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翻譯】軍艦『酒匂』始末記(更新圖片)

作者:幽影│艦隊收藏│2015-02-19 09:57:15│巴幣:12│人氣:1219
出處:
http://www.naniwa-navy.com/senki-1-abetatu-sakousimatuki1.html

作者:阿部 達
翻譯:道魔幽影


輕巡洋艦『酒匂』


阿部 達

※2月21日補充了一些資料

昭和20年(公元1945年)10月,我處理完第15突擊隊(駿河灣)剩下的工作後退役(復員),在住東京的哥哥那裡安頓下來,就在無所事事地考慮接下來該做什麼時,於11月5日收到:任命我為『酒匂』分隊長……這則電報。

「我至今仍有海軍軍籍嗎?」

如上所言,非常訝異。(得知補充人員召集後)我向舞鶴出發。這是我自畢業以來,首次來到舞鶴。武裝解除期間,髒兮兮的『酒匂』繫留在工廠碼頭上,正在進行改裝為特別運輸艦的工程,已不復記憶中漂亮精悍的模樣。


○與『酒匂』相遇

昭和19年8月,損傷艦『北上』從南方入渠佐世保時,我受命成為佐世保海軍工廠建造中的第225號艦的艤裝員。那時(機)49期的田村賢雄大尉是最先到任者,而暫稱『田村部隊』,不久(機)43期相當,商船出身現役的橋口少佐、艤裝員長大原大佐到任,同年11月30日舉行移交典禮過後,帝國海軍最後就役的軍艦,『酒匂』誕生了。

譯註:『北上』也是在此時被改裝為回天搭載母艦


『北上』攝於1945年1月20日,佐世保海軍工廠

機關長兼任副長,田村大尉擔任電機分隊長,我作為內務士,被配屬在內務長尾高大尉(運用出身)麾下。內務士的戰鬥配置是防禦指揮所,位於旗甲板下方,這是我第一次被配置在機關室以外的經驗。並於當天被編入第11水雷戰隊,返航至內海西部,不久戰隊司令部就登艦了。

機關參謀由(機)45期的大迫少佐擔任,後由安永教官接任。由於11水戰是水上艦艇的教導隊,不光自艦的訓練,也負責承擔司令部的新造驅逐艦等艦上乘員的訓練指導,內務士的每日任務是製作被害情狀模擬,並指導應急訓練。期間齊藤的『宵月』、上原的『花月』暫時編入為本艦的麾下部隊。


秋月級驅逐艦十號艦『宵月』1947年8月29日交予中華民國海軍,命名為『汾陽』,1963年報廢


秋月級驅逐艦十三號艦『花月』1947年8月28日交予美國海軍,編號DD-934,1948年2月3日擊沉在日本五島列島

有別於激烈的戰局,內海西部尚且和平。在悠閒的安下莊遠望春天的海面,足以令人忘記戰爭。我還用艦載大型艇去採購島上盛產的橘子,在士官次室裡大快朵頤到手掌被染黃的地步。時而應司令部要求,在食堂放映娛樂電影,只不過放映機挺破爛的,放映中都在擔心出現燈泡壞了、電阻燒了、白熾燈壞了等各種電影看不成的狀況。每到放映會,總要辛苦地去向『大和』借器材。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大和艦上有這些器材

3月,『酒匂』與『矢矧』要跟隨『大和』前往沖繩,而準備返航吳港。不過出擊前卻改成:『酒匂』留下來繼續執行現在的勤務。

此後由於燃料枯竭與磁性機雷的封鎖,本艦幾乎動彈不得。艱困到只有在艦載機空襲時能讓鍋爐加溫一下,並繫留在吳港工廠碼頭連接陸上電源,用野戰鍋在後甲板處理所有炊事的地步。此時此刻,水上艦艇已無用武之地。

5月初,我被調到陸上,轉去大浦的第2特攻戰隊司令部,在這裡拜見了與齊藤一起擔任大浦基地副長的喜多見教官。不久,詫摩也作為水上水中特攻兵器的修補要員,到此研修。升任大尉時,我向喜多見少佐打了聲招呼,得到他一句『喔,小鬼頭也當上大尉了嗎?』的賀詞。

我這次到任,得知『酒匂』似乎在那時返航舞鶴,隨即以掛著偽裝繩索的模樣迎接戰爭結束……這樣的經過。


○特別運輸艦『酒匂』

睽違約半年,我懷念的『酒匂』艦上,大部分的乘員都換了,很多看起來像從航空部隊來的『退役特攻兵』。匆匆到任後,我被帶到機關科的居住區,就看到幾個人在玩花牌還是什麼的,士官要注意的地方,也有人用扳手之類的東西在打架,令我感到這趟運輸任務的前途多難。

譯註:退役特攻兵(特攻くずれ),戰後無法融入社會的前特攻隊員

機關長是機關學校教官,(機)42期的山野少佐,我雖然因為早已熟悉鍋爐作業,而受命擔任鍋爐分隊長,可是那段時間,我沒有正經進去鍋爐室,而是整天在打撲克牌,大概是還沒擺脫戰敗後的虛脫狀態吧,日後回顧當時慚愧的舉止,真是自己的恥辱。

譯註:『矢矧』的原乘員池田武邦,此時也在『酒匂』艦上


池田武邦與《艦これ》『矢矧』

最初的運輸任務是返航到函館,將在那裡集合待機的1000名韓國人送回釜山。搭乘本艦的他們趾高氣昂地說『我們是戰勝國的人民,所以士官居住區要讓給我們』

一時之間群情騷然,不過出港後隨著本艦航行中的搖晃顛簸,就漸漸不再吵了(韓國人暈船了)。然而來襲的暴風雨,讓後甲板的特設廁所無法使用,造成後甲板到處都是排泄物。本艦的乘客們(不愧為高麗人的)帶了許多高麗菜,這種時候就用高麗菜來代替草紙。抵達釜山時,後甲板堆了厚厚一層污物與高麗菜。事後甲板員清掃時難過到哭出來,我深刻體會到戰敗的悲哀。

下一趟的航行,是在年末從佐世保出港,前往新幾內亞。第一次不需對敵警戒地航行在太平洋上,實在很無聊,值班跟睡覺以外的時間我都在打撲克。在韋瓦克港外臨時停泊,接走營養不良到快餓死的陸軍後,當天立即出港。

有幾個人在踏上夢寐以求的祖國大地之前就斷氣了,被施以水葬。然而這水葬只是徒有其名,不過是對死亡已感覺麻痺的士兵,感傷地將遺體像丟棄無用的貨物般投入海面罷了。

途中,在基隆停靠一下,讓大約200名高砂義勇軍(台籍)上岸,換台灣守備軍(日籍)搭乘,這些駐台士兵的氣色比我們還好得多。之後本艦返回大竹的時間,記得是在1月底。

在這裡,『酒匂』必須回一趟橫須賀母港,她的整備處與誕生地。我受命帶著修理通知單等文件,出差到復員省與浦賀管船部。可是在歸艦前,又在浦賀接到:由於本艦緊急返航橫須賀,來不及歸艦者先在浦賀管船部待機……這則指令,要我住在類似骯髒的寢具倉庫那樣的房間,那晚被跳蚤搞得根本睡不著的經歷,至今仍記憶猶新。

隔天我搭便船回到進港的『酒匂』艦上,得知『酒匂』要移交給美國海軍,成為比基尼環礁原子彈實驗(十字路口行動)的靶艦。『酒匂』首次返鄉後,要面對的竟是如此悲劇的旅程。

迎接相同命運的『長門』也以失去船桅和煙囪的廢艦模樣,停泊在橫須賀。相較下,初次近距離看到的美國軍艦,則洋溢著戰勝國海軍的驕傲與榮耀。這是我第一次見識到美國新銳驅逐艦的流線美感,對愛荷華級戰艦的勻稱美也生起感嘆之情。


愛荷華號右舷艦炮齊射,攝於1984年。戰後由她負責接收『長門』和『酒匂』

譯註:愛荷華(BB-61,愛荷華級戰艦一號艦),同型艦共四艘。愛荷華是參與吉爾伯特及馬紹爾群島戰事、特魯克空襲、馬里亞納群島及帛琉戰事、雷伊泰灣海戰、砲擊東京等許多作戰的武勛艦。愛荷華四姊妹的老三密蘇里(BB-63)於二戰結束時被指派為受降艦,見證日本投降


○『酒匂』的移交

美國海軍的人員馬上就來了,準備進行自力返航。他們是停泊在外海的戰艦『愛荷華』派來的,約100人的作業班,機關長是像『泰隆‧鮑華』般英俊年輕的斯通大尉。



↑譯註:泰隆‧鮑華(Tyrone Power,1914年5月5日~1958年11月15日),美國傳奇演員,二戰時從軍為海軍飛行員,參加過硫磺島戰役、沖繩戰役,見證了太平洋戰爭並生還,戰後繼續拍電影。本文作者應當看過他拍的電影

向來開朗的山野機關長苦笑道『哎,精英們脫帽啦』。大家都是有生以來首次和美國人接觸,首先就碰上言語不通的問題。

一開始日語通譯也跟來了,不過當時的通譯似乎是個上海騙子,水準很差,專業術語完全翻錯,不但沒用反倒一個勁地製造混亂,最後只好用比手劃腳的方式來溝通,隔天那傢伙就沒來了。

美軍剛開始是從『愛荷華』帶午餐過來,沒多久他們就把野戰烤箱帶到食堂處理炊事,並開始住在艦內。我方自艦長以下大部分人都退艦了,只留下小野寺副長等必要的幹部和一些人員。我們這些留下來的人,都像俘虜般移動到後部的第2士官次室與准士官室。

譯註:日本的『日式麵包』、台灣的『西點麵包』都是因此發展出來的

然而他們必須學會返航的必要知識,剛開始的態度就像紳士(還很見外)。雙方之間的會話也因為這個需求,被逼得逐漸習慣了。過了2、3天之後,就能用簡明日英、英日對譯,來理解對方的意思。

當時為了和日本人溝通,GHQ派了一名美籍語言學士官過來。他是名叫『陶納(Towner)』的中尉,比我大4歲,以教會學校的拉丁語教師身份受到徵召,雖然只在海軍的語言學學校學了大概半年的日語,但會話已經相當流利了。

得知他們接受日語教育的做法,我很欽佩。不知怎麼,我和陶納一見如故,雖說只是在小賣部聊過2、3次,他就偶爾會晚上坐著吉普車,拜訪正式退役後的我。此後我還去美國找過他,而他也好幾次到大阪的桃山學院當志願的英語教師,他的家人逗留日本時,兩家人也都有來往。

我的第一印象是美國士兵相當優秀,也很忠於職務,短時間內就充分掌握了艦內各種複雜的裝置,畢竟這裡可沒有英文版的圖紙或使用說明書給他們看。

後來才發現,由於美軍的下士官和士兵都穿一樣的水手服,讓我誤以為來的都是士兵,只是年紀比較大而已。果然這種特殊任務,就要多派一些資深的下士官來才對。

如此過了十多天後,進行名為出動訓練的駕駛能力確認,嘗試在東京灣內航行一天。本艦由對方駕駛,我方在旁會同。以巡航運轉出港,不久後切換為高壓運轉,脫離巡航輪機。附帶一提,美國海軍的巡航輪機並非嵌脫式,而是將減速齒輪與高壓輪機結合在一起(現在海上自衛隊的護衛艦也是),所以他們肯定不明白『巡航嵌脫』的危險性。另一方面,我方也不清楚他們對此的盲點。

譯註:原文之『タービン』意為渦輪機,指的是艦上的渦輪引擎。譯為『渦輪』是沒問題,只是後來發現國內慣用『輪機』一詞,因而採用該譯名

操縱室裡,斯通大尉向山野機關長詢問『……OK?』時,山野不很確定地『嗯、嗯』點頭。他下令脫離巡航輪機,可是執行嵌脫離合器的脫離操作時,巡航輪機的蒸氣口還沒封閉。 

『颯』的一聲,超過負荷的巡航輪機大聲呻吟,隨後整個炸飛。機側人員拼命逃開,所幸沒有人員傷亡,不過發生輪機爆炸,被認為是帝國海軍又一個前所未聞的大事故(前一個應當是某第三砲塔)。本艦很幸運地並未沉沒,返航也沒有問題,最後是用『哎,嚇了一大跳呢』這句話,結束了這次事件。

※怪不得《艦これ》陸奧的運是3→6,酒匂的運是20→30。酒匂的中破圖上,左邊艤裝破到只剩把手,或許就是反映片舷輪機爆炸的史實。其實原文並未提到陸奧,只是在下覺得,說起帝國海軍的事故,不講講陸奧實在說不過去,於是就自作主張加進去了


《艦これ》『酒匂』

雖然失去了片舷的巡航輪機,但接手駕駛的任務已經完成,日方乘員又退艦了一大批,不過副長、我和幾位下士官仍然留下,繼續指導艦上事務。美方人員也煞費苦心,為我們製作用於上陸的身分證。

請求文書是這麼寫的:這個人是『酒匂』原來的乘員,身份是我們的教練,請准許放行……沒把我們當作俘虜處置,而是認定為教練。對於他們的善意,我有些欣慰,雖說事實上我們並沒有上陸的機會。


上圖引用自s9811109(animnovel)的小屋,同樣反映輪機事故的史實

因為整天都在對話,讓耳朵習慣到聽得懂對方說什麼。本來我的英語從初中三年級開始,就完全沒進步了。在機關學校上英語課時,我把在舞鶴的書店找到的岩波文庫『夏洛克‧福爾摩斯的冒險』放在教科書下讀……像這樣打混過去。儘管如此,迫切需要時還是能派上用場,讓我對自己的英文有了信心。

有時獨自在揚錨機室,想用電的時候還要走去主管制盤室實在很麻煩,於是打了直撥電話……

『メインコントロール(主控)′』對方答道。

我試著將平時的『送電至揚錨機』直譯為『センド(?)、カーレント、トゥ、アンカーエンジン′』。

譯註:日式洋涇濱英文

然後聽到對方嘟嘟噥噥地不知道在唸些什麼,但不久過後揚錨機管制器的電源標示燈還是亮了。講的英語能讓美國人聽懂(?),我也很開心。

電機『上士(Chief Petty Officer,美軍軍階)』名叫『斯諾(Snow)』,是個優秀又風趣的男人。教他如何操作揚錨機時(揚錨機使用直流電系統,發動停止的操作有點麻煩),他說『美國不是用這麼複雜的裝置,而是用交流電動機驅動揚錨機或起重機』,我問是怎麼控制的,他得意地抽抽鼻子說:給他1000美元就告訴我。

※後來我才知道是電動油壓式,此後約11年過後,我成為原美國驅逐艦『あさかぜ(朝風)』的機關長,看到揚錨機的電動油壓泵時,我都會懷念起斯諾


驅逐艦『あさかぜ(朝風)』(DD-181),原為美軍格里維斯級驅逐艦『埃利森』(DD-454)

斯諾幫我理髮時,說他有時會自己給自己理髮。當時我幾乎是一頭長髮,電機的柴田一曹卻仍腦門光光,他也大感新奇,用電動推剪剪過以後講了聲『很順』,閉上隻眼睛要我看看。他放棄升學成為志願水兵後,還幫人理髮……即便只是上士,可是令人聞風喪膽的美國海軍,竟然有如此讓日本海軍想像不到的一面,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另外,我大概是第一個讓進駐軍當作教練,並得到理髮服務的日本人吧。

我也無比深刻地體會到,物質面的優劣。最淺顯的例子是手電筒,我們使用的是木筒與馬口鐵的金屬部件做的,即使剛換上新電池,也用不了一天,有時也許還會過載,或在倉庫裡就自己放電……這種差勁的玩意。

他們的是完全防水(不像我們的,即使放在套子裡也一樣)設計也非常好,我極為佩服他們的優質電池。如果連艦內令達器(傳令器)也換成美製,聲音想必會與現在截然不同地清晰吧,問題是出在聲量,還是真空管呢?

還有和『內火艇』一樣以內燃機驅動的小艇,像摩托艇般揚起白浪地奔馳。小艇搭載的高速內燃機讓我吃了一驚,那是有名的『Gray Marine』柴油引擎。

譯註:這裡講的應當是美軍的『登陸支援艇(LSSL)』,戰後美方租借了一批驅逐艦與登陸支援艇給日本,協助海上自衛隊度過初創時最為艱困的時期


○與『酒匂』告別

我每天過著像浦島太郎一樣,充滿新奇的日子,但卻身處在與龍宮城截然不同的環境,好想趕快回去。終於到了快要放我們走的時候,斯諾想要我和柴田一曹兩個一起跟去比基尼環礁。雖然有點猶豫,不過柴田不想去,於是就回絕了。

我後來頗為後悔,讓這個寶貴的機會就這樣溜走。要是那時跟去(但也不知道去不去得成)說不定能見證到相當精采的發展。

終於到了退艦的時刻。帶著從20多天以來類似囚犯的身分中解脫的喜悅,與離開『酒匂』的寂寞混合在一起的複雜心情,向送別的一眾美國乘員揮手道別,離開徹底從我們的手裡失去的,星條旗飄揚的原『酒匂』船舷。

我們搭乘的LCT(坦克登陸艇)抵達了横須賀的久里浜。那是個北風呼嘯的寒冷日子,久里浜的棧橋上,站著一批剛從南方回來的撤回者,一個個衣衫襤褸,面無表情,腳步蹣跚。他們臉部浮腫,面色如土的樣子,與剛才一直在我周圍的,美國士兵紅光滿面的神色,簡直天差地別。我一口氣被拉回戰敗國的現實,並往車站走去。

我也正式退役了。

1946年7月1日,『酒匂』在比基尼環礁的原子彈實驗中大破,於次日(2日,大火燃燒了幾乎一整天後)沉沒。


改圖完成後,將更換圖片。『酒匂』是該實驗中第一批沉沒的軍艦之一

(機關記念誌313頁)

※      ※      ※      ※


上圖引用自s9811109(animnovel)的小屋

譯者補充:



沉眠於比基尼環礁的『長門』


『長門』的遺物,軍艦旗


『酒匂』的遺物,艦長用望遠鏡

眾所皆知,長門的擊沉台詞『在戰鬥中沉沒……而不是在那道光中……我……滿足了……』指的就是十字路口行動。

另外,活動『特魯克泊地強襲』中登場的『戰艦水鬼』,擊沉台詞『滿溢……光芒的……水面……我也會……是……啊』也頗為引人遐思。

===================================

參考資料:

軍艦『酒匂』始末記(原文)

【翻譯】輕巡『矢矧』第40年的鎮魂譜

【記錄影像】特魯克空襲,輕巡『那珂』的最後

(翻譯) 嘘つきだよ、長門さん(長篇)

[新手翻譯]史實的艦隊收藏-記憶報告書

戦艦長門、沈没から68年 ビキニ環礁で静かに眠る【動画・画像】

大日本帝國海軍 海軍の軍装 XXVIII

泰隆‧鮑華,Wiki

愛荷華號戰艦 (BB-61),Wiki

密蘇里號戰艦 (BB-63)

酒匂 (軽巡洋艦),Wiki

宵月號驅逐艦

秋月級驅逐艦 (1942年)

あさかぜ型護衛艦,Wiki

エリソン (駆逐艦),Wiki

十字路口行動,Wiki

萌娘百科:長門

萌娘百科:陸奧

萌娘百科:酒匂

萌娘百科:戰艦水鬼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5357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隊收藏|艦隊これくしょん|艦これ|阿賀野

留言共 3 篇留言

血雨死神.飛燕
有個小瑕疵要修:見證日本投降的應該是BB-63「密蘇里」號戰艦(....雖然也是愛荷華級啦)。

02-19 10:50

幽影
嗯,在下把四姊妹合在一起講了。嗯,確實這樣容易引起誤會,不然專講愛荷華就好吧02-19 12:00
高漸遠
E-5的Boss就是戰艦長門留下的怨念體………?!

02-19 11:52

桐生魂不滅的後勤聖陽
雖然說......戰艦水鬼的本體不是很清楚......我猜是長門跟某些未成艦的合體......

02-20 13: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記錄影像】特魯克空襲,... 後一篇:【艦隊收藏】2015年3...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velna大家
吸血蝶小屋新增了《刺客任務 三部曲》的遊戲心得文章跟影片,歡迎蒞臨觀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