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1 GP

[達人專欄] 【短篇】有緣,奈何無情

作者:妍│2015-02-27 23:10:33│巴幣:110│人氣:875
  那是藍懧第一次見到她名義上的爸爸,那個發明她的人。藍溪頻說,之後會有一個男生出現,那個男生會想要從她身上套出他的事,而她的任務就是讓那個男生花費心力在她身上,最後卻白忙一場。
 
  她應了,然後,她初遇藍溪頻口中的那個男生。
 
  他站在她的跟前,她細細打量著他。眼瞳黑得彷佛見不著底,眼尾輕輕的向上一勾,嘴角似乎一輩子都沒有弧度似的。
 
  然後他開口了,聲音是黑絲綢般的好聽卻毫無感情,明明是自我介紹卻張狂得不可一世:「我是應墨。而妳,藍懧,從今爾後,是屬於我的。」
 
  她恍然大悟,原來這個男生沒有追過女孩子。
 
  而應墨身旁還站著一男一女。應墨發現她的目光,才又動了動唇:「那是我三弟,應森,還有小妹,應暖。我還有一個二弟應文在國外。」
 
  應墨全家似乎都長得很好看,她也觀察起應森和應暖。應森笑得邪邪的,而應暖沒有在看自己,她用眼角餘光在看的是應森。她微怔,那分明是飽含著愛意的眼神,難不成,這個應暖喜歡自己的親哥哥?
 
  應暖像是感受到她的注視,對她微微一笑,眨了眨眼要她保密。
 
  她笑了,屏除藍溪頻交待的任務不談,她是真心喜歡這個應暖,既可愛又毫無心機。
 
  她暗猜想藍溪頻和應墨之間的關係,卻想不明白,藍溪頻藏得太好,而應墨的眸裡有的只是冷漠。
 
  她想離開,應墨卻不准,要她告訴他住址以及電話,明明是冷心冷情的人,為什麼非要纏著她,然後又想起藍溪頻的話,應墨是想要知道他的事。
 
  她拒絕告訴應墨,應暖卻跑上前,執起她的手。
 
  「藍懧,明天來我們家玩吧!」她不想拒絕應暖,只得點頭答應。
 
  「我明天早上在這裡接妳,等著。」應墨拋下這句話,便帶著應森兄妹離去。
 
  那是他們第一次見面,然後她的命運就這麼緊緊的與他纏繞在一起,又或者是說,她的出生本就是為了他……
 
  第二天,她到的時候應墨已經在了。他閉著眼睛在車上假寐,她走近,輕輕敲了敲車窗。
 
  應墨半睜開眼睛,微瞇的鳳眼意外的勾魂攝魄,她微愣,隨即回過神來,朝他頷首。
 
  應墨打開車門,然後,一路無語。
 
  車子在一幢高聳的別墅外停了下來,應墨帶她走了進去,在客廳內停了下來,他要她在這稍候片刻,他去叫應暖過來。可在他踏出客廳的前一刻,手機卻響了起來,她看見他蹙起眉頭,接了電話。應暖的聲音在寂靜的客廳裡格外清晰:「大哥,你要倒飲料倒水請人家喝啊!昨天才提醒你今天又忘記了!」
 
  應墨咕噥了聲,似是答應應暖,然後摁掉了電話,她憋著笑,第一次覺得這個不懂社交的男人可愛。
 
  他不情願的走到一邊,倒了水又走回來,遞給她半滿的水杯。
 
  她明明知道水對於她這種半機器人來說是如同酒一般的東西,卻不忍拒絕,然後,一口喝下,然後,喝醉了。
 
  依稀記得他無奈的扶著自己要到樓上的客房休息,她身體一晃卻差點從九樓高的窗戶掉下去,他用力一扯將她扯入懷中,語氣是前所未有的憤怒:「白癡啊!從這裡摔下去會死人的!」
 
  她奮力抬起頭,差點撞上他的下巴,這次,她看清了他眸子中的情緒了,有焦急,或者是擔憂。
 
  那是她第一次明白,原來喜歡上一個人,沒有什麼「因為所以然後」,不是因為怎樣所以怎樣然後才喜歡上人家,只是單單那一眼的對看,她就再也無法從他烏黑的眼瞳裡找回自己。又或許,她會如此輕易的喜歡上他,是藍溪頻在她身體裡設定的也說不定。
 
  她甜甜的衝他一笑:「應墨,你看起來這麼兇這麼冷,身體竟然也是溫暖的呢。」
 
  他撇開頭,將她從懷裡拎了出來,除了耳尖微紅,其餘的還是漠然,她聽見他自言自語了一句:「藍溪頻,這招高明,美人計是吧。」
 
  他將她安置在客房,再醒來,眼前已無他的身影,床沿上坐著的是應暖。
 
  「可以叫妳懧懧嗎?」應暖可愛的笑著,她點頭同意,她想親近應暖。
 
  「第一次看大哥手忙腳亂呢!現在小哥哥肯定不要命的在調侃他。」應暖呵呵的笑,「懧懧,叫我暖暖唄。」
 
  藍懧也笑,然後小聲的問:「暖暖,妳對應森……?」
 
  「是啊,我喜歡小哥哥,打從第一眼見到他開始。小哥哥是很厲害的發明家喔!」應暖活潑的回答,眉眼間盡是對應森的愛慕,「但是別誤會,大哥才是爸爸的親兒子,二哥和小哥哥是二媽的兒子,我媽媽是三媽,而我是她第一任丈夫的女兒,後來她和大哥的爸爸再婚,我們才會變成一家人。」
 
  「所以我們沒有血緣關係的。」應暖說著說著斂下了眼,「只是儘管如此,喜歡小哥哥的事,還是違背正常人的倫理觀念的。所以,只有懧懧妳一個人看出來,只有妳一個人知道喔!」
 
  「哥哥們都對我很好,像是親生妹妹一樣,只是懧懧,我是喜歡妳才告訴妳的,不要對大哥付出真心。」
 
  她苦笑的低語:「遲了……」
 
  「嗯?」應暖沒聽清,她搖了搖頭,沒回答。
 
  「懧懧,有時候喜歡了就是喜歡了,可是如果不能喜歡上對方,又要怎麼辦呢?」
 
  她望進應暖倒映著自己的眼眸,然後輕輕的笑了。
 
  是啊,這也是她疑惑的。
 
  *
 
  應墨常常去找她,或許兩人個性都是安靜少言,時常終日無語,只是靜靜坐著,他不會不耐,她亦是。
 
  只是她不會不耐的原因是珍惜每個和他相處的時刻,而他呢?她猜想,或許是想讓自己卸下心防才好問藍溪頻的事吧。
 
  她也記得清楚,那一天,他打破沉默,開了口。
 
  「藍懧,做我的女人吧。」
 
  他怎麼會知道,只是單單這一句話,就讓她開心了多久,讓她痛苦了多久。開心的是,就算是騙人的,她也是他名義上的女朋友,痛苦的是,他終於要開始編織謊言認真的騙她了。
 
  但是,即使如此,她還是答應了,她被騙得心甘情願。
 
  她學會在與他牽手時不去注視他眼中一閃即逝的厭惡,她學會在與他擁抱時不去理會他的僵硬以及顯而易見的勉強。
 
  所以概括來說,她是快樂的。
 
  只是,她也清楚,結束的那一天要到了。
 
  他開始明得暗得詢問關於藍溪頻的事,她一一巧妙的避過,只是,也躲不了多久了,她在他眼中漸漸找不到耐性,他連欺騙的耐心都快沒有了。
 
  她的記憶早就已經整理過了,只是現在,似乎又該整理一遍。她將除了應家之外的記憶全數刪除,還留下了和藍希頻相認的記憶,只是留了前半段,後半段任務的部分早已設定在她的機心裡,就算她想反叛也無法。
 
  然後她輕柔的勾起嘴角的弧度,輕聲道:「應森,既然你是發明家,那你會看到關於暖暖的那段回憶吧,我能幫忙的也只能這樣了。」
 
  那天後來,她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講了一段話,她知道他會看到。
 
  然後他進屋,她早就透過鏡子看見刀身的反光,只是她沒有躲,刀子就這麼插入她的機心,她用盡最後的力氣,開口。
 
  「應墨。有緣,奈何無情。」
 
  *
 
  「大哥,你可真狠。」應森拿下戴在頭上的機械,好看的眉輕挑了挑,目光卻聚焦到機械另一端連著的少女身上,少女躺在病床上,蒼白的頰上沒半點兒血色。
 
  應墨沒理會應森的話,淡淡的開口:「藍溪頻的資料看到沒?」
 
  應森搖搖頭,一臉可惜:「藍大發明家的資訊沒看到多少,有的就是藍美女剛被創造出來兩人相認的畫面而已。哥啊,你知道藍美女的記憶容量是有限的嗎?」
 
  應墨的表情冷了下來:「森,藍溪頻是我的弒母仇人,你最好不要講無關緊要的廢話。」
 
  「你先別打斷我,我把一切順一次給你聽。」應森故作神秘的眨眨眼睛,「藍美女是藍大發明家的發明,照理說我們侵入她的記憶應該會看見很多關於藍大發明家的回憶,可是沒有。而且我剛剛說,她的記憶容量是有限的,可我檢查之後發現,她的記憶裡,幾乎全部都是你,大哥。」
 
  「她用她所有的記憶,只為了記住和你相處的點點滴滴。」應森看應墨隱隱有打斷他講話的趨勢,於是說話速度加快了許多,「其他的記憶全部被她刪除了,她只留下和你和應家有關的部分。並且,她打從一開始就知道你接近她的目的了,大哥,不是我多事,只是,我從來沒想過一個最多只稱得半人的機械女孩子竟能擁有如此深刻的愛。想知道我為何說你狠麼?自己看看唄,這是她記憶中的最後一小段。」
 
  應墨接過了機器,剛戴上腦袋,下一個瞬間自己就站在藍懧的記憶裡。
 
  她看著鏡中的自己,就有如看著他一般,勾起了淒美無奈的笑容:「墨,對不起,無論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導致你必須委曲自己來騙我的愛情,他終究是創造我的人,而你,終究是騙得了我的心,只是,你稀罕的從來都只是他的弱點他的資訊,對吧?我可以為你奉獻我的命我的一切,唯獨只有他的事情我不能告訴你,對不起……」
 
  下一秒,他看見她記憶中的自己。持一把刀狠狠插入她的心臟,那是她整個機械的機心,藍懧的唇動了動,他沒耐心去聽她說了什麼。
 
  應墨一眨眼,他又回到了應森的實驗室,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的動容,冷漠的彷佛剛剛只是看了一本童話故事。
 
  「應森,我對她沒有感情。要有的話也是恨。」他冷冷拿下頭上的機器,瞥了一眼床上的她。一如初見,白白淨淨的臉龐上鑲著兩顆又圓又大的黑眼珠,小小的唇緊抿著,從來就不多話,從來就不透露他想知道的事情,「沒有東西可以查的話,處理一下拿去扔了吧。」
 
  應森微微點頭,蹙著眉看著應墨離開的背影,才慢慢的表現出慌張以及恍然,他知道,那是藍懧故意留下來給他看的記憶。
 
  只是他也不能確定自己的心,害怕把親情誤認成愛情。
 
  *
 
  應文走進應森的實驗室裡頭,卻發現他低著頭,似是思考,似是哭泣。
 
  「應森……?」
 
  應森抬頭,苦澀一笑:「二哥,大哥讓我把藍懧扔了。」
 
  應文聳肩,雖然藍懧在的時候他都在國外,兩人並不相識,但是應墨曾經告訴他事情的始末,他很清楚。
 
  「應森,你還不了解應墨嗎?他就是那種擁有的時候不會珍惜,直到真正失去後才會有感覺得那種人。你就照他的話把藍懧扔了吧。」
 
  應森看著應文,恍然大悟,了解了應文的意思。
 
  而應墨待在自己的房裡,些微焦躁得讓人找藍溪頻的資料,感覺快要有頭緒的時候,那些線索卻又一閃而逝,在腦海中拼湊成藍懧低語的臉。
 
  他說服自已,他不是殺人兇手,刀子插進藍懧身體裡的時候,連一滴血也沒見,那個半機器人留在世上也只是異類,所以自己是無罪的,況且,他是為了自己的母親。
 
  「大哥,你最近有看到懧懧嗎?」不知何時,應暖走進他房間,垂首看著應墨。
 
  應墨抬眸,語調冷漠得找不出一絲波動:「處理掉了。」
 
  應暖怔住,明明打從一開始就知道應墨接近藍懧的目的,卻還是無法克制的喜歡上那個雖然安靜但卻待人真誠的女孩子,想和她當朋友,甚至把自己最不可告人的秘密告訴她。她也知道藍懧對應墨的感情,她想阻止,卻阻止不了,只能眼睜睜看著藍懧越陷越深,最後竟只換來應墨一句「處理掉了」。
 
  「大哥,你……真的捨得嗎?」
 
  「有什麼好捨不得。」
 
  應暖慢慢退後,無法遏制的落下淚來。她太了解這種喜歡上不能喜歡的人是什麼感覺,而藍懧,分明知道不能愛,卻還是義無反顧的愛上了。她跑出應墨的房間,差點兒和正要進去的應文撞上,應文蹙眉,看著跑遠的應暖。
 
  「應墨,你怎麼確定藍溪頻是你弒母仇人的?」
 
  應墨揉了揉眼睛,半瞇起眸子,像是汲取某段久遠的回憶:「母親葬禮那天,父親喝醉了,那時的我問父親:『為什麼母親會死掉?』父親皺著眉頭回答我:『都是藍溪頻那混蛋!』然後就什麼都不肯透露,你說,難道殺我母親的還會是別人嗎?」
 
  應文表情淡淡的,退出了應墨房間,輕聲嘆了口氣。應墨目送著他離開,隨後也起身,往應森的實驗室走去。
 
  推開實驗室的門,不見應森蹤影,應墨垂下睫,走到床邊,這才看清藍懧已經不在床上了,他就這樣靜靜盯著空了的床鋪,驀地,輕笑了起來。
 
  「森,動作挺快的啊。」語氣中有的是他自已沒聽出來的落寞。
 
  「當然啦大哥,我想你肯定不想再多看到藍大美女幾眼,所以我立即處理掉囉。」應森拿著杯子,悠哉悠哉的走到實驗桌旁的椅子上,翹起二郎腿,笑嘻嘻的看著應墨,一手微微的往旁的玻璃隔間一指,「看見了嗎?那個機器是專門處理失敗的實驗品的,東西扔進去保證連灰燼都不會剩下。」
 
  應墨沒回話,雙眸定定的看著隔間裡轟隆作響的機器,許久,許久都沒有轉開,應森最後一句話還在腦海裡打轉,這就是他想要的報復,他復仇中的一個環節,而她,連存在過的影子都沒有。
 
  他這才想起,他沒有和她合過照,甚至連一張她的照片都沒有。
 
  「大哥,沒事的話先回去吧,我還要忙別的實驗呢。」應森勾起笑容,「怎麼啦?後悔處理掉藍大美女了嗎?」
 
  「你想多了。」應墨回神,卻沒有離開,「森,你先出去,我待一下,等我出去你再回來。」
 
  應森聞言,立即端著杯子跑了出去,應墨的樣子不對勁,他才不要白目待著然後被罵,況且,他也有事,自己的情感沒釐清。
 
  應墨一看應森離去,幾乎是下意識的就推開隔間的門,往機器裡頭尋找,果真,沒有藍懧的身影,他卻又不信了,整間實驗室胡亂的找,確是沒尋著她,繞了許多圈,最後似是信了,在原本躺著藍懧的床上坐了下來,接著那夜,一室寂靜,他沒睡,未闔眼到了天亮。
 
  他看著陽光照亮實驗室,眼前忽地浮現了藍懧的容顏,他低笑:「恨我嗎?做鬼也不放過我嗎?」
 
  然後似乎是發現了自己的反常以及愚蠢,他閉上了嘴,繼續盯著隔間,不顧滴水未進,不顧徹夜未眠,不顧滿眼血絲。
 
  一天又過去,應墨仍是沒有半點反應,應文逕自走到他身邊,不理會他略帶威脅的眼神,微笑開口:「應墨,要聽嗎?我讓人查到了當年的事實真相,只怕你承受不了。」
 
  應墨冷冷看著他,應文面不改色的繼續笑著:「藍溪頻是無辜的。大發明家溫文儒雅長相清秀,少婦雖是已婚有子卻芳心暗許,一哭二鬧三上吊沒成,最後因為沒結果而自殺。曉得爸爸為何恨藍溪頻又為何絕口不提此事了吧?」
 
  應墨微微瞪大雙眼,沙啞著怒吼:「應文,不許你汙衊我母親!」
 
  「你不是不曉得我的人脈,我不會騙你,信不信是你的事,要找爸對質也是你的事,我只能告訴你事你錯怪藍溪頻了,當然,最可憐的是誰你心裡有數。」
 
  應墨愣在原地,心裡卻是信了應文的話,其實,他是有印象的,母親在他尚小時總是成天「頻頻」的嚷著,只是他不願去回憶罷了。
 
  只是,真相大白了又如何,他低頭望著自己的雙手,在這場誤會裡,他竟犧牲了一個雖稱不上是人卻有著靈魂的生命,接著,又緩緩的抬起了頭,血紅著眼凝視著隔間,心猛地一沉,嘶啞的笑了起來。
 
  他憶起了與她牽手時她手心的溫暖,他憶起了與她擁抱時她身體的柔軟,他憶起了明明是半機器人卻比誰都溫柔的她。
 
  這是愧疚嗎?他無力的低吼,直到此時此刻他才讓她的一顰一笑占據腦海,可是卻再也見不到了,是他親手結束她的,是他親口命令讓應森處理掉的。
 
  不是他不動心,只是那時他不能動情,只是現在,他可以放心去愛了,藍懧卻死於自己的手下。
 
  他起身,跑向應森的房間,不去理會身子因為長時間未進滴水的孱弱,用盡力氣跑了過去,他要問清楚,她真的連灰燼也不剩了嗎?
 
  只是才到房門,他就聽見了那個聲音,輕輕柔柔,卻異常堅定:「應森,我要走了,請你幫我告訴應墨,昔日,他欠我的,我不追究,只是從今往後,我倆再不相見,只當從未相識。」
 
  昔日,他欠我的,我不追究,只是從今往後,我倆再不相見,只當從未相識。

  應墨慌了,才剛體會了失而復得的喜悅,難道又要失去她了嗎?他不要。推開房門,擁住坐在床沿的藍懧。
 
  「藍懧,我錯了,不要走……」他緊緊抱住她,眼淚就忽然流了下來,「對不起……對不起……」
 
  藍懧僵住,明明是下定了決心,可為什麼看這個驕傲得不可一世的男人落淚道歉她的心就好疼,好痛,不想離開了。可是她怎麼確定他是真的歉疚還是這也是他騙她的一部分?
 
  「應墨,我……」她抬頭,卻看清了他眼中的血絲,不解的望向應森。
 
  「大哥以為妳真的被我解決掉了,在我的實驗室裡待了一天一夜未進食也未眠。」
 
  藍懧惘然,然後輕輕勾起笑容,伸手回抱住應墨。
 
  「若你用一生償還,我願原諒。」

…。…。…。…。…。…。…。 …。…。…。…。…。…。…。…。…。

不許抱怨應老爸花心XDD這篇寫了比較久,有考慮拉成長篇(覺得若是拍成電視劇很合適阿哈哈)
暖暖和應森的故事我會寫一篇番外出來♥
給我好好愛待我們的懧懧和小墨啊哈哈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624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微笑妍|短篇

留言共 9 篇留言

糖星
有洋蔥啊[e3][e3]
這篇太好看了!

02-27 23:29


哈哈哈沒有洋蔥啦謝謝妳哦~~02-27 23:33
梅雨
好可愛的短篇QWQQQQ

02-27 23:45


好可愛嗎哈哈謝謝啦02-27 23:48
玥尹
言情小說的感覺~~

02-28 00:37


本來就是言情小說XDDD02-28 10:27
囧雄爺
還不錯喔 有種說不上來的感動 而且這樣的戀情我好像真的在某部電影裡有看過 只是我忘了叫什麼了

02-28 01:05


這種組合好像挺尋常的~~02-28 10:28
楓玥
好看XDD!!!!

期待暖暖和應森的故事!!!!!!!

02-28 01:13


謝謝小楓啊♥♥♥♥好窩我努力盡快生出來XDDD02-28 10:28
漆黑之翼
很不錯看的短篇,我喜歡好的結局,但感覺"機心"這詞怪怪的

02-28 07:04


我也覺得!!!哈哈不過打的時候感覺很順XDD02-28 10:29
天口璃。佛系人生
看得我一直哭啦QAQ大大文筆幹嘛那麼好還得我看得心痛痛的TAT 總之期待下一篇!

02-28 11:05


有哭嗎XDDD對不起對不起XDDD謝謝妳哦~~02-28 13:42
絮天糖
天意弄人...一定要變長篇喲~XDD
期待暖暖和應森的故事~

02-28 17:33


哈哈我努力我努力XDD02-28 21:00
圈圈-ㅂ-
藍溪頻會讓我想到關鍵時刻的馬西屏-.-

03-01 10:27


妳想打架?03-01 10:3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1喜歡★nicole8807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再說一個故... 後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暖...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xzp83502在線巴哈們
果果日記小屋更新中 歡迎進來參觀 謝謝^^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