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冒險者養成班】雨音心驚膽顫的採藥草歷險紀

作者:Aria│2015-03-06 17:14:05│贊助:12│人氣:66



   ─W─.......

  那是在日暮時分,染成昏黃的天際顏色絲絲披上那偌大的池子之際。

  藤崎雨音,這加入了名為「艾爾帕卡」的冒險者養成班一陣時日的女孩,抬著露出頭一句顏文字似神情的小臉,夕色中的眼珠望著那吐出水的高大造型石像。

  有著淒美背景且據說在不同時間展現的外型有別的那石雕,貓科似的型態因為在夕陽下石製的外觀罩上了層淡淡的枯黃色,但吐著水的嘴巴這時也勤奮地送出清透的淨水,在不間斷的輕輕流瀉聲裡反射暮光落進池中。

  姑且不提這池子的傳說在創校的時間上有著矛盾,或許正是因為家寵似的外觀,所以才讓這在不久前開學式的史萊姆迷宮隨手就打爛隻隻果凍狀生物的女孩,難得像是普通的小女生以這樣玩味的表情仰望吧。

  傍晚的風兒吹過一池暮黃微掩但仍清晰見底的水面,伴隨清涼的水氣拂過女孩仰高的鵝蛋臉以及從兩頰落下的長長鬢毛,她像是春日裡新生綠意的髮絲和眼瞳微微轉變如秋天將零落前的葉般枯黃,只有小小的右手握著的那根東方風管樂器剛硬的身子上仍像是孔雀石般翠綠。

  那根女孩握在手心的綠色蕭器,被雨音稱作綠綠的尺八,是她從有記憶以來就陪伴著她成長的好朋友,也可以說是最佳搭檔,那也是讓她順利通過傳言有不少學生受傷的開學式史萊姆迷宮的功臣,但綠綠也因為奮鬥而滿身壯烈的創傷(藍色黏液),離開迷宮以後雨音哭哭著把它洗了洗,恢復原貌的身體在此時的霞色中綻放孔雀石似的綠芒。

  「吶~綠綠?你覺得打爛這隻貓牠會變得怎麼樣嗎?會吐出更多更多的水?」雨音以側臉貼著綠色蕭器,女孩細又甜兒的聲音認真而恐怖地問著。

  然而,意外的回答從身邊響起。
  「那樣是不行的唷,因為貓貓跟大家都會很困擾呢……」

  這讓雨音又驚又喜地挪開依在綠綠上的臉頰,滿是訝異的青眸直盯不放。
  「綠綠……綠綠說話了!哇嗚!一定是雨音對綠綠的愛創造了奇蹟!」

  在女孩為了意想之外的驚喜而喜悅高呼時,那聲音又再次由她的身邊拂入耳。徐徐微風的輕輕送來,又像飄下的羽毛般柔軟,是不合身為綠綠的尺八而相當溫柔的音色。
  「對不起,讓雨音同學失望了呢。」





  「咦?」

  雨音因為那溫柔但話語殘酷的聲音而轉到後頭的視線,看到了那踐踏童夢的天使。她穿著一襲初雪的白色滿佈的袍子,滿目的白雪裡以淡淡的綠色抹上,就好像是冬雪盡期那從大地上萌生的小綠芽,符合這女子的形象充滿新希望。她是帶來福音的天使。

  她的笑容、她的身姿,讓人不禁這麼想。

  「……」

  是殘酷的天使呀。
  她像對末期病患燦笑說『妳死定囉^w^』,讓女孩的歡喜全隨夕陽的風裡流逝而去。

  「雨音同學怎麼了嗎?」殘酷的天使──『艾爾帕卡』學園的保健室老師,亞莎.薇奧拉,秀麗的臉蛋上是彎和煦如日的微笑。就像關心花兒成長彎下身子的她渾然不覺……

  「幹嘛啦腦袋長了狗耳朵的阿姨──妳又不是綠綠,回什麼話!」

  自己就是讓這小小的花怔了的主因。

  「……」聽見了這不符眼前女孩的惡毒發言,亞莎那彷彿彎曲如笑的柳眉微不可察地蹙了下,但僅僅如此,然後她就道出春風似溫而柔的聲音。「雨音同學,女孩子不可以這樣說話唷,這樣會惹人厭的呢,綠綠也會討厭的唷。」

  「哎?真、真的嗎?雨音這樣會被綠綠討厭?」儘管沒有如沐春風的效果,但這番準確抓住弱點的話倒也讓這毒舌的女孩開始反省。

  亞莎蹲下了身,輕輕撫著緊張起來的雨音頭頂。「所以,要改善唷。」

  「嗚……」像這問題讓她感到苦惱似雨音發出如咽的思忖聲,青蔥色的眼睛默默注視眼前那由兩端長出狗耳朵的臉龐……也許用翅膀形容比較適合吧?但在小女孩的眼中那就像狗耳,垂軟的犬類耳朵。她看了半晌之後。

  「哼!」很不客氣地甩開那輕輕撫過自己腦袋頂端的手。「長了狗耳的阿姨妳又不是綠綠,哪可能知道綠綠的想法!雨音才是最瞭解綠綠的人!」

  「雨音跟綠綠的愛是沒有障礙的!」亞莎苦笑地望著眼前待人辭令顯然有待加強的女孩一臉幸福地磨蹭那被她稱為綠綠的綠色管樂器,撐起身子讓金色的髮絲輕輕擺搖。

  「對了,老師有事請雨音同學幫忙呢。因為在開幕式治療用了些藥,目前醫護室的備用藥有些缺乏了。但老師現在一時走不開,能麻煩雨音同學去森林裡面幫忙採藥嗎?」

  但,雨音聽了後卻是微微歪頭,如同對方綁成了束的左側藤絲的顏色般綠的髮毛,也隨著這動作像跳動的問號晃了晃……她天真地問。「老師,誰呀?」

  「……是我呀,是我呢。這所學院,艾爾帕卡的保健室老師,亞莎老師唷。」亞莎細細的眉睫又微微搖動了下,但她耐性地豎起指點了點自己。

  「長了狗耳朵的亞莎老師找雨音有什麼事嗎?」

  雨音再次提問,也再次將腦袋歪向另一邊。對於這樣的她亞莎也不厭其煩解釋一遍,對著之後長長地『哎─』露出困擾神色的雨音好言相求之後這ㄚ頭才終於答應了。於是兩人在近夜時分的深藍色天際下各懷所思互相道別。

  雨音想著要準備什麼到洞窟探險呢。

  至於亞莎……這就只有她本人曉得吧。

  總之,雨音的洞窟探險記就此揭開了……

  「哎嗯……好煩唷,好多藥草唷,到底該採哪些呢,雨音不知道啦!」與醫官相別以後的小女孩在訓練場前的圖書館裡翻閱關於藥草類型的書籍,在不知所措時習慣性地用嘟起的臉頰蹭著與身相隨的綠色棒棒,像在撒嬌像在求援。

  ──但在前往洞窟以前,必須先補充關於藥草的知識呢,以免採到有毒的那就不好了。

  抱著這樣的想法,雨音在昏暮中來到這所位於訓練場之前的知識殿堂。

  雖然用詞有些不當,但她還是保有赤子的純真心靈,大概吧。而除此之外也是因為孕育她的殺手一族的媽媽的教誨,在行動之前必須有所計畫,不能太過魯莽呢。所以她才在去目標場地之前先收集所須的情報且做出計畫。

  「……完成囉!」
  雨音抬起了頭,雙手隨著將在振筆下而記了些對治癒有效的藥草的紙張舉起,又得意又開心地瞧著。折疊收入下著裡之後提起守候著自己的綠綠。「我們走吧!」

  沙沙沙沙。
  草地上的足音窸窣響在已經成了層暗藍的雲朵下,離開之後的雨音帶著照明器具,沿著亞莎老師指點的捷徑進入森林,因為也事先看了地圖所以毫無障礙地來到洞前。

  瞧著裡頭當然黑暗無光的洞,雨音「喀」打開了手電筒,將投出的黃色光圈向前照映著而另手拿持綠綠,啦啦啦地哼著小調進入裡頭。

  在有限的視野裡雨音發揮冷靜地將手電筒適時照往各方向,遵循家人告誡的處變不驚的道裡。這一路上,除了面面的石壁外還有些許如經打鬥的跡象。叫學生獨自到這來而且還要採藥,顯然就是一樁考驗,而不是偶然的要求吧?

  所以即使是笨笨的雨音,也領悟這是類似上次開學式的史萊姆迷宮。既然如此當然要好好表現,拿到好分數才不會被媽媽魔音傳腦呢。而要怎麼拿到讓自己的成績可以好看一點呢,那當然就是根據要求採到好藥草囉。此外還有……

  「吱!」

  在地上亂爬的大型多節肢動物因為綠綠無情的敲打而發出悲鳴,就像之前在開學式後的迷宮打爛的那些史萊姆一樣被打爆了,然而濺出的卻不是史萊姆的藍色黏液,而是生物體內流動著的紅色……血液。但就近沾上血漬的女孩無懼色地一下接一下。

  不論是爬過來的或者在那爬得好好的沒惹到她的,任何一隻被她視線捕捉的大蜘蛛魔物都在綠綠的起落後成了噁心的死狀。半晌,綠綠就跟之前一樣變色了……

  「綠綠變成紅紅了,是人家喜歡的顏色耶,好可愛唷~」
  相同染上血紅的小臉頰跟綠色蕭器發出黏膩的磨擦聲互相蹭著,雨音對於變紅的綠綠反倒像是見到從繭蛻化的蝶兒,染血的粉嫩臉蛋上是異常的欣喜。

  「綠綠好棒唷~這樣人家的分數一定很高,打了好多隻魔物,而且也已經採到有用的藥草了!謝謝綠綠~」蹭呀蹭,坐在地上休息的雨音蹭著那如今該說是紅紅的綠綠。

  畢竟雖然這女孩聰明而且靈敏,但終究還是普通的小女生,這麼下來體力當然有失。

  這時,無預警地。

  「啊咧?」

  被擱在地上的手電筒嫉妒而罷工似的熄滅了,不適應的黑暗頓時覆滿眼裡。

  「哇嗚……」小小地驚呼了聲,但雨音依舊不慌不忙地立了足,將綠綠當成導盲棍地指指點點地面來前進。雖然雨音出身的『音戮一族』擁有『音之魔法』,所以可以像蝙蝠靠著音波來掌握空間結構,但很可惜這小女孩比起代代相傳的音之魔法更擅長武鬥。

  她來到這時並沒有沿途作記號,況且在失去光明的情況下這也是徒勞。怎麼辦呢……

  再這樣下去,她可能就要迷失在這片黑暗裡了。有沒有人可以救救這可憐的小女孩呢?

  「是光!」

  藉著叩叩輕敲感覺地面的雨音眼睛一亮,就像字面上的意思她那本來在黑暗裡而失去的草綠色調因為眼前不遠的光源而再次映出。有光,不是接近出口那就是有人照明吧。

  但,興匆匆小跑過去的雨音所見的都不是──
  那光所照的四周顯然離出口還有些距離,而也並非有「人」照明。

  因為,那根本不是人呀──

  人類似的筆挺身軀上穿著人類青少年似的休閒風服裝,雨音利用黑暗躲在一旁觀察那似乎若有所思而佇立的類人生物。說是彷彿人類,也終究不是人類。

  因為他那水藍髮絲清晰之下長了像是蟲子觸角的長長玩意,而從她的視角可以看見那前端掛著像是燈籠發著光的圓形體,就是因為這才讓雨音在幽暗裡也可以辨別那曳著馬尾的類人種生命的髮色……這究竟是什麼東西呢?

  即使擁有人的五官人的身體人的衣裝,但那懸接燈籠的蟲觸就像否定這先入為主,透出的光輝主張自己的存在而醒目。不過,先入為主的到底是什麼呢?

  擁有人類的外型卻又有異常的器官。像人卻不是人,那……

  這匪夷所思的狀況,慢慢移動到對方視線之後的女孩卻轉了下腦筋就得到答案。

  她緩緩從掩蔽裡探出嬌小的身子,握緊手心上都還可以感覺到先前殘留的血液黏稠與帶著的溫熱,向著那光源、那像人的生命體,躂躂躂躂地碎步跑去──拉長手臂地勾出橫劈。

  「發——現——」因為興奮拖曳的聲音在小跑步時脫口而出,鈍擊揮落的裂風聲伴隨喜孜孜的嬌音。「魔物!」變成紅紅的綠綠直往那亮亮的燈籠體像斧砍似橫斬而出!

  既然像人但不是人,那當然就只有妖怪囉。
  妖怪=魔物=加分題。那當然要K下去囉。而且那魔物還在發光耶。
  那把他K死之後拖著他的身體不就可以當成照明?既能加分又可以當手電筒,太棒囉。

  雨音真聰明★
  於是對方就跟之前的大蜘蛛一樣成了不便敘述的嘔心慘狀,血肉糢糊慘不忍睹。

  ──可惜沒有。

  「嗚?」

  在空氣裡響蕩的只有倏忽吹過的沉沉鈍聲,沒有像打史萊姆跟大蜘蛛的噗滋音效,而熟悉的撞打人體的觸感也未讓女孩再次體會……那偷襲失利的結果不言可喻。

  為了彌補身高差而起跳的女孩在落地之前以眼睛餘光捕捉到了,不知是因為自己拖沓的聲音而察覺而上身前傾避開的對方,小巧的雙足點落地表時,出人意表的反擊在她發出微微驚呼聲時而來──灑下的燈色照出那如鞭掃出的修長腿擊,雨音從容甚至顯得俏皮的後躍幾步。

  她正歪頭瞧著那燈光下的身形,思索攻擊失敗的理由時,那方傳來閒話家常般的話音。


  

  
  「喂喂小姐……沒有魔物長的像我這般帥吧。」

  不知哪來的自信這麼說而且還沒帶疑問語氣的那人繼反擊後站穩身,在他額際像燈籠魚發光器的圓形體讓以雨音剛剛的側面位置而看得不甚清楚的外型顯得清晰。

  他的裝扮就像時下青年一樣的普通,剛才由後方見到的長長藍線因為位置的緣故而被藏在後腦,但雨音還有印象那是將本來不合男生印象的略長髮絲綁成俐落的馬尾,彷彿是道映出天空湛藍的潺潺流泉。就像他的名字一樣。

  這藍馬尾的青年──高泉,將手擺到雨音見不到的腰部後方,平凡的臉龐勾起戲謔的笑。

  「是吧?雨音同學。」

  在女孩的眼裡,這青年就像徐徐流動的泉水,但在一片透徹的平靜下卻沉澱著什麼。不過比起那,這句讓原本傾頭思考的雨音更加疑惑而發問了。「欸──你認識雨音嗎?」

  其實並未交談也不曾謀面,而眼前看起來有些自信的藍毛青年雨音毫無印象,她的小腦袋裡充斥問號。誰呀?。? 但不僅是高泉,她的腦海裡也沒什麼關於艾爾帕卡的人物資訊。

  除了之前拐她來採藥草的那個長了狗耳朵的阿姨。

  「廢話,窩4尼同鞋。」
  或許是為了跟眼前的女孩溝通,高泉說著不知哪顆星球的語言讓人不禁想道是否有智能障礙而投以同情的目光,但之後他面露無奈的搔著頭解釋著。「我不是魔物啦。」

  騙肖耶。那額前那根有著燈籠的觸角是怎麼回事呢?
  「可是臭蟲大哥你長著臭蟲的角唷——?」
  雨音當然沒有傻傻相信,指出矛盾。

  「……我是燈籠魚啦。」但他對於自己這解釋卻旋即感到羞愧而掩臉。「不對……我是高泉,總之我不是魔物,妳也別用妳的綠色棒棒揍我。」

  「嘿——」
  狀似瞭然的發出長音,但她還是半信半疑再問一次。「你真的不是魔物?」

  「真的。」

  「嗚……」對於這斬釘截鐵的回答雨音又陷入了思考中。人的額頭會長出觸角,而且帶著像燈籠的東西嗎?魔物會擁有像人的外型而且還會說人話嗎?據說燈籠魚是以頭上的發光器來誘捕獵物,難道這青年說的也是陷阱?

  「好煩喔……要分辨是同學還是魔物真的好困難喔!怎麼辦綠綠——」

  只好問既是好搭檔也是好朋友的綠綠了。她苦擾的臉蛋再度磨蹭心愛的綠綠(紅紅),上面的血跡因為已經乾了而沒再染上,雨音那臉在之前坐下休息時順手抹掉血污的粉嫩。

  她煩惱的低吟著,但綠綠(紅紅)當然並沒有回答,而引發她的苦惱的泉源卻也靜靜佇立。
 
  媽媽說,有問題就要解決,要利用現有的資源去解決,如果自己擁有的武器不夠擊敗問題的話,那就要組合起來,這樣就很簡單囉──如果還不行的話,那就……

  別想了。

  「算——了!」乖巧的雨音遵照媽媽的教誨,順著腦裡的母親聲音恍然大悟而敞開雙手露出燦笑。「總之同學或魔物都先砸扁再說!」

  「住手啦。」或許是怕麻煩,或許是雨音的感覺不對,又或許是這青年終究只是庸人,不像那在背德的自然中生長的雨音,他滿臉苦笑著往後退步。

  雖然不曉得到底是哪一點,但可以知道的是。

  這青年似乎不太好運。


  


  「偵測到魔物,現在,予以Destroy。」

  因為退步的他撞到了東西,但不是牆壁,而是形同牆壁的高大青年。他配合一臉的無機質發出機器般的鋼硬聲色,手中對準高泉的南方槍械散發火砲將竄出般的光彩。

  當然以雨音的視線見不到高泉此時的神情,也不曉得那也是她的同學──機器人『黑洞』。
  不過她就算看到了大概也不知道吧。

  就跟雨音剛才發動攻勢時很快就溜到一旁的高泉,嘆了口氣再次指著自己解釋道。「我是人類,你的同學。」但當然不被接受。「同學、人類——無法理解、邏輯錯誤,判定為謊言。」

  雨音也是這麼想的★
  女孩向著東瞧西望的高泉『欸嘿』俏皮一笑,只差沒敲自己的頭裝呆呆。

  「……哈,該怎麼辦呢。」不愧是冒險者養成班『艾爾帕卡』的一員,即使面對這樣的狀況高泉也只是神色困窘搔著臉,目光游移像在尋找什麼。

  雨音這時也沒輕舉妄動,只是等待時機。因為那突然出現的變數讓她沒辦法輕率行動,只好觀察再觀察。這也是親愛的媽媽的指導呢。

  「吶吶,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三位同學!」


  


  這時,不知哪來的狸貓說著人話跳著小巧的腳步進到僵持的三者之間,那也是『艾爾帕卡』的同學──狸杯杯。牠圓滾滾的大眼就像在觀察需要幫助的對象熱心地凝望大家。

  「啊,有魔物。」
 
  突然地,高泉指著那出現的第二變數,讓雨音『喵嗚?』視線被引到那隻狸貓上。

  魔物=加分,這印入女孩心裡的公式讓她一時大意了。畢竟比起人模人樣只是額頭長了奇怪玩意的高泉,這隻動物型的顯然更像魔物吧?於是高泉卑鄙的策略就這麼得逞(?)

  「啊……」

  但她也察覺了原有的陰暗隨之往眼界撲上。畢竟帶來的手電筒壞了的她是靠著剛才高泉的照明才移動到這,隨著高泉的離開那份被驅散的漆黑也歸來了。

  不見囉。
  不只是魔物,就連那魁梧的青年也倏地被黑暗蒙上。

  「可惡!」雨音只好放棄加分的機會,悻悻然地沿著印象裡的原路離開了。

  ※※※

  「啦啦啦~」

  雨音舉著的小手掌裡是一簇從裙子裡取出的各式藥草,輕快的小調隨著在空氣起伏的紅色管樂器而流瀉林中。在那之後,她路上又敲爆幾隻大蜘蛛,終於順利離開洞裡了。

  至於貍杯杯同學之後怎樣了呢,那就不是她關心的了。
    


本文後半部以副會長該篇後面的情節當成基礎,以雨音的視角加以呈現
文筆不好,其他會員的角色描述沒有應有的韻味就不好意思了








https://pre.sega-net.jp/page/access?cid=chc_7taizai&rcd=R2j6aN5rW7Q4aGcj&lang=ja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690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冒險者養成班》
任務獎勵已頒發,獲得艾爾帕卡代幣兩枚、寶物編號O7:老舊的藥用水晶瓶。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3/688cd9eca8f3c5cf676ff2e9a6965e87.PNG?w=300

03-21 13: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everdream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冒險者養成班】雨音心驚... 後一篇:【冒險者養成班】雨音心驚...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huaing123霸凌仔
沒甚麼好說的,幹你娘。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3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