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東方幻劍塵.貳》20‧遲來的回歸,芙蘭朵露離家出走

作者:萌筆│2015-02-20 11:04:10│贊助:0│人氣:230
  『──芙蘭!』
 
  望著面前伸來的手,她緩緩的用著自己的小手緊緊握住,感覺對方大手傳來的粗糙,芙蘭朵露笑了。
 
  那是她自四百多年後首度真心的笑容……
 
 
 
  雙手抱著膝蓋,芙蘭朵露死寂的看著房門,她從外界回來之後就這麼一直被關在地下室的房間裡。
 
  對於其他人的責罵,芙蘭沒有絲毫沒有聽進去,腦海中揮之不去的是雲遙最後的身影。
 
  名為雲遙的管家手持著靈劍往下跳躍的一刻,給夜晚奏起了戰鬥的樂章,穿過了玻璃同時與兩個人類戰鬥,雲遙就這麼消失在芙蘭朵露的面前。
 
  接下來的狀況超出了芙蘭朵露的想像,不管她怎麼拼命的掙扎,不管怎麼的傷害對方,那隻緊緊抱住自己的手絲毫沒有放開的意思。
 
  一絲鮮血從八雲藍的額際流下,九條尾巴的皮毛也沾滿血污狼狽不堪,即使如此她依舊沒有放開抱住芙蘭朵露的哪隻手。
 
  聽著那令人動容的哭泣聲,藍知道眼前的情景對雲遙對芙蘭來說有多麼的絕望,但是她也只能咬牙做出痛苦的決定。
 
  打開的隙間,她帶著芙蘭朵露回到幻想鄉,徒留下與敵人激鬥並陷入苦戰的雲遙。
 
  想起了那一夜,芙蘭咬著尖牙瞪視著房間門口,她想起了姊姊大人對她說過的話。
 
 
 
  啪──!
 
  響亮的聲音迴盪在紅魔館廣大的大廳之中,蕾米莉亞收回伸出的手。
 
  「……妳知道妳自己有多麼的任性麼?」
 
  承受著蕾米莉亞的一個巴掌,芙蘭朵露悲傷的瞪視著她:「……姊姊大人最後一次打芙蘭是什麼時候的事呢?」
 
  顫抖著身子,蕾米莉亞緊緊的咬住牙根,鮮紅的眸子瞬也不瞬的看著芙蘭朵露:「這麼多年了……為什麼妳就是不能理解我的苦心呢!」
 
  「芙蘭知道姊姊大人是用怎樣的心情和芙蘭再一起,是用怎樣的心情和芙蘭交談……」響徹紅魔館的悲鳴,芙蘭朵露流著淚水看著蕾米莉亞:「一直看著什麼都沒有的牆壁,雖然知道那是姊姊大人的希望…」
 
  「──但是芙蘭想要的是從前一同歡笑的姊姊大人,而不是一直因為芙蘭而痛苦悲傷的姊姊大人!」
 
  是的……這是紅魔姊妹長達數百年的心結。
 
  蕾米莉亞知道芙蘭朵露的力量一旦被無意識的濫用,有可能連芙蘭朵露的自身都會遭到反噬,因此為了讓芙蘭朵露知道自身的可怕,為了讓她有意識的使用這股力量,開始了長達數百年的封閉的生活。
 
  相比有限生命的心靈,蕾米莉亞的力量實在是過於強大,所以她只能無意識的去使用,倘若不這樣做,蕾米莉亞的自身就會被命運的洪流給吞噬殆盡。
 
  看透了這一切的芙蘭,為了不讓蕾米的心靈變得更加沉重,順應了所謂的命運,即使這一切都不是蕾米所希望的……
 
  「同樣的絕望……同樣希冀的希望……」抽噎的哭泣著,芙蘭朵露擦拭著眼淚:「……為什麼姊姊大人就是不肯去幫助雲雲呢?」
 
  被留下的雲遙,被帶回的芙蘭朵露,從回到外界之後已經過了三天,芙蘭始終沒有見到有任何人對留在外界的雲遙伸出援手。
 
  「……沒有人會去幫他的。」蕾米莉亞冰冷的看著芙蘭道:「哪怕是博麗巫女還是妖怪賢者,這一次沒有一個人會對他伸出援手。」
 
  蕾米莉亞很清楚芙蘭朵露的想法,憑她力量幫助雲遙打敗對方是輕而易舉的事,但就算真的幫上忙好了,雲遙也不希望芙蘭這麼做。
 
  這些事情不單她自己知道,就連幻想鄉的其他人也都知道,在那個當下雲遙究竟是抱持著怎樣的覺悟要八雲紫帶芙蘭回來,也對帶著芙蘭到外界會有何下場都已經有了充分的決心。
 
  就算如此,她們還是拼命壓抑著似乎隨時都會採取行動的身體。
 
  回來的當下,靈夢依舊不發一言坐在博麗神社望著大結界。
 
  博麗靈夢依舊等待著那個男人回來,祈禱著他會平安無事,相信他會凱旋歸來,然後依舊露出那副令人受不了的傻笑……
 
  「有罪之身就得接受制裁,雲遙帶妳去外界就已經犯了我最大的底限。」鮮紅的眸子瞪著芙蘭朵露,蕾米莉亞露出狂氣的表情:「芙蘭妳是不是對他有了感情?別忘了這種無用的感情我們原本就不該有!」
 
  「……姊…姊大人…妳說什麼……」
 
  「我們可是高貴的吸血鬼啊!我親愛的妹妹,怎麼可能會對一個食物產生感情呢?」蕾米莉亞轉身背對著芙蘭朵露:「不管妳在怎麼哭喊在怎麼祈求……我的心意已決!」
 
  這裡又是一個屬於雲遙的命運分歧點,可是這一次做出抉擇的不是雲遙而是蕾米莉亞,為了避免最壞的未來,她要斷絕一切的可能性!
 
  為了保護芙蘭朵露她不得不用盡任何手段,即使這樣做的結果會遭到妹妹的怨恨那也無所謂。
 
  無法想像那最壞的未來會是怎麼樣的結果,她所能做的就是將芙蘭朵露關進地下……
 
  「如果這是姊姊大人的真心話……那麼妳跟咲夜之間又算什麼!」芙蘭朵露掙扎著哭喊著:「雲雲他……雲雲他…姊姊大人啊啊啊───!」
 
  回歸現實,地下室的房門破壞殆盡,七彩的惡魔佇立在高掛在滿月的夜空下。
 
  看了一眼這個關住自己長達四百多年的宅邸,芙蘭朵露面無表情的轉身離去。
 
  從這一夜開始,就沒有任何人再次看到芙蘭朵露‧斯卡雷特,唯一知道的是在幻想鄉的某一角博麗大結界有被人破壞過的痕跡……
 
 
 
  夢想鄉‧妖怪之里──
 
  「你這傢伙真的不是夢想鄉的人?」尼優涅奧狐疑的望著雲遙道。
 
  此時,在他面前身影逐漸變的稀薄的雲遙正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或許是因為回去之後可能要面對一連串的教訓,雲遙的心情顯得有些低沉,一面吃著妖怪端上來的料理,一面大口喝酒。
 
  「看不出來妳們有這麼好的手藝。」由於再三確認過這不是人肉,所以雲遙這一頓飯吃的很安心。
 
  涅奧抽了抽嘴角,沒好氣的一拳擂在桌面上:「──有沒有在聽本大爺說話啊!」
 
  「我不是講過很多次了麼……」用著逐漸消失的手舉起酒杯,雲遙很是無奈的道:「我本來就不是你這個世界的人,我這逐漸消失得身體就是證明。」
 
  「那麼妳給大爺我說說你為什麼要來到這個夢想鄉?」
 
  「這個問題我還想知道呢。」啜飲了一口苦澀的酒,雲遙這麼的答道。
 
  雖然對於涅奧的這個問題他心裡有數,可是怎麼想卻也想出不出來,紮夢究竟是對著那個石臼許了什麼願望。
 
  「算了。」涅奧聳了聳肩,接著一把奪過雲遙手中的酒杯露出兇惡的笑容:「我們兩個之間是不是有筆帳還沒算出啊!臭人類!」
 
  「啥?」雲遙疑惑的發出聲音。
 
  緊接著一個目露兇光的男人將眼前的桌子給掀了起來,尼優涅奧一腳將桌子踢的掀飛,整個藏身在雲遙看不見的死角中。
 
  「───本大爺要為大爺可憐的屁股報仇啊啊啊啊啊!」
 
  雙手合十,指節突出涅奧用著毛骨悚然的笑容朝著雲遙飛撲了過去,這一撲讓在場的其他妖怪全都看傻了眼,直到涅奧直勾勾的從雲遙的身體上穿了過去。
 
  ──嘎?
 
  在場所有妖怪發出傻眼的聲音,目視著眼前這副奇妙的情景。
 
  涅奧瞪大了眼睛,他竟然穿了過去……
 
  至於被襲擊的當事人,雲遙滿臉不懷好意的笑容道:「哇哈哈!真不愧是笨妖怪你啊!想要對我報仇你就等下輩子吧!」
 
  「這不公平啊啊啊!哪有人類會玩消失這招的啊!」涅奧抓狂的看著雲遙變稀薄的身體道。
 
  「當然有啊!」雲遙一臉壞笑的指著自己道,一掃之前的陰霾道:「看樣子……我回去我的世界的時間到了,終於可以跟你這笨蛋說再見了。」
 
  「切!快給本大爺滾回去!你這個卑鄙的臭人類!」涅奧咋舌了一聲,盤起腿來對著消失的雲遙道:「最好永遠不要再來了,天上的那群傢伙可是把你給記了起來,下次來的話就不會這麼簡單了……」
 
  「不勞你費心,臨走之前倒是想對你提供一個忠告。」看著逐漸消失的下半身,雲遙考慮了良久最終還是把這件事情告訴了涅奧:「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世界的原因……應該是跟紮夢有關…」
 
  猛的站起身,涅奧直視著雲遙:「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雙手雙腳消失,自胸口以下向上延伸,雲遙的身子最終只剩下頭的部分。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笨妖怪……」雲遙最後嚴肅的看著涅奧道:「……紮夢應該有你所不知道的一…面!」
 
  完完全全的消失,在場的妖怪第一次見識到這種情況,而先前有一次看過雲遙消失的模樣的涅奧卻不完全感到驚訝。
 
  但讓他感到震驚的卻是雲遙留下來的話……
 
  雲遙之所以會出現在這個夢想鄉,原因是來自他所保護的巫女身上,在紮夢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涅奧大人!」
 
  與此同時,一個小妖怪急急忙忙的飛奔了過來,對著涅奧的耳邊訴說著什麼。
 
  「──你說什麼!?」突如其來的消息讓涅奧無暇再去顧及雲遙留下來的話。
 
  前所未見的重大危機朝著他們所居住的夢想鄉襲來!

  Baiyun Orphanage……

  這棟位於紐約郊區的黃金地段的孤兒院,也是雲遙曾經拯救世人留下來的產物之一。

  基礎的藍色色調與白雲圖案,這是雲遙的孤兒院的統一外觀,世界上的每一個無家可歸的孩子都會都被送到這個地方。

  而此刻,樸素的大門口外,兩個男人站在前方。

  半銀半白與白銀般的髮色搭上東洋人特有的五官與黃皮膚。

  過往的居民經過都會留下驚訝的表情,間或,會停下腳步嘰嘰喳喳的當著兩人的面前討論。

  此刻,孤兒院的大門緩緩的打開,無數的孤兒快樂的奔跑出來在院子中玩耍。

  兩個男人的目光緩緩轉動著,孤兒院的數十名孩童天真的模樣盡收在他們眼底。

  「不殺、明殺……」

  低沉的嗓音從門口傾洩而出,背著代替雲中劍的長劍,乾坤蝶衣面不改色的出現在門口。

  她是現在雲遙留下的孤兒院的支柱,也是雲遙以前的未婚妻。

  為了自己的目的,她背叛了雲遙太多東西了。

  被叫出名字的不殺與明殺沒有過多的表情,儘管他們在幾天前曾經遭受雲遙的重創,這不代表著他們沒有奪取在場所有人性命的能力。

  「原來雲中子的孤兒院的贊助者是乾坤家麼?這還真是一項很好的投資啊。」明殺從紙袋中拿出色彩繽紛的甜甜圈咬了一口,不屑的看著乾坤蝶衣諷刺著。

  這裡的所有孩童都是被妖怪或者壞蛋襲擊過的殘存者,這表示她們有著一般人看不出來的天賦與潛力。

  仙武閣根本沒有多餘的心力去負擔這麼多孤兒,更不用論不是中國人的西方人種。

  乾坤家一口氣接收了所有異國孤兒,可說是為了之後東武與西聖的交流上增加了更多的籌碼。

  「這只是我的一意孤行,並不能代表著乾坤家。」乾坤蝶衣面容有些憔悴的道:「……你們來這想做些什麼?」

  至今距離雲遙被吸入別的空間已經過了四天,依舊沒有看到雲遙要回來的跡象……

  老實說,面對眼前的魔宮殺手,在失去雲中劍的情況之下蝶衣還真沒有戰勝他們之中任何一個的把握。

  院子一陣歡樂的笑聲,蝶衣與不殺及明殺互相對峙。

  沉默了一陣,不殺突然揚起手示意自己與弟弟的意圖。

  「我不殺孤兒。」

  「就是!我們殺手好歹也是講求原則與尊嚴的,殺一些手無寸鐵的小鬼只會降低自己的評價而已。」明殺看著幾個流著口水的孩子注視著自己,微笑著將手中的甜甜圈紙袋遞了出去。

  孩子們一陣歡呼,紛紛拿著明殺給的甜甜圈興高彩烈的平分去。

  「……那你們來做什麼?」對於明殺的舉動,蝶衣很明顯的一愣:「別告訴我你們兄弟只是來看望孤兒,這麼愚蠢的藉口我可不相信。」
 
   「只是來確認一下雲中子的死活及……」不殺平淡的看著孩子們,絲毫沒有任何表情道:「那個式神。」
 
  「沒有龍殤老大的吩咐,我們兄弟倆是不會特意跟東武開戰的,當然雲中子是個例外。」痞痞的一笑,明殺翻出明刀在手指間把玩著:「還是乾坤家的二小姐有興趣跟我們兄弟倆過兩招?」
 
  知道小小紫的特別之處,乾坤蝶衣能理解為什麼不殺會對小小紫感興趣,不過很可惜她可是答應過雲遙會照顧好這個小式神。
 
  「雲遙還活著,但我是不會把他跟式神交給你們的。」乾坤蝶衣說著,手緩緩的搭在背後的劍鞘上,另一手摸向口袋中的黃符。
 
  明殺微微一愣,接著毫不客氣的當著蝶衣的面前捧腹大笑:「啊哈哈──!妳瞧瞧妳現在的表情與說出來的話,這是一個曾經背叛過雲中子的女人會有的反應麼……」
 
  臉色有些蒼白的瞪著明殺,蝶衣依舊昂首挺立對峙。
 
  「明殺。」不殺眉頭微微一蹙,一把匕首瞬間滑落至他的手中:「你的聲音太大了。」
 
  剎那間,寒芒一閃,不遠處的民宅有一個重物墬地的聲音。
 
  「抱歉抱歉,我忘了有些外國人可能聽得懂中文哈哈……」明殺轉過頭對著自己哥哥道歉,絲毫沒有反省的意思。
 
  瞪了一會自己的弟弟,不殺沉思的望著充滿敵意的蝶衣,最終轉過頭邁開步伐。
 
  「走了。」
 
  對於自己哥哥的行為感到錯愕,明殺的笑聲像是被掐住的鴨子一般霎然停下。
 
  「我親愛的大哥,你是腦袋撞到了嘛?現在可是能威脅乾坤家的大好機會耶,更不用說那個擁有很有趣的能力的式神。」
 
  不滿的大聲囔囔著,明殺一臉不甘願地站在原地。
 
  「龍殤大人吩咐給我們的任務還沒完成。」
 
  不殺簡短的一句話打消了明殺的念頭,只見明殺垂頭喪氣的默默地跟在不殺後方。
 
  「嘖!算你運氣好,乾坤家的二小姐。」
 
  忽然,一股令在場三人臉色大變的空間波動自後方傳來,發生異變的地方就在孤兒院裡頭,緊接著一股濃濃的霧氣從門口瀰漫而出。
 
  不殺與明殺猛然一退,這股霧氣他們在熟悉不過了,因為彼此曾經交手過無數次。
 
  孩子們驚恐的看著地面上忽然湧出的霧氣,蝶衣一邊安撫孩童的情緒一邊朝著門口內看去。
 
  「嗯……一回來就看見你們兩個,心情還真是好不起來啊。」隨著久違的聲音傳來,一股強悍到令人無法忽視的靈力,雲遙微笑地出現在門口。
 
  手中徒留下劍柄,雲遙警告意味濃厚的望著不殺與明殺。
 
  明殺衝動地馬上就要一手揚起激射手中的暗箭,不料一柄匕首橫擋在他面前。
 
  不殺冷冷地望著雲遙:「雲中劍對不殺沒用……你應該曉得的,雲中子。」
 
  雲遙聳聳肩道:「我當然還記得,不過我也記得不殺從來不會對無知的孩童下殺手。」
 
  魔宮七人眾之首的不殺是從來不殺害任何性命,他所殺的是人們的慾望與夢想,但他跟其弟明殺在一個前提下是不會動手。
 
  那就是對象如果是懵懂無知的孤兒,他們不會痛下殺手,因為不殺兄弟本身就是孤兒。
 
  瞇起眼賭看著雲遙好一陣子,不殺不理會自己弟弟的掙扎,抓著他的領子從雲遙跟蝶衣的面前盡速的轉身離開。
 
  「走了麼?」蝶衣鬆了一口氣望著身影逐漸縮小的殺手兄弟。
 
  「是因為這次的地點是在孤兒院內,否則不殺絕對不會這麼善罷干休。」雲遙苦笑的將雲中劍收回望著蝶衣道:「我知道妳有很多事情想問我,可是我想先知道小小紫去哪裡了?」
 
  很難得的乾坤蝶衣的表情竟然一片尷尬,顯然在雲遙不在的這段期間那個小式神發生了一些問題。
 
  「雖然我曾經幫妳挽留過她,不過看她當時的樣子事情應該是很危急才是,所以我也不勉強她了。」乾坤蝶衣嘆了口氣有些無奈地從懷中拿出一張紙條:  「……那個小式神有交代說如果你回來的話就將這個交給你。」
 
  接過蝶衣遞來的字條,看著扭曲的字體,雲遙的目光冷冽。
 
  他知道幻想鄉眼下的狀況已經是刻不容緩了!
 
  小小紫只留給他的訊息很簡單也讓人無不震驚。
 
  『第二次紅魔異變!博麗巫女已經撐不住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5459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東方Project 系列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kjkj319729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東方幻劍塵.貳》19‧... 後一篇:《東方幻劍塵.貳》EX2...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筆情報》 (1)
模型、公仔 (19)
輕小說 (0)

《筆芯得》 (25)
模型日誌 (4)
開箱日誌 (60)
敗家日誌 (23)
輕小說 (7)
動畫 (3)
遊戲 (1)

花騎士《草騎士》 (18)

女王之刃《純情魔王與色貓勇者》 (3)

薔薇少女《新薔薇騎士》 (0)
薔薇少女《新文》 (1)
薔薇少女《舊文》 (45)

鉛筆《機界萌娘系列》 (5)
《編隊少女》 (0)
《空戰舞姬》 (0)
《鋼鐵神姬》 (0)
《硝煙前線》 (31)
《仰望羽翼》 (2)
《陸娘自衛隊》 (0)
《一刀解決的指揮官是什麼啊!?》 (10)
《對兵器H什麼的是不行的啊》 (5)
《穿越!?我的機戰物語》 (2)
《我的提督哪有這麼厲害!?》 (267)
《我的提督哪有這麼厲害!?.外傳篇》 (7)
《我變成連裝砲醬!?》 (3)

遊戲王《愛卡青年與決鬥皇女》 (0)
前傳《愛卡少年與決鬥皇女》 (6)
Online《愛卡青年與決鬥皇女》 (5)

偶像大師《偶像特務》 (9)

東方Project《東方幻劍塵》 (3)
第一部《博麗食客》 (14)
第一部《地靈保母》 (12)
第一部《太陽園丁》 (11)
第一部《跨越時空》 (34)
第一部《妖怪雜工》 (19)
第一部《勇闖魔宮》 (12)
第一部完結《幻想出擊,決戰仙武閣》 (16)
第二部《紅魔管家》《平行之人偶篇》 (38)
第二部《白玉廚師》《魂魄家之迷》 (28)

強襲魔女《空戰快遞》 (1)
超音速騎士《無限停載》 (5)
空戰快遞《新章》 (0)

永恆星語《歡樂酒吧》 (38)

鉛筆二創《魔娘x勇者》 (0)
1星魔娘《資料集》 (1)
2星魔娘《資料集》 (0)
3星魔娘《資料集》 (0)
4星魔娘《資料集》 (0)
5-7星魔娘《資料集》 (0)
魔娘x勇者《魔娘戀語》 (7)
魔娘x勇者《鉛筆的主線故事》 (0)

鉛筆的各式短篇 (8)
愛神餐館系列 (4)

Nokia手機主題 (3)

遊戲王卡片淺談 (1)

未分類 (11)

randy0704大家
夜.無雨已全文更畢,歡迎賞文^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