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Extra-Asa:亞莎的課程1──明晶草

作者:席拉│2015-03-13 16:28:18│贊助:22│人氣:290





明晶草
The Wolf
銀狼
「知恩圖報的__」
但,可別過度犧牲啊?




  這是在艾爾帕卡還沒破壞柵欄、大舉往外逃、在校園內亂跑之前,在第一週的時光內發生的小事件。

  艾比西上完武術課之後,準備在午休時間到校外用午餐,卻看見等在校門外的自家銀狼滿身是血,喘著氣,左後腳的白色狼毛被大片的血染紅,有一小部分已經凝固轉深,卻仍有鮮紅色浮現──是血還沒止住的徵兆,而這狀況看來並不是太樂觀。

  「……」在腦內評估完銀狼的狀態,他無語,錯愕地瞪大寶石般的藍色眼睛。縱然性格較從前扭曲了許多,對動物們依然未變、半分未減的那份溫和,或許是讓他得以保有澄澈眼神的緣由。

  相對於此,銀狼回望他,眼神無辜至極,像是在說「葛格,我只是去野餐而已,哪知會弄成這樣」似地,一個天真無邪卻總會捅出簍子的小孩。

  「你是到哪去了?」艾比西迅速蹲下身子,撫摸起銀狼的下巴,並壓住他流血的地方,「弄成這樣太誇張啦。」語氣半是寵溺、半是責怪,或許寵溺要更多一些,「我身上的藥都用完了,你倒是說說要怎麼辦?很痛吧,喂。」身為旅行家兼任獵人,他還在旅行時,身上多少會帶一些可能會用到的藥草。不過為了暫居於阿斯嘉特,他前些陣子把那些藥草都賣掉了。

  銀狼的眼睛眨了眨,似是在思考,他的目光轉而看向學園主樓醫務室所在的方向。艾比西愣了一愣,第一時間雖無法反應,至少在一會兒後理解了銀狼的心情,「你不會是要我帶你進醫務室吧。」語調下墜,這並不是詢問,只是推測。沒想到銀狼聽了他的大膽推測卻搖起了尾巴,看起來十分興奮。

  「……你啊。」把臉靠向銀狼,銀狼迅速地靠過來蹭呀蹭,明明應該很痛的,動作卻沒有一絲遲疑,艾比西拿這隻總跟著自己的動物沒辦法,「就說你是我的魔寵,應該能搪塞過去。」想起那頭十年前對自己說「你不適合我,我也不適合你」的獸族,如今內心對他的情感已是全心真意的誠摯祝福。


  ※


  校醫亞莎和開幕式時致詞的形象沒有落差太大,或許該說這學院的老師感覺脾氣都好得可怕。當艾比西抱著銀狼走進醫務室時,亞莎馬上就發現了受傷且需要幫助的是動物而非人類。可能是因為那明顯的血的氣味。她的羽耳晃了晃之後,起身的同時,向同樣值班的兩個醫護人員搖頭,表示這件案子她來解決。

  湊近一人一狼,「是你的朋友嗎?」亞莎稍稍抬頭,用溫婉且好聽如黃鶯的嗓音輕柔地問道,穿上鞋子有一百七十公分以上的身高使她的紫眸能輕易地和艾比西對上視線。

  雖然總是相當平靜的眸子此刻卻好像隱約透露著幾分興奮?艾比西並沒看出來。

  而沒想到亞莎會劈頭就這麼問,雖希望銀狼能快點接受治療,他仍是先微怔,才說出事先想好的說法:「是魔寵。」停頓了下,又補充:「永遠不會換的那種。」說完,懷中的銀狼蹭了蹭他,讓他不著痕跡地勾起嘴角,只有一秒。

  「嗯──?」亞莎舉起右手靠在左手上頭,撐住下巴,打量了銀狼一會兒,先是盯著他腳上的傷,又對上銀狼燦金色的目光,「是位很勇敢又果決的先生呢。」忍住不在學生前表露過度誇張的興奮,無視於一旁顯得緊張的醫護人員的視線,讚賞似地瞇起眼笑了開來。

  她看出了些什麼,但並沒有直言。眼前這學生並不知道銀狼的真實「物種」吧?僅是一瞬的眼神交流,她稍微了解了這狼型的生命的想法,她並不是隨便拆穿他人隱私的性格,「放在這裡,我會幫為他止血並上藥的。」思考完,接著說,指向一旁的高檯後,轉身走到儲藥櫃拿取藥品。

  亞莎的動作在打開藥櫃時停頓了幾秒,艾比西並沒發現,而是難得聽話且迅速地打橫放下銀狼,見他一下癱軟了下來,為他調整姿勢,讓受傷的地方能不需接觸到檯子、方便亞莎抹藥,最後,在還流著血的部位下方擺放毛巾,以免弄髒環境。剛剛的精神百倍,多半是為了不讓艾比西擔心而勉強自己表現出來的吧。

  見到這樣的狀況而有些心疼,艾比西做完一連串動作還想多摸銀狼一會兒安撫他,卻被回過頭來的亞莎制止。她沒有拿著藥,反倒是伸手在銀狼的傷處釋放魔力,白色混著幾分淡黃色,僅是釋放而已就能具現化的那樣強大。

  亞莎一面為銀狼止血、一面說:「很抱歉,因為在開幕式治療用了些藥,目前醫護室的備用藥有些缺乏了,體型這麼大的魔寵先生,剩下的藥並不夠他用的……艾比西同學,能麻煩你到森林的洞穴裡採藥嗎?你應該很了解哪些藥能用,而哪些藥不行吧?」值班的醫護人員之一在亞莎說完話時遞了任務單過來,上面寫著,若面對牧場繞左方的柵欄前行,就能很快地到達目的地的森林,再往內一會兒則就能看見洞穴。

  若是平常,艾比西一定會懷疑究竟是真的缺藥,還是和開幕式相同是考驗、課程的一環,但此刻他滿腦子都是銀狼的安危,而且竟然是用魔法而非藉繃帶止血,或許情況比他想像的要糟上許多。他慶幸著自己沒先為銀狼隨便亂做緊急處置,拿了單子,也沒說「好」,就準備離開醫務室往牧場去。完全忽略了亞莎為什麼知道自己擁有足夠魔藥知識的這個疑點。

  只是走到醫務室門口時,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他又回過頭來。

  亞莎看向這個帶著「珍奇生物」的學生,偏頭:「還有什麼問題嗎?都可以問。」說著話的同時也持續使用魔法,連不黯這領域的艾比西都能在離幾步距離之遠的地方感覺到溫暖的魔力。或許這就是總把仁慈和悲憫放在心上的厲害之處吧。

  「……麻煩妳。」沒有鞠躬,也沒待亞莎回應,最低限度地拜託完畢,僅是一瞬,門口便沒了聲息。

  「沒問題,只要你順利帶回藥,一定會馬上好起來哦,」艾比西當然是聽不見應答的,亞莎仍是輕聲允諾,這是她小小的堅持。她轉而看向擁有漂亮眼睛的狼──人,用左手釋放魔力,右手溫柔地撫摸、讓這個患者安定下來,「你想睡的吧?好好休息吧。」

  銀狼終於發現了亞莎似乎了解自己的身分,這語氣並不似擁有智慧而且能以語言表意的物種會對單純的動物說的。無妨。雖然本質上有所不同,亞莎和他仍有部分相像。他於是奮力將頭上下擺動了一回,浸在溫暖的魔力裡,沉沉入睡。


  ※


  雖然根據任務單上的指示來看,繞著牧場走是近路,到達森林中的洞穴依然是下午約三、四點後的事。比起偌大的洞穴入口,艾比西選了較小、只能供一人通行的那邊,反正這次是一個人來,而且在他的知識中,從這兒走比較能達到「釣到大魚」的目的。

  壓低身子進到洞穴裡頭之前,看了外面最後一眼,他覺得自己好像看見了什麼頭上有個發光物體的、前幾天說過話的人──嗯,一定、絕對,是錯覺吧,怎麼可能會有那種生物存在呢。想著,他一溜煙鑽進洞穴內。

  洞裡一片漆黑,光靠人類的眼睛什麼都看不見。艾比西想起,平常都是請銀狼走在最前頭,因為他有良好的夜視能力。現在,只有自己孤身一人。明明七年之前、遇到銀狼之前也都是這樣一個人……擁有夥伴讓人同時變得強大卻也軟弱。

  其他人他可不要,唯有面對銀狼,他覺得無妨。

  沒有空閒的時間能點起火恢復視覺,就算進入洞穴前先點好,以坡度來看要用咬的也有困難,甚至可能自己把自己的去路或退路給封住,艾比西毫不後悔稍早舉動地倚靠觸覺和聽覺緩步前行。途中,手壓到不少軟硬兼有的不明物體,還流出了或溫或涼的汁液,他完全沒有因而害怕或退縮,他想,不是蟲,就是蟲,總之還是各種蟲吧。「呃,不小心造業了抱歉,我想救我朋友。」隨手甩掉手上的黏膩,如此低語,縱然應是沒人能聽到,也沒生物能聽懂。

  他真的想念旅行的好夥伴了。


  ※


  她的猜想果然沒錯。亞莎拉起了布簾,沒讓剩下的兩名醫護人員看到剛剛艾比西帶來的狼的變化。雖然由她來看,這隻並不是狼人,而且狼型應該才是這生物的原型──大概是因為接收了自己的魔力,反而變得不穩定了吧。

  銀狼一下子是「人」的樣子,一下子又變回了「狼」的樣態。現在的他是「人」,銀白色的髮絲和狼型時相同,微長的睫毛下也應是同樣的燦色金黃,比主人更白的膚色不確定是本來就如此白又或是失血過多的結果,若非頭上的狼耳吸睛,看起來就只像一位普通的青年。而要不是她早記下了所有學生的臉,或許還會將他誤認為哪個學生呢。

  「現在多休息,等會艾比西同學帶著藥回來,可得自己變回去哦。」她輕喃,銀狼在半夢半醒間瞇著眼看了她一眼,點點頭,又繼續休眠。

  她不知道怎麼樣才傷得這麼重的,至少他睡得還算安穩。亞莎想著,離開銀狼躺著的床,轉而處理又一個因為受傷而尋求幫助的學生,在空檔間,她看向窗外由正午的明亮漸漸轉暗的天色,「是不是,有點慢……」

  那孩子怎麼還沒回來?


  ※


  艾比西輕撫著自己的臀部排解痛楚。他沒注意到洞穴的通道竟突然地在一個拐彎後直直下落,結果是他就這樣重重地以屁股著地,坐到地板上。若是平常絕不會如此的,他實在是大意過頭。

  「真是的……」扶著牆壁起身,至少有地方站穩,沉默了幾秒沒聽見疑似生物的呼吸聲,他自背包中拿出火把,甩了甩,自動點燃,這是不用魔法的人也能用的魔法道具。姊姊留下的禮物,還能重複使用,相當環保。

  點燃的火把照亮了通道, 似是鮮有人跡的地方,畢竟入口是那樣一個小小的洞。有不知是不是地下水的液體自上方落下,積成了一灘淺淺的水窪,應該有地方排出,不然這裡會是一片被水給淹沒的景象。地上長著許多苔癬,不留意的話可能會滑倒。

  判斷完畢,艾比西轉而看向自己剛掉下來的地方,在天花板的正中央,附近沒有任何著力點,看樣子是無法從來時路回去了──這裡應該有和大的那個相連吧?他挺直身子,跳了跳,確認雙腳沒出問題、也沒傷到尾椎或任何其他的地方,才接著向前行。或許剛剛以肉多的部位著地是件好事,若是無預警地以其他地方落地或許會骨折或扭傷,想救人卻反而也得等人救,那可就本末倒置。

  因為已經拖了不少時間,他下意識地在不會跌倒的速度內加快步伐。

  不一會兒,能看見前方有光,加快腳步抵達,原本狹小的空間延展開來,而自上方有微弱光照下,即使如此微弱,也能不需火把就看得一清二楚。地上長出了幾簇水晶,不知從何而來的水流過這些水晶,潺潺地流到腳邊,如同一條小溪。但最為重要的,是生在光照之下、葉片顯得透明、上頭似乎有幾滴露水並映著光的幾株植物。

  明晶草,通常長在常年黑暗的環境中唯一有光的地方。完全的光明裡頭,不會有;完全的黑暗當中,也不會有。是頗少見的藥材,外用有消炎、止痛的功效,內服則能幫助造血。他只在許久以前為狩獵困於家鄉附近的洞穴裡時見過一回,這附近還真是什麼都找得到……想著,艾比西轉而左右觀察四周,毫無動靜,應該沒有任何同學,也沒有會阻擋採藥的生物。

  他又一次甩了甩手中的火把,將之熄滅。環境又一次轉暗,艾比西用力眨眼,讓自己習慣這樣的亮度後,輕巧地在不踩到水的前提下走到明晶草旁,透明的葉片綴著淡粉色的花。說來好像從沒見過明晶草的話呢?這麼想著的他才剛彎下腰把手放到藥草上頭,準備摘取需要的,大概三、四株的量回去──

  「艾比西?」

  伴著熟悉的聲音呼喚自己,無盡的黑暗襲來,他記得這道霧……


  可是怎麼會在這兒?


  ※


  艾比西回過神來,頭還隱隱地作痛,這次,他逃離恐懼花的時間比十年前久上不少。除了不解這裡為什麼也有恐懼之霧以外,另一個讓他感到意外的是,他竟已身在洞穴外頭,手中緊握著三株藥草。

  也無再入洞穴一次的念頭了。縱然全身都不暢快,比起旅行夥伴的傷並不算什麼,他轉身就踏上歸途,或許是熟悉了路,又或許是目的較稍早更為明確,回校的時間比抵達森林裡的洞穴時快得多。

  雖然快上不少,終於回到學院校地裡時,朝日仍已然西沉,校園內也變得沒什麼人,頂多有幾個似是戰鬥狂的同學還在訓練場上切磋戰技。他無心湊一腳。看了訓練場一眼便轉而推開醫務室的門。

  醫務室裡頭只剩下亞莎一個人在。艾比西的第一件事不是先向老師問好,而是走到銀狼的身旁觀察他的狀況。正要開口招呼艾比西的亞莎自然是沒能和他說到話,她也沒生氣,只是對這樣的深刻感情微微一笑。是能夠理解呢,又或者是覺得難能可貴呢?又或許,她只是維持她平常的神情而已,並沒有特別的意思。

  另一方面,在艾比西眼裡看來,銀狼的表情很放鬆,定睛看著他幾秒後,銀狼醒了過來,眼睛一亮、抬起頭,一臉「摸摸我吧、摸摸我!」的情緒。明顯不是逞強,而是好了許多的平常的他。艾比西立刻用手攻擊他的臉,使勁搓揉,「我擔心到不行啊,你這傢伙,看我怎麼修理你。」話語有些凶狠,其中的情緒卻是縱容。

  銀狼這時站起身子,蓋在身上的棉被落下。後腿的傷已經癒合,痊癒的速度飛快。艾比西還沒來得及深思,「艾比西同學。」亞莎就緩步走至一人一狼身邊,輕喚學生的名字,算是提醒的意思。

  艾比西恢復了不是很禮貌的表現,伸出的握著藥草的手,也不待亞莎接好就放開來了。亞莎下意識地用魔法接住,沒讓重要的藥草摔到地上。明明是相似的金髮和幾乎同樣的魔法,艾比西卻是過了幾秒才意識到這和姊姊有點相像。銀狼這時舔了舔他,免得他繼續被回憶綁架。

  「他非常乖巧呢,沒亂動,也沒亂叫嚇到學生哦。」握緊藥草,亞莎先是交代了銀狼這幾個小時的狀況,「好像本來就有很強的生命力,不流血之後,傷口就開始癒合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一開始血會止不太住呢?」她看向艾比西,似是在詢問。但他也不知道其中原因,因而回視的眼神中帶著幾絲煩躁。對此,亞莎瞇起眼笑了笑,還真是個不信任人的學生,也沒多說什麼了,轉而觀察艾比西交出的藥草。

  「啊,是明晶草,」舉起手讓燈光透過葉片射入眼睛,「而且很清澈,品質很高呢。一、二、三……三株的話,能用好一陣子。」直到剛剛都是溫和且冷靜的亞莎,少有地顯得雀躍,畢竟是稀有藥材,而她又打從心底是名仁醫,能拿到這樣的材料助人相當開心,「艾比西同學你再等一下哦,我把一部分搗碎,抹在狼先生的身上,再分一點讓他吃下……」

  在亞莎鑑定自己帶回來的藥草時,艾比西和銀狼眼神交流了一番。

  「你需要?」
  「不用。」
  「完全好了?」
  「好得差不多了。」
  「害我特別幫你採藥啊,還遇到令人不爽的事。」
  「呃……真是不好意思。」

  說出的語言不完全相同,最終結論卻絲毫沒出差錯。艾比西彎彎手指,銀狼順勢從檯子上跳下,並回頭叼起沾到血的毛巾。

  「不用,他好得差不多了,也不需要。我要走了。」他於是直接打斷亞莎的話,即使如此,亞莎看起來仍一點想生氣的樣子都沒有,「那些就留著,我之後……學期之間,說不定還會再來。毛巾等之後洗完銀狼會叼過來。他都跟著我吃熟食,嘴巴很乾淨,不需要擔心衛生什麼的。」說到學期時有些遲疑,他不怎麼習慣這個詞彙,「好,拜。」語落,恰好走到門口。其實他是有稍微放慢步伐以完整地把話說完啦。

  「艾比西同學,受傷跟病痛都一樣,如果沒好好地治好,就以為好了而不管它,是不行的……」見狀,亞莎仍出言,想至少讓銀狼接受最後的治療。

  但艾比西又一次地打斷了,「這點,我不會比妳還要不了解。」回眸看向亞莎,不知對方是否能發現他眼中因稍早的恐懼之霧而顯得深沉了一些的痛楚?

  亞莎保持著微笑,也望向艾比西。一秒、兩秒、三秒……直到銀狼「嗷嗚」了一聲,才輕嘆一口氣,說不過這學生,或者該說,這學生的心底不願意被說動。

  「……照顧這傢伙謝了,拜。」見亞莎不再堅持,卻驚覺自己或許話說得有點重,轉而相當輕聲地道謝,緊接著揚聲說完代表再會的最後一字似是欲掩蓋道謝的事實,便擺擺手領著銀狼離開了。

  因為格局關係,一人一狼一走出醫務室後,亞莎就再看不見他們的身影。

  不過直至聽見腳步聲越來越遠,她才將藥草放好轉而開始辦公。

  「啊,說來,明晶草稍微『處理』一下,也能做成毒藥呢。」過了好一陣子,亞莎突然喃喃自語道。無人在這,當然是沒有人會回答她的。她沉默了會兒,起身把艾比西沒帶上的門關好。


  房內歸於一片寂靜。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7584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冒險者養成班|艾爾帕卡

留言共 4 篇留言

艾茵‧埃特納
萌萌小離>艸<
萌萌的ABC>艸<
萌萌的狼>艸<
(蹭蹭蹭

03-13 16:43

席拉
>//////<
艾茵姊姊萌萌!
亞莎萌萌!
大家都萌萌!!!
(回蹭蹭蹭03-13 16:47
黑流☆鮪魚
喜翻可愛的狼+艾比西和萌小離(???)ˊ艸ˋ

03-13 16:48

席拉
謝謝鮪魚喜歡ABC跟銀狼>/////<
雖然沒特別想湊對,但是老夫老妻又相知相惜式的同伴情誼真的很棒!
咦、咦……?!那、那我也喜歡鮪魚ˊ///艸///ˋ03-13 16:59
毒蛾太婆ㄌ香到升天
鮪魚跟奈子妳選哪個

03-13 17:38

席拉
我……



我喜歡鮪魚,我愛奈子!(被黑單03-13 17:46
《冒險者養成班》
任務獎勵已頒發,獲得艾爾帕卡代幣兩枚、寶物編號O7:老舊的藥用水晶瓶。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3/688cd9eca8f3c5cf676ff2e9a6965e87.PNG?w=300

03-21 13:4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sighi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Episo... 後一篇:[達人專欄] Episo...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ulinejulineALL
YA~歡迎來小屋~看看我的不織布手做~謝謝>///<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