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夜暮之曲】灰庭版本、第十章、逐漸混亂/分歧結局BE2

作者:銀雪│2015-03-24 17:17:06│贊助:22│人氣:122

  
  「什麼什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巨大的震動結束後,寇銳轉頭看向身後的裝置,「什麼?只是道路打通而已……那剛才的轟鳴聲到底是什麼?」

  「呀吼—!」
  伴隨著叫聲,兩道身影從通道中跳了出來。

  「唉?」寇銳倒退了一步,略帶警戒的看著突然冒出的兩人。
 
  沛莉爾歪起頭看著寇銳,頭上的黑色貓耳微微的動了一下,「唉呀、是敵人嗎?」
  「是敵人呢。」白詩亞也動了動貓耳。
  「按照悠爾大人的命令,把他們活捉回去……」
  白詩亞大力的點頭,「是的!活捉!」

  「唉?等等……」寇銳又後退了一步,似乎有點反應不過來。
  但兩人可沒有給他任何反應的時間,在對方後退的同時也靠近了一步。

  「什麼什麼?」鈴混在人群裡,驚訝的看著突然出現的白詩亞跟沛莉爾。
  「為什麼沛莉爾跟白詩亞會出現在這裡?」

  緋雨,「Zzzz」毫無緊張感。

  「什麼什麼?」鈴陷入混亂狀態,然後下一瞬間因為太過慌亂而害太陽眼鏡掉了下來,「啊!」
  「笨、笨蛋!」瑞雪警戒的看著認出了鈴的寇銳,不忘轉頭罵鈴一聲。

  沛莉爾看到了鈴的臉高興的拉了拉白詩亞的衣角,「啊拉,找到灰色村的女孩子了呢,白詩亞。」
  「找到了呢,沛莉爾。」白詩亞點頭,還高興的朝鈴的方向揮了揮手。

  「等等什麼啊?意義不明啊!大家快一起來把他們打倒!」寇銳指著鈴的方向以及兩貓的方向向底下的下屬們下令。

  白詩亞無視提著武器正打算衝上來的炎之惡魔,指著身後的大洞,「那邊的女孩子們,通過這裡的大洞就可以回去灰色村了!快點進來吧!」

  「唉?啊?」
  「喂!要走了!」瑞雪抓住還在混亂中的鈴,然後跟旁邊的其他人說。
  「啊!好的!」
  「哇、好忙好忙喔~」緋雨的態度是混亂中的四人中最冷靜的。

  四人越過寇銳,直接跳入大洞之中。
  而寇銳則是追上去……但卻被白詩亞跟沛莉爾兩人擋住了道路。

  「活、捉!」兩人異口同聲的大喊。
  「啊啊啊啊!」


  「……?」遲遲等不到兩人下殺手,寇銳定睛一看,一抹熟悉的人影站在兩人的身後,「炎斯奇……」

  炎斯奇兩手巨大的爪子的尖端頂在白詩亞及沛莉爾的背部,「寇銳?請你差不多一點好嗎,想要被魔王大人殺死嗎?」炎斯奇笑著,但冰冷的視線緊盯著寇銳。
  「不是啦,那個……」

  「喵……身體動不了了。」白詩亞嘗試動動身體,但身體卻完全沒有聽自己的命令。
  「啊啦啦?」
  向前了一步,炎斯奇在兩人的背後微笑著,「你們很麻煩,所以消失吧?」
  「哇……」真的是很糟糕呢……兩人同時發出聲音。

  「哈哈哈……走吧。」
  「喔、嗯。」

  「啊啦啊啦~」粉色的長髮被風微微吹起,路過的惡魔坐在城堡通紅的屋頂上,看著下面所發生的事情輕笑著,「笨蛋大甩賣呢~」

  「那麼,我也差不多該走了呢。」


  「好的!回來了!」鈴四處張望著四周的景象,然後帶著大大的笑容歪頭,「這裡是哪裡呢?」
  「好好看看,這裡是最開始來的森林,那邊還有瞬移的石版呢。」瑞雪撇了眼鈴後回答,雖然這裡已經不像最開始來到的黎明之森了。

  與一開始那清新的空氣跟宛如太陽剛升起般的微亮天空不同,天空已被一片火紅給取代。

  「這樣就可以回到灰色村了吧?」鞥葉鬆了口氣。
  「但是……」瑞雪看著天空,這完全與灰色庭園的世界完全不一樣的天空,「不太對勁,這裡真的是我們的世界嗎?」
  「咦咦……」

  鈴在這時用力的拍了一下瑞雪跟鞥葉的肩膀,「沒事的啦!瑞雪真是的想太多了呢!我們走吧!」

  「……」緋雨難得沒有睡著也沒有起鬨的沉默著。


  「終於回到石版這邊了呢……」鈴看著眼前的瞬移石版,一臉感動。
  她們在一路上遇到了不少炎之蝙蝠,一一解決掉的同時也越來越確定這個世界發生了不妙的事情。

  「那就可以回到黑白城了。」
  鞥葉用快哭出來的聲音說:「這樣的冒險再也不要了……」
  
  「回去以後去吃蜆貝~」緋雨蹦蹦跳跳的跟上三人。

  然後——

  「這是哪裡?」瑞雪看著四周一片荒蕪,眼前除了地上的倒在地上破損的石版之外就是滿地的血跡。
  「我也想知道啊!」鈴大喊了一聲,轉頭看向瑞雪,「說明一下啊瑞雪!」

  「冷靜點!」瑞雪扶住額頭,想辦法讓自己冷靜下來,「首先,這個石板黑色和白色的是相對的。」
  鈴認真的聽著,然後點頭表示理解。

  「剛才森林那個是白色的,所以這個黑色石版應該放在黑白城才對。」瑞雪很認真的說。
  鈴也很認真的點頭。

  「所以為什麼會在這裡?」瑞雪看著地上的石版,一臉鎮定的問。
  「為什麼啊——!?」
  「不知道啦——!」於是得不出解答的兩人崩潰了。

  在兩人崩潰的同時,看著紅色天空的緋雨用像是事不關己般的語氣開口:「被誰從黑白城帶來的吧~」
  好解釋。因為得到了感覺最正確的回答而冷靜下來的瑞雪說:「我們不在的時候到底發生什麼了……」

  「話說這是哪啊——?」明顯還沒冷靜下來的鈴大聲喊著。
  「沒看過的地方,似乎離城鎮有一段距離。」瑞雪試著分析。

  「那怎麼辦啊!走回去嗎?但也不知道路啊!」
  「就是這種時候,要用飛的回去了。」
  聞言,從一開始就很想用飛的鞥葉贊同的說:「是啊!從天上飛的話視野比較好,可能很快就知道位置了呢。」
  鈴吞了吞口水後轉頭看向瑞雪,懇求的說:「瑞雪!拜託你抱鈴了!」

  這時,緋雨悠哉的聲音從旁邊傳了過來,「嗯?要飛嗎?緋雨覺得不要比較好……雖然緋雨是很受歡迎啦~」
  「怎麼了,緋雨?」
  「姆、看天上~」

  緋雨的話一出來,三人的視線同時轉向了天空。
  火紅的天空上飄浮著的是滿滿的炎之蝙蝠,數量已經多到計算不了了。

  「呀啊啊啊!」
  「這數量……」
  「啊啊……」三人要飛的念頭瞬間就消失了。

  「緋雨的晚餐有好多好多姆~」

  鞥葉看著天上的炎之蝙蝠,微微的顫抖。
  鈴則是轉過身讓自己無視掉炎之蝙蝠,而這一轉身卻看到剛剛一直被幾人忽視掉的血跡,「那個……是誰的血?」

  
  沿著血跡前進,而半路上看到的是不知道是誰的手臂……
  似乎,距離不遠了?她們有這樣的感覺。

  不遠處,一名染著鮮血的金髮人影倒在地上。
  認出了那人的身分,幾人馬上跑到人影的身旁。

  「法爾!」鈴跟瑞雪異口同聲的看著法爾,語氣透露出來的是滿滿的擔憂。
  「哇、破破爛爛的呢。」直到此刻,緋雨仍舊天真的笑著。
  「沒、沒事吧?」鞥葉擔憂的看著法爾身上的傷。

  「唔……」聽到了聲音,法爾有點吃力的睜開眼睛,「……你們是誰?」
  「啊、說來還在變裝中呢!」鞥葉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黑色衣服。
  「啊啊!脫了吧!」鈴馬上動手脫掉黑色的西裝。

  『連、連法爾也沒認出來啊……』瑞雪有點無言。


  「是妳們啊……」在幾人把身上的黑衣脫掉露出原本的衣服後,法爾才認出她們,「怎麼回事呢剛才的衣服?」
  「發生了很多事情……先不說這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法爾看著提問的瑞雪,嘆了口氣,「說來話長呢,我就簡單的說吧……
  「我們被襲擊了。」真的非常的簡略。

  「這個光看也知道!」鈴說,然後繼續問:「是誰?」
  「不是有……那個燃燒的蝙蝠嗎……」身上的傷勢還是很重,法爾回答的有點吃力,「……那個的、同伴……」
  
  聽完法爾說的,鈴也說了她們的事情,「我們啊,去了很多燃燒蝙蝠先生的世界呢!」
  「什麼……還想說你們很慢……原來是去了那種地方……」

  「與其說是去,不如說是被強制帶去,差點就死掉了呢!」鞥葉心有餘悸的說。
  「這……樣啊……你們是……怎麼回來的?」

  瑞雪馬上稟告:「是白詩亞跟沛莉爾突然出現。」
  稟告到一半,法爾馬上抬起頭來,「什麼?沛莉爾那傢伙……咳!」一下子激動的後果就是噴出一大口的鮮血。
  「法、法爾!你好好休息,不要再說了!」瑞雪立刻停止稟告。

  「這、不行……然後呢,發生什麼了……?」
  「……那之後,她們讓我們快點回來,我們趁著一片混亂之下逃了回來。」
  「這樣啊……」

  鈴在這時拉了下瑞雪的衣角,「雖然有聽過,但她們是誰啊?」
  「悠爾的部下,不怎麼出現所以你不知道也是理所當然。」瑞雪看著鈴回答。
  接著,鞥葉也提出問題,「第一次親眼見到……她們是怎樣的人呢?」
  「只是笨蛋罷了……」法爾雖然重傷,說話會很痛苦但仍舊回答,「總是在突發狀況時行動……最後造成很糟糕的事態……」

  緊閉起僅存的一隻眼睛,再度張開時法爾的銀色瞳孔中充滿殺氣,「還有……就是那個沛莉爾……就是她在很久以前奪走了我的眼睛……」

  下一秒,「咳!」再度從口中噴出大量的鮮血。

  「哇!法爾不要死啊——!」鈴哭喪著臉看著那滿地的鮮血。
  「不要緊……大概。」法爾安慰著鈴,接著說:「妳們沒事太好了……要是在那個狀況下回來就糟糕了……這麼想著,所以帶著移動石版逃走了……」
  「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出現在這裡了啊~」鈴恍然大悟。

  「等等!」瑞雪馬上緊張的問著:「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啊……總之就是很嚴重的事態……悠爾應該正在跟他們的首領戰鬥……」
  「首領?」鞥葉一瞬間反應不過來。
  「姆、他們的魔王對吧!」緋雨的眼神閃出一道光!

  「話說!」鈴蹲下來看著法爾,「這裡是哪裡?要怎麼回去?」
  「唉……妳們還想回去?」
  鈴大力的點著頭。
  法爾嘆了口氣,用眼神示意她們看看自己的樣子,「不要回去……看到我的樣子了吧?會被殺喔?」

  「但藏在這裡也不是方法啊……」鈴咕噥著。
  「鈴,對手太強了,你覺得我們可以嗎?」
  「緋雨覺得總會有辦法解決的~」像是把那些好吃的蝙蝠通通吃光!

  鈴信心高昂的握著拳頭,「我們有四個人的!絕對沒問題!」
  「不可能的……」鞥葉擔憂的聲音從一旁傳來,可以聽出她完全沒有信心,「不管是那種數量,還是能把法爾逼到這種地步的敵人……」
  「但是不試試看怎麼知道?」
  「怎麼知道~」鈴跟緋雨兩人看起來都是打算回城去打魔王。

  「不要太得意了!」法爾警告,然後看著兩人堅定的眼神,只好先給出一段路,「從天空是不行的了……走過這個墳場後有荒地……那裡有個懸崖,從那邊下去……有一條河,向下走會到海邊,然後從那邊往西……唔。」強撐著意識,法爾接著把話說完,「到那邊就好,我稍微治療一下傷口就會過去……適當的、加油吧……嗚……」

  「法爾!」看著突然昏過去的法爾,鈴擔心的叫著對方的名字。
  「沒事,暫時失去意識而已。」

  「總之,先朝著那個方向走吧。」


  在前進的路上,一個嬌小的紅色身影擋在眼前。

  而似乎沒有發現四人的他正在跟炎之蝙蝠對話,「如果說,石頭沒有完全被破壞的話……果然父親大人會很生氣呢,現在補上似乎也行呢話說……」
  
  想當然,炎之蝙蝠並沒有說話回答他。

  「不曝露的話就OK了!好厲害!我真是天才呢!」艾暮塔燦笑著跟炎之蝙蝠說。
  「……」炎之蝙蝠並沒有回答,但艾暮塔似乎知道對方在跟自己說什麼,轉過身去,剛好就看到沒有躲藏起來的四人,「唉唉妳們!那個……我的玩具!妳們為什麼會在這裡!」
  「逃出來的啊!」鈴高興的插腰說著。
  「什麼!寇銳那傢伙……回去之再打他一頓!」

  「等等!」鈴伸出手要對方等等,接著用鬥志高昂的眼神看著艾暮塔,「在那之前先打倒我們吧!」
  「鈴妳在說什麼啊!」聽到了鈴的話,鞥葉錯愕的看著對方。
  緋雨舉起手高興的說:「姆~殺掉~」
  「緋雨!」

  「哈?」艾暮塔顯然也對鈴跟緋雨突然的對戰要求感到驚訝,「雖然不太好,但我現在有事情做,沒空裡妳們!過來,把她們解決了!」艾暮塔說著跟炎之蝙蝠退了一步。

  而他原本站的位置突然出現了一隻冒著鮮紅火焰的黑犬,「再見。」說完,一人一蝙蝠就這麼被一團火光包圍後消失在原地。

  「什麼啊那傢伙……」
  「咕……」在鈴還在抱怨的同時,黑犬就這麼撲了上來。


  「呼、好危險……」解決了黑犬,四人看著被打敗後就直接消失的黑犬的位置一眼後繼續朝著法爾所告知的方向前進。


  「是懸崖!」鈴驚恐的看著眼前的懸崖。
  「這邊似乎只能飛過去了呢。」鞥葉望著懸崖下方說……怎麼想這麼高的懸崖跳下去都會出人命的。
  鈴立刻抓住瑞雪的衣服,俏皮的眨起一隻眼睛看著對方,「瑞雪~」
  「知道了知道了……」

  剛回答完,一個巨大的震動再度從地面傳來。
  「從剛剛開始就不停有震動啊,」心理的不安感越來越重,「到底發生什麼了……」
  
  看著瑞雪的臉,鈴抓住瑞雪的手臂說:「回去吧!」
  「喔~」緋雨應了一聲後讓身後的頭髮製的翅膀張開,率先飛了起來。


  四周看不見半個人影,只有大大小小的石塊存在。
  悠爾身上染著自己的鮮血,躲在其中一塊巨石後面。

  「……」躲藏的同時檢查著自己的傷勢,雖然看著地面上那一大片的血跡就知道傷勢不輕了,「什麼啊那傢伙……難道……」

  「一直逃跑太無趣了。」伴隨著少年的聲音,有著天藍色髮的身影突然出現在眼前。

  「……!」


  「呀啊啊啊啊!」火紅的天空中傳來的鈴的慘叫聲,「好可怕好可怕!高的地方好可怕啊——!」被瑞雪背著的鈴緊緊抱著對方。
  「只是飛越山崖間而已,冷靜點。」
  「不要啊!不要!」鈴顯然沒辦法像瑞雪說的一樣冷靜下來。
  「安靜點!要是被發現怎麼辦!」
  於是鈴稍微安靜了下來……

  緋雨眨了眨眼睛,飛在兩人身後補了一刀,「姆、要飛更高一點嗎?」
  「哇啊啊啊——!」於是好不容易安靜下來的鈴再度發處慘叫聲。

  「要是被發現了的話會怎樣?」鞥葉害怕的問著瑞雪。
  而回答的人並不是瑞雪,緋雨天真的笑著說:「會死。」
  「唉!」

  「哇啊啊啊啊……嗯?」叫到一半,鈴突然停了下來,瑞雪看著前方,覺得奇怪的問鈴發生什麼事情。
  鈴手指著一旁的一抹紅色身影示意幾人看過去,「看、在那邊!剛才逃走的紅色衣服的男孩子!」
  「真的耶……」鞥葉看向鈴指的方向後,仔細一看確實是艾暮塔,「在做什麼呢?」
  「不知道,」瑞雪轉頭看回前方,稍微加快飛行的速度,「總之在不被發現的前提下降落吧。」
  「喔~」


  『荒地——這荒蕪的大地,有的只是枯木和骨頭。』荒地中的牌子這樣寫著。

  「啊——就是啊,雖然我不知道是誰啦。」寇銳隨性的跟艾暮塔說著炎之惡魔的世界中發生的事情,「有兩隻奇怪的東西突然就跑進來了。」

  「嘿……」艾暮塔聽完寇銳的報告後說,「炎斯奇即時來了真是太好了。」
  「嘛、差不多啦。」

  「嗯、不要緊!我會把他好好抓住的!」
  「那加油啦。」寇銳說完,跟著一團火焰消失在原處。

  剛答應完寇銳事情的艾暮塔想到了某件事情,轉頭跟一旁的炎之蝙蝠說話:「啊,可是……剛剛那四個人Pochi把他們全部吃掉了嗎?」Pochi是黑犬的名字。

  在炎之蝙蝠還沒回答自己,應該說根本不會回答自己……前,艾暮塔首先得出結論,「Pochi飯量少,一定吃不完的!」所以一定還會剩下幾隻!

  
  鈴她們在降落到這個地方後,走在路上完全看不到其他的生物或是綠意盎然的植物,有的只有已經枯掉的數目已及滿地的動物骨頭,確實與牌子上寫的一樣。

  「有了有了。」艾暮塔看著找到的白色石頭,一個火焰就把石頭燒成灰燼,「ok!」說完,還轉頭看向炎之蝙蝠仔細詢問,「沒有剩下的吧?沒有吧!應該沒有的!」就算對方會回答,也完全不給對方回答的機會。

  「等等啊喂!」從後面追上來的四人,鈴首先開口叫道,「找到了——!」鈴露出像是鬼抓人時,抓到最後一人時的開心表情。
  
  轉過頭來,正好看到應該要被自己寵物給吃掉到四人,艾暮塔露出些微驚訝的表情,「啊?妳們怎麼會在這裡?殺掉Pochi了是嗎?」
  「姆、正是——!」緋雨舉起手,帶著燦笑高聲回答。

  「糟了……你!」艾暮塔指著炎之蝙蝠下令,「快去通知寇銳。」
  「……」炎之蝙蝠沒有回答,但在艾暮塔的命令落下的那一刻就順間消失了。

  看到炎之蝙蝠聽令的離開,艾暮塔轉頭生氣的看著四人,「真是的——不要阻礙我們!」
  「你們的目的是什麼?」無視於對方說的,瑞雪此刻冷靜的問著艾暮塔。
  「啊?父親大人當然是為了要奪取這個世界魔王的力量才來到這裡的啊!」艾暮塔理所當然的回答。

  ……似乎把計畫曝露了?

  看著幾人露出驚恐的表情,艾暮塔急忙說:「啊、這是不能說出去的事情!剛、剛才的妳們當做沒聽到吧!」
  「沒用的!鈴鈴已經聽的一清二楚了!」鈴推了下眼鏡說。
  「啊——會被父親大人責備的!」
  「不會讓你們隨心所欲!」鈴眨起一隻眼睛說。

  「……」艾暮塔沉默了一下後發出了微弱的笑聲,「這樣的話……就讓我來把妳們在此殺掉吧!殺人滅口!」艾暮塔笑彎的嘴角漏出一些火燄。

*分歧點—BAD END 2 Happy拷問

  「什麼?就只有這種程度?真是遺憾。」


  「咕……嗚嗚……」鈴緩緩的張開眼睛,對於那因為醒過來而撲鼻而來的腥臭味而感到刺鼻,不停的眨著眼睛讓自己習慣突然的光明。

  但或許不要習慣會比較好。
  鈴看到眼前的景象頓時愣住,明顯反應不過來。

  眼前的是滿地的血紅、碎肉,滿身染著鮮血並且背對著自己的艾暮塔,以及倒在地上明顯已經失去生命的奇怪生物……看起來似乎有點像她們灰色村中某個商店的店員。

  察覺到聲音的艾暮塔轉過身來,臉上也印著不少的血,看起來並不是他的,而是濺上去的。他看到鈴張開的眼睛後靠近了鈴一步,「啊,終於醒過來了呢?」

  「……唉?」鈴混亂的腦袋慢慢的冷靜下來,慢慢的反應過來的同時也發現了這裡是哪裡,這裡是之前曾經待過的,炎之魔界的牢房,而她現在被回來了……但是,其他人呢?

  「那些傢伙們明明那麼吵,你還真是悠閒啊~」艾暮塔稍微抹掉臉上的鮮血,以悠閒的語氣跟鈴對話。
  「唉、怎麼……會?為什麼……?為什麼鈴的手……」
  「嗯?看來妳還沒完全理解現況呢。」

  「啊、對了。」艾暮塔突然露出壞笑,伸手讓指著滿地的血跟碎肉,讓剛才從臉上抹下來的鮮血從手指低落到地面上與地上的血溶合,「地上的那些肉塊啊……」

  稍微的停頓了一下,臉上的笑容似乎更燦爛了。

  「……是妳的,朋友。」

  「……」鈴把視線緩緩的從艾暮塔的手向下移到地面。
  而艾暮塔則是漏出看好戲的眼神,看來這就是留下鈴一個人睡著的原因。

  「嗚、唉?」終於了解了艾暮塔所說的話,鈴不敢相信的、斷斷續續的開口:「不、是吧……?」
  「是真的喔~」

  「咦?不、不要……」清澈的淚水緩緩的從鈴的眼框中留下,滑過臉頰,「不要,不要……!」
  「嗚呼呼~很好~感覺真不錯呢~」艾暮塔看著鈴的表情,愉悅的笑著。

  「不要……不要啊啊啊——!」淚水止不住的越流越多,而艾暮塔的笑聲也從耳邊傳來,「啊哈哈哈!很好、我好久沒有這麼高興了!」

  像是想起了剛才發生的事情,艾暮塔笑著跟鈴聊天,「特別是那個天使啊~失聲痛哭的喊著妳的名字呢!好奇怪啊~哈哈哈、有趣,太有趣了!」

  「怎麼……怎麼……瑞雪?鞥葉?緋雨?」
  「然後啊,是妳喔,因為妳是最吵的……」艾暮塔一邊說一邊緩緩的走近鈴,「所以要留在最後!」
  
  鈴開始掙扎著,「不要!給我解開這個——!不要啊啊——!」
  
  一步。

  「不要……嗚啊啊啊!」

  兩步。

  看著對方更靠近了,鈴害怕的表情感覺更加濃烈,「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啊——!」
  「我才不要呢~」

  三步。

  最近的距離,艾暮塔拿起放在一旁的『工具』,「看我的~」
  「咳……!」隨著下手的那一刻,一抹鮮紅從鈴的口中噴了出來。
  
  「啊哈哈哈哈!」


  咬著口中的肉,不顧嘴角上沾染到到鮮血,那散在口中的血味反而令人感到無盡的美味,艾暮塔將口中的肉給吞下。

  「美味~」




  後記:

  (愉悅模式中)(誰來把這傢伙拖走#

  啊雖然描寫的不怎樣但還是令人感到無盡的愉悅啊因為腦中有畫面(ㄍ#
  話說這樣仔細一看是鈴跟艾暮塔耶……這樣好嗎小艾(#

  寫到法爾吐血了……我開始對我後來會寫到吐血組這點表示驚恐(所以說誰叫你要挑非夜#

  *原著海底囚人的灰色庭園~本篇是將角色帶入的劇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8702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銀雪|夜暮之曲|S.N.T|灰庭版本

留言共 8 篇留言

烈鎌克斯
銀雪填坑了?!對了銀雪。烈烈這邊有新公會哦?(喂#

03-24 17:27

銀雪
對我填坑了!我也知道有新公會OWO暫時沒有打算入喔#03-24 17:33
烈鎌克斯
暫時啊?(邪笑望(喂#))

03-24 17:35

銀雪
基本上我的暫時會是很長一段時間或是不想入OWO#03-24 18:21
無色琉璃鳥
喔喔喔喔看的超級爽!
小艾喔XDDDDDD就
小艾:之後去跟鈴說對不起吧?呃....雖然是劇情需要不過這樣感覺很不好...打電話好了,還是親自去找她?((無限碎碎念中XD

03-24 17:41

銀雪
我表示我寫的也超愉悅(看的出來
碎碎念XDDDD很好我原本打算寫十章就一篇的小劇場有來源了(等等#
小艾你看看樓下小德莫說的話(笑你(不#03-24 18:22
彌修&德莫
…………鈴會對小艾產生陰影的。(欸#

03-24 18:10

銀雪
居然WWWWWWWWWWWWWWWWWWWW(狂笑(沒品#03-24 18:22
無色琉璃鳥
小劇場XDDD來吧!!!!!!
小艾現在的表情就是OAO
然後為表歉意,就會隨便給鈴抱和闖浴室XD

03-24 18:25

銀雪
看看我寫不寫的出來#(會把這十章的幕後劇情小短篇那樣#就跟小德莫的大海原那樣w
笑你(被打死#
等等闖浴室XDDDDDD原來是這樣表達歉意的(筆記(不要#03-24 18:28
無色琉璃鳥
因為鈴會闖小艾的浴室嘛......平常是會被趕出去((p.s.這是長大的小艾
然後小小艾的話...只能買巧克力了吧((聳肩

03-24 18:30

銀雪
XDDDDD買巧克力跟闖浴室通通來(不對啦寫不到那裡#(這裡的小劇場我差不多想好了#03-24 18:33
無色琉璃鳥
哈哈哈哈XDDD都來都來~~((被打
喔喔我會期待的~~

03-24 18:35

銀雪
總之就是各種幕後各種亂塞#
感謝小蒼狼期待WWWW(望著無盡的坑(不#03-24 18:38
彌修&德莫
鈴好一陣看見艾暮塔就會這樣:「…………嗚哇QQQQ對、對不起,鈴會乖乖的不要吃掉人家QQQQQQ」(#

03-24 18:39

銀雪
遭、糟糕好好玩XDDDD(被殺死#03-24 18: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A2709181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SilverCarni... 後一篇:【賀圖】恭喜烈鐮克斯破1...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er227942914兔兔
【貓咪學園】遊戲製作團隊,製作徵才!徵繪師喔!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424656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0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