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RPG公會】【冒險者養成班】支線:我再也不想看到有誰死去了!

作者:菇菇│2015-03-17 13:55:10│贊助:42│人氣:229

在我睜開雙眼之前,最先進入我意識中的是四周的刺骨寒冷和不斷騷擾鼓膜的噪音。

彷彿被人扔進極地一般,純白的絕望感透過全身上下每一寸神經滲入我的體內,我試著挪動身體,卻發現不管怎麼使力,都沒有辦法以自己的意志移動半步。和毫無知覺彷彿全身神經被遮斷般無法動彈的情況不太一樣,更像是外在有什麼看不見的力量將我的身體牢牢禁錮住,並不是無法使喚身體,而是無法突破銬在身上的枷鎖。

低著頭看向腳下,是一道道純白的鐵條所構成的立足點,像是監獄的柵欄,又像是方形排水溝的濾蓋一般。透過直線的縫隙能夠勉強窺見更深處的景象,依然是層層純白的鐵架,有點像是透過百貨公司中央天井的巨大網子窺視下方一樣,而我頭上則是一片純白--這或許是代表我位於最高層的位置吧,在這純白的牢獄之中。

從純白的天頂上方不斷傳來蜂鳴似的低沉噪音,或許在我看不見的地方有著什麼巨大的機械在運作吧,即使在室內也讓我覺得無比寒冷,也就是說那正在運作的機械並沒有提供熱量給監獄內部嗎?或許是打算以寒冷來折磨囚犯吧,實際上我也的確動彈不得,說不定並不是因為被看不見的枷鎖禁錮,而是全身上下的軀體都被凍結了。

......不管是哪一種都好,感覺似乎逃不出去了呢。

「終於醒來了嗎?新來的,看起來你還不太適應寒冷啊,也是呢,畢竟我們此時可是身處如此寒冷的監獄啊......!!!」

忽然的搭話將我從冰冷的絕望感中拉出,直到現在我才發現向我搭話的那人。

「哼哼哼,醒來了也好,總算對吾之話語有所回應了呢......!!!」

對那個人的第一印象,是狂野的紅——即使在這純白的地獄之中,卻讓人感受到無比的熱情。

彷彿掌握憤怒原罪的惡魔所吐出的赤紅煉火一般,宛若惡魔的話語卻讓人感受不到任何一絲惡意。

即使在這冰寒刺骨的監牢之中依然充滿驕傲的神色,或許這種人在死亡逼近的瞬間會一邊訕笑著坦然面對吧。

就像是印證我的想法一般,耀眼的紅再度開口。




「啊,忘了自我介紹了,吾之真名為【死灼悖厲】,報上你的真名吧......!!!」

......

......

......

怎麼回事,這種失落感。

「哈哈哈哈!難道是被吾之真名嚇得不敢作聲嗎?真是抱歉啊,吾也沒想到會嚇著你,對凡人來說吾的威武身影也是過於可怕了吧,唔......不行,快鎮靜啊,潛伏在吾體內的【地獄煉火HellFire】......!!!」

「閉嘴,你這中二病,好好說人話好嗎?」

「居然、居然對吾如此無禮......!!!哼哼,要不是因為被這【寒冰地獄IceHell】限制住了吾的【地獄煉火HellFire】,你早就被吾的【狂怒惡炎AngryBadFire】燒成了一片【純白灰燼OnlyWhiteGrayDust】了......!!!」

「行了行了我認輸了,拜託不要把那種小學生般的拼湊英語鑲嵌在你的中二妄想中好嗎?而且為什麼越後面英文會越長啊煩死人了!」

「哼哼哼,不愧是吾之宿敵唷新來的,看你那深藍色的氣場,想必是從【無限冰獄UnlimitedIceHell】中誕生的惡魔吧,怪不得一下子就在這【寒冰地獄IceHell】中適應得如此之快,唔......吾體內的【灼炎魔血HotFireEvilBlood]正因為欣喜而蠢蠢欲動阿......!!!」

「這傢伙真的好煩......!!!」

而且為什麼一定要用「......!!!」的形式來結束自己說的話阿,這是哪來的革命性文體嗎......!!!

正當我煩躁的情緒像是超級變變變的評分亮燈一路往上飆升時,身後傳來了陌生的嗓音。

「快住手吧,鄉巴佬草莓族,不要因為你被暗戀的對象甩了就欺負新來的啊。」

「混、混帳!吾之真名可是【死灼悖厲】,才不是什麼草莓......!!!」

「吵死了,爛草莓,已經過了保存期限嗎?如果是那樣的話就別待在冰箱快點倒進廚餘桶吧。」

「你說什麼......!!!」

「哎呀哎呀,大家要和平相處唷?畢竟大家難得待在同一個冰箱,不好好相處可不行呢。」




我愣愣地看著死灼悖厲和新加入的兩人上演的詭異鬧劇,我的腦袋有點跟不上現在是什麼情形。

話說回來,剛剛他們是不是說了冰箱阿......?

「沒錯唷,我們現在是在冰箱裏面,雖然一開始會覺得超級冷,不過久而久之就習慣了,而且還可以讓自己腐壞的速度變慢許多,很不錯吧~」

方才微笑著勸架的那人向不知所措的我搭話--不,並不是人,【他】被裝在玻璃瓶中,全身是透著點微光的蜂蜜色......不,以蜂蜜色來形容的話,感覺好像是在形容蜂蜜以外的東西一樣,但此時此刻,在我眼前的傢伙完完全全就是一罐裝在玻璃瓶中的蜂蜜。

「阿,草莓(Strawberry)果凍先生已經和你打過招呼了吧,在那邊和他吵架的是高粱酒先生,人家是蜂蜜,請問你叫什麼名字呢?從外表看起來應該是藍莓果凍吧?該不會是草莓果凍的同類?」

蜂蜜小姐以溫柔的聲音笑著解釋著,那微笑就像蜂蜜一樣甜美呢......不,不是像蜂蜜,他就是蜂蜜阿。

「哼哼哼......吾並不是什麼草莓果凍,而是【死灼悖厲】唷!蜂蜜小姐,不過連妳也看出那傢伙的資質了嗎?不愧是擁有【萬魔複眼TenThousandDevilEyes】的【魔性之女Witch】啊......!!!」

「吵死了鄉巴佬草莓族,不過是區區一個穿著塑膠包膜寒酸鄉下人,別和我們這些玻璃裝的高貴種族牽扯再一起行嗎?」

「就說了吾之真名是【死灼悖厲】,才不是什麼草莓,你這個傢伙到底有沒有在聽別人說話......!!!」

「哈啊?為什麼高貴的我要認真去聽一個窮酸爛草莓的話啊?要是我身上沾上了十元商店的氣味你賠得起嗎?你難道是和科學麵擺在同一個位置賣嗎?而且從剛剛開始就一直說著那種漏洞百出的假ABC,難道你以為這樣看起來會比較帥氣嗎?你該不會腦子裡裝的都是果凍吧?啊抱歉,我忘記你真的只是個草莓果凍呢,真是失禮了。」

「你這混帳,居然敢汙辱吾的好友......!!!」

死灼......不不不,草莓果凍被譏諷的話語氣得滿臉通紅(又或許是他原本就是這種紅色吧,色素是不是加得有點太多呢),在他面前的則是一臉無所謂的高粱酒,相較於激動的草莓果凍,全身透明(畢竟是玻璃瓶裝的高粱酒)的他看不見任何情緒起伏。

無視了氣到說不出話只能憤怒顫抖的草莓果凍,高粱酒轉過身來看著我。

「唷,新來的,看在你是玻璃瓶裝的份上所以姑且和你打聲招呼,話說回來你真的是果凍嗎?用玻璃瓶裝的話,該不會是相當的高級品吧?」

怎麼說呢,我感受到了一股勢利的眼光打量,原來在這個地方是用裝著自身的容器來決定地位嗎?我忍不住用同情的眼光看了看塑膠裝的草莓果凍。

「哼哼哼......吾已經感受到了,在體內不斷翻湧的【狂怒惡炎CrazyAngryBadFire】唷......!!!不用著急,很快你就能飲用你最喜歡的鮮血了,吾等的雙手終究會染上罪惡之人的鮮紅血液......!!!」

你本身就是紅色了吧而且高粱酒的血應該也不是紅色的......等等吐槽的言論我已經懶得說了,一邊後悔著自己興起過同情這傢伙的念頭,我再度看向了高粱酒。

他聳了聳肩,只是以饒富興趣的視線打量著我……精確點的說法是,打量我身上的玻璃瓶。

「呃……抱歉,其實我並不太清楚自己是不是高級品呢,一醒來就在這裡了……呃,這裡是冰箱對吧?」

那舔舐般的打量視線讓我感到相當不自在,我不由得退後了幾步。

「果凍……又或許是果醬呢?後者的話廉價度就大幅提高了……不,現在下結論還為時過早,就算是藍莓口味也有著是高級品的可能性,說不定是更上層樓的口味,魚子醬或調酒凍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嗯嗯嗯,總之先打好關係吧,不管怎麼樣都比鄉巴佬草莓來的高級是一定的呢。」

「你這傢伙,從剛剛開始就一直說些小看吾的狂妄發言……!!!」

無視了抗議的草莓果凍,高粱酒以爽朗的笑容和我搭話。

「沒關係沒關係,那種事情不用介意,慢慢想起來就好,我是高梁酒,請多指教。」

「請、請多多指教……」

「哎呀哎呀,這麼快就打好關係了,真是讓人家羨慕呢~」就在我困惑於高粱酒那過於親切的問候時,蜂蜜小姐適時的插入話題讓我鬆了一口氣。

「不不不,我怎麼敢冷落蜂蜜小姐呢?畢竟妳可是從銀星宮殿的花園產出的高級蜂蜜呢,真希望我能夠像妳一樣有著高貴的出身。」

「哎呀呀,高梁酒先生的嘴巴真甜,不過身為高粱酒的你也不需要如此自卑吧?」

「蜂蜜小姐,這妳就有所不知了,雖然我並不是料理米酒那種便宜貨,但仍然比不上高貴的威士忌啊,除次之外,有可能身為調酒凍的這位先生說不定比我更加高貴呢。」

就在兩人互相恭維的期間,高粱酒的視線時不時的飄向我,最後甚至引導話題到我身上來。

「咳咳,我是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調酒凍啦,不過高粱酒先生為什麼會想成為威士忌呢?料理米酒也沒什麼不好吧?」

「這你就不懂了!」

「哎?!」

高粱酒的聲音忽然高亢了起來,嚇死人了!

「雖然同為酒類,但我絕對不想當料理米酒,被裝在那種毫無美感的瓶子就算了,還要被倒在被拔光毛的雞和噁心的螺類身上,還要被淋上油丟進熱鍋裡翻來翻去,又或者被一群穿著兜檔步的原住民一邊跳舞一邊搖來搖去什麼的……那絕對是地獄啊!」

「是、是這樣嗎?」

「如果要當酒類的話,果然還是威士忌是最好的選擇吧!不管怎麼說都是高級品中的高級品!光是瓶身的高貴度就已經不同凡響了,就算會被喝掉,也是會以最優雅的方式被喝掉!被小心翼翼地倒在富有格調的玻璃杯裡,在放上幾顆鑽石般的冰塊點綴自己。最重要的是,當被放置一段時間之後,堆積成塊的冰塊就會開始融化,也就是說......!!!」

「也、也就是說?」

「【匡噹】」

「哎、什麼?」

彷彿我疑問的表情很愚蠢似的,高粱酒激動得像是要沸騰起來,就算身在冰箱之中,我還是感受的到他那股不同凡響的熱情。

「所以說,最重要的就是那個【匡噹】啊!那才是酒類的最高夢想!冰塊融化後的【匡噹】,讓所有人的眼光緊緊抓在自己身上!那是任何明星都無法享受的最高級注目禮!世界上根本就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抵抗【匡噹】的魅力!既高貴又華麗,乾脆無比的一聲【匡噹】,身為酒類的生命,在那一瞬間就已經昇華到最高的境界,那就是【匡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是這樣嗎?!」

我不禁後退了幾步,深深地被高粱酒的【匡噹】夢想給震撼了內心!!!






......最好是這樣啦,我完全無法理解他在講什麼鬼話,但是我也沒有不識相到直接對慷慨激昂的高粱酒潑冷水的意圖,要是被稀釋掉了該怎麼辦。

「哎呀呀,只要講到【匡噹】的話高粱酒先生就平靜不下來呢~」

蜂蜜小姐微笑著搖了搖頭,彷彿已經看過了無數似相同場景般的,充滿包容的母性微笑。

真是太好了,比起中二病的草莓果凍和拜金主義的高粱酒,溫柔的蜂蜜小姐根本就是天使啊!她那甜蜜(因為是蜂蜜)的微笑讓我感到目眩神迷。

「哼哼哼哼......新來的,看來你被蜂蜜小姐的【獵心媚笑HuntHeartSexySmile】迷得團團轉了呢,她才是我們【四大天王FourBigSkyKing】之中,最強大的一位啊......!!!」被冷落許久的草莓果凍又開始哼哼哼的怪笑起來,實在是不太想理他。

「知道了知道了你說的都對......嗯?不過話說回來四大天王應該有四個吧?第四個在哪裡啊?」

「哼哼哼哼......居然還沒發現嗎?那【四大天王FourBigSkyKing】中的最後一位,就是你啊!【謎之第四ScreatNOFour】......!!!」

「別把我算進去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受不了,要是被蜂蜜小姐聽到該怎麼辦,雖然和蜂蜜小姐一起擁有同一個稱號也不能說不好,但是真不想和另外兩人扯上關係。






咿~~~






忽然的,從外面傳來了像是推開門的聲響。

在那一瞬間,哼哼怪笑的草莓果凍,還在沉浸於【匡噹】中的高粱酒,以及微笑守候著我們的蜂蜜小姐,同時凝固了起來。

不不不,並不是因為冰箱太冷而真正物理上的【凝固】了(草莓果凍除外,這傢伙本來就是固體吧),而是用來比喻的【凝固】。

再聽見逐漸靠近的腳步聲時,方才冰箱中的吵鬧彷彿不存在般,所有人都僵硬的不敢發出聲音,也不敢移動。

「哇哈哈哈!本天才少女回來啦!雖然這麼說,但是房間裡面卻沒有任何人呢!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從外頭傳來的,是如同雷鳴般刺痛鼓膜的大嗓音,隨著逐漸變大的腳步聲,我了解了正體不明的巨大危脅正在急速靠近的事實......!!!

「嘛哈哈哈哈!既然回到了房間,那麼首先就是補充體力時間啦!」

緊接著,冰箱門猛然被打開,巨大的黑色眼珠以狩獵的眼光看著不敢動彈的我們。

然後,伸出了手--

「嘛嘛,果然還是草莓果凍最好吃呢,可惜只剩一個了~」

「......!!!」

露出戰慄表情的草莓果凍,瞪著充血(因為是草莓)的眼睛像我們求救,然而他卻無法抵抗朝他襲來的巨大魔爪。

嘶啦啦啦啦~~~

連冰箱門都沒有關上,巨大的魔爪便迫不及待地將草莓果凍皮膚--具體來說是上面的那層塑膠膜給剝了下來,那是噩夢般刺耳的聲響。

緊接著,巨大的少女伸出了粉紅的肉舌,舔了下草莓果凍那暴露到空氣中的肌膚。

「......!!!」

「哼哼哼哼,果然在吃果凍前要先舔掉上面的果汁呢,這才是最美味的吃法,我真是太天才了,哇哈哈哈!」

太可怕了,不施予痛快的制裁,在剝皮之後還要將血液舔舐殆盡,這是多麼可怕的怪物......!!!

就連聒噪的草莓果凍也因為沉重的恐懼而不敢出聲,只能眼睜睜看著少女拿起那透明的,宛如短柄塑膠鏟般的凶器,對準了自己的身體.....

「我開掉啦!」

「救、救命......!!!」

草莓果凍那微弱的求助聲軋然而止,我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少女拿著凶器翻攪著草莓果凍的身軀,並一口一口地送入口中咀嚼......那是何其可怕的場景!

砰!巨大的冰箱門關了起來,遮住了我們的視線,然而那可怖的場景卻無法從我的腦海中揮去。

直到此時,存活下來的我們才忍不住顫抖著身軀。

「那、那到底是什麼怪物啊......」

「可、可惡!在【匡噹】之前我怎麼可以像那樣死掉!」

「好、好羨慕草莓果凍先生......」





「「妳說什麼???!!!」」

我和高粱酒驚愕地看著露出詭異笑容的蜂蜜小姐,她的身軀依然在顫抖......和我們不同,是因為恐懼以外的理由而戰慄著。

「哎嘿嘿嘿......真好呢,被那樣粗魯地吃掉,果然是果凍才能有這樣的特權吧?嘛,也不是說身為液體不好,被放入吸管再一口氣吸乾也是不錯的享受呢~哎呀呀,什麼時候才能輪到人家呢?」

捧著微笑的臉頰,察覺到蜂蜜小姐語中情感的真相的我再度因為恐懼而戰慄著。

「高、高粱酒先生......?」

「啊啊,我了解你想說的,想不到蜂蜜小姐居然是這樣的變態......」

可惡,原來蜂蜜小姐才是最不正常的傢伙嗎!和她比起來,中二病和拜金主義真的是再正常不過了!

「哎呀呀,不要這樣說人家嘛~畢竟我們被創造出來的目的,不就是被人類吃掉嗎?」

「即、即使如此,看到那種殘忍的畫面還能興奮地顫抖也太不正常了吧!」

我絕望地說著,難道說,在之後的幾天內,我也會像草莓果凍那樣被殘忍地吃掉嗎?

「怎麼會不正常呢~這就是我們的命運呢......」

蜂蜜小姐的聲音宛如泥沼般黏稠起來,讓我感受到爛泥般的噁心感。

「能被人類吃掉,這不是最棒不過的結局嗎?」

語落,冰箱門再度被拉開。

「果然還是喝點什麼好了,來喝喝看小潔織平常都在喝的蜂蜜吧!」

巨大的少女將魔爪伸向了蜂蜜小姐的身體,她毫無抵抗的任其宰割。

在冰箱門被關上的前一瞬間,那瘋狂的笑容深深印在我的腦海中。





「好甜~~~~???!!!」

被冰箱門阻擋的外頭,忽然傳來了少女不滿的聲音。

「嗚呃,這也太甜了吧,小潔織平常都喝這種東西嗎?話說回來我好像也看過她直接吃方糖的畫面呢......不行不行,這種東西怎麼喝啊。」

「哎、不會吧?」

與少女的抱怨相對的,蜂蜜小姐驚慌的聲音傳來。

「雖然對小潔織很對不起,不過還是倒掉好了,這種東西喝太多的話舌頭會爛掉吧?」

「等、等等,不打算喝我嗎?」

隨著逐漸遠去的腳步聲,蜂蜜小姐的掙扎也越來越小聲。

「別.......廁所什麼的......洗手台......居然不倒......去哪......馬、馬桶?!只有這個絕對不行不要沖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嘩啦啦啦~

聽見沖水聲,我和高粱酒面面相噓。

「可惡,一定要逃出這裡......讓我們幫助彼此吧,高粱酒先生!」

「沒錯,在完成【匡噹】之前我絕對不能死啊!」

這就是所謂的吊橋效應吧,在處於極大的危機下,我和高粱酒先生成為了生死患難的戰友。








「啊對了,亞沙老師說要補充藥品,我記得高粱酒是不是可以拿來做藥酒啊?」

冰箱門再度被拉開,絕望的魔爪伸向了高粱酒。

「不要啊啊啊啊啊!!!」

「高、高粱酒先生!快抓住我!」

「啊咧?怎麼拿不出來?卡住了嗎?」

我將高粱酒先生的身體撞倒,讓他的瓶口落入鐵架之間的縫隙,少女抓著高粱酒先生的瓶底,而我則是拼命將高粱酒先生的細瓶頸壓入縫隙之間卡住。

「唔~~~原來是果凍卡住了嗎?話說這瓶高粱酒什麼時候弄倒的啊?」

「可、可惡!快放開我吧!再這樣下去你也會被盯上的!」

查覺到少女的視線轉向了我,將瓶蓋卡在縫隙之間的高粱酒先生發出了絕叫。

「別說傻話了!事到如今我怎麼可以對你見死不救啊!」

「所以說!再這樣下去你也會被抓走的啊!不要管我了!」

「可惡!可惡!別這麼簡單就放棄啊!」

我死命的壓著高粱酒先生的瓶蓋,看著少女逐漸伸來的另一隻魔爪拚死的喊著。

「我再也不想看到有誰死去了!雖然很蠢很中二卻是第一個向我搭話的草莓果凍先生,被那樣殘忍的分食了!雖然是受虐狂笑容卻很美麗很溫柔的蜂蜜小姐,連死亡的方式都無法自己選擇,悲慘的被沖進了馬桶中!就算是傲慢的拜金主義的高粱酒先生,我也不想看到你死去啊!」

「你......你這傢伙......!!!」

「雖然我只是連自己名字都想不起來的奇怪傢伙,但是我們不是夥伴嗎!我們不是四大天王嗎!你不是還有【匡噹】的夢想嗎!如果要死的話,至少也要完成夢想再死去啊!你不是深愛著【匡噹】嗎?即使嘲笑別人的時候有著十分討厭的嘴臉,但是講述【匡噹】夢想的表情是那麼的耀眼啊!就這樣死去真的可以嗎!」

「所以說......所以說......!!!」

「要死的話,就由我代替你死去吧!反正我只是個連自己的身分都搞不清楚的,不知道是魚子醬還是調酒洞還是藍莓果凍的【謎之第四】而已!追逐著【匡噹】夢想的高粱酒先生,你的生命才是比我更高貴的存在啊啊啊啊啊啊!!!」

「.......!!!」




時間彷彿靜止了,在這一剎那的沈默,高粱酒先生停止了微弱的抗議。

明白了吧,明白了嗎?我想傳達給他的話語。

其實也只是我自以為是的說教而以,即使如此,能讓他不會因為自暴自棄而停止掙扎的話,就值得了吧。




「……我明白了。」

「高粱酒先生……!!!」

我的聲音因為喜悅而有些高亢,即使在如此絕望的危機中,我的情緒卻是無比激動。

「啊啊,我明白了,我了解了,我知道了啊!這根本就不需要你來提醒我啊!明明是追尋了一生的【匡噹】,明明是如此珍貴的夢想,明明是我最明白這有多麼珍貴的,就算拼死拼活也一定要完成的夢想啊……怎麼可以就這樣放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覺悟的怒吼彷彿振動了整個冰箱,高粱酒先生抬頭看向我--那是極為傲慢的眼神。

卻也是,極為可靠的眼神。

「喂,新來的,可以放開我了。」

「喂!你又在胡說八道什麼!明明我剛剛才……」

「吵死了聽我的就對了!」

「……!!!」

「……抱歉吼了你啊,冷靜下來吧,這也是為了我的夢想啊,要完成【匡噹】的話,你就必須放手才行。」

高粱酒先生的話讓我混亂了起來。

「不,等等,這種情況和【匡噹】有什麼關系啊?」

「不明白也是當然的啊,這是我剛剛才想到的妙計啊。」

像是了解我的困惑一般,高粱酒先生露出了傲慢的笑容。

「現在我們和那個怪物處於緊張的拔河狀態中,老實說要不是因為我的瓶裝卡住鐵架的話是支持不住的吧,而且終究會到達極限的,到時要是瓶蓋被拔開,我也只能被灑到冰箱裡,到時還會被骯髒的抹布吸走,最糟糕的結局呢。
但是,假如我們在此時忽然放手的話,怪物會因為忽然放鬆而整個人向後倒下吧,再那種情況下是無法握緊我的,一定會有脫離魔爪的機會。」

「可是,那樣的話你會……!!!」

「啊啊,大概會因為被拋飛落地吧,一個不小心就【啪啦】的粉碎了,會灑到地板後被拖把吸乾,更糟糕的結果呢。
但是,是有避開這種結果的機會的。
我可是高粱酒瓶喔?底部的玻璃可是特別厚的,如果能成功以底部落地的話,就能避免【啪啦】的悲慘結果了!

「可是這也太亂來了吧!要是一不小心就會【啪啦】啊!

聽見我的擔心,高粱酒先生露出了笑容。

「喂,你知道玻璃瓶用底部落地而沒有粉碎時會發出什麼聲音嗎?」

「什麼……」

「是【匡噹】喔?雖然形式不太一樣,這可是我夢寐以求的【匡噹】喔?既能活命又能完成夢想,沒有什麼比這更值得冒險的事情了吧?你剛剛不也說了嗎?在完成夢想之前怎麼能死去,而現在就是我要完成夢想的瞬間啊!

「……」

這次,沉默的人變成了我。

太亂來了。

就像是在鋼絲上行走般,一不小心就會【啪啦】的粉身碎骨。

但是,高粱酒先生也做好覺悟了吧。

我不能辜負他的覺悟。

「我明白了,高粱酒先生。」

「明白了吧,那麼來決定放手的時機吧!倒數三秒之後……」

「高粱酒先生,祝你武運昌隆!」

「等等我還沒倒數……?!」

「嘎噢?!」

我激動的大喊著並放開了高粱酒先生,少女因為預料之外的鬆手而向後倒下,高粱酒先生的身軀頓時脫離魔爪,在空中描繪出閃耀的軌跡。

翻滾了數圈之後,他的身軀開始墜落……

墜落……為了完成【匡噹】的夢想,他嘗試著調整自己的平衡。

然後……










啪啦!落地的同時粉碎,高粱酒先生化為泡在酒灘中的玻璃碎渣。

「高粱酒先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痛……嗚啊!糟糕了,都破掉了啊……警察小姐會不會生氣呢……嗯?」

我悲痛的大喊著,少女則是盯我,發出了疑惑的聲音。

「啊咧?為什麼藍莓果凍變成傑利先生了?」

無所謂了,被殺掉也好,被吃掉也好,被倒掉也好。

反正,我已經沒有同伴了……

「奇怪了,我記得我把傑利先生埋在學校的溫室了啊?難、難道說……!

少女驚愕的看著我。

「傑利先生從地獄中歸來了嗎?!太好了!」

「這個傢伙到底在說什麼……喂不要舔我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嗯,果然沒有味道,並不是藍莓果凍呢。」

在幾個小時之後,我成功的恢復了記憶。













「呃……那個……是43號的少女S同學沒錯吧?」

「是的,亞莎老師!本天才少女成功完成了任務!帶回了藥品唷!」

「雖、雖然這是藥品沒錯……可是……」

「可是?」





「……帶急救箱回來也太懶惰了吧?」








選擇路線:到達洞窟時發現了討厭的同學,因此回家拿急救箱交差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801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6 篇留言

菇菇
我到底在寫什麼……

03-17 13:57

千夜
感人的故事!?傑利先生強勢回歸!?

03-17 14:10

工讀生
…怎麼說…感覺…呃…很厲害w”

03-17 14:48

銀嵐
等等……最後超展開了吧!!
這應該是是藍苺果凍(?)的奇幻漂流吧!!

03-17 14:49

布魯托
好中二呀XD

03-17 19:49

《冒險者養成班》
任務獎勵已頒發,獲得艾爾帕卡代幣兩枚、寶物編號O7:老舊的藥用水晶瓶。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3/688cd9eca8f3c5cf676ff2e9a6965e87.PNG?w=300

03-21 13: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wanyin060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我的學號可... 後一篇:【RPG公會】【冒險者養...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ngela830816大家
小屋新增來自深淵---生骸公主/法普塔抱枕創作!目前實體抱枕開放預購到3/31,詳細歡迎來小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0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