爾帕卡以及和過去的自己的最後一絲聯繫。藍色的身影隨著第一滴雨降下殞落在水裡,以血水灌溉的花朵並且綻放於地。對此,佐樓並沒表達什麼,僅是輕瞥一眼,轉而變回人形。

  這樣多少能方便對話一些。

  「妳好。」銀狼輕語,語氣雖輕,聲音卻大,頭頂稍稍垂下的耳朵出賣了他其實正於心中無聲地嘆息。亞莎顯然是對他存有相當的警覺心的,從動作,從眼神,佐樓看得出來,他於是高舉起雙手,表達自己並無意戰鬥。

  難耐的寂靜沒有持續太久,雨水落下及於土地的聲音就要跨越那個讓人嫌吵鬧的臨界點時,亞莎抹去尚未乾涸且滴落著的血液,開口:「我記得你。」

  「喔喔,真是榮幸。」佐樓稍稍放鬆了緊繃的身軀,組織言語:「相信妳記得我不是學生,我也沒有來這阻止妳、或者詢問任何事的意思。」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要追上來?」即便對方如此表達,亞莎也沒有放鬆警戒。她走在不期望被除了重要之人以外的任何他人理解的路上,而她也不容自己被阻擋,無論對象是學生或者不是學生都一樣。

  「這個嘛。」金色的眼對上紫色的眸,一次誰也看不透誰的交流,「想親口對妳說聲謝謝吧,之前的事,我們家的家主大人那時候是真的發了瘋地想置我於死地。」

  他語帶保留,亞莎聽得出來,「這樣,那真是謝謝你。」是相較於之前顯得冷漠非常的態度,佐樓由舉著手轉為雙手抱胸,改變動作時亞莎緊盯著他但沒有貿然出手,「你聽到多少?」她接著問,意指自己和那個曾經的學生的對話。

  「假如妳拋棄了一切,為什麼要這麼問我?妳應該是絲毫不在乎。」淋了一陣子的雨,他的頭髮全濕了,只有耳朵為聽清面前女性的話語如常地挺立著,「還有,假如妳真想走,為什麼要在出手了之後還在這停留?」說完,他指向倒臥在地上的少年。

  亞莎沒有回應,她僅只是執意等待銀狼的回答。

  在沉默了將近一分鐘後,「都聽見了,也都沒聽見。」銀狼讓步率先開口,亞莎投來女性特有能殺人的目光,他想起自己敬愛著的女人,補充:「我的聽力跟視力都比人類好。剛剛,我離這裡還有一小段距離,或許你們的對話進了我耳裡,或許我聽到了一些關鍵字,不過我沒記起來,所以我沒聽見。」

  「嗯。」單音詞的回應,亞莎顯然不很同意這樣的答案,她沒有禮尚往來地回應佐樓的問句,或許是銀狼的問題部分地刺痛了她藏在決絕認真的假象之下的真心的緣故,「你只是想說這些?」就時間面來講,她想走了。也不確定為什麼自己會停下來聽這頭狼說話,早在對高泉痛下殺手後過沒多久的那個時間點,她就該要離開的。

  「差不多吧。」銀狼應答,兩人間的氛圍似乎顯得輕鬆了些,他這時多看了一眼血泊中雨中目光漸漸失去光輝的少年,「妳不救他?」

  亞莎深深皺起眉,原本稍稍舒緩的緊繃再現,這似乎並不是個能提起的話題,「為什麼要救他?」

  「他是妳的學生。」

  「我警告過他的,你也聽見了,我也是如此警告艾比西……同學。執意要往我這裡來,這是他自己的選擇。」

  銀狼掀起布料少得本來就沒怎麼遮住腰部的上衣,之前受傷送給亞莎醫治的地方已經幾乎完全康復,「就算妳明明有能力締造奇蹟?」雪狼之主的全力一擊可沒那樣容易就能治癒。

  「這世上沒有奇蹟。」亞莎的話語裡,慍怒的情緒漸起,「如我無法救起畢維斯。如我的經歷。你聽見了我們的對話!」

  「奇蹟確實存在,妳的舉止以及話語救不了他的身體,卻能拯救他的心。」銀狼反駁,在極北的家鄉,一族一致認為他們一族的存在本身就是世界的奇蹟,「妳也救了垂死的我,不是……」

  亞莎擲出暗器,落在佐樓身前一公分的地上打斷他的話,是要對方閉上嘴別再說話的用意,「你說不阻擋我,我才沒出手的。」

  「我的確並沒有阻止妳的意思,只是想對妳說些話──妳該感到幸運,若是妳對艾比西出手,那麼我也不會有所保留。」亞莎於他來看不過百歲上下吧,是個還無須畏懼的後輩。若是亞莎有自己行於不正之途上的理由,那他當然也有。

  他是認真的,說出的也是真話。

  「……可笑。」只是聽見這話,亞莎卻是勾起嘴角,若單單只看這副笑容,確實是如之前那樣地溫和美妙。

  至此,對話終於無法再繼續。雨仍在下,越來越大,稀哩稀哩轉而滴滴答答地,成了終於顯得擾人至極的噪音。

  一場迥異價值觀的衝突,雙方根深蒂固的觀念使然,在根本上就無法結束。

  沒有人能夠讓步,沒有人可以讓步,沒有人願意讓步。

  亞莎是率先踏出腳步離開的。她雖警戒著佐樓,守信的銀狼確實如最初所說的並沒有阻擋。她的步伐極大、動作極快,不一會兒便再也看不見她。

  佐樓僅凝視亞莎離開的方向,雖有千言萬語,並沒再多說任何話。

  表達完最後的感謝,也做過了認為該做的規勸,他看向目光已經完全失去了光輝的少年一眼,又移開視線。他只在乎族人和艾比西,其他人是死是活於他並無任何意義,他接著轉身奔離,回歸夥伴的所在之地。


  ※


  艾比西咳出了血來。移開的右手掌心裡還沾著幾分鐘前咳出的逐漸轉深硬化的血。情況並不樂觀,從前的旅途裡他確實修習過解開業已得到的毒的方法,可沒學過任何驅散「毒霧」的良方。

  小笑在他的肩上跳呀跳地,似乎很著急,她耐自己的毒也耐他人的毒,但她並沒強大到能將這份能力出借給別的生命體。

  「沒事,妳再在我身上跳,才會跳出更多血來。」和稍早不同顯得較為虛弱的嗓音,其中仍是帶著寵溺,他其實可以先離開有霧瀰漫的區域思考戰略、找尋良機,或許是毒逐漸侵襲思緒的關係,他絲毫沒想到這裡。

  聽見這話小笑倒是相當聽話地不亂跳了。上次面對雅克能幫上忙她真的很開心,這時,面對為毒所困的艾比西卻什麼都不能做則讓她感到沮喪不已。

  「沒事,妳不要亂自責。」艾比西在不適間仍不忘關心自己的夥伴,雖然對人類是極其地冷淡,那只是虛偽的假裝而已,正是這份溫柔的特質,讓銀狼願意待在他的身邊。

  他隨手將血抹在自己的衣服上,髒了?再換或再洗就是。

  「不過這真的難搞……」即便撐著不吸進去,似乎這份毒也會從生物的毛細孔鑽進身體裡。霧氣這種看得見卻抓不著的東西,之於他實在毫無應對的能力,「我到底為什麼要淌這個渾水?」想到這,他忍不住吐槽自己。

  早在雅克要他們回去的時候就往回走不就好了嗎?銀狼不會反對的,也早就把小笑帶回家了。從向恩身上學的東西也夠多、夠重,對此他是著實感謝向恩的教導。多瑪、多瑪……多瑪畢竟不是姊姊,移情作用根本不應存在於他身上。

  那麼,艾比西‧伊涅席特為什麼要堅持至此?

  即使艾比西如此自問也沒有人能夠告訴他答案。他苦澀地笑了,甚而至難得地無視小笑疑惑的視線的地步。

  白色的毒霧仍四處瀰漫,無孔不入,聽得見越來越多執意進入學校的學生或者陷入恐慌、或者試著解決問題的聲音,在他以為自己已經極盡所能的思考,也無法想出任何方法的瞬間……

  或許是受到毒氣的影響吧。又或者是得知亞莎其實是一切的元兇──他畢竟並不認為能稱之為壞──的衝擊呢?

  有什麼線索──某份記憶──浮現於眼前。

艾比西,別怕。  

  很久以前,他曾經遇過類似的事。

  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了。或許是他成為候選人之前,甚至是姊姊還沒生重病的時候。

  那是一次共同出門的打獵練習,似乎有父親、姊姊以及自己……他們誤觸了雪山之神的地盤,勃然而怒的山神降下了神罰。逐漸逼近的神的惡意、不斷倒數著的將要流逝的生命,還有堅信姊姊的父親,以及不明地感到害怕的自己──

  那個時候,姊姊說了什麼?

你看,像這樣。  
光的本質是淨化,  
雖然有光存在就會有暗,  
但是如果沒有暗的觀念,就也沒有光了呦。  

不要討厭山神大人,他只是被吵醒而生氣了呢。  

  等一下。

  溫柔的、強大的、他愛著的姊姊……曾經能夠打獵?不對呀,不對!他記得姊姊從、從小的時候就是一直躺在床上了才對……

來,輕輕地吐氣,然後想像自己最喜歡的東西。  

  記憶的矛盾來自何處,他分不清。但他沒來由地確信那是他最初學習魔法的契機。他不是不會魔法,也不是不願用魔法──他曾經能夠而且會去運用它,這份力量來自姊姊身上。

  為什麼?

  為什麼跟自己記得的不一樣?

  姊姊染病的原因……姊姊……?

艾比西好棒!保護好爸爸,接下來,交給姊姊就好了。  

  然後,那時候姊姊向前,高聲地對山神宣揚了什麼話。

  艾比西‧伊涅席特於是憶起了真相。



  ※


  「好久不見,艾比西。」

  艾爾帕卡不見了。小笑不見了。毒霧也不見了。

  世界一片空白。

  只有面前,一名女性,再熟悉不過了的女性。她的金髮垂落在肩旁,坐在椅子上稍稍側著身子,微笑,藍色的眼裡漾著艾比西最熟悉的溫情。

  他瞪大眼睛試圖看清她,然後這些年來第一次濕熱了眼眶。他並且想起艾爾帕卡由卻維主持期中考,那個來自另一個世界的、長不大的自己的模樣。

  他有好多話想說,張開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來。

  「對不起呀,就『劇本』來講,還不是現在唷。」女性──姊姊──笑了,她瞇起眼,「你還不能想起這些事情。姊姊確實不恨爸爸,也不恨你,也不恨『祂』。有些事情或許就是命中注定。有些事情就是再怎麼努力不能改變。可是……」

  女性從椅子上站起來,艾比西從沒看過姊姊這樣健步如飛的樣子。

  「艾比西,我原本以為沒有希望了……」她走到他的身邊將他輕擁入懷,是許久沒有感覺到的「人」的溫暖,「真的沒想過,我竟然在『  』之後還能再見到你呢。」

  他舉起雙手試著回以一個擁抱,用嘴型,他無聲地喚著「姊姊」。

  「嗯,我也很想你唷。一直、一直很想你。」

  那麼,他現在應該怎麼辦呢?他真的沒辦法了。發現到似乎不用說出口也能溝通,艾比西在心裡想著,提出問句。

  「你會用的呀。不要否定自己。」

  他會用的?

  「你會用的唷。」

  女性放開手,瞇起眼睛笑了開。

  「因為你是我最可愛、最引以為傲而且最棒的乖弟弟呀。」

  她才剛說完話,白色的世界出現了裂痕,伴著「啪」地的一聲,碎裂並且崩壞。對這樣的異象,女性倒是好像一點都不意外,她向後退去,坐回椅子上。依然掛著微笑,仍然那樣氣質出眾。

  「還有……艾比西,你忘了這句話對不對?記住,無論何時何地,姊姊都以你為榮呦。」

  腳下再沒有任何施力點而只能往下墜落時,只剩這句話在艾比西的心中迴盪。

  他緊緊盯著依然端坐於原地的人,目光所能及的世界卻是無情地漸漸轉為不再清晰的模樣。


  ※


  艾比西回過神來。

  小笑正憤怒地咬著自己的手,並且努力不把毒液也一起打進去。他不禁失笑,「抱歉,讓妳擔心了。」雖然有些痛,為不傷害到對方,在小笑放開嘴時他忍住沒有甩手。

  剛剛是因為想到了什麼而恍神的呢?他驚覺自己想不起來,但心中卻莫名地感到一股許久、在姊姊死去之後就沒有再感受過的溫暖,而且,竟也有了自己該如何將這場傷人也傷神的大霧驅離的靈感。

  「我有想法,但要是失敗可就得靠妳把我運走囉。」他對小笑說完,少有地挖苦自己,收起笑容,面向霧氣。

你可是我的弟弟!如果將心結解開,你一定、一定會跟我一樣強唷!  

  十年前,在那次之後就一直沒有再嘗試過,並且在胞姊離世時降到最低的、對於魔法的自信……艾比西舉起手,回想幾個禮拜前自己的影子怎麼做。

想像自己最喜歡的東西,「光」的來源是你的真心和心底溫暖的記憶。  
  像是握住他人的手那樣輕輕將伸直的手指內歛,光就會出現在掌心和指尖。  

  艾比西緩緩握起手,淡黃色帶著點螢光的光芒就在其中。

  幾週前叫不出的元素精靈,此刻或許正在自己的身邊,又或許就在掌心。接著他張開手,小小的光芒緩緩地膨脹並且越來越亮。是和他的髮色相襯的力量,那份力量名為光。

  光將毒霧中的毒氣吸收了過來,並且將之包覆。淺紫色的毒霧讓艾比西想起亞莎,稍早簡短至極的單方面對話裡,他終究沒能看清她。或許沒有誰能了解誰,但他覺得自己明明還從亞莎的眸裡看見那個關懷銀狼、向他討取明晶草的醫者眼中的慈悲。

  關於亞莎的思考止於此處,淺紫色的毒氣已然被完全吞噬,他擺手,讓光芒將惡意淨化並且一起帶走。毒氣解決了,剩下的霧就請會魔法的好夥伴吹走就好……這麼盤算,艾比西卻突然感到一陣暈眩。

  不自覺地失去力量的雙腳以及再也穩不住的身軀,這些是能力運用不當加上毒氣侵襲的結果,畢竟即使肉體已經訓練到一個地步,在魔力的運用方面他只是新手。

  而在艾比西倒下、就要進入昏睡時,他感覺到有什麼人接住了自己。

  他不長於接受他人的好意,但此刻並沒有餘力拒絕,也沒有多想、多看的機會,相信自己的好夥伴回來之後會知道接下來該做些什麼、彷彿看見跳到了自己身上的小笑……

  放下心來,艾比西的意識連著指尖的光一起,於那人的懷中消散而去。





  ※ 選擇路線為A:返回艾爾帕卡,解除毒霧。
     文中像是B的那一部分由於並非學生角色前往,請當作操作者個人的妄想。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323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冒險者養成班|艾爾帕卡

留言共 7 篇留言

艾茵‧埃特納
>艸<(踩踩

05-10 02:03

猫羽朝歌
艾茵姊姊><!!!(被踩踩(?
我磨了一整晚但好像還是沒有把亞莎的神韻抓出來對不起(yay)
不過對亞莎的評價就是我怎麼看待她的喔!!!!
雖然很喜歡多瑪但看到現在也很喜歡亞莎(?)05-10 02:08
艾茵‧埃特納
千萬個人的眼裡看見的同一個人會有千萬種的模樣
那就是你所認識的亞莎,也許你想抓到亞莎本身的神韻,不過也不用太勉強
你認識一個人就是你認識到的那個模樣啊XDDD
耶>艸<我要跟多瑪搶小離

05-10 02:17

猫羽朝歌
XDDDDDDD也是!謝謝艾茵姊姊!
畢竟不是合作,而是創作企劃嘛!寫我想寫的就好了>/////<!!!!!
我覺得艾茵姊姊粉粉白白軟軟(?)的,但裡面巧克力的部分也很好吃唷!!!!!(????)
哇,我、我有奈子了可是……ˊ///艸///ˋ
我願意被搶(別05-10 02:21
飛鳥
幹 幫復啊

05-10 02:18

猫羽朝歌
我幫復你要怎麼寫??????
要幫復可以啊多瑪歸我^^05-10 02:21
艾茵‧埃特納
對啊,寫想寫的就好了
>艸<耶,給妳吃
\>/////</超樂意被吃
好!搶婚!

05-10 02:23

猫羽朝歌
好><!我會貫徹這個概念的!(?)
(吃吃)
ˊ///////ˋ(偷看奈子(????05-10 02:26
艾茵‧埃特納
奈子現在不在>/////<

05-10 02:27

猫羽朝歌
(羞)05-10 02:33
紺碧の詩
原來艾比西的暱稱是ABC[e17](一瞬間看不懂表示(?
不過我這次也大概會一人處理就是......(忙碌中錯過對串時機QWQ

05-12 23:08

《冒險者養成班》
任務獎勵已頒發,獲得寶物編號O6:亞莎的斑駁懷表。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5/c9a731102e78247f6a3fa45826042171.PNG?w=300

06-25 02:34

猫羽朝歌
謝謝官方!07-01 06:4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sighi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Episo... 後一篇:[達人專欄] 世界輓歌...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oy55559阿彌陀佛
南無寶華奮迅如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5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