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達人專欄] 【夜暮之曲】Normal End 2,悲傷的世界。

作者:追逐夢想的雲樹│2015-03-18 00:56:39│贊助:28│人氣:270
  ——當失散的半身又再度重逢,沒有喜悅、只有無盡的哀傷;所有的所有,不過是讓命運的齒輪瘋狂轉動罷了。
 
 
 
  少女睜開無神的眼眸,少了平時的天真爛漫,眼底只有嗜血的瘋狂。
  
  烏薩渚眼睜睜地看著她外貌驟變,潔淨的白髮像有意識一樣不斷飛舞、伸長,身著充滿星空夜色般的暗色禮服,卻又披戴鮮紅到不吉祥的披風。
  但奇怪的是,本來她漆黑、巨大又異樣的雙手,居然回復原樣了?
 
  「啊哈哈哈,果然還是有身體好呢。」
  而當那道聲音溢出,更讓烏薩渚感到驚訝。那當然不是伊可姆的聲音,但、也不是「魘」的聲音。
  ——那麼,是誰的聲音?
 
  「伊可姆,去哪裡了?」聲線顫抖地詢問道。
  面前的人兒卻是側著脖子,燦爛的笑容毫無溫度。
  「哈啊?你在問什麼呢?烏薩渚哥哥。」簡單地聳了個肩,語氣輕鬆地像是在回答一道再簡單不過的問題,「『伊可姆』就在這裡喔。」
 


 
  蔥白的指尖指著自己,瘋狂笑道:「我、就是、『伊可姆』喔。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灰暗的眼瞳滿意地將對方錯愕的表情收盡眼底。
 
  與此同時,少女的腳下泛出一波又一波的墨水撒滿地面,在那深淵的黑暗中,暗紅色的線條勾勒出繁複的陣式,赤紅的眼瞳開滿周遭。
  
  「……把伊可姆,還給我!」面對森冷的黑暗,烏薩渚提起雙刃,纖瘦的身軀開始滾起紅亮的岩漿。藉著摩擦熱氣,迅速衝向站立於黑暗中央的少女。
 
  欺至身下的他揮舞劍刃,但「伊可姆」卻是不慌不忙的空手擋住那些攻擊。
  「我都知道的喔,烏薩渚哥哥。」甚至還有餘力哧笑道:「你所有的攻擊動向,還有你所有的一切!」趁著對方攻擊的空隙,「伊可姆」忽地讓雙手變形成利爪,且瞬間在他手臂上劃出一道傷口。
 
  那抹刺痛連同身上的舊傷都開始發熱,烏薩渚感覺到有什麼東西不斷往自己的骨子鑽動著。
  「別太、得意了!」只是他連忙握緊刀刃,快速地揮出破空的聲響,成功傷到對方的腹部。不過在那一眨眼的時間,「伊可姆」徒手抓住他右手的劍刃,憤恨喊道:「不要以為殺了『我』就能結束一切!可恨的人類——!」
 
  用力揮開利爪,打算將烏薩渚的右臂斬斷。鏗鏘一聲,他及時將左手上的刀刃抵住攻擊,並用腳踹向少女流淌鮮血的腹部。
 
  少女再次睜開雙眼,只是沉穩的黑眸已轉化純白,細長的眼瞳一發不語地望著對方,嘴角噙著嘲諷。
  「……已經、來不及了嗎?」那人慘笑一聲,緊緊握緊刀刃。「伊可姆——到最後我還是救不了妳啊!」
 
  被踹開一段距離的「伊可姆」不怒反笑,「你想救她啊?」圍繞在她身邊的黑色粒子則開始附著在不斷滴血的腹部。「但是你知道嗎?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們一族咎由自取。」
 
  「呵呵呵,即使我跟魘是那麼的想保護你們,你們愚蠢的後人卻把我跟他視為妖魔、怪物!然後把我們封印在深不見光芒的洞窟裡面將近百年!」
  那些黑色粒子開始散發出灰色的光芒,逐一壟罩住「伊可姆」。而少女仰天,發出悲鳴,「現在我就要得到自由!除此之外,還要向你們族人復仇!唔啊啊啊啊啊——!」

  雙方一個蹬步,黑髮人兒欺至她的身下,舞動刀刃。砍到的卻是「伊可姆」的殘影。
 
  倒是往旁退開的「伊可姆」張開爪子又朝向烏薩渚衝過去。
  「不要阻饒我——!」抓準一瞬間的空隙,她狠狠地從烏薩渚的胸膛上抓下血痕,像是要撕裂對方一樣,不斷追擊。噴濺出來的血漬猶如花瓣,一朵朵綻放於大地。
 
  「伊可姆、伊,可姆……」他試著用刀刃抵擋在前防禦,順利的話,還可能順勢反擊。但對方是自己唯一的親人、他過去疼愛的妹妹。
 
  豈有將刀刃指向摯愛的道理?
 
  只能在對方發狂過後的一小段空檔時間拉開距離。同時不斷呼喚「伊可姆」的名字……哪怕喚醒她的機率微乎其微。
  卻一個疏忽,溜到他腳下的影子忽地竄起拽住烏薩渚那頭黑色的長髮,並將他拉倒在地。雖然試著把頭髮拉出來卻毫無效果……且對方又再度朝他奔馳。
  烏薩渚逼不得已將劍尖對準自己、劃下。
 
  沉黑的髮絲散落在地,也讓烏薩渚在千鈞一髮之際擋住「伊可姆」的利爪。
 
  總有空隙吧?總會有個空隙吧?給她致命一擊的空隙……
  可在他出手的瞬間,烏薩渚猶豫了。
 
  ——烏薩葛格。
 
  疑惑的黑眸緊緊盯著發狂的少女,那抹可憎的力量猶如十一年前一樣侵噬著自己的妹妹。
  「伊、可、姆。」他咬緊牙根,放下刀刃。任憑夢魘的力量纏住自己的手腳;即使知道自己會再次陷入惡夢也不怕,因為這十一年來,他早就對自己不堪的過去免疫了。
  「伊可姆,妳是伊可姆喔。」
 
  想起她天真的笑容,純真的話語。烏薩渚的劍尖早就無法往前推進,但是陷入瘋狂的「伊可姆」——
  選擇讓利爪穿過少年的胸膛。
 
  紛擾的世界,開始沉默。
 
  「我果然、下不了手啊。伊可姆……」他吃力地伸出手,掌心輕輕撫過少女不知何時,已爬滿淚水的臉龐。他悄聲吐出最後的話語,「活下去吧,伊可姆……我、可愛的,又傻氣的……最愛的妹妹。」
  搖搖欲墜的身子往後倒去。
 
  「……死了嗎?」她咧開嘴角,哈哈大笑著。好像她剛剛看完了世界上最好笑的鬧劇一樣,「死了呢,完全死透了啊!魘,這樣就再也不會有人妨礙我們了,對吧?哈哈哈哈哈哈!」
 
  「如此一來,我們就能一直活著。還可以順便殺了那些——?」
  正當「伊可姆」話才說到一半,卻突然覺得自己全身力氣像被抽走一樣。虛弱的她一個站不穩,跪倒在那具遺體旁邊。
 
  「魘?魘!你在做什麼?」慌張的「伊可姆」開始朝著自己大喊,因為她完全不理解這副身體怎麼會這樣?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在身體內部的……
 
  『夢,』沉穩的聲線在腦海中輕聲共鳴,『這不是我們所期盼的、也不是伊可姆想要的答案。』
 
  『妳忘了嗎?自私,與復仇,只會讓萬物變得醜惡。』
 
  「連你、連你都要背叛我嗎?為什麼連你都要背叛我!愚笨的弟弟——!」她仰天長叫,喊聲嘎然而止。
 
  『——妳變了。』
 
 
  緊接著少女突然倒抽一口氣,強烈的暈眩與頭痛讓她疼的哭出來,甚至開始乾嘔起來。等到她終於平定呼吸,才看清眼前的畫面。
 
  青年不離手的雙刃掉落在遠處或旁邊,他靛藍色的圍巾染上紅色的液體而讓顏色變得更加暗沉。還有些黑色的頭髮散在不遠處。
 
  還有還有,躺在血泊中、一動也不動的烏薩渚。
 
  「烏薩渚、葛格?」
  她張大嘴,呆愣地看著死狀悽慘的青年。
  「我又、傷了葛格……?葛格、烏薩葛格……死了?」望向自己滿手的血腥,又看向他胸口的窟窿,不敢置信,也不想相信。「不是、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
  ——烏薩渚葛格,一直都是很強、很強的。他不可能會死的呀?

  可是,烏薩渚死了。
  「全部都是,惡夢對吧?是惡夢吧!葛格……」情緒幾近崩潰的伊可姆緊緊抱住自己,盈滿淚水的黑眸緊緊盯著不會醒來的青年。薄唇微微顫抖,對著青年呼聲喊叫。
  但是他沒有任何回應。只是,安詳的、沉睡……

  「嗚哇啊啊啊——!」她跪倒在烏薩渚的身旁,不斷搖晃他失去體溫的身子。「醒過來、求求你醒過來!……這樣的、這樣的結果,不是我所追尋的答案啊!」
 
  豆大般的淚水不斷溢出,她抹掉、卻又掉的更兇。伊可姆現在什麼狀況都不曉得——怎麼自己一回神,烏薩渚就突然死了?唯一的親人死了,而且是被自己親手了結……
 
  「不,夢魘、如果是惡夢的話就讓我醒過來……如果只是場夢的話、只是場惡夢的話——」就在她哭喊的途中,突然想到什麼的少女,垂頭看著烏薩渚,又看看自己恢復原樣的雙手。
 
  「容器,新的容器……」低聲喃喃。
  她想到的是,將「夢魘」轉移到烏薩渚的身上。如此一來,「夢魘」就會自動修復「容器」的破損。
  那麼烏薩葛格……就會醒過來了吧?


  「以此身作為媒介,將之引出;以相同的血脈作為橋梁,將之轉移。」

  就在伊可姆開始低聲唱起古老言語的同時,她的胸口閃爍著黑光,繁複的花紋以那為中心不斷延展,穿梭至伊可姆全身。
  純黑色的石頭從少女的胸口穿透出來,漂浮在她的眼前,然後緩緩地、落入青年慘不忍睹的傷口裡面。
  接著,她雙手交疊在烏薩渚的胸口,輕輕覆蓋住。詠唱的聲音繼續響起——
 
  「我在此許下最後的『願望=夢』,」青年的周遭閃出銀色的陣式,「借萬物之力修復『容器』的所有損傷。而我所支付的代價是……」
 
  ——伊可姆、姆!
  ——不要哭了啦……
  ——葛格我會保護妳的。所以啦,妳什麼都不用怕唷!
 
  「——。」
  當最後一字從她的口中唱出,兩人的身周發出強烈的光芒。
 
 
  「希望你有個好夢,烏薩渚葛格。」


×  ×  ×
 
  短髮青年在床上悠悠轉醒。他覺得全身痠痛,好像自己睡了非常久一樣。
  坐起身,感覺周遭的一切如夢似幻。
 
  而他在意的是,自己做的那場非常、非常久的夢……
  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那場夢相當淒涼。
 
  臉上的淚痕,又是因為什麼呢……?
 
  青年完全沒有頭緒。
 
  「……烏、薩渚……」嬌小的金髮少年站在房門處,拔腿奔至床邊,「你終於醒來了!」
  喜悅的眼淚溢出他的眼眶。
  「琉夜,我怎麼了?」青年不解的問出口。
  「你被人發現昏倒在灰色地帶那裏,又整整睡了一個禮拜……你去那邊做什麼啊?」

  「……不知道。」他誠實的道出,微微側著頭,「可能是、任務吧?」
  
  且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些異樣。
  但是烏薩渚掩飾的很好,因為他不想要讓少年擔心自己。
  
  「你再休息一下吧,我去弄碗熱湯給你。」說完,少年便頭也不回的跑出房間。


  「……我到底怎麼了?」他還是無法理解,於是他下意識的出聲問道:「魘,你知道我怎麼了嗎?
  『被敵人打昏了吧。』腦海中的聲音倒是顯得無所謂。
  「……是嗎?」
  『就是啊。』
 
  「這樣啊……」他喃喃道,接著又躺回床上,「那,我就再休息一下吧……」

  
さよならって言えなかった事 いつか許してね(總有一天,會原諒我沒對你說聲再見吧?)
同じ夢を生きられないけれど(雖然我們無法活在同一個夢中,但是)
ずっと 見守ってるから(我會一直守護著你)

===


  以下開放留言打我(?
  但是我要先說!!!
  這不是真結局喔!!!這不是喔!!!!!!!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8078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雲樹|伊可姆|是病掉的「伊可姆」喔喔喔|Ikomu|夜暮之曲|S.N.T|烏薩渚|Usaruge|爆字數了唷❤|輪迴

留言共 2 篇留言

冰o糖
啊啊啊,好虐QQQQQQ

03-18 06:31

追逐夢想的雲樹
我嗚嗚嗚嗚對不起qwqqqqqq(淚奔03-18 07:05
P.兔平方-(緋雨carefree.)
晚上看虐文虐我心臟啊啊啊qwqqqqqqq(嚼嚼咬咬打打(更#

03-19 00:26

追逐夢想的雲樹
對、不、起!!!!!!!!!!!!!!(跪地
03-19 00:3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proudofm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又還債啦!】搶救手繪活... 後一篇:[達人專欄] 【夜暮之曲...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risPuth法式長棍麵包
能(日語:能/のう),是日本獨有的一種舞台藝術,為佩戴面具演出的一種古典歌舞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