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轉】怪談系列《なつのさん之六狐狗狸大人》

作者:ღ茉律│2015-04-04 00:54:42│贊助:8│人氣:1007

 
事情發生在我唸大一時的秋天。
 
漫長暑假結束後又經過幾週,就在大家收心收得差不多之際,某天下午一點左右,接到友人K的來電『我找到了有趣的東西,快過來我家吧。』
 
恰巧我沒課正閒得發慌,沒想太多就答應前往K位於大學附近的學生宿舍。
 
「唷唷-進來吧。我也叫上S了。」
 
等在宿舍大門的K催促著我進去。K的房間位於二樓盡頭。
 
他邊爬樓梯邊吹口哨,一副心情很好的樣子。
 
「吶吶、有趣的東西是啥?」
 
「唉唷-別這麼著急,我會給你看的啦。」
 
見到K的態度我才恍然大悟。
 
一開始還以為K口中的『有趣東西』是指新上市的DVD或遊戲之類的,看來並非如此。
 
K是個貨真價實的靈異迷,我心裡頭猜想他可能弄到了關於那方面的東西。
 
走到房間前,K丟下一句「先在這裡等著」就自己進房關上門。
 
我只好乖乖站在原地等待。
 
幾十秒過去,房門突然熊熊打開,眼前冒出一張紙。
 
「鏘鏘鏘鏘!」K將紙張舉到我面前,口中還邊配音。
 
這張紙約B4大小,上頭排列著五十音以及從一到十的數字。
 
再仔細一瞧,上方還畫了個紅色圖案,像是神社的鳥居。
 
鳥居左邊寫著『是』、右邊寫著『否』。
 
紙張有些許泛黃,某幾處還殘留下咖啡色汙漬。
 
「……這啥?」
 
K從高舉的紙張一旁探出頭回答我的疑問。
 
「通靈盤。」
 
「通……通殺毀?」
 
「通、靈、盤。錢仙專用的,就是玩錢仙時必須墊在下面的那張紙。不過我手上這張很特別唷。」
 
K「啊哈哈」笑了起來。
 
進到房裡後,我向K借來表面印有飛碟圖案的坐墊,坐在矮圓桌前繼續剛才談話。
 
「錢仙就是指那個吧?幾個人一起把手指壓在十圓硬幣上,向錢仙問問題的遊戲。然後這就是遊戲會用到的紙吧。」
 
K將那個叫通靈盤還什麼的東西攤平放在圓桌上。
 
桌子旁則放了台攝影機,他似乎想拍些什麼。
 
「嗯-簡單來說就是這樣吧。」
 
「這是K你自己畫的嗎?」
 
「才不是咧,這是我找門路弄來的,過程很難跟你說清楚,反正既然要玩,加購些刺激的也比較好玩吧。」
 
我聽不太懂K話中的含意。
 
現在到底要玩什麼?加購又是指什麼?
 
想必此刻我頭上應該出現了一堆問號吧。
 
K伸出食指敲著通靈盤,「這個啊,是以前某國中的女學生玩錢仙時所使用的通靈盤哦。那事件還滿有名的。參與錢仙遊戲的女學生每個人都變得很奇怪,後來甚至事先預謀好集體自殺,一起跳下電車月台了說。最後幾乎全死光了,倖存下來的人也只剩一副軀殼。這張紙是她們當時留在在月台上的。」
 
咚咚咚,手指透過紙張敲擊桌面的聲音。
 
話才聽到一半,耳朵深處就傳來『嗶-嗶-嗶-嗶-』的警告聲。
 
再繼續下去會很不妙啊。
 
我以前也曾和K一起接觸過類似的禁忌事物,留下非常恐怖的回憶。
 
而且還不只一兩次。
 
「來玩吧。錢仙。」
 
即使如此,當我回過神時早已點下了頭。
 
雖然沒有K那麼沉迷,但我也頗喜歡這一類的東西。
 
明知自己十之八九會碰到可怕的遭遇,即使恐怖依然想親眼瞧瞧的心情卻佔了六成。大家都懂吧這種矛盾心理。
 
「不過這本來是女孩子在玩的遊戲吧,兩個男人玩錢仙一點都不恐怖。」
 
「別囉哩叭唆的,快把十圓交出來。」
 
「為何是我要出錢啊。」抱怨歸抱怨,我還是掏出十圓放在通靈盤上。
 
接著K伸手將硬幣移到紙上所畫的鳥居下方。那裡似乎是遊戲起點。
 
「啊-對了。還有一點注意事項,手指絕不能中途離開硬幣,如果遊戲失敗了搞不好會死人哦。」
 
K表情一派輕鬆,嘴裡卻說著些恐怖字句。
 
不過好奇心跟小孩子一樣旺盛的我依然默默把食指放到硬幣上。
 
K也跟著伸出食指按住硬幣。
 
「……然後咧,要問什麼?」
 
「啊-這我倒沒想過耶,不然先問問S何時才會到我家如何?」
 
K無心脫口而出的問題倒意外地還不賴。畢竟我們倆都不可能知道答案。
 
錢仙究竟會給我們什麼樣的答案呢?
 
「那-麼-開始吧?」
 
K按下錄影鍵。
 
「呃……開始。錢仙啊錢仙,S還要幾分鐘才會到這裡咧-?」
 
雖然不滿K輕浮的詢問方式,我仍然努力屏除雜念,將注意力集中在按住硬幣的手指上。
 
為了避免不小心施加力道,肩膀也隨之放鬆。
 
十圓硬幣文風不動。
 
我坐在坐墊上,突然感覺腰際碰觸到某種物體。
 
視線飄移至半開的窗戶,窗簾正微微晃動。是風吧。
 
「……喂。」
 
聽到K嚴肅的語調,我將視線移回通靈盤上,可是十圓硬幣依舊停在鳥居下面。
 
K正癡癡凝視著自己的指尖。
 
「……怎麼了?」
 
我緩緩開口問道。
 
「欸、這個十塊……是古錢吧?」
 
「啊、真的耶。」
 
「錢仙用的硬幣玩完之後必須要處理掉才行吧?真浪費啊-」
 
呼、我鬆了口氣。十圓硬幣沒有動靜。
 
我們又聊了些關於十圓古幣的事。
 
比方說拿去錢幣店可以賣到三十圓、昭和33年的身價最高、不過拿去買東西還是只價值十塊錢等等。
 
正當我們講著垃圾話的時候,耳邊傳來敲門的聲音。
 
「喂-我在門外。」是S。
 
不等我們回應,S就自行打開門走進來。
 
「唷-……你們兩個在幹麻?」
 
我和K互看一眼。
 
「看了也知道吧?」
 
「我聽說有啥有趣的東西才過來看看,你們別淨做些無聊事好嗎。」
 
「喂S-錢仙哪裡無聊了啊-」
 
「全部。」
 
S從K房裡的書架挑了本書後,獨自走到角落坐定開始翻閱。
 
「你家還是跟以前一樣,只有這種亂七八糟的書。」
 
我和K又看了看彼此。K聳聳肩,我不禁笑了起來。
 
這時才注意到。
 
十圓硬幣的位置。它到剛才為止還停在鳥居下方。
 
不過幾秒的時間,搞不好連眼都還沒眨一下。
 
五十音上頭排列著一到十的數字,十圓硬幣現在正位於數字列最左邊的0上頭。
 
我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K好像也注意到了。
 
我絕對沒有故意移動硬幣,甚至連它是什麼時候跑到那的都不知道。
 
明明食指還好好的壓在硬幣上頭。
 
我望向K,他急忙搖頭。換成K一臉欲言又止的模樣,我也對他搖搖頭。
 
繼續這樣下去也無法得知來龍去脈。
 
於是我再度提問。
 
「欸……錢仙啊錢仙,現在移動十圓硬幣的是你本人嗎?」
 
話才說完,硬幣就移動到『是』。沒想到硬幣能如此平穩的在紙面上滑動。
 
「……你真的是錢仙嗎?」
 
硬幣在『是』上頭不停轉動,像是畫圓一樣。
 
「嗚喔喔喔喔喔!SSS-你快過來看看啦。」
 
K興奮的大喊,原本埋首於書本中的S一臉不耐煩的走過來。
 
「怎樣啦你很吵欸-」
 
「動了動了,錢仙剛剛動了唷!」
 
我代替興奮到只能不停重覆「動了」兩個字的K,向S說明事發經過。
 
S一臉不為所動,用鼻子哼了聲。
 
「啊、還有啊,這個是叫做通靈盤吧?這張紙也大有來頭哦,聽說是以前玩錢仙玩到後來集體自殺的國中生留下的。」
 
S聽到後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
 
「咦……?我記得沒錯的話,錢仙用的紙玩過一次就必須燒掉或者撕毀不是嗎?」
 
「蛤?」
 
完全不知道有這種規矩。我看著K,但K還沒出聲,硬幣就不停在『是』上面打轉。
 
K見到後「哇、哈、哈」笑的滿臉無奈。
 
「似乎是這樣沒錯,聽說重覆使用的話下場會很慘。說的具體點,就是請神容易送神難。」
 
「呃、咦……蛤!?」
 
難道剛才說的加購是指這個?
 
假如送不走錢仙的話會怎樣?我害怕的在腦中想像。
 
會被附身嗎?莫非之後就像那些自殺的國中生一樣……
 
小劇場開演的期間,硬幣仍然持續在『是』上頭轉圈,而且移動速度還越來越快。
 
但我的食指卻像被緊緊吸住般離不開硬幣。現在是什麼情況啊。
 
硬幣離開了『是』,開始四處移動。它敏捷的滑來滑去,跟條蟲一樣。
 
定睛一看,硬幣的移動其實有規律可循,它不斷重覆表示著同一句話。
 
『為、什、麼、都、不、問、問、題、呢』
 
K的額頭慢慢浮出一層細汗。我應該也是滿頭大汗。怎麼辦。該怎麼辦。
 
S此時發出了一聲長長的嘆息。
 
「錢仙啊錢仙,365X785是多少?」
 
這問題仿佛像是一朵花盛開在沙漠中,既不自然卻又顯得理所當然。
 
十圓硬幣嘎然而止。
 
「……時間到,答案是286525。你不好好作答我會很傷腦筋的啊。唉、算了,接著下一題。」
 
我和K同時張大嘴看著S。
 
「啊啊、在這之前你們兩個先閉上眼,別睜開喔,瞇眼也不行。」
 
S到底想做什麼?我一頭霧水聽從S的指示閉上雙眼。
 
「錢仙你知道"不覺筋動"*這個詞嗎?」
(*不覺筋動:肌肉在本人無意識的情況下產生細微振動)
 
一片漆黑中能感覺到手腕正在移動。
 
「這樣啊,那你拼拼看這個詞的注音。」
 
我知道硬幣正在滑動,不過比起先前,現在速度緩慢許多。
 
「我明白了。啊啊、你們也可以睜開眼了。」
 
我張開眼,十圓硬幣停在か行的『く』上一動也不動。
 
原本放在桌旁的攝影機,不知何時被S拿在手上。
 
「看看這個吧。」
 
K關掉攝影模式,開始播放之前拍攝的畫面。
 
快轉過最初的片段,瞬間來到S指示我們閉上眼睛的地方。
 
『這樣啊,那你拼拼看這個詞的注音。』
 
畫面中的十圓硬幣依照S的指示開始移動。
 
它的移動路徑毫無章法,完全沒通過『不覺筋動』的拼音上頭。
 
「這樣你們應該明白了吧。」
 
S按下暫停鍵。
 
「所謂的錢仙不過是人類無意識產生的肌肉運動,無意識的想像促使身體如此行動。我剛才提到過『不覺筋動』,也可稱作Automatism或自動症。也就是說即便本人沒有意識到,其實真正動作的人正是自己。」
 
「我才沒有動咧-」
 
「……好、好、聽、人、家、說、話啊北七,我已經說是無意識之下的動作了阿啊。證據就是只要問到參與者不知情或無法想像的事情,錢仙就啥也回答不出來。你們剛才也看到了吧。」
 
現在硬幣絲毫沒有動靜。
 
但我和K的手指仍然停留在上頭。
 
只要手指一離開就算失敗,失敗的話不知道下場會如何,萬一……各種不安已經在內心深處萌芽。
 
S見到我們無可救藥的舉動似乎打從心裡感到震驚,也可能是把我們當笨蛋,「啊-啊-啊-」嘆氣嘆個沒完。
 
「那我反過來問你們,假如我的記憶正確的話,錢仙原本的漢字應該是寫作狐狗狸,所以你們所呼喚的錢仙其實是狐或狸這些低等靈。問題來了,為什麼這些畜生會懂得人類的文字呢?個人認為就算牠們死了之後才開始使用文字,非凌駕於人類以上的生物是無法辦到的。」
 
這問題完全出乎意料之外。我甚至連自己叫出來的錢仙是狐這點都不知道。
 
「這是因為……牠死後就變成狐妖啦,而且人家不是說狐只要活到百年就成了妖怪嗎……」
 
「所以你如果活到一百歲就能完全理解狐的語言囉?」
 
「……辦不到。」
 
「同理可證。錢仙是始於國外一種叫做Table-turning的降靈術,不過這法術早已被證實根本就是人類的錯覺。」
 
S漫不經心伸出手指壓住通靈盤上的硬幣。
 
我和K還沒來得及出聲,就聽到他開始喃喃自語。
 
「錢仙啊錢仙,錢仙所發生的現象全都是愚蠢的人類自以為是、判斷錯誤、毫無根據的謠言罷了。『是』或『否』?」
 
我們三人所按住的十圓硬幣迅速滑到『是』上頭停下。
 
S看了看我和K,臉上浮現淺淺笑意。
 
「我可什麼都沒做唷?大腦告訴我的。」
 
他放開硬幣,坐回房間角落繼續埋首書本當中。
 
我和K對看一眼,皮笑肉不笑的同時抽回手指。
 
當天的錢仙事件就到此結束,三人一起吃過晚餐後,從K家回去路上我用玩錢仙的十圓硬幣投了罐飲料。
 
從那天開始到現在身體並沒產生任何異狀,也不會莫名想去跳電車月台。
 
是說S會如此了解靈異事物是因為他幾乎看遍了K家中的書,雖然嘴上抱怨著「有夠無聊」,但那些藏書數量可是多到連K本人都無法確定。
 
最後還有一件事,那天攝影機拍到了某個畫面。
 
S還沒出計算題之前,除了我和K的手以外,硬幣上頭硬生生多出了兩根手指。
 
而在S提問途中,朦朧不清的手指咻的一下縮了回去。
 
看到這畫面後,我不禁心想人類與靈異事物間的抗衡果真是門學問啊。
 
來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973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tmo168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轉】( 映像最強版 絶... 後一篇:【轉】歐美系列《我最好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nowFish0516想找讀者的小說家
在那之前歡迎來看我的小說,之後我就會過去看你們的作品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