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7 GP

[達人專欄] 【SC】★ 三月活動【是什麼讓我遇見這樣的你】十年吃友

作者:喵芭渴死姬│2015-03-28 11:41:29│巴幣:34│人氣:570
->>>十年稍瞬即逝,當年的青春情誼,如今會是怎生模樣?


文 By 喵芭渴死姬
圖 By 西班牙咖啡


    【合作】拉貝爾(喵芭渴死姬)、妲米歐西班牙咖啡:作品連結)、啾啾姥啾:作品連結
        
    【討論】賴上火鍋店(#


♪♪♪    ♪♪♪    ♪♪♪    ♪♪♪    ♪♪♪    ♪♪♪    ♪♪♪    ♪♪♪    ♪♪♪    ♪♪♪    ♪♪♪    ♪♪♪    


【歌曲】
一起老去/拉貝爾、妲米歐、啾啾Ver.



    【歌詞】

    《一起老去》
    
     (電影閨蜜主題曲)
     作曲:雷頌德
     填詞:徐世珍

     (啾)
     一輩子能有多少個知己 一個眼神就心有靈犀
     迎著陽光 寫下青春的詩句
     乘風追尋 最精彩的夢境

     (妲)
     等待著歲月在眼角簽了名 還是能在你身邊任性
     舉杯回憶 那些瘋狂的過去
     那個男孩 那堅持的勇氣

     (合)
     讓我們數著星星一起老去 讓我們肩並著肩笑看風雨
     别迷失在愛裡 為一棵樹哭泣 而放棄姐妹温柔擁抱的森林
     讓我們順著時光一起老去 一直到彩虹盡頭也不分離
     這善變的世界 難得有你
     永遠的我們是彼此 最真的約定
     
     【間奏口白】(點我聽正常語速)
     
     啾啾:「這樣吃會不會胖呀……」
     妲米歐:「明天再運動就好惹吧~難得吃到飽不吃回本太不划算了」
     拉貝爾:「窩每天疵一堆都沒變重,真吐厭~」
     啾啾:「是消化不好嗎?」
     拉貝爾:「消化很好啊~~每次疵完就拉惹~」
     啾啾:「這樣才不好!正常來說應該要(bi)……」
     拉貝爾:「冤來是這樣啊!難怪每次拉出來的(bi)……」
     妲米歐OS:『這兩人為什麼可以那麼淡定在吃飯談論這件事,還可以邊吃邊講, 究竟有多粗神經啊啊啊啊啊!!』

     (貝)
     誰在晴天時陪著我飛行 猶豫的時候陪我相信
     我們的心 經過爭執更靠近
     就像大雨 讓天空更透明

     (啾)當生命的宴席漸漸的散去 
     (妲)我們要依然聚在一起
     (貝)舉杯回憶 那首當時的歌曲
     (合)那場冒險 那不變的友誼
     
     (合)微笑的我們是心底 最美的風景


♪♪♪    ♪♪♪    ♪♪♪    ♪♪♪    ♪♪♪    ♪♪♪  十年後  ♪♪♪    ♪♪♪    ♪♪♪    ♪♪♪    ♪♪♪    ♪♪♪    


    2025年 三月XX日 天氣晴


    回到家,客廳已空無一人,僅留下一盞柔和的小燈,拉貝爾躡手躡腳地走近較靠內側的房間,微弱的夜光從門縫透出一片悄然無聲,他輕輕推開房門,就見到那個等自己歸來的人正靠坐在床上看平板,身邊則睡著一個六、七歲大的男孩。
    
    回來了?
    
    泰特斯抬眼望向他,以含笑的眼神無聲說道。
    
    嗯,回來了~
    
    回以燦笑地接受歡迎吻後,他探頭看了下小男孩,以氣音詢問:『睡著了?』
    
    『睡很久了。』泰特斯點點頭,指了下床頭櫃上的兒童讀本,表示自己才唸沒幾頁就把小孩哄睡了。
    
    瞄了眼讀本的頁數,拉貝爾抿了抿忍笑的嘴,看來諾諾嫌大爹地念得無聊才那麼快睡去。諾諾是迪諾的暱稱,這孩子原是拉文德家某個遠親的私生子,家人因意外亡故,他們又在因緣際會下遇到這孩子,就起了收養的念頭,如今也過了快一年了。
    
    撇過臉遮掩竊笑的表情後,他傾身在孩子額上輕落一個吻,就像從小父母和哥哥對自己做的那樣,「晚安,祝好夢。」
    
    回到主臥室,洗去一身的勞碌後,拉貝爾回到床上,竟突然沒了睡意,腦袋裡不斷回想今晚發生的事。
    
    「怎麼了?」察覺這寶貝蛋在懷裡翻來覆去,泰特斯輕笑地梳著他散在枕上的半長紫髮,「吃到火鍋這麼開心?」
    
    「嘻!」蹭了蹭哥哥的胸膛,拉貝爾揚起調皮的笑聲,神情有一絲懷念,「只是剛好想到以前的事,跟她們又好久不見惹,所以聊了好多~」
    
    「嗯?聊了什麼?」自家寶貝兒『單獨跟兩個女人約會』完,還如此念念不忘,身為伴侶的泰特斯不吃味才怪。
    
    「嘿嘿~」總算嗅到空氣中的酸味,拉貝爾換個姿勢抱住愛吃醋的『吐厭』哥哥,乖乖地將今晚的約會過程如實報來——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11月,SC公司的大廳裡,一道十分響亮的神發音呼喊,啟動了一段十分微妙的詭異緣分。
    
    「啊!打你喔~」
    
    「你好啊,拉『斐』爾。」
    
    「冤乃『打』姊結的蔥文跟窩一樣不好,迷關吸,窩們一起念習喔~」
    
    「……」
    
    在經過一串鬥嘴和雙方經紀人溝通合作事宜後,有人繼續算未完的帳。
    
    「這是在演哪齣啊?我不記得這個月有西施捧心的戲啊!」
    
    「西施?是西施犬嗎?狗狗剖心?!誰腰野這總戲啊?!太踩冷惹!」
    
    「……」
    
    這便是他和妲米歐的初次交鋒。
    
    隨著日後的頻繁合作,兩人從起初的偶有拌嘴但還算相敬如賓,到跨越年齡差的沒大沒小,最後在噗浪上的各種鬥嘴打鬧中,竟漸漸地稱兄道弟了起來。
    
    是的!稱兄道弟。
    
    自親眼目睹妲米歐爆摔色狼後,這漂亮的花樣女孩從此就跟「強壯」、「肌肉」、「漢紙」紛紛劃上了等號,對她的稱呼也從「姊」變成了「勾」。
    
    而他們從第一次合作就默契十足,乃至出道一年後就組了妲克瓦斯熊,其中最大的因素之一,不外乎是一個最大的共同點——吃貨。
    
    於是,這份你追我打互搶互吵的緣分,維持至今也有十一個年頭了。
    
    為了追求導演生涯的夢想,他不斷在國外修練學習,期間雖有回台宣傳新片和探望親友,但終究是聚少離多,因此當他終於看到許久未見的妲米歐時,年少歲月的那段往事便不禁浮上了腦海。

    「疵火鍋~疵火鍋~」望著咕嚕嚕直冒煙的火鍋,他迫不及待地往第一眼看到的肉片夾去。
    
    「嘿!那個雪花霜降牛肉是窩的啦!」妲米歐不滿地嘟嘴罵道。
    
    「耶嘿~來不及惹!」將肉沾了醬料就塞進嘴裡,他毫不客氣地發出咀嚼聲,「呣、呣、呣~」
    
    「臭拉貝仔!都幾歲了還那麼欠扁?那這塊菲力窩就拿走惹!!」
    
    「啊!!窩的菲力!!臭妲米勾一定是嫉妒我比你年輕又帥氣啦!!」
    
    「窩才迷忌妒勒~呣呣,這個真好疵!」
    
    「是嗎是嗎?窩看到妲米勾的肌肉有魚尾紋惹~」
    
    隨口亂講的同時,他又趁機偷夾妲米歐要下手的肉,於是有人火大了。
    
    「那是尼即將被摔飛的前奏曲譜唷~」
    
    望見妲米歐的陰陰黑笑,他忍不住驚得抖了抖小身子,嘴巴也俐落地改了口——
    
    「好嘛,妲米勾的肌肉依舊青春洋溢爆發力十足有如17歲的猛健漢紙強壯得不得了啦~~~」不喘一氣地說完後,他快速多塞了幾口肉,力求在被揍之前先來點美食安慰一下自己好怕怕的玻璃心。
    
    「……」
    
    氣得牙癢癢的妲米歐,自是在臉上秒爆無數條青筋,但為人母的幾年裡,EQ自然也增高不少,於是她若無其事地往窗外看去,發出疑惑的輕呼:「啊,泰哥?」
    
    「嗄?他不是在家陪諾諾嗎?」兄控的他下意識望向窗外,毫不意外地上當了。
    
    「嘿!」妲米歐趁機把他碗裡的高檔肉跟丸子全都挾走,滿足地嚼著戰勝品,「嘻!騙尼的~」
    
    「啊……欸?」才要驚怒地回頭,他忽然瞄見窗外的眼熟身影,不禁楞地睜大眼睛,「那個是……」
    
    「嗯?啊……唉呀~」
    
    聽到好搭檔發出的八卦笑聲,同樣也愛八卦的他,隨即就賊笑地拿起手機拍了下來,「嘿嘿~」
    
    啾啾,是他們今日相約吃火鍋的第三個好吃友,也是正在車內與人道別吻的美麗女子。
    
    初次見到這個女孩,是在2014年的一個烹飪節目,對於至今都不怎麼會下廚的他來說,當時擔任二廚的啾啾可說是耐心十足地輔佐擔任主廚的他成功完成通告,但同時也異常粗神經地以為他是個善於廚藝的人,對此,他萬分機智地選擇不揭露殘酷的真相。
    
    不過,真正讓他們三人熱絡起來的,卻是五個月後的一個火鍋續攤,還就在今晚相聚的火鍋自助店裡,當時……
    
    「這樣吃會不會胖呀?」望著滿桌豐盛的食財,非吃貨擔憂地問道。
    
    「明天再運動就好惹吧?難得吃到飽不吃回本太不划算了!」大吃貨帥氣回道。
     
     「窩每天疵一堆都沒變重,真吐厭~」小吃貨憤慨怨道。
    
    「是消化不好嗎?」食量正常的粗神經問道。
    
    「消化很好啊!窩每次疵完就拉惹~」食量很大的粗神經回道。
     
     「這樣才不好!正常來說應該要拉……」
     
     「冤來是這樣啊!難怪窩每次拉出來的……」
     
     「……」
    
    就是這麼段相當具科學精神卻不符場合的生理議題交流,奠定了他與啾啾間的特殊情誼,而被這話題徹底打敗的妲米歐,也就這麼被拉下水,與他們成為令人難以忘懷的火鍋好吃友。
    
    「拉貝貝~妲米米,我來了,抱歉,讓你們久等了,剛剛路上有些事耽擱了。」
    
    望著走來的啾啾,喜獲八卦的兩人立馬就賊笑開問了。
    
    「嘻~罰尼說說是什麼事耽擱了?比方說……KISS——?」妲米歐刻意拖長音問道。
    
    「啊!你們你們看到了?」
    
    見啾啾不打自招地羞紅了臉,他立刻賊笑地拿起兩個蝦頭嘴對嘴,裝出三八的嗲聲說:「親愛的~窩咬親親 goodbye~呣啊~」
    
    「我、我……」
    
    正當他欣賞啾啾被戳恥點的驚慌時,同陣線的妲米歐竟反過來也戳他一刀,「噗,學得這樣,該不會拉貝仔尼也都這麼對泰勾說:『窩咬親親估敗~~』吧?」
    
    「對對、對呀!!拉貝貝羞羞!」啾啾趕緊搔了搔臉附和道。
    
    「誰、誰會對他?!膩們才愛對他說……不對!膩們不可以!!!」突如其來的吐槽攻擊,讓他炸毛得差點說錯話。
    
    至今,他與哥哥的真正關係一直都還是非公開的秘密,對外界來說,他們只是感情好到共同扶養孩子的兄弟倆,唯有摯友們才知曉他們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並非裝飾品,也無需任何多餘的言語,便貼心地選擇一起為他保密。
    
    「噗!當然當然,泰勾是拉貝仔一勾倫的~~」
    
    「一溝倫的唷~~」
    
    「%^#*&……他、他當然……」面對這兩人怪腔怪調的逗鬧,他漲紅了臉地滴估幾句音節後,就趕緊將焦點轉移在啾啾身上,「膩才你家剛那誰的一勾能啦!!快縮捨摸時候開始的、叫捨摸名字、者摸親親的,全都說!」
    
    「欸斗欸斗……」
    
    興許是初次戀愛,恥度也低的啾啾,不知怎麼應付這陣仗,只能支唔地說不出話來,讓他更歡地繼續賊笑追問,卻反被將了一軍——
    
    「就像你跟泰勾勾那樣抱啊……」
    
    於是,他再次驚羞地傲嬌了,「才、才迷有那樣抱!!」
    
    可惡啦!!!哪有這樣反擊的啦?!!哼哼!怒疵螃蟹!!!
    
    這時,妲米歐忽然撐著臉頰說:「真好耶! 好期待啾啾的小孩~」
    
    不愧是四個孩子的媽,居然將主題跳過交往結婚等步驟直奔生子區,讓正享受美味蟹肉的他,一時沒轉過來,就征楞地看向啾啾,「小孩?冤來啾啾懷小寶寶惹嗎?」
    
    「還沒那麼快吧?我只是說期待……」妲米歐噴笑地解釋道,隨即又露出壞笑的表情,「 啊,還是說已經——?」
    
    在四隻既期待又賊呼的大眼注視下,啾啾只得驚慌失措地調出手機裡的照片,「就是他囉~」
    
    「哎!挺不賴啊~」
    
    「喔喔~~冤來啾啾喜歡這一型啊!」
    
    照片上的男人確實是個大帥哥啊!雖然那帥的程度只比本天才喵星人還差一點點,跟哥比更是超級普通水準,不過去掉他們兄弟倆的話,啾啾男友的樣貌也算是數一數二的優質啦~不過……
    
    他盯著照片半晌,頗感疑惑地問:「啾啾叫他大叔啊?他年紀很大嗎?」
    
    感覺者摸看都沒有自家全叔老嘛!
    
    「其實他才大我們沒幾歲而已,只是我喜歡叫他大叔。」
    
    「真的啊?大幾歲大幾歲?」
    
    「四歲……」
    
    「大啾啾四歲就是……」他呆了呆地數著,興許是最近有些用腦過度,竟突然想不太起來啾啾幾歲了,只記得在眼前談笑的兩個女人雖比自己年長,但三人間始終都沒有年紀上的隔閡,總是這樣互相取笑逗鬧,失落低潮時,又狀似不經意地陪伴彼此度過難關。
    
     他搖搖頭,一時想不出來就算了,便夾起一個丸子放進嘴裡,非常順口地給對方取了個綽號,「縮以大啾啾四歲的『啾叔』是者摸認識的啊?」
    
    「之前殺青酒會上認識的……」
    
    望著啾啾訴說初遇的羞澀含笑,跟當年妲米歐說起秦云時真是一個樣,他便忍不住又起了小壞心,拿起萬用神秘筆記本,寫下歪腦補的幻想,「喔~縮以是被啾啾灌酒交往的~」
    
    「膩又亂寫!人家是英雄救美耶!」妲米歐聞言,就立刻捏住他的臉頰罵道,看來他當年送作新婚賀禮的那本『妲米勾的獵奇愛愛傳』,至今都還讓當事人難以忘懷。
    
    「啊!猜咩難些啦(才沒亂寫啦)!」為搶救自己的臉頰肉,他一個慌亂下就把丸子塞到妲米歐的嘴裡,企圖以餵食討好人家放手。
    
    「呣嗚!唔唔誤偶(明明就有)!」妲米歐口齒不清地嗚噎完,就快速地咬咬吞下丸子,繼續罵道:「膩從十年前就都在亂寫啦!!」
    
    嗚嗚嗚~果然是還在記恨啊,真是小氣巴拉的臭妲米勾!於是乎,他只好改搶奪對方碗裡的牛排,不死心地辯駁道:「窩些瘩拖死屍啊(我寫的是事實啊)!」
    
    「什麼事實?尼……?!」發現自己特地留的牛排被搶了,妲米歐乾脆一把收走他的筷子,不過他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趁機把臉頰搶救回來之餘,又搶過妲米歐的筷子並順手夾走對方的蝦子。
    
    「喔耶!疵蝦蝦~~」
    
    「……」
    
    「哈哈哈!妲米米跟拉貝貝這麼久不見,還是沒有變呢!」大概是被兩人的幼稚逗樂了,啾啾竟大笑了起來。
    
    無論是時光的流逝或空間的距離,都彷彿未曾在他們之間留下足跡,即使在分開的數年裡,僅能從網路通訊和媒體資訊那得知彼此的消息,但他們當見到彼此時,就又像回到了當年,一切都那麼自然。
    
    「唔……」傲嬌如他撓了撓臉,才不承認自己其實也很高興啦~
    
    火鍋這東西,一個人吃太孤單,兩個人吃還不錯,三個人吃最歡樂,特別是當身邊有兩個吃貨時,就可不只是純粹吃飯聊天這麼簡單了。
    
    「耶!窩的!」
    
    「啊!!臭妲米勾!!膩幹嘛啦?!」
    
    「嘻~搶來的食物最好疵~~」
    
    見妲米歐大嚼特嚼的囂張樣,他氣惱地「哼哼哼……」幾聲後,忽然賊笑地瞇起雙眼,「妲米勾疵那麼凶猛,該不是在準備生第五胎吧?嘿嘿~~」
    
    「咳!!!!捨、捨摸第、第五胎……誰生那麼多啦!」差點被嗆到的妲米歐,往他丟去一個怒視,不過他要是會怕的話,就有枉當年紫毛小魔頭的稱號了。
    
    「當然是妲米勾啊~尼不是為惹最愛愛的云勾勾,打算生一個足球隊嗎?嘿嘿!」非常壞心地隨口胡掰著,他又似有頓悟地捶了下掌,「啊!窩知道惹!還是妲米勾準備5、6胎一起生呀?難怪疵那麼多!」
    
    「才迷有哩!云說窩那樣子太辛苦惹,所以目前四個就好啦!而且四個就已經不好管了說!」妲米歐氣紅了臉地澄清道。
    
    養兒育女確實是件非常辛苦的事,這點其實不用說都知道,不過老被罵死小孩的他,自然還是要裝出呆楞的表情,繼續嘴賤地吐槽說:「嗄?有妲米勾的肌肉在還會不好管嗎?」
    
    怒地睨了他一眼後,妲米歐也藉此抒發一下媽媽經,「就雙胞胎最愛吵嘴,說捨摸不要跟對方長得很像……」
    
    「不是都很可愛嗎?」啾啾問道。
    
    「可愛是可愛,但皮起來也很皮啊!」
    
    「雙胞胎啊……」回憶起當初去醫院探望那兩個剛出生的小娃娃,他忍不住懷念地笑了笑,「能從小有伴一起吵嘴,感覺一定很棒!」
    
    「像我跟卡洛兒姊姊從小就是玩在一起,打打鬧鬧敲好玩的!」啾啾也點頭分享自己的經歷。
    
    「真的呀?」望著啾啾和妲米歐認同的神情,他不禁陷入了沈思,這兩人都是從小就有年齡相近的手足哪!
    
    正聊起平日教養孩子趣事的兩人,望見他若有所思的樣子,便紛紛發問了。
    
    「……拉貝貝在想什麼?」
    
    「肯定是想泰勾惹~」
    
    「才、才不是勒!窩是在想諾諾會不會也想要弟弟妹妹之類的……」他抓了抓微紅的薄臉澄清道。
    
    雖然從小受盡親人疼愛,而哥哥對他更是無為不至地寵溺著,但他與眾兄姊們的年齡實在相差太大,就連最年輕的小兔表哥也大自己七歲,所以他從沒體會過同齡手足玩鬧吵架的感覺,真要老實說的話,有時難免會覺得孤單和嚮往,所以就忍不住也操起了一顆爹地心——身為家中唯一孩子的諾諾是否會覺得寂寞呢?
    
    「你可以問他呀,看他會不會羨慕同年齡的朋友有弟弟妹妹之類的。」
    
    「對呀~問問他嘛!」
    
    「唔,他才不會說啦~」諾諾過於聽話乖順的個性,讓他煩惱地鼓起了臉,「不知道為捨摸啊,他好像都不太說心事的,跟家裡那隻大冰山一樣安靜……」
    
    「說不定他是在害羞?不懂得怎麼跟你們相處吧?」妲米歐偏頭猜測道。
    
    「可是都相處一年了說……」
    
    「或許可以用別的事情來探問?諾諾喜歡什麼?」啾啾提議道。
    
    「他很愛看故事書啊,所以窩每天都會唸給他聽~」聊起自家兒子,他也忍不住揚起為人父的燦笑。諾諾這一點跟他最像了,從小就愛看各種故事書,睡前還要聽一段床前故事才滿足睡去。
    
    妲米歐頗為讚賞地說:「喔喔!念故事書感覺不錯呀~他會問你問題嗎?」
    
    「啊,會唷!他會問我故事書裡的劇情。」說到這,他就噗哧地噴笑了下,「昨天還問我為舍摸王子都要騎白馬,噗嘻~」
    
    「噗,那你怎麼回答?」妲米歐也好奇了。
    
    「窩說這樣才凸顯黑馬王子的帥氣!」他握拳抬起下巴驕傲地回道。
    
    「呣,那咖啡色的馬怎麼辦?」大概是被他這種胡亂教法給黑線到,妲米歐楞地問道。
    
    而他自是不改皮性地得意發揮胡掰功力,「咖啡色的馬就放牠自由疵草吧~」
    
    「噗~黑馬王子是你嗎?」啾啾也失笑問道。
    
    「嘿嘿,窩是黑喵星球的王子啦~」這是他萬年不變的答案。
    
    興許是受不了他那厚臉皮的欠扁樣,於是乎,妲米歐決定用力戳下傲嬌點,「尼是王子,那泰勾勒?」
    
    「咦欸?他、他、他是我哥當然就也是王紙啦……」硬是要繞一圈扯完傲嬌話後,他就臉紅地埋頭吃起東西。
    
    「嘿嘿嘿……」大功告成的妲米歐,壞笑地夾起辣味雞腿肉。
    
    「笑捨摸笑啦?小心妲米勾的第5、6、7、8胎都笑這麼難聽~」
    
    「窩才迷要生捨摸5、6、7、8胎,鼻用擔心~」
    
    「哼哼哼!」
    
    「感覺有了小孩好像也有很多煩惱呢!」啾啾忽然感慨道。
    
    「對啊~不過,看他們健健康康地長大就很有成就感唷!」妲米媽媽也揚起為人母的溫柔微笑。
    
    「妲米當媽媽之後就不一樣了~」啾啾笑道。
    
    望著妲米歐臉上的幸福光輝,他不禁想起兩人在那一年陸續經歷的風波,當時的他們,面對未知的未來道路,都曾徬徨不安地流著淚,都曾對自我的缺陷灰心喪氣,但最後仍是走過來了。
    
    離別前的彼此打氣與祝福,至今都仍深深記在心裡,讓他們有勇氣迎向人生的挑戰。
    
    儘管這份友情實在難能可貴值得珍惜,但他還是要——
    
    「嗯,窩也覺得妲米勾不一樣惹,看那肌肉隨著寶寶的數量成等比增長,真是太膩害惹~」
    
    非皮癢地嘴賤不可!
    
    於是乎,慈母的光輝形象瞬滅,妲米歐秒速化為黑魔女陰笑道:「看來尼臉頰肌肉還嫌鍛鍊不夠是吧?」
    
    而這有如變身暗黑破壞神的技能,令他那跳躍的導演思維在一秒內腦補了某狗血畫面——
    
    『老子要疵人啦!!!』妲米肌肉暴龍馬麻朝天噴火,發出天搖地動的駭人怒吼。
    
    驚世小媳婦的秦云把拔只好跪坐在地上,以柔弱的身子擋在瑟瑟發抖的孩子們面前,嚶嚶嚶地含淚哭求:『不,別打孩子~』
    
    樂顛顛沈浸在暴走幻想裡的他,也就這麼順口地飆出一句話,卻又俗辣地刁著丸子躲到啾啾後面,「妲米馬麻好口怕啊!可年四個孩子和乾哥每天都活在肌肉的壓迫下,真是太悲慘惹~」
    
    於是,一場鬥嘴賽又如火如荼地展開了,話題從妲米勾的肌肉多壯碩,跳到秦云如何管教孩子,又轉到誰最愛親親抱抱誰,最後由身為資深人妻母的妲米歐榮獲逗低恥傲嬌賽的總冠軍。
    
    在歇戰一會後,妲米歐忽然撑頰看著兩人笑嘆:「感情好是好事啊!不過,有時候還是會想在工作跟家庭間取個平衡點呢。」
    
    與此同時,他放在桌上的手機震動了下,掛著汪一全頭像的簡訊跳了出來,他瞄了一眼大略了解後就轉出視窗,螢幕又恢復一家三口的合照。他張嘴吃了口肉,又喝了口湯後,才抹了抹嘴地問:「妲米勾的工作者摸惹嗎?」
    
    「因為之前生小孩就淡出演藝圈一陣子,現在雖然回來了,但是新人又更多了,總覺得有點落後……要顧家庭,工作就不能接太多……」
    
    聽著她絮絮叨叨說著工作上的煩惱,他微皺眉地點點頭,「唔,其實我也有這種感覺呢,每次回來就發現演藝圈又有好多新面孔冒出來說~」
    
    「對吧?而且他們都很積極在交流,雖然有時候他們的話題有些微妙地聽不懂就是了……」妲米歐又進一步說道。
    
    他楞了楞,想到這些天的經歷,便感同身受地狂點頭,「真的耶!!我這次回台灣要拍的片啊,來了一些新人試鏡,結果窩都不太懂他們在說捨摸……」
    
    「噗!」興許是他此刻的表情太過呆萌,妲米歐忍不住噴笑了,「尼這次要拍什麼類型的片啊?」
    
    「嗯~這次想拍點不一樣的,以一隻流浪狗狗的視角看周邊形形色色的人,蠻需要很多各類型的配角,所以最近看試鏡人選看得頭昏眼花……」談到工作的事,他也不禁一吐滿腹苦水。
    
    「好人選也不是那樣好找,慢慢來沒關係的。」啾啾安慰道。
    
    「嗯嗯,以前還只是藝人的時候,不知道一部作品的幕後有這麼多工作,自己做了導演才明白,電影不是只有拍拍戲這麼簡單。」他有些感慨了起來。
    
    以前年少不懂事,抱著一股好奇的衝勁闖進演藝圈,因自己的無知鬧了許多糗和狀況,多虧全叔總會事先幫他打理關係,不時與經紀公司和通告商溝通協調,才沒讓他在不自覺間得罪了誰而不自知,如今換自己執導了,也開始碰到一些藝人諸多任性要求的狀況,嫌這鏡頭有損形象不肯拍,嫌那劇情太辛苦要求修改,嫌戲份不夠擅自搶鏡,嫌導演偏心、劇組不禮遇、待遇不公平,動不動就說要退出,還有發脾氣、耍架子、遲到、早退……每當這時,他都會忍不住暗嘆自嘲風水輪流轉哪!
    
    最可恨的是,自家的導演經紀人全大叔,一看到他又為哪個任性藝人燒腦撞頭時,都會壞心地多捅他一刀,『現在知道老子當初的痛了吧?你個死小子活該,哈哈哈!』
    
    啾啾聽完也輕嘆了,「要考慮的地方也很多呢,拉貝貝辛苦了。但是拉貝貝也很厲害了呢,執導的電影票房口碑都很好呢~」
    
    「嘿嘿!那是因為窩是敲級天才的喵星人啦~」被人誇了一小句,他就又得意了起來。
    
    「拉貝貝現在導演事業有成,妲米雖然休息了一陣子,粉絲仍舊熱情不減……」隨著話題,啾啾也說起自己的感慨,「這幾年來只有入圍卻沒得獎,雖然粉絲都會鼓勵說早已得獎了,可是……沒得獎還是有點小失落。」
    
    「啾啾有入圍很膩害啊!!窩連入圍都迷有縮~」說到獎項,他也頹下了肩膀。
    
    每一部作品都極被看好,但每一年都不見自己出現在名單上,連一個小小獎項都沒沾到邊,雖然大家都安慰他只是機運不到,可難免還是會有些失落嘛,嗚嗚嗚,他也豪想走個一次紅地毯咩~
    
    「有可能是評審的口味不合吧?我之前有部作品也是,評審的反應很兩極,很愛的就是很愛,無感的也就是無感。」妲米歐聳肩道。
    
    聽她這麼一說,他倒真想起一件事,「唔……確實有聽說有些人覺得窩拍的東西他們看不懂……」
    
    無論電影拍得再好看再吸引人,倘若想表達的含意沒被觀眾理解到的話,就也不能算是部成功的作品了。
    
    「呣,入圍得獎真的需要天時地利人和呢~」妲米歐笑了笑,輕拍他的頭鼓勵道:「看不懂你拍的東西,除了你沒有表達到所有人都能理解外,也有一個可能,就是看的人沒有耐心去理解。」
    
    唔,波蘿酥也這麼說耶,還要他別忘了自己選擇這條路的初衷。
    
    「……得獎什麼的……粉絲開心,自己開心,大家開心就好啦~」啾啾也燦笑說道。
    
    嘻,哥也說過類似的話呢~
    
    雖說這些道理早聽不下數百次,但也因為親友們這樣的不厭其煩,才讓他不在追夢的道路上迷失自己呀!
    
    如春風的暖意因一個輕拍一句笑語盈滿胸口,就像那熱騰騰的火鍋為自己帶來對抗寒冬的力量,他能在生命中遇到這些人,真的是再幸運不過了。
    
    思緒百轉間,三人話題漸轉,一路奔向逗弄情竇初開的啾啾而去,於是他又賊笑地拿起兩隻蝦頭表演親親,誰知會再次被妲米歐反譏笑回來,氣得他忍不住又犯了傲嬌病。
    
    「膩、膩們才被疵疵啦!被啾叔和乾哥疵光光啦!!」
    
    可惡啊!!臭妲米勾的恥度已經練到滿級惹嗎?居然都沒反應,啾啾又沒聽懂的樣子,結果只有他自己在臉紅跳腳,丟臉死惹啦!!嗚嗚嗚~怒疵雞腿!!!
    
    就在這時,幾聲似是興奮好奇的低語聲從別桌傳來,他本來沒怎麼在意地繼續大啖美食,卻聽到一個極為敏感的字眼——
    
    「吼唷~那個『摔摔摔』的妲貝熊我超有印象啦!!」
    
    ???!
    
    「好像、被花線惹?」看來妲米歐也聽到那關鍵的『摔』字。
    
    他吞下嘴裡的食物後,抖了抖小身子,「窩也好像聽到捨摸很口怕的字?」
    
    「唉欸!那個拍好萊塢的大明星啾啾耶!!窩愛泥啊啊啊~~」
    
    後知後覺的啾啾這才抬起頭,邊涮著肉邊疑惑地問:「怎麼突然那麼吵?有人要來嗎?」
    
    「那隻肯定是吃貨貝啦!聽說他會來台灣拍電影,是真的耶!啊他跟……跟妲米歐和啾啾?一定是約談拍新片!吼吼吼!!快去搶獨家啊!!!」
    
    欸欸?!!不、不是啊!他明明已經很少出現在螢光幕前惹,者摸還會被認出來啊?火鍋都還沒疵完說,嗚嗚嗚~
    
    面對周遭越來越鼓譟的聲響,他們再捨不得美食也不得不放棄,匆匆地收拾東西後,就在店家老闆的指示下往後門移動。
    
    路過甜點區時,他瞄了眼從進來就盯好久卻還沒到口的布朗尼,便不死心地順手抓了塊往嘴裡塞,卻聽到背後傳來一句:「貝貝喔~~窩請泥疵巧克力疵到飽~~」
    
    咦咦?!巧、巧克力!!!!!
    
    對巧克力難以抵抗的天性,讓他頓時猶豫了下,才在其他兩人翻白眼的巴頭和抓捏下,趕緊加快腳步跟上。
    
    一團混亂和尖叫聲中,三人慌忙地從後門逃了出去,又一陣分頭亂竄亂跑,終於甩開追逐的粉絲們後,才在街口小公園較隱密的側門會合。
    
    「呼~嚇死我惹……」他拍了拍胸口喘了下氣,「哈!幸好窩現在每天都有鍛鍊,不然肯定要跑得累死惹~」
    
    「噗!拉貝仔跑得挺快嘛!是不是每天被泰勾疵,所以體力變好囉?」當了媽體能更好的妲米歐賊笑吐槽了。
    
    「才、才不是啦!!窩現在有練武術,縮以長肌肉惹!!!」他漲紅著臉解釋完,就拉開袖子秀出雖纖細卻結實的手臂。
    
    「喔~」妲米歐瞇著眼瞧了瞧,才一臉勉強認同地摸摸他的頭,「好像真有那麼一咪咪的樣子囉~~」
    
    居然用這種口吻?!!哼哼哼!既然這隻紅毛大金剛率先開砲了,那麼他這個紫毛怪就不客氣啦!
    
    「捨摸一咪咪?明明就敲大顆啦!妲米勾不要以為自己的肌肉太過大顆,就瞧不起正常SIZE的啦~」
    
    大概是被戳中在意處,妲米歐果真也臉紅脖子粗地怒道:「人家這叫媽媽手!帶小孩都會這樣啦!就算云天天幫人家按摩也還是會變粗……」
    
    「哇~那以後妲米勾又生7、8、9、10胎,不就真的比哥吉拉還大隻惹?」他壞心地裝出訝異呆臉再戳。
    
    「膩!!!」這下妲米歐徹底斷了理智線,一個怒巴頭過去後又捏住他的臉,齜牙咧嘴地噴火道:「尼者摸又這麼討揍?!」
    
    「哇啊——妲米熊鯊龍又暴走啦啊啊啊~~~」
    
    就在他將白目潑猴功力發揮得淋漓盡致之際,一道響亮的笑聲就插了進來。
    
    「噗哈哈哈!!!」啾啾抱著肚子笑得上氣不接下氣,「你們真的是……到哪都是一對活寶啊……」
    
    「誰叫臭拉貝仔……」話沒說完,妲米歐瞄見手中被捏歪的臉,忽然手一鬆地笑了出來。
    
    他呆呆望著兩人幾秒,便也跟著笑了,「噗嘻……哈哈哈哈!!!!」
    
    這一笑,就彷彿被點中笑穴般無法停止。今晚的一切就像是回到了過去,讓他有些無法抑止地狂笑。
    
    「膩也笑太歡惹吧?」妲米歐抹去眼角的淚後,見他這樣不禁又失笑了。
    
    「因、因為….」他跳了跳地又笑了幾聲,才繼續說:「十年惹咩~~~」
    
    十年了,時光一下就飛逝了十年。
    
    「嗯呀~真是不可思議……」妲米歐感慨地低嘆道。
    
    「對呀!好久沒笑得那麼開心了。」啾啾抹著眼角說道。
    
    十年前,妲米歐剛滿22歲,正值演藝圈裡最活躍的花樣年華,那時的她不斷在愛情與事業間做各種抉擇。
    
    十年前,啾啾21歲,正處在演藝團體面臨解散的低潮憂鬱,那時的她從未放棄希望地努力奮鬥。
    
    十年前,他17歲,正是邊闖蕩演藝圈邊升學讀書的年少輕狂,那時的他在迷茫中摸索人生方向,兼顧事業學業的苦日子,助他順利度過了那段情傷。
    
    一眨眼,便是十年歲月,讓他們在不知不覺中走到了這一刻。
    
    「窩突然好奇十年後又會捨摸樣子惹~」
    
    「再十年後啊……」妲米歐遙想了下,感慨起媽媽們的心聲,「小鬼們都長大了說。」
    
    「可能又會想到今天,然後又這樣開心地大笑吧?」啾啾眨了眨眼地笑道。
    
    「唔……」他偏頭想像了下未來畫面,不禁笑得瞇起眼睛,「到時都變大叔阿姨惹~」
    
    此話的確是事實,不過對兩位輕熟齡美女來說,可就難以接受了。
    
    「誰跟尼阿姨?!我跟啾啾一定都會青春永駐啦!!!」妲米歐炸毛罵道。
    
    「嘿咩~~到時拉貝貝就有鬍鬚鬚了!」啾啾也跟著不滿附和。
    
    「是啦是啦!到時你們都變成天天拉皮的怪阿姨,窩就會是充滿男子氣概的帥氣大叔惹~」回嘴完,他不禁期待起MAN力十足的鬍鬚造型。
    
    聞言,啾啾就氣得伸手捏住他的臉,「你才拉皮咧!你一定會長滿皺紋的啦!」
    
    「窩洗搭藍能幽謅溫教殺氣(我是大男人有縐紋較帥氣)!」臉頰又一次被捏得變形,讓他只能口齒不清地說道。
    
    「嘿嘿嘿!」妲米歐見狀,就壞笑地捏住他另一邊的臉,「窩門現在就來幫拉貝仔拉皮吧~~~」
    
    「好!」
    
    啊!這兩個准怪阿姨槓麻啦?!!
    
    這時,一個奇想突然閃過腦海,他趕緊掏出手機轉成自拍模式,打算拍下三人此刻的畫面。
    
    「要拍照?我來拍我來~~」位於對自拍較有利角度的啾啾,立刻自告奮勇負責按快門。
    
    「嗯啊啊~」
    
    接過手機後,啾啾往右斜上方舉高手,甜笑地問:「貝貝好不好捏?」
    
    「好捏~~」妲米歐燦笑回道。
    
    「……」被捏得無法說話的他,只好哭哭地比了YA的手勢。
    
    於是乎,一張熱騰騰的二女掐一男照就這麼出爐了。
    
    「噗!拍得不錯啊~」
    
    「嘿嘿!十年後再來拍一張,比對看誰老得快~」
    
    「好呀!不過我覺得一定是先說的那個人。」
    
    「迷錯!拉貝仔尼就等著變老杯杯吧!」
    
    「哼哼!窩們走著瞧,準怪阿姨們!略~」
    
    
    
    
✿    ✿    ✿         ✿    ✿    ✿         ✿    ✿    ✿        ✿    ✿    ✿         ✿    ✿    ✿         ✿    ✿    ✿     

    
    望著那張把自家寶貝捏得臉變形的照片,泰特斯忍俊不住地笑了。
    
    「唔……」拉貝爾將臉埋進哥哥的頸窩處蹭了蹭,天生帶著稚嫩感的嗓音軟軟低喚,「哥~」
    
    「嗯?」撥開蓋住臉龐的髮絲,泰特斯輕吻了下他微紅的耳根,「寶貝兒在想什麼?」
    
    「我在想……十年後……」他頓了頓,才抬眼看向長伴身側的男人,「十年後的我們會是什麼樣子?」
    
    「十年嗎?」泰特斯沈吟了會,將手機交還回去,換了個姿勢重新抱住他,「什麼樣子都好,只要能一起度過,不論多少個十年。」
    
    一起……
    
    細細嚼著哥哥的答案,他將目光移回那相約十年的合照,嘴角輕揚了然的弧度。
    
    也許未來的這十年,三人又因各自的生活忙碌得難以相聚,但每一次的十年之約,都會在他們的記憶中留下永遠的痕跡,然後……
    
    一起老去。


♪♪♪    ♪♪♪    ♪♪♪    ♪♪♪    ♪♪♪    ♪♪♪    ♪♪♪    ♪♪♪    ♪♪♪    ♪♪♪    ♪♪♪    ♪♪♪    


後記:

    
    十年喔喔喔喔!!!!
    這篇算是一個大回顧貝貝的成長史,還有啾妲貝三人的人生變化。
    對完後,我們都超感慨的qwq

    然後不要問27歲的貝貝喉結去哪惹,他會炸毛哭說:「膩全家才沒喉結」給泥看(艸(#
    
    本來說只是對個短短火鍋串,誰知道居然又爆萬了~(噴
    
    十年後的貝貝已經不是柔弱小男人囉!
    打壞人摔變態什麼的也是嚇嚇叫啦~XDD
    本來還想來穿插妲貝比武段,可是這串實在太長還是算惹(艸
    至於這樣改變的轉折點,就請期待泰哥的小主線囉~AWA(###


P.S.附上10年後貝貝導演的樣子




By 喵芭渴死姬 / 03.28.2015


-----------------------------------------------------




內容:與夥伴們在一起所衍生出的友情、親情甚至是愛情相信對每個人而言都是相當珍貴的。那麼就在這個春天,趁著這個機會,把你對他/她的感情毫無保留的表達出來吧。跟我們聊聊與他/她初遇的情形、和他/她在一起發生的讓你難忘的事情、對他/她的印象、想要對她/他說的話等等,與那個人相關的事情吧。

完成時間:2015年3月1日00:00(星期日)~3月31日23:59(星期二)

完成獎勵: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9043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喵芭渴死姬|SC|拉貝爾|BL|泰特斯|西班牙咖啡|妲米歐|啾啾|是什麼讓我遇見這樣的你|一起老去

留言共 14 篇留言

西班白袍咖啡香
yaaaaaaaaaaaaaaaaaaa((間叫闢#

03-28 11:42

喵芭渴死姬
只好壁咚西啡~AWA(###03-29 00:08
✿姥啾✿
yayayayayayayayayayayaya超級吃貨///(煩#

03-28 11:46

喵芭渴死姬
於是也壁咚疵啾啾~AWA(不你##03-29 00:08
秋陽
最佳吃友喔喔喔喔XDDDDD

03-28 11:47

喵芭渴死姬
各種疵光光的好疵友~AWA(#03-29 00:09
Lud · Reficur
這種朋友已經很少了

03-28 13:14

喵芭渴死姬
真的~十年的友情很不容易啊XD03-29 00:09
茶葉梗
最佳吃友wwwwwwwwwwwwwwwww

03-28 13:30

喵芭渴死姬
疵到天荒地老~XDDDD03-29 00:12
伊祁青歲
全家都沒喉結那句笑了wwwww

03-28 14:17

喵芭渴死姬
直接默認自己沒喉結惹wwwwwwwwwww03-29 00:18
Rinoa (閉關中)
連續看三篇一次滿足

03-28 18:28

喵芭渴死姬
於是夜月滿足了三次...(筆記(好像哪裡歪###03-29 00:20
白樺木
哇~超級吃貨友XDDD

27歲的拉貝貝看起來更是帥氣了呀~XDDD

03-28 19:54

喵芭渴死姬
三三也是好吃貨友~AwA
27歲拉貝貝:窩當然最帥氣啦~http://emos.plurk.com/46d931180310950e8e12c4f135775fb0_w48_h48.gif03-29 00:21
玨穎雷悠
全家沒喉www(笑翻

03-28 20:01

喵芭渴死姬
全家都沒他一樣沒喉結AWA(###03-29 00:21
Lud · Reficur
我不是說十年友情, 而是過了那麼久, 依然能一起瘋的朋友

03-29 12:39

喵芭渴死姬
喔喔喔!那這個真的更不容易啊!!XDDD
有這樣的朋友一定要好好珍惜~03-29 13:12
發呆的人
朋友能一起瘋那麼久真的感情好到不行!!(貝貝在家中是當媽咪的角色嗎?

03-29 12:57

喵芭渴死姬
對啊!有那樣的朋友真的很幸運~WWW

嘿嘿,貝貝當然是媽咪角色啦~AWA 不過煮飯洗衣等等家事除外XD(欸#03-29 13:13
Ceciel塞夏
十年後拉貝爾會成為導演啊,記得請塞西爾去唱主題歌(淦
有能夠一直互相扶持走下去的好朋友真的是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呢,請好好珍惜你們的友誼!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2/a209882bf5233d46257b3c3769a433b2.JPG?w=300
這條黃水晶手鍊送給你們!

04-01 07:13

喵芭渴死姬
於是有請賽西爾來唱改編自王老先生有塊地的主題曲塞先生有個B~(什麼鬼#
感謝辦活動啦~XDDD04-01 09:00
玥尹
看完突然覺得,之前消失沒追的,害我的搞不清楚到底發生啥米了QwQ,是說妲米跟拉貝對話看的我暈頭轉向XD

04-05 09:57

喵芭渴死姬
小玥真的MISS太多了啦XDDDDDDDDDDDDD04-05 11:19

我也好想要有陪伴自己長久的好友哦!

02-09 08:26

喵芭渴死姬
咪吐QWQ02-11 13: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7喜歡★meowbark062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凌家 番... 後一篇:【SC】2015 四月S...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yu15826大家
羽澤鶇的扭曲仙境 番外故事已更新,沙綾的生日贈禮人究竟會準備什麼樣的禮物,讓大家拭目以待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