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箱庭の世界】短篇故事 - 克里斯 - 旅程的起始點

作者:千羽紅夜│2015-03-24 11:57:49│贊助:4│人氣:99

我躺在草地上,取出了原本靜置在『白鳩』握柄內的彈夾,稍微看了一下剩餘的子彈數量。
裡頭的子彈還有大概十四發,雖然不是非常的充足,卻也佔了總量的五分之二。
若要對付一般軍用的魔獸已經綽綽有餘,只要對方不要派出巨型裝甲獸來對付我們就好......。

「......里斯?」

再抽出槍套內的『龍牙』,這把以父親的牙齒鑄造出來的槍械。比起『白鳩』的光潔亮麗,
它上面已經佈滿了滿滿的傷痕,彷彿如同父親一般久戰沙場。
然而,上頭的每道傷痕雖然有深有淺,卻沒有一道影響到內部子彈的發射;
父親的牙齒之堅硬,讓我在不少爭戰中逃過死劫。

但,我卻沒辦法尊敬將我這種『不詳的血緣』帶到世界上的父親。
也無法原諒他將我安排到母親身邊,連累她受到龍族的譴責。

「......克里斯!」叫喚著我的聲音,逐漸大了起來,也把我的思緒喊了回來。

「啊.......愛希雅。」我微微抬起頭,看著眼前雙手插腰的女孩,並將兩把槍收回槍套內。

「叫你好幾聲了,你都沒聽到嗎?」

「好像......沒有?話說回來,你站那麼近,內褲都被我看的一清二楚喔。」毫無遮掩般,我保持原本的姿勢,大剌剌的欣賞女孩的裙底風光。

少女聞言急忙壓下長長的裙擺,露出羞澀的神情退後幾步。然而,卻在幾秒後逞強的說道:
「反正又不是沒看過!我還怕你看嗎?!」那漲紅著臉道出與神情不符話語的態度,可愛極了。

我聞言,突然轉過身子,拉住她的手便往自己的方向拖。
她只來得及發出一聲驚呼,便已經被我拉到自己懷中,兩人的臉只剩下不到毫米的距離。

「既然如此......讓我再看個夠吧?」一面輕撫她青綠色的長髮,我肆無忌憚的嗅著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獨特青草香。

「哎唷......不要玩了啦......。」雖然如此說道,但是她沒有任何掙扎的舉動,只是任由我抱在懷裡,反而將羞紅未退去的臉埋進我的懷中。我沒有理會她語言的抗議,依照以往的慣例,繼續輕吻著粉嫩的臉頰。

啾。

「......等一下、好癢啦......!」

啾。

「哎唷.....嘻......等......哈哈......有魔.......呼嘻!」

啾。

「哎......我叫你等一下!!」突然一股強勢的力道硬生生把我推開,讓我的後腦勺與大地來了個超親熱的激吻,讓我感到一陣頭昏眼花。

彷彿是感覺到自己做的太過頭,在看到我痛苦的表情後,她掩著嘴問道:
「呀......對不起,你沒事吧?」

搖了搖頭,我撫摸了幾下自己受到重擊的頭顱,才終於從那種氣氛中脫離。
「很疼........。」

「哎呀,誰叫你。魔族的腳步聲都接近了,還玩。」看見我似乎沒什麼異狀,愛希雅才說出原本想告知的話。

「有魔族?」

「對......風告訴我的,還說聽到了龍翼拍打的聲音。」

「......是元老團派來的嗎?」我坐起了身子,輕輕抱著她問道。
這次她沒有任何抗拒,任由我抱著,在我的耳邊輕語回答:「是紅龍,風這麼說著。」



一面在樹林裡狂奔著,克里斯抽出了兩把武器。
在他的頭上,飛翔著一頭碧綠色的巨龍,與他持續保持著距離。

「愛希雅!接下來呢?」

“繼續往前!還有你的七點半鐘方向!”
足以震盪心靈的聲音從他的腦中響起,他瞬間將左臂伸向左後方,頭也沒回便扣下了板機。
子彈劃破氣流飛了出去,帶著一條長長的硝煙。

幾乎是同一時間,那一頭發出了某種獸類的慘叫聲、以及沉重的物體落地的聲音。

“大小姐,請快停下!你是在違反長老們的命令!”

“告訴爸爸,我不會回去的!”面對同樣是震耳欲聾的巨大咆嘯,愛希雅也不惶多讓,吼了回去。

“大小姐、大小姐!......礙事!可惡的魔族,先滅了你們!”這句話剛落下句點,後方便傳來巨大的轟響聲,熱氣參雜著火星點亮了整個夜空,龍族與魔族展開了小規模的戰鬥。

眼見機不可失,愛希雅立即指示著克里斯離開森林的範圍。很快的,被火焰熊熊燃燒的森林已經成為背後微小的亮點。

碧綠色的巨龍見到克里斯轉向躲入巨岩後方,自己也跟著降落下來,
巨大的型體發出微弱的光芒並縮小,不一會兒已經恢復了人型。

稍微拍了拍染上些許塵埃的長裙,她靜靜的貼在仍探頭觀察森林那邊動向的克里斯身邊。

「......謝謝你。」克里斯沒有回頭,仍舊緊握著雙槍,任由愛希雅攬著自己的手臂。

「我既然決定跟在你身邊,這一切就是我甘心承受的。」

「希妮亞應該也很生氣吧,我們這兩個野孩子就這樣跑了。」帶著苦笑,克里斯說道。他的腦海裡甚至能夠浮現出那位『姐姐』一手插著腰、一手拿著細細的棍子,表情雖然嚴肅,卻稚氣未脫的臉龐。

「你會擔心這個?姐姐在生氣的時候也感覺不到你會怕嘛!」

「沒辦法,誰叫他打人真的很不痛,我也不是以前的小孩子了。」回憶起以前的時光,他們在十歲之前曾經一同玩樂、相識的場景,克里斯不禁露出笑容。
又想起如今,這些美夢卻因為自己的血緣而完全的破碎,他又皺起了眉頭。

「我是不是不應該出生在這個世界上......?」他的雙手垂了下來,喃喃自語道。沒想到這個時候愛希雅突然咬著下唇,站到他的面前,舉起了右手──
「別別別!我開玩笑的!」

「說好不說這個話題的,你欠揍。」作勢要來個耳光的右手沒有揮下去,只是在克里斯的眼前游移,似乎想找個沒有阻礙的空隙。

幾次來回之後,克里斯索性衝上前去,將她抱了起來,靠在她的耳邊說到:「好啦......不說就不說了嘛。我們是不是應該先離開這裡呢?」

「哼。」嘟起嘴,愛希雅沒有反駁,可愛的模樣讓他再度興起立即擁吻眼前女孩的衝動。
但是這節骨眼上是不太適合的,畢竟無論是魔族或是紅龍都有可能立即找到他們。

將愛希雅重新放回地面,他輕輕的磨擦了一下女孩的鼻尖後,回頭縱身躍上巨岩,並攀附在上面,躍上更高的岩頂。

前方是仍在熊熊燃燒的森林,仍看得見有幾道巨大的黑影被渺小的影子糾纏著,不時不時傳出爆炸的聲響。後方是一整片巨石堆,在串聯的石頭間彷彿有看到一點點的亮光。

依距離與規模來看,像是一個小村莊......。

龍族不能輕易的現身在人類面前,這已經是不成文的規定,唯有重大事件時才能波及人類的範圍。單純只是追緝一個混血兒還不足以讓這些高傲的龍族放下身段,尋求一般人類的協助。

在確認完方位之後,他從巨岩上一躍直下。在落地的前一刻,愛希雅舉起了手,他立即被一陣溫柔的風接住,慢慢的降落了下來。

「前面大概四千公尺的地方好像有村落。」

「要過去看看?不過......我就不能再變回龍體了。」

「有差嗎?嘿咻~」

「呀啊!?」突然被克里斯打橫抱了起來,愛希雅發出一陣驚呼。

「就這樣過去吧。」說完,他拔腿狂奔了起來。

「一定、要、這麼、高調嗎?!」

「怎麼?我的未婚妻可沒有醜到不敢公諸於世。」他淡淡的回答道。愛希雅聞言又再度羞紅了臉,將雙頰深深的塞入克里斯的懷中。



「有沒有比較偏僻的房間?」打開上面寫著“HOTEL”建築的大門,克里斯將愛希雅放了下來。
但是因為從入村開始到現在就一直遭受到所有居民注目禮的關係,愛希雅仍捨不得他胸膛良好的遮掩性。

櫃台的中年人看了看他們兩人,放下了正在抄寫紀錄的筆:「又是冒險者嗎?還是旅行者夫妻?無論如何,請客人保證不要在小店裡鬧事,我們這裡已經經不起摧殘了。」

看了看環繞四周已經充滿裂縫的牆壁,克里斯聳了聳肩。

「請出示您的證件。」中年人說道。

「給,還有,這顆玩意兒是在路上撿到的,看能住多久吧。」克里斯從口袋掏出身份證以及一顆藍寶石,扔在櫃台上。

中年男子見到這顆晶瑩剔透的純藍色寶石,原本灰暗的雙眼頓時閃出亮光。
但不愧是生意人,立即又整肅起表情,拿起身分證抄寫起來:
「客人想離開這裡時告知我們一聲就行了,如果想要任何飲食,也可以隨時打電話下來向我們告知。另外......不知道客人需不需要保險套?」

「......」

「不用、不用!房間在哪裡?!我要上去了啦!」愛希雅聞言立即驚呼出聲,在奪過中年人放置在櫃台上的鑰匙之後,羞紅著臉,奔向電梯的方向。

「客人,無論如何請盡量小聲一點,不要打擾到其他的客人了。還有......如果需要租借“玩具”,我這裡也有服務的」中年男子推了推眼鏡,眼中閃爍出一陣淫穢的神色.....。


「那個人類在想什麼呀.......」愛希雅嘆了一口大氣,躺倒在軟綿綿的床上。

克里斯走向落地窗前,悄悄勾開窗簾,卻只能看到一片寂靜的夜空,以及昏暗的街景。

「我們看起來不像情侶嗎?反正人類不就是那回事?」

「厄......哎、不管你了,我要去洗澡!」無法反駁,愛希雅一臉羞澀的跳下床,走進浴室。

「不一起洗?」

「噫──!」她從浴室探出頭,對克里斯吐出粉舌,然後關上了門。

克里斯聳肩,露出無奈的表情,在脫下沾滿灰塵的大衣之後,稍微甩淨,並將之披在化妝台的椅子上。
接著、卸下槍套,放在床頭櫃,然後脫下鞋子。

在安心的躺在床上後,發現自己身為人類那部份的身體已經開始向他抗議,讓他一陣疲勞感升起。

......這已經是第幾年了呢?自從離開龍島之後。

他的腦中,開始慢慢的運轉,回憶起年少時的記憶。



「滾出去!!」芸絲帶著憤怒甩上大門,力道之大甚至差點讓門就這樣掉了下來。

“請您好好想想,不要讓龍族的憤怒波及到人類的世界。” 被毫不客氣撂出門外的訪客,在給予這句話後,傳出了逐漸遠去的腳步聲。

「可惡......要是親愛的還在的話,你們哪敢這樣胡作非為......。」芸絲頂著門,從他的眼中微微泛出了淚光。

「媽媽,那些人又來了嗎?」克里斯從客廳探出了頭。

「嗯......不過你不必害怕,就算是那些臭蜥蝪,若要一起挑戰我們兩個,都要承受那代價的。」回過頭時,芸絲眼中的淚水已經消失殆盡,彷彿未曾發生過這件事一樣。

「不過,我倒是想藉機試試自己的實力到底成長到了什麼地步。」克里斯的眼中發出了銳利的光芒,雖然這種現象並不適合出現出現在一個年僅十四歲的少年眼中。

「你是我教過最有資質的學生......廢話,你是我兒子嘛。你現在的實力早就超過我了。」芸絲毫不掩飾的說道,走上前去,摸亂了克里斯原本就雜亂的短髮。

「媽媽,別這樣啊.....不過話又說回來,你罵他們臭蜥蝪,不就連老爸也跟著罵到了?」克里斯努力抵抗著,卻不敢施加太大的力量,如今的他已經有許多遺傳自父親的血統,力量也比起一般人還大上數倍有餘,就怕險些傷到了自己的母親。

「啊.....對喔。不過你父親才是真正正統的龍族,其他的巨龍都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身為守護者的智慧都沒有。」

「我覺得老爸他也是一樣.......」克里斯邊整理著被摸到像亂草的頭髮,一邊以母親無法聽見的音量喃喃自語著。

「對了,午餐你打算吃什麼?昨天抓來的山野豬如何?」

「嗯.....不過,媽媽這次別再烤焦了,我不想吃黑餅乾。」克里斯邊應答道,卻在芸絲打算拿起掃把之前,迅速的關起了電視,閃出了客廳。

「你這臭小子。你以為我在生你之前是做過幾次菜?」芸絲沒有追上前,只是咬著牙罵道。

「但是媽媽你也烤焦過好幾頭我抓來的豬了......」

「你這臭小子,是因為好幾年沒被我打了,皮癢了是不?!」芸絲罵道,這次真的卯了起來,拿著掃把就要走向二樓。

在此時,電鈴卻又再度響了起來。

剎那間,芸絲放下了掃把,邊走向門口,邊從鞋櫃下抽出了一把自動手槍。
同時,克里斯也從樓上跑了回來,只是右手也同時多了一把左輪。

「好樣的......你們就是講不聽是吧?」就當芸絲用槍指著門,氣沖沖的將門打開時,突然一道青綠色的身影從門前閃過,將她撲倒在地。

「芸絲阿姨!!好久不見!!我終於找到你們了!!」

「你們當我的祖母都可以了......阿你個......給我滾開!!」芸絲使盡全力推開了那個女孩,卻在看清來者的面目時驚呼出聲:「你是.......愛希雅嗎?」

「對啊~芸絲阿姨!」愛希雅擺出了明亮的笑容,卻被芸絲敲了個響頭。

「叫、姐、姐!我在小時候就糾正過你了!」

「哎唷.......芸絲姐姐。」摸著被敲痛的部位,愛希雅吐出了舌頭。

看著愛希雅稚氣未脫的臉龐,芸絲終究忍俊不住,再度將她擁入懷中:
「好久不見了....看到你平安,真好。」

克里斯無言的看著眼前的景象,帶著笑容替母親關上大門。
沒想到就在此時.......。

「笨蛋,好久不見!」愛希雅突然也抓住克里斯的手,將他拉了下來,加入擁抱的行列。

「等等等等~!笨、笨蛋!住手啊~!」被四團柔軟肉球(?)所包圍的克里斯未曾有這樣的經過,羞紅著臉掙扎著.....。



「啊?所以你是自己偷跑出來的?!」芸絲一邊聽著愛希雅敘述自己的經過,放下咖啡的手瞬間抖了一下,差點脫手而出。然而,那杯無辜的熱飲仍舊逃脫不了濺灑到桌上的命運。

「對啊,我暫時不想回去,想先住在你們這裡,可以嗎?」

「當然可以呀。不過,這樣你爸爸不會擔心嗎?」

「才不會呢!他只擔心自己的族長位置還能坐多久,都把我丟給希妮亞姐姐照顧。」

「這樣啊.........。」芸絲聞言沒在多問,畢竟每個人的家庭情形都不盡相同。

「.......我去拿抹布。」克里斯想藉機起身,但是愛希雅卻牢固的佔據了他的大腿,不讓他起來。

「不管,你現在是我的椅子,給我好好坐著。」愛希雅邊說道,手指一轉,頓時桌中刮起一道極微型的旋風,瞬間將桌上濺灑的咖啡捲了起來,在漸漸摩擦、加熱的空氣中慢慢蒸發、消失。

「哇,愛希雅,這超方便的,能不能教教姐姐?」芸絲目瞪口呆的看著愛希雅的動作,擺出了羨慕的神情。

「這.....不是不行......只是因為我長大後就知道了,也不知道怎麼教.......。」聽到這個要求,她愣了半惝。

「啊,我真是的,都忘了你們天生就有跟元素溝通的能力。」

「等等,你們在繼續聊下去之前,可以先讓我起來嗎?」克里斯聽著兩個女人談笑風生,臉上也多了數條黑線。現在的他,滿腦子都在思念著自己房間內的個人電腦。

「不行。你是我的椅子。」

「那邊明明就有空位,你怎麼不過去呀?」

「你坐起來比較舒服,不行嗎?」

「...................媽!」有理講不通,克里斯向芸絲投注了求助的眼神。

「臭小子,有多少男生羨慕死你,你還不好好珍惜。」

說來也是,畢竟現在的愛希雅長大了,雖然臉上仍保留許多稚嫩的氣息,
但以人類的標準而言,她的資色已經足以壓過絕大部份的模特兒。
而且,即使還未成年,少女的身材仍舊慢慢成長著,前凸後翹,漸漸的婀娜多姿起來。

不過,也是這樣他才感到不妙,畢竟有個妙齡少女坐在自己的腿上,自幼小時便對人類世界耳濡目染的克里斯自然會升起情慾;加上擁有半個人類的血統,該有的生理現象還是會有的。

「對啊!你該感到慶幸耶!族裡很多人都想偷偷接近我,雖然後來都放棄了。」愛希雅也附和著芸絲所說的話。

「啊?為什麼?」

「因為希妮亞姐姐超級兇的,每次看到有男生想靠近,都會直接用水炮把他們轟出去。而且我也會偷偷放一點風刃在水炮裡面.....」

「有必要這樣嗎?!」克里斯驚呼道,那樣的威力都可以輕鬆幹掉一頭大象了,對自己人用這樣的攻擊......沒問題嗎?

「你笨死了。」

「對,笨兒子。」芸絲從小就了解愛希雅的心意,跟著罵道。

然而克里斯卻有苦說不出,只能歪著頭,流下冤枉的淚水.......。



自愛希雅到此,已經過了數年,很意外的,在這幾年龍族的訪客並沒有再度到來,
就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而她活潑的個性,即使沒告訴其他人她身為龍族的身份,
卻也讓自己快速的融入他們所在的人類圈,甚至與克里斯一同接受了成年禮的儀式。

在一同生活的期間,克里斯也漸漸地對這名少女產生愛戀,
並在母親的贊成下與愛希雅開始交往,甚至私訂了終身。

這件事甚至捲起了他們生活圈內不小的風波,但是大家見到這兩個人出雙入對、
如膠似漆的行為,也只能給予滿滿的祝福。

但是,也引起了許多同齡少年的不滿。
芸絲看在眼裡,心中也逐漸升起不詳的預感。

彷彿是在驗證自己的猜測一般,在成年禮過後半年,暴風雨提早降臨了....。

「又是你們,這次那麼多人來幹嘛?是想鬧起人類與龍族的紛爭是嗎?」面對門口那一堆皆用著斗篷遮住全身的人們,芸絲手持著槍,毫不客氣的說道。

“不,長老有交待,無論如何不得傷害人類,也不能在人前顯出龍族的身份。”

「那你們又想幹嘛?你們明知道我不可能交出他的。」

“但是長老卻沒有說『不可以』用強硬的方式把他搜出來。”

「!」芸絲聞言才想舉起槍,卻發現自己的手已經被對方伸出來的手給牢牢抓住。

“給我搜!把整棟房子搜遍了也要把那孽種找出來!”

「可惡!放開我!你這混帳蜥蝪!」看著那群人走過自己身邊,闖進了自己的家園,芸絲不管三七二十一扣下了板機。

子彈打在那人的腳上,竟然造成了跳彈,射穿了那個人的斗篷連帽。

“你就安份點,等我們把房子搜遍,自然會放開你。”很神奇的,在外面的人彷彿是沒看到這個景象一樣,甚至也沒有半點好奇的眼神注視著他們。

“沒用的,這裡已經被我們佈下結界。這次竟然連族長的女兒都敢藏匿,人類,你還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嗎?”彷彿是感受到芸絲的目光,那個人主動解答了疑問。

「可惡、畜牲、王八蛋!」手被制住的現在,芸絲只能努力掙扎,但人類的力量在龍族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只能眼睜睜看著背後的龍族翻箱倒櫃的找尋著那兩人。

「給我放開我媽媽!」突然間,一隻手抓住了那個人的脖子。

「你們兩個怎麼還在這裡?!」

“孽種,你終於出現了。現在就跟我們回去接受族長的制......厄.......你怎麼會有....這種....力量?!”

「雖然我很不願意承認,但是你難道不知道我那個混帳老爸是黑暗龍嗎?」克里斯說道,加重了握力,從那個人的頸部漸漸傳來了骨頭的哀號。

“可惡......你這個........”那個人只感到一陣頭暈目眩、呼吸困難,放開了芸絲的手,轉為對抗克里斯的力道。

愛希雅見狀,立即上前查看芸絲的手,上頭已經被捏出了一道不小的瘀青。

「裡面的人給我聽著!通通給我滾出來!」隨即,克里斯朝著房子內大吼。

沒多久之後,闖入屋內搜索的龍族們魚貫而出,在看到克里斯的行為後紛紛退了開來。

「在十秒內解開結界,並在人類的面前消失,否則我就在你們眼前把這個傢伙的脖子擰斷!」

“孽種,你有膽的就面對龍族的榮耀出來面對,不要挾持人質!”

「我不是你們龍族,有什麼必要像你們一樣遵守那愚蠢的榮耀?」隨即,克里斯補充道:「還剩五秒。」
他再度加重了手中的力道,那個人的臉色也由白轉紫,眼看就要失去生氣。

“可惡,解!” 後頭的人見狀,破除了結界,他們的行為也暴露於群眾之中。

沒多久之後,便引來了將近百人的關切,甚至連警察的鳴笛聲也在不久後響了起來,由遠而近。

克里斯見狀,放開了那個人:「現在給我滾,不然我就洩露你們的身份。」

“.......咳、咳!我們走。”那個人原本還想要下狠招,但在看到週邊的人類後打消了這個念頭。

待那些人遠去後,克里斯才安撫了圍觀的群眾,並與其他兩人一起回到家中。

「媽媽,有事要跟你說。」

「臭小子,你想離開了是嗎?」芸絲摸了摸自己瘀青的手,看出了克里斯的意圖。

「.......我不能再繼續待在這裡了。」

「芸絲姐姐,克里斯也是為了您.....。」愛希雅也跟著幫腔道。

「兩個小鬼頭長大了....是該出去見見世面了,就跟我小時候一樣。」芸絲低著頭思考了一會兒。突然,她站了起來,從一龐的櫃子裡拿出了一瓶上面仍沾有泥土的黑色瓶子。

「小鬼們,陪我喝一杯吧?當做是你們長大後,媽媽給你們的最後一份禮物。」不等他們同意,她便拿出了三個杯子,朝裡面斟滿了酒。

「但是......媽媽,這個酒不是你以前還在冒險時找到的很烈的酒?」

「對啊....芸絲姐姐,你不是說人類根本沒辦法承受一杯酒的量?」

「我就是要買醉不行嗎?等我喝掛了你們才準走,我知道就你們兩個人的體質,這一杯根本算不了什麼。」面對兩位剛成年孩子的擔心,芸絲的眼框已經逐漸濕潤起來。

「............怎麼辦?」愛希雅向克里斯問道。

「喝吧。」克里斯隨口應道,拿起了杯子。

「為兩個臭小鬼的旅途乾杯。」

「媽(芸絲姐姐),......請你要保重。」

「臭小鬼,偶爾也要回來這裡看看自己家,知不知道?不要像我一樣一去就沒再回來了!」芸絲假作乾脆的說道,卻再也止不住眼框中的淚水,任由兩道熱流滑過臉頰。為了掩飾自己的悲傷,他一口將杯子裡的酒一飲而盡,卻沒有聽到克里斯兩人的回答。

克里斯聞言,與愛希雅對視一眼,也將杯子裡的甘霖一飲而盡。


然而,在這之後,為了奔走四地,克里斯根本無暇回去。
只當作是繼承了自己的全部,芸絲也一個人渡過了餘生,卻也常自得其樂。

偶爾,會看見一名臉上有著刀疤的壯碩男性帶著一名擁有水藍長髮的少女進出於芸絲的家中,
並從家中傳出了芸絲開心歡愉的聲音,
似乎是見到了這裡的人僅略有耳聞、從未見面,其他的『家人』。

數十年後,傳奇女性冒險家的一生在平穩中畫下了句點,
但直到葬禮舉辦完畢,卻沒再看到過克里斯的身影。

然而,在葬禮上,那名帶著刀疤的男性與藍髮少女也一併出席,在棺前放聲大哭,
兩人的哭聲交錯著,彷若巨龍的悲鳴,令人亦跟著悲有心生。

但是,他們的外貌卻絲毫沒有受到歲月影響的痕跡,使芸絲的家庭關係蒙上了一層神秘。



克里斯─旅程的起始點 En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8684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球喵(雷喵)
(墨鏡)一千金。

04-01 20:45

千羽紅夜
感激~!04-01 20:4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legend01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克里斯 ─ 行動紀錄... 後一篇:【箱庭の世界】短篇故事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aiwan1998各位巴友
我需要更多朋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4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