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轉】怪談系列《なつのさん之十三千體坊主》

作者:ღ茉律│2015-05-10 00:23:38│贊助:6│人氣:928

 
(雨)
 
某年夏天酷暑難耐,加上全國久旱不雨,各地人民皆為缺水所苦。
 
這時開始出現各種騷動,像是水位線已經低到能看見埋在水庫底下的鄉公所啦、地球暖化的專欄啦、很認真擔心著『這樣下去蝸牛就要滅種了』的小學生作文啦,甚至連四格漫畫『Wataru君』也拿『冰淇淋和霜淇淋哪個比較快融化』當主題,結果最後他的妹妹Chika趁哥哥不注意時將冰全吃光了。
 
我將今天的早報攤平在地,視線飄往天氣預報的欄位,上頭寫著目前還無法預測之後的降雨機率。
 
從窗外天氣看來的確沒有絲毫即將下雨的跡象,今日依舊是令人厭煩的豔陽天。
 
「……吶吶、休息一下吧?」
 
「做-好-啦,你看,第八百隻。」
 
我的提議完全被當耳邊風,友人K將幾十隻面紙人偶丟到我面前。
 
我的工作就是在人偶腰部垂下的線頭貼上膠帶,再一隻隻黏上天花板。
 
目前天花板已經掛有七百隻以上的人偶,仿佛就像…呃眼前景象我還真想不到形容詞。
 
我和K兩人從昨晚一直忙到今晨才打造出這幅傑作。
 
凡是正常人看到這場面都會嚇一大跳,不過我早已麻痺了。
 
「如果S也來幫忙就好啦,竟然半途就跑回家,真是冷淡的傢伙啊。」
 
S是我們兩人的共同朋友,身為一個正常青年,打死他都不會熬夜做什麼面紙人。
 
「你說這算打工,但不管誰聽到工作內容都會拒絕的啦。」
 
「啊你不是正在做?」
 
「因為我沒問工作內容就先答應了啊。」
 
大家可能已經猜到了,我所說的人偶就是晴天娃娃。
 
而且掛在天花板的娃娃全部都是頭下腳上,像這樣顛倒過來就成了『雨天娃娃』,有的地區也稱為『祈雨娃娃』,K則是直接倒過來唸做『娃娃天晴』。
 
祈求放晴時要掛上晴天娃娃,倒過來掛的『娃娃天晴』則變成祈求下雨。
 
「我剛才看了報紙的本週天氣預報,好像完全沒有要下雨的意思耶……」
 
「就是這樣才促咪啊-發生超乎常理的事才稱得上靈異啊,這是常識吧。」
 
K邊說邊打開一盒二百抽面紙,抽起最上面那張。
 
每張面紙都由兩張薄面紙重疊而成,K靈巧的將面紙一分為二,稍微舔了下食指把薄面紙揉成丸子狀,接著覆蓋上另一張薄面紙,娃娃頭部綁上風箏線後再用膠帶固定。
 
一氣呵成的動作幾乎可以出師了。
 
「不過啊,如果明天還是大太陽的話可別想跟我要回打工錢哦。」
 
「我才不會咧。應該。」
 
「沒有應該。」
 
剛才忘記說,我現在人在K家。
 
大概十五個小時之前K把我叫到他家,於是從昨天下午四點多開始,我就一直待在學生宿舍二樓最深處的房間裡。
 
昨天下課後,K詢問我「之後沒事的話要不要來我家打工?工作內容很簡單哦。」
 
我答應了靈異迷K的邀約,前往他家作靈異實驗。
 
那就是千體坊主。
 
將一千隻面紙人偶(用什麼紙都可以)掛起來,明天的氣候就會受到人為因素而改變,這種法術和千紙鶴有些相似。以上都是從K那聽來的。
 
人偶頭朝上會放晴,朝下會降雨。
 
不過想成功施法還得達成三個條件。
 
第一,製作人偶時包在裡面的那張紙必須沾上製作者的少許唾液(聽說其實應該用血液)。
 
第二,製作者在未完成千體坊主之前絕對不能踏出家中一步。
 
像現在K就是製作者(所以我外出也沒關係)。
 
假如中途跑出去會遭遇災難。
 
第三,當一千隻人偶都掛起來後,必須唱誦某首『歌』。
 
只要製作完千體坊主,歌曲也完整唱完,隔天的氣候就會變成製作者想要的天氣。
 
這個謠言K也是從網路上看來的,因此他似乎沒有抱著太大期望。
 
我個人不討厭靈異事物,加上可以領到打工費,才想說來試試看,結果製作時間完全超乎我預料的漫長。
 
說實在的,做到最後只有後悔莫及四個字可以形容。
 
K說之後要唱的那首歌共有三段歌詞,另外分成晴天和雨天兩種版本。
 
他只願意告訴我這些情報。
 
不過說到和晴天娃娃相關的歌曲,或許跟我知道的那首童謠有些關聯吧。
 
在我們馬不停蹄的趕工中,掛上了第八百隻人偶。
 
K終於越過九百隻的門檻,即將進入倒數計時的階段。
 
截至目前為止我們花費了相當久的時間。
 
正確來說,包含吃飯和休息總共花了十六個小時。
 
「唔……好想睡-好愛睏-好想作夢-」
 
「從剛才開始就很吵欸你,就說不會怎樣,人類就算連續工作三天不睡覺也不會死啦。」
 
「我發現一隻娃娃三塊錢實在太坑人了……換成時薪根本不到兩百塊啊。」
 
「現在才發現太遲啦。」
 
K明明也從昨天開始就沒睡覺,卻莫名的比我精神許多。
 
持續趕工之下,掛在天花板的『娃娃天晴』來到了九百五十隻。剩下五十隻。
 
頭頂上倒吊著滿坑滿谷的白色人偶。
 
從底下往上看會產生我們正緊緊黏著天花板的錯覺。
 
在我陷入錯覺的同時,距離目標只剩十隻。K也加入掛娃娃的行列,開始進行倒數。
 
……997……998……999……1000。
 
「喔喔-!」
 
那一剎那,我不禁發出感動的叫聲。
 
總共用了1006張面紙(因為途中有擤鼻涕,結果做到後來還少六張),另外還用掉約300公尺的風箏線。
 
膠袋用了一捲半。六張塌塌米大的房間天花板毫無空隙。總花費時間約為十六小時又四十分鐘。
 
千體坊主,完成。
 
「幹好噁心-」
 
這是我們嘔心瀝血完成千體坊主後K說的第一句話。
 
我當下很認真的在思考是否要放棄打工費直接痛毆這傢伙。
 
「不管怎樣就只剩下唱歌啦。啊-之後我一個人來就行了,你也很累了吧,拍謝啊花了這麼多時間……對了,打工費。」
 
K從口袋裡掏出錢包,舔了下食指抽出三張一千塊給我。
 
他大概舔上癮了,快醒醒啊。
 
「你今天就先回家好好睡一覺吧。」
 
「……我今天早上第一節有課,之後還要考試睡屁啊。」
 
K聽完我的抱怨「阿哈哈」笑了起來。
 
「真的假的啊-可是齁-人類工作三天不睡覺也不會死啊。所以加油吧年輕人
……然後咧我接下來要睡到中午。好好期待明天的天氣吧。就這樣啦,晚安。」
 
K打開房間角落的摺疊床後直接撲倒在上頭。
 
看來他是真的很愛睏,才過十秒就睡得跟死人一樣。
 
我本來還想再發幾句牢騷,最後還是嘆了口氣走出房間。
 
這時我再次轉頭察看房間內的樣子。
 
房間主人正在一千隻『娃娃天晴』的壟罩之下呼呼大睡。
 
我壓根不覺得眼前景像有哪裡不對。看來我已經開夜車開到理智都不知道掉去哪裡了。
 
我決定上第一堂課前至少先去喝杯咖啡。現在的眼皮有千斤重。
 
走出學生宿舍,刺眼陽光隨即迎面而來。
 
照這種天氣來看,明天真的會下雨嗎?我在課堂中不經意想起這件事。
 
那天的授課內容在周公的召喚下完全沒進到腦中。
 
下午上課時被坐在我隔壁的S說「你眼睛快閉上了。真是難以置信…到底在幹嘛啊你。」
 
沒錯。我跑去做了晴天娃娃。真是抱歉。
 
我把全身力氣都用來抄筆記,好不容易撐到最後一堂課結束。
 
手刀奔回家後沒吃飯也沒洗澡直接倒在床上,大概不到三十秒就完全進入夢鄉了。
 
今天報上刊載的四格漫畫『Wataru君』內容出現在我夢裡。
 
妹妹Chika正要把手伸向冰淇淋。
 
不可以。這是妳哥哥腦力激盪下所誕生的完美實驗裝置啊。
 
我正打算出手阻止,卻在伸手抓住CHIKA妹的瞬間清醒過來。
 
手機在響。
 
身體好沉重。我看向牆上時鐘,半夜12點多。
 
本來想無視來電,但還是確認了下來電者。
 
是K。我決定無視。
 
……響不停。
 
我認命接起電話,還來不及靠杯,電話那頭立刻傳來聲音。
 
『喂、下雨了哦!』
 
因為熊熊被吵醒,我還有些半夢半醒,一時半刻聽不懂K在說啥。
 
雨當然要下啦,不下就麻煩了,今年就是因為缺水讓很多人都傷透腦筋。
 
我腦中盤旋著這些念頭,過了幾秒鐘才終於明白對方言下之意。
 
「欸、真假!?」
 
我連忙將視線移到窗簾縫隙中的窗戶外頭。
 
外面萬里無雲。我揉揉眼再度凝視著星空下的景物。
 
今夜比往常更加明亮,絕對是大好天氣。
 
「……外面天氣很好欸。」
 
竟然為了開這種無聊玩笑把人挖起來,我不禁感到憤憤不平,但是K說話的語氣卻一反常態,非常正經。
 
『抱歉,我聽不到,你說話再大聲一點。』
 
「我說天氣很好!」
 
『喔,這我知道啊。就算這樣現在還是在下雨。』
 
我真的聽不懂,明明好天氣卻在下雨,哪招阿?
 
「你是指太陽雨嗎?只下在K你家附近嗎?」
 
『蛤?太陽雨?……不對,外面沒有下雨。』
 
我被挑起一絲怒火。就已經很愛睏了還在那亂。
 
「那個啊,你說的話-」
 
『只有聲音啦。』
 
K直接了當說道。
 
『我只聽得到雨聲。現在外面沒下雨吧?對吧?但我聽得到哦,就算摀住耳朵聲音也不會消失。剛開始只是小雨的程度,後來越來越大聲了說。看來情況有點不妙啊。』
 
他絕對不是在唬爛。憑我們認識這麼久的交情,這點我還是知道的。K沒有說謊。
 
真的下雨了。在K的心中。
 
『那個-雖然很難說出口,可是我想拜託你一件事。』
 
「……啥?」
 
K似乎真的感到很難開口,停頓幾秒才接著說。
 
『你現在要來打工嗎?我已經準備好材料了。』
 
聽到這句話我就明白一切了。
 
「知道了……我去。」
 
掛掉電話後我直接走出家門。
 
在跨上我鍾愛的登山車之前先打了通電話給S。雖然現在是半夜,但他一定醒著。
 
S如我預料的接起電話,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將事情全盤托出。
 
「K說他會付你打工費。」這是我唯一撒的謊。
 
但S興致缺缺說道『因為晴天娃娃害他產生幻聽什麼的,我不相信這種事。還有你知道現在是考試週嗎?別白白浪費兩天的時間啊。』
 
「是喔……嗯,我知道了。」我掛掉電話。
 
我也認識S很久了,早猜到他會這麼說。
 
前往K家之前我先到超商購買食物和咖啡。
 
全力踩著腳踏車,通往大學的那段斜坡踩到我快往生了。
 
但是雙腳從未停歇,從超商到K家只花了二十分鐘,比平常上課快上許多。
 
K的房間位於二樓最裡面。房門並未上鎖,我敲了兩下就直接開門進去。
 
剛進到房內就立刻發覺天花板空空如也,取而代之的是堆得跟小山一樣高的新製晴天娃娃。大概有兩百隻左右吧。
 
K似乎沒發現我進來了,靜靜地埋頭製作晴天娃娃。
 
他的臉色看起來異常蒼白,等我走到工作台旁才發現有人來了。
 
「唷」K的聲音非常沙啞。
 
他從架上拿了筆記本和筆遞給我後,用手指敲了敲自己的左耳。
 
「……剛才開始變成暴雨了,好像颱風來了一樣……抱歉啦,當你想跟我說話時就寫在本子上吧。」
 
我內心雖有些震驚,還是在本子寫下『知道了』。
 
跟之前的作業流程一樣,K製作晴天娃娃,我負責將它們掛到天花板。
 
可是K雙手的動作變得遲緩,頭腦不停晃動,額上浮現層層汗珠。
 
我寫下『我幫你做吧?』,K只是搖了搖頭。
 
聽說千體坊主的人偶一定要由製作者親手製作才行,但目前才做了兩百隻出頭。
 
我不禁有些焦慮,腦中瞬間閃過帶他去醫院的念頭,卻又立刻想到千體坊主的規則就是不能踏出房門一步,否則會遭遇災難。可惡,災難到底是指什麼啊。
 
霎時間,我耳邊傳來了雨聲。
 
怎麼可能有這種事。剛才分明還萬里無雲。我立刻轉頭看向窗外,沒有下雨,外頭仍是好天氣。
 
是錯覺嗎?不對,雖然微弱但現在確實出現了雨聲。瞬間感到寒毛直豎。
 
莫非我也……?
 
我聚精會神尋找聲音來源,發現雨聲並非來自我自己,而是外部發出的。
 
是K。雨聲正從K的雙耳深處流瀉而出。
 
彷彿是從別人耳機中傳出的聲音,暴雨的音量大到連外面都聽得見。
 
對K來說,這種折磨或許早已超越耳鳴的等級了。
 
當我意識到這點後忽然變得手足無措。
 
仔細一看,不僅只有額頭,K的手臂也冒出一層細汗。但房間明明有開冷氣。
 
『你沒事吧?』我把本子遞到K眼前。
 
K眼神呆滯盯著本子看了一會,接著發出無力的笑聲,「……慘了」他喃喃自語道。
 
我第一次看到K這種模樣。
 
半個字也講不出來,就算我講了他也聽不到,只能閉上眼對自己說「總之先冷靜思考看看」。
 
然而腦中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
 
K的手停下來了。低垂著頭,表情痛苦。
 
怎麼辦?該怎麼做才好?快想想辦法。
 
我一個人能為他做什麼?
 
此時房門開了。
 
「啊-還真的在咧。」
 
友人S出現在門口。
 
我深深吐了口氣對來者說「你很慢欸。」
 
正因為我們相識已久,所以我很清楚他抱怨歸抱怨,最後還是會出現。
 
「沒辦法啊。先不說這個,他會付打工費的吧?」S問道。
 
幹這人明明不缺錢。
 
(晴)
 
「……然後咧?這傢伙到底是怎樣?」
 
就連S走到工作台旁,K都沒發現他的到來。
 
我代替無法說話的K,向S從頭解釋目前為止的狀況。
 
S聽完後只是「嗯哼……」了一聲。
 
接著靠近K,「我沒聽到雨聲啊。」
 
「--喂K!」
 
S湊近K的耳邊大吼,嚇了我一跳,可是K完全無動於衷。
 
他看到眼前情況又「嗯哼」一聲,不過從語氣聽來,S似乎明白了什麼。
 
S動筆在本子上寫了些東西,接著拍拍K的肩膀。
 
K抬起頭,眼中帶著些許驚恐。除此之外就沒其它反應了。
 
K緊咬牙關,拼命忍耐暴雨聲帶來的疼痛。
 
實際的疼痛感我不得而知,但光從表情就能想像那種痛非常人能忍受。
 
S指向本子,想示意K看本子吧。我探頭瞧了眼,上頭如此寫著。
 
『之前祈雨用的晴天娃娃去哪了?』
 
K默默指向一旁的壁櫥。或許連開口說話都很痛苦。
 
S打開壁櫥後,裝在透明塑膠袋裡的人偶出現了。一共有五大袋。
 
S確認完又走回K的身邊。
 
『我現在要把這些人偶全部扔掉,連你剛才做的也是。』
 
我看到後吃了一驚。之前用的也就算了,為什麼連剛才做的也要丟掉?
 
K緩慢地逐一讀過眼前每個文字,最後將視線移到S身上。
 
他痛苦的閉起眼,抬頭對著天花板。K嗓子雖然嘶啞,語氣仍然一如往常。
 
「O-K-我知道了。」
 
K完全沒問理由。
 
S點點頭站起身,把桌上人偶全部掃進新的垃圾袋裡,接著對我說「一半給你拿。」
 
還在混亂狀態的我嚇了一跳,連忙拿起其中三袋。人偶數量固然龐大,拿在手上卻幾乎感覺不到重量。
 
「啊-對了。」
 
正要走出房間的S像是突然想到什麼,將垃圾袋放在地上後走到K身旁。
 
他在本子上寫了些字遞給K,K看完點了點頭。
 
接著S繞到K的背後,伸手勒住K的脖子,不到五秒K就倒下了。
 
這一連串動作只發生在眨眼之間。
 
S再度伸手拿起垃圾袋,淡然的呼喚目瞪口呆的我「走囉。」
 
「你為為為為什麼啊?」
 
「因為我問他『你這樣沒辦法睡吧?』,他點頭了啊。」S的語氣跟個沒事人一樣。
 
「……這招是鎖喉技?」
 
「不,是裸絞。」
 
這麼說來,我想到曾聽K說S國高中都是柔道社的,而且好像因為他太強了,一天到晚有人來找麻煩,結果百戰百勝的S就成了那個鎮上的……
 
不行,我不能再透露更多了。
 
本來以為要拿去附近的垃圾場丟棄,但S發動自己的車子,似乎打算將人偶丟到更遠的地方。
 
五個垃圾袋塞滿後座,我抱著第六袋坐在副駕駛座。
 
車子都開上路了我還是不知道目的地。
 
「吶、我們現在要去哪?」
 
「河邊。這附近的汗見川。」
 
令人意外的答案。
 
「河、河川?」
 
「沒錯。啊啊,在那之前先去趟酒鋪。」
 
「酒、酒鋪!?」
 
「之後需要用到酒。」
 
我完全猜不透S的想法。
 
不過至少我知道他不可能在半夜的河川旁開喝。
 
但還是想不出合乎常理的理由,為什麼要買酒去河邊呢?
 
為什麼?理由是?我不明白。
 
「……從一開始就很可疑啊,那個千體坊主。」
 
「蛤?」
 
S停在十字路口等紅燈時突然開口了。他似乎看穿了我腦中混亂的思緒。
 
「你們難道不覺得奇怪嗎?」
 
「是有想過啦……為什麼非得熬夜做一千隻娃娃……」
 
「我不是指那個。最後的結果顯而易見,那根本不是用來改變天氣的法術……而是人對人下的詛咒。」
 
紅燈轉換成綠燈那刻車子奔馳而出,腹部到胸口明顯感受到慣性力的壓迫。
 
「首先從作法來看就很詭異吧。將自己的血液或唾液沾在人偶上施法,不管怎麼想都絕對與占卜或巫術有關。假如希望明天的天氣改變這個願望的對象變成自己的形代會怎樣?自己許願在自己身上嗎?」
 
「……形代是指?」
 
「就是仿造真品的贗品。詛咒用的稻草人也算其中一種,因為必須用到對方的毛髮或身體的某部分才能發揮效力。」
 
我看向懷中的上百隻人偶,這裡每一隻都沾有K身上的氣息。這麼說來的確如此。
 
「第二點,做完一千隻人偶後必須唱的歌。其實我去K家前先上網搜尋過你在電話裡說的千體坊主,結果立刻就找到了。某個靈異網站裡PO出了完整流程,不過根本沒人回應。如果想祈禱放晴的話,最後唱的歌就是那首有名的童謠『晴天娃娃』。你應該也有聽過吧。」
 
S低聲哼起歌來。
 
晴天娃娃 晴天娃娃
讓明天放晴吧
如同夢裡出現的天空
放晴的話就給你金鈴鐺唷
 
晴天娃娃 晴天娃娃
讓明天放晴吧
如果你實現我的心願
就給你很多甜酒唷
 
晴天娃娃 晴天娃娃
讓明天放晴吧
假如陰雨綿綿的話
就把你的頭給砍斷唷
 
「……這是祈禱放晴時唱的,若是祈禱下雨的話,歌詞會有些不同。」
 
S接著哼唱歌詞。
 
雨天娃娃 雨天娃娃
讓明天下雨吧
如同某天早晨的大地
下雨的話就給你紅糖果唷
 
雨天娃娃 雨天娃娃
讓明天下雨吧
如果你實現我的心願
就給你很多烈酒唷
 
雨天娃娃 雨天娃娃
讓明天下雨吧
假如萬里無雲的話
就把你的腳給砍斷唷
 
「這是祈雨時唱的歌詞,兩種版本聽起來大同小異,不過最後一段都是在描述如果願望沒實現,就要加害於人偶。實際上原版的童謠歌詞也有砍頭這段。」
 
「這和K耳中的雨聲有什麼關聯嗎?」
 
「『人偶們因為怕被傷害而拼命想要改變天氣』」
 
「蛤?」
 
「網站上講解流程的那一段裡有這句話。假設人偶沾上唾液或血液後變成某種『生物』,而吊在天花板的那一千隻人偶又擁有少許意志,他們的意志力會用來做什麼?」
 
「做什麼……」
 
「改變天氣。不過現實世界可沒那麼簡單,天氣是根據氣象而變化的,光憑人偶的力量什麼也改變不了。既然如此,為了不被斷頭斷腳,一千隻人偶能夠改變的地方還有哪裡?」
 
S不疾不徐繼續說道。
 
「就是頭。人類大腦裡的一小塊地方。」
 
我靜靜聽著S講解。突然感覺能聽到懷裡的人偶們嘰嘰喳喳的。
 
「但你別誤會,我可不認為人偶會有啥生命或意志。」
 
S微微一笑。我完全不懂笑點在哪。
 
「……也就是說,這只是一套『標準流程』,經由人類的潛意識或下意識,在製作千體坊主的過程中終究會『成形』。做完一千隻人偶需要耗費許多時間和集中力,這時很容易受到心理暗示。『絕對不能出房門』也是一個圈套,為了不讓人有喘息的機會,逼迫你一次完成。」
 
根據S的判斷,我腦中理出一條頭緒,但這線索令人非常不快。
 
「我不知道將這方法PO上網的傢伙動機為何,只是單純尋人開心嗎?但他話中所暗示的解決方法也未免太過惡劣。如果雨下不停,人們自然會渴望放晴,因此若將晴雨設為一個組合,不論是誰都會認為另一個就是解決方法。」
 
心臟撲通跳個不停。因為我明白S言下之意了。
 
K祈雨後腦中就轉為雨天模式,假如他希望放晴的話……
 
「這只是我的猜測……或許跟眼睛有關。」
 
光。晴天讓人想到亮光。眼前無時無刻都有光芒,越來越劇烈,越來越刺眼,最後……
 
「基本上我不相信幽靈或超能力,但我認為『詛咒』是存在的。應該說就算有也無妨。」
 
車子停在汗見川沿岸的某間小店前。
 
店外看板上寫著『酒˙菸』,鐵捲門已經拉下。
 
「某人利用某種方法將詛咒加諸於另一個人,只要雙方擁有自我意志及大腦,在某種程度上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很正常。」
 
S說完後獨自下車,伸手敲了敲鐵捲門旁邊的小門。
 
過沒多久門微微開了條縫。
 
只見他朝裡面講了幾句話,門立刻向旁敞開,S接著走進店裡。
 
當他出來時手上多了個一升裝的酒瓶。
 
「拿著這個。要出發囉。」
 
「……S,你認識店裡的人喔?」
 
「嗯啊,請他幫我挑了瓶最烈的酒。」
 
車子繼續行駛在前往河灘的道路上。
 
當輪胎發出壓到河邊石子的聲響時,S停下車。
 
河灘佔地並不寬廣,停車的地方一旁就是河川。
 
「好了,這位置應該可以吧。」我不懂S所謂的可以是什麼意思。
 
S並沒關上車燈,而是直接走到外頭打開後車門,搬出裝滿人偶的垃圾袋。
 
「接下來我們得不斷重覆同樣的動作,不過這比做人偶吊人偶輕鬆多了。」
 
S遞給我剛才放在K家用來寫字的筆。
 
「我簡單說明一下,接下來要替人偶畫臉,只要看得出來是張臉就行了,不用追求精緻;畫好一袋後就直接淋上酒,放進河川裡。懂了嗎?」
 
我懂,但也不懂。我知道他要我做什麼,但不明白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有些猶豫地點點頭。
 
「……算了,你負責畫臉就好。時間也很晚了,趕快解決吧。」
 
我在半夜的河灘上替面紙人畫臉。
 
嘰嘰嘰、嘶-。隨便撇幾下眼睛鼻子嘴巴就畫好了。超級簡單。畫一隻不用十秒。
 
但一千兩百多隻畢竟不算少,我們兩人默默的埋頭進行。
 
只要人偶塞滿一個垃圾袋就直接倒酒進去,接著走到河水及膝的地方,順著水流一口氣把人偶倒進河裡。
 
人偶們漂浮在夜晚的河面。看起來很夢幻,實際上這算是非法棄置垃圾。
 
「……聽說結束任務的晴天娃娃必須像這樣放進河裡。」S突然沒頭沒腦小聲說道。
 
是這樣子啊。這種處置方法的確比斷頭斷腳好太多了。
 
當一切大功告成時,太陽也開始爬上東邊天空了。
 
送走最後一隻人偶後,我和S不約而同伸了個懶腰。
 
「K他沒事吧……」
 
「應該不會有事吧。這就是所謂的對詛咒下詛咒。」
 
「哩供蝦?」
 
「沒事,我隨便說說而已。不管怎樣回去看看就知道了,要走囉。」
 
我急忙跟在S後頭鑽進車裡。
 
雖然日頭已經出來了,開到大學之前還是看不到幾個人影,就連學生宿舍附近也是。
 
回到宿舍時,不知為何突然回憶起我小時候惹媽媽生氣,跑出家門後又偷偷摸摸從家裡窗戶爬進去的畫面。
 
總有種莫名的內疚感。
 
不過S好像完全沒有這種困擾,他一下車直接大搖大擺走進宿舍。
 
S筆直地朝K位於二樓的房間前進,我靜靜跟在他後頭,順手幫K拿了放在一樓信箱的報紙。
 
房裡的K依然倒在工作台旁,和我們出門時同樣的姿勢,S輕輕踢了踢他的後背。沒反應。再踢。還是沒反應。
 
接著S從後方抱起K的上半身,手臂繞過兩腋,將雙手固定在K的後頸部。
 
S保持這種姿勢稍微使了下力,「唉唷」K半張的口中發出奇怪的聲音。
 
「……嗚、嗚喔!?」
 
K醒來了。
 
下一秒S在K面前伸出自己的食指、中指及無名指,聲如細蚊。
 
「……這是多少?」
 
K還未理解當下的情況,一連眨了好幾下眼。
 
「多少?」
 
S再度低聲問道。
 
「唔、蛤?……啊,欸-三,吧?」
 
「很好,聽得見聲音,視力和意識也都沒問題。」
 
此刻K終於察覺自己身上的變化。
 
「喔喔-!真的捏,雨停了……」
 
聽到這句話瞬間,盤踞在我心頭的高壓如同輕煙一樣散開。
 
安心下來後人跟著放鬆,我發自內心打了個大大的哈欠,連帶逼出了幾滴淚。
 
我打著哈欠,向仍然一頭霧水的K解釋來龍去脈。
 
明明很認真在跟他解釋,結果那傢伙不斷發出一些「欸-」「哦-」的惱人語助詞。
 
算了,這次就放過他吧。
 
「……竟然是詛咒喔,豪可怕啊,而且這是隨機攻擊吧?」
 
「要散佈這種東西用網路當媒介再適合不過,但會隨便相信的人本身也有錯就是。」
 
「啊-那個,我真的有在反省了啦……這次實在太痛苦了,真的很慘,下一次不會再做這種事啦。」
 
「再有下一次我就不管你去死了。還有快付我打工錢啊你這傢伙。」
 
「哈哈哈,又再開玩笑了你。」
 
我在一如往常安定發揮的相聲搭檔後頭看著剛才從信箱拿上來的早報。
 
一週天氣欄上連續畫了六個晴天記號,最後一格出現了雨傘圖案。
 
我腦中浮現某個念頭。
 
假如說詛咒是導致這次事件的主因,我從K耳邊聽到的雨聲也算是詛咒的產物吧?
 
我不知道。詛咒可能也會傳染。不管好的方面抑或壞的方面。
 
證據在桌上攤開的本子裡,當時S勒昏K之前寫下的那段話。
 
『因為耳鳴沒辦法睡嗎?』
 
下面還有一行字,『睜開眼之後,一切都會結束。』
 
難道這就是S口中的對詛咒下詛咒嗎?
 
順便分享一下四格漫畫『Wataru君』本日內容,『處心積慮想去遠足的Wataru君做了一百個晴天娃娃吊在陽台上,連太陽本人都驚呆了。』
 
K看完漫畫後冒出一句莫名其妙的發言。
 
「能贏過搞笑漫畫也算一種Occult吧……」
 
來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322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tmo168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轉】歐美系列《老婆的詭... 後一篇:【轉】怪談系列《Hisa...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NCrew大家
窩小屋有抽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