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Warframe] 同人小說 - "仲夏夜之夢"

作者:薛丁格的逗貓棒│2015-04-11 21:05:44│贊助:32│人氣:880



  提塔妮亞在叢林中沒命的逃跑,兩個Grinner槍兵緊追在後。雖然她和穿著沉重裝甲的敵人相比靈活許多,但在崎嶇的森林中還是難以拉開距離。幸好他們沒有開火,提塔妮亞心想,但這表示Grineer打算活捉她,用來向New Loka勒索高額的贖金或是作其他她不願去想的事情...提塔妮亞甩甩頭,現在沒有工夫去想被抓到會怎樣了,她只能全力奔跑。

  此時,一陣噴射音從後面傳來,這聲音讓提塔妮亞寒毛倒豎,因為這是Grineer惡徒起飛時的聲音。有一個惡徒從空中追來,這讓提塔妮亞感到絕望。她再怎麼會跑也逃不過會飛的敵人,但是也沒有道裡停下來等死,所以她只能硬著頭皮一直逃跑,聽著噴射音越來越近。

  就在噴射音近到震耳欲聾時,提塔妮亞從背後受到衝擊摔倒在地。Grineer惡徒在空中迴轉一圈之後降落在她身上,槍口對準她的腦袋。看著惡徒那張因為基因改造而充滿瘡疤的醜陋面孔露出扭曲的笑容,讓提塔妮亞感到一陣恐懼和屈辱。

  但突然間,惡徒身上爆出光芒,數個像子彈一樣的光球從他身上彈出,接著惡徒便癱軟倒地。同時,那些光彈不斷的在森林中反彈,讓後面的兩個槍兵急忙躲避。他們用Grinner語咒罵了幾聲之後就撤退了,而提塔妮亞聽得出他們喊了一聲「Tenno」。

  提塔妮亞抬起頭,看到前方一個修長的人影朝她走來。那個人的體格看起來像是男性,全身被特殊的盔甲包覆,那套盔甲讓提塔妮亞聯想到古代騎士。雖然從沒見過這個樣式的盔甲,但提塔妮亞知道那是一位穿著戰甲的Tenno。對她所屬的New Loka而言,Tenno是可以信任的,因此她急忙起身向對方行禮:「謝謝你出手相救,陌生的Tenno。」

  「不用在意。」Tenno回答,「這裡有Grineer出沒,妳一個人太危險了。」

  「我原本有雇用保鑣,但一出事他就逃走了。」提塔妮亞露出尷尬的苦笑,想著不知道還有沒有辦法繼續進行在地球上的研究。這時,疼痛從手肘傳來,讓她不禁皺起眉頭,她舉起手看到了一大片擦傷,大概是剛剛跌倒時弄傷的。

  Tenno朝她受傷的地方伸出手,掌中發出溫暖的光芒,提塔妮亞感覺到手上的傷正在快速癒合,同時其他在逃跑中受到的跌打損傷也消失了。她驚訝的望向Tenno,這才注意到對方非常高大。

  「這裡不安全,」Tenno說道:「如果妳沒有別的地方要去的話,先跟我來吧。」

  聽了這句話,提塔妮亞考慮著,保鑣的逃跑打亂了她的計畫,而且她還沒完全從剛剛的驚恐中恢復,如果身邊有Tenno保護確實會比較安心。「謝謝你,Tenno,請讓我同行。」

  提塔妮亞詢問:「我是來自New Loka的提塔妮亞,請問您該怎麼稱呼?」

  「我是Oberon。」Tenno如此回答。



  提塔妮亞跟在Oberon身後走著,思考「Oberon」這個名字是指他本人還是戰甲的代號。提塔妮亞對Tenno所知不多,他們每個人都是能以一檔百的戰士,無所不在而且難以捉摸,沒有人知道Tenno真正的目標或是立場,但他們大抵上是為了維持太陽系的秩序而戰。

  他們跨過一道溪谷,進入了另一座森林。這座森林讓提塔妮亞感受到了一些特別之處,似乎這裡比其他森林更加生氣蓬勃,更加祥和。「這是我的森林。」Oberon說道:「Grineer不會隨便靠近這裡。」在Grineer的領土上,能輕描淡寫的說自己擁有一塊土地,而且Grineer還不敢靠近...這就是Tenno的氣魄嗎?提塔妮亞在心中讚嘆著。

  接著他們走過林間小徑,來到了一片開闊的空間。眼前的景象讓提塔妮亞驚嘆。一棵如同高塔般巨大的神木聳立在森林的中心,圍繞著樹木搭建著許多步道和樹屋,讓這棵樹更像是棟公寓建築。此時,有許多野生庫狛朝他們跑來,提塔妮亞反射性的躲到Oberon身後,因為野生庫狛是以兇猛殘酷聞名的動物。但這些庫狛只是圍繞著他們,搖著短尾等待Oberon一一撫摸牠們的頭或脖子。

  Oberon帶領提塔妮亞登上神木的步道,邀請她進入其中一間樹屋。在屋子裡坐定之後,提塔妮亞環顧四周,問道:「這些...都是你蓋的嗎?」

  「是啊。」Oberon在一旁準備茶水,看著他穿著全套戰甲備茶的樣子,令人覺得有點滑稽。此時,一隻純白的庫狛從房間裡走出來,搖著尾巴站在提塔妮亞面前。這應該是已經馴化過的庫狛,只是提塔妮亞其實不太喜歡這種經由基因操作製造出來的動物,所以決定無視牠。

  「牠叫作帕克。」Oberon將茶放在提塔妮亞面前,但沒有準備自己的份。「所以,妳到地球上有什麼目的嗎?」

  「我想要尋找帶有純淨基因的原始物種。」提塔妮亞回答:「但目前還沒有收穫,因為現在地球上的所有物種幾乎都受過Orokin的改造...」

  在上一個紀元,人類的唯一故鄉 - 地球因為過度的開發和汙染而變得不適合生存,於是人類將地球拋棄,遷徙到太陽系各地生活。到了Orokin時代,擁有高度生化技術的帝國改造了地球物種的基因,讓它們擁有超強的適應力及生長能力。他們試圖用這些改造植物來讓生態系重建,經過數個世紀,這個計畫成功了,但生命力太強的Orokin森林卻將地球的原生物種全部淘汰。

  時至今日,雖然Grineer掌控了這顆星球,但他們對這些植物一樣毫無辦法。它們的根系幾乎覆蓋了全部的地表,讓Grineer沒有辦法挖掘礦產。既使挖了,樹根馬上就會再生,因此他們始終無法對地球大肆開發。

  「最近Grineer似乎打算增加地球上的兵力,所以我想趁局勢改變之前來進行調查,但還是差點就被抓到了...」提塔妮亞難為情的說道。

  「Grineer一直打算對森林不利。」Oberon說:「最近他們常有可疑的舉動,妳如果在外面行動可能會有危險。不介意的話,妳可以待在這個森林裡調查。」

  「可以嗎?」Oberon的提議讓提塔妮亞喜出望外,這樣她就不用急著打道回府。就像之前說的,如果Grineer真的加強了對地球的控制,憑她一介研究員就更沒有辦法到地球上了。向Oberon致謝之後,提塔妮亞開始規劃接下來的調查方向,同時也對這位奇特的Tenno愈來愈感興趣。



  經過一整天在森林裡蒐集以及研究樣本,提塔妮亞感到挫敗。事實上在這之前她就覺得遭遇到了瓶頸,但發生了被Grineer追殺以及遇到Oberon等事讓她暫時忘了這一切,而現在哪種無力感又回來了。就像她對Oberon說過的一樣,地球上的物種都已經被Orokin帝國的基因工程染指,而且這中間又經過了漫長的時光,恐怕已經沒有未經改造的物種存在了。

  她所屬的New Loka崇尚純潔以及自然,認為人類無論在宇宙中如何擴張,都必須記住地球才是唯一真正的故鄉,唯有讓血統純正的人類重建地球文明才能解決太陽系內的矛盾和紛爭。也因此,基因遭到嚴重扭曲的Grineer一族現在掌控著地球,這對New Loka而言完全無法接受。

  所以提塔妮亞才想找出地球原本樣貌的蛛絲馬跡,但還是毫無斬獲。

  夜裡,提塔妮亞和Oberon坐在樹屋裡休息,這時她忍不住開口了:「為什麼當初Orokin帝國製造這些植物時不考慮清楚呢?」

  「怎麼了嗎?」

  「我是說...這些植物原本的存在目的是為了淨化環境,但在完成目的之後它們還是繼續生長,反而讓僅存的原生物種被淘汰,這不是本末倒置了嗎?」

  「既然Orokin的基因科技那麼高超,應該要把這些植物設計成在純淨的環境中無法生長,把淨化過的地球留給原生物種才對。」提塔妮亞知道怪罪幾千年前就作古的人無濟於事,但她就是想宣洩這股沮喪。

  雖然Oberon依然穿著戰甲無法看到表情,但提塔妮亞隱約覺得氣氛有些改變。Oberon站起身,背對著她說道:「所以妳覺得,如果有一個物種是為了某個目的而被改造,在他們的使命完成之後就應該放棄生存的權力。是嗎?」

  提塔妮亞起初沒有察覺,直到Oberon默默的離開了樹屋,她才注意到自己可能犯下了大錯。雖然她對舊大戰不甚了解,但Tenno可能也是Orokin帝國為了對抗敵人而改造出來的民族,就像這些植物一樣。而她剛剛卻宣稱這些事物在完成使命之後就應該消失,或許當初也有人這麼想,所以Tenno反抗了,而這些植物也頑強的生存著。

  她覺得自己應該道歉,但又怕觸及到Oberon身為Tenno不願意說出的隱私,所以遲遲無法行動。這時,那隻名叫帕克的庫狛走了過來,牠似乎察覺到了她的躊躇,所以只是靜靜的坐在提塔妮亞身邊。你也頑強的生存著呢。提塔妮亞心想。於是她第一次主動伸出手撫摸庫狛,從手心感覺到一股暖意。



  隔天,提塔妮亞依照計畫進入森林中調查,但心裡想的還是她昨天的失言。稍早在她醒來時就不見Oberon的蹤影,所以還是沒能道歉。可能就是因為這樣,她不自覺的遠離了樹屋走到森林的邊緣。可別傻傻的闖進Grineer的地盤啊。提塔妮亞在心中這樣告誡自己,但此時她發現了森林外確實有一些動靜。

  首先她聞到一股刺鼻的酸味及焦味,透過樹木的縫隙,她隱約可以看到一群Grineer士兵圍著一台機器。數個士兵手持火焰放射器不斷燒著周圍的樹木,那些樹木卻沒有再生。提塔妮亞屏息著觀察他們的舉動,中間的機器不斷發出刺耳的運作聲,而士兵不斷為機器添加某種液體。

  過了一段時間,機器停止了,周圍的樹木都已被燒盡。提塔妮亞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幕,看來Grineer真的找出了對付Orokin植物的辦法。接著,好幾位Grineer士兵將那台機器像抬轎一樣的舉起。離開了那個地方。

  提塔妮亞等到Grineer士兵走遠之後才接近那塊土地。在機器原本的位置上有一個深洞,周圍的泥土都被染成了詭異的綠色,洞中的樹根也沒有再生。看來那台機器是某種毒劑的注射裝置。她注意到周圍有Grineer士兵隨手棄置的藥劑瓶,便將瓶子撿起,裡面還殘留些許藥劑。

  這應該還只是小規模的實驗。提塔妮亞心想,一但這種藥劑被大規模的使用後果將不堪設想。或許這就是Grineer增加駐軍的原因,他們打算一舉消滅地球上的所有森林。她可不期望Grineer會有任何永續經營的概念,他們只會將地球視為軍事基地和採礦場。到時候別說原生物種了,所有生命會在地球上消失。

  她必須通知其他人才行。此時,她注意到視線的角落有一些動靜。提塔妮亞仔細一看,有一株小草正在緩緩的再生。隨著它的生長,周圍的一小片土地也漸漸恢復原貌。其他枯死的草木也一樣漸漸再生,但這只持續了很短的時間。最後,小草似乎還是不敵受汙染的土地,在吐出花苞之後枯萎了。

  提塔妮亞小心翼翼的將小草撿起,她在調查中將這一種植物稱為「jadeleaf」,它似乎就是早期淨化汙染的要角,沒想到現在還能發揮作用。她將這棵殘株以及殘留的藥劑掃瞄建檔,在這之前電腦中已經有很多jadeleaf的掃描樣本了,比對受汙染前後兩者的狀況或許就可以找出能夠對抗毒劑的成分。

  她將資料鍵入隨身裝置中,讓比對基因的程式開始運轉。在Grineer的領地中隨意發送訊息到太空中可能會被攔截,所以她最好趕快回去通知New Loka。但突然間,她感覺到眼前一黑,之後便癱軟在地。

  在昏過去之前,她看到Grineer士兵伸出手將她扣住。我得告訴大家Grineer的陰謀才行...得向Oberon道歉才行...直到失去意識,她還惦記著這件事。


  
  提塔妮亞痛恨天花板上雜亂無章的管線;痛恨地版上的油汙和血污;痛恨空氣中基因正在降解的味道,但此刻她最痛恨的是如此輕易被抓到的自己。她被關在Grineer基地中的牢房,不知道這裡離Oebron的森林有多遠,被運送的過程中她都在昏迷。

  提塔妮亞身上的物品都被收走了,她很在意攜帶裝置上正在分析的毒劑和Jadeleaf,如果被Grineer發現植物可能有解毒能力就糟了,希望從盟友那邊高價買來的加密程式能發揮作用(他們雖然是盟友,但也是商人)。而現在,比起她的安危,她更擔心自己會不會被Grineer用來當作對付Oberon的把柄。雖然這種想法簡直就是自我意識過剩,提塔妮亞當然也希望Oberon會在乎她的安危,但她不希望自己會害對方遭遇不測。

  然而現在她什麼事都做不到,為了保持鎮定她只好開始打坐。冥想是New Loka和Tenno之間文化上的共通點,想到這件事讓提塔妮亞的嘴角不經意上揚。

  在冥想的漂流感中,提塔妮亞漸漸失去時間的概念,但也可能真的沒有過多久,外面傳來一陣騷動。Grineer的各種咒罵和慘叫聲此起彼落,接著她聽到鈍物槌打的聲音愈來愈近,還夾雜著庫狛的嘶吼。最後,Grineer的聲音止息了,牢房的門被打開,外面的強光照出了Oberon的輪廓,還有一隻庫狛隨侍在側。

  「你沒事吧?」Oberon的語氣依舊沉穩,但似乎比平時少了一點鎮定。

  「我沒事...」提塔妮亞急忙起身:「你怎麼找到這裡的?」

  「這是派克的功勞。」Oberon拍了拍白色的庫狛:「牠循著妳的氣味找到的。」

  「謝謝你。」她摸摸帕克的頭,轉移自己想要抱住Oberon的衝動。「對了,帕克有沒有辦法找到我的行李?裡面有重要的東西。」

  在Oberon的命令下,帕克開始在基地內搜尋。最後他們在一位獄卒身上找到了提塔妮亞的攜帶裝置。裝置被看起來被格式化了,但那代表加密程式有發揮作用。經過提塔妮亞的視網膜和聲紋認證之後,裝置又跳回了正在運算中的分析程式,分析進度還剩下5%。

  「妳被抓走的那個地方發生了什麼事?」

  提塔妮亞正想回答,但想到另一件更要緊的事:「糟了,森林。」

  「什麼?」

  「你的森林。」提塔妮亞慌張的說道:「Grineer一定是打算趁你來救我時毒害你的森林,他們找到對付Orokin植物的辦法了!」



  Oberon和提塔妮亞在森林中全速奔馳,不時還要回頭攻擊Grineer的追兵。此時,攜帶裝置發出聲響,顯示毒劑和植物已經分析完成。提塔妮亞趕緊拿出來確認,同時還要注意自己的腳步。

  「我分析出可以解毒的成分了!」提塔妮亞興奮的說道:「只要組合森林中幾種Orokin植物的基因樣本就可以合成出解毒劑,而樣本我手上多的是。」接著陷入消沉:「但是現在沒有設備...」

  「借我一下。」Oberon借走提塔妮亞的裝置,似乎正在將解毒劑配方和植物的數位樣本寄送到某個地方,接著就把裝置還給提塔妮亞。「等一下會有人把藥劑做好送過來。」

  提塔妮亞還覺得不明就裡,這時他們回到了Oberon森林的邊界,遠遠就可以看到樹屋的方向冒出濃煙。還是晚了一步嗎?提塔妮亞在心中咒罵。

  他們跑到了樹屋前的廣場,看到一大群Grineer火焰兵正在焚燒樹屋和神木。而神木的正下方被裝上了提塔妮亞稍早看到的投毒機器,神木和周圍的樹木變得枯黃而且奄奄一息,大量掉落的樹葉被火焰引燃使得空中充滿了星火。許多野生庫狛在和Grineer士兵纏鬥,但也有很多庫狛中彈倒地,讓提塔妮亞於心不忍。

  Grineer士兵開始朝他們開火。「躲到我身後。」Oberon說道,隨即舉起手中的釘頭錘用力往地上一插。一股強大的治癒力量傳遍了整座森林,倒地的庫狛重新站起,戰鬥中的庫狛也變得更有活力,神木的枝葉開始再生,但效果似乎有限。Oberon的治癒力似乎只能讓森林的狀況不再惡化,他只好不斷輸送能量,然而這麼做卻讓Oberon無法動彈,Grineer士兵逮到機會,對他灑下無情的彈雨。

  提塔妮亞躲在Oberon身後用Tenno的自動手槍還擊。雖然Oberon的治療對他自己也有用,但這樣不斷受到傷害只會徒增能量的消耗。正當提塔妮亞覺得一籌莫展時,有一道巨大的黑影籠罩在空中。

  「指揮官,」一陣機械合成的男聲從空中傳來:「鑄造區有一個已完成的物件隨時可以領取。」提塔妮亞抬頭一看,在上空的是一艘狀似風箏的飛艇,那是Tenno專用的個人支援飛行器。Grineer隨即朝上空發動攻擊,但對人火力似乎無法對飛艇造成太大傷害。

  「丟下來。」Oberon朝飛艇下指令。

  「指揮官,我不具備完整的投擲能力,無法保證物品能平安著地。」

  「我叫你丟下來!」第一次聽到Oberon發怒的語氣,讓提塔妮亞嚇了一跳。

  隱約聽到飛艇似乎碎唸了幾句,接著它下方的人員運輸口滑開,一個小小的藥瓶滾了下來,同時,一道白色的影子從樹上朝瓶子一跳,是帕克,牠準備在空中將瓶子接住。但此時有一個Grineer士兵朝上空丟擲手榴彈,榴彈在帕克身旁爆炸,衝擊力將牠彈回地面,提塔妮亞趕緊將牠抱回Oberon的身邊。

  帕克身上有很多地方被炸傷,發出了痛苦的哀號,但藥瓶好端端的被刁在牠的嘴裡。「你真是個英雄。」提塔妮亞摸摸牠的頭安撫,並且接過了藥瓶。在Oberon的治療力量之下,帕克的傷勢應該不用擔心。

  「提塔妮亞,再來只能靠你了。」Oberon奮力的輸送能量給森林和庫狛們:「妳必須將解毒劑注入那台機器。」

  「可是...我辦得到嗎?」Grineer士兵人多勢眾,除了不斷朝他們開火的敵人之外,投毒機器旁也有四個士兵守著。

  「我會支援妳。」Oberon舉起手向前一揮,地面上憑空出現了一道鋪滿光之荊棘的走廊延伸到機器前。那些荊棘的樣子看起來有點嚇人,但提塔妮亞相信Oberon,便一腳踏上了光之走廊。瞬間,她覺得充滿力量,心中的遲疑都被一掃而空,於是她開始朝機器狂奔。

  Grineer士兵不斷朝她開火,她感覺到有子彈劃過身邊,但在兩種Tenno力量的加持下她無所畏懼。荊棘似乎有也阻礙敵人的能力,守在機器旁的士兵因此無法正常行動,於是提塔尼亞舉自動手槍將他們一一擊倒。

  最後,提塔妮亞來到了機器旁,開槍將注射口的蓋子擊毀之後注入解毒劑。周圍的Grineer士兵朝她衝來,提塔妮亞此時變成了眾矢之的,不知道該如何脫身。但突然間,地面開始震動,大量的樹根從投毒機器下方竄出,將機器和提塔妮亞舉到半空中,周圍燒焦的樹木也開始再生。

  一個Grineer士兵呆然看著這一幕,但他很快就被釘頭錘打飛到十米之外。停止施療的Oberon回復到戰士的本色,準備將Grineer逐出他的森林。



  在地球軌道上的中繼站,提塔妮亞和Oberon正在告別。為了盡快將Grineer的計畫公諸於世,森林的一戰結束之後他們就馬不停蹄的搭著Oberon的飛艇來到這裡。雖然樹屋被燒掉了,但神木和森林都從毒害中復原,帕克也像是沒事一樣在Oberon身邊搖著尾巴,結果應該不壞吧。提塔妮亞心想。

  「謝謝你這段時間的幫忙。」提塔妮亞向Oberon道謝,同時準備說出在心中宇預演已久的話:「還有對不起...我昨天說出了很殘忍的話,不管是為了什麼目的而出生,所有事物都應該有活下去的權力。」或許就連Grineer也是如此 - 前提是他們不要再那麼得窮兵黷武。

  「沒關係,我很高興妳能這麼想。」Oberon簡短的表達了諒解,同時將一個冷凍膠囊交給了提塔妮亞:「這個東西就做為餞別禮吧。」

  「這是什麼?」從膠囊的透明部分,可以看到裡面放著數顆彈珠大小的黑色球體。

  「那是蓮花的種子。」Oberon說道:「是從Orokin紀元之前留下來的。」

  提塔妮亞不敢置信的看著手中的禮物,這不但是她一直追尋的原生物種,而且這麼古老的東西往往價值連城。

  「這東西太貴重了...我明明一直都在麻煩你,怎麼有資格收下這種東西?」

  「因為妳救了森林,而森林曾經救了我。」

  提塔妮亞對這句話趕到好奇,但Oberon似乎沒有解釋的打算。「總之,我認為這東西在妳手中更有價值。」

  之後,兩人正式的告別,Oberon的飛艇離開了接駁口,留下提塔妮亞獨自站在港口邊。這幾天在地球發生的事簡直就像是場夢,但手中的種子卻無比真實。

  提塔妮亞會永遠記得,在地球上有一座夢境般的森林,還有居住在其中的王者Oberon。

(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051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戰甲神兵 (Warframe)

留言共 2 篇留言

薛丁格的逗貓棒

後記:

  感謝各位的觀賞與支持,又來到了慣例的解說時間。本篇的主角是聖騎士Oberon,可能有些人不明白為何在這裡會把他描寫成森林系男子(?),其實有以下的原因。首先,Oberon最早的原產地在地球(直到Vay hek把自己改造成巨大公雞)。其次是Oberon和現在地球的森林地圖同時登場(在此之前地球是普通的Grineer惑星地圖)。最後也是最重要的,Oberon這個名字取自「仲夏夜之夢」當中的妖精王奧伯龍。這也是本故事最大的靈感來源。(提塔妮亞取自奧伯龍的妻子,帕克取自其隨從)

  故事中的Grineer在策劃的其實就是U11.5時發生的活動「Cicero crisis」(俗稱「活動毒」的四張Mod就是該活動的獎賞)。在活動中Tenno們要蒐集地球植物的掃描樣本,製作出解毒劑並用來中和Grineer注入土地的毒素。所以,這個故事等於是Cicero crisis的前置事件。

  這次的故事中也有一些遊戲沒有提到的腦補設定。首先是地球植物的由來,遊戲中並沒有提到是不是為了淨化環境。再來也沒有提到原生物種是否滅絕(在道場花園或是New loka的房間中就有種植蓮花,但我假設這些植物多少都受過改造)。還有,Tenno的日常生活會是如何在遊戲中完全沒有跡象,所以只能描寫得很粗糙,還請見諒。

  隨著故事的累積,我準備開始嘗試展開沒有原作根據的原創劇情,但還是希望能不和原設定有所衝突。U16即將到來,不知道在新的官方設定發表之後我構思中的點子有多少還能存活,真是讓人期待又害怕。最後,再次感謝各位的支持和鼓勵,謝謝。

07-09 23:25

ライト
嗚喔!好紳士(?

07-15 20:2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Plasmafish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Warframe] N... 後一篇:[Warframe] L...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0k0r0宣傳給乙女向愛好者
年初二晚上 無聊的姐妹要來看看乙女向小說不?!X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0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