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東方幻劍塵.貳》24.芙蘭朵露與咲夜,離家出走的真正理由

作者:萌筆│2015-02-20 11:09:10│贊助:0│人氣:292
後記:

老樣子,重要章節的後記都擺開頭,真的是很久沒有寫內心描寫這麼悲傷的章節了,最後一次應該算是幻想鄉少女救雲遙宣言的那段吧,再來就是雲遙沉默的背負起夢幻姊妹的死亡的責任那段。

不知道這篇咲夜與芙蘭朵露的章節是否讓會各位抽紙巾麼XD?

從20:00左右開始寫到凌晨的03:30,其實撇開前半段雲遙的所作所為只佔了鉛筆的一個多小時外,其他時間都在苦思要怎麼樣才能將芙蘭的心情給表達出來。

劇情怎麼寫,鉛筆老早就已經架構好了,重點是芙蘭朵露那段悲傷的神韻要怎麼完美的詮釋出來。

導致於鉛筆改了又改,寫了又寫,找靈感的找靈感,終於在寫的過程中配上淒美的BGM讓鉛筆找到了一點洋蔥(笑)

回到本文:

空虛、寂寞、孤獨,被名為“為你好”的枷鎖給困鎖在黑暗的房間之中,斷絕與外人的溝通,連理應是最疼愛自己、最了解自己的姐姐,卻成了看起來是最討厭的人,可是無數次的證明,自己就是傷害自己最愛的姊姊最重的人......

想要證明自己長大了,但卻一直被事實打臉,一次又一次地證明自己的危險,讓自己更加厭惡自己,芙蘭朵露只是個私心想要擁有愛的孩子。

(本處借用了涅奧大的心得@@,因為是最貼切鉛筆想法的幾句話)

雲遙的出現無疑給了她一個渺小的希望,然而雲遙為了保護而失蹤也給了芙蘭絕望。

不管好與壞,只要與自己扯上關係的人都不會擁有幸福......

而就在這個時候,邪盟的就趁虛而入了。

關於雲遙,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他都是可以為了凡人付出一切,所以也就有了25章的誕生,他所抱持著信念就是這麼簡單『別人保護不了的,就由他來保護!』

有了屠村事件的陰影,所以他絕對不會再讓其他無辜的人因為他的關係而遭受迫害.....

最後附上鉛筆的筆芯得:『當天才推倒凡人-「哈囉,天才少女」



 
  ……雲遙從來沒有想過,他們之間的差距會差那麼大!
 
  三道腥風迫近,宛如毒蛇般的纏上了愁雲緞,藍天的綢緞染上了一片腥紅。
 
  流動的銀河死死的護住在雲遙身上,一瞬間,雲遙的所有的靈力都被抽取一空,星塵梭自動化成星砂流動在他周身。
 
  從殘天出現到他出手,前後的過程,不過是一分鐘而已。
 
  紫紅色的咒符泛起陰森的光芒,雲遙的靈力被吸了進去,整張咒符宛如心臟般的跳動。
 
  對失去靈力的雲遙來說,現在的他根本不可能會是魔宮右使的對手。
 
  「我知道仙武閣的三重靈神擁有龐大的靈力與吸收天地靈氣的能力。」殘天臉上泛起一抹殘酷的微笑:「只是你從來沒有想過玄燁真人為什麼會被掏空靈力麼?」
 
  饕餮「餓貪咒」
 
  雲遙用力的將懺劍插入地面,整個人重量全部落在劍刃上撐了起來,雲遙的臉色很蒼白,他沒有想到,在魔宮右使的面前他竟是這般無力。
 
  「這種貪婪的力量與邪氣……殘天你竟然與四凶接觸!」
 
  只是一眨眼的時間,銀河逐漸失去光芒化作純粹的沙子落下……
 
  「雲中子你就不要讓我發笑了,現在的你又有何資格說我接觸四凶的力量?你剛剛不也放了一個吸血鬼跑了麼?」
 
  雲遙猛地鬆手,一個箭步,瞬間朝著殘天迎面就出了一拳。
 
  就在拳頭即將落在殘天臉上的瞬間,異常刺眼的腥紅從雲遙身上飛濺而出,雲遙伸手捂著胸口的傷痕,化成沙子的銀河與鮮血落在地面上異常的醒目。
 
  殘天獰笑的看著手上滴落鮮血的爪子,手指的指甲上覆蓋了一層鮮紅色的靈力,一尺長的利爪劃破了星塵梭的防禦撕裂了雲遙的胸膛。
 
  窮奇「凶牙碎」

  殘天一把踢開了身前的雲遙,雲遙盡了全力的掙扎,直到這一刻,他身體所有靈力皆被殘天的妖符給掏空殆盡。
 
  「真不愧是仙武閣歷年來最強的天才,連靈力的量都比前任掌門都要來得多,竟然得要花費三張饕餮的妖符才能吞食殆盡……」一腳踩在雲遙的胸前發力,大量的鮮血迸發,鮮血的腥味撲進殘天的嗅覺,他興奮的瞇起眼賭看著痛苦的雲遙道:「雲中子…我可是有很多帳還沒跟你算清楚呢!你跟乾坤家的臭丫頭不但在我臉上留下了這道傷痕,並且三番兩次阻止我在幻想之地的計畫……」
 
  「──你以為我會這麼乾脆的讓你去死麼!」
 
  窮奇的妖符化做的凶爪刺進了雲遙的胸口,伴隨著血肉模糊的聲音,愁雲緞化做最後的防守纏住殘天的手。
 
  雲遙顫斗的用雙手抓住愁雲緞,再差那麼一點,殘天的妖爪就能貫穿他的心臟……
 
  「……還在做垂死的掙扎麼。」殘天殘酷的用力,窮奇的妖爪一點一點的陷沒進雲遙的胸口一邊道:「現在的你…應該明白我們之間的差距有多麼的大,無論怎樣的掙扎,無論怎樣的叫喊,你什麼都做不到!既然你要掙扎到最後一刻,那我就讓你在見識一次地獄吧!」
 
  饕餮的妖符發出恐怖的波動,從雲遙身上吸收的三重靈神的靈力一口氣釋放,一顆蘊含恐怖力量的龐大靈力球浮現在兩人上空。
 
  「──你試圖守護的東西!就像當時那樣分崩離析的光景!你就再次目睹,自己豁出性命保護的凡人因你而死在你面前吧!」
 
  猛的抽開利爪,伴隨著噴灑而出的鮮血,殘天獰笑的用爪子抓住一旁的大廈:「───你就在這裡眼睜睜的目睹這一切直至自己的血流盡而亡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瘋狂的笑聲遠去,隨著雲遙痛苦的呼吸,他頭頂上的靈力球發出越來越恐怖的波動昇空……
 
  ……星塵梭漸漸恢復原本的樣子,雲遙顫顫巍巍的拾起,身上綁著用來止血的愁雲緞早已整片血紅。
 
  「……明明是個人類還做出這麼愚蠢的事情。」
 
  雲遙的背後,亞斯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那,原本雲遙給他造成的傷害已經復原完畢,現在的他哪怕不使用妖力都可以給雲遙最後一擊。
 
  雲遙全身一震,雖然在最後關頭用愁雲緞阻止了殘天絕殺的一擊,但是窮奇的利爪造成的傷害可不是一般的傷害,撇開被斷裂的肋骨刺穿的肺及大出血的內臟外,還有一股凶猛霸道的妖力在他體內亂竄造成破壞……
 
  絕望,現在的雲遙根本沒有任何阻止靈力球的能力,而且傳說中最強的吸血鬼正虎視眈眈的站在他的身後,就算亞斯沒有那個意思,窮奇的霸道妖力也會將他體內所有的五臟六腑攪個粉碎……
 
  一隻明顯不屬於人類,過於蒼白的手放到了雲遙的肩膀上,纖細而冰冷。
 
  妖力,就像退潮的海水般逐漸退般在他體內消逝,一股腥紅的光芒至雲遙的肩頭綻放,明確的痛處讓雲遙的意識更加清醒。
 
  「先聲明,本亞沒有輸給你,就算剛剛那個人類來了,我也無懼於他的能力。」
 
  亞斯在雲遙的最後關頭出手了,他不喜歡欠人情,而且還是一個人類的人情,雖然窮奇是中國上古的凶獸,但是以亞斯的力量來講,逼出牠的妖力只不過是簡單的小事。
 
  「咳…咳…咳哈!我可不會跟你說謝謝……」雲遙費力的將口中的血沫吐清後道。
 
  對於雲遙的不領情,亞斯無所謂的笑了笑,只是那笑容有些冷漠且寒冷。
 
  「本亞才不需要一個人類的道謝,而且你天真的以為就算我把這股妖力給逼了出去,你也能活下來?」亞斯微微搖搖頭:「你身上的傷就算是吸血鬼也要費一番工夫才能復原,而且那股屬於你的力量即將爆炸,屆時整個紐約都會被這爆炸給波及造成無法估計的損害,你以為你逃得過?」
 
  「哼……我從…咳…一開始…咳咳咳!就沒有想過自己可以簡單的活下來……」
 
  雲遙一把揮開了亞斯放在肩上的手,窮奇的力量已經被亞斯全部給逼了出來,現在的他不但失血過多,就連意識也漸漸的模糊起來……
 
  即使如此,雲遙依舊眺望著上空那本來屬於自己的力量。
 
  無論多少次錯過珍視之人……
 
  不管多少次失去保護之人……
 
  他也絕對不會放棄任何背負的信念!
 
  因為他曾經在幻想鄉對著一位巫女在心中發過誓!
 
  哪怕他會虧欠許多人……欠巫女的,欠朋友的,更甚至是幻想鄉大家的!
 
  ──一旦要決定守護,那就要保護到底!
 
  這才是現在的雲中子,也就是現在的他!
 
  希望至少還有咲夜還有芙蘭可以平安無事……
 
  「……天…地…唯我…心懺……唯我靈神開啊啊啊啊啊!」
 
  巨大的衝擊波一下就將亞斯給颳了出去,轟隆,劇烈的天地靈氣湧動,就像是黑洞一樣,握起懺劍的雲遙瘋狂的吸收所有的天地靈氣。
 
  可以感覺到體內所有骨骼發出悲鳴,由於大量的天地靈氣吸收入體,加上窮奇妖力給他經脈造成的傷害,雲遙的臉色變的很難看。
 
  但讓雲遙變色的,卻是他所擁有的力量,他沒有進入唯我靈神的境界,沒有唯我靈神的強大的精神引導,他的靈力就與一般的靈力沒有區別,根本不可能壓制住大量的天地靈氣。
 
  可是時間上根本來不及給雲遙多想!
 
  雲遙的靈力上昇沒有停止,並且上空的靈力球開始不斷的收縮,這個時候,雲遙做出了一個令人無法想像的決定,眼看距離爆炸只剩下不到幾分鐘,他一把握著懺劍沖天而起!
 
  一劍重劈!
 
  由下往上的劈擊,雲遙帶著靈力球向上衝擊,懺劍夾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劈了上去。
 
  亞斯無法置信的看著這一幕,冷汗從他頭上滴下。
 
  哢嚓,在距離地面還有一千米的紐約高空上,巨大的靈力球產生劇烈的爆炸……
 
 
 
  正當雲遙捨身阻止危機的時候,石恩與咲夜抵達了一個所在,那是位於紐約一個車站的貨物集中場。
 
  兩人愣愣的看著那升空的強大靈力及那竄出去的人影……
 
  石恩沒有說話,他知道二師兄的信念,哪怕是過去還是現在的雲遙都一樣,只要是可以保護他人,那麼絕對不會視而不見。
 
  但……石恩的手握緊而顫斗,當看見雲遙義無反顧的衝上去的時候,他不願意去設想最糟糕的情況。
 
  「謝謝您載我到這,接下來請讓我獨自一個人去吧。」咲夜客氣且冷漠的道。
 
  石恩難以置信的望了過去,隨即啞然的看著那位女僕的背影。
 
  當看到雲遙的身影淹沒在那強大的爆炸之中,咲夜如同墜入冰窖之中般顫抖,也許她自己也沒想到,為什麼此刻她還可以這麼冷靜的前進。
 
  直到前面那抹嬌小的身影出現在咲夜面前,她知道為什麼她可以這麼冷靜。
 
  因為她背負著兩個人的期望!
 
  「呼……」
 
  就在踏出腳步的瞬間,一股恐怖的氣息猛的席捲而來,幾乎讓咲夜差點喘不過氣來,面對嬌小少女的殺氣,即使如此,咲夜的臉色依舊沒有任何變化,甚至沒有停頓地繼續向前。
 
  空氣變得沉重,只剩下咲夜前進的腳步聲,她的前方正是芙蘭朵露.斯卡雷特。
 
  可就在咲夜逐漸接近芙蘭的剎那,轟的一聲巨響,強烈的爆炸阻止了咲夜的腳步。
 
  與此同時,芙蘭朵露開口了,那是極度冷漠的聲音。
 
  「……不要再來找芙蘭了,十六夜咲夜。」說完這句,芙蘭朵露轉身準備離去。
 
  「──恕難從命!二小姐!」咲夜大聲喊道。
 
  光是站在芙蘭的面前,難以承受的殺氣就籠罩全身,但是咲夜仍然忍著恐懼走進芙蘭朵露道:「請…請您解釋一下,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您要離開幻想鄉?大小姐…蕾米莉亞大小姐一直很擔心您呀!」
 
  「妳想死麼,十六夜咲夜?」
 
  芙蘭歪了歪頭看著咲夜淡淡地道,她臉上帶著冷漠的殺機。
 
  此時的咲夜沒有半點膽怯,更沒有後退,有的只是堅決,似乎還帶著覺悟。


  「請您回幻想鄉吧!大家都在擔心您……」
 
  「──芙蘭不要回去!」芙蘭張了張嘴尖聲打斷咲夜的話。
 
  「──請不要任性了!為什麼您就不肯聽話回去呢!您就一定要讓大小姐擔心嘛!」
 
  「妳只不過是區區一個人類又懂芙蘭跟姊姊大人什麼!」芙蘭憤怒的看著咲夜:「──就算妳知道了又能為芙蘭為姊姊大人做些什麼?妳只不過只是一個人類女僕不要得意忘形了!」
 
  禁忌「萊瓦丁」

  隨著憤怒一把召喚出魔劍,芙蘭朵露直接的一劍刺向咲夜。
 
  噗滋……
 
  當鮮血濺到自己臉上的時候,芙蘭朵露鬆開手跌坐在地,不敢置信的望著咲夜,萊瓦丁的劍鋒毫不留情刺穿咲夜的腰際,溫熱的血液浸透她的衣衫。
 
  咲夜血色盡失的模樣一下子嚇到了芙蘭朵露,在她漫長痛苦的時光中只有少數幾個人是真心對待她的,而十六夜咲夜就是其中一個。
 
  再強大的存在也是有軟肋的,越是強大,所體會到的空虛也就越強,至少在芙蘭朵露的心目中,咲夜的重要性不比身為姊姊的蕾米莉亞差多少。
 
  芙蘭朵露不停地擦拭濺到臉上的鮮血想讓自己冷靜下來,此時的表情顯得格外的脆弱和無助。
 
  「……或許我是真的不懂您的痛苦,不能替您們做些什麼。」咲夜忍著疼痛的抱住芙蘭朵露道:「……但是至少可以替您們分擔寂寞啊。」
 
  芙蘭朵露小嘴張了張欲言又止,這一刻她才知道咲夜的心意,雖然這一切早已經來不及了……
 
  「……咲夜,芙蘭…為了姊姊大人下了一個決定。」
 
  「…二…二小姐……?」
 
  咲夜有些茫然地看向芙蘭朵露,似乎從來沒有聽她這麼說過話,也沒有見過芙蘭朵露這麼哀戚的表情,她的語氣也不再是憤怒而瘋狂,似乎在這一瞬間就懦弱許多……
 
  不知道為什麼咲夜心中猛的一痛,她突然感覺芙蘭的眼神和表情有些似曾相識,腦海中忍不住晃過當初雲遙被困在烏臺上的情景,似乎就帶有這種表情。
 
  一個匪夷所思的念頭憑空出現在咲夜腦中,讓她的心不可避免的顫抖了起來。
 
  就在這時,芙蘭朵露深深地抱緊了咲夜,那長達四百多年的情感在這一刻爆發出來。
 
  「……芙蘭真的真的已經累了,咲夜。」斗大的淚水從芙蘭的臉龐落下:「…嗚咽……芙蘭已經不想再看到姊姊大人因為芙蘭而難過的模樣,也不想再見到任何人因為芙蘭的能力而受到傷害……」
 
  「芙蘭知道在很小的時候我們姊妹就經歷了很多事情,然後姊姊大人為了保護芙蘭而將芙蘭關了起來,因為那樣芙蘭就不會傷害別人傷害自己……其實一開始芙蘭是不諒解姊姊大人的,甚至憎恨起這個世界的一切,可是後來芙蘭看到了姊姊大人無數次哀傷難過的模樣……」
 
  「二小姐……」咲夜輕輕地道。
 
  「本來心中對姊姊大人的恨也因此消散了,但還是無法接受姊姊大人因為芙蘭而痛苦的模樣,因為芙蘭真的很喜歡很喜歡紅魔館的大家,我真的很享受那種感覺,真的……可是芙蘭的卻破壞了這一切,芙蘭是造成大家痛苦的元兇。」
 
  從小就獨自一個人被關在地下的孩子怎麼可能不會寂寞,或許只有靠發洩心中的憎恨才能得到紓解。
 
  咲夜已經淚流不止了,她已經確認了那個匪夷所思的念頭,雖然不願意去相信,可是從芙蘭朵露口中說出來的這番話,越來越讓她覺得芙蘭的決定是真的。
 
  「本來芙蘭已經想要放棄這一切的……可是雲雲的出現又讓芙蘭想到,或許有一天這一切都可以改變。可是……雲雲消失了!」
 
  對著已經滿是淚水的咲夜啜泣著,芙蘭朵露一把推開了她。
 
  「因為帶芙蘭出來,雲雲遭到別人的傷害,因為雲雲的失蹤,姊姊大人又要遭到博麗巫女的責難……或許真的是因為害怕芙蘭的關係…就連雲雲也都一直沒有回來……」
 
  「…不是…不是的……雲遙他……」咲夜艱澀的想要開口,可是腰際上的傷口讓她失血過多無力替雲遙解釋。
 
  「就在芙蘭離開幻想鄉的時候,突然出現了一個男人,他說他可以幫助芙蘭解脫這一切……咲夜,妳知道麼?芙蘭真的想要擁有這一切……」
 
  咲夜無心的注視芙蘭的淚水,心中又是顫抖啊,因為一個男人突然出現在芙蘭的後方。
 
  男人沒有說話,只是面無表情地的看著咲夜與芙蘭朵露,他的手上還拖著一個巨大的古鼎。
 
  「咲夜……芙蘭有即使犧牲一切…也想實現的『願望』,只要搶來那個東西,那個男人答應會替芙蘭做到兩件事,其中一個就是找到雲雲並將他送回幻想鄉,另一個是事後必須找出那個當初讓姊姊大人不得不逃進幻想鄉的那個人……」

  芙蘭朵露放開了咲夜,這一放代表著她的覺悟,也代表著咲夜的心碎。

  最後的話一完,芙蘭留戀的看著倒在地上的咲夜一眼,直接轉身向男人的方向跑去,然後一架直升機緩緩從天上飛來降下繩梯。
 
  而咲夜此時動彈不得的,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芙蘭離開,耳中彷彿迴盪著她的話。
 
  原來,芙蘭朵露只是不想讓她最愛的姊姊大人因為她而繼續痛苦下去而已,而她也想讓她周圍朋友快樂,因為無論是紅魔館還是雲遙等人,都是真心待她好的。
 
  芙蘭朵露一直很害怕,害怕她如果哪一天能力失控進而傷害到她最愛的姊姊大人又或者是其他朋友,那麼就再也沒有人會喜歡上她了,真的很害怕。
 
  而蕾米她們沒有發現她心中的傷口更沒做過安撫,而雲遙為了保護芙蘭朵露而消失在她面前就是傷口惡化的主因。
 
  後悔和痛惜,如今的咲夜無力的帶著芙蘭朵露回去見蕾米莉亞,只能不甘心的看著芙蘭朵露做出這一切。
 
  「妳……發生什麼事情了!?」石恩從遠處飛奔而來,一臉詫異的看著咲夜身上的傷口。
 
  同時也向已經飛遠的直升機望去,不看還好,這一看機上的人超出了他的想像。
 
  回頭面對咲夜的傷口,石恩能感覺到裡面的可怕,那是一種能破壞一切的力量,低頭咬了咬牙,石恩猛著撕開咲夜的衣襬替她包紮了起來。
 
  「女僕,給我醒醒……」
 
  一邊抱著咲夜奔向車子,石恩不斷的喊著咲夜試圖幫她保持意識,而外面的咲夜也感受到了。
 
  石恩小心翼翼的將咲夜放到了副駕駛座上,坐進駕駛座內語帶沙啞的看著前方。
 
  「為什麼……那個人會出現在這裡…難不成這件事情跟邪盟有關係?」
 
  「石…石恩……」咲夜虛弱的抬起手,然後緊緊的抓住石恩的衣襬道:「麻…麻煩您帶我去找雲遙……拜託…拜託你!」
 
  複雜的看著即使陷入瀕死的狀態也要拜託自己的咲夜,石恩沉重的點了點頭。
 
  現在不是思考為什麼那個人會出現在紐約的理由,而是要想辦法怎麼帶著咲夜找到二師兄並拯救他們的性命。
 
  雲遙最後面對的可是整個三重靈神的靈力爆炸……
 
  發動的引擎的藍寶堅尼加快速度的駛向市內的醫院。
 
  紐約市陷入了全面的騷動,市內的醫院更是變成了擁擠的地方,無數受到爆炸波及的民眾將急診室給擠得水洩不通。
 
  而此時,無所不在的媒體爭先恐後的堵在一家醫院門口,而這時一輛藍寶堅尼在遠處不停的按著喇叭朝著他們急速衝過來。
 
  一時之間,所有的媒體記者都愣了一下,然後狠狠的罵了幾聲髒話連忙閃避。
 
  刺啦……
 
  一輛藍寶堅尼出現在記者的面前,同時一個甩尾的停在急診室的門口。
 
  石恩從車上下來一把推開上前的記者,同時一個凌厲的目光投了過去,即使是難纏的媒體,在真正面對那冷酷至極的眼神時,他們彷彿也沒自己所想的那麼有勇氣。
 
  石恩快步的走向一旁打開副駕駛座連忙將咲夜給抱下來,此刻咲夜早已將血止住並將芙蘭造成的傷害做了個緊急的處理,其中也有石恩的功勞。
 
  吃力的看著周圍的記者,聽著周遭的陌生的語言,咲夜的雙眼聚焦在距離醫院有一段距離的電視牆上。
 
  電視牆上正撥放著一名男子躺在醫院的影像,那是全身插滿管子及包紮繃帶的雲遙……
 
  望著眼前這一幕場景,咲夜的淚水終於忍不住的落下,伸手奪過一旁記者的麥克風,啜泣的咲夜對著攝影機大聲哭喊著。
 
  「呼....呼....嗚!雲遙---!」
 
  咲夜雙眼泛淚的看著攝影機,對著正在醫院跟死神搏鬥的雲遙大聲哭泣著。
 
  她知道,她無法去感受芙蘭朵露心中的黑暗,更不能解決她最敬愛的大小姐心中的痛苦……
 
  「你要躺在那邊到什麼時候……你不是答應過大小姐會把二小姐帶回來麼..」咲夜用手擦拭自己的淚水:「二小姐……她打算為了大小姐還有你而死啊!」
 
  影像中的雲遙彷彿聽到咲夜的哭喊,滿是傷痕的手指微微動了動……
 
  「……二小姐她打算犧牲自己啊……為了不再讓大小姐因為她的關係痛苦…為了不再讓別人因為她的關係而受到連累……她離家出走就是為了我們啊!」
 
  電視牆上,雲遙動了!
 
  咲夜跪坐在地,手中的麥克風不知道什麼時候滾落在地,無聲的淚水佈滿了她那清冷的臉孔。
 
  石恩一手擋住了新聞媒體的鏡頭一邊對著咲夜道。
 
  「我相信二師兄撐得過去的,現在要先處理的是妳的傷勢,如果當二師兄醒來的時候連妳都不在他身邊,那麼又有誰可以跟他一起去救妳口中的二小姐!」
 
  抹了抹淚水,咲夜堅定的對著石恩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見到雲遙這副模樣,咲夜的眼圈都紅了。
 
  可是就如同石恩所說的,她要相信雲遙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5460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東方Project 系列

留言共 1 篇留言

青蛙子
當然要相信!主角ㄟ

03-05 23:45

萌筆
是啊!03-05 23:4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kjkj319729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東方幻劍塵.貳》23.... 後一篇:《東方幻劍塵.貳》25....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筆情報》 (1)
模型、公仔 (19)
輕小說 (0)

《筆芯得》 (24)
模型日誌 (4)
開箱日誌 (59)
敗家日誌 (23)
輕小說 (7)
動畫 (3)
遊戲 (1)

花騎士《草騎士》 (18)

女王之刃《純情魔王與色貓勇者》 (3)

薔薇少女《新薔薇騎士》 (0)
薔薇少女《新文》 (1)
薔薇少女《舊文》 (45)

鉛筆《機界萌娘系列》 (5)
《編隊少女》 (0)
《空戰舞姬》 (0)
《鋼鐵神姬》 (0)
《硝煙前線》 (30)
《仰望羽翼》 (2)
《陸娘自衛隊》 (0)
《一刀解決的指揮官是什麼啊!?》 (10)
《對兵器H什麼的是不行的啊》 (5)
《穿越!?我的機戰物語》 (2)
《我的提督哪有這麼厲害!?》 (267)
《我的提督哪有這麼厲害!?.外傳篇》 (7)
《我變成連裝砲醬!?》 (3)

遊戲王《愛卡青年與決鬥皇女》 (0)
前傳《愛卡少年與決鬥皇女》 (6)
Online《愛卡青年與決鬥皇女》 (5)

偶像大師《偶像特務》 (9)

東方Project《東方幻劍塵》 (3)
第一部《博麗食客》 (14)
第一部《地靈保母》 (12)
第一部《太陽園丁》 (11)
第一部《跨越時空》 (34)
第一部《妖怪雜工》 (19)
第一部《勇闖魔宮》 (12)
第一部完結《幻想出擊,決戰仙武閣》 (16)
第二部《紅魔管家》《平行之人偶篇》 (38)
第二部《白玉廚師》《魂魄家之迷》 (26)

強襲魔女《空戰快遞》 (1)
超音速騎士《無限停載》 (5)
空戰快遞《新章》 (0)

永恆星語《歡樂酒吧》 (38)

鉛筆二創《魔娘x勇者》 (0)
1星魔娘《資料集》 (1)
2星魔娘《資料集》 (0)
3星魔娘《資料集》 (0)
4星魔娘《資料集》 (0)
5-7星魔娘《資料集》 (0)
魔娘x勇者《魔娘戀語》 (7)
魔娘x勇者《鉛筆的主線故事》 (0)

鉛筆的各式短篇 (8)
愛神餐館系列 (4)

Nokia手機主題 (3)

遊戲王卡片淺談 (1)

未分類 (11)

GeminiRose大家
小屋新增伊布家族的繪圖,喜歡伊布家族的人就來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1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