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達人專欄] 【凌家 II 大貓小貓相親記】恃寵而傲嬌《番外:歐洲蜜月》下

作者:喵芭渴死姬│2015-03-13 14:11:52│巴幣:30│人氣:421
->>>舊地重遊,小傲嬌正感慨之際,耳邊竟忽然響起了……?!


文 By 喵芭渴死姬
圖 By 西班牙咖啡


    「妲米勾勾勾勾勾~~~~」
    
    貝兒興高彩烈地捧著禮物,一撞進新娘室就拉開嗓門連聲大喊,讓一身白紗的妲米歐不禁嚇了一跳。
    
    「膩個死拉貝仔,槓麻又大呼小叫的啦!」
    
    「嘿嘿!難得看到用肌肉做的新娘,窩太興奮惹啊~」他賊笑地將禮物擋在身前,表示自己有備而來。
    
    「死拉貝仔,尼皮在癢嗎?」妲米歐瞪了過去,就注意到那大盒東西,「這個是?」
    
    「不癢!窩皮敲好的~」把禮物遞過去後,他就立刻往後退一步保持距離,「嘿嘿,給妲米勾的禮物啊,我可是花了三年多的時間準備的喔!你一定會敲感動的啦~」

    「居然花了三年多的時間準備禮物?」妲米歐有些懷疑地挑起眉,打量這完全猜不出內容的禮物,「嘛!窩還是先看看禮物是捨模,再決定要不要感謝尼好惹。」
    
    一旁等待新娘拆禮物的同時,他不住將嘴角拉得開開地竊笑,那禮物可是經過他精心包裝,不僅有三個盒中盒,每一盒還被捆了厚厚的包裝紙,標準就是顧人願的包裝法。
    
    果然,在拆了滿地的包裝紙後,竟發現還有一個小盒子,妲米歐的臉就不禁抽了,「也、也太多層!你來亂的嗎!?」
    
    「唉呀~~越驚喜的越要留到最後咩!快拆快拆!」他壞笑地拿出手機調好相機模式,等妲米歐一拆開最後一層包裝時,就快速拍下那瞬間的表情。
    
    禮物是一本自印的書冊,封皮上寫著「妲米勾的獵奇愛愛傳」,內容記錄了妲米歐與秦云三年來的戀愛歷程,也自然是他自己腦補亂幻想的各種神奇版本,而真正的故事則藏在書本的某些角落,讓兩位主角自己去挖掘。
    
    當然,此刻的女主角只注意惡搞部分,因而又羞又窘地紅了一張精緻妝容的臉。
    
    「膩個臭拉貝仔!窩跟云的愛情哪裡獵奇了!!!」妲米歐氣得隨手抓起一個東西,就朝他扔了過去。
    
    「哇啊!!妲米肌肉龍果然要暴走啦!!」早料到對方的反應,他嘴裡雖是亂叫一通,雙手卻訓練有素地接住飛來的東西,隨即便是一愣,「咦?這是?!!」
    
    望著手中設計精美的捧花,他不禁傻眼了,據說……據說新娘結婚當天,誰接住新娘拋出的捧花,就會是下一個出嫁的人……?!!!!
    
    「啊!等等、捧花還來啊!」這才意識到自己丟了什麼,妲米歐立即衝過來要搶。
    
    同時間,他也跟著驚羞地大吼,將捧花如燙手山芋地扔還回去,「哇啊!!臭妲米勾給我捧花幹嘛啦?!!!!」
    
    「不算不算!這又不是公開送捧花,習俗捨模的都不算啦!」
    
    「當然不算啦!!窩、窩才迷要那、那個捨摸!!! 」
    
    「哼哼哼!尼想要也不給尼啦!」
    
    「窩、窩才不希罕捨摸捧花勒!!哼哼哼~」
    
    對啦對啦!!!他才不希罕勒!!!!反正、反正……他又沒人愛……
    
    心虛地瞄了眼一直跟在身邊的某人,卻見對方失笑地揉著自己的頭,眼裡是一片溫柔寵溺的笑意,他便不禁炸毛地把手往哥哥身上亂擦一通,藉此遮掩自己心中既羞又失落的慌亂。
    
    討厭!討厭!每次都這樣!明明說最疼自己,說什麼會滿足他所有願望,卻老是瞞著一堆心事,讓他一個人亂猜一通,討厭討厭!臭哥哥最討厭啦!!!
    
    「貝兒?」
    
    最吐厭臭哥哥惹啦!嗚~
    
    「貝兒,貝兒,醒醒!」
    
    咦欸?
    
    貝兒睜開眼,就見到一雙擔憂的雙眼,他茫然地看了看此刻的環境,竟是在保羅家的客房裡,而他正窩在哥哥的懷中,臉上是一片濕涼,最重要的是,他正緊抓著哥哥的睡衣前襟,當目光瞥見因扣子全被扯落而外洩的春光,上頭還有未褪的牙印,他頓時就囧了。
    
    「做惡夢了?」為他擦去臉上的淚痕後,泰特斯心疼地抱緊寶貝弟弟,「哥在這,寶貝兒不怕。」
    
    「唔……也、也不是惡夢啦……」貝兒窘迫地埋住了臉,順勢在哥哥的胸前磨蹭,心裡卻不住抱怨著,怎會忽然夢到妲米姊婚禮那天的事啊?丟臉死惹!!
    
    「那是什麼?讓貝兒哭成這樣。」輕柔地拍撫他的背,泰特斯直想鑽進貝兒的夢裡,替寶貝兒趕跑害他難過的壞蛋。
    
    「才鼻告訴你啦~窩餓惹!」沒那個臉皮再提起那天的糗事,貝兒紅了一張臉地搖搖頭後,就往哥哥的脖子咬了口,證明自己有多餓。
    
    果不其然,一聽到寶貝弟弟餓了,泰特斯就連忙起身,將貝兒推進浴室裡,「你先洗漱,哥去找人送餐點來。」
    
    「嗯!」
    
    今天是他們來阿瑪菲的第五天,本來說好要陪玩的保羅不知怎了,忽然變得好忙,幾乎幾天都不見人影,就連哥哥的電話也變多了,時不時就要確認手機,害他忍不住悶了起來。
    
    本來就打算在分開前,多製造些回憶的嘛!臭哥哥,幹嘛又老分心處理公事?吐厭!
    
    不過一想到今天終於可以去看藍洞,他的心情就又雀躍了起來,自三年前參觀那如仙境的蔚藍世界後,他就一直念念不忘地想跟哥哥分享,如今總算要實現了。
    
    用最快的速度享用了婆婆準備的豐盛早餐後,他就在婆婆別有深意的笑容下,拉著哥哥一同出了保羅家,坐上前往卡布里島的船。
    
    
ค(●ω●)ค      ค(#Φ皿Φ)ค     ค(QωQ)ค      ค( ̄ε ̄*)ค      ค(๑*д*๑)ค !    ค(๑˙o˙๑)ค      ค(>ω<*)ค     ฅ( ̳• ω • ̳  

    
    拉了拉身上的白襯衫,貝兒看向也一身白衣的泰特斯,不禁有些疑惑,「為什麼突然要穿這樣啊?不會容易弄髒嗎?」
    
    「貝兒不想跟哥穿情侶裝嗎?」泰特斯伸指輕刮了下他的鼻梁笑道。
    
    「唔……沒、才沒說想……也沒說不想啦……」他紅著臉飄開視線,小聲嘟噥地走進船艙,才發現整艘船竟然只有他們兩個乘客,「咦?者摸只有我們啊?」
    
    泰特斯淡淡地瞄了眼朝他們探頭的船員,「剛好是淡季吧。」
    
    「嗄?八月是淡季嗎?」疑惑歸疑惑,但哥哥說的話通常都是對的,於是他沒再多想,就趴在欄杆上望著蔚藍的大海,「哥~我上次有看到海鳥抓魚喔!牠抓得好快喔!超膩害的~」
    
    寵溺地揉了揉他的頭髮,泰特斯瞧見貝兒吞了下口水,便失笑地問:「貝兒想吃魚了?」
    
    「對啊~啊!上次撲克叔有帶我去一家餐廳吃魚,超好疵的喔!!逛完藍洞後,窩們可以去疵~」
    
    「好,貝兒想吃什麼,哥都帶你去。」
    
    「是我帶你去啦!逆又沒去過,者摸知道路?」
    
    「好,貝兒帶哥去。」
    
    一路說說鬧鬧、黏黏膩膩地來到卡布里島,貝兒迫不及待地拉著哥哥來到小船轉乘處,卻仍不見印象中的排隊人潮,僅有一艘拖著一條小船的遊艇,上頭坐著兩個中年男子,一個應當就是船夫,不過這大熱天的卻穿著夾克,似乎一點都不怕熱,而另一個則是帶了個大包包的遊客。
    
    「你們真幸運啊,我們正好要出發了。」船夫對他們揮揮手,憨厚的笑容裡帶著溫文的氣質。
    
    「喔耶!太好惹!」不疑有他地跳上快艇,貝兒燦笑地對哥哥說:「還以為要像上次那樣排隊排很久說,真的是太幸運啦~」
    
    天真單純的歡喜似有傳染力般,讓其他兩人都跟著笑了起來,那位遊客還摸著自己的包包,用不甚標準的英文說:「今天的確是個好日子啊!」
    
    泰特斯輕輕點了頭,牽著貝兒的手緊緊地握了下,眼裡盡是寵愛的笑意,「是啊,誰讓貝兒是上帝的寵兒呢?」
    
    「唔……哥也是啦~」那過於溫柔的溺愛目光,讓貝兒感到臉頰一陣微熱,便只好縮起下巴,害羞地飄開視線,嘴角卻是掩不住的甜蜜。雖不知為何哥今天的心情似乎特別好,不過這總算是好事,只要哥開心就好!
    
    「呵呵,每個人都是上帝的寵兒。」船夫駕著船說道,笑瞇的眼角隱隱透著睿智的紋路。
    
    快艇一下就來到藍洞前,四人換上了小船,兄弟倆坐在船中央,另一位遊客似是看出他們的關係,刻意坐在稍離一段距離的船尾,給倆口子多點獨處的空間。
    
    按照船夫的指示,一船人在進洞前往後仰下身子,貝兒躺在泰特斯的胸前被緊緊地護著,他望著上方滑過的岩壁,忽地湧起一股想哭的衝動。上一次進藍洞時,是跟著一船的陌生人,當時護著自己的是保羅的秘書,如今在身後呵護自己的人總算是他夢想中的對象,一切感受也都不同了。
    
    「好了,可以起來了。」
    
    聞言,泰特斯正欲起身,卻發現身上的人動也不動,便收緊雙臂扶著貝兒坐起來,「寶貝兒怎麼了?」
    
    「沒、沒什麼啦!」貝兒趕緊吸了吸鼻子,眨著眼把水汽擠乾,幸好洞裡的光線偏暗,不容易被人看出自己發紅的眼睛。
    
    抬起頭看向四周,他不禁倒吸一口氣,儘管不是第一次見了,卻仍美得令他震驚,「哇啊……」
    
    隨著貝兒的驚嘆,船夫低聲唱起了卡布里島民謠,泰特斯有些征楞地望著眼前的景致,果真如傳說中的夢幻,滿天地水晶般的幽藍,在洞口光線的照射下顯得藍光粼粼,又因不同的角度而呈現不同的深淺,有如來到世外桃源仙境,難怪貝兒一直希望能帶自己來看看。
    
    泰特斯轉頭看向貝兒的側臉,如夢似幻的水藍,襯得那張俊俏小臉上的燦笑更顯靈氣,彷彿貝兒何該就是在仙境快活逍遙的小精靈,而他才是那闖入的魯莽外來者。
    
    忽然間,貝兒似心有靈犀般地望了過來,兩人視線在交集的剎那便再沒分開,深深凝視的眼眸裡,似有糾纏了千萬世的癡戀,才令他們在今生又相遇相戀而相守。
    
    直到小船忽然停下、船夫不再吟唱,這一刻的寧靜才被打破。
    
    「怎麼不動了?」隱隱感到什麼不對勁,貝兒疑惑地看向船夫,然而對方沒有回答,僅是在收起船槳後就脫下夾克,露出穿在裡面的牧師裝,見狀,貝兒更是楞地腦一抽,「欸?大叔你穿這麼多不熱嗎?」
    
    「呵呵,你想問的應該不是這個吧?」牧師船夫笑了笑,將事先藏起的胸花遞過去,「來,一人一個,等你們準備好,就能開始了。」
    
    「開、開始……捨摸?」一頭霧水地接過胸花,貝兒呆楞地轉向泰特斯,卻見哥哥取起一個胸花,輕輕地別在他的衣襟上,眼裡的柔情幾要讓人融化。
    
    見他還楞著的模樣,泰特斯不禁輕笑地吻了下他的額頭,「貝兒也幫哥別上?」
    
    「嗄?喔……」兄控本能地應允著,貝兒茫然地將胸花別在哥哥的胸前後,忽地想起早上做的夢,腦海裡依稀有什麼預感閃過,這……該不是……不、不會吧?
    
    正猜疑之際,船尾傳來悠揚的吉他聲,那旋律竟是那樣熟悉,他大驚地往船尾望去,卻是那遊客抱著一把短吉他,彈著自己在三年半前曾發行的一首單曲——夢中婚禮。
    
    當時的他正是最痛苦的時期,不僅被哥哥拒絕告白,還在不告而別的情況下被哥哥拋下,心碎卻不願讓親友難受而強忍悲傷的他,做了一整個月的夢,夢裡的哥哥接受了他的感情、對他求婚、為他辦了場浪漫的婚禮,一切都是那麼幸福美好……直到紐約傳來哥哥訂婚的消息,他才徹底地從幻滅中清醒,唱了這首夢中婚禮。
    
    如今這素不相識的異國遊客,怎麼會突然彈起這首歌,究竟是……
    
    這時,一個靈光乍現,想起這些天保羅的行蹤神秘、婆婆的深意微笑、泰特斯的頻繁簡訊,瞬時間,所有的線索似乎都連了起來,原來這一切竟是早就安排好的嗎?
    
    「寶貝兒……」泰特斯額靠額地低著頭摟住他,輕聲說:「哥以前犯下的錯,傷了貝兒的心,也造就我們三年的空白,這是我一直都無法忘懷的遺憾。」
    
    「今後,我們又將有兩年的分離,這中間會發生什麼事,連哥都感到不安,怕會再讓貝兒難過,怕……」
    
    「怕我也會……讓你難過嗎?」察覺到哥哥語氣裡的無措,貝兒替他接了下去,自己卻也忍不住哽咽了起來,「笨、笨蛋啦!我才……窩才怕得要命啦!!怕你老是亂想亂擔心什麼,所以我拼命裝作沒事的樣子,想讓你放心,可你還是動不動就忽然鬱悶,也不肯講怎麼惹,窩都不知道你在想捨摸啦……嗚……」
    
    說著,眼淚就不住往下掉,他氣惱地把臉往哥哥胸前一蹭,將眼淚鼻涕全抹了上去,也不管是否會弄髒衣服,就一股腦地嗚噎說著:「那天、那天也是啦!波蘿酥不知講了捨摸,你、你就若有所思的樣子,害我一直亂猜到底者摸惹,擔心得要命……吐厭死惹啦!嗚……」
    
    「那天?」聽著他稀哩嘩啦地傾吐,泰特斯想起今早貝兒做了夢,更是心疼地拍撫他的背,連忙解釋:「就是在討論這事啊。」
    
    「嗄?這事?」貝兒疑惑地抬起花花臉,一雙哭腫的眼睛睜得老大。
    
    望見那呆萌的模樣,泰特斯不禁心憐地親了一口,「嗯,那天他調開你去弄聖代後……」

    『……什麼時候給他一場婚禮哪?婚都求了,你心裡也有些想法吧?』
    
    『雖然我常跟拉貝爾一起玩鬧,但認識久了,多少了解他心底事……這孩子如果少隱藏真性情,好好重視自己的未來跟腦袋瓜子中的創意,他會活得更快樂……』
    
    『我對他來說像朋友,像指引人,也像父親對兒子一樣。』
    
    『他的喜怒哀樂都牽制在你身上,這三年他很努力地走出來,現在可以說是他最快樂的時候,你看不出來嗎?』
    
    保羅的話在他心裡勾起一圈又一圈的漣漪,不是他看不出貝兒的笑容比以往都還多,但那在些燦笑中一閃即逝的黯淡,卻總令他感到擔憂,貝兒是不是還不夠快樂?自己是否無法讓貝兒幸福?然而除去那些憂慮,更多的仍是恐懼,貝兒越是成長,便會越加光彩奪目,越加飛得更高更遠,到時自己真有什麼能留住貝兒?有什麼能讓貝兒甘願回來自己身邊?三年的空白,已讓他們差點徹底斷了線,兩年的分離,又會有什麼變數?
    
    這一切都被壓抑在心底不停地累積,有幾次甚至想讓貝兒打消留學念頭,電影學校在紐約多的是,何苦往法國跑?但一望見貝兒滿是嚮往的眼神時,他就又說不出口了。
    
    於是,在他苦思良久後,又經保羅這麼一提,便終於做了決定,說他霸道也好,說他自私也罷,總之他是再也放不開貝兒,所以……
    
    「現在就結婚吧,寶貝兒。」俯身吻去眼角的淚珠,泰特斯輕聲宣布這場驚喜的目的。
    
    「?!!!!」沒想到自己真會猜中之下,貝兒的大腦嗡地一聲瞬間當機,嘴巴也再發不出聲來,只是征楞地張大雙眼望著哥哥,豆大的淚珠又開始落下。
    
    「我知道,你才剛滿二十歲,談結婚還太過年輕,但哥等不了了,所以,我們結婚吧?」泰特斯收緊摟著的雙臂,即使面上努力保持鎮定,心裡卻也不免緊張,正值展翅高飛、青春年華的大男孩,真願意這麼早被自己綁住嗎?
    
    誠如貝兒所說,他就是個會鑽牛角尖的人,也如保羅所說,貝兒的喜怒哀樂全繫在自己身上,這婚禮於他們來說,就是個定心針,讓他們更有勇氣面對接下來的遠距離挑戰,所以即使所有人都反對,他也要一意孤行,何況,他們並不孤單。
    
    「結、結、結、結、結……」結了半天也結不出下一個字,兩人間過快的關係轉變,讓貝兒始終都反應不過來,多年苦戀終於得到回應,本已令他欣喜若狂,先前的求婚更令他如置身美夢,即使這段日子因即將的分離而有所不安,卻也是前所未有的滿足了,如今又超乎他想像的發展, 一時間,他竟忽然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這不會又是作夢吧?會不會在下一刻就忽然醒來,發現自己其實仍一個人面對孤寂的夜晚,發現身邊其實仍是空蕩的床枕?一切都只在夢裡發生,真實的幸福並不存在,所以才是夢中婚禮啊……
    
    最後,貝兒再也禁不住滿腔奔騰翻滾的情緒,終於……
    
    「哇啊——窩撲機道啦(我不知道)!!!!」他忽地放聲大哭,口齒不清地嗚噎亂喊:「那憂將粗乃(哪有降突然)#%&@!……」
    
    「噗!!!小鬼!你哭成這樣,都被大家看光啦!」
    
    在他揪著哥哥的衣服哭得正起勁正亂七八糟時,一道戲謔的笑聲就從旁傳來,他呆楞地掛著滿臉淚水看過去,就見載著保羅的小船從角落悠悠划來,船上還架起四個開著視訊的平板,螢幕裡竟分別是他最親近的親友?!
    
    『哎!尼哭捨磨啦~』笑到噴淚的妲米歐在螢幕前壞笑道:『恭喜尼終於要給泰勾勾疵疵啦!』
    
    「?!」貝兒徹底傻眼了,只能瞠目結舌地瞪著平版上的觀眾們。
    
    『噗哈哈哈!!!!!老娘就知道你個小傲嬌會亂哭啦!!!』凌小琥直接拍桌大笑,毫不留情地指著螢幕恥笑,『恥度低就算了,哭點還低成這樣!有夠丟臉啦!哈哈哈哈哈!!!』
    
    「!!!」
    
    貝兒頓時紅爆了一張臉,連忙揪起哥哥的衣襟往臉上抹,讓泰特斯哭笑不得地輕拍他的背,一手掏出手帕為他擦臉。
    
    『小琥啊,別這樣,多少給新人一點面子。』一旁的汪一全嘴裡是這麼說,臉上卻是滿點糗笑,半晌他緩了緩情緒,才對著螢幕說:『唉,雖然覺得婚禮應該辦得更正式點,不過能看你們倆這麼幸福就好了!泰哥,小鬼,恭喜你們啊!』
    
    稍挑眉地往汪一全瞄了一眼,泰特斯低頭對貝兒說:「這次是匆忙了點,等貝兒畢業,哥再辦一場更好的。」
    
    「唔……」
    
    『補辦是一定要的喔!我還想當貝兒的伴郎呢~』凌小兔彎起圓圓的大眼,笑得十分可愛,『恭喜表哥終於也不用老愁眉苦臉地睹物思人啦!』
    
    「……」泰特斯無語心想,這兔子膽真是養肥了。
    
    『貝兒,此刻的感動在未來會是最美好的回憶,我很高興看見你如此幸福。』左齊明笑著安撫惱羞的小傲嬌,視線不經意對上某人投來的冷視線,不禁在心裡失笑,這人到現在還在吃味自己當了貝兒兩年的假男友啊?
    
    「嗚~你們……」
    
    本來已被恥笑得沒哭意,貝兒卻被一串祝福給感動得又要掉淚,保羅見狀,就壞笑地抬手看著手錶,涼涼地說:「這場地我們沒包很久,大概只剩下十分鐘,小鬼不想結的話,大夥就可以散一散啦!」
    
    此話一出,某小傲嬌立刻就炸毛了,「啊!誰、誰說窩不想結啦?!就算十分鐘也要結!!!」
    
    「唔?!!」抓著哥哥轉向牧師後,貝兒這才意識到自己剛吼了什麼,頓時又羞紅了一張臉。
    
    噗!果然是傲嬌!觀眾們在心底翻白眼如是道。
    
    「那麼我們就開始了吧,請兩位面對彼此。」牧師笑吟吟地拿起聖經,對船尾的吉他手點了個頭,伴奏的音樂隨即漸停,只剩下牧師沈穩平和的嗓音在一片幽藍中裊裊迴繞。
    
    「……真愛在上帝面前皆是平等,不分性別、年齡、種族,無須世人的批判,亦不需他人的許可……」
    
    「……婚姻不僅是建立於真愛之上,更需兩人一生一世的信賴與扶持……」
    
    「……執起彼此的雙手,用心注視彼此的雙眼,在那深處的靈魂,可是你願承諾相守一生的伴侶?」
    
    「是否全心全意與他結為伴侶,終其一生地愛他、相信他、呵護他、忠誠於他,不論是順境或逆境,富裕或貧窮,健康或疾病,快樂或憂鬱,直至死亡將你們分開為止?」
    
    「我願意……」望進貝兒眼裡的羞澀與眷戀,胸口泛起溢滿憐惜的悶疼,泰特斯打從心底地笑了,「我願意一生守護珍愛貝兒。」
    
    貝兒失神地沈溺那深情凝視的眼眸中,忽然想起在機場撞見意外的那一幕,總是從容冷靜的哥哥,總是穩如泰山的哥哥,竟會如此瘋狂失控地悲痛嘶吼,像頭陷入絕望的獅子,又想起天橋底下那漠視人世受盡冷暖的無助孤子,最後又想起小時那一臉倦容卻仍悉心呵護自己的溫柔少年。
    
    究竟自己何德何能,會被如此優秀的男人所愛?自己怎會如此幸運?自己又怎會這麼這麼地……
    
    「哥~我愛你!」
    
    與預期中不同的答覆,令眾人都楞了下,卻又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咦?!剛、剛、剛才……?
    
    意識到自己似乎又脫線地說出內心OS,貝兒再次有如火山爆發般紅透了臉,話也結巴了起來,「唔……窩、窩、窩……」
    
    「呵,所以是願意的意思嗎?」失笑地握緊兩人相執的手,泰特斯的眼角有些水光,「貝兒願意做我一生的伴侶嗎?」
    
    「願、願意啦!」過於羞恥之下,貝兒忍不住微低著頭小聲嘟噥。
    
    興許這模樣太過可愛,竟連牧師也起了逗弄之心,只見他一手放在耳邊,微側著臉問:「嗯?講得太小聲,上帝沒聽到的話,可是不行的喔。」
    
    咦欸?有這回事?!腦袋一時沒轉過來,就這麼被唬住的貝兒,連忙大聲喊:「窩願意窩願意啦!!!」
    
    『噗哈哈哈哈哈!!!老娘快不行了!!!!哈哈哈哈哈!!!』
    
    平板再次傳來凌小琥爆笑的聲音,其他人的噗哧笑聲也隨之相繼響起,弄得某小傲嬌臉上的紅一路狂飆到全身,泰特斯只得趕緊先將這個寶貝兒摟進懷裡撫哄順毛一番,才讓牧師將儀式繼續下去。
    
    「由於兩位新人已交換過最具特殊意義的戒指,今天就讓我們採用東方的古老傳說吧。」
    
    隨著牧師的指示,泰特斯從口袋裡掏出一條紅線,將其中一端線頭放進貝兒的手中,貝兒楞地眨了眨眼,手指微攏地捏住紅線,只覺得有股難以言喻的熟悉感。
    
    「請兩位互將紅線綁在彼此的左手無名指上,以此聯繫著你們的心,不論今後將面臨任何人生挑戰,都無法切斷這條代表愛情不朽永恒的命運紅線,也將永遠印證你們對彼此的愛與承諾。」
    
    逐漸朦朧的視線中,左手被溫柔地執起,豔紅的絲線纏繞,有如兩人生世糾葛的心頭血。這太過似曾相識的一幕,令貝兒不禁有些恍神,待他為泰特斯打上最後的結時,兩人的腳踝忽隱隱有股被繫緊的微疼,讓他們不約而同地楞了下,卻在看向彼此的眼眸時,又心有靈犀地會心一笑。
    
    他們,就是天生的一對啊!
    
    「現在我以上帝的祝福,正式宣布你們結為夫夫,請……」
    
    牧師似又說了些什麼,耳邊也似響起歡呼與掌聲,但他們已沒再注意,再多的千言萬語、再驚天動地的激情,都比不上此刻心念一動的吻。
    

    
    
    是夜,耳鬢廝磨,相擁相偎,貝兒靠在哥哥懷裡磨蹭,仍不捨解開手指上的紅結,不停地伸手看著兩人的另類婚戒,這舉動讓泰特斯既無奈又疼愛,只好縱容他的小小任性,幸好這線選得夠長,不至於對他們的行動造成影響。
    
    「要不哥將線分成兩條吧,我們一人一半?」泰特斯用力地親了口仍紅通通的小臉,「寶貝兒。」
    
    「啊,才鼻要!不可以剪斷!」貝兒連忙狂搖頭,說著重複好幾次的話,「再一下下就好惹嘛~」
    
    「小傻瓜。」泰特斯失笑地親了口嘟起的小嘴,「那多買一條再綁一次?」
    
    「可那就不一樣惹~」
    
    「那哥找人把它弄成指環?」
    
    「那還不是一樣要弄斷?」
    
    「那……」
    
    「不要不要~」
    
    「真拿你沒辦法啊……」
    
    「哼哼哼!者摸樣?!反正膩也不能反悔惹!」
    
    「呵,絕不反悔。」


ค(●ω●)ค      ค(#Φ皿Φ)ค     ค(QωQ)ค      ค( ̄ε ̄*)ค      ค(๑*д*๑)ค !    ค(๑˙o˙๑)ค      ค(>ω<*)ค     ฅ( ̳• ω • ̳  


後記:
    
    
    結婚啦啦啦啊啦啦啦啦啦~~~~~(打滾
    以後口以叫貝貝泰嫂了!(欸不是#
    嗚嗚嗚!泰貝終於幸福啦啊!!娘親窩好感動喔喔喔喔!!!(灑花
    於是開始坐等大家的紅包賀禮哈~(欸喂########
    
    感謝西啡願意幫我畫泰貝的結婚吻啦~~(撲親抱
    嗚嗚嗚!!看到圖的瞬間,窩又忍不住感動哭哭惹~QWQ
    
    不知這個驚喜大家有喜歡嗎?AWA(##    
    
    接下來,沒意外的話,就是又兩年後的凌家大團圓之阿公來啦~WWWW
    到時又會有什麼風波呢?AWA(#
    敬請期待惡搞頑皮基因的傳承始祖——凌阿公!
    
    
    ★【凌家動物園系列】

    1.花心豹吃兔計畫 — 付墨X凌小兔  (作品名:小兔不吃回頭草)
    2.大貓小貓相親記 — 泰特斯X拉貝爾 (作品名:恃寵而傲嬌)
    
    歡迎追蹤噗浪和FB粉絲頁>////<
    
    

By 喵芭渴死姬 / 03.14.2015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7575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喵芭渴死姬|SC|拉貝爾|BL|泰特斯|凌家動物園|恃寵而傲嬌|大貓小貓相親記|保羅|西班牙咖啡

留言共 10 篇留言

西班白袍咖啡香
唷喔喔喔喔喔泰貝WWWWWWWWWWWWWWWWWWWWWWW((炸

03-13 14:12

喵芭渴死姬
以後要叫泰哥和泰嫂貝啦~AWA(#03-14 06:47
秋陽
終於結婚惹wwwwwwww
果然接到新娘的捧花揪是下一個要結婚的辣~~~~(*ˊ艸ˋ*)

03-13 14:24

喵芭渴死姬
接到新娘捧花就是個徵兆啦~XDDDDDDDDDD03-14 06:46
✿姥啾✿
萌慘啦QWQ
恭喜結婚啦!~~~~~

我起雞皮疙瘩了唷唷唷唷唷
泰嫂XDDDDDDDD

小傲嬌以後就不哭不哭惹[e16]

03-13 14:42

喵芭渴死姬
貝貝結婚也哭哭,幸好沒婚攝拍照,不然他會恥到死XDDD
於是泰嫂讓啾啾起雞皮了嗎?WWWW(#03-14 06:46
茶葉梗
結婚啦阿阿阿阿wwwwwwwwww
20歲結婚有什麼關係?俺家伊奴德也是20歲娶老婆阿~
雪因肯18歲就嫁(被打爛
總之恭喜啦//////

03-13 15:34

喵芭渴死姬
18歲嫁人的雪因人妻喵肯定敲美味可口~AWA(被揍爛###03-14 06:44
Rinoa (閉關中)
恭喜成為人妻
阿公的部分期待(敲碗
喜酒什麼時候辦(不對

03-13 18:18

喵芭渴死姬
貝貝人妻以後會越來越好疵的~AWA(#
阿公的部分估計又是幾天後惹(#
喜酒怎麼辦讓窩好好想一想~WWWW03-14 06:38
夜星★YoruHoshi
嗚哦哦恭喜泰貝終於結婚啦(/≧▽≦)/ (灑花

03-13 20:00

喵芭渴死姬
謝謝夜星喔喔~XDDD
貝貝正式升格作泰嫂啦~AWA(###03-14 06:36
玨穎雷悠
貝貝之後記得請喜酒哦~~~(到時候包個大紅包owo!

03-13 21:00

喵芭渴死姬
喜酒捨摸的.....只好讓貝貝繼續多練酒量惹AWA03-14 06:32
啾比❖咩
哪泥!結婚了XDDDDD
恭喜老爺賀喜夫人(X啊XDDDD

03-14 01:15

喵芭渴死姬
謝謝啾比啦~WWWW
身為藝人就4要秘密閃電結婚~AWA(##
於是貝貝終於當夫人惹~XDDD03-14 06:31
玨穎雷悠
沒關係,可以以茶代酒!!

03-14 06:34

喵芭渴死姬
等小傲嬌的臉皮厚一點先~AWA03-14 06:52
白樺木
泰貝我也愛尼們!!!((被兩個人打#

有情人終成眷屬在幸福不過了!!!((QWQ(撒花(#

03-15 02:21

喵芭渴死姬
窩們一起愛泰貝啦啊啊啊~~(跟著被揍###
看孩紙們幸福就最開心了啊~~(打滾03-15 11:2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meowbark062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SC】★ 特殊活動—【... 後一篇:[達人專欄] 【SC】★...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pqr0508繪圖
小屋繪圖更新~ 歡迎大家進來看看 X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1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