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轉】怪談系列《なつのさん之四河童水井》

作者:ღ茉律│2015-03-31 02:09:18│贊助:4│人氣:968

 
那天,我坐在友人S所駕駛的車上,前往位於兩縣交界深山裡的廢村。
 
成員和平時一樣,駕駛座是S、副駕駛座是我、加上霸佔後座的K一共三人。
 
大約早上十點左右從家裡出發,途中吃了頓午餐,現在時間來到下午兩點多。
 
距離目的地還需花上一個小時車程。
 
車子正以平穩的速度行駛在河川沿岸的平緩坡道。
 
我再度將視線移到攤開的地圖上。
 
地圖上頭沒有記載廢村的位置,只有一處用紅筆畫了圈標記,那裡就是我們的目標。
 
此區等高線相當稠密,表示村莊位於極為偏僻的地區。
 
思及此,後座突然發出細微鼾聲。
 
「……我每次都在想同件事,為什麼這傢伙找人當司機,自己卻好意思在後面蒙頭大睡啊?」
 
S瞄了後照鏡一眼,他的語氣比起不爽倒更像是嘆為觀止。
 
這次的一日廢村之旅發起人是K。
 
「聽說那個廢村裡有個不可思議的水井唷。」
 
昨天在大學餐廳裡,眼中綻放出少年般的光芒對著我和S暢談的K是個貨真價實的靈異迷。
 
至今為止,我和S在K的帶領之下已經走訪過好幾處靈異景點。
 
撲空的結果還是佔大多數,不過偶爾也會中獎。
 
「因為K很容易暈車嘛,總比他吐在車裡好吧?」
「……喂喂K那傢伙竟然在流口水。」
 
依K所言,廢村裡有一口乾涸的水井,僅在新月的夜裡才會湧出水。
 
據說水井底部有具河童遺骸,只要喝下水井裡的水,壽命就能延長五十年。
 
「河童長眠的水井啊……」
 
S像是為了蓋過我的嘟囔聲,打了個哈欠。
 
「話說起來,好像有人說過吃了河童的肉就能夠長生不死?」
 
「……嗯?啊啊,不知道那人是不是把河童肉跟人魚肉搞混了,不過的確有此一說。除此之外,還有許多關於河童的傳說,因為這怪物足跡遍佈各地,所以說法也是眾說紛紜啊。」
 
「欸-」
 
S後面所說的內容我幾乎沒聽進去,只是盯著窗外思考井水裡是不是摻雜著河童汁液呢等等事情。
 
不知道這次會撲空還是中獎?不論如何,難得大老遠跑一趟,希望能帶著有趣的見聞打道回府啊。
 
順帶一提,今天晚上看不見月亮。
 
「S啊-如果井裡有水的話你會喝嗎?」
 
「不喝。先不管延長壽命這一點,那口井根本沒有人在管理,誰知道裡面混了什麼東西。」
 
「也是啦-」
 
看來我和S都沒興趣喝井水。只有一個人滿心期待著,就是正在後頭呼呼大睡的K。
 
這男人可是連自己愛用的咖啡杯、糖包和即溶咖啡都帶來了。
 
「口水要滴到椅子上了啦。喂K!」
 
S看著後照鏡怒吼。儘管如此,當事人依然渾然不覺,靠著車椅睡的正甜。
 
一定是做了個靈異迷會感到開心的夢吧。
 
距離S停下車硬把K叫醒後又過了一小時半。
 
隨著車子不斷前進,路旁景色也越發荒涼,總是杞人憂天的我逐漸不安起來,就在我開始懷疑起手中地圖正確性的同時,正好經過一間擺有許多地藏的祠堂,我們終於抵達廢村了。
 
「哦-到了唷。就是這裡!」
 
K一下車立刻大聲嚷道。
 
雖說是廢村,這裡仍然留有村莊的模樣。
 
許多空屋緊緊依附著山坡,遍佈村莊各處。
 
木造房子破舊到讓人不禁懷疑是否踹下去就倒了。
 
這一帶長滿跟膝蓋同高的雜草,不仔細看腳下還真分不出來哪裡才是道路。
 
村子下方有條小河,河川對面又是山地。這個村莊可說是被綠意盎然的高牆所包圍著。
 
「喂-你們快過來、來這裡-啦!」是K的聲音。
 
我站在車旁茫然地打量四周,聽到K的呼聲才熊熊回過神來朝他走去。
 
最後下車的S也跟在我後頭。
 
K站在村莊外圍、幾乎已經可稱之為森林的區域。
 
「是河童水井。」
 
K指向某處說道。他口中的水井是個外觀為正方形、邊長約七十公分左右的石造物體。
 
上面放有石蓋。沒有屋頂也沒有水桶。
 
我原本想像的水井是更為厲害的感覺,所以頗感失望。
 
不過,或許以前的村莊水井就是這種感覺吧。
 
「喂、你們兩個來幫我一下。把這個蓋子打開。」
 
雖然我和S百般不願,最後還是三個人合力將蓋子打開了。超級無敵有夠重的。
 
移開石蓋的瞬間,有股像是從冰箱中竄出的冰冷空氣輕撫過臉頰。
 
看上去漆黑又深不可測的洞穴出現眼前。應該是與地面垂直向下挖掘的吧。將視線移向井裡時,後頸傳來像是被毛毛蟲爬過的觸感。
 
「哇!」
 
K突然對著井裡大喊。聲音反彈至水井的內壁,傳回好幾道回音。
 
接下來K撿起地上石頭丟進水井。
 
……喀滋,聲音非常細微。表示井裡並沒有水。
 
「看來是乾枯了。」S說道。
 
三人面面相覷,默默無語。
 
K從背上的背包中取出手電筒,照向井內。
 
光線無法照到水井最深處。是光線不夠強嗎?不過這口井似乎挖的相當深。
 
當然也沒見到長眠於井底的河童身影或蹤跡。
 
「啥-都看不到啊-」
 
「這裡頭少說也有三十公尺深,還以為只是口淺井,看來不是這樣啊。」
 
S邊說邊撿起地上石子,大概想再丟進井裡吧。
 
但他似乎突然注意到了什麼看向手中石頭,最後並沒有丟進井中,而是轉身看向K。
 
「然後?接下來要幹嘛?」
 
「哦」K精力充沛的回應「這不是明擺著嗎,傳說井水只會在新月的夜晚冒出來啊,所以就等月亮現身吧。」
 
簡單來說就是等就對了。
 
我大概猜得到K會說什麼,邊發出「唔-」的呢喃邊四處張望。
 
廢村。在這裡等到天黑想必會讓人感到無比的驚悚。
 
如果只有我單獨一人絕對立刻回家。
 
我們走回停車的地方,時間來到下午四點半。
 
恰好K帶了撲克牌,我們好不容易找到一區沒有長草的地方,把擋風玻璃的遮陽板鋪在上頭,三人開始玩起梭哈。結果K一路遙遙領先。
 
接著改玩印地安撲克,變成S是最大贏家。到頭來我一局也沒贏過。
 
「是說,關於那口水井……」
 
在我們改玩大富豪的時候,S突然出聲了。
 
他的語氣聽上去很平淡,仿佛在自言自語。
 
「河童那部分……謠言是怎麼說的?」
 
K邊丟出手中的牌邊反問「蛤?你在問我嗎?」
 
S「這裡不就只有你知道嗎?」
 
「啊-也是啦。」
 
「以前這村子住著一對夫妻,他們在那條河川發現了河童,結果丈夫用棍棒痛打河童,把它五花大綁帶回村莊。」
 
「帶河童回去?為什麼?」
 
K聽到我的疑問「啊哈哈」笑了起來。
 
「聽說是為了吃它。」
 
「真假啊?」
 
「因為人們相信河童肉具有長生不老的效果,不過也有可能他們只是餓了而已啦。正打算開動時,河童就逃走了,他們跟著追了出去,河童仍然不斷逃跑,最後來到那口水井。」
 
「唉唷真可惜。」
 
「之後村人用蓋子將水井封了起來,河童在水井裡整整叫了三天三夜。等到第四天的新月之夜,叫聲停止了,河童就這樣成仙去啦。」
 
水井和地下水源並不相通。
 
就算河童再會游泳,找不到出口也是莫可奈何啊。
 
「發生這件事後水井就乾枯了,水再也出不來啦。但不可思議的是,每到新月之日又會冒出水來,那是河童水唷。……這情報是從鄰村阿公那聽來的。後來我又再問了一次--發動革命!」
 
「反革命。」
 
「嘎啊-」
 
我們就這樣邊玩撲克牌邊閒聊,三不五時驅趕身邊蟲子,繼續消磨時間。
 
不知不覺間天色漸漸昏暗下來。
 
距離完全天黑剩沒多久時間了。又過了幾分鐘,這時幾乎連撲克牌上的圖案都看不清,周圍已壟罩在黑暗之中。
 
夜晚的山區非常暗,什麼都看不到。只能聽見蟲鳴鳥叫,以及樹葉喀沙喀沙搖曳的聲音。
 
天空中沒有月亮。
 
忽然出現一抹亮光,原來K點燃了從包包拿出的露營用煤油燈。
 
「走吧。」
 
我和S也各自帶著手電筒,一起前往村中的水井。
 
三人皆不發一語。現在的氛圍和白天時截然不同。
 
好暗。總之非常暗。白天和夜晚的差別竟然如此之大,我有種近乎恐懼的不自在感。
 
手電筒光線照亮了水井,蓋子是打開的。
 
水井中的幽暗彷彿被吹散到空氣中將周圍全部壟罩,環顧四周漆黑一片。
 
「……好啦讓我們來看看!裡面揪竟有沒有水呢!?」
 
為了炒熱氣氛,站在水井旁的K故意大聲嚷嚷著。
 
我輕笑出聲,場面稍微緩和下來。
 
「各位觀眾-我手上有一顆石頭,現在就把它丟下去確認看、看、吧!」
 
最後那聲『吧!』的同時,K將石頭丟進井裡。
 
--噗通--
 
「……咦?」
 
我下意識驚叫出聲。
 
傳來了聲音。
 
噗通。
 
這是石頭碰到井底某種東西發出的聲音。
 
現在,井中有水。下午明明還沒有的。
 
水出現了。
 
「……嗚哇、真的假的啊。太神啦!」
 
我定格在原地,丟石頭進去的K也嚇了一大跳。
 
就連我們之中最冷靜的S看到這結果後也垂著頭開始喃喃自語起來。S好可怕。
 
「是潮汐……與這無關啊。就算是新月,影響力也不可能大到能提升地下水面,這附近也沒有海洋或湖泊。難道地球加速自轉了嗎?……哈、怎麼可能有這種蠢事。不過,假如是這樣……」
 
我看著S。S抬起頭來。
 
「一開始,裡面就有水。」
 
S下定結論後,單手撿起地上兩顆石子舉到水井上方。
 
還來不及想他要做什麼,一顆石頭已經落下。
 
--噗通--
 
落水聲。S立刻改變手放置的地方,接著拋下第二顆石頭。
 
--喀滋--
 
這個不一樣。聲音不一樣。
 
為什麼。到底是怎麼回事。S做了什麼。
 
「……底下可能有類似石頭或是其它的堅硬物體,日積月累起來最後突出水面了吧。」
 
S對著目瞪口呆的我如此說道。
 
「下午K丟石頭的時候,剛好落在突出的部分上,而水井太深又看不到裡面情形。因為之前得知水井已經乾枯的情報,所以我當時就沒有再做確認。」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腦中浮現的感想只有S連這種情況下也冷靜的跟笨蛋一樣啊。
 
「蛤啊-……該怎麼說咧,你的思考能力真是非比尋常啊。」
 
我真的是打從心底佩服他才講得出這種話,K一定也有相同的心情。然而S卻一臉陰沉的表情。
 
「我一點都不想猜對。」
 
「蛤、欸?什麼?」
 
「喂、K。」
 
S沒有回答我的疑問,轉而呼喚K。
 
「你那包裡塞了很多道具吧?有繩子和水桶嗎?」
 
「額、啊、啊-有哦。因為我之前聽說過這裡沒有水桶。欸?你要用嗎?」
 
「嗯啊。」
 
K從包包中拿出小型塑膠水桶及細繩。
 
S接過後默默將繩子綁在水桶把手上,他抓緊繩子一端,跟著將水桶拋下井底。
 
底下傳來水桶落在水面上的聲音。
 
「喂S,剛才你說『不希望猜對』是什麼意思啊?」
 
K代替我又詢問了S一次。
 
S仍舊沒有回答,只是緩緩拉扯著手中細繩。他正將水裝進水桶裡。
 
S突然用力拉了下繩子,井底瞬間傳來某種聲響。
 
仿佛積木堆成的城堡倒塌的聲音。這是井底堆積起來的物體,從底端開始崩塌的聲音。
 
S開始緩緩收繩。
 
「……我是指K剛才說的河童謠言,假如那件事是真的話。」
 
「欸、欸?」
 
他開口的太過突然,我沒有任何心裡準備,從喉嚨發出了怪聲。S毫不在意繼續說道。
 
「謠言是說因為河童跑進去的關係,井水才會乾枯。將水井乾涸的原因推給河童,如果這樣就說的通了。」
 
我還是聽不懂S想表達什麼。
 
「不過,事實上水井還能夠使用。井底有水,也能像這樣打水上來。就算不能當作飲用水,也可以用來灌溉田地、洗衣服、洗東西,用途還是有很多種。這個村子的居民故意編造河童的故事,就是想讓大家誤以為這口還能使用的水井已經『乾涸』了。」
 
S拉著手中繩子。我只能盯著他的動作看。
 
「就算有水,也不能用。這裡面的水用不得。」
 
水桶被拉到井口附近,S伸手將它提起。
 
黃色水桶裡汲滿清澈井水。裡頭還有一個東西。那是什麼,細長的石頭?
 
「……沒想到會釣到這種東西啊。」
 
S語氣中帶著一絲苦笑。
 
「你們倆,知道這是什麼嗎?」
 
不知道。我和K一起搖頭。
 
S拿起水桶裡的物體。果然是石頭。
 
看起來像是個人形,可是上面沒有頭。簡直就像保齡球瓶一樣。
 
S接著將手伸進口袋,取出一個東西。
 
那也是石頭。圓狀的石頭。
 
S把圓石輕輕放在細長石頭上。在光線的映照下,圓石上出現了表情。也就是臉。
 
「……以前,河童一詞也用來暗喻出身貧苦人家而被扼殺的孩子,你們聽說過嗎?」
 
S究竟在說什麼?
 
「被殺掉的孩子稱為水子。」
 
霎時間,全身像是被溫熱微風輕撫般叫人寒毛直豎。
 
我將視線移向水井深處。現在是不是有什麼東西正逐漸爬上水井呢?我陷入錯覺之中。
 
「或許你們並不知道,孩子緊抓著這裡不放。」
 
S手中那尊地藏的腳部的確有少許隆起,那是孩子抓出的痕跡嗎?
 
「這是水子地藏,為了供奉水子而存在的地藏卻出現在井裡。……懂了吧?」
 
從井裡爬上來的東西。是什麼?
 
水子、被殺掉的孩子們。
 
孩子"們"?為什麼我會這麼想呢。
 
「這東西不是水井,而是墳墓。或許裡頭不只一人,應該是共同墓地。河童傳說裡有提到是要抓它來吃,可能也間接暗示他們是為了將食物留給自己吧。」
 
S將水桶舉到K眼前。
 
「要喝嗎?某種意義上它的確是長壽之水。不管怎麼說那可是水子啊。原本應該能夠存活好幾十年的幼童汁液,全都濃縮在這裡了呢。」
 
K勉強扯起一抹笑,無力地搖了搖頭。
 
「怎麼可能喝啊。」
 
「……也是啦。你呢?要喝嗎?」
 
S邊說邊將水桶舉到我面前。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要。」
 
「說的也是。」
 
S呵呵笑了起來,把水倒回井裡。
 
他的舉動也代表著該結束這回合了。
 
合上井蓋,將無頭的水子地藏放在蓋上,我們三人一起合掌膜拜。
 
S開車駛離村莊時,我才第一次注意到。靠近村子口的佛堂裡並排著無數地藏。
 
經過佛堂時S悄悄說道。
 
「這些,全部都是水子地藏。」
 
那一瞬間我起了雞皮疙瘩。
 
恐怖。啊啊、好恐怖。
 
比起幽靈比起妖怪比起黑暗不管拿什麼來相比。
 
人,最恐怖。
 
車內鴉雀無聲,只有S打哈欠的聲音,連K都不發一語。
 
「抱歉。……我說笑的。」
 
打完哈欠後,S小小聲說道。
 
雖然聲音有進到耳裡,我卻沒做出任何反應。
 
「我開玩笑的啦。」
 
S加重語氣又重新說了一次,我這才反應過來。
 
「……蛤?」
 
「全部都是,說笑的。開玩笑的。我只是在唬爛。」
 
聽不懂。我看著S。S偷偷看了我一眼,好像覺得很滑稽似的呵呵笑了起來。
 
「抱歉,沒想到你們這麼輕易就相信我了。我把水桶從井裡拉上來時,剛好有個形狀符合的石頭就唬爛起來了,講到後來又不知道怎麼收尾,拍謝啊-」
 
「欸……欸、這、蛤。」
 
怎麼會有這種蠢事。
 
「開、開玩笑的話……那河童和水子的故事咧!?」
 
「河童是真的用來暗喻被殺掉的孩子。不過啊,你仔細想想,假如村人真的做了這種事,為何要將自己的罪刑,不對是恥辱,為何要特地編故事將自己的恥辱傳達給世人呢?」
 
「又、又不是大家都聽得懂,搞不好他們也很後悔啊……」
 
「像我就聽得懂阿,而且就算他們說編那個河童的故事是因為後悔也……。算了,就當作當時的村民不知道河童的暗喻,只是偶然流傳下來的傳說也說的過去。不管怎麼說,那口井裡沒有小孩。」
 
「為、為什麼能這麼肯定!」
 
「很簡單,因為他們生活會有問題。」
 
「蛤……?」
 
「深山裡的農村很少仰賴水井,因為水源很豐富。既然會挖出那麼深的水井,想必那口井對他們而言很重要,沒有笨蛋會把小孩丟進那口井,要丟的話很多地方都能丟。」
 
「可可可是那個水子地藏……」
 
「那也是騙人的,只是塊石頭而已,形狀也完全不同。村子口擺放的只是單純的地藏像罷了。」
 
「……那井裡的水」
 
「曾經乾涸的水井是有可能再度湧出水來的。」
 
「……」
 
我轉向後座想向K求救。
 
K睡著了。難怪我想說他怎麼這麼安靜。可惡、沒用的傢伙。
 
「別告訴K,讓他安份一陣子之後再說。」S說道。
 
我暫時陷入了恍惚狀態之中。
 
被騙了。我被騙了。被騙得如此徹底。
 
但是,我卻有種從地底深處被拯救起的感覺。
 
當然也會想破口大罵。全身熱血沸騰。
 
不過比起這些,我打從心底覺得,太好了只是開玩笑。
 
既然S都說是玩笑了,那就一定是這樣。
 
我決定這麼想。
 
所以我決定不去在意為什麼井蓋會用如此沉重的石頭打造。
 
所以我決定不去在意為什麼S的表情看上去比平常更加溫柔。
 
所以我決定不去詢問S,為什麼他朝我舉起水桶時,裡頭會有像是細小牙齒一樣的東西。
 
因為全部都是玩笑。
 
來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9339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拉海爾
看了後面三句反而可怕起來了啊www

07-27 09: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tmo168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轉】歐美系列《兒子最好... 後一篇:【轉】怪談系列《なつのさ...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axrc817喜歡看實況的巴友
我的實況台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XgFa35QQUZSmYqGGao9tTw?sub_confirmation=1 火影忍者 終極風暴 1實況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7:0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