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操偶者】01-揹著娃娃的女孩

作者:YoLo│2015-04-01 23:35:48│贊助:20│人氣:293
前言:

  我想應該已經有人猜到了,其實這篇就是我之前所寫的《洋娃娃》,但是由於我認為我自己當初寫的真的十分不好,而且是以順其自然的態度去寫,於是沒有多做設定,想要讓故事找出自己的出入,於是就寫出一些無關緊要的文字,導致可讀性很差。

  也許上面所說的這種寫小說方式有不少人運用,但可能是不適合我吧!總覺得事先想好大體走向比較符合我的個性,於是我做了些變更,連視角也都改掉,再重新寫過,好在前面篇數只發表了三篇,要收還來的及。

  先謝謝大家能偷閒來看我的創作,然後希望欣賞之餘,也能給些建議,我會相當地感激!

(2015/4/12編輯):
  
  之前有人留言說,故事裡有句話很突然、怪異,我只是輕鬆的回應,沒有很放在心上。

  幾天前回頭看看這篇時,才覺得不易閱讀,很難看。雖然說寫手回頭看自己以前的文章時,大部分都是不太滿意的,但這畢竟是長篇,要是在第一篇就搞砸那可就不好了。

  於是,我決定做這次唯一,也是最後一次的大修正,以後我不會再草草打完文章後就急著發表了,我會先在word先打一次,隔天若是看了還算滿意才會拿出來給大家看,也不會對同一篇作品一直做更動了。

  希望大家發現有什麼不足的地方還請直接說出來,雖然經過這次的教訓,同一篇要一改再改不太可能,但相信你們的建議會為我之後的創作做很大的影響、改善,我真的、真的不會再沒去重視留言了!!!(磕頭


  以下正文↓



  叮咚—— 叮咚——
 
  放學的鐘聲響起,已經按耐許久的學生們各個起身收拾桌面,整理書包,準備動身離去。講台上的老師也放下粉筆,雙手拍拍便拿著幾本教課書走出教室。
 
  唯獨有個座位上,一位學生絲毫沒有任何與椅子分離的打算。他緊盯著書本,雙手雖有些微顫抖,卻把其中的原子筆甩得舞舞生風,手指靈活度難以評估。
 
  不久,大多數學生都在喧鬧聲中成群離去,卻有四人站在教室門口,好像還有留念似地頻頻回頭往教室內看去。
 
  「旻峰走啦!還在看甚麼?」其中一位戴著深藍框眼鏡的學生催促道。
 
  「等阿瑞啊!他還在幹嘛啊?欸阿……」四人之中體態最臃腫,也最為矮小的胖子才剛要出聲叫喚,卻被另外三人摀住嘴巴,強壓了下來。
 
  「你白癡啊!看一下狀況好不好,我們還是別在這裡當電燈泡了啦!」身材十分適中,臉面也不出眾,長得一副大眾樣的學生悄聲責罵。他硬把旻峰拉離了教室,隨後四人緩緩走遠,卻不時彼此細聲交談。
 
  教室內,只剩瘋狂轉筆的阿瑞和一位少女。
 
  那少女留著一頭烏黑長髮,臉蛋白皙如玉,長相並不是妖豔美絕,卻也不是毫無姿色,給人一種清新脫俗的感覺。若將她放於鮮花之中,遠遠看去或許不會注意到她,但若你走近一瞧,想必會馬上察覺到她的不同於人。
 
  她單手撐著頭,歪斜著視野看著動作彆扭的阿瑞,臉上透出淺淺的笑,心想:「阿瑞在搞甚麼鬼啊?請我放學留下來,說有重要的事要和我說,之前就覺得他上課好像常常偷看我,和我說話還會有點結巴,我還以為他要和我告白之類的哩!結果現在我留下來,他反倒是不說話了,真讓人搞不懂欸!」
 
  時間走得相當緩慢,但相反地,阿瑞手中的筆轉動得卻是越來越迅速,花樣也越來越多:繞過拇指,再繞回來,接著在手背上轉了兩圈,忽一抬起,筆從右手彈到了左手,卻絲毫不減速地持續翻轉著。
 
  原子筆在雙手之間,不停地旋轉跳躍,也不停地加速。但是最終還是操作不及,啪地一聲,摔在兩人之間的地板上。
 
  「你找我留下,該不會只是想秀給我看你的轉筆技術吧?」少女撿起地上的筆,走到了阿瑞面前。
 
  「恩痾…… 哈哈,怎麼可能,那個…… 轉筆只不過是我紓解緊張的一種方式啦!」阿瑞站起身來,有些不好意思地搔頭。
 
  「嗯?緊張甚麼?」少女將臉往前湊近,吹彈可破的臉蛋掛著可掬的笑容。
 
  「這……」面對極近的距離,阿瑞眼珠往旁一瞥。
 
  「啊啊!我在逃避甚麼啊!?趕快把話說一說啊!扭扭捏捏的算甚麼男人!?」阿瑞想著,緊張到留了不少冷汗。
 
  在阿瑞下定決心前,少女便先搶先了開口:「沒有關係,我在聽喔。」
 
  阿瑞深吸口氣,直視對方,吞了大口口水。
 
  「那個……恩……就是……其實……薇薇同學!我……我喜歡你!你願意和我交往嗎?」他往前微微鞠躬,雙手已經止住顫抖。
 
  「真是一個簡單明瞭的告白啊!不過他願意當著面說,其實就已經算挺勇敢了,不像現在很多人都用手機告白,根本看不出是不是真心,叫女生要怎麼回復?但他雖然是真心誠意,可是我和他根本不算熟,和他說先做朋友嗎?可是班上女生對他的評價都很不錯,平常也挺善良熱心的,欸……好難決定喔!」名為薇薇的少女,身體稍稍後傾,單手摀住嘴巴想著。
 
  好一陣子,阿瑞身子始終沒有挺直回來,薇薇也未給回覆。
 
  「那……可以說說喜歡我的原因嗎?」
 
  阿瑞挺起身子,眼睛陡地大了起來,透出炯炯有神的目光,像是對這問題早有準備,說詞已經複習了好幾遍,如今終於等到大展身手的機會似的,精神馬上為之一振。
 
  「老實說,我從開學一直到現在,就常常注意妳。妳總是帶著滿滿的笑容,對於一些不如意的事也不曾抱怨。我喜歡你的笑容可掬,看似柔弱,內心卻很堅強。」不知道哪裡搬來這饒口的說詞,阿瑞卻是毫無猶豫地回答。這是他第一次對薇薇說話沒有結巴。
 
  但是,像是說錯了什麼,薇薇垂頭看地,雙手緊握,許久不語。
 
  「即使這樣說話很奇怪,但畢竟是自己籌備已久的說詞,應該不至於太糟糕吧?好吧,就算它真的很糟糕好了,怎麼薇薇就這樣不理我了呢?難道我說錯了什麼嗎?」阿瑞皺著眉頭,不明其中的原因。
 
  陡然一拍極為響亮的巴掌聲,在阿瑞臉上印出一片紅燙的掌痕。
 
  薇薇並沒有多說甚麼,一語不發地快步走出教室。地板上,幾滴新鮮的眼淚成為薇薇的足跡,直通前門。
 
  阿瑞摸著滾燙通紅的臉頰,虛無飄渺地望向前方發呆。
 
  五分鐘後,除了眨眼,並沒有什麼多餘動作。
 
  十分鐘,依然。
 
  二十分鐘時,已落的日光早已擔當不起教室的明亮,放任阿瑞獨自在暗室中持續癡呆。一位巡堂的教官走來,發現還有學生留下,手指著他便是一陣叫罵:「還在學校做甚麼!?偷東西啊!?今天可沒有晚自習!」
 
  像是從另一個世界回來般,阿瑞瞳孔放大,回復神色。他很快地整理書包,頭也不回地一路從教室奔跑出學校,只留一臉疑惑的教官皺眉不解,「這麼急做什麼?一定有問題。」
 
  出了校門,阿瑞漸漸減緩速度,回復平緩的步伐低首走著。
 
  天色漆暗,濃密的雲層將天空團團包住,就連夜晚最為亮麗的月光也透不出一絲一毫,整條街上只靠著路燈這唯一的光源照明著。路旁的住戶都緊閉著門窗,唯獨一面寫著「專業打鐵」的老舊招牌仍頑固亮著,裡頭傳來陣陣敲打聲。
 
  平時總與同學相伴的阿瑞,不曾注意過此處竟有著一家舊式打鐵舖,於是往燈火處多瞄了幾眼。
 
  過了一個轉彎,左手邊是一塊占地不小的綠地,在地居民都稱它為三桐公園。阿瑞走了進去,天上的烏雲似乎又濃密了些,於是他加快腳步,很快地便到了另一邊的出口。
 
  但是,雖然已經將一腳踏出公園,他卻遲遲無法邁出下一步伐。阿瑞就在原地僵住,因為有個似乎帶著魔力的輕渺歌聲正將他吸引著。

  妹妹揹著洋娃娃,走到花園來看花。
  妹妹哭了叫媽媽,樹上小鳥笑哈哈。
 
  經過五秒的遲疑,阿瑞終究冒著淋雨的風險,回過頭來走進公園。園中有一片花圃,由幾叢圍籬植物包圍著。走近一瞧,果真有位小女孩蹲在花圃之中,而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就如歌詞,她揹著一只破舊的洋娃娃。
 
  女孩、娃娃、花園、歌聲,本該是和樂的一張幅畫,出現在黑邃的夜空下卻透出了冰寒徹骨的氣息,然而阿瑞面對此副情景,竟未顯出一絲畏懼,反倒是頗為熱情地向前關心:「小妹妹,這麼晚了妳怎麼還沒回家?」
 
  女孩傳過頭來,斗大明亮的黑眼珠子直直地朝阿瑞身上盯著,瞧得阿瑞全身不自在。眼珠由下至上,將阿瑞全身仔細察看一番,這才開口回應:「大哥哥,你是不是有甚麼煩惱呢?」
 
  阿瑞瞧著眼前這女孩,一張嚴肅的臉不像在說笑,便認真地想道:「哈哈!怎麼我的臉有那麼臭嗎?連一個小學都還沒畢業的小女孩都能猜出我有煩惱。算了,既然都被看出來了,說給小孩子聽聽也不會少一塊肉。」
 
  突來的問句使阿瑞稍微愣住,但隨即便擠出了個勉強的笑容,「這個嘛,就只是失戀而已啦哈哈!」
 
  與剛剛不同,這次小女孩並沒有持續注視,而是很快地回了應:「那……你想知道原因嗎?」
 
  「啊?甚麼意思?」阿瑞不明究理。
 
  「大姊姊哭了,難道你不想知道原因嗎?」
 
  「哈哈!難道妳要告訴我嗎?」噗哧一聲,阿瑞強忍著笑意,怎麼會有這麼古靈精怪的女孩出現在三桐公園呢?
 
  「對。」
 
  「當然好啊!那是再好不過的啦!」阿瑞爽快答應。
 
  「打勾勾。」女孩伸出右手小指,擺於兩人面前。
 
  「啊?」阿瑞沒有會過意,只是疑惑地看著女孩的手。
 
  「真是的……算了!」她把手拉回,反將背後的娃娃抽出,毫無多餘動作就讓娃娃往阿瑞臉上一親,「總之我們說好了,不能反悔喔!」
 
  阿瑞摸著被親上的臉頰,雖早已不見掌印的熱度,但相反地,他卻感受到了深深的寒意,陰森非常。女孩則是抓著娃娃,半跳著離開了公園。
 
  「喂!這麼晚了!妳不怕危險嗎?」當女孩消失在轉角之後,阿瑞才停止發呆,追了出去,但眼前除了依舊亮著的老舊打鐵舖外,不見半點人影。
 
  「媽的!見鬼了!」
 
  天上雲層即使濃厚,終將支撐不住沉重的雨水,地面上啪啪啪地瞬間多出許多雨點。每顆豆大的雨珠,都已脫離了微弱的滴答,厚重地砸在地上。耳朵被滿滿的敲打聲占滿,眼界裡也只剩綿密的粗雨,以及萬粒濺灑而上的細絲,容不下多於事物。
 
  「不對啊!那女孩怎麼知道薇薇哭了?真的是見鬼了!見鬼了啊!」
 
  頂著大雨,阿瑞也不足多想,抬起書包充當遮蔽物便直直地往回衝去。像是嘲笑他多於的動作,大雨不甘示弱地提出它不堪承受的證明。十秒之內,阿瑞的制服褲就已全然濕透,雨滴打在身上不再是單純的啪啪啪響,倒像是打在帆布上般的噠噠。布鞋之中,也全積滿了水,每踩出一步,便有無數液體從鞋中縫隙噴灑而出。
 
  由於是全力奔馳,不到三分鐘便已回到了家。他很快地拿出鑰匙轉了幾圈,打開屋門,扒光身上濕黏厚重的衣物後,便往二樓上衝,毫無減速地打開自己的房門,跳了進去。
 
  但是,阿瑞卻沒有得到相當的踏實感以作著地的證明,取而代之的,是全速下降的墜落感。
 
  「啊啊啊!」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9528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屎氣沉沉|長篇奇幻|操偶者

留言共 4 篇留言

吉風翅
故事和敘述都還不錯
只是我覺得「哈哈!這還用問嗎?當然是妳始終不變的笑容十分迷人啊!」這一句真的有點突然
先不管女主角生氣的原因
平常用這一句跟女生告白也很怪異啊XD

04-02 00:14

YoLo
先謝謝你的留言喔!但是人總有不擅長之處,當然小說中的角色也是如此,整個告白的過程其實就是笨拙怪異,更別說臺詞啦!可是阿瑞面對女生的不擅長,也許能夠為之後帶來什麼影響也說不定喔![e12]04-02 06:48
飛羽
毫無多於動作→毫無多餘動作

倒數第三段的:便有無數汁液從鞋中縫隙噴灑而出
汁液讓人會往黏黏稠稠的液體聯想(至少我是這樣XD
雖然覺得有些不合邏輯,不過其他部分都描述得很生動、細膩喔!

04-02 22:12

YoLo
已改,謝謝喔!
現在想想用汁液好像真的有點噁心[e28]04-02 23:44
孤雙
不錯~蠻有畫面的[e18]

05-24 16:20

YoLo
謝謝誇獎喔!05-24 17:13
退休的唯唯
做為開用的預示文,情節安排得當,令人好奇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故事有不少脈絡可以去推測,情節當下的畫面感也很豐富,
我覺得是很棒的作品呀~小鈴,詳細評價請容我閱讀到累,
才決定心得寫到哪篇為止w

08-30 15:15

YoLo
真的嗎…@@
可能我自我要求比較高吧(?
別累太快喔~期待你的食用報告08-30 15:3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museum3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活動】免費婚宴餐... 後一篇:【Zean】人間條件...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冷門音樂~有將近六千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