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箱庭の世界】角色小說 - 克里斯 - 私刑執行者 (二)

作者:千羽紅夜│2015-05-07 13:56:52│贊助:0│人氣:116

「抱歉,打擾了!」克里斯在說完這句話的同時,粗暴的將門一腳踹開。

然而,希妮亞卻不在他的身邊,似乎有別的事情正在處理。

裡頭的人頓時被他這個舉動嚇了一跳,再熟悉不過的、帶有恐懼的眼神全數集中在他的身上。
然而,此時的他卻絲毫不在意,將自己的眼神牢牢釘在群眾裡唯一一個臨危不亂、甚至還悠閒的喝著下午茶的人身上。

「給我這個名片的人,就是你嗎?」克里斯將那張名片抽了出來,向前扔去。

「克里斯先生,雖然從資料上就可以很順利的看出你是個很衝動的人,但是似乎還缺乏了點教養。」

「缺乏教養的人是誰?在證據貧乏的狀態下就下令抓人的是誰?身為城鎮內部安寧保衛者、卻又先行擾民又一副理所當然態度的又是誰?」那個人的態度越來越像在過去世界所遇到的一個仇人,克里斯實在無法接受那種明明就是加害者卻又擺出事不關己的態度。

「這只是他們的職責,也是我們必須做的『必要程序』。」那個人說道,拍了拍桌上那本厚厚的書。題名是:守衛教則訓練手冊。

「原來你們拿來訓練的手冊連基本的『證據確鑿』這篇教則都沒有嗎?那你們還真的是需要好好改一改了。領主府都沒有管到你們這一環?」

「沒有,如果事件沒有大到可能會危害到整個箱庭,領主府大都放給我們去自治自理,連這本書也是經由我的直屬長官親自撰寫。話說回來,克里斯先生,你專程跑這一趟應該不是只為了吵架吧?」那人說道,又抿了一口熱茶。幾回合下來,他甚至從未正眼與克里斯對視過。

「我倒還想知道你找我過來是為了什麼事。不過在這之前,我得要先知道你們要怎麼補償我浪費掉的寶貴時間。」

對方聞言,終於願意抬起頭看了克里斯一會兒。卻露出了冷笑:「原來是針對這件事。」
話剛說完,對方彈了個響指,沒多久之後,一個看似隨從的人拿著一張看似契約的紙張走了過來,遞向克里斯。

「這個就是先前的補償,不多不少七百金幣,已經轉交於你的帳戶內,你可以隨意查核。」對方說道。

克里斯見到這筆金額,雖不能說滿意,但卻也不能感到不滿。
畢竟對方已經拿出了誠意,若繼續刻意吹毛求疵,那便換成是他找碴了。
然而,對方置身事外的態度仍舊令人厭惡。

「我不是針對這件事,你找我來到底有什麼事?」克里斯將那張紙捲了起來,扔進恩賜卡內後問道。

「好。我們講正題.....想必你應該也聽說過『私刑執行者』這個名字了吧。」
當那個人提到這個名詞時,表情終於有了一些凝重。他合掌撐住了自己的下鄂,換上了嚴肅的神情:「雖然這個人先前就有許多犯案的例子,而受害者都是無一例外的強盜、小偷之類擁有前科的人,死法也都大同小異。然而大部份人都罪不致死,卻被這個人私自行刑,造成了我們守備隊的困擾。而領主府的意思是讓我們將這些事情壓制住,不要讓媒體有機會宣傳,害怕造成一般居民的不安。」

「那?你們不去抓他、找我做什麼?」

那人擺了擺手,表示不要打斷他之後,繼續說道:「很遺憾的是,對方似乎清楚我們守衛隊的每一個成員,都能夠預先知道巡邏的路線或埋伏並遠離那塊區域;加上合格完成訓練的人大都不願意留在隊裡服役,所以我們的搜查也遇到了瓶頸。因此,我們只能求助於外部的高手。」

說到這裡,他從懷裡取出一本名冊,放在桌上:「而入選者中,大部份的適合者都擁有固定的共同體。若要要求他們協助,我們則必須向該共同體提出申請,這步驟十分的繁瑣而複雜,這段期間就算再有受害者出現,想必也不會有任何人感到意外。」

克里斯聞言瞇起了雙眼:「幫助你們,我有什麼好處?」

「好處,獎金是一定會有的。除此之外,我曾經聽說過,你剛來到這裡時,便在『逐日星盤』的街道上,在眾目睽睽的狀況下襲擊他人的前科?」

克里斯聞言皺起了眉頭,沒想到當時的事件竟然被當成了要脅的因素。然而,就領主府內部的紀錄以及管理狀況而言,就算城裡有哪隻雞在什麼時候生了幾顆蛋被紀錄下來,他都不會感到意外。

「我可以讓這份前科洗白,而且你的名聲應該會在守衛隊裡廣為人知,應該會省去很多定時盤檢之類的問題。」

「..........我考慮。」克里斯思考了一會兒之後,從牙縫間不情願的擠出了這個回答。畢竟,他的主因也是為了自己不要再蒙受冤屈;然而,對方的態度卻讓他千百個不願意。

「那這份計劃書就交給你了。如果你答應了,請於計劃案上的指定時間到指定地點準備。」那人說道,將紅色封面的書信朝克里斯扔了過去。

話不投機半句多,克里斯接下書信後,也沒有多說什麼,更不可能向對方道別,便轉身離開了那棟建築。



幾天後的夜裡,他的身影大落落的出現在『逐日星盤』的巷道中。

看見他的出現,幾個蹲踞在一旁的守衛皺起了眉頭:「克里斯先生吧?可以請您低調一點嗎?」

「你們這計劃蠢死了。」克里斯氣沖沖的走到他們身旁,似乎絲毫沒有掩飾的意味。在隨手將那封信扔在他們眼前之後,他指向前方的馬路大喊道:「一點判定的能力都沒有嗎?先不論那兩個演技爛到爆炸的誘餌,對方也清楚你們的身份吧?」

在他們關注的方向,有著一男一女走在路上,兩人似乎都是守備隊的一員。
男方雖然拿著即將見底的酒瓶,但全身上下卻沒有半點酒味兒。
女方雖然穿著連身的長裙、拎著一個掿大的包包,打扮的像個酒店小姐,但步伐穩健、凌厲的氣息不斷從她身上傳來,一看就是有經過鍛鍊之人。

聽到他的話之後,守備隊員皆面面相覷,卻找不到理由反駁。

「反正又是『奉命行事』是吧?」克里斯嘆了口氣,幫他們找了個極佳的藉口。

「是......。」

「天啊.....我不陪你們演這場鬧劇了,我自己去找去。先前發現屍體的地點在哪?」聞言,克里斯搖了搖頭,決定自行去找尋線索。

「在.......勤務所後方大概十來公尺左右的街上。」一個年輕的守衛彷彿對克里斯的怒氣感到恐懼,怯生生的回答道。然而,他的作為卻被其他人狠狠的瞪了一眼。

克里斯卻對此視而不見,在獲得消息之後便轉身離去....。

「菜鳥,演的不錯嘛!如果這裡沒打算幹了,有沒有考慮當個戲班?」等克里斯的身影完全消失之後,那群守衛站了起來,突然態度一百八十度轉,拍了拍年輕的守衛道。

「呵呵.......學長別挖苦我了。」

「尤其是那種怯怯的態度,若沒有事先知道,還真以為你怕他了咧!」

「總之,差不多也該收隊了,接下來就等待處長下一步指示,希望克里斯先生跟他所希望的一樣,能當個稱職的『誘餌』。」一個胸前戴著徽章的中年男子說道,並向在馬路上的兩人比了個暗號。

守衛隊一行人,便在演完這場戲之後,整備了隊形,便往原來的崗位走去......。



另一方面,克里斯踏著碎石走著,只不到一小時就來到了第一現場。
雖然那裡已經被人用封鎖線圍了起來,在地上還畫下類似命案現場的痕跡。

但由於根本沒人看守的緣故,克里斯幾乎無視於封鎖線的範圍就踏了進去,在粉筆劃下的痕跡上看著空無一物的地面。

然而,一般人雖然看不出來,但他卻能『嗅』出些微殘留在原地的氣味。
除了酒氣、血味、甚至連曾經殘留在屍體上硝煙味兒都聞的一清二楚。

因為,這是戰爭的味道,是他一輩子都不可能忘記的氣味。

「所以被害人也有酗酒的習慣......那麼。」他聞著那像似『過期』了的酒味,決定了去處。
沒多久之後,便從原地離去,前往下一個線索可能存在的地方──也就是那名女子遇襲時附近的酒吧。

但他卻不知道,這一切都看在位於屋頂上的某人眼裡。

「第八個......。」那個人扳開手指算著,在確定心中的數目後,再度消失於黑暗之中。



「所以,你們知道這個人?」克里斯說完,一口飲盡吧台上杯中的液體。

「當然知道,那傢伙還欠我們將近五百枚銀幣。怎麼,先生您要幫他付帳嗎?」酒保的表情似乎對死者的身份非常的不屑。

「這倒是沒辦法,如果你們要申請,還是要跟領主府那邊申請吧。不過,如果是情報的費用.....。」克里斯說完,從口袋裡掏出五枚金幣,擺放在桌子上。

酒堡毫無表情的將金幣撈進自己口袋中之後,從吧台下取出了四瓶酒便調了起來。

「話說回來,你們有沒有看過有客人拿著類似的東西?」克里斯邊問道,邊拉開了大衣,露出槍套內的武器。

「太多人都習慣使用槍械了。尤其是會來本店的客人,大都像你一樣會帶著它來『防身』,雖然這些玩意兒對你們來說應該都是吃飯用的傢伙。」

「如果是比它還要大口徑的槍管呢?」

「這我會幫你留意,畢竟我們不會管太多客人的事情,我也不想因為惹事再回去那個監獄。」酒保說完之後,將調完的酒倒進克里斯的杯中。

「哦?所以你也是有『過去』的人?」

「大部份會到這裡的人都擁有著一定的過去,也只有像我們這樣接受過懲罰之後的人才會願意來到這裡繼續茍延殘喘的活著。」

「哦.....。嗯?還不錯,話說這酒叫什麼來著?」眼看話題逐漸凝重,克里斯抿了一口酒,卻發現那杯酒的味道潤喉、清香、卻不嗆辣,於是向酒保問道。

「這杯酒叫做『旅行者的熱情』,是我獨家發明的,也是很多冒險者都愛喝的酒。」

「嗯........還不賴,下次有機會應該會常到你們這裡做客。至於那件事,就再麻煩你了。」克里斯將那杯酒飲盡之後,稍稍回味了一下留在口中的韻味。

然而,他卻不知道那將會是他這輩子最後一次喝那杯酒......。



夜暮時分,朝陽未起。

當酒保即將拉下酒店的鐵門時,一名披著灰白色斗蓬的男子走了進來,無視於酒保怪異的目光,便隨便找了個座位坐了下來:「幫我調一杯酒。」

「先生,我們準備要打佯了。」酒保撐著鐵門,皺起了眉頭,希望能以排斥的眼神趕走這位來自不正確時間的客人。

「不,我執意要喝完這杯酒才走。」

酒保聞言,嘆了口氣。畢竟這間店也開一段時間了,這種客人並不是沒遇到過。
然而,現在的他也不想惹上更大的麻煩,只想安寧的渡日,於是只好走回吧台後方,將杯子擺在客人的面前。

「請問您要喝什麼酒?」

「『血腥傑克』。」對方說道。

「這位客人....『血腥瑪麗』是世界知名的酒,但是你說的酒名我倒是.....」酒保聽聞這個完全沒聽過的酒名之後,皺起了眉頭,才剛回頭,卻發現一根烏亮的物體已經抵住自己的額間。

「不,你誤會了,我是要你染上鮮血,『飛刀手傑克』。」

“碰”伴隨著槍聲響起,酒保的頭重重的撞在吧台後方的玻璃上,同時也讓那片玻璃上染上了鮮紅的液體。失去了靈魂的肉體慢慢的滑落下來,在撞到櫃台之後跌落地面。

然而,當時的街道上早已沒有半點人煙,因此也沒人查覺到這間酒店主持的隕落。
而這塊牛鬼蛇神叢雜之地,會發生什麼爭鬥早已是家常便飯,大家只會靜待著守備隊前來排解糾紛。

而那名客人,在犯案之後則是繞過了吧台,看著酒保屍體的眼神像是買到讓自己滿意的商品一般明亮。

他抓住酒保的屍體,慢慢的拖去後方,開始料理起自己的『戰利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2977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球喵(雷喵)
七百五十金。

05-10 20:1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legend01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箱庭の世界】角色小說 ... 後一篇:身影...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冷門音樂~有將近六千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