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實驗> Day 40

作者:冰翼羽蛇│2015-04-25 23:53:00│贊助:2│人氣:122
Day 40
4/6(三)
紀錄者: 鄭雲英


        時間快到了。

        我坐在書桌前,盯著放置在上面的藥罐。

        已經進行到這個階段,沒什麼好猶豫。但不知為何我從身體內處開始顫抖,不敢有任何行動。

        這是「害怕」的感覺嗎?但我又在怕什麼?

        也許是比較輕微的「緊張」吧?

        但我又在「緊張」什麼?不是已經決定了嗎?

        我不能後悔。事已至此,我也沒時間再後悔。

        牆外傳出陣陣敲門聲,是爸爸在提醒我。

       「雲兒,該走了。」房門鈴的對講機傳出爸爸的聲音,回響在這密閉的房間,卻傳不出去。

       「知道了,爸爸。」我按著對講機的按鈕回報。

        放學回來吃過晚餐後,我已經換上另一套不起眼的便服,再披上一件深黑色的連帽防風外套,等等出門把帽子拉起來應該就不會有人認出我來,應該。

        我注視桌上的藥罐,一如往常倒出兩顆藥丸吞下去。

        每天務必要記得服用定量的藥物,即使我知道這很可能會讓我喪命。

        我拿起放在桌角的包包,雖然沒多少東西但很重要。

        我已經準備好了。



        一路上,我透過車窗欣賞這裡的風景,原來這個世界就長這樣嗎?

        透過記錄我一步步了解這裡的資訊,短短四十天也逐漸累積出不少資料,回頭翻閱應該會有些部分值得一讀。可惜不曉得我之後還有沒有這樣的機會。

        現在的我有一種奇妙的感覺,說不出是什麼,但心裡面總是在想一些接下來必須做的事情,在等待那一刻的到來。

        我想,應該算是「期待」?還是「害怕」?還是兩種混雜?

        我不太會說明,長久以來第一次這種感覺特別強烈,因為在等待說出自己決定的那一刻嗎?

        之前在實驗室看過那些牛蛙與白老鼠,也許我跟牠們的心情是一樣的,但又不一樣。

        畢竟牠們並不知情。

        我轉過頭瞄向坐在旁邊的爸爸,隨著轎車行駛的晃動,他已閉上雙眼。或許是在沉思,也或許在打瞌睡。

        辛苦你了,爸爸。

        謝謝你陪我走這麼久。

        但我已經決定了。

        我還在猶豫究竟要不要現在就告訴爸爸這個決定,不過還是等進去以後再獨自告訴他好了。

        我實在不能把握爸爸以外的人當下聽見的反應。

       「好啦,德音,雲英,我們到囉。」陳醫師在駕駛座上提醒我們:「嘿嘿,今天運氣不錯呢。沒什麼堵車,還能提早十幾分鐘做準備呢!」

       「謝謝前輩,這次又麻煩你了。」爸爸答謝道。

       「好啦,別再這麼客套了,你們先進去裡面,我去找停車位。」陳醫師拉開車門鎖,要我們先下去。

        我們下車後,陳醫師就把轎車開走。我抬頭,仰望這棟高聳的醫院,也是我每段時間固定要來報到的地方。

       「走吧。」爸爸拍我的肩膀,陪我走向醫院入口。在醫院裡輕微壓低我的頭,希望不會有人看到我的臉。

        我們盡快竄進沒有其他人的電梯,按下「13」。

        十三樓到了,電梯開門,教授拉著我走出電梯。

        走廊上沒有其他人,只有我們。

        到了走廊的盡頭轉個彎,我們來到一扇白色大門前,爸爸用力將它推開。

       「咦?教授?」

        門內傳出一聲疑惑,澪看到我們稍感吃驚,我們太早來了。

       「喔?小子,你們倆居然這麼早來?」張醫師正在調整手術病床的高度,看見我們來指是緩慢地轉過頭,右手不時順著他的白鬍子。

       「喔對啊,因為今天剛好沒塞車。」爸爸解釋。

       「啊哈哈,教授,想不到這麼早就到啦。」杰還是用他慣用的語調講話:「不過我們還沒有準備好呢!你們還要再等十幾分鐘喔,林醫師正要去拿藥過來,心電監護儀也還沒調整好。」

       「好吧,沒關係。」爸爸要求杰跟他回報:「小杰,我們上次交給你的成績單都有拿到吧?」

       「是,我都已經整理完畢了,教授請過目。」杰從旁邊的桌上拿起一疊十幾張已經釘起來的實驗數據資料給爸爸。

       「所以現在進度如何?」

       「嗯,狀況非常良好。」

        杰拿出另一份資料邊翻頁邊向我們簡單報告:

        「藥物10867-T4進行初次臨床實驗,我們在四十天持續給予此藥物給受試者服用,並在這四十天持續追蹤觀察,並且每隔一個禮拜進行一次全身檢查。

        嗯,先講抽血分析的結果,在後面幾張我有用螢光筆畫起來的部分,可以看到除了腎上腺素的含量比正常人高以外,其他都沒有太大的變化,而且對照受試者尚未服用藥物之前比較來看,也幾乎是一樣的。由此可以判斷10867-T4能夠刺激內分泌系統,使得腎上腺素更容易被活化,這部分與之前在動物實驗的結果一致。」

       「嗯,這沒什麼問題。」

       「然後再來是最重要的功效,呃,也就是增強記憶與學習能力的部分――

        杰轉頭雙眼直視著我露出微笑,不曉得是為了什麼。

        是希望自己的受試者能說些什麼嗎?

       ――從受試者轉入學校開始的這四十天起,也就是配合服用10867-T4以後,分別以就讀的學校全體同屆學生223人作為受試者的對照組,數據資料分別從受試者自己與老師提供的各科目成績單來進行統計分析。

        這些資料全部從第一頁開始依科目與時間順序排列,統計結果發現不管在哪個科目上受試者的成績比起其餘的對照組都有顯著的上升趨勢,甚至都還超過兩個標準差,表示這鑑別度確實夠大足以作為初步參考――啊,除了國文這比較沒辦法,啊哈哈,不過也只是沒那麼顯著而已啦!總之增強學習能力這部分因為收集的資料相當充足,結果也與之前的動物實驗相符合,也沒什麼太大的疑慮。

        喔,然後還有體能的部分,以學校的體適能測驗與就讀的班級39人作為對照組進行比較。雖然說學校只有進行一次測驗,不過光只看這一次測驗的話可以看出受試者的各項體能也已經達到頂標了,所以這部分雖然資料最少,不過也能看出10867-T4也有增強體能的功效,也許這跟分泌較多的腎上腺素有很大的關係。」

       「我覺得體能的部分在結果上應該也不會有太大的差異。」我回答。想到前幾天我自己竟然能獨自一人徒手對付比我還高大的學長,我當下也覺得很訝異。

       「啊哈哈,原來你自己也這麼覺得嗎?」杰輕鬆似地笑著:「總結來說,10867-T4初次臨床實驗評估的結果與以前在動物上的結果上幾乎是完全符合的,這次的人體實驗可說是相當的成功,更棒的是目前還沒有其他顯著的副作用出現。」

       「恭喜你,杰。」我告訴他:「10867-T4應該是不太可能會步上『特克林』的後塵。」

       「啊哈哈,這樣啊。若不是有……嗯……」

       「雲英。」我知道杰不可能忘記我的名字:「不習慣嗎?」

       「啊,是。」杰的臉上露出奇怪的笑容,似乎是苦笑:「真是謝謝妳幫忙,還要捨命配合我們……」

       「這至少是我能做的。」我回答。

        至少這是我能做的。

       「嗯,這看起來確實沒有太大的問題。」爸爸看完手上的報告後還給杰:「這樣可以開始著手進行下一步的實驗計畫了,接下來你可以正式去找外面的受試者進行人體實驗,應該就不會出現太大的問題,要是真的能夠順利進行的話,搞不好你暑假前就能交出論文從博士班畢業了。」

       「好的,教授。」杰燦爛地笑著。

       「抱歉,真是辛苦你了,雖然這秘密實驗很成功卻不能放在你的論文裡,害你多忙了一個多月。」

        畢竟這實驗並非公開正式,我們這四十天以來都在秘密進行,從來沒讓外面的人知道,以後也不能讓他們知道。

        許多實驗都是如此,尤其關乎人命的實驗更是見不得光,即使這些實驗能付出多大的貢獻。

       「不會的,教授,有這四十天初次實驗的結果,可以幫助我之後在進行公開臨床實驗上有足夠的依據啊!」

       「嗯,這就是我的目的。」爸爸點頭說:「不過這些資料都是機密,等你把所有資料整理成一份文檔後交到我這裡來保管,不要寄電子檔,其他所有相關的資料記得要全部銷毀,一個都不能漏。」

       「我知道,教授。那今天還是要做每個禮拜的例行檢查囉?」

       「嗯,」爸爸點頭,然後往裡面呼喊:「前輩快準備好了嗎?」

       「臭小子,你看到是不會來幫忙一下喔?」張醫師發出低沉的怒吼。

       「抱、抱歉……」

        杰將資料放回桌上後就趕過去,爸爸則是回頭對我說:「等一下應該就快好了,你先到旁邊去換上病服,稍微調整一下心情吧,不過這麼久你應該也習慣了吧!雲兒?」

        爸爸一如以往對我非常體貼,為什麼?爸爸為什麼需要對我這麼溫柔呢?

        我並不值得受到如此對待……

       「教授……」我緩緩說道:「……我有話想單獨跟你說。」

        爸爸聽完我的話之後,顏面開始變得沒那麼輕鬆愜意。我確實吸引到他的注意了。

       「怎麼了嗎?」

       「……我想單獨跟你說。」

       「……好吧,我陪你到旁邊去。」

        爸爸輕輕拉著我到手術房旁邊的一間小休息室後關上了門。爸爸讓我在旁邊的椅子坐下來後,自己在旁邊的衣櫃拿出我每次來都會穿的手術病服,將它放到一旁的桌子上,示意我等一下換上。

       「就跟以前一樣,你應該都知道要做什麼吧?」我自然知道,爸爸還是會習慣先詢問一下:「所以是想跟我說什麼事情

       「『特克林』。」我回答:「爸爸還是很在意為什麼吧?」

        爸爸沉默了幾秒鐘後才繼續說:「嗯,難免的,畢竟我也付出不少心力在上面。」

       「其實,」我停頓一秒後才說出我的猜測:「10867-T4實驗結果這麼成功多少有些失望。」

       「什麼意思?雲兒?」爸爸又吃驚又不解。

        我繼續回答:「假如10867-T4結果剛好相反的話,爸爸應該就有辦法從中找出『特克林』失效的原因。」

        說完,我發現爸爸的臉色凝重許多。

       「的確是,」爸爸用沉重的語氣說:「不過總是有解決方法的。應該……」

        後面那句「應該」忽然變得很小聲,我知道爸爸對此很沒有把握。

        但即使如此,還是想繼續隱瞞我嗎?

       「教授還是不打算告訴我嗎?」

       「呃?」

        我從隨身包包裡拿出幾張剪報,那是我昨天從雜誌上撕下來的。

       「我已經看完了。」

        我把簡報交給爸爸,爸爸一張張快速看過之後,眉頭卻越皺越深。

       「真是,年會那些人,就跟他們講過別那麼快放了……」

       「那張切片,」我說:「什麼都沒有,即使染色分析結果也什麼都看不到。教授,這樣你還有辦法找出原因嗎?」

        爸爸將那幾張紙丟在桌上,似乎不想再看一眼。

       「反正那東西早已經沒救了,」爸爸嘴裡咕噥抱怨:「雖然那些家屬大概會抓狂,但也只能坦承說他們的犧牲確實是白費了……」

       「還是有可能找出來的,」我吞一口口水後回答:「只要再重新進行一次人體實驗的話……」

       「重現?等等,雲兒妳……」

       爸爸似乎覺得有不好的預感,但這不影響我的決定

      「讓我來幫忙吧,教授。」我深吸一口氣:「讓我成為『特克林』的人體實驗的受試者。」

       爸爸聽見我的話以後,面露驚恐全身緊繃地瞪著我。

      「雲英……」

       和我預期一樣的反應。爸爸,對不起。

       但這是我的決定,我不後悔。

      「把癌細胞移植到我身上後進行培養觀察,等病情開始出現惡化後施打『特克林』並緊密追蹤,就算真的惡化很嚴重也――

      「妳別跟我說這些!」

       爸爸突然對我大吼大叫,我愣在原地看著他。

      「妳是瘋了嗎?妳沒看見被它害死的人有多悲慘嗎?妳知道妳這麼做根本就是自殺行為!」

       接下來,眼前我看見爸爸最瘋狂的一面。他掃開桌子上的所有文件物品到地上,還把桌子摔在地上,又猛然將衣櫃拉倒在地上。爸爸看著他眼前的地面,憤怒地瞪著他摔在地上的家具物品。

       爸爸抬起頭瞪著我,我看見他整張臉似乎憤怒地通紅,但卻也不斷流下淚水。

       對不起,爸爸。我好希望我能說些什麼能安慰他,我卻發現我一個字都吐露不出來……

      「喂,教授,你們沒事吧?怎麼裡面那麼大聲?」從門外傳來澪的問話與敲門聲。但我跟爸爸都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比較好。

      「沒事,你們準備好了嗎?」

      「嗯,已經沒問題了,不過你們那邊怎麼樣了……」

      ……先別進來,我等等再告訴你們。」

      「咦?可是……」

      「總之在外面等,知道嗎?」

      「呃,好吧……」

       澪的腳步聲漸漸走遠後,爸爸這時才又回頭看我一眼,跟我對望著,但爸爸立刻又低下頭,整個人癱坐在另一張椅子上。

      「對不起,爸爸。」我發現我只能說出這句話……

      「是我對不起妳,雲英……」

       然而,爸爸卻反而向我道歉了。

       可是爸爸,你並沒有錯啊!

      「我知道的……雲兒這麼堅持,我明白……」爸爸因為剛才的激動而大口喘氣著:「但為什麼……非要這麼做……10867-T4……就算最失控……妳也不會喪命,但這要是又失敗……」

       話還沒說完,爸爸嚎啕大哭起來,淚水不停從雙眼框中滑落。

       爸爸,別這樣……

      「我明白……爸爸希望我活下去……」

       其實我也覺得眼眶開始變得模糊不清:「但……世界上只有我才有辦法成為『特克林』的受試者。」

       我深吸一口氣,告訴爸爸:「爸爸,我是最完美的實驗對象……再也不會有比我更好的受試者存在……」

       是的,就只有我……

       ……如果我不做……就沒有人能做了……

      「好吧,我知道了,雲兒。」

       爸爸最後終於破涕而笑。爸爸能理解真是太好了。

      「不過這件事我還需要跟他們討論看看……」

      「已經快沒時間了。」我表示:「如果不現在開始的話,這些實驗做得越久我們的處境會越危險

      「我知道,雲兒。」爸爸從座位上站起來,努力撐起微笑,摸我的頭:「我知道……我會告訴其他人妳的決定……別擔心,爸爸永遠會支持妳的……」

       說完,爸爸一步步跨過地面上的障礙物,我看著爸爸背影走出房門離開。

      「謝謝妳,爸爸。」我輕聲地說著。

       我轉過頭望向房間裡的唯一一扇小小的窗戶,因為只有這扇小小的窗戶我才能看見這世界的夜色,灰暗的夜色、美麗的夜色。

       已經決定好的道路就沒辦法再回頭。

       只要知道這麼做對大家都好,這樣就足夠了。

       我明白的。

       這四十天以來的所有努力……


       ――這一切都是為了實驗。


-------------------------------------------------------------------------------------------------------

這篇其實一直都有中文名稱

就叫做「實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1867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darkflygo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實驗> D... 後一篇:<實驗> 中...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iMon2567大家
我想要叫 大聲 拚一個輸贏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