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東方幻劍塵.貳》30.兩人的約束,雲中子與墮騎士的死鬥.

作者:萌筆│2015-04-06 23:58:58│贊助:2│人氣:383
  『神對任何人都是平等的』
 
  這句話不知是出自何人之口,真是一個可笑至極的謊言吶……
 
  他是不會認同這個謊言的……
 
  因為在他的身邊滿是那悽慘的死亡,那一天那一夜……血流滿地的屬下,曾經摯愛的妻兒倒在他的腳邊!
 
  就在那一刻,他認知到這個世界是個錯誤,神也不是公平的存在。
 
  若是讓這錯誤的信仰繼續下去,只會產生更多的悲劇……
 
  就在那一個夜晚,曾經的教廷最強騎士的墮落。
 
  ───到底是多強烈的憎恨才能讓象徵著光明的聖光轉化成死亡的黑霧?
 
  唯一能確定的就只有,存在於這燃燒烈火的宅邸前方,渾身充滿著黑暗霧氣的一個騎士。
 
  此刻,為了消滅錯誤的信仰,將人世導向正確之「騎士」,他在此立誓。
 
  『為了造就多數人的「生」,而以少數人的「死」來交換,這不是真正的正義,更不是唯一的天理。』
 
  那是曾經的騎士團長的信仰,他除了遵從正義便一無所有。
 
  緩緩流下的血淚,代表著光明的聖光墮落成死亡的黑霧。
 
  『為了守護上億人的希望,我的黑暗直到終結這世界為止不會停下腳步!』
 
  ───墮騎士,比德瑞.萊特!
 
 
  「黑色漩渦」

  銀色的小刀閃過完美軌跡轟擊在比德瑞身上的黑霧。
 
  面無表情的將黑霧形成一道漩渦,比德瑞無聲的橫舉十字巨劍,名為噬血的巨劍間不容髮的擋住咲夜的斬擊。
 
  然而,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比德瑞瞬間一愣,只見銀製小刀穿過了噬血者的巨大劍刃。
 
  剎那間的分神,咲夜的時間發動,整個人瞬間轉移到比德瑞的背後,沒有黑霧的破綻,銀製小刀揮下。
 
  速符「閃光彈跳」

  「──哈!」彷彿見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情般,比德瑞笑了一聲。
 
  彷彿無視手中的巨劍重量,比德瑞瞬間將噬血者加速一抽,回身劈在咲夜的小刀上。
 
  臉色微變的看著支離破碎的小刀,咲夜的臉龐上浮出薄薄的汗珠,手中再度投影出銀製小刀。
 
  銀製小刀與巨劍之間的重量與力量差距實在太懸殊了,即使如此,咲夜還是有著一絲勝算。
 
  沉重的破空聲,單手重劈而下的比德瑞.萊特。
 
  揮灑著完美軌跡,雙手持刀的十六夜咲夜。
 
  黑霧「死亡之花」

  傷魂「靈魂雕塑」

  黑霧聚集在比德瑞的身旁上下纏繞著,隨著噬血者的劈擊旋轉著爆開,強大的黑色劍氣朝著四面八方飛劈而出。
 
  用銀製小刀與黑色劍氣交擊著,咲夜俯身穿過黑色劍氣與噬血者的劈擊之間。
 
  做得到!戰鬥吧!
 
  這次她一定能行,無論如何她都要將芙蘭朵露給帶回來!
 
  咲夜咬著銀牙揮舞著雙手將沉重的噬血者給彈開,這一次她不會逃避,一定要將二小姐給……帶回來…
 
  兩人同時擦身而過,咲夜踉蹌了幾步站穩了身子,看著比德瑞的後方。
 
  比德瑞也面無表情的垂下手中的巨劍,扭頭看向了一個不該出現在這裡的嬌小身影。
 
  ……芙蘭朵露.斯卡雷特雙眼空洞的注視著十六夜咲夜。
 
  望著哪個為了她拼命奮鬥的女僕,芙蘭直到現在也忘不了,自己親手毀掉對自己好的人的時候。
 
  第一次觸摸到人的肌膚是那麼地溫暖,而血的溫暖更甚,有如在燃燒一般的火熱。
 
  「……看來…咲夜真的不懂得芙蘭的想法呢。」望著全身傷痕累累的咲夜,芙蘭朵露空洞的瞳孔浮現淚珠:「為…什麼……就是不肯放棄芙蘭呢?芙蘭知道自己是沒有資格活下去的壞孩子。」
 
  『不可以隨便殺人,芙蘭』
 
  曾經,有一陣子芙蘭朵露不能瞭解蕾米莉亞的這句話,雖然當時的她也沒感到什麼問題。
 
  然而,隨著這個家每天都有人消失,蕾米莉亞看著她的表情更是一天天顯得憂傷。
 
  除了姊姊以外,服侍著她的傭人們,還有被派來和她玩的人總是會露出害怕她的目光。
 
  芙蘭朵露.斯卡雷特始終無法理解他們看著自己的目光,但每當她向他們伸手之時,無數的死亡就在她的身邊發生。
 
  最終,蕾米莉亞不得已將芙蘭朵露關入了永不見天日的地下室。
 
  從那之後哪怕是牽著她的手、撫摸她的頭或是把她抱在懷中這類事,蕾米莉亞都不曾再這麼做。
 
  雖然,芙蘭朵露不能再常見到蕾米莉亞,但卻一直能感覺到蕾米莉亞對她的愛。
 
  但是長達四百多年的寂寞對她尚且幼小的心靈帶來了多麼大的影響,這是蕾米莉亞所不知道的。
 
  所以,芙蘭朵露憎恨著自己的能力自己的出生,她的存在就是讓所有人都感到痛苦,讓她繼續活下去就是一種錯誤……
 
  「……沒關係的,請您不要說出這種話來。」咲夜站直了身子對著芙蘭露了一抹微笑:「因為您一直受到大小姐的愛,而我們大家更是不曾對您有任何怨言。」
 
  芙蘭朵露嗚咽著,一聲兩聲……漸漸地不可阻擋的嗚咽聲從她的喉嚨中漏出,寂寞已久的她知道咲夜所說的都是對的,明明早已下定決心要抑制住自己的情緒離開幻想鄉,為的就是不再給自己的姊姊添任何麻煩,芙蘭朵露想要的就是蕾米莉亞幸福的在幻想鄉度過每一天。
 
  一串串的淚珠從她的臉蛋上滑落,看著傷痕累累的咲夜,芙蘭朵露更是泣不成聲,當下就要向著咲夜的方向奔跑而去……
 
  ──轟咚!
 
  噬血者顫抖著落在芙蘭朵露的面前,兩者之間的距離只差些微的釐米而已。
 
  芙蘭朵露嚇得一陣腿軟跌坐在地。
 
  比德瑞.萊特維持著投擲的動作,全身上下瀰漫著置人於死地的強烈殺氣。
 
  「……妳應該知道吧?只要妳還繼續存在就會有人不斷地死去,不過當然錯誤並不在於妳。」比德瑞背對著咲夜漫步來到了芙蘭的面前:「妳曾經對我說,妳想要結束這一切的起因,所以我們邪盟才願意協助妳,芙蘭朵露.斯卡雷特。」
 
  拔起插在車頂上的噬血者,比德瑞目光冰冷的望著芙蘭朵露:「我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妳的想法,但是我不能容忍到了這一地步卻還要逃避的妳。所以妳沒有活下去的資格!」
 
  揮動的噬血者!
 
  「………」
 
  大量的鮮血迸散,咲夜手中的銀製小刀支離破碎,比德瑞的一劍從她的肩膀至她的胸口落下。
 
  「唔……我…我不准你這樣跟二小姐這樣講話,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可以決定他人是否有活下去的資格。」咲夜搖晃著身子橫擋在比德瑞與芙蘭之間:「……二小姐!請不要再說那種讓人……悲傷的話…然後冷…靜下來找找究竟是什麼讓妳活下去的資格!」
 
  「……芙蘭活下去的資格?」
 
  「絕對…存在!因為…那個人就是這麼相信著並且戰鬥到現在……」
 
  剎那間,芙蘭朵露想起了那個將她從寂寞的地下室帶出來的身影。
 
  重傷的咲夜再度投影出銀製小刀:「……我是不會讓你傷害二小姐的,比德瑞.萊特!」
 
  「……徒勞。」
 
  沉重的巨劍一擊將咲夜給擊飛了出去,連芙蘭朵露都來不及反應,只見咲夜不斷在火車車頂上翻滾著。
 
  芙蘭朵露連忙拍起翅膀一把抓住差點跌落火車的咲夜。
 
  「……真是刺耳啊,但是我並不討厭你這種人。」
 
  無視著芙蘭朵露的舉動,比德瑞.萊特仰起頭來看著天空,更正確的說是看著數萬高空之中朝著這裡逼近的東西。
 
  同樣發覺到異狀的咲夜與芙蘭朵露也看著天空。
 
  那是一個讓人無法忽視的強大靈力,而這個靈力的主人她們再熟悉不過了。
 
  哽咽的呼喚從芙蘭朵露的口中溢出:「…雲……雲雲?」
 
  咲夜更是瞪大了雙眼看著高空之中朝這逼近而來的導彈,以及正站在導彈之上的那個身影。
 
  「───我的一劍足以終結萬物!」
 
  爆起的強大的魔力撼動著整輛歐洲之星,噬血者彷彿帶著生命般的不斷跳動著吸取著比德瑞身上的黑霧。
 
  遠處的正帶著星村冥撤到安全地方的依莉絲驚駭不已的望著眼前這一幕。
 
  噬血者不斷的跳動,巨大劍刃上瀰漫出一股黑暗的霧氣彷彿形成劍身般的不斷延伸,劍刃所到之處,萬物滅絕。
 
  側開身子,雙手將噬血者舉至胸前,比德瑞.萊特眼神銳利的看著上空襲擊而來的導彈,一步邁開!
 
  沉重的腳步一直線的加速向前踏進,其強大的壓力讓人不敢阻攔在前,帶著一聲怒吼,比德瑞斬裂天地的一劈!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終結天地萬物吧!啜飲生命吧!噬血者!」
 
  重腳踏落,底下的車廂整個毀壞,黑霧劍刃從右邊一拉朝上方直劈下去,噬血者所劈之處萬物寂滅。
 
  雲遙搭乘的導彈避無可避正面遭受噬血者的一劈,頓時在歐洲之星的上空產生了一個強烈的爆炸。
 
  「騙人的吧.....雲遙不可能就這樣死了!」
 
  空中的劇烈爆炸,咲夜絕望的抱緊懷中的芙蘭朵露。
 
  然而,比德瑞的嘆息卻讓咲夜再度抬起頭來。
 
  「果然啊.....沒有打敗你就不能這麼輕易帶走她們兩個的命,就讓這一切做個了結吧!」
 
  一條勾索從爆炸的煙塵中破空而出,固定在歐洲之星的車頂上。
 
  空中急速落下的黑影,伴隨著那熟悉的巨大靈劍!
 
  「───做好覺悟了麼?雲中子!」
 
  「───墮騎士!」
 
  靈劍「千刃一擊」
 
  靈力劍刃硬撼黑霧劍刃,伴隨著震天的爆響,一個人影落下。
 
  鮮血盪漾的胸口正中央,愁雲緞上那是一道任誰看了都會倒抽一口氣的恐怖傷口。
 
  染血的愁雲緞飄盪在空中,滿身瘡痍的雲遙站在她們的面前。
 
  咲夜已經無力再次控制時間,身上的女僕裝也變得破破爛爛的。
 
  「唔…唔唔……」但她卻仍舊以雙腳支撐起負傷的身軀,將手伸向時計摸索,可是身軀卻一個不穩的倒在雲遙身上。
 
  從咲夜顯露的疲態看來,她早就已經達了極限,現在的她別說投擲時間了,就連投影銀製小刀都辦不到。
 
  「──接下來就交給我吧。」看著咲夜的傷口,雲遙搖了搖頭。
 
  咲夜應該知道,現在的她對雲遙的傷口發動時間控制根本無濟於事,但咲夜即使全身顫抖,仍舊努力想要再次控制時間。
 
  因為,她知道雲遙的傷比及她來根本好不到哪裡去,眼下的雲遙是隨時都會死去的狀態,雲遙是憑著單單一口氣及極其強韌的意志來到這裡的。
 
  雲遙輕輕的將咲夜攙扶在地,接著毫不猶豫的走過她的身旁。
 
  「……雲雲?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雲遙連回答芙蘭朵露的問題的時間都浪費不了,無言地一口氣抱緊了嬌小的她。
 
  雲遙輕輕將手放在芙蘭朵露的腦袋上撫摸著。
 
  只是這樣的一個簡單動作──
 
  真的只是這樣的一個動作,芙蘭朵露哽咽地發出「嗚」的一聲,接著淚水像是決堤一般不停的落下。
 
  「……芙蘭,不能保護妳真是抱歉,不過這次肯定會讓一切結束的!」
 
  背對著咲夜,雲遙伸手放在芙蘭朵露的頭上,對著她露出一個令人心安的笑容。
 
  用盡全力地抱著芙蘭朵露,雲遙懊悔著,悲傷著,憐惜著。
 
  他沒想到竟然因為自己的一時的失策,導致了芙蘭朵露離家出走的結果……
 
  「嗚…嗚唵唵唵唵唵…………」芙蘭朵露放聲哭泣著。
 
  一直以來的她一直想要聽到這句話,她想聽到有人說願意保護她,而不是將她當作一個怪物討厭她。
 
  「……芙蘭,可以告訴我妳為什麼要離家出走麼?」雲遙溫柔的撫摸著芙蘭的秀髮道。
 
  「因為…因為……雲雲你不見了…芙蘭以為連你也拋棄芙蘭了……」
 
  「──我不會扔下妳一個人!」雲遙很想瞪著芙蘭的眼睛說話,但在目前的狀況下,他也只能對著她的頭頂怒吼。
 
  雲遙感覺到芙蘭的身體瞬間抖了一下。
 
  聽到這一句,芙蘭朵露哭的更兇了:「……嗚唵唵!可是…可是……芙蘭是沒人要的孩子,只要接近芙蘭就只會遭遇到不幸啊……嗚嗚嗚……」
 
  「可是就算妳犧牲自己,也沒有人會為此感到高興。蕾米一直到處在找妳,妳難道不知道大家為了妳有多擔心嗎?」
 
  「……我知道!這些芙蘭都知道!」芙蘭朵露悲痛地高喊著,抱住雲遙肩膀的指尖捏的更用力了:「芙蘭已經不想再看到任何人因為芙蘭而不幸了!更不願意看到姊姊大人那望著芙蘭而悲傷的模樣,紅魔館大家的不幸都是芙蘭造成的──」
 
  「──從來沒有人這麼覺得!芙蘭妳真心覺得蕾米會這麼想麼!」雲遙不讓她說完。
 
  芙蘭朵露聽到雲遙的話又僵住了。
 
  「──相信我吧!」
 
  「……嗚嗚嗚?」
 
  放開芙蘭朵露,雲遙正視著她的淚眼,這已經不是什麼幸不幸福的問題,芙蘭朵露很明顯就是被別的理由所桎梏。
 
  強大的能力使芙蘭朵露幼小的心靈產生某種強迫觀念,並為自己造成蕾米莉亞的麻煩而感到痛苦。
 
  也因此,雲遙想要芙蘭朵露相信,相信她們這些一直以來愛著她關心她的人,並告訴她,芙蘭朵露不是沒人愛的孩子。
 
  「───相信我一定會保護妳!相信著蕾米!相信著咲夜!更甚至相信著紅魔館與幻想鄉的大家!」雲遙自認這句話應該足以讓芙蘭心中燃起希望。
 
  他希望能夠讓她知道,自己不是沒有資格活下的孩子。
 
  他也希望這樣的想法能夠化作芙蘭朵露的力量。
 
  「只要妳願意相信!那麼我可以大聲跟妳保證說!妳有資格活下去!因為妳不是沒人要的孩子!」握起懺劍,雲遙看著同樣也已經淚流滿面的咲夜:「芙蘭,告訴我!妳相不相信我?我會打倒那個傢伙,然後帶妳回紅魔館從明天開始過著快快樂樂的生活。只要妳一句話,我一定會幫妳實現願望!」
 
  聽了雲遙的話,芙蘭朵露注視著雲遙的眼中瞬間湧出了淚水。
 
  接下來,隨著滑落臉頰的一道淚水,她以顫抖的嘴唇說出了心中最切時的願望。
 
  「芙…芙蘭相信雲雲……更相信姊姊大人……芙蘭想要再次跟雲雲一起還有姊姊大人還有…還有紅魔館的大家一起生活下去…嗚唵唵唵唵唵唵……」
 
  「───我想也是!交給我吧!」二重境的顛發靈爆,雲遙意無反顧的怒吼。
 
  就在這時,一道平淡且冷漠的低沉嗓音傳了過來。
 
  「妳們的遺言交代完了麼?」比德瑞.萊特至始至終的冷眼看待著這一幕。
 
  一聽這話,咲夜馬上擦了擦淚水,努力掙扎著起身想要與雲遙一起並肩作戰,那怕是拖著這副重傷的身軀。
 
  「……如果妳要為了蕾米莉亞與芙蘭朵露而犧牲妳自己的話,無論多少次我都會阻止妳。」
 
  低聲對著咲夜說完,雲遙不給她反駁的機會,一個手刀切在了她的後頸上。
 
  將昏迷的咲夜交給芙蘭朵露,雲遙握起懺劍再次對峙著比德瑞.萊特。
 
  雲遙知道以他目前的狀態想要戰勝墮騎士的可能性很低,但是他不希望連咲夜也要跟著他一起送命。
 
  比德瑞難得的皺起眉頭望著雲遙:「……你以為你這麼做我就會放過她?」
 
  「……我只是想要全心全意的對付你罷了。放馬過來,墮騎士!」
 
  「原來如此,但是……」
 
  比德瑞一個突進,巨大的劍刃瞬間突刺。
 
  雲遙彎腰仰視著掠過鼻尖的巨劍,接著全身冒出冷汗不停的朝著一旁躍開,拉開他們與芙蘭朵露及咲夜之間的距離。
 
  「這樣的出血量,你只剩下數百秒。」攝人的壓力發出,比德瑞雙手握劍再次突進:「更何況你應該知道,我曾經是誰的劍術指導。現在就讓你明白,在壓倒性的力量面前,弱者有多什麼無力!」
 
  短兵交接!懺劍與噬血者交鋒!
 
  雲遙咬著牙吃力的閃躲著比德瑞的攻勢,懺劍無數次被沉重的劈擊給盪開,強大的力量壓迫著它的雪白劍身並發出陣陣悲鳴。
 
  一個向後退開,間不容髮的躲過比德瑞的一劈,雲遙伸手一拍背上的雲海匣。
 
  匣子打開一道口子,紫色的流星瞬間突破大氣飛掠而出。
 
  星擊「流星穿塵」

  「……什!」雲遙震驚的瞪大雙眼。
 
  星塵梭無法突破比德瑞身前的黑霧,流星一擊直接被阻絕在外,與此同時,比德瑞雙手握劍一個突進。
 
  剎那間,雲遙舉劍驅身向前,將顛峰靈爆的靈力強行提升至三重境。
 
  『鏘啪!』
 
  ……雲遙與比德瑞交錯而過,同時一塊碎裂的劍刃飛上了天空。
 
  「………」
 
  「………」
 
  芙蘭朵露不可置信的捂著小嘴淚流滿面的望著這一幕。
 
  劇烈的喘著氣,雲遙的手中握著斷了一截的懺劍,胸口的愁雲緞被切開了一道口子迸出了大量鮮血。
 
  「……原來如此,看來你的力量衰落了,也就是說你已經不再是唯我靈神了。」
 
  「……咳咳!住嘴!」
 
  「很可惜。要是你還是東方仙武閣傳說中的唯我靈神,我們兩個之間還有一戰的可能。」比德瑞二度雙手握劍高舉,黑色的霧氣纏繞在噬血者上:「雖然現實讓人失望,不過早早地落下帷幕也好。」
 
  黑霧「腐蝕劍刃」

  伴隨著芙蘭的尖叫聲,雲遙眼中的最後一幕是比德瑞那漆黑的劍刃落下的瞬間。
 
  虧他自己把話說得多好聽,這下敗了啊,而且再次在芙蘭面前……
 
  這是雲遙意識中的最後一幕。
 
  「───雲雲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雖然現實讓人失望,不過早早地落下帷幕也好。』
 
  來自墮騎士的十字巨劍朝著雲遙落下,巨大劍刃上纏繞著死亡的氣息。
 
  動彈不得的雲遙眼睜睜看著那把噬血者逐漸接近自己,一旁還有一個嬌小人影不停的尖叫並向他飛奔過來。
 
  ……芙蘭。
 
  死亡一劍重重落下!
 
  『───雲雲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意識的世界,不曉得這裡究竟是死後的世界還是一場夢,然而雲遙卻無從得知,整個人飄揚在這個世界之中。
 
  一片…漆黑……?
 
  是嗎……他這次真的死了嗎?
 
  「哼……終於能離開那種虛偽的世界不是很好麼?」
 
  突如其來的聲音在這片黑暗中響起。
 
  雲遙錯愕的看著憑空出現的一道人影逐漸接近自己,兩眼不可思議的看著來人的面貌。
 
  「如果早知道拯救他人是件痛苦的事情,還不如那時候和父母一起……」
 
  站在雲遙的身前,面無表情的低頭盯著他瞧,男子冰冷的吐出這麼一句。
 
  穿著白雲道袍的雲中子道:「死了才好。」
 
  ───什麼!?
 
  那個……是我?
 
  看著這與自己相同卻有些陌生的臉孔,雲遙吃力的想要掙扎起身。
 
  「……我若是你就不會起來。」
 
  身體強烈的失落感傳來,雲遙顫抖的仰起上身俯視自己的身體,空虛的腹部及只剩下枯骨的雙腿。
 
  他喪失了所有的臟器與雙腳!
 
  「……怎麼會?」
 
  「這樣死去不是很好麼?反正你一直以來都在為他人付出,所以不斷的勉強自己奔跑在死亡的邊緣。」臉上掛著一抹平靜的笑容,雲中子緩緩的開口:「因為不想在讓發生自己身上的悲劇也發生在他人身上吧……」
 
  「我是……死了麼?」
 
  「是的。」
 
  「『你』死了,然後『這』是我沒能看到的未來。」雲中子沉靜的閉上眼點了點頭,然後在雲遙身前的地面施展了一道法術。
 
  一道影像顯示在雲遙身前的鏡幕上。

 
  「『你』死後的第二天早上,包括受傷的墮騎士在內共留下了不到百位的倖存者……歐洲之星覆滅了。」
 
  失去雙腿的雲遙顫抖著看著影像中不斷燃燒的列車,比德瑞那挺拔的身軀不斷的灑落鮮血,只剩一隻手臂的他緊緊抱著一個身穿黑衣的小女孩。
 
  可是那個女孩並不是芙蘭朵露……
 
  「那一晚芙蘭朵露.斯卡雷特的能力終於失控,直死之魔眼不但將墮騎士的一隻右手整個粉碎掉,就連咲夜在逃離的過程中也不幸捲入喪命,之後失控的芙蘭朵露流著血淚朝著市中心飛去。」
 
  場景在度轉換,在一片血海之中芙蘭朵露不斷痛哭,所到之處不斷暫放著死亡之花。
 
  然後,直到一個人影出現在她面前並阻止了她。
 
  「蕾米莉亞……」雲遙驚呼出聲。
 
  「是的,蕾米莉亞.斯卡雷特為了阻止芙蘭朵露.斯卡雷特從幻想鄉出來了,但是……」
 
  同樣流著鮮紅的淚水,蕾米莉亞伸手給了芙蘭朵露一個巴掌,那是毫不留情的一個耳光。
 
  芙蘭朵露被這強烈的一擊給拍飛了出去,嬌小的身軀撞破了一棟高樓大廈,整個身子陷在裏頭。
 
  「芙蘭!?」
 
  沒有絲毫理會『自己』的驚呼,雲中子繼續以平淡的口吻敘述下去:「好不容易才找到的芙蘭朵露,本來應該是要和咲夜還有『我』一起回去紅魔館的,但是芙蘭朵露卻殺了咲夜,而『我』也未能抓住她的手。」
 
  「『……為什麼要殺了咲夜?』『……為什麼妳總是要破壞自己垂手可得的幸福?』,蕾米莉亞.斯卡雷特這樣說道。」
 
  雲遙震驚的望著影像中對峙的紅魔姊妹。
 
  「紅魔姊妹間的戰鬥沒有人可以阻止,就連博麗巫女與妖怪賢者也無能為力……?」
 
  砰的一聲,雲中子睜開眼睛注視著雲遙。
 
  顫抖的咬著牙,雲遙不斷用雙手擂著鏡幕發出咒罵。
 
  雲中子用著平淡且憐惜的目光注視著『自己』,聽著不斷敲打的聲音,他緩緩開了口。
 
  「然後無可避免的姊妹之間的廝殺引來了東武西聖的剿滅。她們兩個明明都知道彼此都是愛著對方,然而殘酷的悲傷卻將她們引上了破滅的命運……」
 
  「『我』在被背叛的那時,有靈夢陪在身邊,『我』還有古明地戀這個嬌小的朋友,還有太陽花田的幽香陪著,還有其她幻想鄉的大家陪伴著……」
 
  「但是紅魔姊妹呢──?」
 
  影像中,無數的東武西聖的人士朝著紅魔姊妹發動攻擊。
 
  然而,蕾米莉亞與芙蘭朵露就像是看不見他們的存在般,拼了命的用自己最強的力量攻擊自己最愛的親人身上,一同流下悲憤的血淚。
 
  「芙蘭她失去了『你』及自己最愛的姊姊,蕾米她失去了咲夜及自己最疼愛的妹妹,她們還有『誰』呢?」
 
  雲遙的牙齒幾乎都快被自己給咬碎,無聲的淚水不斷的滴落在影像上。
 
  「其實你是明白的吧?你是明白蕾米莉亞與芙蘭朵露總有一天會發生這種事情,可能是在你死之後,也可能也發生在十六夜咲夜死之後,畢竟我們人類沒有她們那幾乎永恆的壽命……」
 
  面對雲中子那幾近殘酷的話語,雲遙放聲嘶吼著:「───但是!!」
 
  「『我』知道,因為我就是『你』,正因為如此,現在的你才會想要阻止這樣的悲劇發生,你希望總有一天人們之間會沒有任何糾紛,和平的度過世界的每一天,不管是人類還是妖怪,雙方可以溫柔的擁抱在一塊───」
 
  「──你曾經想這麼一直相信下去吧!!」
 
  隨著雲中子的這句話,雲遙重重的將自己的腦袋撞在影像上,望著影像那被神槍貫穿的芙蘭朵露放聲嘶吼著。
 
  「芙蘭───!!」
 
  彷彿聽到雲遙這聲呼喚般,原本在神槍上掙扎的芙蘭朵露忽然停下動作,流著血淚的小臉抬起頭來看著天空。
 
  剎那間,雲遙的視線與影像中的芙蘭朵露對上了。
 
  不可思議的望著天上,血色的淚珠不斷的落下,雖然聽不見,但是雲遙可以確定芙蘭朵露再喊著誰的名字……
 
  雲…雲雲……?
 
  「芙蘭…!妳不要害怕…我一定會保護妳的,然後我會阻止蕾米的……所以…所以……」雲遙流著淚水不斷的用頭撞著鏡幕:「妳等著我!我現在就打破這個玻璃,我馬上去妳那邊!!所以…所以……」
 
  鮮血與淚水混合在一起落下,彷彿像是流著血淚般,雲遙抬起頭哭道。
 
  「妳…別哭了……芙蘭…」
 
  一隻手放到了雲遙的肩膀上,雲中子望著『自己』那徒勞的舉動。
 
  「活著很辛苦。雙親死了,曾經疼愛自己的師父死了,仰慕的大師兄也死了,自己也遭到了曾經一直以來信任的東武亞洲聯盟給拋棄,這世界無法接受『我們』這樣的存在,活下去只會更痛苦。」
 
  「無心可言,一直拯救著別人也犧牲心靈的自己,想著好想從這個世界消失呀,但其實最強烈的想法是這樣錯誤的世界消失了該多好啊。」
 
  ──但是!
 
  流著血淚的雲遙面前浮現了陣陣光芒,放在肩膀上的手逐漸消失,而雲遙的身體卻逐漸開始恢復原狀。
 
  雲中子的聲音挾帶著一絲笑意。
 
  出現在雲中子與雲遙面前的是兩個他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但是這些個小事,對那個巫女而言根本就不算什麼啊!」
 
  黑暗的世界中,博麗靈夢帶著那開心的笑容出現在雲遙及雲中子的面前,而博麗紮夢則是的懷中抱著一把漆黑的無鋒劍刃低頭出現在他們面前。
 
  「在…夢想鄉之中,有一位巫女對著神器祈禱著,她希望她唯一的人類朋友可以永遠平安無事地活下去,那份願望成為了我們的枷鎖,更是封印了唯我靈神的力量,但是那也是我們現在還活著的唯一理由……」
 
  隨著雲中子最後消失的聲音,流著血與淚的雲遙緩緩的對著身前的博麗紮夢伸出了手。
 
  隨著雲遙伸出的手,博麗紮夢的表情轉變為哀傷,不過一旁的博麗靈夢卻鼓勵著她,兩位巫女最終還是面帶笑容的將懷中的劍刃交了出去。
 
  「啊啊……這些對我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啊!靈夢…還有紮夢!所以…真的謝謝了!」
 
  ───絕望懺悔之時乃希望贖罪之刻!
 
  ───今生無悔,此身無憾,此乃無限之劍意,天地唯我心懺,唯我靈神!
 
  『──雲雲!』
 
 
 
  「雲雲…嗚唵唵唵……別留下芙蘭一個人呀!!」
 
  拼命搖晃著雲遙倒下的身軀,大量的鮮血染紅了芙蘭朵露的衣裙。
 
  「唉……真是沒想到妳對雲中子的感情竟然這麼深,既然如此我就讓妳一起去陪他吧,芙蘭朵露.斯卡雷特。」
 
  橫砍而下的劍刃沉重的被一柄斷劍給擋下。
 
  比德瑞.萊特的瞳孔猛的一縮,無法相信眼前的這一幕,而手中的噬血者不管再用上多強大的力量卻不能在前進半分。
 
  「───滾開!給我離芙蘭朵露遠一點!」
 
  三重靈神「雙刃破襲」
 
  連綿不絕的劍勁疊加,一陣陣爆破將噬血者的劍刃彈開,比德瑞被強烈的靈力爆炸給逼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席捲天地間的力量,伴隨著懺劍雪白的劍身,雲遙的胸口發出七彩的光芒,與此同時懺劍的劍刃也隨之恢復原狀。
 
  「……嗚嗚…雲雲!雲雲!」
 
  根本就不算什麼…這種程度的事情與傷害根本就不算什麼!
 
  望著面前哭泣的小臉,他之所以可以從那個世界回來的理由就只有一個!
 
  「……因為有妳在,所以我一定會保護妳的,芙蘭。」
 
  比德瑞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這一幕,那肉眼可見的強大力量,那絲毫不若於自己的強悍靈力。
 
  抱緊眼前哭泣的芙蘭朵露,雲遙的四周溢滿而出的天地靈氣。
 
  「不可能…雲中子你……竟然可以從死亡的邊緣回來,究竟是什麼樣的信念驅使著你離開那個世界?」
 
  「墮騎士!」放開芙蘭朵露,隨著無限劍意的黑白雙劍,雲遙一步步的走向比德瑞.萊特:「……這場戰鬥,我是不會輸的!」
 
  唯我靈神「無限劍意」
 
  「哈──!真是沒有想到你竟然可以為了一個吸血鬼從死亡的世界回來,而且還重新擁有了力量!」
 
  比德瑞放聲大笑,不輸給雲遙唯我靈神的強大魔力不停的震動著。
 
  「───我不明白,現在這個錯誤且扭曲的世界,根本不值得你這樣的人來保護!即使如此,你還是要為了這個世界挺身而戰麼!雲中子!」
 
  黑霧「裂地斬」
 
  「你說的我都明白!」雲遙握著懺劍施展出千刃一擊硬撼比德瑞的噬血者:「但是啊──但是我不是為這個『錯誤的世界』而戰!我只是想保護那個孤獨寂寞的她而戰!突貫吧!星塵梭!」
 
  三重靈神「浩瀚星塵」
 
  銀河翻騰,星塵梭化做星砂爆發了強大穿透力,一顆顆星塵轟擊在比德瑞的黑霧之上。
 
  黑霧「死亡之花」

  揮舞著噬血者,黑色霧氣四面八方阻絕銀河星砂,比德瑞巨劍一突,彷彿手中沒有任何重量般,十字劍刃伴隨著黑霧飛旋著劈向雲遙。
 
  「很遺憾!我很遺憾啊!雲中子!我本以為你和我會是同一種人,同樣對這個錯誤的世界感到絕望!」比德瑞縱聲怒吼著,噬血者斬天裂地的一劈:「沒想到你竟是為了這般理由而戰,你以為這樣就能保護這一切麼!這只不過是偽善罷了!」
 
  「───不對!我決不是為了那種自我滿足而戰鬥!同樣的絕望!你!我!都是一樣的!」
 
  三重靈神「雲霧探花」
 
  死亡之花的黑霧劍氣與懺劍的一劍九花爆出激震,魔力與靈力的正面交鋒,劍與劍之間的撞擊,代表著兩個對世間絕望的信念。
 
  「……原來如此!就憑這樣的信念卻能與我之抗衡,這份覺悟我收下了,但是!」黑霧吸收,噬血者跳動,萬物寂滅的一劍再度延伸而出,比德瑞.萊特雙手持劍:「你差不多也該察覺了吧!單憑這樣的覺悟與信念是無法改變這個錯誤的世界!」
 
  「───那又如何啊啊啊!跟因為扭曲的信仰而感到痛苦墮落的你所抱持的信念相比,這些事情根本就不算上什麼!你心裡也清楚吧!你所抱持著的東西根本就不是正義,比德瑞.萊特!」
 
  唯我靈神的全部靈力集中,心劍融入於懺劍的靈力劍刃之上,雲遙單手持劍。
 
  「哈哈哈──!你的確有這麼說的資格,雲中子.雲遙。」比德瑞突進,吞噬生命的黑霧劍刃縱橫一劈:「───或許你的說的沒錯!但是對我邪盟來說這樣的信念卻是個最大的威脅!!永別了,雲中子!」
 
  死亡「終結萬物吞噬之劍」

  「一意專心!我為將我心我願化做千萬劍刃!只願守護世間幻想敗盡世間萬惡!」

 唯我靈神「無限劍意」疊「千刃一擊」

  漆黑劍刃與湛藍劍刃在天空上產生劇烈衝突,強烈的震波從中心點擴散,死亡的黑霧與無限的劍意互不相讓!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噬血者與懺劍承受不住強大的力量,劍刃同時崩潰爆炸!
 
  比德瑞.萊特說的的確沒錯……
 
  雲遙和他是一樣的,一樣的對這個世界絕望了……
 
  但是,若說雲遙和比德瑞之間有什麼微小的差別的話……
 
  「───愁雲緞!卷雲衝霄!」
 
  三重靈爆「雲霄」
 
  剎那間,愁雲緞的雲霄一拳捲開了煙霧更捲起了比德瑞.萊特身上的黑霧,雲遙瞬間突入比德瑞.萊特的身前。
 
  那就是───!
 
  「───是嗎……」比德瑞.萊特驚訝的看著雲遙背後的身影,宛如可以見到一直以來支撐著雲遙的戰鬥的人們。
 
  三重靈神「闇龍滅」

  毫無花巧,雲遙最強的震勁打入了比德瑞.萊特的身體,震散了他所有的魔力防禦。
 
  嘔出了鮮紅的血液,比德瑞.萊特挺拔的身軀朝著地面摔落。
 
  同時,雲遙也精疲力盡的摔在車頂上,一旁的芙蘭朵露也連忙的奔跑過來。
 
  「……沒事吧,雲雲?」小臉滿是擔憂的看著雲遙,芙蘭朵露小小的身子抱著咲夜飛了過來。
 
  「…啊啊……我想應該是沒有什麼大礙,但是比起這個……」
 
  雲遙望著比德瑞掉落下去的地點,雖然他是趁著對方的一時大意才能成功得手,不過最後那一擊的感覺顯然不太一樣。
 
  就連被彈至上空的噬血者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只有懺劍從高空中掉落到他手上。
 
  「……芙蘭。」
 
  「……雲雲?」
 
  雲遙突如其來的一把攬住了芙蘭朵露的胸口,然後高興的站了起來道。
 
  「我贏了,芙蘭!我打敗了那個傢伙的劍術指導!我打敗了墮騎士啊啊啊!」
 
  芙蘭朵露先是一陣僵硬,然後才是滿是開心的附和雲遙。
 
  「──嗯!」
 
  「我們趕快帶著咲夜回去找蕾米吧!」
 
  「──嗯!這次芙蘭一定會將自己的想法全都告訴姊姊大人!」
 
 
 
  受不了的望著火車一端的兩人,依莉絲撇了撇嘴的對著躺在她大腿上的冥抱怨著。
 
  「那傢伙未免也太得意忘形了,還真不知道是拜誰所賜,他才能趕上的!」
 
  「……好了好了,事情有個圓滿落幕不是很好麼?」冥苦笑的安撫著嘟起嘴來的依莉絲。
 
  看著高興的抱著嬌小吸血鬼轉圈圈的雲遙被來自後面醒來的女僕一腳踹倒,依莉絲略帶遲疑的問著懷中心愛的青年問道。
 
  「………我們真的擊敗了墮騎士比德瑞.萊特嗎?」
 
  冥沉默了,他跟依莉絲所發現的,想必雲遙也一定發現了。
 
  就在雲遙的最後一擊要轟在比德瑞身上的那一刻,時間的流動很明顯的產生了異常,以至於雲遙的那一擊威力根本沒有全部的三分之一。
 
 
  距離歐洲之星遙遠的某處。

  「……嗯,真是想不到,我最後竟然是被妳所救了,小黑。」比德瑞滿是慈愛的撫摸著一名少女的秀髮。
 
  此時的比德瑞.萊特與名為小黑的少女身處在一座森林裏頭,除了他們之外還有先前被星村冥擊落的邪盟騎士們。
 
  「……團長大人。」
 
  「我沒事。」平靜的打斷想要上前關心的屬下,比德瑞身上的黑霧濃厚了起來,一瞬間雲遙造成的傷害已經恢復了差不多了。
 
  望了一眼趴睡在自己胸前的少女,比德瑞環視著受傷不一的屬下慢條斯理的道。
 
  「這一次我們先撤退,只不過下次我們必須只有勝利沒有失敗,懂了麼?」
 
  「「「───是!」」」
 
  比德瑞這次還真是大意了,沒想到雲中子的成長早已出乎了他的意料。
 
  『原來如此,這就是老師背叛教廷的理由麼?』
 
  想起了昔日追殺自己的那個身影,比德瑞的臉上不禁露出了一抹期待的笑容。
 
  ……看樣子,他與其他人可以期待兩年後的東武西聖的交流賽了。
後記:

一時之間,鉛筆也感觸良多,很榮幸《紅魔管家》即將要來到尾聲,首次嘗試雙主線展開,沒想到所花費得時間竟然如此之大。

不過《人偶篇》與《紅魔管家》也將第二部的劇情做個很好的開始,也埋下了數個不解的謎團留給後面的故事解開。

雖說是主角威能,但是鉛筆可不會讓雲遙這麼簡單勝利的,所以也才有了死亡世界的那一幕,同時也述說了在夢想鄉,博麗紮夢究竟是做了什麼事情。

同時也為了加深芙蘭朵露與雲遙的羈絆,也才有了那一幕。

或許有大大會問,那一番話是出自雲遙的內心還是什麼其他人所說的,鉛筆就在此不先破梗了。

只能說那與懺劍有關,而懺劍的由來也有了全新的詮釋,這在第一部的某章節就有跡可循了。

最後,就宛如30-31的標題一般,雲遙與芙蘭朵露的故事就即將在此落幕,不過兩人之間發生的事情也產生了更多的謎團。

這些就留待給之後的章節為大家解答吧!

接下來,就是鉛筆要努力思索的《紅魔管家》最終回,《紅魔姊妹的羈絆,蕾米莉亞與芙蘭朵露》。

那麼也請各位期待美食的歡樂章節《白玉廚師》及《平行篇,魂魄家之迷》!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0058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kjkj319729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東方幻劍塵.貳》29.... 後一篇:《東方幻劍塵.貳》31....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筆情報》 (1)
模型、公仔 (19)
輕小說 (0)

《筆芯得》 (24)
模型日誌 (4)
開箱日誌 (59)
敗家日誌 (23)
輕小說 (7)
動畫 (3)
遊戲 (1)

花騎士《草騎士》 (18)

女王之刃《純情魔王與色貓勇者》 (3)

薔薇少女《新薔薇騎士》 (0)
薔薇少女《新文》 (1)
薔薇少女《舊文》 (45)

鉛筆《機界萌娘系列》 (5)
《編隊少女》 (0)
《空戰舞姬》 (0)
《鋼鐵神姬》 (0)
《硝煙前線》 (30)
《仰望羽翼》 (2)
《陸娘自衛隊》 (0)
《一刀解決的指揮官是什麼啊!?》 (10)
《對兵器H什麼的是不行的啊》 (5)
《穿越!?我的機戰物語》 (2)
《我的提督哪有這麼厲害!?》 (267)
《我的提督哪有這麼厲害!?.外傳篇》 (7)
《我變成連裝砲醬!?》 (3)

遊戲王《愛卡青年與決鬥皇女》 (0)
前傳《愛卡少年與決鬥皇女》 (6)
Online《愛卡青年與決鬥皇女》 (5)

偶像大師《偶像特務》 (9)

東方Project《東方幻劍塵》 (3)
第一部《博麗食客》 (14)
第一部《地靈保母》 (12)
第一部《太陽園丁》 (11)
第一部《跨越時空》 (34)
第一部《妖怪雜工》 (19)
第一部《勇闖魔宮》 (12)
第一部完結《幻想出擊,決戰仙武閣》 (16)
第二部《紅魔管家》《平行之人偶篇》 (38)
第二部《白玉廚師》《魂魄家之迷》 (26)

強襲魔女《空戰快遞》 (1)
超音速騎士《無限停載》 (5)
空戰快遞《新章》 (0)

永恆星語《歡樂酒吧》 (38)

鉛筆二創《魔娘x勇者》 (0)
1星魔娘《資料集》 (1)
2星魔娘《資料集》 (0)
3星魔娘《資料集》 (0)
4星魔娘《資料集》 (0)
5-7星魔娘《資料集》 (0)
魔娘x勇者《魔娘戀語》 (7)
魔娘x勇者《鉛筆的主線故事》 (0)

鉛筆的各式短篇 (8)
愛神餐館系列 (4)

Nokia手機主題 (3)

遊戲王卡片淺談 (1)

未分類 (11)

seifer88216泡麵公主莉莉絲
繪圖小屋更新~ 歡迎大家來看看ㅇㅂ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