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迪菲諾斯】 14 尋找回家的路,哥哥什麼的最可靠了!

作者:大王魷魚-鬱兔│2015-03-15 08:48:27│贊助:8│人氣:408
     在羅傑與蘭登哥哥帶路之下,我們離開這些雜草叢生的危險區塊,雖然路上偶爾碰到幾個魔化妖精想要找麻煩,但只是散兵,很快就被各自擊破而逃之夭夭了。
 
     有了羅傑哥哥,果然勢力就是不一樣!
 
    「你還記得上次卡娜莉亞把大臣的假髮吹走那件事嗎?」
 
    「當然,他可是快要氣昏了,事情鬧得頗大。」
 
    「──那個只是意外嘛!」
 
     一路上,我忍不住又和哥哥們聊起天來,像之前在城堡裡過著無憂日子那樣,開心地打鬧著,不小心忘記其他人的存在。
 
     但他們也沒有怪我,對我投以溫柔的視線,蜜兒跟鴞王子兩人走得很近,只有弗利茲一臉冷漠地走在隊伍的最後方,在光與暗的邊緣,沉默不語。
 
     雖然有點在意,但他似乎不打算加入我們的話題,我也只能就罷。
 
 
     在哥哥們的帶領下,我們來到個陌生卻安全的地方。
 
     我抬頭,只見一道趨近筆直的懸崖轟立,半截粿在霧之中,而懸崖中段部分有個自然突出的巨大石塊成為遮風避雨的大屋頂,絲絲涓流自懸崖流下,優雅地落於底部,形成唯美的景色。
 
     縱使是夜晚,但周遭都插立熊熊燃燒的火把,照亮了空間。
 
     巨大的岩石庇護之下,有許多看起來簡陋的小房子林立著,雖然我看在這出現的人數不多,但稱之為村落應該也不為過了。
 
     這裡到底是哪啊……好奇妙的地方。
 
     我好奇地東張西望著,在這陌生的小村落周遭溜搭。
 
    而藉由這空檔,蘭登哥哥回頭與鴞王子談話,「很開心但也很遺憾在這裡遇見您,謝謝您對我們妹妹的厚愛。小姐,也謝謝您的善心與無私,解救了我們妹妹的危機。」他微笑說。
 
    習慣紮著細馬尾的蘭登哥哥總是帶著溫文優雅的微笑,我沒見過比他還要紳士的人。會讓人不自覺地被那紳士的氣質給吸引,那一身盛裝,應該是剛出使某國探訪而準備。
 
     就因為他的個人魅力,以及靈巧的反應能力,他總是代表我們國家與他國做外交,目前接下家業十年以來,從來沒出過什麼紕漏,也因為他的關係,我們和其他國家都維持不錯的交情。
 
     他是我最引以為傲的哥哥之一,平常時候我也最喜歡黏他了,雖然生氣起來時仍帶著微笑,是標準的腹黑啦……
 
     鴞王子微笑點頭,「不會,您過獎了。我們還受到卡娜莉亞公主的照顧呢。」
 
     「是、是呀!」蜜兒太過惦記著上下之分,緊張到就連點頭都僵硬不已,視線完全不敢直接放在他身上。
 
     我繞了一圈,跑回來拉著蘭登哥哥的衣袖,「哥,這裡是?」
 
    「其實,我們也不知道它的名字,畢竟到這裡沒很久。」蘭登哥哥望向這村落,無聲地笑著嘆口氣,「這村落是誤入谷地的人們所建造的,人數比想像中還多呢。」
 
    鴞王子面露憂色,「難道您們也是……?」
 
    「是的,我們也遇難。」蘭登哥哥就連嘆氣都能如此儒雅,「前些日子,我們與耀金國的國王不歡而散,要踏上歸國的路上,卻碰上強盜洗劫……卻失足墜落谷地,意外到這地方來。」
 
    聽到這該死的國家名字就火大,我瞇起眼睛,「耀金國?怎麼回事?該不會強盜是他們的傑作吧?……他們根本一臉強盜樣!」
 
     「這我不清楚,所以也不願意去想這個可能性。」蘭登哥哥搖搖頭,「不過,耀金國的國王變得有點古怪……以前雖然也是要用利益才能溝通,但這次他不僅獅子大開口,甚至話說不到幾句就揚言要發動戰爭……就好像有什麼把柄在他們手上那樣。」
 
    「戰爭!?」蜜兒驚呼,發現失態而趕緊摀住嘴巴,「對、對不起……」
 
     蘭登哥哥溫柔地搖搖頭,示意她別介意,蜜兒受寵若驚地點點頭,拉著鴞王子的衣袖,半身躲到後面去。
 
    「那老頭大概是錢太多,根本就瘋了!」羅傑王子氣得抱拳,「居然還說啥要把卡娜莉亞交給他什麼的……根本就是大變態!所以我就果斷送他一拳……」
 
    「──然後我們就被侍衛趕出去了。」蘭登微笑補充道。
 
    聽到這,我們不禁倒抽了口氣。
 
    「等等,為什麼要我?難道那個自戀國王暗戀我!」我嚇得抱著雞皮疙瘩冒出的雙手臂,光是想到耀金國國王那張貪婪的臉就一陣反胃,「而且他竟然懸賞我們不論死活,他絕對是個死變態、打死我都不要嫁給他!」大聲抗議著。
 
    「不,我認為應該不可能是這個原因。」弗利茲輕撫著自己下巴,思索著,「……也許,和失蹤的『它』有點關係,畢竟,水龍布尼爾肯定『它』就在耀金國的國王手裡。」
 
    當聽到這個可能性,其他人交換個凝重的視線。
 
    只不過讓我有點不爽地瞪他一眼。
   
    ──因為他意思像是在說,別自作多情,人家才不是看上妳那樣!
  
    雖然不知耀金國國王到底在打什麼鬼主意,但很顯然的,得到迪菲諾斯的他突然變得這麼跋扈囂張,甚至還要我這個守護者,就算外人也能猜到這八成有所關連。
 
    但,到底是為了什麼?
 
    想到這,我不安地捏著手心。
 
    我原本只是單純尋回迪菲諾斯的旅程,現在事情居然像雪球越滾越大一樣,甚至連戰爭和通緝都被扯進來了。但是現在我們偏偏掉到懸崖底下,啥事都不能做!
 
    到底該怎麼辦嘛!
 
    「你們在這裡待了多久?」我想得頭都快痛死了,決定轉移話題,「好像已經很熟悉這裡的樣子?」
 
    「等等喔。」蘭登哥哥卻走向一旁幾棵倒塌的樹木,算了算,回頭微笑,「我想應該有四天了,在這裡的時間感覺都變慢了呢。這些樹,是羅傑每天起來想到那國王提出的要求造成的結果,意外成了計算天數的工具呢。」
 
     羅傑哥哥稜線分明的臉意外容易臉紅,「吵死了!」賭氣似地逕自走到遠處去,又回頭,「我去找可以讓你們歇腳的地方!」
 
    說完,轉身離開。
 
    「請問,目前有離開此地的方法嗎?」弗利茲難得皺起眉頭,「事情似乎越來越棘手了,再拖下去恐怕會越來越麻煩……」
 
    「對呀!」我們大家交換個視線點頭,再同意也不過了。
 
    蘭登哥哥卻為難地笑起來,「我們打從意外來到這個地方的那天開始,就一直在尋找離開的方法,但這裡比我們想像中還要寬大、凶險,到現在還沒找到……」
 
    雖然我腦海裡閃過蜜兒的拿手絕活,也就是召喚出名為天使之卵的使魔,但是牠們似乎無法支撐大家的重量,搞不好墜樓事件又要重傳。
 
    還是別奢望比較好。
 
    「那、那請問有問過當地的居民嗎?」蜜兒鼓起勇氣主動提出問題,居然緊張得像個學生高舉起手來發問,「他們應該比我們更清楚這附近有什麼東西才對……」
 
    只不過聲音和蚊子叫差不多,再遠一點大概就聽不見她說什麼了。
 
    「一開始就問過了。」蘭登哥哥無奈地搖搖頭,「但這裡的人似乎不太在乎能否離開此地……甚至可以說,根本不想離開,當然也沒給我們有用情報。」
   
    我咕噥著,嘆了口氣,「這樣啊……」
 
    「──喂,別再聊那些了,早點休息吧!」
 
    遠方傳來羅傑哥哥的呼喊。
 
     「你們也累了吧,」蘭登哥哥微笑,摸摸我的頭髮,「今天就早點休息吧,我們明天再聊!」
 
    「嗯。」我點頭。
 
    至少,現在大家都在我身邊!
 
 
────────────────────
 
 
    接受哥哥們的安排,我們被暫時安頓在一棟有點舊的小屋裡。
 
    這小屋的建造材料主要是以木頭及樹葉為主,雖然說相當涼爽,但水氣與草木那種腥澀的味道久久不散。但最令我感到難以接受的,還是那些隨處可見的昆蟲蹤影,讓我反胃,沒食慾。
 
    我盯著在桌上爬來爬去的六腳昆蟲,隨口吃了幾個蘭登哥哥拿來的硬麵包還有水果,就吃不下了,光是壓力都已經佔了我的胃一半以上。
 
    「好悶……我想去走走。」心裡煩躁得很,我推開根本站不穩的爛椅子,「順便去打聽一下要怎麼離開這裡好了。」
  
     「難得您也有這麼建設性的提議。」弗利茲將最後一口麵包吞下肚,看了我 眼,「一起走吧。」
 
    我股著腮幫子瞪他,但現在沒心情和他吵架而打住,我回頭,卻見鴞王子他好像還是很不舒服,「你們留在這裡休息好了,我們很快就會回來。」
 
     「嗯……抱歉。」鴞王子摀著嘴,面色發白地點頭。
 
    鴞王子自從來到這個地方開始,就一直很不舒服的樣子,不曉得是不是水土不服,或是吃壞肚子,現在臉色糟透了,一口食物都嚥不下,還滿令人擔心的。
 
    蜜兒不知該不該跟去那樣猶豫著,望著鴞王子,「需要我留下來陪您嗎?您看起來臉色很糟,我這邊有一些薄荷草……」說著,從隨身攜帶的小包包裡尋者。
 
    「不用了……我需要休息一下。」鴞王子搖搖手,「謝謝妳的好意。」
 
    蜜兒擔心得眼眶都紅了,「嗯……好的。」
  
    最後,我們只好留下鴞王子一個人在房子裡休息,我們三人到村子裡去繞繞,想和村民們探聽這個地方到底有無可以離開的方法。
 
 
    這大概是我看過最簡陋的住宅區了。
 
    放眼望過去,都是和我們住的一樣破爛的房子。這裡的人實在不多,空著的其實比有住人的房子還要多,加上這個時間點,大家幾乎都回房休息了,在街上能遇到的人就更少了。
 
    「好冷清的地方……」那種涼颼颼的感覺,讓我有一秒誤以為是死城,東張西望,「到底有沒有人可以問啊……」
 
    此時,有位迎面而來的老婦人捧著裝著幾顆水果的籃子。
 
    就是她了!
 
    我趕緊走過去,「那個,請問一下。」
 
    「?」老婦人停下腳步。
 
    她挺起駝背,隙縫似的眼上下打量我們,親切地咧嘴一笑,「應該是新來的人吧?是來打聽該怎麼離開這裡的嗎?」聲音因為上了年紀而沙啞。
 
    「您怎麼會知道?」蜜兒看我們一眼,困惑地眨眨眼。
 
    「因為每個新來的人都會在村子裡打聽離開的方法……」老婦依舊微笑著,又說:「不過大概過個幾天,就會不想離開這裡了。」
 
    「何出此言?」弗利茲接著問,微微蹙起眉頭。
 
   「當然是因為,這個地方非常美好呀!」說著,老婦似乎相當滿意這個地方地面露笑容,頻頻點頭,「不僅與世無爭,有豐富又乾淨的水源與果樹……還有這麼美的環境,處處都是生機……還有可愛的花妖精作伴,很棒呀!」
 
    聽她這麼說,其實我也不否認啦。
 
    不過,妖精恐怕只有落日之前是可愛的就是了!
 
     但我可不想在這裡過一輩子,我又說:「可是、我們有很重要的事情一定得回去──」
 
     「人生這麼短,不用在肩上扛這麼沉重的東西。」老婦打斷我的話,緩慢地走向前,臨走前又丟下一句話,「與其每天兢兢業業,不如平淡地過完一生才是美啊。」
 
     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丟下我們在原地,交換個困惑的視線。
 
    「……這個地方真有那麼好嗎?」我越想越覺得怪,光是那個破屋子就已經夠讓我抱怨整天了,怎麼有人會想在這過一生,「外面那些妖精可是會吃人的啊……誰知道牠們什麼時候會跑進村莊裡?」
 
     「不知道……」蜜兒搖搖頭,也是滿頭問號。
 
    弗利茲聳肩,看向他處提議,「……不如去問問別人吧!」
 
    「嗯。」我點頭。
 
    接下來的時間,我們四處向能找到的村人們打聽消息。
 
    但是,不管問了幾個人,所獲得的結論都是一樣。
 
    ──這裡這麼好,為什麼要離開?
 
     如果只是其中幾個人回答這麼消極的答案就算了,但是我發現,這個村莊裡的人看來看去雖然長相不一樣,但是怎麼表現出來的個性、表情甚至眼神,都是這般緩慢而滿足?
 
     「這裡的人……是不是都怪怪的啊?」蜜兒怯怯地說。
 
     這句話恰巧戳中我的想法,「對啊!真的很奇怪……這些人不是都是難民嗎?既然都是不得已留在這裡的,怎麼又會覺得這裡好呢?」百思不得其解。
 
     弗利茲出聲指向前方,「那邊有人。」
 
     順著那方向望去,我看見在村邊緣的巨大石岩底下,有個正拿著桶子承接墜落乾淨水的女人。她披著低調的深藍色斗篷,靜靜地坐在石頭上,凝視著晶瑩的水花。
 
    不抱希望,我忍不住打個呵欠,「今天奔波一整天,好累……我們問完那個人就先回去好了……羅傑哥哥都很早起,明天他一定七早八早就來敲門……」
 
    「嗯,就這樣吧。」達成共識,我們快步走向那人。
 
    「請問一下。」蜜兒走過去,輕拍一下那人的肩膀,「不知道您──」
 
    當那人回頭,蜜兒愣得忘記接下來該說什麼地呆張著嘴,「師、師父!」終於忍不住從喉中竄出驚呼。
 
     「什麼!?」我和弗利茲一愣。
 
     我好奇地看著眼前這個人,她年紀大概才四十出頭,精心整理的橘紅色波浪大捲髮披在肩膀上,頭上生有一對牛角,大概也是和蜜兒來自同個國度的人。她刷上睫毛膏的大眼睛溫和地望著我們。
 
    當看見蜜兒時,她又露出那些村民們一樣的笑顏。
 
    「啊,這不是蜜兒嗎?我的愛徒好久不見……這兩位應該是妳的朋友吧?」蜜兒的師父溫柔一笑,像是被馴服的綿羊般慵懶,「謝謝你們照顧我的愛徒,還帶她來到這美麗的地方,感激不盡。」稍稍點個頭。
 
    「哪裡哪裡……」我尷尬地笑著。
 
     原來這個人就是那個可憐的魔法師啊……
 
     又忍不住多看幾眼,發現弗利茲也是以同樣的表情看著她,看來這傢伙雖然表情上冷冰冰,其實還是和我一樣好奇嘛!
 
     不過,看她那表情,我大概就猜到又要白費工夫了。
 
    「您、您真的是師父嗎?」蜜兒不敢置信地摀著嘴巴,「可是師父從來不會叫我『愛徒』,而是『笨蛋』呀!而且,也從來沒有用這麼溫柔的表情和聲音對我……明明都是大吼,不對呀!」
 
    聽到這,我與弗利茲交換個無言的視線。
 
    這樣蜜兒都還沒察覺被討厭,神經粗壯太強大啦!
 
    「唉呀呀,我有說過那麼可怕的話嗎?」蜜兒的師父緩慢地搖搖頭,「現在,我們就忘了那些回憶,一起在這裡快樂地生活吧?」雙手牽起蜜兒。
 
     「真、真的嗎?」蜜兒感動得眼眶泛紅,幾乎就要點頭答應了。
 
    「且慢。」弗利茲將蜜兒拉過來,眼中浮現警戒,「不知道您在此待了多久?」
 
     「嗯……好像是幾個禮拜、幾個月的事情了吧……」蜜兒的師父似乎就連想起以前的事情都很懶,點著自己的臉頰思索著,「好像是發生了些意外,不小心掉下來……後來覺得這裡很不錯,就不離開了。」傻呵呵地笑著。
 
     蜜兒表情有點低落,難過地揪著裙襬。
 
     「以前師父只要小小一件事情就會生氣,而且穿衣服絕對是名牌,出門也會化濃妝,最討厭安靜平穩的生活啊……」蜜兒心疼地喃喃自語著,「師父……是不是吃錯藥了?幾乎都變個人了……」
 
     「不,吃錯藥的是那傢伙。」弗利茲看我一眼,似笑非笑地說。
 
     「你看錯了啦!」想起剛墜落谷地發生的事情,我紅著臉白他一眼,轉移話題地看向蜜兒的師父,「您知道離開這裡的方法嗎?」意思意思地問一下,已經能猜到結果了。
 
     蜜兒的師父回答:「我當然知道呀──」
 
     我沮喪地搖頭,想說先回房子休息一下,「果然,算了,回去睡覺好了……咦!?」聽到這驚人的回答,我睡意全消,張大眼睛盯著笑吟吟的她。
 
     「您、您真的知道要怎麼離開嗎?」蜜兒滿臉期待。
 
    「呵呵──當然囉。」蜜兒的師父懶散地撥弄一下自己的橘紅色髮,「畢竟我也曾經想要離開這裡……但現在不需要啦。」
 
     想到能離開這鬼地方,我哪管那麼多禮節,趕緊問,「可以告訴我們嗎!」
 
    蜜兒的師父微笑著,卻搖頭,「不行喔。」然後伸個懶腰,似乎已經很想睡了,「離開這裡的話,可就會不幸福了……我不能讓你們離開這裡,不,我怎麼忍心讓你們離開這個美妙的地方?」
 
     這些村人說話總是拖很長的尾音,而且她擅自決定不該讓我們離開,都著急成這樣了也不理會,讓忍耐到極限的我不禁爆發了!
 
     我咬緊牙根忍耐怒吼,「這裡明明就有吃人的妖精!」
 
     「只要避開就好啦──」
 
     「這裡的房子到處都是蟲!」我握緊拳頭。
 
     「大家都是居民嘛,不要計較那麼多──」
 
     「──這個地方無聊死了!」我終於忍無可忍地大喊。
 
     「是嗎?我覺得很不錯呀。」蜜兒的師父絲毫不被我的怒火影響,撥弄著只剩下一丁點的紅色指甲油殘渣,「在這個小小的天地裡,大家和樂融融地相處多好呀?」又露出那溫馴的笑容。
 
    感覺理智神經終於崩裂。
 
    「啊──氣死我了啦!」我忿忿地踱地,轉身離開。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7783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奇幻|小說|兔子|愛情|公主|迪菲諾斯|冰雪|藍靈|鬱兔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天口璃。佛系人生
我猜是催眠之類的玩意~~

03-15 21:5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UTSU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迪菲諾斯... 後一篇:[達人專欄] 【迪菲諾斯...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pple89333給大家
大神同學想要被吃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5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