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RPG公會】朦朧

作者:醒│2015-03-03 22:22:51│贊助:35│人氣:376



YOU KNOW US.
YOU ARE WITHIN US.

WE KNOW YOU.
WE ARE WITHIN YOU.



                                        






LOOM






                                                             
         朦朧                                    
                                                                                                       
                                                                                                       





                                        

GUIDANCE OF EMOTIONS

                                        





   緒指領                


      聽人們說,它來自浩瀚星空中,某個被塵埃填滿的角落,逕自閃耀著只屬於它的繽紛亮彩。在一個千金難買的因緣際會下,它揭開覆蓋它的那層紗,向浩瀚證明它的存在。也有人說,它源自飼育所有已知生命的土地深處。自億萬年來不間斷地吸收蘊藏在土壤力的地氣,形成肉眼讀不到的靈體,與我們共存。

      有另外一派說法,說它打從存在於世上開始,它毫無疑問的就是人類平時心中所祭拜的意識共同體。目睹到的模樣因人而異,它利用一種極為特殊與詭異的方式,操縱人類的心,人類就像傀儡一樣被師父拖著走,生活上的一舉一動都要遵從他的指領,無論好壞。

      也就是神。

      那亦有人說,它就如同人類,有人的思維方式、行為方式,以及那做出專屬於自己的決定的能力,一位土生土長於地球的平凡人類。平常不務正業,愛混酒店的風塵女人。正正經經,一舉一動都要經過詳盡思考,對於社交就像是個每天與只會用鼻涕吃果凍的白癡一樣的社會新鮮人。擅長啟迪人心,每天酷愛告誡眾人「覺得會下雨,你就該帶傘」等等所謂知識的小學校長。愛吃雞排的爺爺。上舞台前不喝兩杯威士忌來開嗓就擺出一副哭鬧樣的歌手。擅長做出令眾人髮指舉動的總統。訓練有素的飛行員。只知道哭喊的嬰兒。乩童。土著......

      也有人說,它其實不復存在。它僅是一種文化,一個概念,一個想法,一個歷經時間考驗下的知識鮮果。把他比擬成一道數學公式。人類經由反覆咀嚼、回味、品味與思考,去感受這種概念,它的存在感才能日益漸增。但是到頭說來,或是到最後,它仍是一團濃霧,沒有人類的體會,它也不敵時空的攻勢。

      有人也說.....


      我們也許對於這些假說感到厭煩了,真的,假說雲集的情況不聞多見,每一個聽起來好像都有點讓人屈服的道理。那當然,假說往往都是建立在另外一個假說之上,看似堅若磐石卻比什麼都脆弱。一套精心架構的理論,移到了別個空間,很有可能就變成為一散沙。也許我的假說,對你來說只是一縷輕煙,就像是路邊的碎石斑不值錢,或根本不值一瞥。若人們繼續把心中的理論搬出來,交疊之下變得什麼都不是。你可能想摀上雙耳,或著想要把桌上的陶瓷製盤子直接往牆上摔。

      但是做事總得要做得盡善盡美,是吧?沒錯,這就是為什麼每個假說都看起來很無懈可擊。

      然而老實說,去了解它,其實就是瞭解你自己。你無須花任何時間與精力去吸收那些假說。



      讓我們先回頭。

      先不質疑它是什麼東西,或像是它存不存在這種議題。先把它想像成一朵朵在湛藍天空倘佯的雲,你可以透過它的身體,把視線拋射到遼闊的星海上。你感覺身心煥然一新。我們咬了幾口這樣的氣氛,沿著乘載思緒的那條線,清晰與明亮便在我們的體內中爆炸。

      晚霞中,朵朵彤雲被微風輕推著。它也依著涼風,在空中瞬息萬變。你認為它是什麼,它也許就會真的聆聽你的聲音,變成那個模樣。

      回到你的房間。

      你看到它,你考察它,什麼也沒發生,時鐘的滴答聲在深夜十一點的空房中貼起來格外刺耳。你從它身上尋找不到答案,腦中空白的離開。喏,會不會有個可能性,就是在當你打算要起身離開去廁所的時候,它即時召喚某個不知名來源的病毒,直接把你的血液循環系統強制關閉。你將直接撲倒在鍵盤上面,皮膚與內臟逐一分解,然後失去意識。

      像這樣的情況,假說提供了最好的答案:警告即將會坐在你身旁的人,說你在讀完這段文字之後,或是與它面對面之後,記得要提醒你要及時把電腦給關閉,並且把你情緒緩和下來,喝幾口開水,預防你的身體瓦解與腐敗。


      這個假說的可信度到底有多少?

      假說,聽起來很專業。但是實際上,它很有可能無畏的猜忌。
      或甚至只是,擁有緊密結構的幻想而已。


      我想再一次地問

      你相信它嗎?

      你相信它的存在嗎?

      你覺得它值得被相信存在嗎?



      到頭說來它就是個

      什麼都不是。

      或許,它什麼都是。

      也可能,它就是我們。世界上所有事物的核心。思考中樞,價值觀的統領。

      你擁有,我也擁有。

      擁有它,你才是你,我才是我。它,當然,才是它。

      這就是為什麼你仍堅持繼續順著字句,找出屬於這篇日誌的情緒。

      你知道的。





                                        

A BRAMIESIAN COHORT

                                        





   顯與內隱的結合      
 

藍綠色的蒼穹,是星星們吐露出的嗷叫

順著帕薇克之流,泛出黑光之雨滴,感慨淺顯易見

黑兔耀紅雙眼,用暴怒洞察這世界

行至千萬里,人類終將覺悟;

搭建天高般的梯,崩解旦夕

群象領航白之心,漾出微笑


{博菈米希亞|朦朧之心}





      牆的另一側爆出一陣玻璃碎裂聲,緊接著慌亂的腳步聲從窗戶空隙中鑽進房內。

      「快點。」卡席絲的背緊緊貼著石牆,烏黑的秀髮染滿汗水,去美容院燙出的大波浪卷此時變成彈性疲乏的橡皮筋。

      詭異的笑聲隨著卡席絲語畢後悄悄飄進來,笑聲黏膩又充滿咳聲,像是沾滿過量糖衣的太妃蘋果。那似乎是從房間上方的通風管內部傳出來的。

      「等等......」

      「再給我一分鐘。」


      博菈米希亞蹲在房間正中心的位置,全身上下沾滿污泥。她的右手此時抓著一塊不起眼的石頭,靠在自己左邊膝蓋側邊,把石頭還算是平整的那面指向房間正中心的地板,左手扶著石磚地,預防自己被某種未知的力量拉向地面。博菈米希亞看起來年約六十,差不多是可以去連鎖美式餐廳享受銀髮族特惠的那種年齡,但是此時此刻她不對這種訊息感到欣喜。


      「在給妳半分鐘。我有預感他們馬上就會發現我們。」卡席絲柔白的右掌緊握著一根不算長的剁肉刀,上頭的血跡形成的圖案很像是一幅世界地圖。豐滿的雙峰因為快撕破的上衣而瀕臨露出,但是卡席絲不以為意,然後把上衣重新調整到最舒服的位置,好似一件快要被撕爛的橘色T恤有什麼很酷的存在原因一樣。她的視線繼續緊緊盯著窗戶透光的那一小部分,兩眼中間擠出幾道皺紋。

      「多少分鐘又不是妳可以隨便決定的。」博菈米希亞雖然高齡,說話的語調仍然像個少女般婉轉。她把頭撇向房間另外一個角落,一個剛挖掘好的地洞若隱若現,朝著她們張開土灰色的大口。

      骯髒的石地版被色澤昏暗的液體沾滿,略顯乾涸,但是在某些光線打到的地方,黏液便折射出令人作嘔的血色。房間角落有個蓋子被打開的綠色大型垃圾桶,幾隻蒼蠅在上頭嗡嗡地飛著。

      「外面到底好了沒有?」博菈米希亞在心中反反覆覆著這幾個字,無聲且口齒清晰地唸出每一個字。外表上,她選擇發出幾聲輕輕的哀嚎聲。

      卡席絲握著剁肉刀的手越蜷越緊,彷彿快要出血了。一顆綠豆大小的汗珠沿著手臂滑到指尖。她希望外面的隊員能趕快把自己的任內事處理完。越迅速,越好。

      一陣爆裂聲傳來,聽起來像是踹門聲,距離大約是十公尺外的地方。接著便是幾個男人用非常低俗的語言在外頭走廊上咒罵著,內容十有八九都是「又來了一群雜碎」或是「外面那群死母狗」之類的。但是因為結實的石壁把聲音給扭曲了,轉變成彷彿在水中說話的嗚嗚聲。卡席絲直覺門外的人一定不會像是剛剛他們在地下室遇到的那些人一樣,跟捏螞蟻一般容易解決。


      博菈米希亞心中震了一下,想要叫出來,但是她抬頭看到卡席絲的臉,又馬上住嘴了。幾滴汗水從她左邊太陽穴位置抖出,順著平時都有在保養的高齡肌膚上流下來。房間內部被昏暗的氣氛給籠罩著,隱約有股騷臭味,好像隨時都會有條惡龍直接破地而出。一把瀕臨瓦解的弓躺在博菈米希亞的腳邊,在前幾小時之內,有接近二十條人命葬送在這把弓底下,持弓者便是博菈米希亞。

      但是不幸的是,落在弓一旁的箭袋,裡頭空空如也,跟剛清空的廚餘桶差不多。

      「快了......快,了。」博菈米希亞臉上寫滿著急的情緒。

      一道詭異的藍色光芒在博菈米希亞剛說完「了」之後,無聲地從房間地板中央的洞口中竄出,光芒像是園遊會裡面的棉花糖製造機吐出的棉花糖一樣,在濕黏的空氣中綻放有氣無力的深藍色,輕輕往上,纏繞在博菈米希亞手中握著的石頭周圍。



      「......啊,偶猜啊,從剛才在地下室偶們就米有看到她們的蹤影............諾,尼覺得,她們會不會在裡面?」石牆外的男人如此判斷,卡席絲小力但快速地縮了一下脖子。他的聲音很沙啞,聽起來就像是個老菸槍,長年不敵煙癮還堅持要當個長舌夫。

      遠方某處發生了一場劇烈的爆炸,震遍這層樓的每一個角落。這把那些男人的注意力給吸走,卡席絲能聽到遠離的腳步聲。


      卡席絲透過縫隙看到外頭混亂不堪的景象:幾瓶破掉的海尼根酒瓶與一隻拉布拉多的屍體就直接躺在被血液沾滿的磁磚地上。幾秒鐘過後,又是幾個彪形大漢走過,滿是肌肉與刺青的手臂上扛著數不清的散彈槍與步槍奔向前,踩在地上的屍體變得更殘破不堪。


      外頭可以說是找不到一塊完整且潔淨的牆壁。右排牆壁直接被外力打碎,弄的走廊塵土飛揚。另外還有一些剝落的碎片、子彈與飛舞的紙張就直接被不明紅黃色液體黏到左邊牆壁上,緩緩向下滑,活像陰間的夏威夷比薩。那裏的景象像是第三次世界大戰直接就在這棟樓裡開打一樣,但她倒鬆了口氣,她心想:這倒是可幫我們多爭取一些時間。


      「外頭看來亂成像是我家垃圾桶,我想我們應該可以......」卡席絲邊轉頭邊滴咕,白皙的大腿微微顫抖。

      在這短短的兩秒鐘之內,幾個斗大的問號從卡席絲的心裡深處冒出,就像是填滿氫氣的米老鼠氣球一樣往天空飄去。卡席絲腦中不斷碰跳出一些畫面,在眼前左右晃動幾下之後便從視線中淡出。她想著如果外面的人真的發現她們怎麼辦,也許被抓去審問室拷打,或是被關進濕氣破表的牢房裡被迫吃過期的麥片,想到這裡,卡席絲隱約感覺到自己的下體傳來一陣陣的溫熱感,噁心感自胃部湧上。

      她使命地搖頭,汗水沾濕的頭髮左右瘋狂擺動,那些畫面被目前她們所在的小房間取代。



      「......這邊也差不多......」博菈米希亞抬起頭緊接著回應,但是話還沒說完,就被房間左側的牆壁敲打聲打斷。

      藍色光芒在房間中逐漸淡去,但是取而代之的是愈來愈猛烈的敲打聲。博菈米希亞依然端在地上,手拿著一塊普通至極,但是卻讓她們兩人陷入劇烈危險中的鵝卵石。她呆望著卡席絲,滿佈皺紋的額頭在這昏暗光線中看起來很平滑,她嗅了嗅空氣中的潮濕味道,往左邊挪了一下身子。

      牆外傳來幾句話,但是她們兩人都聽不懂,那語言聽起來像是把滾水的聲音拿來當作母音一般,或像是某人邊打噴嚏邊咳嗽的聲音。博菈米希亞想到以前總部執行長的女兒剛出生的時候,從喉嚨中發出來的音節差不多就像牆外那個人------或是生物-------現在正在對牆內咆哮的字句。


      她們兩個人的視線先是互相交錯,嘴唇緊抿成一直條黑線,再同時間移到地洞入口。那地洞深處傳來不祥的風切聲,好像地獄的惡鬼們正在裡頭磨利自己的牛排刀。方才鑽進來的洞口在此時好像不歡迎她們再次進入一般,博菈米希亞想到自己小時候去鎮上看馬戲團的時候,出棚上廁所卻忘了帶票根,那愚蠢的售票員不讓她進去,除非再買張貴死人的票。她結果只好在外頭蹦蹦跳跳,希望可以利用那幾刻的時間望到裡頭目前的狀況。

      但是此時,即使博菈米希亞有牢記要帶票根,大門也敞開隨時歡迎他們進去,兩個女人的臉上卻看不到任何被歡迎的喜悅。


      卡席絲伸出手指靠向圈起來的嘴唇,朝著她的姐妹比了個不算完美的「噓」的手勢,然後她再用同一隻手,示意博菈米希亞把剛吸完那詭異的藍色能量的石頭收進背袋裡,這整個過程的聲音,只有博菈米希亞拉拉鍊時,用她有史以來最為輕巧的方式拉開拉鍊,但仍然發出的細微刮擦聲。

      門外的事物越撞越大力,口中傳出的話語音量也跟著上升。這時候漸漸站起身的博菈米希亞感覺到因為猛烈------博菈米希亞倒覺得很粗魯------的撞擊而讓室內的天花板濺出一些咖啡色碎屑,像是聖誕節雪花般落到地上。博菈米希亞小心翼翼的將放置在身旁的弓拎起,靜步靠向卡席絲,途中還打了一個噴嚏,也許是因為那該死的灰塵所致,她有如反射動作般摀起她最自傲的翹鼻,還順便蓋住她今天忘了塗口紅的嘴唇,希望能把噴嚏聲蓋過去。門外的碰撞聲嘎然停止。

      莫約過了兩秒,或許三秒,接踵而至的是更大聲的撞擊。

      「!」

      卡席絲先是用水藍的雙瞳在房間裡掃射,大腿不自覺地輕輕抖動。她先是看向離聲音最遠的那個角落,沈思了兩秒之後,她對著博菈米希亞搖搖頭。她接下來看到撞擊聲的音源,也就是通風管的所在位置,嘴角似乎上揚了起來,然後她背部靠著牆,行動緩慢地向通風口的那個角落走過去。

      但是博菈米希亞可不這麼認為。她雖然歲數比卡席斯年輕上許多,經驗也比那女孩豐富好幾倍,也曾經死裡逃生不下十幾次,但是此時他卻無法控制她的雙腿,它們似乎被強力膠固定在這骯髒的石磚地板上,她站在那裡,望著卡席絲朝向鬼門關邁步。


      「我感覺到,是牠們。」

      一股皮革的燒焦味從牆壁中的洞口緩緩飄進房間裡。還有那個聲音,對,那個聽起來像是流水的聲音,還有狂妄的笑聲,對著困在這裡的我們嘲笑。

      「牠們要奪回屬於牠們的東西!」



      當卡席絲愈來愈靠近通風管的時候,門外的撞擊生雖然頻率沒有比方才更頻繁,但是一次比一次更加猛烈。她站在通風管的開口下方朝上處東張西望,雙手在空中揮舞,彷彿正在練習肚皮舞蹈,兩眼閃閃發光。「啊,找到你了,調皮的小鬼。」她的心中有個雀躍的聲音說道。通風管的其中一側有幾階生鏽的梯子,看起來不太安全,但是她心想這一定夠我們兩個人逃離開這流浪狗都不願進入覓食的鬼地方。

      卡席絲不算高,就參加籃球隊來說,她得通融教練才能勉強進入隊伍中。但是她卻可以像是之得到羊癲瘋的羊癲瘋的袋鼠瘋狂地跳躍,她的最高紀錄可以跳超過自己身高一倍半的高度,讓所有親眼目睹的人的下巴沒差點撞到地板,她對於自己怪異且出眾的表現也驚訝不已。

      「很好。」她想著。


      一股動力在她體內攀升,直到沒入到頂點之後她奮力向上一跳,雙手迅速地扣住梯子曾下數上來梯子曾下數上來的第二階。階梯還算穩固。她把自己的身體當作鐘擺一般向左晃,整著身子自右側往連接通風管道的通風口像隻樹懶一般掛上去,此時她面向房間的地板,其餘的身體沒入通風管道的內側。

      她原本猜測博菈米希亞會轉在下方,等著卡席絲伸出援手,但是這時候下方的空間卻是一片空蕩蕩。卡席絲深長脖子,往房間中央看過去,她看到博菈米希亞雙臂緊緊靠在身體兩側,如石像般站在原地。

      「妳在幹嘛?快過來啊!」卡席絲用唇語大吼著。

      博菈米希亞搖頭回應。此時門外的撞擊愈來愈大,好似隨時一撞牆壁就會像是碎餅一般碎裂。卡席絲的心臟劇烈跳動,她感覺到她那顆心隨時都會從胸腔裡跳出來。

      「快過來!」卡席絲再次用唇語大吼。博菈米希亞依然站在原地,薄弱的光線反射在她的臉頰上,她在哭,卡席絲感覺到,博菈米希亞認為我們這次不會在那麼幸運了。


      通風口旁的石牆已經被震出裂痕,幾到炙烈白光直接射到房間裡面,撞擊生與嘶吼聲愈來愈大,直到淹沒了外面的走廊。博菈米希亞能從縫隙中隱約看到,白光為背景的空間中,浮現出幾雙不詳的鮮紅色瞳孔,在空中懸浮著,並且朝向裡面的空間端詳起來。



      「逃不了了。」博菈米希亞喃喃說道。

      「牠們要奪走它,牠們要奪走『朦朧』!」博菈米希亞大叫,然後跪了下來,兩眼睜大望著裂縫處,一滴炙熱的淚順著臉頰劃下。


      「快過來啊,妳這笨蛋。」卡席絲這時候也不在乎自己的音量了,她對著博菈米希亞使命大吼,希望她趕快站起她那天殺的身子,然後走到通風管這裡。

      「不,不,不,不,不!」博菈米希亞摀起雙耳尖叫起來,音量也隨著石牆的瓦解而提升到最大。卡席絲見狀也別無選擇了,她扔下所有背負在身上的物品,輕盈的身影便跳下通風口,往博菈米希亞的所在位置奔跑過去,房間內部頓時間刮起一陣微風。卡席絲覺得自己的腳下開起一條黑色裂縫,在虛無之中無限向下延伸。

      燒焦皮革味愈來愈重,好似隨時都會壓垮她們似的。




      「博菈米希亞!」卡席絲張開雙臂,想要扶起她跪在地上的姐妹。博菈米希亞感覺到自己的胸口處傳來一陣溫熱感,她睜開被淚水潤濕的兩眼,望見卡席絲就在她的身前,跪在地上抱著博菈米希亞。

      「啊!」她看到卡席絲嘴角稍稍揚起微笑,那微笑好淒美,不太屬於卡席絲應有的笑容。她也看到那些紅色的瞳孔與白光,與刺耳至極的笑聲,在卡席絲的身後,迅雷不及掩耳地往她們兩人飛撲而來。


      「數到三,往前跳。」
      博菈米希亞的耳中擺盪著卡席絲給她的最後兩句話。

      她看到雙眼前的世界,先是被強烈的白光的吞噬,接著迅速轉成一片黑暗。





                         





我很好奇她們到哪裡去了。

嗯.......如果博菈米希亞當時聽了她姐妹的話,也許,有可能她們兩個人都可以順利逃出那個房間。

但是等到第二小隊趕到中央房間支援前線小隊的時候,發現整個空間只剩下博菈米希亞與卡席絲的個人物品與衣物,躺在地上等著被撿起,與朦朧,掉落在一灘血水中央。

這次奪回A級謙適的計畫姑且算是成功。

搜救小隊仍會持續搜索前線小隊的下落,目前朦朧的完整度已達到80%。

完畢。




                                        

SPINE OF REPRESENTATION

                                        





   象中樞|朦朧      



The LOOM

      外表呈現為一顆重量約五百公克,大小約為十公分長,七公分寬,七公分高的鵝卵石,表面呈現光滑的鐵青色,偶爾在光源下,會能看到底部沾有深咖啡色斑點。內部質點位於石頭正中心偏左約一公分處。平時在無啟動狀態時,與平時的鵝卵石沒有任何不同之處。


      再啟動狀態時,朦朧仍會呈現鵝卵石的外表,但是會稍稍變得透明。波長短的可見光不會被吸收,於是外表會轉變成類似於紅寶石的外貌。重量是最明顯有改變之處,啟動後的朦朧,重量會從五百公克減低成十公克。


      朦朧最大的用途,就是能對有機體吸取與植入某種情緒,與感應及偵測目前有機體正經歷哪一種情緒。


      情緒被吸取(Absorption)的有機體,將暫時無法經歷某種情緒短至一年,長至終生,或是直到朦朧再次把吸收的情緒安置回到原有機體的腦中,稱為「情緒再植入」。情緒被植入(Implantation)的有機體,會影響該情緒的出現百分比,會使該情緒的出現頻率乘上兩倍,強度也乘上兩倍,此舉動會使某有機體過度經歷某種情緒短至半年,長至終身,或是直到朦朧把多餘的情緒吸收回資料庫中(Database)。所有的朦朧皆可對於六種普世的情緒產生反應,分別是恐懼、暴怒、喜悅、厭惡、悲傷與吃驚。


      持著啟動狀態的朦朧,靠近想要施予作業的有機體十五公分處,於半透明的內部會以每兩秒閃動一次的頻率發出不同顏色的光線。此光線可以對照資料庫中的辨別光譜,而使持有人能知道此時該機體正在反應哪種情緒。

朦朧目前在米德加爾特大陸上只偵測到四顆,數量極為稀少,但是外表模樣完全相同。四顆其中一顆座落在米德加爾特大陸西方,靠近外域世界的臨界邊旁。另外一顆落在高塔




      旁邊的海床上。另外一顆被埋藏在阿斯嘉特城的地底十公里深處,第四顆被幻光研究總部(Eos Laboratory)於阿斯嘉特城南城門外一百公里處的一座瀑布頂取走。但是獲得第四顆朦朧的時候裡面並沒有任何情緒檔案,必須以人工到達座落在阿斯嘉特領地內的六座「要賽」取得剛關情緒檔案,把中空朦朧的資料庫填充至100%,方可再次使用。


      朦朧的生成緣由至今仍尚未確認。但是有推測說,至今至少有超過二十顆的朦朧散佈在外域世界裡。


      然而,啟動與使用朦朧必須經過完整的啟動程序,且由專業的人員操作。非專人禁止碰觸任何野生朦朧。若尋獲任何野生朦朧,請立即撥打此電話:                      






                                        

THE DATABASE

                                        







                                                                                                              
謙適



反映色:




反映情緒:


恐懼


(R+sq = f #* 339)





                                                                                                              
京山町



反映色:




反映情緒:


暴怒


iii9v m卡ξ($g; me





                                                                                                              
李家擒



反映色:




反映情緒:


喜悅


微j微<Щypf.hc>}Uop@{






                                                                                                              
爪卡蟹政賀



反映色:




反映情緒:


厭惡


KENs Пβββββ_ββ+ββ)是 Qqq





                                                                                                              
冷爺洞



反映色:




反映情緒:


悲傷


Things φO迄~;





                                                                                                              
卡垓語斯


反映色:




反映情緒:


吃驚


なkfoj な血μ Σ^







                                        

FINAL COMMENTS

                                        



      呼~終於完成啦!QWQQQ

      原本想說只是一個大約三百字的微小設定,但是在途中想說塞進幾篇故事
      結果寫完一看好像超出還蠻多字的...xDD

      好吧~我承認我寫的很趕,所以大家在閱覽的時候可能會不小先看到一大堆錯字
      xDDD 就先請大家假裝沒看到囉!

      感謝大家消化完這篇落落長的設定!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667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

留言共 2 篇留言

樂之
是阿黛芙蘿絲OwO

03-03 23:07


[e7]03-04 17:51
装甲の究極紳士
一開始音樂的圖下一跳[e28]

03-06 22:47


xDDDDDDDD (拍拍)03-07 21:3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spplor1603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PRG公會】【艾爾帕卡... 後一篇:[達人專欄] 【RPG公...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ana963有緣的您
小屋收錄了很好看的因果故事,可以解決各種疑難雜症,有空可以看看喔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php?owner=shana963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6:3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