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詭怪的茶會

作者:冰翼羽蛇│2015-05-09 23:09:46│贊助:6│人氣:175

       
「這棟別墅看起來好大喔!」

        米白色長髮的白衣少女抬頭仰望眼前的宅邸,纖細的雙手插在瘦小的腰上,血紅的雙眼來回掃視這裡的環境。

        不管從格局還是從裝潢上來看,這絕對是一棟豪宅。兩層樓高的別墅在這裡格外突顯,院子外籬笆所圍繞的面積也是其他民宅聚在一起才比的上,旁邊的住屋跟它擺在一起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然而,這間氣派的豪宅如今卻顯得荒涼。

        院子裡茂密的雜草完全佔領這棟別墅的四周,籬笆上掉漆的很嚴重,牆角也開始出現龜裂。木造的台階因年久失修而被蛀了大半,窗戶也因覆蓋一層厚厚的灰塵根本看不見房子內部。

        屋子看起來很久都沒有整理過,恐怕早已經被棄置了。

        白衣少女站在宅邸外仔細端詳了一會兒後,立刻起身往門口前進。

       「等……等一下啦,黑黑!」

       「是黑露!」白衣少女回頭,向身後的同伴抱怨:「妳就不能好好記住我的名字嗎?」

        黑露一臉不耐煩地瞪著跟在後方的同伴――一隻金髮碧衣的小妖精。

       「唉呦,那不重要啦!」小妖精嘟著嘴埋怨道。雖然她只比黑露的雙手大不了多少,但不會因為自己個子小就退縮:「我說妳該不會……真的要進去吧?」

       「這不是當然的嗎?」黑露反問:「寧兒,我們都已經接受公會委託要來調查這裡了。不進去看看怎麼知道這裡是不是真的在鬧鬼?」

        不久前,黑露才剛從公會接下這個調查任務。委託人表示這棟豪宅裡面原本有一位年輕的女主人,但在幾個月前因病去世,宅邸後來很久都沒住人了。

        直到幾天前,那棟房子裡開始傳出奇怪的聲響,還有人目擊指出有奇怪的東西在宅邸附近出沒,恐慌的民眾開始謠傳那棟房子鬧鬼的消息。

       「委託都已經接下來了,怎麼可以現在就半途而廢呢?」

        黑露雙手環胸,雙眼透露出堅定的眼神。雖然是女孩子,不過堅決的志氣可不曾輸給任何男人。

       「可……可是,那房子有鬼耶……」聽見黑露堅決的回答,寧兒反而更害怕了。

       「唉呦,小不點,我告訴妳啦,世界上根本就沒有鬼的!」黑露驕傲地拍胸保證:「那肯定是隨便亂傳的謠言,我才不信呢!」

       「可是、可是萬一真的遇到鬼的話該怎麼辦?」寧兒捲起身子全身顫抖著,金色透明像蝴蝶般的翅膀在半空中不穩地拍打著,恐怕不小心就會隨時墜落。

        黑露實在不想再浪費時間解釋:「真是的,小不點,妳到底是怎――

        忽然靈光一閃,黑露似乎明白了什麼。

       「嘻嘻,我知道了!」黑露用不懷好意地笑容嘲諷著:「寧兒,妳該不會……怕鬼吧?」

       「才、才、才沒有呢!」被指出自己的致命弱點後,寧兒仍死不承認想反駁什麼,卻只能結結巴巴吐出不成字句的話語:「我、我、我、我只是……妳、妳、妳都不……怕、怕、怕嗎?」

       「嘻嘻,沒關係的,膽小鬼!」黑露感覺到自己的勝利,冷嘲熱諷道:「妳那麼怕的話就不用跟過來,我自己進去以後,再回來好好嘲笑妳。呵呵!」

       「誰、誰、誰是膽小鬼啊!可、可惡,妳說好還要幫我耶!我、我才……」

        然而,還沒等寧兒說完,黑露早已轉身走向那棟老舊的宅邸,吹著口哨走到破舊的木門前。

       「嗚……討厭啦,怎麼這樣……」

        寧兒翩翩飛舞著,只能不甘願地跟了上去。



        宅邸內部就跟它的外觀一樣氣派恢弘――但老舊不堪。

        大廳的裝潢毫不馬虎,高調地呈現豪宅主人的高尚品味,但恐怕沒有人好好欣賞過。

        天花板上吊掛著華麗的水晶燈飾但結滿了蜘蛛網,牆壁掛上幾幅看似是大師級的畫作,卻因為覆蓋上一層灰塵衣而變得朦朧難以辨別。鮮豔的地毯平鋪在屋子的地板上,但被塵土渲染的結果看起來更黯淡,每跨出一步都會有塵土飛揚。老舊破損的地板又不太穩固,每步踩踏都會喀吱作響,有可能隨時會突然斷裂而摔下去。

       「總覺得這裡好陰森……咳、咳!」

        坐在黑露肩膀上的小妖精因佈滿灰塵的空氣而感到呼吸困難,眼角泛著淚光透露出她有多麼不舒服。

       「真是的,小不點妳怎麼還是跟過來了啊……」黑露用眼角餘光看著寧兒身體不適的表情,似乎有些心生憐憫。

       「不、不管啦!」寧兒卻像小孩子般鬧脾氣地咕噥著:「總不能丟下松露一個人不管啊!還需要妳幫我找回主人的說……」

       「黑――――!」黑露馬上收回自己的憐憫心,刻意拉長音:「妳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唸對我的名字啊?」

       「唔,沒差啦!」寧兒鼓起臉頰滴滴咕咕道:「我,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吧?」

       「走?我們才剛進來,還沒看過其他房間呢。」

       「嗚,可是……」

       「唉呦,寧兒,就跟妳說這裡不會有――

     「噢,不!來不及了!」

        突如其來的大喊把黑露跟寧兒都嚇壞了。寧兒也因此滾下黑露的肩膀,若不是及時拍起翅膀穩住平衡的話就會撞到地上了。

        黑露猛然從喊聲的方向回頭一看,不知何時出現一隻白色的兔子從門口衝進來。

       「來不及了!來不及了!又要遲到啦!」

        那隻白色的兔子身穿鮮紅色的燕尾服,頭上戴了一頂迷你的紳士帽,他一手拿著懷錶緊緊盯著看,完全無視前方直接往黑露的方向衝過來。

       「哇!」

        黑露被這隻兔子的舉動嚇到,猛然跌倒在地。只見那隻兔子依然不理會四周,自顧自地繼續往豪宅深處奔去。

       「怎、怎麼會有一隻兔子?」

        黑露急忙起身追在兔子身後,卻不過一個轉角就跟丟了。

        消失在房間裡的兔子。黑露慌張地環顧房間四周,忽然注意到地板上有一個開口。湊過去一看發現是一片蓋在地板上的木板門,頭伸下去一看還看不見底部,似乎還有很大的空間,也許是連接著這間房子的地下室。

       「剛才那隻兔子大概是跑下去了吧。」黑露得出這樣的結論:「也許這底下還有藏些什麼,看來有必要下去調查呢!」

        黑露對於自己的新發現相當滿意:「走吧,小不點,我們從這裡下去看看也許能……咦?」

        她回頭一看,發現寧兒蹲坐在旁邊的木櫃上直發著抖。

       「寧兒?妳還好吧?」黑露走近寧兒關心。

       「剛……剛……剛剛……那……那個……」寧兒全身顫抖著,幾乎快說不出話來。剛才的不速之客似乎讓寧兒驚恐地直發抖不止。

       「唉呦,妳不用擔心啦!剛剛不過是一隻奇怪的兔子而已。」黑露雙手捧起寧兒想讓她安心:「不用擔心,沒什麼好怕的。妳先休息一下吧,這麼重要的線索我一定要下去查個究竟。」

        黑露讓寧兒躺在她的肩膀上,便小心翼翼地從地板門爬下去。

        寧兒坐起身來,愣愣地看著黑露的神情。

       「……牠剛剛直接穿過妳的身體難道都沒感覺嗎?」

        但寧兒還是把這句話吞回去……



        地下室比預期中還要寬廣。

        幽暗的長廊似乎深不見底,中間又分成許多岔路宛如一座地底迷宮似的。黑露繞了好久都找不到正確的路該往哪裡走,不用說追上那隻兔子,恐怕連回去的路都找不到了。

       「喂,我……我們到底還要走多久啊?」寧兒忍不住在黑露耳邊輕聲地問。

       「唔……」黑露環視四周,懊惱不已:「奇怪,剛才那隻兔子怎麼一下就不見了,我們走那麼遠都還是找不到。」

       「那、那就不用找了啦!我們趕快離開這詭異的地方吧。」寧兒拍起翅膀使盡全身的力氣拉住黑露的衣角,一隻小小妖精想拉開比她大好幾倍的個體,就像一隻小螞蟻想搬走大樹一樣,看起來實在很可笑。

        黑露看著這隻非常努力卻徒勞的小妖精很想發笑,不過她還是忍住憋笑:「這怎麼行,我們還沒調查出什麼東西呢!這樣回去要怎麼跟委託人交代?」

       「可、可是……」

       「嘻嘻,膽小鬼,妳還在怕會撞到鬼嗎?」黑露笑著說:「那些謠言根本就不可信啦!這世界上根本就沒有鬼――

       「唉呀呀~小兔仔,這次怎麼又遲到了?」

        突然出現的第三個聲音又嚇到她們倆。

       「抱歉,我算錯時間了,下次一定會準時過來的。」

       「下次?你可是從來都沒有準時過的喔!喵呼呼~」

        又接連出現第四與第五個聲音,其中一個聽起來很像是剛才那隻趕路的兔子。兩人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一看,發現對話是從旁邊一道高聳的大門內傳出來的。

        黑露躡手躡腳走到大門旁邊,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不發出半點聲響,小心露出一點門縫。

       「該不會……」

        黑露一隻眼睛貼在門縫上窺視。然而,眼前的場面卻讓她吃驚的說不出話來。


       「哼哼,我說小兔仔,你不是都隨身攜帶懷錶嗎?怎麼不拿出來看呢?」

       「我這次有在看,只是它好像有點故障了……」

       「早不壞,晚不壞,偏偏這時候壞,哪有這麼剛好的事呢?喵呼呼~」

        大門裡面的空間不可思議的寬敞,與昏暗的走廊完全不同,裡面照明充足、燈火通明,好像整個房間都發亮起來。裡面的傢具只有一張長長的餐桌與許多各種樣式的高貴椅子整齊排列。

        餐桌上擺放了滿滿的茶點與甜品,各式各樣精緻的蛋糕餅乾擺設在漂亮的銀色托盤與稀有的瓷製器具上,上面不乏裝飾許多可愛的圖案與花紋。此外,還有一壺茶與許多組乾淨的茶具整齊排好在每個座位上,儼然就像是在準備一場盛大的下午茶會。

        然而,如此盛大的茶會卻只有三個人參加。

       「唉呀呀~看來我們的小兔仔又迷路了呢?」

       「呼嚕,都已經來過多少次居然還會迷路,真是太可笑了!喵呼呼~」

       「我又不像你們可以快速移動,雙腳走路也是需要時間。」

        黑露瞇著眼睛仔細觀察,但實在看不出個所以然,在座位上喝茶聊天的三位看起來似乎都不是「人」。

        其中一位就是剛才在門口遇到的那隻白色兔子。而坐在旁邊的那位看起來像是一隻紫色的花豹,雙眼閃爍著碧色的光芒,身上則是披了一件華麗時髦的豹紋披風,把自己的身體包住似乎不想露出自己的身體,嘴巴不時露出相當詭異的歪嘴笑著。

        另一位則是唯一看起來比較人模人樣的,但是他的整張臉看起來被一張白色的面具完全覆蓋住,面具上面卻刻劃著令人驚恐的眼睛與笑容,頭上則帶著一頂非常高大的藍帶條黑禮帽,身上配了一件與帽子相襯的藍黑西裝。

       「呵呵呵,所以小兔仔是因為腿短所以才遲到囉?」戴著帽子的假面紳士調侃著。

       「什麼腿短!」原本一本正經的兔子不滿假面紳士的評論而怒斥,用小叉子嚼了一小口蛋糕後反擊:「太過分了,戴著那頂奇怪的帽子就了不起嗎?」

       「一點都不奇怪喔!哼哼,這可是一頂魔術帽呢。」假面紳士卻冷靜優雅地拿起茶杯,從面具上的嘴巴品了一口茶,完全看不出來他是如何透過一張面具喝茶的。

       「魔術啊,喵呼呼~」紫花豹伸長了脖子,對假面紳士的言論譏諷道:「說的真好聽,你不過是會玩一些幻象的小把戲而已。」

       「哼哼,這你就不懂了,這可是一門高深的藝術啊!怎麼會是小把戲呢?」

       「那些小把戲不過是看起來比較華麗一點罷了,但一點實用性都沒有。」

       「唉呀呀~跟你們這些粗俗的小毛頭講這麼多也沒用,你們根本就不懂得欣賞啊。」假面紳士像是若無其事一般,翹著腳又細細品嘗一口茶。

       「喵呼呼~跟你那些小把戲比起來,還是我的隱身術有用多了啊!」

       「你那也只是三流的隱身術。」白兔子微笑著說:「藏也不藏好,藏頭又露尾的,不然就露出那奇怪的笑容,根本藏不住。」

       「嘿嘿,這樣我才能惡作劇啊!喵呼呼~」紫花豹對兔子的評論不以為意,反而還樂在其中。

        就這樣三隻奇怪的生物在一場盛大的茶會中打鬧聊天,又不時喝一口茶吃一口甜品,整個房間裡面瀰漫著異常歡樂開心的氣氛,一點都不像是在一間傳聞鬧鬼的房子裡面會出現的情景。

       「這到底是……」黑露面對這種意外的情況感到一頭霧水。

       「喂,黑菇,他們到底是誰啊?」寧兒也爬上黑露的頭頂偷偷窺視著。

       「誰知道?」黑露聳聳肩輕聲細語地回應:「怎麼會有人在這種地方開茶會?」

        不過至少現在黑露有線索了,也許所謂的鬧鬼傳聞原因就是這三個奇怪的傢伙在這廢棄的豪宅裡開茶會。

        但接下來該怎麼做呢?要直接闖進去嗎?可是他們表面看起來並不友善,恐怕不是那麼好溝通。要直接用武力制伏嗎?但要同時對付三隻恐怕不是那麼容易,更別期望旁邊那隻快被嚇哭的小妖精能幫到什麼忙。

        那要不要先回去找公會支援呢?只是現在好不容易湊巧碰上,她不曉得這些傢伙下次何時會再出現於此處?

        黑露還正苦惱著下一步該怎麼做,卻聽到裡面的閒聊聲漸漸轉小。黑露從門縫緊盯著看,發現他們還正在細細品嘗著下午茶糕點。

       「唉呀,不過每次都只有我們三個,似乎有點冷清啊……」

       「是啊,」假面紳士點頭同意:「不過話說回來,小兔仔,你這次怎麼多帶兩位客人來呢?」

       「嗯?我方才在趕路,不知道有什麼客人啊?」

       「喵嗚~可是他們就站在門口等呢?還不邀請他們進來嗎?」

        黑露愣了愣,忽然才意識到他們所謂的客人其實是自己。

       「糟了!」

        黑露與寧兒暗中心想不妙。正準備拔腿就跑,卻發現已經來不及了。

        不知何時,茶會裡的那三位已經站在大門外擋住他們的去路,黑露完全不明白他們到底是怎麼有辦法移動這麼快。

       「兩位小姐,不好意思。」假面紳士首先很有禮貌地向黑露深深地鞠躬:「真是失禮了,讓你們站在外面久等。」

       「呃,這……」

        行跡已經被發現了,黑露現在不曉得到底該怎麼應對才好。

       「喵呼呼~你們也是來參加茶會的嗎?」紫花豹齜牙裂嘴微笑著。

       「一定是的,」白兔子不等黑露他們回答就趕忙接話:「他們肯定是來參加茶會的新同伴啊!」

        呃?同伴?黑露心中感到一陣錯愕。但還沒想清楚是怎麼回事,就被他們拉進大門內的房間裡。

       「唉呀呀,還真是抱歉,兩位有招待不周之處還請多多包涵。

       喵呼呼~那兩位趕快進來坐下吧!

       「太好了,又多兩位來陪我們了!」

        黑露就這樣被半推半拉著坐在一張他們準備的另一張椅子上,至於寧兒則是只肯蹲坐在黑露的肩膀上,一手拉扯著黑露的頭髮不敢放開。

       「兩位請坐,好好品嘗我們準備的茶品和甜點吧!」假面紳士一面說著一面替黑露跟寧兒倒好兩杯茶,紫花豹與兔子也各拿來一塊蛋糕。但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盛大邀約,黑露和寧兒根本就不敢沾一口。

       「既然兩位是新來的,我們當然要先自我介紹一下。」假面紳士向她們優雅地深深一鞠躬:「在下名為瓦沙克,能與兩位小姐相見是在下的榮幸。

       「喵呼呼~我叫做弗勞洛斯。」紫色花豹斜歪著嘴笑。

       「我叫做因波斯,請多指教。」白兔子也湊過來,三隻奇怪生物的組合就這樣圍繞在黑露四周,似乎沒有要讓她離開的意思。

       「你……你們好。」黑露知道她現在恐怕是無法脫身了,不如就順著他們調查看看這些傢伙是什麼來歷。

       「那請問這位小姐您的芳名是?」瓦沙克用與面具不相匹配的語氣優雅地詢問。

       「呃,我……我叫黑露……」

       「唉呀呀,真是好聽的名字呢!」

        瓦沙克拍起手,面具上的笑容不知何時看起來變得更誇大,也更詭異。這時他彎下腰,面具靠近黑露的臉龐:「既然這樣,那在下可以叫您小露露嗎?」

       「呃?」

       「喵呼呼~你不要又用那種奇怪的搭訕方式,可是會把她們嚇跑的喔。」弗勞洛斯眨著雙眼吐槽道。

       「唉呀呀~在下不過是開個小玩笑而已。」瓦沙克站起身來冷笑道,雖然根本看不出他面具底下的表情是如何:「呵呵呵,真是抱歉,黑露小姐,您不介意吧?」

       「啊?呃……」

        反正她旁邊那隻小妖精從來沒叫過正確的名字過,就也算了。

       「唉呀呀~想不到現在還能看到妖精呢!」瓦沙克也向寧兒致敬:「抱歉還沒跟您打過招呼呢!請問妖精小姐您的芳名是?」

       「寧……寧兒……」寧兒躲藏在黑露的髮絲後,只探出一顆頭支支吾吾地回答。

       「喵嗚,這小傢伙看起來很有意思呢!喵呼呼~」弗勞洛斯一臉湊到寧兒身上,露出不懷好意地笑容。似乎只要一張嘴就可以把這隻可口的小妖精給吞下去。

        寧兒趕緊躲在黑露的頭髮底下,紫色怪貓的舉動幾乎快把她嚇死。

       「好啦,弗勞洛斯,別這麼沒禮貌,會把寧兒小姐嚇壞的。」

       「怎麼會呢?喵呼呼~妳說是不是啊?」弗勞洛斯的笑容又裂的更開。

       「嗚……」寧兒已經被驚嚇到快哭出來,完全捲縮在黑露的頭髮下。

       「喂!貓咪,別再靠過去,你口水都快滴出來了。」因波斯也阻止道。

       「好好好,真是抱歉啦,喵呼呼~」弗勞洛斯這才坐回自己的位子上,但是寧兒已經嚇得不敢露臉了。

       「兩位今日有空來訪,要不要先來喝杯茶呢?」

       「唔……」

       「這是來自中土的睡蓮茶,剛泡好的最好喝了。」

       「品嘗一下嘛,喵呼呼~」

        黑露猶豫了一下,瞪著桌上白淨茶杯中的深紅色茶水。畢竟她不曉得這杯茶到底安不安全,但現在也恐怕也不能婉拒了。

       「小香菇,妳真的要喝喔?」躲在頭髮底下的寧兒耳語道。

        黑露沒有理會,她緩緩伸手小心細細品嘗一口,卻發現意外地好喝,雖然跟她之前在皇宮中喝的味道不太一樣,不過卻別具另一種風味。

       「嗯?這茶真的很好喝耶!」黑露不禁讚嘆道。

       「是吧是吧?就說很好喝吧!」

       「能夠獲得黑露小姐的賞識實屬在下的榮幸。」

       「喵呼呼~果然茶會多幾個人來參加還是比較有趣啊!」

       「歡迎兩位前來參加我們的茶會。」瓦沙克舉起茶杯向她們致意,也喝了一口,黑露這時才終於看到他是怎麼喝茶。奇妙的是,他真的是透過面具上刻出來的嘴巴將茶水倒進去,這讓黑露感到不可思議。

       「所以兩位小姐,」瓦沙克將茶杯放下後,彬彬有禮地詢問:「所以你們是什麼時候收到邀請函的呢?比我們預期的還早到啊!」

       「呃?邀請?」

       「是啊,我們發送邀請函給各地的鬼請他們來參加茶會,結果最後只有妳們兩位出現而已。喵呼呼~」

       「呃,那個……」黑露知道已經演不下去了:「其實我們不是被邀請來的。」

       「嗯?不是?」因波斯疑惑地探問道:「既然不是邀請來的,那怎麼會來這裡呢?」

        黑露鼓起勇氣回答:「其實我們是來調查這棟房子的鬧鬼原因……」

       「鬧鬼?妳們不也是鬼嗎?」

       「喵嗚!等等,」弗勞洛斯忽然發覺什麼似的,突然從椅子上跳下來:「難怪我靠近的時候總覺得妳們的氣息怪怪的,妳該不會不是鬼吧?」

       「那個,其實我是夜精靈……」黑露小聲回答道。

       「夜精靈?」瓦沙克也感到很震驚:「為什麼夜精靈會出現在這裡?難道那位寧兒小姐也是真的妖精?」

       「嗯……」黑露替因害怕躲在一旁的寧兒回答。

       「喵嗚,因波斯,你怎麼就這樣讓活人進來呢?」

       「欸?我不知道啊?我忙著趕路他們自己就跟進來了。」

       「喵呼呼~既然不是邀請來的,那跑來這裡想做什麼?」弗勞洛斯睜大雙眼瞪著黑露,嘴巴露出銳利的尖牙,原本的笑容變得更加扭曲更恐怖:「該不會是想破壞我們茶會吧!」

       「等等,不是這樣,先聽我解釋……」

       「什麼?竟然想破壞我們如此盛大的活動,太可惡了!」因波斯不知何時整個面容也變了,紅色目光惡狠狠地盯著她們,這大概是黑露第一次看見這麼兇惡的兔子。

        ……看來還是得要靠武力來解決嗎?黑露心想不妙,她不曉得是否能夠一口氣對付三隻鬼。

       「弗勞洛斯、因波斯,冷靜一點。」

        黑露回頭一看,是站在她後面的那位假面紳士。

       「先坐下來喝杯茶再說。」

       「可是……」

       「坐下!」

        瓦沙克大吼著,原本刻劃在面具上的雙眼突然閃爍出異樣的藍光。雖然依然無法看出他面具底下的表情,但在場的大家都明白。

        弗勞洛斯與因波斯只好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真是抱歉,」瓦沙克再度向黑露深深一鞠躬,接著坐下來替黑露倒一杯茶:「剛才似乎嚇壞兩位小姐,在下倒一杯茶向妳們表示歉意。」

        現場的氛圍變得異常平靜,大家都乖乖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品茶。黑露知道這位假面紳士不是在開玩笑的,也稍微放心地喝了一口,寧兒也悄悄探出頭來。

       「這裡已經很久沒有客人來了。」瓦沙克先開口打破寧靜:「不用說是活人了,連鬼都沒來過。我們可不會做那些打打殺殺那般低俗的事,對我們來說能坐在這裡喝杯茶就足夠了。」

        瓦沙克往黑露方向斜坐翹起腿,雙手十指緊扣放在膝蓋上:「我很好奇一位夜精靈與一位妖精來到這棟空屋子來做什麼?肯定有什麼不尋常的原因吧?說說你們的來意吧。」

       「如果我是要來抓你們的呢?」黑露冷冷地回答。

       「唉呀呀~」瓦沙克也冷冷地回笑:「那我可阻止不了妳喔!」瓦沙克的面具上的笑容變得更誇大,就像是要哈哈大笑的表情,但卻沒有發出一點笑聲。

       「啊哈……我開玩笑的啦。」黑露微笑著說:「我是冒險者公會的一員,我是來這邊進行調查的。」

        黑露便將公會的調查任務內容全部一五一十說出來。此外,也包含其他居民聽到的奇怪聲響與謠傳鬧鬼的消息。

       「唉呀呀~原來是這樣嗎?」瓦沙克聽完之後只是再品一口茶:「所以我說弗勞洛斯,你的笑聲太大會吵到鄰居的。」

       「喵呼呼~沒這麼誇張吧。」弗勞洛斯回到他原本那奇怪的歪嘴邪笑,不過這種笑容畢竟還是友善多了:「只是讓大家都注意到這裡確實不太妙呢。」

       「唔,所以以後就不能辦茶會了嗎?」因波斯看起來一臉懊惱失望的樣子。

       「嗯,畢竟這裡是城鎮居民主要居住的區域,待在這裡多少都會影響到其他居民的。」黑露想了一會兒,提議道:「對了,你們有找過其他地方嗎?」

       「如果可以這麼做就好了。」瓦沙克輕聲回答:「但我們現在離不開這裡。」

       「咦?為什麼?」

       「我們跟其他的鬼魂不同,不算是自由的鬼。」瓦沙克又品嘗一口茶:「我們的魂魄都被封印在『書』裡。」

       「『書』?什麼書?」

       「喏,就在那裡。」

        因波斯伸手往餐桌的另一頭指過去,黑露這時才注意到原來這個房間底部有一座檯子,上面放著一本看起來相當厚重的書。

       「那不是一本普通的書,而是封印靈魂的書,封印像我們這樣的鬼魂。而擁有那本書的主人可以將裡面封印的鬼魂喚出或是收伏。」

       「沒錯,而我們三個就是封印在『書』裡的魂魄喔!喵呼呼~」

       「原來如此,」黑露點頭表示明白:「那你們的主人呢?」

       「我們原本有一位女主人……」瓦沙克停頓了一下才繼續說:「很不幸她在幾個月前就離開了……」

        女主人?黑露這時回想起委託人提過這裡有一位女主人幾個月前病逝,應該就是指她吧?

       「沒有人接手那本『書』,我們就只能一直待在這附近了……」

       「喵嗚,我們離不開這裡啊……」

        黑露看見弗勞洛斯與因波斯也都是很難過的表情,可見得這位女主人對他們的意義有多大。

        是這樣嗎?黑露心想也很苦惱,畢竟這樣也不可能趕走他們離開這裡。

       「我可以看看那本『書』嗎?」

       「當然是沒問題的,黑露小姐。」瓦沙克伸手示意:「請便。」

        在瓦沙克的同意下,黑露一步步走近檯子,終於看清楚這本書的樣子。

        書的封面是深褐色的,周圍看起來因為時間的淬鍊而有些殘角。看起來像是一本相當古老的書籍,上面還鑲了一顆閃亮的紫色寶石。黑露又注意到圍繞在寶石周圍的標題用古精靈語書寫著:

       「召喚者之書?」

        黑露並不曉得是什麼意思。她小心翼翼地翻開那本書的封面,裡面似乎畫上許多不同樣貌的妖魔鬼怪,旁邊都各有一個獨特的魔法陣,旁邊又書寫了一些看不懂的字母。

        黑露疑惑地翻著書本回到了第一頁,發現第一頁底下有一行小字:

       流亡的幽鬼啊,沒有歸宿的魂魄啊,此秘境將為汝之歸屬,而書的所有者將是領導你們的王者。

        黑露還是不解,心裡納悶:「這是什麼意思?」

        但就在黑露剛唸完那一行後,書本上忽然亮起了紫色的魔法陣,從書中照耀出比房間更明亮的光芒。

       「呃,怎麼回事啊?」一直躲在黑露頭髮後面的寧兒也忍不住吃了一驚。

        在書中的光芒逐漸消失後,只見在黑露旁邊突然出現一位身穿藍白色洋裝的女孩,頭上還綁了一條白色的蝴蝶結,她親切地對著黑露微笑。

       「啊!是主人!」

       「喵呼呼~想不到真的是主人!」

       「唉呀呀,主人您終於回來了嗎?」

        看見那三隻鬼對著眼前的女孩興高采烈地歡迎她,黑露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

       「呃?所以妳是……他們的主人?」黑露問。

        藍衣女孩輕輕點點頭,接著將放在檯子上的書雙手交到黑露的手中。

        黑露手中接過那本書後感到有些不安:「呃,這是要給我書的意思?」

        女孩點點頭,只是輕輕地一笑。接著又一陣光芒從她身上亮起。

       「等一下!這什麼意思?」

        黑露忽然覺得自己好像收了什麼不該收的東西,可是已經來不及了。不久後光芒漸漸消失,那女孩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喔喔!太好了!」

        黑露回頭發現那三隻鬼連跑帶跳地包圍在她四周,就好像擁護女王的百姓一樣瘋狂。

       「喵呼呼~這表示主人她認同妳了!」

       「哇嗚!主人她同意了耶!」

       「呵呵,也就是說黑露小姐現在是這本書的新主人了。」

       「呃?」黑露還在一頭霧水當中,對於女孩突然硬塞給她一本奇怪書籍感到困惑:「那這樣的話,你們要怎麼辦?」

       「當然是跟著新主人走囉!」

       「誰拿著書,我們就跟誰囉!喵呼呼~」

       「黑露小姐,從現在開始妳就是我們的新主人了!」

       「啊?!」

     「主人!」

        三隻鬼異口同聲地高喊著,黑露對於自己忽然就收到三隻鬼作為同伴實在是又錯愕又茫然,哭笑不得。她甚至還能在耳朵旁聽見寧兒大喊哀號的慘叫。

       「您走到哪我們都會跟隨您的,主人。」

       「主人有什麼吩咐嗎?」

       「喵呼呼~如果是要惡作劇的話,我可是很樂意幫忙的呦!」

       「呃,所以……」黑露掃視著這三隻鬼:「如果你們跟我走,這裡應該就不會再有鬧鬼的事情發生吧?」

       「那是當然的,」因波斯兩手交叉在胸前:「這裡方圓十里之內目前只有我們這三隻鬼在這裡。」

       「我們平常都會躲在書裡面,沒有必要不會隨便跑出來嚇人的喔!喵呼呼~」弗勞洛斯的雙眼似乎突然閃閃發亮起來。

       若主人有需要我們幫忙的話歡迎隨時找我們。」瓦沙克鞠躬敬禮道。

       「好吧……這樣至少解決這裡的問題。」黑露苦笑著說:「沒辦法了,那我就做這本書的新主人,你們都先回到書裡面吧!」

        「是的,主人。」

        「等等,那我們的茶會該怎麼辦?」因波斯忽然想起什麼,又跳了起來。

        「那還不簡單,」瓦沙克胸有成竹說著:「書裡面還有很大的空間,我們把茶會搬進去不就好了?」

        只見瓦沙克彈個手指,整張餐桌還有椅子,也包含上面茶品甜點忽然像魔術一般全部吸進書裡頭,只剩下原本空曠寬敞的房間。

        黑露驚訝地翻著書本,對於書本裡創造的另一個空間感到不可思議。

       「太好了,這樣就可以繼續開茶會了。」

       「主人若還有什麼吩咐的話歡迎隨時找我們。」

       「如果也想進來喝杯茶的話隨時歡迎喔!喵呼呼~」

        就這樣三隻鬼也同那張餐桌被吸進書裡頭,黑露再次翻開數本後,發現裡面多了那三隻鬼的圖案在裡面。

       「呼,總算搞定了,真麻煩……」黑露這時才終於放鬆警惕,整個人因為疲累而坐在地上稍微休息。

       「喂,黑菇,妳是認真的嗎?」

        寧兒這時才從黑露的頭髮下飛出來,剛才因為害怕那三隻鬼而一直躲藏起來不敢露面。

       「嗯?什麼?」

       「還問什麼?那些傢伙啊!」寧兒很不高興地抱怨道:「妳真的要讓那些奇怪的鬼怪一直跟著我們喔?

       「這有什麼辦法?」黑露其實已經有點懶得再跟寧兒辯解什麼,不過還是說明自己的想法:「不這麼做要怎麼跟委託人交代?他們畢竟也沒做出什麼傷人的事情,不需要消滅他們吧?」

       「可、可是那些是鬼耶!我才不要跟那些可怕的鬼怪在一起……」

        然而,還沒等寧兒說完,書中忽然又射出三道光芒,一瞬間原本躲在書中的三隻鬼圍繞在寧兒四周。

        「我.們.都.聽.到.了.喔!」

        瓦沙克、弗勞洛斯與因波斯,三隻鬼都異口同聲地說,也不約而同地露出最富有惡意的笑容。

       「嗚哇!救命啊!不要吃我啊!!!」

        寧兒慌張地狂拍起翅膀向門口逃跑,卻一直不時撞到牆壁。因為恐懼在房間胡亂繞了好幾圈才終於跌跌撞撞逃竄到門外。

       「唉呀呀,這隻妖精還真有意思。」

       「喵呼呼~以後的旅程一定會很有趣。」

       「嘻嘻,真好玩!」

        三隻鬼哈哈大笑完之後,便又各化為一道光芒吸進書裡面。

        黑露呆坐在原地一動也不動,她實在是很懶得再動腦想那麼多。

        一隻死纏爛打的妖精就已經夠麻煩了,現在又多了三隻更麻煩的。

        以後大概沒得安心入眠了吧……




(繪師
: 1983)

這篇是之前跟幾位繪師友人一起合作參加公會活動所寫的短篇小說

現在活動已經結束了,就放出來歡迎大家評論指點~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3210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曲蘿幻
滿好玩的耶
三個鬼都很有特色啊
原本看還以為是愛麗絲夢遊仙境

06-02 07:13

冰翼羽蛇
謝謝來訪~

原劇本確實有參考愛麗絲:P06-02 11:44
鳥不飛
沒想到要打鬼,卻意外收服了三隻神奇寶貝~~[e29]
房子家具各類物品描寫得很好耶,請問要怎麼寫才會好像身立其境呢?

另歡迎到我小屋看漫畫喔[e29]

06-13 18:01

冰翼羽蛇
其實我也不是說很會敘述
大概是多發揮想像然後把畫面照實寫出來吧?

作畫辛苦了~會去逛逛~[e12]06-21 16: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darkflygo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實驗> 中... 後一篇:怪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ifom非洲人
歐洲人玩手遊險喪命,友人:他運氣很好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866198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2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