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4 GP

[達人專欄] 黑澤逢世

作者:飛鳥│2015-03-13 18:51:23│贊助:91│人氣:3110

  『喜歡』這句話,對我來說是太過沉重了。

  ……或許該說,是對『現在的我』太過沉重了。

  畢竟,以看取為己任、入柩為終點的我……是沒有資格擁有幸福的。

  我——是黑澤逢世,冠上『黑澤』之姓的永久花。

  也是……為了鎮壓夜泉,即將做為人柱奉獻己身之人。

  「就要蓋上柩籠了,黑澤大柱呦……」

  而在我的人生,即將沒入永闇的夜泉之前……

  我想,說說我的故事。




  曾經,片瀨村溫暖的景緻包容著我。做為出生平凡的農家女孩……我每天享受著平凡而幸福的人生,我從不要求什麼,只希望未來能有個男人……或許,是個溫柔的男人,能夠像我的故鄉般……以溫柔與愛惜包容我、擁有我。

  然而……一場大水、一場洪災沖毀了這微小的願望。

  …………。

  啊……那真的是措手不及呢。回過神時我已在冰冷的河水中不斷向下沉淪、深埋。黑暗與不安包裹著我,雖感受不到痛苦……卻非常害怕。我向下……再向下,穿透了人世間、穿過了無數村人的死亡,就像沐浴在一場颱風雨中,瘋狂而令人崩潰。

  最後……我終於墮落到了死者所存在的『隱世』。

  黑與白……為這世界刷上了單調乏味的色彩,彷彿一切都不再重要了。

  沒有感情、沒有聲音、無數的人影走過我身旁,卻像微風拂過臉頰一般空虛。

  那是多麼寂寞的一個所在啊。

  人死後,都註定要一個人來到這麼孤寂的地方嗎?

  思考著這樣的問題,時間也就隨之被遺忘了,我不知道自己在隱世迷失了多久。那是沒有目標也沒有歸途的旅程,我走的好累好累……再也走不動了,疲累驅使我抱膝坐了下來,淚水也隨之奪眶而出——我不想在這裡、不想要一個人!

  誰來發現我……誰來找到我?

  我不要……一個人……不要……

  …………。

  猶如回應我的呼喊般,一束光芒閃現;穿透淚珠灑入眼簾……我,睜開了眼。

  「她還活著!這女孩還活著!」

  最先傳入耳畔的是一響著急吶喊。在模糊的視線中,我緩緩撐起身子,然而身旁軟綿冰冷的觸感使我停止了動作。我好奇的眨眨眼,望向觸感的來源……那是熟悉的、曾帶給我無數溫暖的手——我的父親、母親整齊的被安置於我身旁,全身濕漉的他們臉上被蓋了層白布,任由溪蟹攀爬啃咬。

  在我身後,被洪水沖垮的家園僅剩下殘磚破瓦。

  我的家、我的家園……都不復存在了。

  只有我,在這場洪災中僅存了下來。

  只有我,離開了那黑白色構成的孤寂空間。

  但是……

  「啊……」那是我最後一次流下眼淚。我體會到原來不止在隱世,就連回歸現實……也都只剩下我孤伶伶一人呢。隱世一旅剝奪了我所有的東西……親人、未來、甚至是感情;我把自己的感情,留在了那片冰冷的河水中。

  哭泣,然後——微笑。

  在親人屍身包圍之下、在微微細雨中,我用絕望的無語告別了這些表情。

  至此之後,那張死板的容貌,變成了我唯一掛在臉上的面具。隱世的經歷開發了我潛藏的靈能……也落井下石的帶給我更多痛苦;我意外擁有了接觸他人就能讀取想法的能力,這使我非本意的看破了人們的虛偽——以幫助為由渴望我身心的男人、訴說同情話語而內心譏諷的女人,我被迫的一次又一次拆穿人們的謊言。

  那是多麼痛苦的事。

  就像……連無知,都棄我而去了。

  我好希望……自己可以無知,可以什麼都不用思考。

  這樣,我就不必逃離人群……也不必,來到日上山了。

  是啊……日上山。

  日上山擁有著獨特的磁場,我在那裡尋到了隱世的氣味;或許是因為自己已是半個隱世之人,我被那詭異怪誕的氣場吸引,就像飛蛾撲火般不請自來。在這裡定居的人們深信『水』是生與死的通道,而日上山頂的『夜泉』更是直往隱世之路。

  傳言,當夜泉滿溢之際,現實與隱世便會重疊,也會造就日上山成為受詛咒的不毛之地。故此……在日上山居住著一密宗教派,定期以靈力強大的巫女做為人柱來鎮壓夜泉,她們……因時常接觸生死通道的『水』,而被世人稱為濡鴉巫女。

  她們……不,我們……受世人敬畏著。

  「妳……擁有著遠比他人強大的靈力,所以我賦予妳做為大柱的『黑澤』之姓。」

  「在夜泉中,妳的時間將會停止……所以,妳將成為孤寂的永久花長存於生死夾縫中。」

  「妳有這樣的覺悟嗎?黑澤逢世。」

  「我無所謂。」

  靈力最高深的巫女,將會被送往日上山頂親身浸泡於夜泉之中,忍受夜泉日日夜夜的侵蝕……進而鎮壓住這氾濫黃泉之水。我——做為這樣的存在被他們選上了,『黑澤逢世』也成為了我新的身份,與其他巫女一起,我們的命運早已決定,就是將生命奉獻於日上山。

  但是這些對我來說已經無所謂了。

  反正我……在還未成為濡鴉巫女前,就已經是孤獨一人。

  所以無所謂。

  日復一日,我抱持著這樣的從容……以巫女之姿看取著無數來到日上山、並且渴望回歸於『水』的自殺者,聽取他們遺願乃是我的任務。對我來說死亡已是如此貼近於現實的東西,這使我本就面無表情的臉龐上,又覆蓋了一層死者之霜。

  數年之久,這段日子卻單調乏味的如同數十年光陰。

  終於,我成為人柱的日子近了……為了平息我進入柩籠後對人世間的思念,結婆打算聘請畫家來為我製做弔寫真,以便日後用我的容姿來吸引男性與我『冥婚』,他們說……這樣便能平息我的靈魂,使我鎮壓夜泉能夠順遂無憂。

  但我,對此毫無興趣。

  怎樣都好。

  ……。

  我卻沒想到,這樣想的我是如此天真。

  那天,被稱為『擁有如實般畫技』的男人來到了日上山。

  那人叫麻生邦彥。與山民的氣質不同,他身上散發出一種我從未見過的文明氣息,有趣的是他的鼻梁上還掛著被稱之為『眼鏡』的玻璃片,雖然看起來稍顯滑稽……但他的態度卻可以說是令人訝異的風度翩翩——簡直,與我這籠中鳥是兩個世界的人呢。

  啪嚓!

  「逢世小姐……請妳看看,我覺得這張照片拍的很漂亮。」

  相處數日後,他以一具造型奇異的三腳畫具替我製做了弔寫真……在一陣閃光發出之際,我感覺自己一部分的靈魂被他帶走了……那種感覺在身理上非常痛苦、難受,甚至可以說是剖心之痛;然而在精神上,我卻意外的發現自己有著該被抑制的喜悅。


  一張完美如實的畫被他捏在手心,那相似度簡直令人不可置信。

  他像個孩子般,興高采烈的將自己的作品遞到我面前。他的積極雖使我畏懼,然而他天真的笑顏卻又吸引著我,我伸手接過他的畫,卻……意外的、令人不安的,以肌膚一角觸及了他的手……不好!雖然縮手卻慢了一步,思緒透過他指尖傳遞。

  這樣,我不是又得看破他人內心的想法嗎?我——

  『喜歡妳。』

  …………。

  啊……

  他的想法,是如此的單純。

  卻又如此的強烈,言語透過思緒竄流於我的體內,最終直擊了心窩。

  不要喜歡我。

  不要喜歡我啊……!

  就算喜歡我,我也……

  就算沒有辦法擁有幸福,我卻……

  我卻為什麼,這麼希望他能夠親口將這句話說出來呢?

  明明……明明讀取了內心的想法,就知道了,為什麼……

  為什麼我卻希望他能說出口後帶我離開這裡呢?

  「麻生大人……」

  浸泡於柩籠的夜泉中,我不自主的喃喃唸出他的名字。無邊的黑暗讓我理解法婆已將柩籠的蓋子闔上了……今天,正是我成為人柱的日子……我將告別人世,永遠孤獨的存在於生與死的夾縫內,這一切都在數年前就定好了。

  然而……那個插曲……卻使我內心無法平靜下來。

  也使我,不再有著無所為的從容。

  啊啊,是呢……

  那人的靦腆使之到最後都沒能把心意給說出口。

  目送他下山時,我被他帶走的一部分靈魂催促著我攔下他。

  但……我也如他一般,沒能將言語說出口呢,我真笨。

  ……喜歡,對我來說,就像一個詛咒不是嗎?

  我曾經已為自己已經克服了孤獨……

  然而……

  為什麼會難受……果然我還是,不想一個人。

  「不想……一個人,麻生大人……」  

  「那我就來接妳了,逢世小姐。」

  咦……為什麼……

  聲音……與光芒?就像那時候一樣,就像我從洪災中甦醒一樣;屬於我的永世牢籠,被揭開了一條光明之路。夕陽從縫隙灑入柩籠中,使已經習慣黑暗的我瞇起了眼:「啊……」模糊的視線下,我不敢置信的注視著眼前那人:「如果是夢……請千萬不要讓我醒過來。」

  是他,是麻生大人。他掛著依然靦腆羞澀的微笑來接我了。

  對比以往,麻生大人此刻掛袍上滿是汙泥,而濕透的杉衣也顯現了他冒雨翻上山頂的魯莽行徑。他手忙腳亂的將柩籠蓋子撐開,動作中他還著急的按住差點滑落鼻樑的眼鏡,看起來有些可愛呢……

  「為什麼……知道我在這裡?」偏了偏腦袋,我呆然的輕聲詢問。

  他沒有馬上回應我,而是柩籠完全敞開後,才低語打破沉默:「查了一些資料,沒想到逢世小姐妳居然……是人柱。」似乎想保持形象般,他迅速的以手帕擦拭自己的臉與手,隨後將乾淨的手朝我伸出,滿臉憐惜之姿:「請跟我走,這不是妳該有的命運。」

  不是我……該有的命運嗎?

  眼前的他,所說出的話語是如此肯定。

  那份堅定,驅使我怯怯的伸出手,卻遲遲沒有握上:「麻生大人為什麼要為了我……?」眨著混濁的黑瞳,浸泡在夜泉的下半身開始隱隱作痛,我猶豫了。我想知道他的想法,雖然其實我是知道答案的……但是……但是。

  但是我……

  「……我喜歡妳。」不給我思考的時間,麻生大人主動握住了我的手,將我溫柔的從浸滿夜泉的柩籠中拉了起來。在這一瞬間……我感覺世界停止了,我回到了過去、回到了片瀨村,將沉在冰冷河水中的情感給撈了起來。

  「雖然知道的……但還是希望你說出口……」牽握著他的手,感受他強烈又堅定的愛慕之情,我發現笑容正逐漸勾勒在我平淡的面容上:「謝謝你……麻生大人……」好開心,真的好開心……

  我……

  好想跟他一起活下去。

  砰!

  但果然,故事都不會有完美的結局。

  「啊……」呆愣望著麻生大人胸口漸漸暈開的紅,我手指微顫攙扶住他不支的身軀。透過他的鏡片,我發現他好似一點都不驚訝般,勾起了虛弱卻溫柔的微笑:「抱歉……我果然……不適合當英雄啊……」那份笑容中帶有百般自嘲與無奈,讓我心口彷彿被緊咬般痛苦。

  「您永遠是我的英雄。」輕撫他漸漸冰涼的面頰,愛惜之情促使我緊緊擁住了他:「永遠。」就像在安撫孩子般,在他耳邊細語。我自認早已乾涸的淚水在此刻泉湧而出,靜靜淌過我的臉頰,滴落玄黑的夜泉之中。

  「那真是……太好了。」鬆口氣般,他哈哈傻笑著。

  「真的……太好了。」隨後變成了閉眼的微笑,抵在我肩上浮動的呼息漸漸止歇了。

  …………。

  要是,能擦肩而過就好了呢。

  要是,沒有讀取到他內心的想法就好了呢。

  這樣……至少那人能夠繼續活下去,不是嗎?

  透過麻生大人的肩頭,我靜靜注視著在其身後豎列的教徒們。領頭的黑衣法婆以不帶感情的目光回望我,在數秒過後——她開口了:「……請認清自己的責任與命運,黑澤大人。」

  命運嗎,這個詞真討厭呢。

  就像某個人編織出的謊話般,充滿漏洞。

  因為麻生大人說了……孤獨不是我的命運,而我選擇相信他。

  …………。

  「結婆。」沒有理會法婆,我將目光轉向瑟縮於她身後的白衣婆婆,那是一直待我有佳的結婆,也是冥婚的證婚人。她以為難的神情看了法婆一眼,隨後出列,朝我輕輕一鞠躬:「小姐有何吩咐……」

  「我……」深吸口氣,我堅定的望著麻生大人熟睡的臉龐,輕語:「要和這人冥婚。」



  ……。

  過去,都將變成久遠的歷史。

  但情感是不會隨歷史被遺忘的。

  靜坐於柩籠內,夜泉平靜止波於我胸前。

  那本該冰冷的夜泉,卻在此刻多了幾分暖意。

  那份暖意來自於我與他緊緊牽握的手,傳遞全身。

  我微笑偏望著身旁與我頭靠著頭的麻生大人:「你真傻……」

  他沒有回應我,僅是閉著雙目,以安然的熟睡之姿支撐著我。

  我想……

  不久後,我就會被夜泉吞噬殆盡吧。

  而我會向下墮落、深埋……最終回歸於隱世中。

  但是……這次……

  想必我不會再是孤身一人。

  「我也喜歡你,麻生大人。」



  「夕莉。」裝潢別緻的骨董喫茶店中,面容姣好而富有成熟魅力的女人輕喚對桌之人名諱,而那被稱做『夕莉』的女孩緩緩抬起頭,略顯憂鬱的臉龐上滿是疑惑:「怎麼……?」

  「其實我一直很好奇呢。」女人撥弄了一下自己的秀髮,將兩手相扣為橋,撐在桌上而抵在下巴之下,饒富興味的瞧著夕莉的眼眸:「為什麼……當初妳選擇要在日上山自盡呢?」

  聞言,夕莉沉默的低下頭:「巫女傳說……」

  「嗯?」這話使女人疑惑的眨眨眼:「是指……逢世巫女嗎?」

  「嗯。」點了點頭,夕莉再度陷入沉默之中,靜靜啜飲了一口紅茶。

  「那真是淒美的故事呢。」女人歪頭想著,做出似懂非懂的回應:「悲劇的結局。」

  「我不覺得那是悲劇。」卻在此時,夕莉搖搖頭:「我很羨慕她。」

  「羨慕?」

  「幸福……」夕莉的目光緊黏在圓桌的花紋上,久久才抬起頭,用堅定的眼神看著眼前如同師長般的女人:「幸福是因人而異的……或許世人將逢世小姐定義為不幸,但是……我覺得最後她一定是帶著幸福離去的。」

  「哦……」女人有些訝異今天夕莉的多語,她理解的點點頭。

  「所以,我想見證。」如此說著,夕莉閉眼輕語:「在我就要跳下山崖之際,我看見了夕陽。」她停頓許久,才睜眼露出了不明顯的微笑:「那是絕美的景色,我相信逢世小姐最後也看到了那個,所以……我不免想著『自己可否像她一樣獲得幸福呢?』」

  講到此,女人算是完全理解了夕莉想表達的,也知道了為什麼當時夕莉沒有馬上選擇自盡,她微笑將紅茶杯端起,送到唇邊,輕啜一口後,伸手摸了摸夕莉的腦袋:「一定會的。」

  「真的嗎?」夕莉偏偏腦袋,疑惑詢問。

  「真的,一定會的。」







  好久沒寫同人文了,希望各位不要嫌棄。
  這次是針對『零~濡鴉之巫女』所寫的自廚結局。

  好喜歡逢世啊!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7598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濡鴉之巫女|零~ZERO~

留言共 9 篇留言

天樞D奧古斯特布麗
是乳壓之巫女嗎0w0?

03-13 18:57

真姫最可愛了
這次的boss 被桑島法子配得好溫柔 ㄎㄅ 都快被帶到隱世了

03-13 19:18

雨下亭
你不要某天打給蓮說要結婚就好了

03-13 19:20

闇夜冰風
夕莉跟白菊才是王道好嗎

03-13 20:01

浪人
逢世阿~~~寄香請給我+.+

03-14 00:10

遙闊湛藍
永遠記得逢世筆記的一句話(可是,巫女的祕密,我的祕密,又有誰會來看取?)充分表現了逢世的孤獨與無法被人傾聽心中想法的無奈,所以最後真結局夕莉看取了逢世,讓逢世坦然面對自己的宿命這幕讓我感動良久。

03-14 06:32

聖野光
我絕對不會說我是因為累才按下影片播放的!!!

03-14 11:39

老鼠王
累超棒的~~Y(滾走

03-14 16:07

齊天
遲到了幾年才接觸這部作品,真的好棒啊~
我也好喜歡逢世,希望她能在柩裡好好待著等麻生後代來救[e12]
我也自製了一首MAD給最喜歡的逢世[e1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eZFdBqSiuY

03-04 03:2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4喜歡★jay82011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冒險者訓... 後一篇:[達人專欄] 【冒險者訓...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azenochen大家
目前小屋連載小說中!每日更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2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