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迪菲諾斯】 13 誤入妖精國度,王子首度現身

作者:大王魷魚-鬱兔│2015-03-10 09:17:24│贊助:8│人氣:336
    嘓囉嘓囉──

    迷糊之中,馬車輪滾動的聲響竄入我的耳朵裡。

    「嗯……」我迷迷糊糊想揉眼睛,卻發覺手無法動彈而愣住,「咦?」

    試著動手腕,卻發現自己雙手被束縛在背後,肩頸以及體側因為長時間維持同姿勢而痠痛,讓我腦筋清醒了一半。

    我趕緊張開眼,卻發現我們雙手雙腳都被具有魔力抗力的繩子捆緊,各自倒臥在擁擠的小空間內,而剛才那聲音,是輪子滾動,「這是在……車上?」

    馬車窗兩面緊閉,空氣幾乎不流通而又悶又熱,加上行駛的路面不穩而頻頻震動,讓我很不舒服,不過蜜兒的特效藥真的很有用,我扭傷的腳已經不那麼疼了。

    除了我以外的人似乎還沒清醒,「怎麼回事……?」

    疼痛的腦袋突然閃過失去意識之前的記憶,大家八成受到毒粉暗算,這輛馬車,恐怕就是行駛向耀金國的囚車。

    如果再這樣下去,迪菲諾斯還沒找到,我們就要落入敵人手裡了!

    假使從藍之國要到達耀金國,大概需要兩天的路程,但若從昨夜停泊的小鎮要到耀金國……可能不到一天就能到。

    無法確認現在到底是幾點,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時間拖越長,就離耀金國越近,假使囚車真的行駛入耀金國的話,到時候想要從城裡逃出來,成功率可以說是微乎其微了!

    「大家、快醒來呀!」我試著使用風魔法果然無效,我只好很著頭痛,呼喊著同伴。

    「嗯……」

    「怎麼回事……」

    因為毒粉的影響,大家幾乎都睡死了,我費了好大的勁才終於叫醒其他三人,而他們迷迷糊糊地東張西望,直到發覺自己被綑綁,這才清醒過來。

    「呀、討厭……人家的背包……」蜜兒扭動著身軀,欲哭無淚地張望著尋找,「人家的參考書全部都在裡面啊……」

    弗利茲撐起身體,靠坐在馬車壁,動著發痛的肩膀,「大家都沒事吧?」

    「是沒事……但真沒想到居然被暗算……」鴞王子試著掙脫繩索,但卻只是被粗糙的纖維給擦破皮膚,望向緊閉的車窗,難掩憂慮,「不知道現在到哪裡了,得想辦法逃離才行……」

    鴞王子所說的大家都知道,卻沒有引起共鳴。

    因為,目前我們都是束手無策的狀態。

    「對了,不然我們四人集中在馬車的一個角落,讓它重心不穩地翻覆怎麼樣?」我突發奇想,趕緊對大家說出這提議,「這馬車看起來不牢固,搞不好一摔就能讓它損壞,這樣我們就能逃走了呀!」

    「不可行。」弗利茲搖頭,「就算翻覆,馬車破損時我們奇蹟似地毫髮無傷好了,手腳都被這種特殊的繩子綑綁,根本逃不走。」

    聽他這麼一說,我這才想起,現在我們雙手雙腳被繩子給束縛住,如果不先解開繩子,就算敵人只有一個,我們也毫無招架之力。

    「而且……這種繩子好像有封印魔力的功能……使不出魔法。」蜜兒喪氣地說,淚眼汪汪地望著窗,「天使之卵……」還在掛念著被粉碎的天使之卵。

    在這近乎絕望的情況下,我們陷入冗長的默海。

    咚。咚。咚。

    此時,除了車輪轉動之外,好像有不一樣的聲音出現。

    「什麼聲音?」我說。

    聽我這麼說,大家困惑地抬頭,放眼四處尋找。

    但我們不管是天花板的裂縫,或是長滿蜘蛛網的座椅底下都仔細確認過了,什麼都沒有發現。

    咚、咚、咚。

    但聲音仍然存在,而且更急促些。

    「是窗外傳來的。」鴞王子似乎察覺了什麼。

    「?」大家不約而同地望向緊閉的窗,但是有深色窗簾擋著,「什麼都看不到啊……」我悶悶地說。

    就在此時,我瞥見有個白色的東西從馬車頂端的小洞掉進來,恰巧落在我們之間,這沒有預警突然出現的東西,使我們一愣,「什麼!?」

    這小東西大概只有一個拳頭大,白如雞蛋,旁邊還有一雙雪白的翅膀……

    「──小小天使之卵!」蜜兒又驚又喜,一瞬間完全將即將鋃鐺入獄的事情拋諸腦後,「天呀、自從在洞窟那裡不見之後,我還以為再也找不到你了!太好了!」想抱牠入懷,卻無法而失落。

    小天使之卵跳到蜜兒頸窩,彷彿深怕主人再次離牠而去地磨蹭撒嬌著,這模樣像極了想念主人的小寵物,可愛極了。

    也許上次離別,這小東西是找到別的路出去了說不定。

    看來牠沒想像中笨嘛!

    「對了、可以讓牠破壞這些繩索嗎?」我看見一道希望的曙光。

    「嗯、好主意!」蜜兒趕緊對小天使之卵下令,「咬斷繩索吧!」

    聽聞主人的命令,小天使之卵振奮地在空中轉個圈,繞到蜜兒腳邊,張開還不成熟的嘴,努力地啃咬著堅韌的繩索。

    過了幾分鐘的時間,繩子總算是被咬斷了!

    「太好了!」我們不禁歡呼,但不敢太招搖,怕被聽到而破功。

    「我來幫大家解開吧!」蜜兒與小天使之卵幫我們解開繩索。

    很快的,所有人都已經恢復自由。

    甩開斷裂的繩索,弗利茲站起身來拉開窗戶,發現天色已經昏黃,神色閃過一絲憂慮,「時間似乎不早了。」

    「我記得這裡的景色,恐怕離耀金國不遠了!」鴞王子大事不妙地說。

    我雙手盤繞於胸,總算等到這時候,「既然已經能用魔法了,就換我們給他們好看了!」我蜜兒交換個不懷好意的視線。

    「沒錯!」蜜兒點頭,握起拳頭。

    自從不再迷戀鴞王子之後,我真心覺得蜜兒滿好相處的,不僅沒有心機又善良,我也不再對她抱有敵意。

    決定要用魔法大鬧一場,好讓他們知道我們可不是好惹的!

    『風之華!』

    『天使之卵!』

    我們吟詠魔法,魔法鎮就鎖定在車廂周圍,形成紅與金交錯的華麗光影,映入窗內,相信車伕以及押送犯人的守衛察覺不對勁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啊啊啊啊啊──!」

    外頭的人們傳來驚叫聲,以及馬車稍有不穩的行徑,我就知道成功了,「哼哼!知道欺負我們的下場了吧!」不禁得意地勾起嘴角。

    只不過,報仇的快感沒有持續太久。

    因為我聽見他們落荒而逃的聲音,怎麼樣都沒感覺他們要反擊,而且馬車還在奔馳,困惑的我從窗外看一眼,訝然驚叫,「他們都逃走了,但是馬車還在跑!」

    「什麼!?」大家驚呼,臉色一白。

    「等、等等……不會吧?」我眼睜睜看著馬車與車廂的連結因馬兒瘋狂拉扯而斷裂,「呀啊!」大家被這突來的晃動給震得東倒西歪。

    更糟糕的是,失去控制的車廂一路衝上岩石路。

    最後,直衝向一旁的懸崖。

    「啊啊啊啊──!」

    感覺到地心引力拉扯,四人從歪七扭八的窗外看見墜下懸崖的實況,嚇得我們扯開喉嚨驚叫,聲音卻被從破損的馬車裂縫衝進來的風聲給蓋過大半。

    下墜速度太快,毀損不堪的馬車廂多次撞上突出的岩壁,在最後一次碰撞的瞬間,馬車廂終於碎裂,而我們也被迫甩在半空中跟著墜落。

    「不、不會吧──」

    我眼睜睜地看著前一秒還完整的馬車廂,現在居然變成碎散的木屑墜落,我的耳邊充斥著呼嘯而過的風聲,冰冷的風殘酷地拉扯著我的頭髮與衣物,懸崖被一層白霧蓋住,看不見底。

    一陣冰涼竄過表皮,我恐懼不已地閉緊雙眼,「天啊!」眼角泛淚。

    在此時,感覺有一冰涼的雙手將自己擁抱入溫暖的懷抱中,我愣地稍稍睜開眼,果然是弗利茲在身旁守護著自己。

    與他深藍色的眼睛相望,我的心跳跳得很快,緊緊地抱住弗利茲的身體,將頭埋進他的懷抱裡面,尋求安全感。

    雖然絕大多數都是恐懼的驅使,但確實有那麼一部分,是因為依賴。

    也許,也那麼一點點的私心?

    不、我,我才對他沒有一點好感咧!這是攻略他的策略!沒錯!

    我這樣想著,非常肯定地點頭。

    多虧了弗利茲的保護而轉移墜落的注意力,我暫且忘了恐懼。回過神的時候,感覺身體觸碰到類似彈簧床那樣具有彈力的東西,而往上浮動的感覺,我愣了一下。

    當不再彈動,我低頭一看,「這是……花?」

    我們居然坐在一朵巨大、幾乎有地毯大的黃色太陽花上!

    而周遭有許多叫不出花名的妖艷花朵綻放著,除了天空一片雲霧飄渺之外,底下是一片多彩與綠色交織的美麗景象,空氣中充斥著濃濃花香,令我思緒也跟著輕飄起來,完全忘了前幾秒的恐懼。

    不過這些花兒都有個共同點──巨大無比。

    待在這裡,會有種自己的身體縮小的錯覺,「太不可思議了……」我不禁喃喃讚嘆著。

    「──可以放開了吧?」弗利茲無言地打斷我的幻想。

    「呀!」

    我這才發現自己居然像隻無尾熊似地黏在他身上,臉一紅,慌張地推開他,我惱羞成怒地撇著嘴,但突然想起今天早上的決定,非常不熟練地眨眨眼,手指頂著右臉頰,裝可愛地扯開嘴角笑著說:「──人家是不小心的嘛、嘿嘿!」

    此話一出,就連本人我都忍不住打個寒顫。

    好像……有點噁心。

    弗利茲盯著我,沉默半晌,眉一蹙,「您……吃錯藥了?」

    感覺有顆爆栗炸開,我指著他,「你──」

    「啊、你們在那裡呀!」蜜兒從對面的紅色玫瑰花探出頭來,打斷我的話。

    我只好趕緊收手,卻看她似乎頗喜歡這地方地左右張望,少女般夢幻的笑容掛在嘴邊,而鴞王子則落在較低矮的小雛菊上頭,身上沾滿了黃色的花粉,有點狼狽。

    太好了,看樣子大家都沒受傷。

    「雖然不知是怎麼回一事,」弗利茲提議,「但先下去吧,會合再說。」

    「嗯!」大家點頭。

    大家想辦法從目前所在地爬下,乍看下彷彿化身成棲息在樹叢間的小昆蟲,在粗壯的花梗與枝葉間穿梭。但蜜兒可就苦了,因為玫瑰刺太多,最後是弗利茲一邊砍斷刺,一邊去搭救。

    當所有人都下來後,就在花叢底部會合。

    「這裡到底是哪呀……好美喔……」蜜兒完全忘記前一秒,自己因為掛在樹上哭得像淚人兒一樣,望著周遭這美到像仙境一樣的地方,著迷地雙手握在胸前,「感覺好像變成小精靈了呢!」

    雖然我也有同樣的感想啦,但現在有點氣煞風景的弗利茲,不想說話,不過到這新的環境,我還是好奇地東張西望,嘴角不自覺地上揚。

    不錯是不錯啦……不過可差我皇家花園一點呢!

    而鴞王子從剛才就蹙著眉頭,左手壓著胸口,臉色有點糟糕。

    「怎麼了嗎?」蜜兒關心地問。

    「……我不確定。」鴞王子環顧四週,凝視著即將沒入地平線的金黃色夕陽,「總覺得這裡的空氣有點刺鼻……」說著,用衣袖擋住口鼻。

    「有嗎?」但我沒有這樣的感覺,其他人也搖頭。

    雖說花香確實濃了點,但還不至於濃烈到呼吸都困難的地步啦,也許是嗅覺並沒有鴞王子這般靈敏,所以才沒被影響。

    「那個是?」我瞥見花叢之間似乎有什麼在飛舞。

    「?」大家回過頭去。

    在夕陽餘暉下,我只能看見有像人類一樣的生物,背上卻生著兩對能透光,宛如蟬翼般的薄博翅膀,振翅飛翔著,自由自在地穿梭在花兒之間嬉戲打鬧……

    「……妖精?」我不確定地說。

    「書上紀載,自從人類在地面上建造了國家開始,廣大的土地,漸漸被分化成許多小國家的領土,人類的文明越來越繁盛,但百年前曾經隨處可見,住在郊外平靜祥和的妖精,也漸漸失去蹤跡。」鴞王子雖不舒服,但還是對他們很有興趣,「沒想到,會在這裡遇上他們。」

    「喔……」蜜兒很感興趣地眨眨眼。

    妖精們發現我們,好奇地拍拍翅膀飛來,好奇地張大雙眼打量著我們,臉上露出羞澀的微笑,怯怯地遞了朵花給蜜兒。

    「咦?謝謝!」蜜兒綻放出如花似的笑顏。

    有點羨慕那朵重瓣的花兒,我雖然第一次看見妖精很緊張,但面對他們的友善,為了不讓他們感到不愉快,我還是笑著表示善意,「你們好!」

    看著妖精,弗利茲也難得露出微微訝異的表情。

    「真是太不可思議了……」鴞王子感嘆地說著,拿出筆記本又開始記載。

    「嘻嘻……」各自打過招呼後,這些友善的妖精們手牽著手,環繞著我們跳著舞,面露開心的微笑,似乎是在歡迎新來的朋友般盛大。

    這使我們有點受寵若驚,但也只能試著融入這個氣氛之中,拍著手或哼歌。

    當近點看,我不得不承認這些妖精實在很美,端莊秀麗的五官無可挑剔,就連身材也是沒話說,而且天性純真又善良……

    簡直完美到有點讓我覺得不對勁了。

    ……怪的是,這種不安的感覺一直存在。

    但看大家都沒說什麼,我也只好壓在心底沒說。

    過了一會兒,殞落夕陽漸漸被遠端的山巒吞沒,天色轉為昏黃,金光灑向這片谷地時,開始有了變化。

    那些在我們身邊盤旋的舞蹈停歇,友善溫柔的妖精們,笑容隨著夜色暗下而變得古怪,舞蹈停了下來,靜靜地以詭譎的眼神凝視著我們。

    「呀、有蟲!」蜜兒手中那朵妖精贈的小花變成一隻彩色的毛蟲,嚇得她趕緊甩開。周遭實在太暗,蜜兒召喚出會發光的小球環繞,暫且照亮一定範圍。

    但這些從底下打上來的光,卻使這些牽手的妖精們笑臉更加恐怖。

    感到不安,我手心冒汗,左右張望,「不對勁……」

    弗利茲盯著這些宛如化成雕像的妖精,謹慎地拔出劍,靜謐之中,劍鋒劃過劍鞘時,發出細微的鏗鏘聲響,「別走散了,大家靠近點!」

    「嗯!」我們警戒地背靠背盯著妖精們。

    我只覺得這些妖精詭異,還不覺得有危險,直到微弱的自然光完完全全被黑暗給吞沒的瞬間,妖精身體竟然在我眼前產生變化。

    原本柔順美麗的髮絲糾結成一團,俊美的五官變得扭曲醜惡,而不成比例的大嘴長出滿口尖牙,參差不齊地交錯在一起,而纖細的雙手長出粗厚的繭,甚至長出宛如樹枝那樣尖銳粗糙的細爪。

    這下牠們放開牽著的手了,不過,似乎是打算採取更可怕的行動。

    「呀!」蜜兒尖叫地躲在鴞王子身後。

    「各位小心!」弗利茲謹慎地左右張望,步步為營。

    我被他守護在身後,但是妖精的視線來自四面八方,我也不知道該堤防哪邊才好,乾脆在手掌間凝聚魔力,只要一察覺不對勁就開打。

    「──快離開那裡!」一片黑暗中,不知自何處傳來一陣呼喊。

    等等,這聲音……我怎麼覺得有點耳熟?

    根本不給我思考的時間,魔化妖精瞪大空白的雙眼,一個勁地就朝我正面襲來,「小心!」弗利茲衝上前,以劍擋下這毫不保留的一擊,我心臟跳得飛快,差那一點我可能就掛了。

    那襲擊我的魔化妖精枯枝般的手被弗利茲的利劍給斬斷,慘烈哀鳴一聲,退下,而其他的魔化妖精緊接著追擊而來。

    鴞王子壓著胸口,似乎更加不舒服了,「這些傢伙,可能是對光有反應……」

    「退後!」弗利茲獨自一人在前方奮戰,要我們退開。

    「讓我來修理這些可惡的傢伙!」我朝後退幾步,想保持安全距離施法,「呀!」卻被腳邊的突出物給絆倒。

    「卡娜莉亞!」蜜兒愣了一下,放開鴞王子,扶起我。

    嚇出我一身冷汗,我憤地回頭,「到底是哪個該死的……」想看到底是哪顆石頭的傑作,卻赫然發現那不是石頭,而是被叢叢綠葉覆蓋的人類頭蓋骨!

    「天啊!」我不禁驚呼,與蜜兒抱成一團。

    這時我才發現,原來這附近從綠叢間裸露出來的白色石頭,其實是不知何時死去,已經完全化成白骨的受害者啊!數量之多,恐怕不是墜谷而亡,就是被這些妖精給殺死的人!

    第一次看見枯骨,嚇得我們臉色一陣青白。

    「你們先走!」弗利茲及時擋下一隻魔化妖精即將對鴞王子伸出的魔爪,一刻也無法轉移注意力,「這些傢伙可不好對付!」

    我這才趕緊回過神,怎麼能讓他獨自奮戰,「我也來幫忙!」與蜜兒交換個視線。

    『天使之卵!』

    『風之華!』

    除了沒有武力攻擊的鴞王子之外,我們都投入戰局,但這些魔化妖精的速度又快又猛,當前鋒的弗利茲必須擋下所有攻擊,只憑他一個人,還是防不勝防,稍微掛了點彩。

    「遠方……還有……」鴞王子忍著痛苦,提醒我們。

    我愣地抬頭,眼見遠端黑暗不斷亮起銀白色的光點,那一雙雙恐怕全是魔化妖精的眼睛,因為騷動而被吸引而來,數量可不少。

    「走!」敵方人數眾多,弗利茲決定撤退。

    「嗯!」大家急忙往妖精密度較低的地方跑。

    雖然鴞王子在夜晚的視力很好,但他很不舒服,只能由蜜兒攙扶,走在前頭指引方向,而我緊隨在後,擔任輔佐攻擊的角色,弗利茲則在隊伍最後,負責擊退緊追而來的魔化妖精。

    但我們前進速度不快,再這樣下去,遲早會被逮到。

    『火之狂刃!』

    慌亂中,自黑暗左方撲來橘紅色夾雜白光的無數火刃,將路徑上的花兒們給一舉焚燒得不見原形,一股腦兒地全部撞上那群殺紅眼的魔化妖精身上。

    「嘎啊啊啊──」

    他們似乎非常怕火,類似枯枝那樣的身軀不是被刀光立即斬斷,就是引火燃燒而變得焦黑不堪,由於妖精酷似人類的外型,看起來就像一群渾身著火的人們痛苦地在地上打滾,讓我有點於心不忍。

    「嗚……」蜜兒將頭埋在鴞王子的肩上,不忍看這一幕,而鴞王子輕輕拍拍她的頭,安慰著。

    我們愣在原地,而焚燒的火光映著我們的雙眼。

    我們看著這一切,直到他們化成了灰燼,消散在空氣之中。

    而那些原本想要衝上前來的魔化妖精們似乎因為恐懼火光,不敢靠近,但還是在附近潛伏,一雙雙銀白色的光點卻透露出他們的位置,似乎還打算找機會襲擊我們。

    至少,應該暫時不會有危險才對。

    話說回來,剛才那招式,我總覺得很眼熟啊……不過不可能呀,這裡可是在荒郊野外,哥哥們不會在這裡的……

    「──往這邊!」此時,剛才要我們離開的聲音又出現了。

    下意識去尋找,我終於藉由火光的明亮,看見有個人舉著火把,朝著我們大力揮手,旁邊似乎還有另一個人。

    但因為光線渾沌,我只能看出他們大概的動作而已。

    大家不確定該不該過去那,交換個困惑的視線,「怎麼辦?」

    「可能有詐……」弗利茲仍懷疑來者,瞇起眼睛。

    所以我們還在猶豫該不該走向那,杵在原地,面面相覷。

    「嘿、別在那裡啊!魔化妖精很危險的!」也許是因為我們遲遲不肯過去,那兩個人便快步走了過來,對著我們揮手。

    當距離稍微近一點,我隱約能看見他們輪廓,大為驚喜!

    「這、這是真的嗎!」我雙手摀著嘴巴卻抑止不住興奮地尖叫,「──蘭登、羅傑哥哥!」迫不及待地高呼,歡天喜地地衝過去。

    「卡、卡娜莉亞!」「公主殿下!」

    這莽撞的舉動使後頭的夥伴們傳來驚呼的聲音,他們似乎也跟了過來。

    「真的是你們……」我站在兩個久別的哥哥面前,滿腔感動難以訴說,先紅了眼眶,「哥哥……」

    「卡、卡娜莉亞!?」七哥哥羅傑驚呼,粗獷的臉上隨即綻放出大男孩那樣燦爛的笑容,「怎麼會是妳!天啊!」

    羅傑哥哥的髮型就像他的個性一樣隨興,臉頰上帶著一道因為戰鬥而留下的痕跡,但他很疼愛我,對我來說他點也不兇,而是最挺我的哥哥!

    三哥哥蘭登敞開懷抱,溫文而感動地笑著,「卡娜莉亞!」

    「我好想你們──!」我一見到想念的家人,激動到紅了眼眶,撲進兩人的懷抱之中,感受哥哥們撫著我的髮,我忍不住流下淚來,「冒險一點都不好玩……嗚嗚……」

    「藍之國的兩位王子……」鴞王子認出他們,愣了一下。

    但是蜜兒望著鴞王子側臉,聽到這兩人身份之後是一臉詫異,「咦!?」震驚地望著兩位微笑的哥哥,她急忙點點頭打個招呼,不知所措地躲到鴞王子身後。

    弗利茲尊敬地向兩位哥哥問安,「兩位王子殿下。」

    「很高興再見到你,弗利茲。鴞王子,您好,好久不見。」蘭登哥哥禮貌地對其他人點頭,望向羞怯的蜜兒,也一樣禮貌地問候,「小姐,您好。」

    「您、您好!……」蜜兒手忙腳亂地大力點頭。

    蘭登哥哥蹲下身,直視著我的雙眼,拍拍我的頭,關心地問,「卡娜莉亞,你們怎麼會在這裡?而且連鴞王子也……」

    我趕緊抹去眼角的眼淚,「其實──」將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兩人。

    「這樣啊……」蘭登哥哥嘆了口氣,「看樣子我們的眼光還不錯,弗利茲確實是個優秀的騎士,相當盡責地保護了我們可愛的妹妹。」他望向弗利茲,點頭以示感謝。

    弗利茲功成不居地搖搖頭。

    「現在不是敘舊的時候。」七哥哥羅傑看了一眼埋伏在周遭的魔化妖精,將一把慣用的大刀扛在粗壯的肩膀上,「這邊很危險,我們到安全的地方再說吧!」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7304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奇幻|小說|兔子|愛情|公主|迪菲諾斯|冰雪|藍靈|鬱兔

留言共 6 篇留言

白蘿蔔
哥哥大人出現了!(?

03-10 10:21

大王魷魚-鬱兔
嗯>w<是的
03-15 11:57
我妻雷姆美如畫<3
很好看!

03-10 10:50

大王魷魚-鬱兔
謝謝唷!03-15 11:57
OK
求預覽圖全圖

03-10 11:20

大王魷魚-鬱兔
http://www.duitang.com/people/mblog/311678260/detail/
在上面這個網址喔OAQ"03-15 12:03
天口璃。佛系人生
哥哥感覺很帥www巨大的花一定很好玩!!

03-14 20:08

大王魷魚-鬱兔
好玩>W<可以彈跳唷!03-15 11:58
小小薑
同三樓(幹

03-15 11:49

大王魷魚-鬱兔
http://www.duitang.com/people/mblog/311678260/detail/
在上面這個網址喔OAQ"03-15 12:03
小小薑
事實是我看完13就跳去14看完了(ㄍ

03-15 12: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UTSU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迪菲諾斯... 後一篇:[達人專欄] 【迪菲諾斯...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ifom非洲人
歐洲人玩手遊險喪命,友人:他運氣很好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866198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