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艦隊收藏短篇 - 我與金剛四姐妹的回娘家之旅7(全文完)

作者:桐月ぽい│2015-03-05 04:14:06│贊助:8│人氣:398
  「吶、吶,桐醬。」
  「嗯……怎麼了?」
  「可不可以幫人家看一下人家的腰帶有沒有繫好啊?」
  「啊,為什麼啊?妳自己拉拉看不就好了嗎?」
  「那是因為啊──」
  金剛激動地握緊拳頭,一副幹勁十足的樣子繼續說道:
  「──榛名剛剛說她想跟桐醬玩拉腰帶遊戲,所以人家也想玩啊!」
  「不,才不會玩這種遊戲呢。」
  「欸──為什麼啊?聽榛名說這是全天下男人都夢寐以求的遊戲耶?」
  可能是我秒答的緣故,金剛露出茫然的表情說著。由於她的臉上寫著「真的假的啊,桐醬你在騙我對吧?」的表情,所以我決定從頭到尾解釋一次給她聽。
  於是,抱著這種心態的我豎起一根手指後開口:
  「第一,要玩這種遊戲的話,以妳這長度的纏腰帶是不夠達成旋轉效果的。」
  「嗯、嗯!」
  金剛用力的點了點頭,雖然不清楚她究竟有沒有聽懂就是了。姑且先相信金剛腦袋裡那為數不多的智慧精靈,我豎起第二根手指繼續說下去:
  「第二,妳的房間雖然空間很大,但是有很多稜角的傢俱,所以也不適合玩這遊戲。」
  「嗯、嗯!」
  「妳到底有沒有聽懂啊?」
  「嗯……那個……」
  金剛的眼珠就這麼朝上看去,樣子活像是把我的問題丟向那根呆毛。
  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呆毛像是有生命般地抽動一下,似乎是在回應著金剛的問題。而得到解答的金剛就這麼燦爛地笑著開口:
  「嗯!金剛有聽懂唷!」
  「……原來本體居然是呆毛嗎?」
  「咦……桐醬你剛剛說什麼呆毛來著?」
  「就是妳頭頂上的那個東西啊?」
  我指著變成問號形狀的呆毛如此說道,沒想到金剛卻鼓起臉頰,看上去非常不滿地把臉湊了過來。
  「這才不是呆毛呢!她是呆毛醬唷,呆毛醬!」
  然而,那根呆毛──不,是呆毛醬像是要附和金剛所說的話抽動了兩下。
  ──我說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外星生物嗎?
  「…………痾,是。」
  「哼,知道就好!下次可別認錯了,不然可是會遭殃的唷!」
  「雖然一點都不在意,但為了以防萬一我還是問問這根呆毛會對我怎麼樣好了?」
  「…………」
  「嗯?怎麼了嗎?」
  「……桐醬,快跑。」
  金剛沉著臉,轉成非常驚恐的表情似乎是在說些什麼,不過音量實在太小聲導致我根本聽不清楚。為了確認她到底說了些什麼,我疑惑地開口問道:
  「啊,妳說什麼?」

  「桐醬快跑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
  儘管金剛現在跟瘋子亂吼沒什麼區別,我還是無法理解她到底想表達什麼。
  ──不對,等等……這股詭異的壓迫感是怎麼回事?
  我抵著下巴思索著。再度回想我的問題與金剛的反應之後,唯一有可能的答案就是……
  將目光轉到金剛頭上那根看起來非常生氣的呆毛,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
  『咻咻咻咻咻──!』
  但是已經太晚了。
  呆毛快速抽動了幾下後,幾枚砲彈就這麼朝著我的方向飛過來。
  『轟、轟、轟───!』
  隨著砲擊聲響起此彼落地響起,我以像是女演員般的高分貝音量大吼著: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幾乎是下意識的反應才躲掉這突如其來的襲擊,看著那根冒著煙的呆毛,我心有戚戚焉地吞了一口口水。
  ──沒想到那根呆毛居然是四六砲!
  那速度、威力與威嚴,彷彿就是大和上搭載的最強武器─四十六公分三連裝砲般擁有十足的威攝力,我說這根呆毛的來頭到底是什麼啊……?
  但現在可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當發現那根呆毛作勢要進行第二輪砲擊時,我立馬磕頭下跪,以非常悲微地姿態開口求饒:
  「對、對不起……呆毛醬大人,請原諒小的無知!」
  『轟──!』
  然而,似乎那根呆毛並沒有就這麼原諒我。
  一顆砲彈從我的頭頂掠過。雖然它沒有直接命中,但我可以感覺到從頭頂到背後竄起的那一陣涼意。
  ──剛剛差點嚇到尿褲子,這可不是我隨便說說的……不信你就去惹惹那根呆毛,然後讓四六砲的砲管當成標靶試試!
  經過剛才的震撼教育之後,緊繃的身體就這麼放鬆下來。
  大口大口的吸著空氣、摸著胸前劇烈跳動的心臟,我正體驗著前所未有的感覺,大概這輩子都不會再有這種徘徊在生死線上的機會了吧?
  思緒穩定之後,我滿頭是汗、有氣無力地開口問道:
  「……我……我還活著……?」
  「……嗯、嗯……看樣子桐醬應該是還活著沒錯。」
  這時我才發現金剛的臉色也不怎麼好看。毫無血色的蒼白臉龐與稍微濕潤的眼角,這些證據都在告訴我一件事情──剛剛擔心我人身安危的人不單單只有我一個人而已。
  ──沒想到我居然讓這笨蛋操心了……真不像我啊……
  一邊為自己的失常而愧疚,我如夢囈般的開口:
  「……對不起。」
  「咦……?為什麼桐醬要說對不起呢?」
  而當我正要說些什麼時,從門口那裡傳來了榛名的聲音:
  「桐君、姐姐大人,你們準備好了──咦?為什麼你們兩位的臉色看起來很糟糕呢?」
  似乎是榛名她們都準備好了,從門縫的方向看去,可以發現穿著和服的霧島與比叡。
  原本想說出來的話就這麼吞回肚子裡。我輕輕搖了搖頭,試圖將那些負面情緒甩出腦海。深深吸了幾口氣後,我平靜地開口說道:
  「不,這不是什麼值得告訴妳的事情。既然大家都準備好了,那就準備出門吧?」
  時針指在十一與十二之間的位置,而分針則是指著數字八,現在時間為十一點四十分左右。確認完目前的時間還很充裕後,我看了一眼金剛,以眼神詢問她的想法。
  「說的也是呢……那麼大家就準備去神社參拜吧?」
  「嗯……那麼就走吧。」
 
 
  「姐姐大人的咖哩真的非常美味呢!」
  「這樣啊,原來我的咖哩這麼成功啊?」
  「嗯,姐姐大人的咖哩雖然稱不上絕品,但也不算太差。總而言之應該說是佳作吧?」
  「是呢是呢,那桐君你的看法呢?」
  「啊……我嗎?」
  「嗯!」
  榛名將問題丟向從剛才就沒開口說話的我身上。也許是還在擔心剛剛的事情,除了榛名以外,我發現其餘三個人熾熱的視線。
  雖然不是不想參與聊天話題,不過看在她們這麼擔心我的份上還是算了吧。
  我搔了搔臉頰後,不添加任何修飾就將評論說出口:
  「答案當然是超好吃的啊,金剛做的咖哩可是我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咖哩!」
  為了加強說話的氣勢,我將拳頭握成球形如此說著。沒想到金剛聽到這般稱讚時卻扭扭捏捏地開口:
  「這、這樣啊……嗯……謝、謝謝你的讚美唷,桐醬……」
  「哪裡、哪裡,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也許是光線的問題,現在的金剛有股莫名的危險吸引力。並不是說榛名她們的美貌遜色很多,純粹是現在的金剛太過犯規而已。
  這時,榛名像是想到什麼般開口提醒我:
  「那麼我們就走這條路囉?桐君就帶著姐姐走另外一條路吧?」
  「啊,已經走到這裡了啊?」
  看著眼前的叉路,我才知道該與榛名她們分開的時間到了。
  「那麼晚點見。現在很晚了,請妳們要小心一點,不要走散囉?」
  「哼,你才是呢。可別讓姐姐大人遇到任何危險哦,不然我可饒不了你!」
  「是、是。」
  我舉起那隻與金剛五指相扣的手,像是在炫耀般展示在一臉不悅地比叡面前。互相寒暄後,我們就在叉路面前分成兩組人馬前往神社了。
 
 
  「星星真漂亮呢?」
  「咦……嗯、嗯,很漂亮……呢。」
  「嗯?怎麼了嗎?」
  感覺到金剛與平時不太一樣,我打算停下腳步確認她的狀況。
  沒想到當我一回頭時,金剛那滿臉通紅的樣子卻映入我的眼簾。由於處於背光的關係,現在我無法看清楚她臉上的表情。
  「妳怎麼了?怎麼臉這麼紅啊,是不是發燒了?」
  「沒這回事,只不過……」
  似乎是不想讓我白白操心,金剛連忙胡亂揮手。接著像是又想到什麼般愣了一下,以僵硬地笑容開口說道:
  「只是想起剛認識桐醬的事情而已。」
  「啊……妳說在攻略西南諸島海域時有個笨蛋迷路那件事情嗎?」
  被金剛這麼一說,腦中馬上浮現了當時的場景。印象中,當時我派遣榛名她們出去偵查敵方主力部隊,但是回程時卻莫名其妙多了一艘戰艦。
  當時的我得知那片海域的主力部隊群有我夢寐以求的戰艦,所以才會派榛名她們去蒐集一些資料。但我萬萬沒想到她們卻在途中發現一個坐在海上大哭的笨蛋。
  收到電報的當下我是真的很無言,還記得當時一旁的木曾還問我為什麼表情這麼可笑,是不是電報誤傳成工口本之類的。總之,雖然過程讓人非常無語,但我還是順利的把金剛納入我的旗下了。
  「我、我我我才沒有迷路呢!只是在想怎麼登場時突然找不到路跟榛名她們會合而已!」
  「這不就是迷路嗎?妳這笨蛋……」
  「嗚……桐醬欺負人……」
  「不過幸好榛名她們找到妳了呢,金剛。」
  「咦……突然之間的你到底在說什麼啊,笨蛋!」
  看著金剛冒煙的樣子之後,我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
  「害羞了嗎?」
  「才、才才才沒有,人家才沒有害羞的說!」
  「這樣啊、這樣啊……我說金剛,妳知道剛才那遊戲還有第三點嗎?」
  「第三點?」
  「嗯,那就是啊──」
  我單手簍起金剛的細腰,另一隻手則是抵著她的下巴。這不太像是我平時的作風,只是單單心血來潮而已。
  金剛第一個反應只是睜大眼睛,一臉不太清楚我在做什麼般開口說道:
  「……桐醬?」
  「──第三,只要我有那個意思,我可是會直接推倒妳的。」
  「……噗!」
  「……有什麼好笑的?」
  「沒事沒事……只是──噗!」
  發出第二次哧笑聲,金剛笑地眼角微微滲出眼淚來,似乎是我現在的舉動非常好笑似的。
  這時我才發現自己有多麼愚蠢,連忙別過臉後,我加速腳步繼續趕路。
  「………走啦,他們在等我們了。」
  「欸──不繼續做些什麼嗎?自作多情的帥氣桐醬?」
  「才不要咧,沒興趣啦!」
  「噗!桐醬傲嬌了、傲嬌了!」
  「才沒有咧!」
  「嘻嘻,桐醬的反應真是有趣呢!」
  「笨蛋,這樣很難走路耶!快放手,等等跌倒怎麼辦啊?」
  金剛一邊這麼說著,整個人就這麼貼向我的背後。雖然我曾試圖抵抗,但這傢伙卻像是無尾熊般整個人黏了上來,我也就這麼放棄抵抗,任由她緊緊從背後簍著我的腰。
  「我才不要咧~」
  「唉……」
 
 
  沒過多久,我們到達一處人煙稀少的神社。在鳥居前站著在熟悉不過的面孔,其中一個帶著眼鏡的傢伙率先開口:
  「唷,肥宅。」
  「唷,處男。」
  「你這傢伙是想打架嗎?來決鬥啊,你先抽牌!」
  「正合我意呢,你這處男外加鬼畜的五航戰廚!」
  「那、那個……月君、桐君,請、請不要打架……」
  「翔鶴姐,算了吧?一但這兩個笨蛋吵起來就沒完沒了了,就這麼讓他們好好打一架吧,反正一年也才一次而已。」
  「唉……這兩個笨蛋倒底什麼時候才會有長進啊……」
  接著開口的人依序是翔鶴、瑞鶴與東雲。
  ──知道這傢伙沒長進就快拖回家調教啊!妳們這群五航戰幹嘛放任這白癡提督隨便亂來啊?這樣下去可是會成為廢肉的、廢肉!
  「Hey!小加賀,新年快樂啊!妳好像長高了不少呢?」
  「……嗯、嗯……因為我每天都有努力的喝牛奶跟運動……」
  似乎是被別人看出努力後的成果,以怕生聞名的加賀從幸子的背後探出頭來如此說著,其樣子非常惹人憐愛。
  ──啊、啊……整個人都被努力的小加賀治癒了呢,果然是個好孩子。
  這時,在一旁默默看著的陸奧突然開口了:
  「長門,不可以唷。」
  「可、可以什麼?」
  「嗯……就是抱走小加賀、抱走小加賀跟……抱走小加賀呀?」
  「我我我我才不會做出這種事呢!陸奧妳瞎操心了啦!」
  面對長門的強力反駁,陸奧只是以空洞的眼神回以顏色:
  「是嗎?可是妳已經走到別人背後了呢?」
  「………」
  「嗯?」
  「是、是……我知道錯了。」
  ──調教的不錯哦,東雲?沒想到長門會對驅逐艦伸出魔手居然是真的?
  然而,就在加賀慶幸自己的貞操守住的同時,穿著鮮紅色花邊和服的赤城朝著與金剛打招呼的幸子開口:
  「幸子,還沒好嗎?我肚子餓了,現在想吃年糕!」
  「啊……再等一下哦My小赤城,等那兩個處男打完架之後我們就能上去參拜了。」
  「「到底誰是處男啊啊啊啊啊啊!」」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可不可以冷靜一點啊?」
  ──哦,另外一個影薄眼鏡出現了。
  「啊,你在啊蒼爺?」
  「咦……我以為最後一個到的是蒼爺呢,沒想到居然是桐月?」
  「………」
  被我跟阿月這麼一說,蒼爺身上的顏色瞬間變成單一的灰色。而樣子從剛才一臉威嚴的樣子變成了呆滯的眼神,完完全全成了一尊提督石像。
  「啊,石化了石化了。」
  「雪矢,伊姆亞覺得好冷唷……我們可以找個溫暖一點的地方嗎?」
  「誰叫妳要穿著死庫水樣式的和服出門,我不是說了今天晚上會很冷嗎?」
  雪矢一邊嘆了口氣,將身上穿的外套蓋在伊姆亞的身體,試圖讓她感到溫暖一些。
  「哼、哼……死庫水可是我跟你的驕傲呢──哈啾!」
  ──憲兵,快把雪矢抓走好嗎?
  「楓葉,我也好冷喵!」
  「嗯……遵命,鈴谷大人。」
  「你、你你你你在做什喵啊!」
  「嗯……當然是幫鈴谷大人取暖啊?」
  「可、可是也喵不著抱著我吧……好、好害羞呀喵!」
  ──啊,好閃啊好閃啊,拜託你們兩個去旁邊的草叢解決好嗎?這麼公眾放閃沒問題嗎,啊?
  「他們好閃呢,瑞鳳姐姐?」
  「是呀是呀!來,宗太,啊──」
  「啊──果然瑞鳳姐姐做的雞蛋捲就是很美味呢!」
  「討厭啦,宗太!嘴巴真甜呢……」
  ──可不可以請你們兩位行行好,不要一邊放閃然後吐槽別人放閃啊?
  「石化的蒼月哥哥大人……依舊好棒啊……」
  沒想到過了那麼久,大家居然都沒有太大的變化呢,真是太好了。
  ──什麼?你說病嬌驅逐艦,沒看到啊?
 
 
  「桐月,換你們了。」
  「嗯。」
  將錢幣投向前方的箱子後,我拍了拍手,回想起這一年以來發生的事情。
  有過歡笑、淚水,也有過辛酸、失落過,但跟著這一群同伴總是能化險為夷。我輕輕將雙手合十後,將心中願望由衷地說出:
 
  「希望大家今年都可以平平安安的度過,然後明天再一起來參拜。」

  短短幾個字的形容,無法將我內心那沉澱以久的感情好好傳達給各位,但我還是希望你們能好好的接受這份微不足道的感情。
  雖然今年發生了很多事情,甚至我們也算背道而馳了,但我希望我們依舊是朋友。
  不知道你們現在過的好不好,也不知道你們現在有沒有任何困難,但我希望你們能想著我們當初耍蠢的樣子,然後笑一笑迎刃而解。
  我們來自於橫須賀鎮守府。雖然不是同期生、年齡也相差不多,但緣份卻將我們緊緊繫在一起。
  謝謝你們的陪伴,也謝謝你們能傾聽我的聲音,來年還請各位多多指教!
  那麼,寒噓就到這裡結束吧?過完年後大家即將各奔東西,再次為自己的目標而努力了。
  最後祝各位武運昌隆、事事順利,也希望大家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全文完~
 
----------------------------------
 
 
  你好,又見面了,我是很久沒好好寫後續的桐月poi!
  也許你是剛剛才認識我的讀者,不好意思。你好,初次見面,我是帥氣無比的桐月デース!如果看文不給感想可是No的說!
  這次算是回鍋後的第一部作品,老實說寫起來不是很順手,看樣子是老了呢(苦笑),不知道舊朋友是否因為先前棄坑而忘記有我這傻B作者的存在了,想來就有點傷心呢……
  什麼?桐醬之前棄坑去幹嘛了?
  很多很多理由,除了現實心理層面的問題、學校方面的問題之外,當然還有一部分的原因是跑去玩了劍靈這款遊戲。
  不過還是趕在冬活之前回來了,看到大家在活動中的精采表現,我心裡還是感到非常欣慰的。
  很多人看完可能猜到了,沒錯,這篇作品算是寫給『橫須賀鎮守府學院日常』的友人們的作品,最後則是我想跟他們說的一些話與自己小小的願望。
  雖然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看到,但我還是把它寫完了。
  最後,預告一下。狂犬可能會暫時不更新,但如果你們希望我把它填完我會優先填完,畢竟只有十五章(咦?)。
  目前是想把橫須賀結束掉,畢竟依我的進度大概快結束了。也許很多讀者會問新篇鎮守府呢?
  關於這個我想說明一下,我想沉澱一下心情,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了,不管是肉體上或是精神層面上,我都覺得有點疲憊,所以我想先把日常向的東西先解決掉,順便找回一些寫作的感覺。
  那麼,閒話家常就到這裡了。感覺很久沒寫這麼長篇幅的後續了呢。(笑)
 
 
  2015/3/5 4:10am By桐月poi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679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NekoMiku
這篇太靠北了XD 會砲擊的呆毛……呆毛醬 各種放閃跟耍智障的桐月的小夥伴們

03-05 07:13

桐月ぽい
有沒有呆毛=46砲的八卦\(゚∀。)/03-05 07:19
櫻日和
呆毛醬好兇啊!

03-05 22:33

桐月ぽい
誰都不能惹呆毛 誰都不能\(゚∀。)/03-06 16:06
醉揮毫
呆毛是無敵的!!!!

03-24 15:23

桐月ぽい
呆毛恐怖的(ˊ・ω・ˋ)03-24 15:2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kiritsuk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艦隊收藏短篇 - 我與金... 後一篇:艦隊收藏短篇 - 橫須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ndy12287真心推薦
我的作品有益腸胃健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5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