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SilverCarnival】子靈支線--01.愚人節沒有謊言

作者:貓澤冰淚│2015-04-11 00:13:42│贊助:6│人氣:100
  正式的結束三月。
  四月是個炎熱到嚇人的好天氣。
  
  消失了一整晚的子緣,莫約早上六點多出現在映藍裡,讓一向早起的、正在廚房準備早餐的若寒撞個正著。自然、對方也看見了藍子緣一臉心力交瘁的疲勞樣,俊秀的面容卻是一整個睡眠不足。
  
  眼神匆匆掃過若寒,藍子緣便整個將自己摔進沙發裡,弄出的聲響,讓在琴房裡練習的語憐也探出頭張望。
  
  「……你回來了?」見是自家經紀人,語憐走出琴房,面上略閃過幾絲意外,畢竟從沒看過藍子緣這般無奈、不捨、疲勞、憤怒、卻又無能為力的複雜神情,「怎麼這表情……昨天被整得很慘嗎?」
  
  昨天是四月一日愚人節,他消失了一整天。
  難道昨天那一整天他被整得很淒慘麼?
  
  聽聞那疑問,藍子緣瞪了一眼自家藝人,而對方臉上柔和的笑容立即收了回去。想解釋又覺得腦中一片渾沌、連續二十八小時沒有睡眠讓藍子緣當下不再思考、爬上沙發就這麼昏睡過去。
  
  *
  
  一陣清風撫過,耳際隱約傳來翻書的聲響,香氣從遠方飄來,還有幾個長笛的柔軟音符入了耳。藍子緣感覺頭上一陣沉重,四肢也像是有人壓著似的無法起身,掙扎了一會兒,他坐起身子犯喘,額上沁出大量冷汗。
  
  表情一臉驚惶。
  
  所有的聲音嘎然而止,只有從落地窗吹進來的風聲,愉快而不知節制的哼歌。愣了一會兒,子緣才意識到,一共三雙眼全都直勾勾的望著他。
  
  「……幹嘛。」藍子緣挨個兒瞪回去,語憐和釉涼相視一笑,這才像是安下心似的,一個回頭看書,一個繼續擦拭樂器,若寒則回到廚房去,準備將最後一道菜弄完上桌。
  
  時間已經是中午。
  
  「你做惡夢了?」語憐一面收著長笛,一面隨意問著,畢竟剛才藍子緣那一臉驚惶未定的模樣著實少見。不過、直至裴語憐把長笛收好,藍子緣也沒回應她的問題。再抬起頭來,才發現子緣拿著手機、走向遠遠的落地窗邊在和誰交談,但聲音很碎,聽不真切。
  
  「可以吃飯了。」在廚房忙了好一陣的若寒總算從廚房探頭,原本還想和釉涼討論藍子緣這般奇怪的行徑,聽到這句、也僅能和伙伴相視一眼,順從的走向餐廳。
  
  「子緣是不是怪怪的?」坐向餐桌定位,釉涼撐著一邊的腮,和子緣雖然相視不久,但也沒見過他臉上出現那樣驚恐的模樣,他還以為他們的經紀人向來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嗯、是不太尋常。」坐到語憐身旁,若寒想起早上子緣的模樣,應和著釉涼。
  
  語憐若有所思,但是、雖然想著要問出口,卻不知道該從哪邊問起。但是、每個人都有權力保留一點自己的空間,這時也許不要問會比較好?
  
  就在有一搭沒一搭的討論之間,藍子緣走進廚房,動作像貓一般的在釉涼身旁落坐,依然是一聲不出。交談聲打住,同方才那樣,其餘三人又將視線投到子緣身上,似乎是一個有默契的,在等著對方說點什麼。
  
  「……我想和大家商量一件事。」沉默許久,子緣像是做好準備那樣吸了口氣,墨棕色的眸子掃過另外三人,又停頓一陣後、吐了這麼一句話。「我想把姊姊接過來住一陣子,大概……一、兩個月左右的時間吧……」
  
  餐桌上一瞬間沉默了些時間,三人你看我我看你的,說不準要怎麼回應子緣才對,雖然說也不是不行,只是非常唐突罷了。
  
  「也不是不可以啦……只是怎麼會這麼突然?」最後是釉涼開了口,畢竟大家對箇中原因都還是挺好奇的。記得子緣的姊姊是個喜歡自由、不愛讓人管束,連自家弟弟都喜歡用怪胎去形容的一個女孩子。
  
  透過子緣的口述,很獨立、很堅強,這是其他三人對藍子靈的印象。
  也還記得、當初子緣之所以搬過來映藍,也是他姊姊硬是將他丟出來的。
  
  那現在……?
  
  「……昨天我不是失蹤了一整天?我回家去看我姊。」藍子緣不著痕跡的一聲嘆息,看來還是非和室友們說清楚不可了。
  
  四月一日凌晨,是的,大約是十二點半多一些,正在處理學校報告的藍子緣,接到一通電話。來電顯示是子靈,他姊姊,但當他接起電話後,對方卻半聲不出。子緣很快記起今天是愚人節,於是、他出聲無奈的說了。
  
  姊、妳幹嘛?今天是愚人節吧、別鬧了我報告快弄不完了。』出聲制止自家姊姊、卻聽見微弱的呼吸還有疑似啜泣的聲音,這讓藍子緣皺起眉心。
  
  藍子靈不哭的。不管發生什事,她幾乎沒有掉過眼淚。
  至少藍子緣活這麼大,看過她哭的次數,十根手指大概數得完。
  
  雖然藍子靈的惡作劇是家常便飯,但藍子緣卻對這次的無聲電話感到莫名心驚,他是知道的,他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獨立又堅強的姊姊,其實有著脆弱的根。
  
  『……姊,妳在家吧,我馬上過去。』意識到不妙,藍子緣抓起外套和車鑰匙,如果真是愚人節玩笑也就罷了,但萬一不是……
  
  終止那些胡思亂想,藍子緣很快的回到自己家中。客廳裡一片漆黑,到處感覺不出生氣,子緣皺起眉心,輕手輕腳的走向子靈房門。伸手一旋、意外的發現房門未鎖。
  
  『姊?』藍子緣細看、他那嬌小的姊姊縮在窗邊,月光映出她的身影,縮成一團、不住顫抖。子緣捏了眉心,向著她身邊走去,伸手按了她的肩頭。
  
  藍子靈肩頭一聳,抬起頭,清秀的面容滿佈淚痕,卻沒有哭出丁點聲音。子緣讓這畫面給震住,上次見姊姊哭、已經是多久前的事了呢?
  
  像是習慣,子靈哭不出聲響,而見那模樣的姊姊、子緣也只能慌張的將她攬進懷中。不知事情原委、他也無法給上任何安慰。
  
  藍子靈如同行屍一般安靜哭了一天,直到四月一日結束的那個凌晨她才說了,愚人節那個凌晨、與藍子靈交往了三年左右的男友,突然提了分手。
  
  愚人節的分手、誰信呢?但男方說這並不是開玩笑,並且是已經做好決定的事。為什麼分手呢,理由是藍子靈太過古怪,像貓一樣,需要的時候便靠過去,不需要的時候自己一個人待上好幾個日夜都沒問題。他跟不上她的話題、無法喜歡她喜歡的東西,什麼小說、動漫,與子靈同年紀的他、認為那是孩子才看的幼稚東西。
  
  『我感覺不到妳愛我。』
  綜合來說、這是那個男人的理由。
  
  不愛了、就是不愛而已,那樣的藉口只不過徒增傷心。藍子靈一天不肯說明原因,只是在等著男友打電話來說一切只是個愚人節玩笑,然後她會笑著原諒對方,然後再告訴弟弟,只是個惡作劇。明明是這麼想著、卻還是哭了一晚上,事實也證明那些眼淚沒有白流。
  
  藍子靈明白的。
  就只是不愛了而已。
  
  否則、交往之前她就這麼怪了,愛看書、愛看動畫、喜歡怪事、喜歡人偶,說話總是跳著走,熟了吵死人,不熟不講話,這些他都是知道的。說什麼也不可能再忍了兩年之後,突然感覺不到自己的愛。
  
  藍子靈承認、她是不習慣將感情攤在對方面前,她是重視自己多一些,可那不代表她沒有付出。甚至於,她為對方做的,說不消還超過對方給的。
  
  說完又哭,但始終沒有哭出聲音。
  子緣亦在一旁心疼、卻也沒辦法做些什麼。
  
  「最後她哭著睡著、我才回來。不過剛才打電話給她……我覺得留她一個人在家感覺不妥……雖然我不認為她會做什麼傻事……」子緣嘆了口氣,姊姊那了無生趣的語調,紮紮實實的嚇了他一跳。
  
  「那還等什麼、現在就去把她接過來吧!」釉涼對這事相當激動,單純善良的他,實在不了解為什麼在愛情裡需要這麼狠心,不愛了、分手了,何必數落對方那麼多不是?
  
  「去吧。」若寒點了點頭,和釉涼的想法一同。
  
  「雖然我覺得、她應該不會想過來、不過,你就去試試吧。」語憐沉默了一會兒,如此說了。說不上是多了解藍子靈的性格,不過要是這對姊弟真的很像,那姊姊肯定會拒絕子緣的提議。
  
  嘛、不過、試試無妨。
  
  -TBC- 2015/4/1000:28
  
  碎碎念:
  結果主線沒寫、先寫支線了
  子緣可以在工作中慢慢補、但子靈不行
  所以決定先開子靈的支線。
  
  子靈的性格可以參考這邊
  然後補一下,其實她是一個不拘小節、而且自我的女孩子。
  因為個性太不像女孩子,又宅(##,所以雖然長得好看、卻沒有交過男朋友
  跟她分手的這位是她的初戀
  
  雖然談起戀愛的方式,總讓人感覺放不夠多的心思,
  但是藍子靈對於喜歡是義無反顧的
  這種人摔得也特別重ˊ<_ˋ""
  之後會有新人補上她身邊的空缺、我們拭目以待XD(欸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0425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深栖
子靈會過來住嗎?
這樣就可以看這姊弟的日常了XDDD

這邊先補眠,明天再來討論//

04-11 00:28

貓澤冰淚
還是會把她架過來住一兩個月的XDD
最後再放她回去XDD
這對姊弟的日常啊...我覺得釉涼可能會很興奮(???
大概會看到很有趣的畫面XDDDDD

好噢、小栖早點睡OWO~~
明天說囉>W<04-11 00: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iruka041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雜七雜八】喜歡的過程。... 後一篇:【SilverCarni...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inale8763啊啊啊啊啊
我的小屋有BUG 啊啊啊啊啊 ㄊㄓㄊㄓㄊㄓㄊㄓㄊㄓ...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