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東方幻劍塵.貳》25.雲中子救世的奇蹟,給雲遙的回報

作者:萌筆│2015-02-20 11:10:21│贊助:0│人氣:282
  紐約長老會醫院,占地面積十分寬廣,擁有世界上最先進的醫療設備與技術是數一數二的大醫院。
 
  在白色的建築群的正門前,無數全副武裝的男子站崗。
 
  前來看病的民眾紛紛好奇的看著醫院門口的士兵與黑服的特工,很想知道究竟是怎麼樣的大人物在這醫院裡頭接受治療。
 
  咲夜與安培雨雪等諸女此刻正站在醫院不遠前的公園。
 
  身旁,是當初跟她們一塊搭上飛機的東武亞洲聯盟的年輕陰陽師,身後,則是一臉焦躁的石恩與一個個留在美國東武分部的仙武閣弟子。
 
  換了一套衣服的咲夜臉色憔悴的看著那些站崗的美國士兵,身上依稀可以嗅到藥劑與血的味道。
 
  咲夜的手緩緩移向腰際的銀製小刀上,將森寒的刀鋒抽出了少許。
 
  一旁的安培雨雪與石恩靜靜地看著眼前這位女僕,一陣嚴肅。
 
  「雲遙來到這裡……」咲夜扭頭看著石恩等東武亞洲聯盟的人大聲問道:「為了保護他們,正在跟他們所不能敵的敵人戰鬥,浴血戰鬥!」
 
  咲夜的聲音在公園裡頭迴盪著,忽然,這聲音猛然堅向上拔高:「為什麼現在他會是這樣的待遇!這就是你們外界人的作法麼!」
 
  「我知道啊……」石恩的聲音在沙啞著。
 
  一旁的安培雨雪與役小小都紅著眼眶注視著石恩等弟子,想起了過去的雲中子為仙武閣所做的一切。
 
  重重的一拳擂在樹上,石恩看向了醫院大樓:「這裡是外界……是有著法律與道德存在的世界!而身為非日常的我們是為了保護身在日常的他們而存在的!」
 
  「咲夜小姐,我知道妳很氣憤他們的作法,但是身在外界就必須要有遵守外界規則的義務。」安培雨雪懦弱的低下頭顱道:「這也是雲遙君拼死守護的世界。」
 
  咲夜環顧四周,跟她視線對上的少男少女紛紛不敢對視的低下頭顱。
 
  「然而…這就是活在日常的普通人的作法?把這一切責任都推到雲遙身上?」
 
  「……或許我們可以拜託上層出面協調。」
 
  片刻的沉默之后,一個柔弱的聲音響起。
 
  咲夜看向了聲音的主人,役小小迎著她的目光不好意思的垂下頭道。
 
  「畢竟雲中子先生是為了保護紐約市的居民才會變成這樣的……」
 
  可惜,役小小的這番話讓安培雨雪與石恩的表情變得更加沉重。
 
  「他們一定會見死不救的,從二師兄的屠村事件的始末難道還看不清上面的作為麼?」石恩緊緊的握住拳頭道。
 
  「……小小,我們在這個國家幾乎沒有什麼權力,就算上層願意出面協調,他們也不會這麼簡單的放過雲遙君及我們……」
 
  石恩與安培雨雪你一言我一語的將役小小的信心破壞殆盡。
 
  「夠了。」隨著冷漠至極的聲音,咲夜臉色冰冷的打斷她們的談話:「我對妳們所謂的上層可說是失望透頂,根本都不抱持著希望。眼下最重要的是怎麼進去將雲遙救出來。」
 
  作為曾經的外界人,咲夜很清楚那些站在頂點的大人物的做法。
 
  因此,咲夜的對外面世界,有著極度的厭惡。
 
  望著咲夜冷漠的表情與安培雨雪及役小小瑟縮的模樣,石恩沉重的嘆了口氣。
 
  「雖然美國這番做法令人憤怒,但妳也不能就這樣正大光明的闖進去吧,女僕。」望著那森寒的小刀,石恩用手一指醫療大樓的方向道:「相信我,外界人再怎麼沒用,也是會有一兩個對付我們這種人的方法的。」
 
  咲夜緩緩把視線轉向醫療大樓,同時看到了停放在衛兵旁邊的龐然大物。
 
  「哼……」咲夜不屑的發出一聲冷哼,直接向醫療大樓走去。
 
  石恩見狀苦笑的搖了搖頭,說到底,那個地方出來的居民本來就不是這麼容易就能說服的對象。
 
  不過,他們已經沒有時間去想這個問題了,隨著咲夜的舉動,他們發現門口的衛兵有了不一樣的舉動。
 
  他們先是一陣錯愕表情,接著便是慌張的連忙收隊整理裝備,變化之快連本來打算硬闖的咲夜都愣在當場。
 
  驚愕中,一個人影從公園的後方急奔而來。
 
  「………你說啥?」聽著前來通報的工作人員傳達的消息,石恩錯愕的叫了出來。
 
  而安培雨雪與役小小也是一臉呆滯的模樣。
 
 
 
    中午十二點,是人們中午用餐的時間,大多數的人們都選擇在這個時段看個新聞放鬆一下,更新一下自己所知道的訊息。
 
  當所有人看到的第一個畫面,是一名洋溢著東方氣息的美女,纖細的身材與身上背著比她更加顯眼的大木匣子。
 
  新聞的主持人隆重的為電視機前的觀眾介紹道:「現在我們請世界最大的私人慈善機構的Baiyun Orphanage的創辦人之一,Miss乾坤蝶衣。」
 
  接過女主持人遞給她的麥克風,乾坤蝶衣坐在那的第一句話是:「各位美國公民,你們知道妳們正在做什麼嗎?」
 
  愕然中,觀眾們靜靜地看著這位來自異國的女子表情嚴肅地緩緩道:「我曾經答應過我愛的人,如果某一天當這個世界對弱者產生不公平的待遇,我會盡我所能的去幫助他們,所以我幫助這個國家的窮人,收留了無家可歸的兒童。可是,在這幾天裡,我發現我為這個國家所做的一切竟然是令我失望的!」
 
  面對女主持人不知所措的表情與上台要阻止他的工作人員,乾坤蝶衣一手拍向雲海匣,剎那間裸露出來的劍柄發出一陣衝擊將工作人員彈開。
 
  伴隨著女主持人的尖叫聲,乾坤蝶衣堅定的握起雲中劍的劍柄並抽了出來。
 
  「我知道我這樣說你們一定很不服氣,更甚至認為此刻握著劍的我是一個恐怖分子。那麼我現在就讓你們知道我之所以這麼說的理由。攝影機先生,麻煩你播出我先前交給你們導播的影片。」
 
  螢幕畫面開始變化。
 
  薄暮的太陽,殘破的土色建築,轟隆乍響的爆炸聲音,出現在所有人的耳邊。
 
  『……殺光該死的美國狗』一名塔利班的武裝份子瘋狂的用著機槍掃射美軍的部隊。
 
  那是用兩輛軍用吉普做掩體苦苦支撐的一個小隊。
 
  觀眾們呆呆地看著吉普車後面的一個個受傷待援的美國大兵。
 
  他們對這情況感到絕望的眼神令人心悸,身上的傷口被子彈貫穿的傷口怵目驚心,臂膀上的白布紅十字表明他們是一隻急救醫療的野戰小隊。
 
  螢幕上,傳來了小隊倖存者向上帝禱告的聲音。
 
  接下來的情況更加絕望,塔利班的武裝份子拿出RPG-7的火箭筒對著他們。
 
  整個世界都沉寂了,看著那已經準備發射的砲彈,所有觀眾都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了什麼。
 
  然而,這一刻令觀眾們目瞪口呆。
 
  一個從天而降的中國男子一把踢開了噴射而出的火箭,緊接著是一道道閃光,所有塔利班的武裝份子躺在地面上哀號。
 
  「看著鏡頭吧。」乾坤蝶衣的聲音傳了出來:「讓你們知道一直以來為了這個世界的和平付出最多血與淚的男人的一切。並且,讓你們知道你們現在究竟對這個男的做出了什麼!」
 
 
 
  一台台電視被打開,一個接一個美國公民在電視面前停下腳步。
 
  午休的餐廳裡,剛剛吃了一口漢堡的青年只隨便看了一眼電視,就再也移不開目光,隨著看電視的民眾越來越多,整個餐廳都沒有人點餐用餐,所有人都擠進了休息室和和由電視連接的走道上。
 
  酒吧裡、咖啡館和各個娛樂場所裡,喧囂已經歸於平靜,隨著一聲聲倒吸了一口氣的聲音,玩鬧聊天的人們都詫異的把目光投向了電視,然後視線再也不肯挪開。
 
  美國人民駐足在巨型公共電視和商業街大狼的巨型廣告光幕下抬頭仰望,整個紐約市的生活節奏都在這一刻慢了下來。
 
  「看見那支隊伍了嗎?那是在2002年美國對阿富汗戰爭中的一支特種部隊。」蝶衣的聲音在鏡頭前面緩緩的響起。
 
  蝶衣口中的那支部隊,是所有美國公民都無法忘記的。
 
  正是前去暗殺塔利班恐怖分子首領的美國海豹部隊,前一陣子美國政府才公開存在的一支部隊。
 
  螢幕中,一支隊伍正舉著槍對著一群恐部分子。
 
  憤怒的目光符現在那些英勇的戰士身上,為他們臉上的迷彩添增了一抹肅殺,而再他們的面前是無數被恐怖分子踢倒在地的平民,還有對著他們的黝黑槍口。
 
  面對挾持人質的塔利班武裝份子,勇敢且無懼的美國大兵在這一刻猶豫了。
 
  男人們攥緊了拳頭,女人們則摀住了嘴。
 
  所有人都知道,蝶衣說的那支部隊是去了什麼地方,去執行一個幾乎是送死的任務。
 
  直到現在他們才知道,這些英勇的戰士們在即將完成任務的這一刻竟然面臨著如此殘酷的決擇。
 
  「為了遵守國際公約,你們美國人都善待每一個阿富汗的平民百姓,並且堅持不將戰火波及到一般百姓之中。或許有人不知道這個任務的艱難,那麼眼前的這一個抉擇讓你們知道,你們的戰士面對的是一個什麼樣殘忍的敵人。」蝶衣的解說插入了畫面中。
 
  那是一個將小孩當作盾牌綁在身上的殘忍敵人。
 
  看著畫面上無聲地的戰士們,看著這些可以在恐怖面前死戰不退的戰士卻因為此刻對恐怖分子的卑鄙而眼眶發紅的樣子,每一位觀眾都覺得一股酸熱直衝鼻腔。
 
  這時人們想起了節目開頭那個神奇的中國男子,那個竟然可以徒手將RPG-7火箭砲給踢回去的男子。
 
  節目還在繼續,觀眾們終於知道蝶衣之所以在節目開頭會這麼說的理由了,螢幕畫面切換到了其中一個美國大兵的身上。
 
  仔細一看這個大兵與其他美國人有著不一樣的樣貌與特徵,這是一個黑髮黑瞳的中國人!
 
  「這是一位特種部隊的隊員用著戰術攝像頭拍下來的畫面。」
 
  眼看放下武裝的特種部隊的成員就要被恐怖分子擊斃在地之時,那個中國人動了,鏡頭中能看見的是如同奔馳的烈馬般的身影。
 
  一陣陣槍聲響起,隨即,這個中國男子用著最快的速度擊倒了恐怖分子,渾身的彈孔流下觸目的鮮血。
 
  所有的特種部隊成員身上絲毫沒有任何槍傷,所有的子彈不是被那個中國男子用小刀彈開不然就是用身體接了下來。
 
  而那將小孩當作盾牌的首領被一把劍釘在牆上發出痛苦的慘叫,整把劍驚險的從的從小孩的腋下穿了過去。
 
  就在此刻,觀眾們才看清那名中國男子的外貌。
 
  這時,此起彼落的驚呼聲在紐約市的各個角落響了起來,因為這個中國男子的外貌竟然與前幾天試圖炸毀紐約市的中國人竟然一模一樣。
 
  畫面外,乾坤蝶衣的聲音顫抖著。
 
  「你們知道這一場戰爭那個人幫助了多少個部隊?拯救了多少差點命喪戰場的士兵與平民。」乾坤蝶衣的聲音有些哽咽:「他是我們中國人的驕傲。他的英勇事蹟遍布世界各地,他實現了所謂真正的和平!」
 
  觀眾們呆呆地的看著螢幕,他們已經被螢幕上出現的畫面驚呆了,看著切換在另外一組拉近拍攝的鏡頭中那些糾纏再一起的屍骸,看著那個默默扛者傷者在戰場中穿梭的黃皮膚的中國人,許多人的情緒在瞬間崩潰了。
 
  「哦,上帝呀。」一位中年婦女不忍的看著螢幕上的中國人中彈的樣子,把頭扭向了一旁。
 
  「砰!」一名熱血的青年狠狠一拳的扔下手中的啤酒罐,渾身發抖。
 
  所有美國公民到這一刻,終於明白為什麼這個中國女人會問他們在做什麼。
 
  一切都只因為這個中國人!
 
  許多美國人已經坐不住了。
 
  節目依舊繼續,畫面切換,模糊的畫面中,一個渾身帶血的中國男子踩著倒塌建築殘骸向上奔跑著。
 
  緊接著就是義無反顧的一劍劈出,伴隨著一團劇烈的光芒籠罩了紐約市的上空。
 
  「我知道,你們許多人對這段影片抱持著諸多的疑問,也不相信眼前所看到的景象。」乾坤蝶衣出現在鏡頭中,手中握著的雲中劍呈現在所有觀眾的面前:「……那麼,就請你們去看這最後一幅的畫面。」
 
  一個帶著黑框的名字在螢幕上出現,螢幕背景,是一個個孤兒院落成剪綵的照片。
 
  雲遙與乾坤蝶衣抱著膚色各異的小孩站在孤兒院的門口微笑模樣遍布世界各地,有美國、德國、非洲,更甚至是他們自己的國家,而那笑臉的後面,是一群來自世界各地的兒童。
 
  世界最大的私人慈善機構Baiyun Orphanage的創辦人,雲遙!

  「現在……我再問你們美國人一次。你們在做什麼?」
 
  紐約長老院醫院外,一片死寂。
 
  咲夜呆呆的聆聽石恩所說的一切,接著一股巨大的聲浪猛然間從四面八方彙集起來,如同驚雷般響徹整個紐約市。
 
  「雲遙!雲遙!」
  美國議會───
 
  無聲的壓力籠罩會場的眾人身上,現任的美國總統推開大門走了進來。
 
  隨即,會場內一片騷動,許多議員目光灼灼的看著在幾名國家安全顧問的帶領下進來的總統。
 
  「總統先生,現在外面有許多不同的聲浪要求我們做出表態。」議長艱難的嚥了嚥口沫緩道:「那個中國女人的這一招實在是太毒辣了,我們的確沒有任何證據指控那個男人。」
 
  雖然還是有許多美國人民對乾坤蝶衣放出來的影片抱持著很大的疑問。
 
  但不得不說,乾坤蝶衣這個舉動無疑抓住了民眾們心頭疑惑的焦點。
 
  畢竟以雲遙一人之力是怎麼造成紐約市大多數的損毀?
 
  然而,最讓美國人民感到疑惑的就是軍方對於這一段流出來的影片竟然沒有任何的聲明。
 
  美國總統要求秘書拿一杯咖啡給他,他知道美國政府的打算已經被那個中國女人給看透了。
 
  作為美國總統,他知道現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將雲遙給留下來,這是他與多數官員共同討論出來的。
 
  因為政府需要給民眾一個交代,這次的紐約市爆炸不單引發了各方的恐慌,更將美國在國際上的名聲降到低點。
 
  美國總統並不相信一個中國人能引起多大的反彈,他也知道雲遙本來的身分對這個世界做出了許多貢獻。
 
  如果不是東武亞洲聯盟與西聖歐洲聯盟的努力,現在世界打擊的反恐行動絕對不會這麼簡單。
 
  因此,總統雖然對這兩個在暗地裡守護世界各國的勢力感到由衷的謝意,但這不代表他能默認兩個勢力的人在他的國家做出任何的行動。
 
  作為一名政治家,總統更願意運用外交手腕去解決任何問題,而不是靠著一群奇人異士去解決。
 
  不過,他的控制力,隨著人民的轉變,隨著乾坤蝶衣的舉動,而忽然變得虛弱。
 
  當發現無論政府軍方,自己的命令已經難以通達的時候,美國總統意識到,他還是太小看這個中國男人了,他的選擇已經出現了重大的錯誤。
 
  不過,他並不願意認錯,在他看來,一個不是本國人的性命怎麼能與一個超級國家的損失相提並論。
 
  其他人怎麼想的,總統不管,對他來說,死一個中國男人對他來說沒有什麼壞處。
 
  可是沒想到的是,那個中國男人的命那麼大。
 
  在爆炸的現場,消防員發現了重傷垂危的雲遙,在爆炸之前的幾分鐘內,他們和政府都通過各路口的監視器知道了雲遙與各個妖魔鬼怪之間的戰鬥。
 
  當美國總統收到這麼個消息時,他知道,這是一個機會。
 
  他不想知道雲遙究竟是什麼人也不想知道他來到這個國家做什麼,只要把這次的爆炸造成的損失、人民的傷亡以及對美國的冒犯通通推到這個男人及他的國家身上,他相信一切都能解決。
 
  因此,他命令CIA中情局的以最快的速度控制了國內外的情報媒體,也命令FBI調查局對國內的東武亞洲人員實施監控,不讓美國政府的一切陰謀外露。
 
  當他決定這一切的同時,他有信心,在那個中國男人傷重致死的之後,就能趁勢推動,將紐約發生的這一切都推開東武亞洲聯盟與中國身上。
 
  「要證據?」美國總統緩緩啜飲了一口咖啡,環視在場內所有大小官員道:「沒有證據就是證據!先不說這一次給我們造成的損失,光是那個中國男人出現在爆炸現場就是一個鐵證,那還需要什麼證據!」
 
  「可…可是軍方那邊怎麼辦?到現在為止沒有見到任何一個將軍做出表態……」一名議員擦著冷汗緩緩的面向總統道,他是負責與軍方體系聯絡的議員。
 
  這次的事件美國軍方出奇的保持沉默。
 
  美國總統緩緩把頭轉向來到現場的一名中將,那位中將臉上帶著憨厚地笑容,看向美國總統的眼神卻是淡淡的輕蔑。
 
  他知道眼前這才剛上任不到幾年的美國總統並不清楚那個中國男人對美國做出的一切犧牲與貢獻,也清楚的知道那些唯利是圖的官員並不打算承認那個中國男人的一切事蹟。
 
  不在乎議場內禁止抽菸這項規定,中將拿出一根菸叼了起來點了火,完全不打在場的議員與總統身旁國防部長的眼神當回事,渾身都散發著一種屬於軍人的囂張霸道。
 
  美國的哪一個將軍是沒有下過命令上過戰場的?
 
  「總統先生,請容許我說一句,我們美利堅是個民主國家。」中將的這句話比鋼鐵還冷還硬,擲地有聲。
 
  「狗屁!」美國總統怒道:「現在這什麼情況還要討論民主?那場大爆炸幾乎把紐約市的機能全都癱瘓掉了,不但如此那個中國男人在我美國橫行無忌,除了這次事件之外,還有許多事件都有他的身影!現在你們軍方竟然還要袒護他!?」
 
  總統的話,頓時激起了議員們憤怒的叫罵,這次的爆炸已經造成各方勢力的難以估計的損失。
 
  「那麼……我偉大的總統先生你知道那位中國人拯救了多少我們的大兵?收留了多少因為我們的戰爭而無家可歸的孩童?更甚至是幫助了我們國內多少人民?」美國中將用著愚蠢的目光環視著所有人道。
 
  所有的罵聲嘎然而止,所有人包含總統在內想起了乾坤蝶衣的作為以及她背後所代表的組織。
 
  世界最大的私人慈善機構Baiyun Orphanage。
 
  美國總統猛的清醒過來聲色俱厲的道:「誰對誰錯並不重要!哪怕他為我們國家做了許多!可是,你們別搞錯了!這裡是美利堅而不是中國,誰也沒有權利在這片土地上撒野!」
 
  美國總統的話迅速引發了不少議員的附和。
 
  忽然,議場內的大門被推開,一名秘書臉色蒼白的奔跑進來在議長的耳邊說了幾句。
 
  與此同時,美國總統的接起了一通電話。
 
  剎那間,兩個人的臉色蒼白到了極點,一時之間看上去蒼老了許多……
 
  美國總統到現在才意識到事情的發展,似乎已經失去了控制。
 
 
 
  而此刻的長老會醫院大門前,咲夜與石恩等人在一群民眾的簇擁之下前往雲遙開刀的手術室。
 
  急診室被一大群民眾擠的水洩不通,他們都是被一名少女一名男子的決心給感動到才來的。
 
  「醫生,有無數的民眾爭相爭取的要幫那個中國人捐血……」一名護士掛上了手術室牆上的電話:「我們不必擔心血包會不夠用了。」
 
  手術室內,正在幫雲遙開刀輸血的醫生滿頭大汗:「真是太不可思議了,我從醫了這麼多年以來第一次看到求生意志這麼強烈的人……」
 
  除了胸口的大面積撕裂傷外,雲遙的身體還有許多因為爆炸而造成的燒傷及其他傷害,別說是其他人了,單是遭受到其中一種傷害早已一命嗚呼了。
 
  可是……雲遙的心跳依舊持續跳動著,沒有絲毫的懈怠的呼吸,無一表達著本人強烈的求生欲望。
 
  一切的起源都源自於咲夜最後的那一番話,彷彿在朦朧之中雲遙接收到了咲夜所表達的一切……
 
  「醫生!這個中國人他剛剛好像動了.....」另一名護士不可思議的望著雲遙的身體道。

  「不可能……他應該陷入了重度昏迷才對!」醫生不可思議的看著儀器,儀器上頭顯示出雲遙那劇烈的反應的腦波。
 
  十六夜咲夜在手術室外頭的走廊停了下來,因為有一個出乎她意料的女人出現在她面前。
 
  乾坤蝶衣依舊還是那副平淡的樣子出現在她們面前,彷彿她所做的一切都是那麼理所當然的樣子。
 
  不過,站在咲夜後面的石恩與安培雨雪他們可是知道,乾坤蝶衣這次的行為到底給東武亞洲聯盟造成了多大的影響,聯盟與乾坤家這次可不會這麼不吭聲的饒過她,想必相對的處分一定是少不了。
 
  「我不會說謝謝,雲遙也不會對妳說謝謝。」咲夜冰冷的望著站在面前的乾坤蝶衣道。
 
  「我知道。」乾坤蝶衣平靜的回應。
 
  誰都知道乾坤蝶衣對雲遙做過什麼,也知道雲遙原諒了乾坤蝶衣曾經對他做過的一切,然而這不代表著乾坤蝶衣的所作所為是被他人所接受的。
 
  「那麼…妳出現在我面前是為了什麼?」
 
  咲夜知道一定是有什麼原因,不然乾坤蝶衣是不會出現在她們這些幻想鄉居民的面前。
 
  因為,在仙武閣事件的最後,靈夢就曾經跟她們說過乾坤蝶衣與她戰鬥時所抱持的想法與覺悟。
 
  對於改變雲遙的未來與給與他第二次的幻想鄉居民,乾坤蝶衣是自行慚愧的。
 
  「……今天晚上,有一輛歐洲之星從法國巴黎出發,妳們要找的吸血鬼就在那輛列車上面。」乾坤蝶衣緩緩的走過咲夜的身旁道:「我知道我對不起雲遙,也應該無顏面出現在妳們面前,然而我知道那位吸血鬼對雲遙對你的重要性。」
 
  咲夜詫異的回頭看著乾坤蝶衣的背影:「……為什麼?」
 
  沒有理會石恩與安培雨雪的挽留,乾坤蝶衣就這麼背著那白雲木紋的雲海匣消失在眾人的視線內。
 
  「……我對不起他的事情太多了,至少我希望能幫上他的忙。」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5460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東方Project 系列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kjkj319729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東方幻劍塵.貳》24.... 後一篇:《東方幻劍塵.貳》26....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筆情報》 (1)
模型、公仔 (19)
輕小說 (0)

《筆芯得》 (24)
模型日誌 (4)
開箱日誌 (59)
敗家日誌 (23)
輕小說 (7)
動畫 (3)
遊戲 (1)

花騎士《草騎士》 (18)

女王之刃《純情魔王與色貓勇者》 (3)

薔薇少女《新薔薇騎士》 (0)
薔薇少女《新文》 (1)
薔薇少女《舊文》 (45)

鉛筆《機界萌娘系列》 (5)
《編隊少女》 (0)
《空戰舞姬》 (0)
《鋼鐵神姬》 (0)
《硝煙前線》 (30)
《仰望羽翼》 (2)
《陸娘自衛隊》 (0)
《一刀解決的指揮官是什麼啊!?》 (10)
《對兵器H什麼的是不行的啊》 (5)
《穿越!?我的機戰物語》 (2)
《我的提督哪有這麼厲害!?》 (267)
《我的提督哪有這麼厲害!?.外傳篇》 (7)
《我變成連裝砲醬!?》 (3)

遊戲王《愛卡青年與決鬥皇女》 (0)
前傳《愛卡少年與決鬥皇女》 (6)
Online《愛卡青年與決鬥皇女》 (5)

偶像大師《偶像特務》 (9)

東方Project《東方幻劍塵》 (3)
第一部《博麗食客》 (14)
第一部《地靈保母》 (12)
第一部《太陽園丁》 (11)
第一部《跨越時空》 (34)
第一部《妖怪雜工》 (19)
第一部《勇闖魔宮》 (12)
第一部完結《幻想出擊,決戰仙武閣》 (16)
第二部《紅魔管家》《平行之人偶篇》 (38)
第二部《白玉廚師》《魂魄家之迷》 (26)

強襲魔女《空戰快遞》 (1)
超音速騎士《無限停載》 (5)
空戰快遞《新章》 (0)

永恆星語《歡樂酒吧》 (38)

鉛筆二創《魔娘x勇者》 (0)
1星魔娘《資料集》 (1)
2星魔娘《資料集》 (0)
3星魔娘《資料集》 (0)
4星魔娘《資料集》 (0)
5-7星魔娘《資料集》 (0)
魔娘x勇者《魔娘戀語》 (7)
魔娘x勇者《鉛筆的主線故事》 (0)

鉛筆的各式短篇 (8)
愛神餐館系列 (4)

Nokia手機主題 (3)

遊戲王卡片淺談 (1)

未分類 (11)

ilovemumi931姆咪
我是姆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