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3 GP

【翻譯】軍艦金剛航海記

作者:婚後幽影│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2015-04-28 00:23:55│贊助:46│人氣:3071
出處:
http://www.aozora.gr.jp/cards/000879/files/51865_40605.html

作者:芥川龍之介
翻譯:道魔幽影


停泊在高雄港外的『金剛』,攝於1923年


芥川龍之介(公元1892年3月1日~1927年7月24日)



炎炎夏日,悶熱得如同換上了厚厚的西服外套。和外面的夥伴一起來到上甲板時,三位年輕的機關少尉也到了,並對我們講了種種事項。由於我是新人,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對面那三位,可是跟旁邊那些夥伴之間,我們也僅止於一同在教室裡聽講過一次的關係。因此我就站在圈外,老實地聽他們在講。

少尉之一說到,他在橫須賀撞見S和妻子兩人在散步,那如膠似漆(大放閃光)的模樣讓他極不自在,當天晚上他就拉肚子了。旁邊的人們聽到那樁破事,隨即啊哈哈地放聲大笑,只有那位新婚之後沒時間陪老婆的S沒笑。因為很有趣,我也在一旁偷笑。

同時,自己也對遙望著染上濃濃夕色的軍港,將新婚妻子留在家裡,獨自來到此處的S,油然升起一股近乎憐憫的同情之意。要是那樣,為何他還要急忙出遠門,讓自己如此寂寞呢。

拖靶艦的艦尾,從剛剛就拖曳著兩道小蒸氣柱在向右轉。在我這個外行人眼裡,冒著小蒸氣柱的鍋爐,驅動著螺旋槳,即便白沫顯而可見,然而我仍不明白,這艘(標準排水量)約二萬九千噸的『巡洋戰艦※』是怎麼動起來的。

譯註:此處原文為『巡洋艦』,根據手上的資料,金剛原本的艦種是『巡洋戰艦』,第一次改裝後標準排水量為29330噸;第二次改裝後標準排水量為31720噸,同時艦種變更為『高速戰艦』。因此按上述資料修正之

早一步起錨的榛名已吐著煙,徐徐從港口西行離去。此刻乃是梅雨期間偶然放晴的天空下,鮮綠起伏的稜線與反射著耀眼的日暉,宛若水銀的海色交相輝映,編織出美麗如斯的全景。凝望此景的我,急不可耐地想找人聊些諸如『金剛要出航容不容易?』之類的話題。於是和旁人講起話來,以排遣這股心情。

這時,一旁的艙口立即傳出『鏘鏘鏘』地通知晚餐開飯的銅鑼聲。我怎麼也沒想到,會在艦上聽到這麼古早的聲音。聽見那聲音的同時,我想起了長谷的舊貨鋪。那裡有根塗成紅色的棒子,和一面怪裡怪氣的銅鑼擺在一塊,還有好像是萬年青還是什麼其他植物盆栽的葉子自上垂下。

我忽然想看看艦上的銅鑼,於是就比其他夥伴早一步下了艙口,追趕那位邊走邊敲鑼的水兵。結果追過去看到那『鏘鏘鏘』的本尊,根本不配叫做銅鑼,那不過是個平凡單薄的破舊金屬臉盆。既可笑又失望的心情油然生起,我垂頭喪氣地穿過了『士官室※』的海老茶色(類似紅茶色)門簾。

譯註:本文沿用原文『士官室』,但要注意日文『士官』指的是中文『軍官(尉級以上)』,下士官才對應中文『士官』(下士~士官長),感謝『呆呆鴻(w5553819)』補充



士官室頂上掛著幾台大型電風扇,下方是鋪著白色桌巾的長餐桌,擺放在房間兩側。它的旁邊有內面裝著鏡子的大型餐具櫥,裡面擺著兩個銀質花瓶。我才剛在餐桌旁就位,立刻就有『乘員※』把餐點送過來,隨後便安靜而敏捷地開始上菜。

譯註:此處原文為『ボイ(Boy)』,根據手上的資料,這應該是對艦上乘員的暱稱,例如海軍OB(Old Boy)會

我一邊遞過生鮭魚片的碟子,一邊向S調侃:「本艦乘員眼力真好。」

S不以為意地答了聲:「是啊。」

或許這是因為,比起乘員的眼力,他的太太更漂亮也說不定。

譯註:此處原文用了兩次『氣が利いて』,這個詞有好眼光、風趣、漂亮等含意,而第一次和第二次的意思不同,應當是日文的雙關語吧

外頭的夥伴們紛紛來向同桌的八田機關長,請教小林法雲的氣合術。原來副長以下大尉以上的將校,全都到這間士官室吃飯。我在那裡認識了許多人,同時發現到海員們的臉,是同一種類型。



用過晚餐的一會兒後,從上甲板爬上最上甲板時,一位相貌堂堂的少尉領我們到前部艦橋。聽說在艦上想要一眼看遍艦首和艦尾的話,除此之外別無他處。我站在司令塔外,低頭望著不知何時開始航行的軍艦前後。目測這裡約有十五六英呎高,甲板上的水兵與將校們,看上去都縮小了。

看到其中一名小小水兵站在測鉛台(鉛錘台)上,將繫在長繩前端的砝碼拋入水中時,感覺很有趣。僅僅是『拋入』這個字眼還不夠生動,其實是宛如以往練武人使用鎖鐮一樣,抓著最前端繫著砝碼的繩子,在頭上咻咻咻地回轉甩動,同時利用軍艦前進的勢頭,將它向遠處拋去。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就是熊野的動作……

※      ※      ※      ※

譯註:此處應該是打水托(測深錘)的動作,附上一則小故事

老馬識途的船長

古早時代的航海家在經過長途航程後,都會打水托來量船在地的水深和水底是砂是泥還是什麼。水托就是一個重錘綁著繩子,在船邊拋入水中,重錘的底部做成半月型,在半月底部塗上厚厚的牛油,這樣重錘到水底時把繩子拉直可以得知水深,並可利用牛油把水底土質沾在底部拉上來供船長參考。

據說有經驗的船長一看水底土質就知道船在什麼地方了。

有一名英國水兵在艦隊由英國開往巴拿馬時,偷偷在英國抓了一把土,過了半年後,船到了巴拿馬,水兵按慣例去打水托,然後把英國的土黏在重錘上再拿給船長。

船長看了後臉色有些發白,喃喃自語,小兵問道,報告船長,您還好嗎?

船長囁嚅著說,我還好,但為什麼半年後我們又繞回到原地,又回到倫敦了呢?

※      ※      ※      ※

從上面看去,細細的繩子順著拋投的角度,在海面上搖曳擺動。前端的砝碼映著夕日的餘暉,白得宛如躍出海面的魚兒。我一邊想著『真危險』一邊懷著佩服之意,不斷遙望著。

然後我們參觀了司令塔內部與海圖室,又回到中甲板。於是我在狹窄的通道裡,見到許多在吊床睡覺的水兵。其中也有兩三位利用昏暗的燈光在看書。

譯註:此處原文為『ハムモツク』,它還有另一個意思是掛在籠子裡面給倉鼠住的小窩



大家都彎下腰來,從吊床下面半匍匐前進地通過,那時我切身體會到了『軍艦的氣味』。這並非油漆味,也不是廚房流出的味道,大概也不是單純的機油味或人的汗臭味。恐怕是那些氣味全部混在一塊,才是所謂『軍艦的氣味』吧,總之絕非什麼高雅的氣味。

腦袋裡轉著那些念頭的我,無意間一抬頭,一位水兵讀的書本封面,忽然出現在面前,那上頭寫著《天地有情》。那一瞬間,我將『軍艦的氣味』拋到腦後,奇妙地生起近乎小說情節的思緒。

儘管如此,通過吊床下方後,來到澡堂時,我大感重獲新生。澡堂正加熱著海水,可以看見白陶水槽的內容物是如同『明礬※』一般地藍。

譯註:單獨明礬溶液為無色透明,但用來淨化水質時通常會再添加硫酸銅,此時就會呈藍色,比如游泳池的水。本文中的水恐怕還要更藍

借用T的話『好像要把身體染成藍色一樣』,我一邊在浴槽裡放鬆身體,一邊聽T講他在京都的公眾澡堂的見聞。然後我這邊講起淺草的『蛇骨湯※』……我們進了澡堂,身心可以放鬆到這種地步。

譯註:蛇骨湯並非食物,而是從江戶時代開始經營,有170多年歷史的溫泉



出澡堂時,副長還在巡視途中,我們穿著浴衣,再次前往士官室。艦上除了晚餐,還有一頓宵夜,今天吃的是素麵(細麵線)。我還在那裡被勸酒,因為本來就不是會喝酒的人,於是更不明白酒的好壞。兩三杯黃湯下肚,臉馬上就發燙了。有個人走到我旁邊,講道:「二十年前的日本和今天的日本,差得可多了。」

那人的面貌並非『海員類型』,而是看上去很順眼的長相。並且那張臉也一樣紅通通的,對方想跟我聊的,似乎是國防計畫之類的話題吧。



我故作正經地隨口答道:「說得對啊。」

「沒錯。我就說啊,可以保證。好嗎?就是這樣啦~」

也不知道那人喝醉了沒,就熱情地逕自在我和他的酒杯倒酒,一副很肆無忌憚的樣子。可是很不巧地,沒喝醉的人無法抵擋的睡意開始襲上心頭,我聽著聽著,回話也漸漸怪了。

也還湊合、總算怎樣……對方用這種像是在對話的體裁滔滔不絕,而我全都牛頭不對馬嘴地用『Yes / No』回答,取巧地應付他。現在我知道,那位憂國憂民,卻被我這樣打混過去的人就是山本大尉。

我為之默然之餘,也感到好笑。坦白來說,我一點都不清楚,二十年前的日本和今天的日本有什麼差別。不過這山本大尉自己也醉了,酒醒以後或許他也不是很明白吧。

隨口應付的話講完以後,我與外頭的同伴一起返回士官室,然後我又和M二個人去了上甲板。外面深暗的天空與海面之間,可以見到榛名的探照燈放出來的,猶如慧星般的白色流光,本艦現在大概航行在相模灣。

譯註:相模灣是位於日本關東地方南部的一個海灣

我們手扶欄杆,遙望著下方海面。可是除了些許深藍色浪頭,就什麼也看不到了。

「是不是想跳下去,把下面看個清楚啊。」我向旁邊說道。

然而M沒有接過這個話題,而是將那張戴著近視眼鏡的臉湊過來:「哎,我造出了一首俳句。」

「什麼來著?」

「遠航艦上 說到夜啼子規 就想起了 S君。」

我們兩個低聲笑笑,再次遙望海天一會兒後,才安靜地下去小房間休息。



※『四』應當是從這裡分段

電梯停下來時,先一步來到此處的八田機關長,從外面把門打開。從那扇打開的門望進去,見到鍋爐室裡頭時,我隨即想起《失樂園》的開始章節。聽我這麼說,各位或許會認為我形容得太誇張了,可是絕非如此。

眼前所見,是一個個大得可怕的鍋爐並排在一起,發出活火山一般的聲響。鍋爐前的通道極為狹窄,被煤煙燻得黑乎乎的機關兵,戴著深色玻璃的護眼鏡在忙碌著。有些拿著鏟子,將煤炭拋入鍋爐,有些則把煤炭運過來。每個人都迎著鍋爐口那熾熱的火光,化作一個個望之生畏的剪影。

並且我們一走出電梯,就不斷有細細的炭粉迎面而來。這裡的高溫,也是非比尋常。見到這人類想像不來的,駭人的工作情形,我當場有些呆住了。我向其中一位機關兵,借了一副護眼鏡護著眼睛,往鍋爐口看進去。隔著深綠色的鏡片看過去,是猶如太陽掉到眼前般的熾熱火球,勢如風暴地猛烈燃燒著。

只不過我這外行人實在分不清,重油跟煤炭燒起來有什麼不同。最讓人難以忍受的,當然是此處的炎熱。聽說在這裡工作的機關兵,每三小時就要換班,而且工作時都要喝好幾升水,這是理所當然的。

這時,機關長向我們這邊走來,說道:「這裡是炭庫。」

大家打算照他說的看看,但一時之間看不出是在哪裡。仔細一看,才在側面的鐵板那兒,看到一個勉強容人進出的洞口。於是我們都彎下腰來,一個接一個從那洞鑽進去。裡面僅僅在稍微高些的地方掛了一盞電燈,所以陰暗得堪比夜晚。無疑地,我的心裡頓時生起宛如站在礦坑底下的感覺。
 
腳下踩著散落滿地的炭塊,仰望高處的電燈。朦朧的光圈中,可以見到黑粒飛揚如蟲。猶如降雪之日望著天空,飄雪在逆光下顯出了黯色,就如在灑骨灰……那樣的情形。我馬上就意識到,那是飛揚在空中的炭粉。在這種地方工作的機關兵們,身體難道是鐵打的?

這時我還在陰暗的炭庫裡,看見兩三個機關兵在鏟煤,他們都很認命一樣,默不作聲地工作,就像全然不知外面有海、有風吹、有日曬一樣。我怪異地心生不安,因而比其他人更早從原來的入口鑽出去,回到鍋爐前頭。然而即使是這裡,映入眼裡的依然是令人髮指的工作景象,在鐵、煤與高溫中,無情地繼續下去。海上的生活,還是與陸上的生活一樣艱辛。

搭電梯宛如登天般,從艦底回到自己的小房間,脫下卡其色工作服,心下漸有重回人間之感。

今天從早上開始,就在艦上四處轉來轉去。炮塔、水雷(魚雷)室、無線電信室、機械室、鍋爐室……光要我算去了多少個地方,就不是件容易的事。不管去哪裡,空氣都帶著一種沉悶的微溫,各種機械猛烈地運作著,鐵製地板和扶手都泛著油光,這種勞動與我的生活差異實在太大,在那裡不過待個五分鐘,神經就受不了啦。

可是在那時,我的腦袋充斥著揮之不去的思緒,而不斷思考著,內容是自那歐州的戰爭(一戰)以來,我的年齡層多半會想的事情,或許也可以說是在思索著理想。如今在小房間的臥鋪上,邊放鬆疲勞的腳,邊翻開帶來的《奧伯曼》書頁時,那些思緒始終在我的心頭留連不去。

雖說這是後來的事情,用過晚餐後,與士官室眾人交談時,聽見從上甲板傳來『哇』的聲音。心想『是怎麼了』,通過艙口上去一看,艦上的水兵以人山人海之勢,集合在第四炮塔後面。每一位都扯開嗓門唱著軍歌《勇敢的水兵》,甲板士官則爬到『炮塔底盤※』上帶頭引吭高歌。

譯註:此處原文為『ケエプスタン』,然而在下查不到這個詞,只好參照金剛的結構圖,以及後文提到的軍艦旗,推測是炮塔底盤


金剛的遺物,軍艦旗

從這邊看過去,在那位軍官與艦尾的軍艦旗,以及千餘名水兵頭頂上,是逐漸暗下來的晚霞,正被從天空中剪裁下來,替換作宛若墨染之黑。

下面眾人高唱出帶著鹽腥氣息的歌詞『不見煙 亦無雲』。此刻,我也被震撼到了。要我來形容的話,軍歌聲與其說是雄壯,還不如稱作淒壯。

回憶了那一幕過後,我將《奧伯曼》放到一旁,閉上了眼睛。本艦好像開始在微微搖晃了。



在主計長的帶領下,我們來到吃水線下二十多英呎的倉庫,再由軍醫長帶去參觀悶熱的戰時治療室,走得還真累。隨後去上甲板,觀看水兵的柔道,這時也聽到同行的人在講:總算拜見到機關長的氣合術了。

之後,被邀到士官次室的眾人走了出來,穿著浴衣坐在沙發上的也都站起來,一起祝大家身體健康,S君百年好合。

※以下似乎用了許多俗語、民間故事等等,頗有不甚確定之處

待這個小房間的,只有中少尉,他很有活力,那偏黑的膚色、大眼睛、高鼻樑、關西腔都是這位老師的特色,並且他的酒量也好到讓我聯想起『赤木桁平』君的程度。


赤木桁平(公元1891年2月9日~1949年12月10日)

我給這位老師取了個『自來也』的綽號。因為我的髮型雖然有點像『百日鬘※』,但也還是常人的範疇,而那位的頭髮卻誇張到足以上台飾演自來也的地步。

譯註:百日鬘就是『石川五右衛門』的髮型。補充說明一下,這位『自來也』並非芥川的老師,而是同事,因為此時芥川也在海軍機關學校當英文老師


石川五右衛門


《児雷也豪傑譚話》
左:自來也 中:綱手 右:大蛇丸
《火影忍者》傳說之三忍的原型

我肯定沒看走眼。只要照照鏡子,這位老師自己也能馬上理解。他在吃飯時,總給我火腿、鳳梨等各種玩意,還會嚷著『自來也來也』地往我的杯子裡猛倒啤酒。

「今天穿著一隻襪子爬到上面去的,是你嗎?」

「是我。我和這一位。」我伸手指了指U。他和我今早在雨停的時候,從前部艦橋攀著桅杆,爬到檣樓上面。

「喔。你啊,穿一隻襪子很有趣嗎?這時候果然就要……自來也來也~」

如上所述,我與這位老師就這樣的一邊聊天,一邊攝取了一堆尼古丁和酒精。這樣一來,胃又開始抽痛了。

由於那痛,我從士官次室告辭,逞強地在水落管下面徘徊。我在那裡向T要了些仁丹,然後邊咬著那玩意,邊在小房間的床上輾轉反側,然後睡著了。記得當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看見在桅杆上戴了頂帽子的軍艦。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在下就是因此應邀翻譯這篇文章的

隔天早上,我還沒吃飯就先到了上甲板,只見海色徹底改觀到令人吃驚的地步。到昨天為止,還是一片深藍,但今早卻化作美麗的青綠色。此刻霧靄四合,薄霧之中可以見到圓圓的山頭,宛如倒扣著浮在海面上的大碗。從恰好也來到這裡的機關長處得知,本艦已從豐後水道進入瀨戶內海。最遲在今天下午兩點或三點,便會進入山口縣下的『由宇』泊地。


豐後水道,日本九州島大分縣與四國島愛媛縣之間的海峽,南接太平洋(日向灘),北接瀨戶內海(伊予灘)

聞言,我奇妙地鬆了口氣。僅僅數日的海上生活,我並不寂寞。然而接近了陸地,心情就愉快了起來。我在炮塔附近,和機關長聊起關於《法華經》的話題。

不久,我無意間一個抬頭,見到14吋炮(35.56公分)的炮身上,停著一隻黃色『褄黒蝶』。


褄黒蝶(Argyreus hyperbius)

我如同字面上所述的心頭一動,吃驚的同時,心裡湧現一股奇妙的喜悅感。可是,這應當不是人類所能通曉的。

機關長仍在講著難解的經義,而我……的心思卻已經都被那隻蝴蝶給吸引去了。陸地、田野、人群、城鎮,以及在那之上的初夏,種種思懷與蝴蝶一起,化作了回憶。



底本:「芥川龍之介全集第一卷」岩波書店
   1977(昭和52)年7月13日發行
底本之母本:「梅‧馬‧鶯」
輸入:岡山勝美
校對:noriko saito
2010年9月14日作成
2011年4月14日修改

===================================

譯者後話:

應暴龍大之邀翻譯這篇文章以後,總算如願在活動開始前翻譯完成。這篇文章寫於1917年,而今年是2015年,將近百年前的文章,真的非常不好翻。在下承認,其中必定會有不足之處,因此也補充許多譯註,希望能藉此稍作彌補。

如果想在遊戲裡重現這篇文章的航行,其實非常簡單。只要將金剛和榛名放在第2、第3或第4艦隊,然後點選遠征1『練習航海』就可以了。(笑)

翻譯完工的同時,在下的金剛也改二了,因此順便截圖紀念~



主力艦娘:











上次作戰,在下既沒時間也沒練度,最終只能止步E2。

如今,在下的時間仍舊不多,但至少練度已大有長進。就看這次的作戰,在下能夠走到多遠吧。

===================================

參考資料:

軍艦金剛航海記(原文)

金剛號戰艦,Wiki

芥川龍之介,Wiki

赤木桁平,Wiki

自來也,Wiki

石川五右衛門,Wiki

国際芥川龍之介学会:著作目録

芥川龍之介私的データベース:横須賀海軍機関学校教官時代

錦絵:児雷也豪傑譚話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2079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金剛|榛名|芥川龍之介

留言共 5 篇留言

Nacht-Eule
相當優秀的"考證",期待次回^^"...

04-28 00:54

血雨死神.飛燕
有件小事....我在巴哈使用的暱稱不是「暴龍」啦>////<

04-28 07:54

animnovel
這種百年前的實在是不好翻吧=w= 自己光看那種四五十年前的paper都覺得卡卡的[e20]

04-28 08:01

卡塔納(天然呆提督)
BOY 翻勤務兵會不會好一點?

04-05 18:55

呆呆鴻
從其他地方看到這篇

話說中日翻譯上有個問題

日文的士官實際上指的是中文的軍官(尉級以上).下士官才是對應到中文的士官(下士~士官長)

所以內文的士官室應該要翻譯成軍官室
(畢竟接著提到的人物都是軍官)

06-20 22:47

婚後幽影
日文的士官是軍官的意思,因此原文寫『士官室』06-20 22:51
婚後幽影
在下當初也思考過,是該沿用原文,還是意譯為軍官室,最後決定保留原文06-20 22:53
婚後幽影
不然在下把這段補充進去吧,感謝您的意見06-20 22:5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3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艦隊收藏】2015年4... 後一篇:【艦隊收藏】2015年5...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冷門音樂~有將近六千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