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迪菲諾斯】 10 救命啊!公主被綁架啦!

作者:大王魷魚-鬱兔│2015-02-27 07:21:58│贊助:20│人氣:803
    因為吵架的事情,使起程時間耽擱,我們四人在星月下趕路,一路上沉默不語,就連蟲鳴聲都快蓋過腳步聲,氣氛糟糕透了,我的腳步沉重不堪,心情好悶。

    當我們到達最近的小鎮時,時間已經很晚了。

    這畢竟是規模不大的小鎮,城裡就只有一家不算大的旅館,礙於我和鴞王子的身分是王族,怕被認出而不好露面,而弗利茲現在恐怕只要瞪人一眼就會害人心臟病發,所以就由蜜兒手忙腳亂地完成入住手續。

    只不過,租到的房間只有兩間,其他都客滿了。

    在這兩男兩女,又不是情侶或夫妻關係的情況下,也就沒什麼好分的。

    雖然在主僕的關係來說,我應該是要和弗利茲同房才行,但是我現在一點都不想和他在同一個空間裡面。

    反正那傢伙又不會想和我在一起!我才不介意呢、哼!

    我瞪了一眼弗利茲,氣鼓鼓地甩過頭去。

    「那,我就和蜜兒同一間房了,明天早上在大廳集合吧!」我拉著蜜兒,轉身就要走,但弗利茲這時候卻走過來,拉住我空的那隻手腕。

    那冰涼的觸感使我愣地回頭,卻迎上他那冰冷的眼神。

    「保護您是我的職責,藍靈隨時都會出現。」弗利茲面無表情地說出這句話,讓我感覺不到他真正的想法為何,「如果討厭的話,我在您房外待命也可以,但絕不能離開我的視線。」

    弗利茲說這話的口吻相當堅定,而且視線沒有任何的猶疑。

    「我……」這句話雖然可能只是單純出自於職責的部分,但我還是不爭氣地紅了臉頰,瞬間火氣降了一半,心跳速度緩緩增溫。

    「嗯……果然好浪漫呢!」蜜兒雙手貼在自己臉頰旁,眼中充滿少女浪漫的光輝,彷彿正近距離地觀賞一齣愛情劇的戲碼。

    瞥見鴞王子也在微笑,大家似乎都在看我如何反應,我有點慌張了,「你、你不准把我當成小孩看!」我又羞又氣地甩開弗利茲的手,「我才不需要你保護──」

    弗利茲打斷我的話,一副無所謂似地挑眉,「在洞窟裡迷路,又貿然跳進河裡的人,說這句話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你……」,我居然被這簡單一句話就打斷,而且沒有絲毫辯駁的空間!

    畢竟他說的是實話,嗚嗚。

    「……好啦好啦!真囉嗦……」我不服氣地噘著嘴,倔強地轉過身去,開出一大串禁止名單,「我警告你、不准偷看我洗澡、換衣服、不准靠近我一公尺內、不准偷吃我的巧克力蛋糕、不准……」

    我踏進房間時,不斷碎碎唸著,恨不得再加上一百條。

    弗利茲只是簡單地向另外兩人點頭示意,也走入房間,「晚安。」

    當弗利茲關上房門,走廊上只剩下蜜兒及鴞王子。

    「……抱歉,委屈妳了。」

    「咦?」

    鴞王子溫文笑著,「不過妳放心,我不會對妳做什麼失禮的事情的,如果妳不放心,其實我在樓下看書也是可以,畢竟夜鶯國的人本來就是夜貓子,妳不用太在意。」

    聽他這麼一說,蜜兒這才突然明白,自己居然要和心儀的鴞王子同房,不禁雙頰宛如火在燒那樣紅起來,視線只能在地板與腳尖相會,緊張得幾乎快要站不住腳了。

    「其、其實沒關係的!」蜜兒緊張到結巴不已,還不小心咬到自己的舌頭,「因為我很快就會睡著的……在房間裡看書也不會影響……那、那個,請多多指教!」

    說完,彎腰呈現完美九十度地與他敬禮,卻一個不小心撞上花瓶,鴞王子及時接下花瓶,但當他回頭時,卻發現蜜兒頭昏眼花地倒在地上。

    「唔,睡著的速度還真快……」鴞王子說。

    ────────────────────────

    深夜了。

    在月光沐浴的床邊,我輾轉睡不著覺。

    雖說這間不起眼的小旅館所附的床已經遠比昨天晚上露宿野外舒適多了,但這比起我臥室那柔軟蓬鬆還富有彈性的高級床,還是差很多。

    但最主要的還是心情很亂,難以入睡。

    「……不知道哥哥他們現在怎麼樣了?」想起哥哥們的臉,還有常常在一起打打鬧鬧的開心日子,我突然感到懷念不已,眼眶微微發熱,「要是我還在城堡裡就好了……」

    在城堡裡面,我是個受到大家疼愛的小公主,無論走到哪裡,關愛的視線都圍繞在身旁,而且「開心」,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因為只要我一笑,周遭的人也很自然地泛起笑容。

    城堡裡的生活相當拘束、不自由,我總是千方百計和哥哥聯手,偷偷溜出城溜搭,對我而言曾經是如此刺激又開心的冒險,甚至都不想回來了,多希望自己是個普通女孩。

    但現在真正出來旅行了,一切卻不如我想像中美好。

    不僅要背負尋找迪菲諾斯的責任,還得翻山越嶺、深入詭異洞窟,身上的漂亮衣服常常弄得髒亂不堪,也沒有時間好好梳洗打扮,還得睡在這種比我的衣櫥還要小的房間裡……

    而且自從離開城堡後,那個開朗歡樂的小公主就不見了,取而代之是的,是常常因為犯錯而難過流淚的女孩……

    「到底已經哭了幾次了……好討厭……」悲從中來,我摀住雙眼,哽咽地自語著。

    「──如果連泛淚都算的話,三天內是八……不,是九次,還真是挺愛哭的。」黑暗中,弗利茲的聲音冷不防地出現。

    「呀!」嚇得我從床上跳起來正坐,飛快地抹去眼眶打轉的淚水,「我才沒有!你都亂算!……不對、我才沒有哭呢!」

    我完全忘記弗利茲的存在了!

    「喔,抱歉,我忘了加上這次,」弗利茲的聲音自不遠處傳來,悠悠地再補一句,「所以一共是十次,但我想離二十次也不遠了。」

    我一聽,氣得差點吐血暈過去,「你!──」

    我原本想跳下床去找那傢伙理論,雖然他又拿我開玩笑,但至少不會拒人於千里之外,那個冷冽到會刺傷人的他,好像不見了。

    什麼嘛……說變就變,尋我開心嗎!

    我望向黑暗的那一隅,有點納悶。

    但,話說回來,我對於弗利茲的想法、背景什麼的,除了他的名字,以及來自遙遠的冰之國,還有一些討人厭的個性之外,幾乎什麼都不了解。他總給人一種保持距離的神祕感,摸不透他的心。

    而且弗利茲根本不會提自己的事情,所以我對他的一切了解幾乎等於零。

    「……欸。」我躺回床上,望著天花板,輕聲喚他。

    弗利茲應聲,「嗯?」

    「……你說過,你的名字是因為髮色的關係對吧?」我頓了頓,想起第一次見面,弗利茲簡單自我介紹時,所說的名字,「弗利茲,也就是『冰凍』……被叫那種名字,你不會討厭嗎?」

    弗利茲沒有馬上回答我,沉默許久,才悠悠開口,「……還好,習慣了。」

    也是一樣,他的冰冷包裹著真實的答案,我仍看不透他的內心。

    我不死心又問,「你有兄弟姊妹嗎?」

    「沒有。」

    沒想到他居然回答得這麼乾脆,似乎並沒有要刻意隱瞞的意思,我遲疑了一會兒,又問的更深入一點,「那,你會想家嗎?」

    但是語畢,這不大的舊旅館房間內卻是一片死寂。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弗利茲完全沉默,這空間我們對話的聲音消失,我以為弗利茲不知何時已經離開房間。

    「弗利茲?」我從床上坐起身來,透過窗外流溢而下的月光尋找房,看見弗利茲靠在門邊的身影,這才鬆了口氣地靠在不算柔軟的枕頭上,「別不出聲呀,我還以為你不見了……」

    「其實,我對家鄉的事情沒有任何印象。」我可以聽出弗利茲口吻之中難得顯露出困惑。

    我不解地問,「為什麼?」

    「也許是記憶深埋在某處,或是已經被遺忘……」弗利茲喃喃自語著,「既然已經沒有印象,就算想念,仍然是一片空白,那也沒什麼好說的,不是嗎?」

    當弗利茲說這句話的時候,我卻嗅出寂寞的味道。

    原來就算是弗利茲,也有自己的困惑還有不安啊……

    見他終於透露出一些些人們該有的軟弱與背景,我突然覺得,第一次和他的心與心之間的距離近了些,雖然他的回答依舊沒讓我對他的背景更了解,卻讓我看見他不一樣的一面。

    也許就是經歷了什麼,才讓他變得如此堅強,卻又冷漠吧……

    「對了,下午的時候,你在生氣吧?」試著想更了解他,我鼓起勇氣想再問一次下午時的事情,「如果你有煩惱,可以說出來,不要把事情悶在心裡,這樣我們會擔心──」

    「……沒那必要。」弗利茲冷淡地打斷我的話。

    沒想到又被拒絕,我不禁一愣。

    而且弗利茲原本柔和的聲音又變得冷漠,「……我們的關係只是主僕,或單純是旅伴,除此之外,不需要有其他交集,我只想盡快完成任務,就這樣。」

    這樣連討論都沒有的冷淡回應,使一片好心的我不禁傻了。

    這傢伙到底為啥要這樣拒人千里之外啊!人家都好不容易拉下臉了,他居然還是這種態度,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腹中怒火燒,我唰地一聲拉開棉被,直直衝向弗利茲,哪管他冷漠的藍色眼睛靜謐地注視著我,我一定要教訓這傢伙一頓,反正他也不敢拿我怎樣!

    「你!為什麼老是這種死樣子!」我指著弗利茲劈頭大吼,但卻不知為何反而哽咽起來,「我們把你當朋友看,你居然這樣說!難道你不知道這樣很傷人嗎!」

    弗利茲仍舊冷淡地別過視線,「……那是你們的一廂情願。」

    「你……」我望著他的側臉,眼前被不甘的眼淚給弄得視線模糊不清,我趕緊擦去眼淚,抓住他的衣領,強忍住哽咽,「你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封閉自己、我不明白!無法理解!──」

    弗利茲只不過是靜靜地瞟我一眼,「……您知道現在幾點嗎?」

    「對喔!」聽到這句話,我才驚覺不對地趕緊摀住嘴巴。

    匡噹!

    此時,房間唯一的半開窗戶被外物衝撞而破碎,「!?」我們心底一怔,不約而同地回頭望去。

    「什!……」我才剛轉頭,卻只來得及看見一道自窗邊閃現的藍色的影子飛速衝來,我被那東西給抓住右手臂,我痛得蹙眉,感受到強烈的冰冷與恨意,我愣了一下。

    「呀!」

    瞬間,我被那東西給硬扯出窗外。

    「公主!」

    一切來得太突然,弗利茲根本來不及反應。

    弗利茲一把抓起劍,衝向窗口往下眺望,想把被擄走的人給救回來,但默夜下悄然無聲,除了星月與幾盞小燈的街景之外,什麼也沒有。

    綁架她的人,瞬間就消失了。

    「該死!」弗利茲握拳揍向窗框,怒斥一聲。

    「怎麼回事?聲音這麼大……」後面的門開了,原來是聽到騷動而放下書的鴞王子,前來查看,「卡娜莉亞人呢?」

    弗利茲擰眉,悶聲說:「被藍色的影子抓走了,就在一瞬間而已,就消失蹤跡。」心裡擔心卡娜莉亞的危險而欲追去,卻無奈天黑,不知何從找起。

    一聽,鴞王子立刻走近窗邊,先試著以夜視能力看了一圈,確實發現地面上有一條拖曳而過的痕跡,直直的一直延伸到城鎮外的樹林,但除此之外,找不到那東西遺留下來的蹤跡。

    「雪球,帶著他沿著蹤跡去追。」

    「咕──」

    鴞王子命令肩上還在正理羽毛的雪球領著弗利茲去找追,雪球接獲命令從喉中發出臣服的咕嚕聲,拍拍翅膀,站在弗利茲的左肩上。

    「你快追吧,我的腳步不快,怕會拖累你們。」鴞王子拍拍他的肩膀,「蜜兒若醒來不見我們會很困擾,我們就在這裡等你的們消息。若有困難,請雪球飛回來求救即可。」

    弗利茲點頭,暫時告別。

    ────────────────────────

(與小說無關)

呃......新年快樂......
好像有點太晚說了後OAQ!?(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6156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奇幻|小說|兔子|愛情|公主|迪菲諾斯|冰雪|藍靈|鬱兔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天口璃。佛系人生
原來弗利茲=Freeze喔……綁架在這時候感覺時機恰恰好!(喂

02-27 17:27

大王魷魚-鬱兔
嗯嗯>w<
意外音譯還滿好聽的~剛好也符合就用了!03-02 15: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UTSU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迪菲諾斯... 後一篇:[達人專欄] 【迪菲諾斯...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mileqq520各位BOSS
我柚魯諾.柚巴拿有個夢想,那就是成為巴哈巨星(X。自介更新了我喜歡的動漫作品,希望能找到同好!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2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