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小說接龍:七彈】第九章

作者:麻痺粉│2015-04-22 13:37:03│贊助:4│人氣:199
    【小說接龍:七彈】第九章

    第八章





  小隊坐在Ca準備的直升機上,帶著隔音耳罩,卻也只能聽到低沈的葉片旋轉聲。所有人都不發一語。

  這次去AD基地為了消滅怪物,小隊總共只有五人。

  A、 RS、TB、YS、鍋子。

  Tanya因為本身意願留守著。戴瑞則是因為已經承受不了再次失去,所以也選擇留下。

  直升機離地不高,卻也在雲的底端劃破了空氣飛行。

  機身微微向前傾,伴隨著震動與聲響,宛如搖籃曲一般,事實上,A也開始打起了瞌睡。
  不知過了多久,駕駛發出「快到了,請做好準備」的訊息燈號,並且開始緩緩放慢速度下降。

  時間也進入了黃昏,天空被染成淡淡橘色。

  RS正猛打A的頭要叫醒他,TB和YS也在檢查裝備,反倒是鍋子居然把頭微微抬起,沒有在看蘿莉本。

  RS也看到鍋子這詭異的姿勢,以為他也睡著了,正想順手將他搖醒,卻看到鍋子的嘴巴緩緩動了動。

  「來了。」雖然隔著耳罩聽不到鍋子講話,但隨即直升機宛如被卡車撞上一般,劇烈的晃了一下,A到底也是個士兵,馬上清醒過來。雖然身上有安全帶,卻來不及像其他人一樣抓緊扶手,整個身體被甩動,撞的RS難受。

  撞擊就只不過是這麼一次而已,頓時卻緊張了不少。

  在空當間,駕駛也立刻開了機內的頻道,卻只說了一句短短的警告:「坐穩了!」

  聽到警訊,其他人立刻抓緊了身旁的東西,但鍋子仍然維持著頭上仰的姿勢,眼睛卻猛然一亮。

  「靠!」坐在窗邊的YS叫了一聲,其他人順著他的聲音一看,居然是一條巨大觸手在空中蠕動著,彷彿是打蚊子的手一般,蓄勢待發。

  所有人都為剛剛為何沒有被擊落而感到好奇,但卻驚訝不久,直升機立刻展開了機動躲避。

  從不遠處的山頭看來,就好像一隻大繩子在打著蒼蠅一般,只不過繩子是從地底竄出,而蚊子的振翅聲連這裡也聽的到。如此超現實的光景在落日下發生,只能讓人瞪大雙眼驚道:「WTF?」

  駕駛立刻展現出在Ca手下訓練的成果,以各種匪夷所思的機動進行躲避,但機內的乘員卻沒有餘裕去讚嘆駕駛技術,各個抓緊了扶手,抵抗著強烈的G力與向心力。

  連鍋子也緊緊抱住了自己,縮成一團。但倘若其他乘員有餘心,只會如此吐槽:「敢情這傢伙是在保護手辦和本子呢!」

  機艙內的紅色警示燈以高速頻率在閃爍著,這代表的是即將進行迫降。

  宛如經過一小時般的躲避機動,在僅僅一分半後結束了,機頭重重的朝地摔落,狠狠地栽了下去,好在所有乘員還倖存著,A踢開了艙門,所有人都向外跳出去。

  雖然途中被襲擊了,但也到達了目的地,在眼前的正是一片殘骸——AD基地。

  遠方可以看到剛剛在追擊的觸手緩緩消失在地上,以為直升機已經被擊落。

  眾人都還在整理裝備,尋找著還可以使用的東西,只有鍋子朝著機頭走過去,駕駛被強烈的撞擊衝擊,也不知道是昏了過去,還是已經壯烈犧牲,但此時分秒必爭,也只能先將駕駛留在此地。

  駕駛仍被安全帶綁在座位上,頭朝下垂著,狗牌掛在脖子上,在上面刻著「焠燐」以及部隊編號、人員編號。

  鍋子把狗牌解下,接著在駕駛面前低著頭,默哀了十秒,緩緩走回了隊伍中。

  「看不出來你這傢伙還有點人性嘛。」TB如此說道,卻也跟著其他人往駕駛座方向低頭十秒。

  整理完裝備後,隊長RS開始說明作戰內容,但立刻被打斷,因為有幾個怪物從殘骸間冒出。

  RS也只能作罷,嘆口氣道:「總之,不要分散,見敵必殺!」

  好在他們也預想到了這種情況,怪物在生物學上也是個生物,即使是基因工程產物,但就因為是基因工程產物,更帶來了許多不可預測性。

  但大致上也做出了三個方向。

  「一、持續著朝著單方面強化,例如力量或速度。二、開始無所不包,轉變成一個萬能型的生物。三、這點是最麻煩的——自我複製,或繁殖。」還記得Tanya在出發前的簡報,已經告訴了三點可能發生的怪物變態方向。

  眾人也沒太慌張,開始拿著手邊的裝備向怪物殺去。A雖然喪失了記憶,身體卻仍然記得技術,施展著狄家絕與眾多怪物對抗,唯一不同的地方應該是沒有說出招式名稱吧。

  YS、TB則是守護在隊長RS身旁,二人進行火力壓制,而隊長RS則是在其中施展廣域性魔法。
  而鍋子卻是緩步走著,一有怪物往身上撲,立刻就將怪物拍掉。

沒錯,就是拍掉,一巴掌拍下去,血肉橫飛。

  一行人就這樣從入口外殺進入口內,怪物的攻勢才慢了下來。

  「你們不覺得這些怪物有點太弱了嗎?」YS說。

  一行人正停留在被破壞的門內,瓦礫到處都是,陽光從天頂射入處,可以看到懸浮顆粒在閃爍。
  「有些。」「嗯。」「無所謂。」大致上都表達了相同的意見呢。

  基地入口分成兩個方向,都是往地下延伸。AD基地比起地上部分,反而是建在地下居多。當然,RS手上有著AD基地的路線圖,但不知道被破壞成這樣後還管不管用。

  「那麼RS,剛剛入口外說的戰術呢?」TB問RS,但RS卻回答道:「沒必要了。它八成在隨時監視我們了。就照著入口所說的那樣,盡量別分散吧。」

  話一說完,鍋子卻突然大叫一聲,眾人往他看去,卻看到他突然往一邊的通道跑過去。

  「喂!鍋子先生!」他頭也不回的跑走了。

  眾人面面相襯,不知道該怎麼表示。

  身為最大戰力的鍋子跑走了,實在不知道該怎麼繼續。

  但已經到了這裡,也很難回頭了。只怕往回走的時候,巨大觸手又再度出現。

  「我們跟上吧。」RS最終還是做出了決定,眾人開始往鍋子消失的方向前進。一邊不忘分配位置:「A領隊,TB和我居中,YS殿後。」

  「RS,雖然現在問有點晚了,但是『那個』沒問題吧?」A突然開口。

  「沒問題,好歹也是經過防護措施的。」RS回答道。

  往地下前進,只有每隔十公尺的緊急光源作照明,一方面是怕怪物感光,一方面則是要讓眼睛適應黑暗。

  但很快的,他們就知道了高級警戒沒有必要,沿途的怪物屍體已經說明了一切,不外乎就是鍋子那傢伙邊跑邊殺的。

  於是眾人加快了腳步,希望趕上鍋子,途中雖也經過了岔路和一些房間,但沿著怪物的屍體走準沒錯。

  不久後,通道空間漸漸大了起來,RS下令停止前進,往前走了幾步,打開了照明。

  「……」眾人一陣無語,在照明下仍然不能完全掌握,居然是一個不知道是什麼的肉塊,而中間卻出現了一個大洞。

  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誰做的。RS無力的吐槽道:「我靠,當初直接把鍋子直接空投進來不就好了。」

  但停止並無多久,A說了一句:「繼續前進吧。」卻彷彿是代替了感慨中的RS一般下了指令。

  穿過了肉塊,更經過了許多看起來凶惡怪物的屍體,雖然都被鍋子滅殺了,但情況頓時讓眾人感到不安。

  因為這些怪物的多樣性。

  「RS,有辦法連絡到Tanya嗎?」YS問。

  「沒辦法,雖然基地已經處於毀滅狀態,但一來這邊處在地下,二來通信妨害的設備貌似沒有全毀……」

  「那就算了吧。」TB接話:「可是這種情況連我這白痴都覺得很誇張了。當初Tanya說的三種進化方向,現在看來可是實現了兩種啊。」

  是的,這就是重點。

  當初Tanya最為擔憂的就是怪物大量進行自我複製或繁殖,以達到在短時間內達成一支「軍隊」。

  先不說RS精通槍械又可以使用魔法,單是YS、TB和A三人的彈藥和體力消耗,都讓這個直接消滅母體的行動,難度上升了好幾個等級。

  「不過好險把鍋子先生帶來了。」

  「哈哈,真的呢。」

  通道還是很大,除了怪物,也停放著一些機器和工具,但大多都被破壞或是染上了鮮血。

  「前方注意。」RS出聲提醒,A立刻減緩了速度,回歸隊中。

  前方是一個巨大的半圓形空間,雖然僅有著紅色的緊急照明光源,但警示燈卻崁在各個角落,反倒是映出了整體。

  而其中,鍋子正呆然站著,身上染的血液已經與紅光融為一體。

  「喂喂~鍋子先生。」TB大喊,但鍋子毫無反應。

  眾人無奈,只能向前走。

  來到鍋子身旁,TB頓時湊上去問道:「你在幹什……」,話還沒說完,卻已經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了。

  其他人順著兩人的眼光看過去,也是說不出話來。

  紅光撒落在一個幼女上,她躺著。僅有殘布蓋住身體,毫無表情,僅是雙眼瞪大望著虛空。

  唯一與應有的身軀相違的地方則是她的肚子,劇烈的漲大,彷彿隔著衣物仍然可以看到青筋一般。

  只有A面無表情的搖了搖鍋子,鍋子頓時回神,呆然的表情緩緩回復,取而代之的是憤怒,無上的憤怒!

  但他並沒有發出任何聲音,連理應出現腳步聲的腳步聲都沒有,緩緩的向著幼女走去。

  「它呢?」幼女沒有回應。

  「它呢?」又再問了一次,她仍然毫無反應。

  「它呢!」鍋子吼了出來,這次幼女有別先前兩次,她緩緩舉起了手,朝著鍋子指去,接著猛然一刺!

  「嗚!」連鍋子都沒反應過來的速度,幼女纖細的手穿過了鍋子的身體——心臟,眾人見到鍋子突然被刺,一時間卻沒反應過來,因為太不可置信了。

  那個鍋子居然毫無應對之力。

  雖然認識鍋子不久,但一路上看到的屍體都是鍋子實力的計分板,他們信任鍋子的能力,然而卻想不到鍋子居然就這麼輕易的中招。

  幼女把手抽出,鍋子的身體一陣脫力,倒在了地上,幼女卻宛如什麼都沒發生過一般,又回到了先前那副模樣。

  只有A膽大的向前,卻也不敢久留,一抓到鍋子的身體,就把他使勁的拖離開幼女身旁。

  鍋子瞪大了雙眼,嘴中仍喃喃念著什麼,但實在太小聲,聽不清楚。

  A只能把耳朵靠近了鍋子嘴邊,終於聽清楚了:「我……我要前往蘿莉的世界了……」

  眾人都想知道鍋子再說些什麼,但A卻面無表情的站了起來,使勁往幼女方向踢了過去。

  「喂!」RS大叫,但A已經把他的話接了過去:「他沒救了,各種意義上。」

  但這一踢力道非同小可,撞倒了幼女,隨著她倒地,一股暴虐之氣從中發出。

  「咿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剛剛被鍋子吼僅有一點反應的幼女,此時卻突然發出了尖銳的叫聲,讓人不禁懷疑人類居然發的出來如此慘的哀叫。

  「小心點,恐怕要來了。」A出聲提醒,跑回了RS他們身邊,而YS和TB也開始更換子彈,RS也開始吟唱魔法。

  幼女弓起身子,慘叫毫無間斷,但持續了大約十秒,她的肚子突然炸開了。失去力道的稚弱身軀倒地,從她的殘骸中,滾出了一顆籃球大小的物體。

  「開火。」RS一聲令下,原本只有紅光的空間,頓時白光閃爍。

  強大的火力往球體身上砸下,雖然也波及到了鍋子和幼女,眾人仍然毫無懷疑的繼續,如此射擊,就算他們兩個還有意識,也能讓他們快點解脫。

  但不論是子彈、魔法,仍都沒有用,不到一分鐘後,連續好幾聲「咔」的聲音,告訴槍手們已經沒子彈了。

  「RS,那個給我。」A說。

  「……這麼快就要用到?那東西可是跟我們之前捕捉到的怪物,型態八竿子摸不著邊啊!」

  「怕是已經變換了型態。」A回答,其他人也頓時有了頭緒。

  「啊!也是,先不論路上看到的怪物屍體,在剛剛入口前的強度,可是跟三禮拜前的那隻完全不同。」YS附和。

  「沒錯,而且連那個鍋子都被秒了。」TB也補上一槍。

  在隊員們的推斷下,RS也只能做出了決定,將一直放在身上的封存袋打開。

  「給你。」RS給了A,不忘叮嚀道:「這東西只有這一罐啊,可要小心了!」

  A接過,往手上一看,是一根標準注射針筒,但裡頭的液體是血紅色的,足足有10毫升。

  「老套,但有效。」A如此評語,RS聽到也只能苦笑了出來:「沒錯,血清。」

  眾人對話同時,蛋體卻產生了變化,並非破繭而出,而是長出了手腳。

  「你們看!」YS叫道,眾人也不敢怠慢,將目光移了過去。

  細細長長的四肢在蛋體旁邊伸出,緩緩變長,大約有二公尺。蛋體上更是長出了一張臉孔,詭異至極。

  「呵呵呵,各位好,又見面了。」變身沒花到三十秒就完成了,蛋體頓時開口。

  「難道你是……」RS正開口道,但隨即就被那顆怪物打斷:「哼哼,沒錯,我之前拜訪有過你們。」

  「是之前那隻怪物!」
  「沒想到比之前更噁心了。」
  「……嗯。」
  「退化了?」RS的吐槽依舊犀利。
  「喂喂我說你們這群傢伙別自說自話啊!」怪物大叫。
  「不過說話變流利了呢。」
  「說不定智商高了一點。」
  「不對啊,你們看牠那傻逼樣,智商高?」
  「那可能只是聲帶生長完全了。」
  「大概吧。」

  「……」怪物無言狀,隨即眼睛突然發光,開口說道:「這群人類真是……罷了。

  語畢,一道光線從他眼中射出,雖不大,但速度之快猶如瞬間出現在眾人眼前。

  RS和A剛好發覺異狀,即時閃避,但YS和TB則沒那麼幸運,馬上就被光線穿透了。

  「咦?」、「WT……」伴隨著兩個疑惑聲,YS和TB雙雙倒下,RS往後一看,褲襠間卻不禁起了機皮疙瘩。

  光線直擊的位置正好在男人的兄弟上,然而光線雖不大,但也足夠讓一個人的半身消失。

  「老……大……」、「幫復……」A和RS只能裝做沒聽到。

  RS也搖了搖頭,雖然不捨,但仍轉了回去繼續與怪物對峙。

  「哼哼哼,你們知道我的厲害了吧。再讓你們見識見識!」怪物嘲笑,但隨即又出招,只見雙眼突然睜大,RS正想做出迴避,但只聽到身旁一聲「噗吱」,轉頭一看,這次雞皮疙瘩沒出現,反而冒出了一聲冷汗。

  A的頭突然爆炸了,碎骨與腦漿四溢,身體隨著肉片與血花倒了下來。

  「怎麼會!」這次有著精良準備的他們,已經自認不會像之前那樣狼狽,但事實擺在眼前:四個陣亡。

  只看到RS臉色一沉,立刻展開攻擊。

  一時間火光充斥了整個空間,子彈與魔法的火力攻擊,正是魔法師最大的特點,火力支援著術式的吟唱時間,魔法壓制著目標使其無法隨意移動。

  但怪物連基本的迴避也沒動作,只是呆站在那裡承受攻擊。

  攻擊結束,RS雖然無遲疑的對怪物攻擊,但對結果也猜到了十之八九。

  「果然是這樣嗎。」不是疑問,只是單純的確定事實而已。

  「所、以、說!人類的一切攻擊對現在的我來說毫無作用啦。」怪物如此嘲笑道。

  但RS只是沉默的進行換彈夾動作,更換完畢不用三秒,又立刻展開了一波攻擊。

  如此反覆進行了二、三分鐘,其間RS仍不斷變換位置尋找弱點,但一切仍然只是無效。

  「哼哼,瞭解了嗎?」看到RS把槍枝丟掉,怪物又開始了嘲笑。或許在攻擊中也有著笑聲,但怕是被砲火聲掩蓋掉了。

  RS仍然臉色不改,把槍枝丟掉只是沒子彈罷了,自己可是魔法師,攻擊手段不只槍枝而已。

  聚集魔力、展開術式、開始攻擊!

  不再分心進行游擊與瞄準的RS,術式強度頓時提昇了一個層級。

  華麗繁複的魔法陣在RS身前展開,緩緩轉動著,還不斷增多。

  怪物也沒進行干擾,一如往常的等待著攻擊到來。

  但卻是滿臉的戲謔與嘲笑。

  RS深知怪物瞧不起自己──瞧不起人類,不慌不忙了完成了實戰中很難展開的龐大術式。經過將近一分鐘,魔法陣不再增加,光芒不再增強,魔力的流動龐大卻穩定。

  「完成了嗎?」怪物不是人類,沒有使用與感知魔力的方法,只是憑著外在的感覺感受到了魔法的完成。

  RS以行動回話,他把手一揮,魔法陣呼應著他,開始爆發出了龐大的魔法攻擊。

  「光學式戰術魔法──廣範圍型殲滅魔炮。」RS一陣低喃,但怪物恐怕無法聽到了。

  光流充斥著整個空間,將RS前方全部覆蓋,龐大的能量擊到了怪物身上,將牠淹沒,但出力仍然不減弱,反而加強了。

  魔力就像體力,越使用它就會越累人,超越極限很可能傷及性命。

  但此時RS毫不在意魔力的耗損,加強了輸出。

  「真礙事!」RS卻突然罵了一聲,原來是指散佈身邊的保護術式。

  保護術式就是為了讓魔法師不會受到魔法引起的物理現象的反撲,一般術式沒必要使用,但強大的術式卻一定需要,此時使用的目的很簡單──為了不讓施術者被術式的龐大熱量侵蝕。

  攻擊不可思議的持續了三十秒,整整三十秒!這三十秒間的魔力輸出恐怕不是一二人能比的上的,可見RS自身的才能非常高。

  但就算用上了如此強大的術式仍然無法改變現狀,「不妙!」RS在將攻擊減弱後,第一個念頭就是這個。

  彷彿驗證了不祥,一道光線從光流中射出,不過只聽到了「叮」的一聲,光線被RS的防禦術式彈開了。

  「有兩下子。」怪物第一次讚嘆了RS:「看來我或許要重新檢視人類這個種族了。」聲音從光中流出,清晰的傳到了RS的耳裡。

  RS聽到後,心想沒戲,立即將術式收起,加強防禦。

  從消逝的光中出現的空間宛如煉獄,受到直擊的怪物背後的牆壁整個消失,由一片熔岩海取代,火紅的岩漿宛如瀑布從頂上流下,發出的光輝比三十秒前的紅色光源只強不弱。四周雖然沒那麼誇張,但也差不多,四處可見熔毀的痕跡。但目標──怪物卻完好無缺,站在高熱的環境中,悠閒的還視著。

  僅僅是站著,已經讓RS陷入絕望。

  「那麼換我了!就看你撐不的住。」怪物用愉快的語氣說著,RS只能連忙凝結魔力,將防禦術式更為加強。

  「所勝不多了……」RS嘆道,他深知之前的攻擊造成的結果,就是魔力龐大的消耗,在平常消耗到如此程度,回去恐怕需要躺床三天了。

  但現在卻只能硬擠更多魔力出來,只能突破自身的極限。

  連肉體也可以感受到龐大的能量聚集,連暴風雨前的寧靜也比不上,空間無風卻有著龐大的壓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來囉!」怪物尖笑著,隨即放出了攻擊。

  與RS的攻擊不相上下的光流直撲,宛如電影慢動作的,RS彷彿看見了光線正緩緩的向自己侵襲,在他腦裡想著的不是跑馬燈,也不是家人與愛人的面孔,僅僅是無法達成任務的遺憾。

  魔力仍被術式榨取,但RS深知剩下的魔力與術式強度無法到攻擊結束,且就算結束,或許又有下一波,完畢後,又有下下一波……

  RS只能是閉上眼,準備承受連痛苦都感覺不到的攻擊。

  但連閉眼的時間都沒有,光線立馬就撲襲了RS,怪物卻突然停止狂笑,只感到不妙,自出生以來都沒有過的感覺襲來了。

  恐懼!

  「怎麼可能!」眼前仍然被自身的攻擊淹沒,但怪物卻已經感到了驚訝與恐懼,醜陋的臉孔扭曲的更醜陋了,牠雖然認為眼睛是沒用的東西──更好的感官方法要多少有多少,但此時卻宛如人類般的瞇起了眼,想要看清楚光中的情況。

  牠減緩了攻擊,光線緩緩減弱,最終集束成一小根線,消逝了。

  「……」怪物只能瞪大著眼睛,張大著嘴巴,連人類都自愧不如的驚訝表情,出現在了牠的臉上。

  「你也太慢!」RS已經無力的癱軟,跌坐下去,但仍不忘吐槽著眼前的傢伙,語氣卻不自覺的流露出了安心感。

  眼前是自身比不上的龐大魔法陣,魔法師眼中無比龐大的魔力,卻宛如浩浩大河般的流動著,悠遠流長。

  熟悉的背影,熟悉的聲音,吊兒郎當的態度,他開口道歉:「抱歉啦,復原花了一段時間。」

  鍋子!正是鍋子!

  衣服仍然殘留著心臟被穿透過的破洞,但身體卻完好無損,僅有血漬渲染著他。

  「怎麼可能!」眼前的怪物終於從那表情中恢復,憤憤然的罵了一句。

  「沒什麼,只不過過了三十歲罷了。」鍋子毫無特別的語氣,宛如跟鄰居聊天般的回應了怪物。

  「三十歲?」怪物疑惑問道。

  「對啊,你不知道嗎?」鍋子反問。

  「求解釋plz。」怪物突然低身下氣了。

  「靠你從哪裡學來的!」RS吐槽怪物。

  「你用身體體會吧。」鍋子不留情面的回應。

  語畢,攻勢立刻展開,鍋子笑道:「首先就來一發這個吧!」

  華麗的魔法在鍋子身前展開,RS對這個術式無比熟悉,叫道:「廣域殲滅魔炮!」

  術式不到一秒就完成了,RS用一分鐘才完成的繁複術式,鍋子只是舉手投足間就立刻完成。

  「發射囉~」在聲音傳入耳中的同時,連熱情戀人的吻都比不上的強度與速度,宛如代替鍋子般,魔炮立刻就往自己臉上撲過來。

  怪物苦不堪言啊!這發魔炮的強度是之前那個人類小渣渣不上的,怪物立刻改變了型態,將手收入身體中,就像一顆蛋般的防禦姿態。

  但掃射很快的停止,在停止的那一瞬間,怪物突然消失了。

  「好快。」RS說,但鍋子毫無反應,只以連RS都看的到的速度隨手一抬。

  「蹦!」一聲巨響,RS順著聲音一看,正看到了怪物直直的撞在鍋子的手臂上。

  RS這時已經是一副剛剛怪物才出現過的表情,瞪大雙眼張開嘴巴,就像白痴一樣。

  「抓到你囉。」鍋子戲謔道,手指牢牢的抓住了怪物的身體。

  怪物手腳不斷掙扎,細小的光束不斷散射在鍋子的身上,但鍋子卻毫不閃躲,一臉不在乎的樣子承受著。

  「得先把天花板給打開呢。」鍋子說道。

  毫不了解鍋子接下來要做什麼的RS,只能呆呆的應了一聲:「啥?」

  但鍋子沒回應,只用行動表示,毫不遜色於剛剛炮擊的魔力從鍋子身上流溢而出,但隨即消失。

  莫約三秒,在RS和怪物有默契的疑惑眼神中,天花板消失了。

  完美的圓形,切面彷彿是利用雷射加工般的光華完整,連鬆落下的土石都沒有出現,頭頂上突然出現的雲彩被染成夕色,夕陽餘暉從中撒落,好不美麗,雖然周遭有著熔岩的光害與輻射熱,RS會宛如感受到了清風,舒服的瞇起了眼睛。

  怪物則無法享受了,冷汗從不存在的汗腺中冒出,身體不住的顫抖。

  「要丟了哦。」鍋子突然發出警告,怪物隨即被用力一甩,往圓形天頂正中飛去。但飛到一半,在與地面約五十公尺的地方突然停了下來,彷彿被吸住了一般停留在空中。

  「空間切割和重力控制……?」RS即使鬆懈,卻也看出了其中的奧妙。

  「不賴嘛。」鍋子對RS的眼光讚嘆,這種操縱物理現象的魔法,可是一般魔法師完全接觸不到的領域。

  鍋子只緩緩往圓形天頂中心走去,即使那邊被岩漿覆蓋,鍋子卻視若無物的走了上去,只不過是踏在岩漿上頭罷了。

  RS已經無力感到驚訝了,只能繼續看著鍋子的這場秀。

  「那麼,因為你傷害了幼女,所以我要懲罰你,準備囉。」鍋子氣氛一變,氣勢從身上往著怪物直撲。

  怪物不該有的冷汗越來越多,但卻無法動彈。

  就用奧義收拾你吧。」鍋子一抬手指,朝著怪物指去,就好像代替魔杖一般,魔力與魔法陣從指尖流出。

  一圈又一圈的魔法陣在鍋子身前展開,卻不是並排,而是合併,一圈華麗又複雜的魔法陣緩緩轉動著,接著鍋子又轉了轉手指,一圈魔法陣向著怪物伸去。

  就像一圈緞帶一般,環繞著了鍋子與怪物。

  「難道是……SLB?」RS雖然完全無法理解魔法陣中的原理,卻因為此顯而易見的特徵而認出這招魔法。

  SLB是傳說中的魔法,非常有名,但難度之高,連百年難遇之才都不一定能夠使用。
 
  鍋子沒聽到,專心的繼續施展術式,身前的魔法陣光輝越來越強,陣中不斷寫入新的魔術文字。

  突然一圈魔力在鍋子身前展開,連看不到魔力的怪物也睜大了雙眼,見著了未知之物。

  宛如一顆球的魔力不斷膨脹,環繞著怪物的魔力環與之呼應,開始轉動。魔力的光輝蓋過了夕陽與熔岩,宛如小小空間中的太陽。

  怪物已經不掙扎了,宛如接受了一切,只是眼睛瞪著鍋子。

  鍋子絲毫不動,專心一致的施展魔法。

  「完成了……」三十秒後,RS突然出現了直覺,感到一陣冷顫,能夠施展SLB的技術姑且不提,單單就是最基本的魔力,恐怕這個世界上只有鍋子能夠達到。

  「一千個自己也比不上嗎……」RS只能這樣想,意思就是世界上不到五千位的上級魔法師,鍋子自己就可以一騎當千了。

  一念之間,RS已經感嘆了好幾遍,鍋子卻已經完成了最後程序。

  「那麼,要發射囉~」吊兒啷當的聲音,卻對怪物來說是死神的招呼。

  「這雖然不是全力全開,但至少也有半力半開,要是活下來你就自由啦。」鍋子說道,怪物只能一個無奈啊!如果FB上有靠北鍋子牠現在一定去刷他個千百遍。

  Star──light──Breaker!」

  鍋子吶喊!收束炮擊從身前的魔力球中射出,雖然是收束炮擊,但比剛剛的廣範圍殲滅型魔炮大了一大圈,恰好跟圓形天頂相符,正中央發射的光線炮擊,吞沒了怪物身影,攻勢絲毫不減,繼續朝著天際射去。

  能夠在超過核子武器的能量中存活的怪物並不存在,尤其是在雙方距離不到一百公尺的情況下,怪物屍骨無存,但炮擊並無減弱,隨著魔力球的消耗,光流持續朝著天空傾泄。

  衝擊波在狹小空間裡震盪,不過被鍋子的防禦術式給承受了下來,但地面與天空卻沒有在防禦術式中,震撼了大地、衝破了大氣,氣貫長虹!

  在當天新聞中,一度出現了鄰近地區的小型地震特報與龍捲風特報,不過這些都是題外話了。

  RS信了,真的信了!TMD這樣的炮擊,那怪物再不死我直接請鍋子轟我一發SLB算了!
  
  反正轟了一炮後就會成為朋友了嘛。

  巨量的魔力只耗費了十幾秒就消耗完畢,炮擊結束,果然沒有發現怪物的蹤影。

  「……結束了?」RS一臉茫然的表情,問鍋子。

  「大概吧。」鍋子還是一副痞樣。

  「你可以把YS他們復活嗎?」RS也不先通知總部情況,反而是問起了這個問題──明知不可能。

  但眼前的情況卻讓RS抱有一絲期待,鍋子對RS而言已經是規格外了。

  但接下來的回答,也讓RS放棄了:「沒可能,魔法又不是萬能的。」

  RS只能低頭嘆氣,然而這時鍋子又加了一個但書。

  「但是……」RS眼睛一亮,抬頭看著鍋子,鍋子頓了頓,道:「我再怎麼說也是個大賢者啊。」

  「大賢者……所以你有辦法?」RS無法理解大賢者的含意,但卻感到了希望。

  「沒。」鍋子淡然道。

  「靠!你他ㄇ……」RS立刻罵道,但鍋子卻打斷了他,說道:「如果可以用幼女身體復活的話,我會努力。」

  鍋子興奮的語氣說道,RS卻一點也興奮不起來,但也不想放棄希望,只能無奈道:「那就交給你了……」



  「完成了嗎?」RS走進鍋子的房間,詢問道。

  「差不多了。」鍋子回應道。

  房間依舊滿滿的幼女,但擺在房間一角的一個物品卻讓人想要報警抓人。

  雖然RS內心一直有著這種衝動,但終究還是戰勝了理性。

  但仍然抱持著懷疑:鍋子到底是怎麼戰勝理性的,不同意義上。

  而根據本人說法,表示:「只可遠觀不可褻玩。」

  RS很快的回神,每次來鍋子房間總會產生這種念頭,但至少比起第一次回復的速度已經快很多了。

  「沒問題吧……」RS依舊擔心,不過鍋子也重複著一直以來的一句話:「沒問題啦,我再怎麼說也是個大賢者。」

  RS只能沉默了,他在一年前的戰鬥後回到總部,詢問了長官所謂「大賢者」是什麼,長官回應道:「大賢者就是魔法師的頂點啦,一般魔法師沒辦法跟在三十歲成為的魔法師比,而三十歲魔法師之後會進化成妖精;在之後會進化成賢者;最後只有能力最強的賢者才可成為大賢者。」

  而根據鍋子的年紀與心理素質來看,能為大賢者的條件只有一個:無上的變態。

  對此RS與其說是敬而遠之,不如說是避之惟恐不及。

  但終究需要鍋子的能力,因此只能繼續和變態打交道。

  RS一邊回想著,一邊朝著物體走去,探頭看了看。

  透過玻璃窗看到的是一名躺在培養器中的幼女,容貌非常可愛。她就是未來預計乘載A的身體。

  不過製作到一半時,從鍋子無意間透露出其實要做出原本的形狀也可以的RS,又是一個暴怒,不過鍋子卻給出了最無言也最有說服力的答案:「如果要做男人,老子就不做了。」

  雖然A被爆頭,但被植入體內的怪物卻完整保留了A的意識、人格與記憶,可以說是第二個腦。

  與此同時,鍋子一開始就從最難的下手──連腦部都沒有的人,僅有在怪物中的意識,如果能夠復活,那麼其他兩位的復活也指日可待了。

  「要開始囉。」鍋子呼喚RS,隨即啟動了儀器。

  以科技為主體,輔以治療魔法的培養槽,正是鍋子的傑作。此時微微運轉聲展開了。

  「意識準備寫入。」
  「寫入開始。」
  「寫入記憶。」
  「寫入人格。」
  「寫入知覺。」
  「寫入完成,啟動。」

  電腦合成語音播報著進度,鍋子和RS不敢大意,監控著情況。

  好在程序順利的完成了,RS頓時放心。

  隨著一陣氣音排出聲,培養槽的玻璃滑開,RS與鍋子走向前道:「你好。」

  幼女緩緩睜開了眼睛,RS見狀接下去問說:「知道自己是誰嗎?」

  幼女毫無表情,但嘴巴微微睜開了些,喉嚨有些沙啞,但清了幾次後響起的是清澈的聲音:「……A?」

  RS聽到後,微微流下了眼淚,但隨即擦了擦,聲音變得需要清喉嚨了。

  「歡迎回來。」



    後記(超短)

  總之寫完了,一句話:「我想黑鍋子。」

  要獲得非凡的能力需要付出相當大的代價呢。

  有些地方交代的潦草還請見諒,這篇純粹是想寫什麼就寫什麼了,劇情安排有些瑕疵,主要是便當領的太快吧。(我懶)

  下次會改進。

  不過大砲和便當寫的好爽呢www

  下次小說接龍如果不嫌棄的話依舊多多指教啦。 /m( -___-)/m



  解說

  1.鍋子為何會朝駕駛員默哀?
  在駕駛出聲警告時鍋子就發現駕駛是個幼女(聲音)
  某種意義上來說我黑了自己……

  2.鍋子為何會消失?
  幼女雷達。

  3.A為何會被順秒?
  在A靠前救援鍋子的時候被怪物植入了炸彈之類的東西(不想寫出來罷了(X))

  4.魔法師與三十歲魔法師的差別?
  魔法師可能引發物理現象(操作水火、空氣之類的),三十魔法師可以直接操縱物理現象(時空、重力之類的)
  ps.這是我隨便掰的

  5."Starlight Breaker(SLB)"是什麼?
  魔法少女奈葉中的大招,有「桜色の核兵器」之稱。
  在某島被黑成三十歲魔法師的大招,挨轟後可以製造基友。

  6.文琪呢?
  不見了。(忘了寫



  怪物↓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1539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金咼子_又油又肥
不愧是焠燐XD
這章有夠爽,爽翻了。
對打就是要有這種強大到不可超越的神的存在啊!

04-22 14:51

麻痺粉
[e5]04-22 18:3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xo3199762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說接龍:六彈】終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r26620972《沉莫-南方金雪》
「世界不存在著公平而公平。」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