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9 GP

[達人專欄] 【RPG公會】【艾爾帕卡】∞

作者:醒│2015-05-02 22:49:31│贊助:58│人氣:427






                                                                          


                                                                          


      「這是?」有人說。

      女孩舉頭望向湛藍徹底的穹蒼,沁涼的風吹過她的髮絲,她身旁的灌木叢有如一條通往無窮的繩索,綿延的翠綠筆直地貫徹這時空。空氣很輕,聞起來沁涼,滑過她的手臂帶給她棉花般的感受。女孩微微笑,兩個酒窩在臉頰上浮出。這時候,時間與空間也不重要了。她感覺到自己的心像是一朵白兔形狀的白雲,在高空中徜徉,仰視天,俯視地,與星空作伴。她嘗試記下此刻的感覺。

      幾個擺動的身影在女孩的眼角餘光中閃耀,她把視線轉到那群人們身上。距離女孩約十公尺的距離外,站有六七位身穿白袍,潔白色幾乎快要把全身都包覆住了,但是在他們臉龐完全找不到一絲失落與絕望,一抹淡淡的微笑永遠掛在他們嘴角上,像是兩邊上彎的眉月。女孩跨開步伐,腳底踩著綠與白。

     風從北風轉成東風,女孩的髮絲在風的相伴下飄向身體後方,像是一艘在天翱翔的風帆船。

      「這裡......?」女孩耳語,但是並不是從嘴巴發出的聲音,這甜美的聲音來自女孩的心。這裡沒有影子,一切都籠罩在和煦的光線下,女孩的腦海中,這種情況是她此生第一次如此完美的遭遇。太陽的眉毛從東方的地平線露出,代表天空女神的黃逐漸向女孩舞來,帶給這裡屬於清晨的第一道曙光。女孩再度舉頭,但是並沒有直直望向天空,她品嚐著陽光,邊緩慢地走向前,步向光。根據女孩的說法,這種感覺讓她聯想到在家鄉的花園裡漫步。


      「什麼是真實?」有人在女孩的耳邊低語。

      她不確定這是不是他們之中,某個人的低沉嗓音,但這聲音聽起來很舒服,讓人陶醉,但是,

     「哦,又來了。」有個女人的聲音鑽進女孩耳中。

      這問題使女孩的步伐停止,盯著欲掙脫地平面擺脫的太陽。


      「真實不是一種實體,它是一個概念。」有人提出解答,語調如同林中苔石般穩固。

      「我覺得這問題過度廣泛,需要長篇大論才可以說出個像答案的答案。」一道男聲在蘇卡的左側晃蕩。「至少會有一篇冗長到嚇死人的維基百科頁面。」

      「我想,真實就是存在,存在就是真實。要存在才能體驗真實。」這裏飄著一道稍微低沈的男性語調。空間中霎時充滿百合的香味,女孩把食指放在自己的嘴唇上,雙眼中泛出兩個太陽的倒影。

      「美妙的事物,美妙的人生,感受美好就是真實。」

      「不只如此,」另外一道女聲在女孩的背後盪漾,「真實的定義因人而異,有人覺得活著就是真實,有人認為要創舉才是真實,更有人覺得,找出自己活著的意義才是真實。我呢,覺得第三個答案挺有意思的。」

      女孩睜大自己的眼睛,好像是了解到自己領悟到了什麼一樣般。她相信此時,她臉上的神情一定看起來很吃驚。眼前的陽光依舊那麼溫暖與耀眼,女孩心中冒出一道模糊的答案,像是某種透過心靈傳遞到人間的呼喊聲,短短幾個字就足以訴說一切,但是不幸的是,那答案稍縱即逝,在女孩的心中咻地消失。

      一種怪異的似曾相識感油然而生。女孩輕皺眉頭。這時候這裏大約有十幾個人,大家看似都約在二三十歲上下,清新的氣色訴說著年輕,而且每個人都有一篇短暫卻精彩的過去,卻在背後的雲霧中隱藏著遺憾。女孩思索著,思維在腦海中緩慢地前進,想著怎麼樣向自己解釋眼前的所有。他們似乎都瞧不見女孩,

      但是女孩卻知道他們。



      「為什麼?」方才的男人詢問道。

      「自殺的人無法進到此處。」她說。
      「我們可以在此,共享永恆,是因為我們都領悟到生命的可貴性,與生命的真實性。」

      女孩把自己的右手往天空伸去,好似慾望著抓取到某物。


      「生命的真實性,是任誰都無法去抉擇的。」有人在一旁附和道。她的臉,那充滿慈愛的臉龐,還有豔黃與綠相間的秀髮,女孩感到萬分熟悉,幾個字徘徊在喉中,像是森林中迷路的羚羊,她藉由自己所能辦到的最好方式,嘗試把這些字給吐露出來。

      「妳是......亞莎老師嗎?」女孩問道。


       對方沒有回答,但是她卻用一對充滿力量的眼神凝視女孩,更精確地說,女孩的心。

      「蘇卡同學,請記得,只有持有者本人,才附有那與生俱來的權力,來為衡量自己在這世界的真實性,在藉由此概念,轉換成一道人生的夢想,或是期盼。換句話說,蘇卡同學,這世界上的任何人,都會有個純真,而且永恆的心———

      女孩感覺到有人在她的頭頂上輕輕揮了一拳,下一秒鐘,她發現自己在客廳,像個鬆軟的棉花糖般陷入一顆藍色懶骨頭,旁邊散著一雙粉紅色貓咪襪子。時鐘的輕語告訴女孩,她即將跨入通往凌晨的大門。客廳桌上的熱奶茶已經涼了,裡面的茶包猶如海洋中的島嶼在杯中漂浮著。

      「心願吧。」蘇卡後腦勺靠在懶骨頭上,掛著微笑地望著窗外夜色降臨的阿斯嘉特。




❉ ❉ ❉




      讓我們短暫地把時間停留一會兒,瞧瞧蘇卡在黎明的客廳中思考著亞莎老師拋給大家的難題。哦,不不不,這並不是一個數獨題,也不是黑洞中心的奇點到底是什麼的問題,更不是考驗你奶油波士頓派的食譜內容是什麼,這比較像是一道沒有答案的論文題目。要有個解釋答案不成任何問題,由於一個獨特的解答存於每個人心中,人人都可以長篇大論,人人都可以嘗試拯救畢維斯助教。


     但是蘇卡這時認為,把一個人的性命交給於另外一人的手上,這本身就是個聽起來不太道德的行為。
     「況且,」蘇卡把腦袋偏向左邊,壁爐裡的微微火苗在她的雙眼中跳舞,「醫者並不是神啊。」


      讓我們倒帶,好嗎?把時針撥回到上午十一點整,鳥語花香的時刻。這風光明媚的阿斯嘉特五月天,是個怡人的季節,你可以看到商人們爭相做生意,鈔票漫天飛舞的世界樹商場,把你的 Google Map 往北邊調一點,一些高聳入雲的教堂爭相並列著,裡頭擠滿著信眾,聆聽牧師的精彩演說,而且等待被上帝拯救。但是就算他們都在此也不打緊,因為這並不是我們的最終目標。

     我們要去些第薇雅,這回輪到蘇卡帶路。




❉ ❉ ❉




     早上亞莎的課程結束之後,蘇卡幾乎是飛奔回家,不是那種急忙回家準時收看海綿寶寶的飛奔,而是一種蘇卡從來沒有體會過的失落感,彷彿自己被某種詭異的手掌拖向谷底,永遠無法重回到世上。一路上,蘇卡的雙眼下掛著兩痕永不停止的淚流,途中還在人行道上被小石子絆倒,身體直接撲向地面,幸好蘇卡今天穿著的蓬鬆洋裝,不至於在她稚嫩的臉頰上劃上擠到難看的傷痕,但是這也足以讓女孩在街上直接哭出來。

      「到底該怎麼辦啦?蘇卡覺得自己好沒用啊。」她的叫聲中充滿令人心酸的鼻音。

      她會這樣說並不無道理,蘇卡渴望可以用自己與生俱來的優勢造福人群,醫療似乎是個絕妙的選擇,有時候蘇卡也會因為自己可以學會很多治療魔法而小小自豪著。她方才也利用自己的力量想要撥亂反正,讓畢維斯的病情好轉,但結果當然就是無效,每次施法,蘇卡就感覺到更深一步的挫敗感。

      當蘇卡嬌小的身子趴在地上的時候,她感覺到此刻是多麽漫長。她在地上勉強地坐起來,那時候街上並沒有什麼人,但是蘇卡被淚浸濕的臉上卻泛起紅暈。蘇卡用溫熱的掌心在臉上按壓幾次,想讓自己的情緒平靜下來。她的腦袋中不斷播放著去年在市中心百貨公司週年慶時,播放的主題曲「天堂的甜密」,但是她不曉得如何才能使這音樂停止。

      原本靜躺在蘇卡雙臂中的醫療書籍,這時候像是了無生氣的落葉靜止在地上。

      她有點被嚇到了,這點毋庸置疑。也許是蘇卡從未親臨過是否安樂死這倫理問題,她也幾乎沒把自己的腦袋往這問題裡鑽過,更不用說做出抉擇。一想到這裡,蘇卡又是一陣哽咽,不斷地用手拍打她那細白的大腿外側,她開始質疑自己選擇醫療這條路是不是正確的選擇。

      「……亞莎老師,幫幫我。」蘇卡凝視自己刮傷的手臂,又是一顆淚珠落下。

      陽光很甜美,嚐起來像是現採鮮橘。幾隻歌唱的麻雀停駐在街燈上面,牠們先彼此互望一眼,接著轉頭看向在路上緩緩站起來的女孩。蘇卡彎腰把散落一地的書重新整理好,動作緩慢且充滿疑惑。

      蘇卡用走的回到些第薇雅。




❉ ❉ ❉





      女孩靜坐在陽台上,一手輕輕放在大腿上,一手架著自己的下巴,盯著藍天與白雲。她待在這裡已經過了三個小時了。

      芬奇好幾次想把蘇卡拉回到家裡,並且吃些司貢配香草水,因為蘇卡沒有吃午餐,他猜想她一定餓到不行了,但是女孩只是坐在那裡,等待著太陽劃過天空,似乎沒有意識到芬奇的存在。芬奇不禁納悶起,蘇卡是不是與男朋友分手了,或著只是自己多心了而已,但是今天的蘇卡看起來有點反常,像是在紅玫瑰花圃中突然冒出的黑玫瑰。但是要是蘇卡真的是跟男朋友分手了,她可能會變得消沈,但也不會變得跟現在一樣完全無反應。


      「我把點心放在妳旁邊,餓了話,就吃吧。」芬奇把手中的櫸木托盤輕輕放置在茶几上。

      「謝謝你,芬奇。」蘇卡的語調跟平常一般輕柔,但並沒有回頭面向芬奇說話。她繼續凝視眼前的事物,腦中的結愈變愈大。

      「我幫妳把手臂上的傷口給消毒擦藥了。」
      「妳讓我很擔心你,不要在這裡待太久,累了就快點去睡個覺吧!」芬奇留下最後的叮囑之後,便轉身走回到房子裡。他懷疑艾爾帕卡學院在早上的時候,是不是給蘇卡喝太多薰衣草茶,才會讓女孩的行為變得如此古怪。但是結論是,他想太多了。




      時間悄悄地走,但是只向前行,永不後退。

      霎時間,蘇卡從迷茫中躍回到現實。

      她發現自己身處在自己的書房裡,實木桌子上書疊成跟一座山一樣高。她不明白自己到底在陽台上看著遠方發呆了多久,她連自己怎麼跑到陽台上都不曉得。蘇卡好奇地望望書堆旁邊的櫸木托盤,上方只剩一半的葡萄乾司貢,這才告訴她,這五月天的午後已經過了三分之二了,而且芬奇曾經走上陽台關心她。

      「哎。」蘇卡嘆口氣。
      「亞莎老師,您想要告訴我們什麼呢?」


      蘇卡把右手手肘放在桌上,手掌心靠在臉頰旁邊,然後呆望著那疊書。有些看起來比較老舊的書,頁緣散出暗示高齡的土黃色。她也很好奇這疊書為什麼會被自己拿到這裡,她在思考這是不是芬奇發現了蘇卡心中的疑惑,而幫自己準備了相關書籍,例如《關於安樂死》、《探討生命的價值》與《天堂:我們都超愛的地方》。蘇卡低頭,給自己一個模糊但是挺有說服力的答案:可能是因為,我想在書頁之間找出這難題的答案,自己的抉擇。

      她翻開其中一本非常古老的書,書名用草寫打上《活著》,頁面中充滿著各式各樣的蘇卡手寫筆記。閱覽的同時,有種陳年的書卷香味不脛而出。

      「我看看......生存的道理,生存的法則,

      ,生命的演續,

      天擇說,人擇說......咦?」蘇卡停止手中的動作。



      人擇說。



      蘇卡從抽屜裡取出一張書籤,把這頁作下標記之後,將它暫時放到一邊。她從書堆中取出《探討生命的價值》然後打開。這書的封面看起來就是有請設計師設計過的,看似時尚的紅色線條刻出書名,封面左下方還有一位微笑的金髮女孩,手中捧著一盆紫羅蘭。

      「......為什麼人們會岌岌可求生存,往往是因為有某種更強大的力量,超過金錢與慾望等等因素,在促使我們要去完成一個屬於自己的生存目標......」書中的文字有種魔力,吸引著蘇卡的目光。

      「……一名重症末期的病患,不一定會比一個普通人還要悲慘。一個家財萬貫的君主,也不一定會比一位在露宿路邊的乞丐還要愉悅......」

      「……大家對於生存的定義是很不一樣的,我在這裡想要註明,生命是一個空水缸,但是這並不是代表著,這空水缸等著被雜七雜八的經驗給填滿,然後把這寶貝帶進你的棺材裡。而是你怎麼去填滿這水缸,用什麼填,該怎麼填,哪裡不應該灌水,哪裡需要補充多餘的液體,這當然也包括,什麼時候該填滿…...」

      「……人會什麼會有聰明與愚笨之分,差別也僅在於了不了解自己心中的那口水缸而已......」


      蘇卡緩慢地閱讀完這篇段落,剛好陽光在這時斜曬到書頁上。她闔上書,靜靜思考著。




      生命是無價的,亞莎老師會不會是想要告訴我們這點?

      也許這是亞莎老師在早上想要傳達給大家的道理,但是說真的,誰不知道呢?




      蘇卡望著寧靜的室內,她能聽見後院外的水池傳出的流水聲,她的思緒也像是流水一樣潺潺流向下。她看看自己塗滿藥膏的雙手(當然大部分已經看不見了),還有一些癒合中的傷口,隱約回想到早上在路上摔倒的過程,臉蛋上又浮起紅暈。

      「姑且,蘇卡不太相信亞莎老師的意思就在這裡終止了,」蘇卡喃喃自語。她的語氣很平靜,但是眼神就如同深陷失落的漩渦之中,然後鼓起勇氣奮力挽救自己的兔子一樣。「畢維斯先生是真心為學院奉獻而成為助教,現在卻是病懨懨地躺在病床上。這跟生命無價的道理,會有什麼樣的關係呢?」

      也許真的有人不明白生命無價的道理。

      她在好幾個小時之前,親眼望到令大家都束手無策的場面,那時候她就站病床的床尾邊,位置就在那一大扇落地窗旁,而且已經差不多淚流滿面了。在眼角上,她看著一顆古怪的綠色光球在窗戶外,朝向那自己從未看過的天神雕像後方移動。好多好多同學的叫聲此起彼落,蘇卡的視線不斷地在窗外與畢維斯身上擺動,直到畢維斯在眾多治癒魔法的影響下,從喉中咳出血來,蘇卡才把自己的注意力全部擺到畢維斯上。

      接下來,她在路上摔倒了。也許是因為那些在路上煩人的絆腳石,也可能是自己的鞋帶不曉得在什麼時候就鬆掉了,糊塗踩到它所致。但是重要的是,完全跟醫生扯不上關係的芬奇,竟然是他把自己的傷口消毒,然後塗上藥膏,蓋上藥布。整體來說,蘇卡非常感謝芬奇的所作所為,但是把事件翻到另外一邊,卻足以讓蘇卡感到無比吃驚。她陷入沈思。



      芬奇是因為看到蘇卡受傷,所以幫我敷藥。

      芬奇並不是一位醫生,但是他幫我敷藥。

      為什麼?



      她翻開《天堂:我們都超愛的地方》。這是一本宗教雜誌,裡面大概就是寫著一些在讚頌上帝美好的詩篇或是故事,還有一些繪者們所畫出的天堂想像圖,例如滿山滿谷的棉花,與永遠不會熄滅的暖光。但是在接近書末的部分,有一句話特別勾引上蘇卡的注意力。




      「人的生命之所以完美,是因為祂的無私關懷與諒解。」




      女孩把這句話反反覆覆看的三遍之後,霎時間領悟到了什麼,猶如一顆在腦海中綻放的燈泡。她把這本雜誌放到自己的大腿間,然後抓起《關於安樂死》這本跟顆石頭一樣厚重的書本,攤在桌上。這時,蘇卡覺得自己十分清醒,一條原先被煙霧覆蓋的道路隱約地浮現。


      「……安樂死可以說是個困惑這好幾個世代的議題......」

      「……有某些地區,醫師時常進行非法安樂死的程序,而被家屬指控謀殺......」

      「……事實上,病患家屬不明白自己的親人的願望是什麼,有這個可能性......」

      「.......有時候,病患可以用自己最後所能的溝通方式,把自己渴求的未來告訴醫師,而讓醫師做出決定。諷刺的是,大多數的家屬無法理解......」

      「…..另外一派說法是要讓大家追本溯源。醫生是一個職業,主司把有病的人轉成所謂健康的狀態。職業是個被人創造出來的概念,意思是指利用自己的能力賺取交易貨幣,這當然也包括所有攸關病理的工作......」


      蘇卡倒吸一口氣,然後繼續讀下去。


      「……所以,簡單來說,病患即是顧客,醫師即是服務提供者,這裏完全沒主權到底在誰身上的難題,顧客就是中心,現存的醫療機構需要在把這個『權力分配』的問體好好思考清楚 ……」

      「……醫者是個偉大的存在。然而,醫者並非神,他們都會犯錯......」

      「……但是能不能再挫敗中重新學習自我,與一位醫師的品質間有密切的關係......」

      「……引用一句話:『一名好的醫師,或是治療者,並不只在於擁有高明的醫術,且可以真正的瞭解與病患間的賓主關係,謙卑地體悟病患的心理。』(引用自斯提爾斯2009)......」

      蘇卡眼睛瞪得大大的,她發現自己對於醫療的理解不全然是正確的。她過去不斷地讚揚治療的美好,導致這概念在她的字典中過度神聖化。她晃晃頭,想把腦袋中的雜亂資訊整理成一條線。她想著,把賓主關係思考清楚固然重要,就像是在做蛋糕之前要有精確的量杯跟磅秤一樣,但是怎樣在之間作出平衡,這更是關鍵。


      死亡並不可怕,只是人把它弄的可怕罷了。蘇卡回想到過去每一次施放治療咒語的時候,心中無時無刻都會想著,因為你們需要我的幫助,蘇卡來幫你們脫離險境。這時候,這個想法像是被壓縮機擠成一片餅在空中飄盪。她意識到自己原來才是恐懼死亡的人,要不然他為何學習這如此多的治療咒語呢?

      其實,蘇卡心中想著,

      應該是我需要他們的幫助才對,因為我害怕死亡,他們提醒我,要戰勝自己的恐懼。每個病患都有個夢,而他們都希望天底下的所有醫師,都可以暫時把死亡的恐懼敢給忘卻掉,用真誠去與自己溝通。他們都相信醫師的專業,但是比起一位在壓力下感到無比慌張的專業醫生,他們會更相信一位冷靜且睿智的不知名醫者的抉擇。


      蘇卡想到此刻,臉頰上漾起微笑。

      有的雲霧消逝殆盡,留下的是一條通往真實的光輝大道。

      生命無價,所以值得無限的體諒。

      她抬頭望向窗外,幾隻代表希望的藍鷗飛越過天空。




❉ ❉ ❉




      隔天黃昏六點整,女孩再度現身在醫療室。

      她希望亞莎老師能暫時離開病房,與畢維斯單獨共享短短的五分鐘。亞莎老師並沒有說什麼,她只是慈愛地用修長的手指輕輕劃過蘇卡的稚嫩臉龐,

      然後微笑,蘇卡也用一抹無聲的微笑回應亞莎。
      隱約中,蘇卡能透過亞莎的眼神,望到昨日晚上的奇異夢境,那個被歡樂與豔陽擁抱的世界。


      「什麼是真實?」蘇卡再往病床慢步之時,對自己細語道。

      亞莎彷彿聽到蘇卡的疑問,但是她沒有回答,而只是給蘇卡一個意涵深遠的點頭,蘇卡背對亞莎,但是她感覺得到,老師送給她的那一句話。

      「這世界上的任何人,都會有個純真,而且永恆的心願。」

      「包括你,包括我,包括畢維斯,所有人。」

      亞莎的答案似乎對不上蘇卡拋出的疑問,但是在這個萬物靜止的六點鐘,蘇卡感覺到糾結在心中的繩索,在悄無聲息之間被亞莎解開了。




      亞莎闔上醫護室的門,留下蘇卡與畢維斯在醫療室裡。

      心電圖的規律聲響劃破裡頭的寧靜,但是蘇卡完全不對這感到厭煩。

      小小蘇卡點起腳尖,雙手橫放在病床旁邊的扶手桿上,凝視著畢維斯的眼。

      畢維斯看起來依舊虛弱,顏色泛起充滿令人不安的紅,滿佈皮膚的醜陋紅瘡放射出刺鼻難聞的氣味。然而,蘇卡明白,畢維斯先生肯定會在堅持下去,完成自己一生中的願。蘇卡相信,畢維斯先生也會很願意聽下蘇卡的答案。


      蘇卡的語調平順,但是甜份依然足:

      「畢維斯先生......
      ......不不不,應該是所有醫生的老師,蘇卡想要跟你說......」


      蘇卡哽咽了一下,堅持下去:

      「天堂很美的,但是再怎麼美,也比不過一顆真心奉獻的心。」

      「醫者的哲學是個艱澀難懂的題目,但是蘇卡認為,這其實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困難。沒錯,醫生在一位絕症病患面前,看起來就好像是阿努比斯一樣,有抉擇病患在人生中最後那幾刻的生死,」

      「但是,你知道嗎?畢維斯先生,這就是醫生為這個職業非常了不起的原因。」

      「每個人都有個夢想,就像是醫療大眾是醫生們的心願,蘇卡也很像是那群很棒的醫生們,學習很多救助人的魔法。」

      「因為我們都希望能再一次見到病患了無遺憾的臉龐,那種感覺,是處處要與病患一同,跟死神拔河的醫生們,最愉悅的時候了......哪怕是早那幾分鐘,晚那幾刻,都無所謂。」


      女孩繼續說。

      「蘇卡並不會說醫生是個上帝派來的使者,但,
      我會說,他們是由人間派遣到這萬千世界的老師。」

      蘇卡輕聲說到此,頓了大約兩秒,
      然後跟著射入醫療室裡的第一道夕陽暖光,蘇卡說:


      「你覺得呢?畢維斯教授?」







{完}
                                                                          


亞莎的課程
亞莎的課程
亞莎的課程
亞莎的課程
亞莎的課程
亞莎的課程
亞莎的課程
亞莎的課程
亞莎的課程
亞莎的課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2547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冒險者養成班

留言共 3 篇留言

紺碧の詩
喜歡這篇 QWQQQQQQQ(感動意味

05-02 23:10


QWQQQQQ [e7]05-02 23:26
黑川薙
好看,感動~ (看到蘇卡就想到某實況主XDD

05-03 08:17


謝謝喜歡wwwwwwwww
是啊,這篇我看也會感動 QWQ05-04 20:51
《冒險者養成班》
任務獎勵已頒發,獲得艾爾帕卡代幣五枚。

05-09 15:22


Thanks! @Q@05-09 15: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9喜歡★spplor1603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獻給】毀... 後一篇:【RPG公會】艾爾帕卡化...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oison203011哎呀隨便喇
更新《刀劍神域 Alicization War of Underworld》OP、ED翻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2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