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幻想入リ]《東方幻劍塵》EX10.昔日的夥伴,明日的敵人

作者:萌筆│2015-02-18 13:45:00│贊助:2│人氣:412
  對於東武亞洲聯盟來說這是一場挑戰權威的戰鬥,然而這場戰鬥的結果,他們卻不得不接受。
 
  東武高層們對於這次的事件感到相當的震怒,這是既叛劍事件及屠村事件之後第三次的憤怒。
 
  雲中子的回歸及仙武閣的內亂為東武亞洲聯盟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影響力,世界各國的表面勢力關注著這一切,裏勢力的各個異能組織則是等著看仙武閣分崩瓦解。
 
  身為東方第一個修真大派,其千年聲譽與基業幾乎毀於一旦,門下弟子不是從此頹喪無法振作,不然就是黯然離開回歸俗事。
 
  為此東武亞洲聯盟派了別的門派接手仙武閣,並準備誅殺叛徒雲中子。
 
  然而,多年以後許多人們發現自己錯的離譜,當初他們所下的決定沒有考慮到一個因素,導致後來與西聖的聯手不旦成為一場空,也導致後面對幻想之地的討伐也全盤皆輸。
 
  只因為一群少女的存在……
 
 
 
  平靜的早上,歷經了昨日騷動之後,靈聖山終歸於平靜之中。
 
  動物們活潑的穿梭在森林之中,鳥兒們高聲的在空中鳴唱,水流徐徐流動,大樹與花草隨著風搖曳著。
 
  經歷這一切的仙武閣弟子,沉醉於傷痛之中,臉上掛著悲戚的表情送著他們這一代掌門人。
 
  雲遙一身黑衣的站在隊伍最前方,雙手捧著兩個牌位,一個是今生他最尊重的人,另一個是他認為的像哥哥一樣的家人。
 
  安培嵐霧與尹風沉靜的在一旁看著送葬隊伍。
 
  「那個王八蛋應該不能跟玄燁真人相提並論吧?」尹風一臉鄙棄的看著隊伍中棺木道。
 
  「這是遙君跟其他弟子的決定。」一身黑色葬服的安培嵐霧淡淡的說。
 
  前天來觀看雲遙處刑的東武高層急忙離開,對於魔宮的突然發難,東武亞洲聯盟被打個措手不及,因此才暫緩了對雲遙及幻想之地的少女們的處置。
 
  離開前,東武年輕一代全都接到命令,不得放讓雲中子及任何一個幻想少女的離開,頑抗不靈者就地斬殺這般的命令。
 
  「呵呵……不過還真是沒想到木無忌最後會替雲遙跟紫涵擋下那一劍呢。」入境隨俗的雷辛亞搖曳著纖細著腰身走了過來。
 
  同樣的黑色輕紗穿在她身上有一種令人著魔般的妖豔魅力,若隱若現的褐色肌膚與完美比例的身材,只要是一般男人見到馬上就會露出一副色相。
 
  可惜在她面前的兩個男人,一個面無表情,另外一個則是沒禮貌的撇了撇嘴。
 
  「所以木無忌才會失敗,如果要為惡的話就要徹底的成為惡。」尹風瞇起眼睹看著雷辛亞:「大多數的失敗都是因為婦人之仁所致,若是我的話絕對不會犯這種錯誤。」
 
  「辛亞,縱使木無忌最後替遙君擋了那劍,也不能完全抵銷掉他弒師這滔天大罪。」安培嵐霧靜靜低垂著眼皮,俊美的臉龐顯露出一抹哀愁:「這點我們知道,遙君也知道。現在的仙武閣面臨的不只失去掌門人,還得背負門內所有弟子的不安。」
 
  「照這樣看來,完全就中了高層的計,那群老不死的真毒辣。」負手而立,尹風斜睨著安培嵐霧及雷辛亞道:「不過仙武閣這塊大餅可能沒有這麼好啃就是了。」
 
  「是因為雲中子跟那群少女對吧?」雷辛亞笑的花枝亂顫,對她而言只要能分得一杯羹就已足夠,畢竟這麼大的利潤絕對不是她一介女子可已吞得下去。
 
  這點在場的眾人都很清楚,可是最大的問題是。
 
  「先聲明……安培家目前保持觀望的中立態度,至於我個人則是不願意再次傷害遙君。」平靜的語氣透露強烈的意志,安培嵐霧眼光烔烔的看著另外兩人。
 
  「哼……被那個風之巫女給擺了一道,這筆帳我會連帶找雲中子一起算。」尹風一臉兇狠,身上的靈力誇張的浮動。
 
  露出一張蛇蠍一般驚心的笑容,雷辛亞用宛如看待獵物般的目光看向送葬隊伍:「雲中子可是還欠我很大一筆債呢!」
 
  三人彼此說完,接著視線又碰撞一起,紛紛浮現複雜的神色。
 
  「可是……對遙君而言這應該是他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候吧。」安培嵐霧嘴角掛著一某玩味的笑容看向隊伍。
 
  此時,送葬隊伍引起一陣騷動,裡頭的多數老者氣急敗壞的罵著領隊的雲遙及站在他旁邊的少女。
 
  「比起以前那副欠揍的樣子比起來,現在的雲中子比較人性了許多。」看著被罵會露出羞愧表情的雲遙,尹風一副不可思議的道:「話說回來,那個少女竟然可以摸進仙武寶閣偷那麼多東西,難不成仙武閣的禁制都是擺設嗎?」
 
  「嘖!那個魔法使小姐的眼光真毒辣專挑好東西偷。」雷辛亞不悅的瞪著站在雲遙旁邊背著一個碩大包裹的黑白少女:「那可是我未來的資產,我容不得別人給我伸手奪去!」
 
  說完,雷辛亞大步的向著隊伍過去。
 
  後方的尹風跟安培嵐霧無奈的對視一眼連忙跟了上去,免得到時候又引起了一場戰鬥就麻煩了,至於對於雲遙的處分的話……
 
  不管是安培嵐霧還是尹風跟雷辛亞,他們心中都已有了一個答案,面對昔日的夥伴,最好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不留餘力的送他一程。

  一身黑衣的雲遙此時苦著一張臉看著面前的少女,魔理沙一邊嘟囔著一邊在霜水月的注視下將東西一樣樣放回去。
 
  此時幻想鄉的少女與仙武五子中的女弟子一同站在仙武閣最大的百寶閣之內,同時也是雲遙以前的房間位置。
 
  「啊啊……這血色靈芝可是很少見的耶……」魔理沙心疼的將靈芝放回去架上:「還有這把武器看起來就不是普通貨色吶……」
 
  看著魔理沙一副痛心的表情,彷彿是將自己心愛的物品割讓給他人的舉止,讓站在一旁監督的霜水月眉頭不斷的抽動。
 
  「人偶師……這魔法使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嗎?」霜水月頗為不悅的問向一旁尷尬中的愛莉絲。
 
  至於她的師兄,雲遙則是無地自容的窩在房間的角落默默的收拾行李。
 
  雲遙剛剛可是被數位仙武閣的教導長老給狠狠的劈頭罵了一頓,仙武閣被一群妖怪與少女攔刑救人已經夠沒面子了,現在連對方都闖入自家門派的底蘊大偷特偷,這讓千年大派的顏面放哪去?
 
  更何況這該死的黑白小偷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從隊伍的面前走了過去!
 
  「真是……不好意思。」因為羞愧紅著臉的愛莉絲低著頭道歉。
 
  「唉唷!反正才幾件小東西不用這麼生氣嘛,雲遙的師妹。」魔理沙沒有反省的看著霜水月道。
 
  愛莉絲與其他幻想鄉少女頓時給了這個不安份的魔法使一陣白眼,同時還有雲遙無聲的責難眼神。
 
  紫涵好笑的看著魔法使因為眾人的壓力而卻步的模樣:「話又說回來?妳們這些天還待的習慣嗎?」
 
  從救出雲遙之後,靈夢等人因為消耗太多的力量與體力不得已的在靈聖山上待了幾天,這些天來她們不是待在雲遙過去的房間休息,不然就是在靈聖山上面到處觀光。
 
  不過對仙武閣弟子及長老們就不怎麼好受了,在他們的眼裡看來她們根本就不算是什麼花樣年華的少女,反而是一群天災!
 
  星熊勇儀與伊吹萃香沒有因為來到外界有所收斂,反而變的變本加厲,一個晚上所喝的酒不知道喝掉仙武閣多少伙食費。
 
  燐跟空則是整天待在森林中與靈聖山上那些長了靈智的動物們玩在一塊,如果只是普通的玩耍倒也還好,但偏偏她們兩個都帶著一群動物去騷擾正在修練中的弟子,搞的其他弟子雞飛狗跳。
 
  咲夜跟妖夢及早苗倒是安份守己,她們記得自己在這座山上算是外人,紫涵她們也是看在雲遙的面上而把她們當作客人看待,所以她們三人都只帶著觀光的念頭四處觀看。
 
  唯有……
 
  「悶死了。」博麗巫女一臉無聊的坐在過去雲遙曾經睡過的那張床上:「怎麼你這傢伙的生活那麼悶啊!」
 
  靈夢咋舌的看著雲遙位在仙武寶閣的房間,除了生活最基本的傢俱外,其他地方都堆滿了一大堆鍛造材料及書籍。
 
  魔理沙之所以可以偷的那麼輕鬆很大的因素都出自這位巫女身上,以靈夢的個性當然不會白白的來到外界一趟,所以當下很理所當然的將寶閣內的所有禁錮給破解掉。
 
  她甫一見到收到消息趕來的雷辛亞與霜水月就直接道:「雲遙的東西就是我的東西,我的東西依舊是我的東西。」
 
  當場霜水月與雷辛亞側目,兩女臉上的表情頗為不可思議,身為當事人的雲遙更是恨不得的當場找洞鑽。
 
  善解人意替自家師兄解圍,紫涵笑吟吟的看著靈夢道:「以前的師兄不是整天想著怎麼變的更強大,不然就是想著怎麼煉製新的法寶,我們師兄妹的法寶幾乎都被二師兄重新強化過。」
 
  靈夢聽完用著恨鐵不成鋼的表情瞪著雲遙:「原來這就是元兇啊!我們可是吃了那些玩意很大的苦頭才來到這裡的!」
 
  雲遙汗顏,他又怎麼會知道當日所為會用在靈夢等人身上。
 
  正當所有少女一來一往的調侃著雲遙,風見幽香靜靜的站在一角觀看著掛在牆上的兩件兵器。
 
  「對這兩樣法寶很有興趣?」霜水月沉靜的來到風見幽香身旁道。
 
  對於雲遙及幻想鄉少女的來龍去派,她先前就從紫涵那邊得知一切,所以對於這位她的雲師哥不惜跨越時空也要去拯救的少女感到十分好奇。
 
  風見幽香緩緩的看向一旁的霜水月,雖然對於雲遙的師兄妹並沒有多大的好感,但由於先前紫涵的所作所為她都看在眼裡,所以她們給她的印象大為改觀。
 
  「只是有些好奇……」幽香平靜的回道,她所觀看的東西不是別的正是當時仙武閣的追風子與出塵子所用的法寶。
 
  破損的白凰扇與烏木金箭染上塵埃躺在那邊的架子上,漫長的歲月也讓這兩件非凡的法寶陳舊不堪。
 
  順著幽香的視線看過去,霜水月解釋道:「這是仙武閣兩位前幾代掌門人所使用的法寶,其中一位做事太過偏激在一次討伐妖魔的過程中傷了門內的根本,他也不幸逝世於那場戰鬥中……」
 
  感慨的上前撫摸著已經失去光澤並缺了一角的烏木金箭,霜水月淡淡的敘說:「後來的接任的追風子掌門下達了新的許多門規,仙武閣也從那一刻開始對妖怪的做法有了很大的改變。」
 
  「原來如此。」幽香點頭道,接著回頭溫柔看向正被靈夢數落的雲遙。
 
  正因有了那時的過去才會有了現在的未來,幽香漫步走向雲遙思考著這一切的可能性。
 
 
  靈夢等人安排好住宿及食宿之後,雲遙獨自來到了烏臺,這裡除了他以外就只剩下他過往的夥伴。
 
  有些事,是必須一個人去承擔的,靈夢她們也不是不明理的人與妖,知道雲遙為了切斷過去的一切,不得不去做一些事情,所以這些天來她們也沒有過份的干涉仙武閣的一切。
 
  當然魔理沙與空除外,好在她們兩個分別被靈夢跟早苗狠狠教訓過一次,不然靈聖山早就沒有完好的地方。
 
  「雖然長老們依舊建議要將你清理門戶,但我們都知道要殺你,哪怕是我們全部弟子都不是現在身為三重境的師兄對手。」霜水月苦澀的說:「木師哥叛變身亡,雲師哥叛出師門,就連師傅也仙逝,現在的仙武閣真的宛如風中殘燭一般,沒有人可以阻止。」
 
  雲遙沉默的望著霜水月,認識水月的那一年,雲遙十四歲,隔年他帶著紫涵投靠仙武閣。
 
  當時的水月還只是一個芳華未滿十八的青澀少女。
 
  因為家族本身就有不少修真人士,所以她跟著拜了玄燁真人為師。
 
  在日復一日的拯救世人與煉製法寶的生活中,雲遙看見了這個美麗的少女為了修練整日圍繞在自己及師傅身邊詢問一切。
 
  雖然水月不擅言詞,可是她對於仙武閣的感情不比家人要來得少。
 
  「難聽的話,我也懶得再說。」石恩一副冷淡表情看著雲遙:「反正二師兄你的脾氣我們還不了解麼?」
 
  家財萬貫的石恩要什麼有什麼,他可以享受在世俗的一切,確沒有感受到真實活著的感覺,唯有遇到了雲遙,認識了師傅,他才真的感受到活著的喜悅。
 
  找到人生的目標,為了追上雲遙而拼命努力,石恩刻苦耐勞的學習各種武器的長處與短處,享受和其他弟子同心協力除魔衛道的生活,呼呼喝喝的胡亂折騰。
 
  享受著師傅的責罵及雲遙的瞪眼時,那隱藏在嚴厲怒喝及平淡眼神中的縱容。
 
  石恩的到來給了仙武閣一種全所未有的生機。
 
  「二師兄你付出了的太多東西,現在你有權利去追求失去的事物。」紫涵難過的擦了眼角浮現的淚珠,破涕而笑的看著她這一生最愛的男人:「如果我們會成為現在你的負擔,那麼不用顧慮我們的心情,二師兄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從以前到現在我們不都是這樣過的麼?。」
 
  在被雲遙所拯救的那一刻,紫涵的人生已經以另外一種形式融合在雲遙身上,想要追尋雲遙走過的路線,想要獲得雲遙幫助她的那種力量。
 
  雲遙曾想讓紫涵做一般人平凡的活下去,紫涵卻想成為跟他一樣的存在。
 
  雲遙從來沒有肯定過紫涵,也從來沒有否定過她,一邊又在紫涵拜玄燁真人為師之後,長期留在靈聖山上,為她介紹著仙武閣的一切,幫助她成長。
 
  當紫涵第一次煉化出屬於自己法寶的高興的時候,雲遙在一旁默默的觀看,一聲不吭。
 
  只在她休息的時後偷偷的幫她將法寶煉化的更加完美,這一切紫涵及其他人都看在眼裡。
 
  紫涵只是平凡的少女,當知道雲遙與乾坤蝶衣的婚約的時候,也只能將這樣的感情藏在心中,可是她對雲遙的了解卻比任何人都深。
 
  而這生活,這一切,卻被人徹底毀了!
 
  宛如他們父親般的師傅死了,造成一切的原兇的大師兄也死了!
 
  所有的一切都毀了,再也回不去當初的生活!
 
  看著眼前的師弟妹,雲遙沉默的難以面對,他現在的所作所為等於是再度拋棄了水月她們。
 
  雲遙的表情十分豐富,滿臉的悲痛與自責,一雙有神的眼睛,因為過度的愧疚不敢直視一切。
 
  現在的雲遙比起一年多以前何止只有一種變化,簡直完全變了一個人。
 
  水月她們不能想像,在雲遙失蹤的這些日子,靈夢那些少女做了什麼樣的事情,怎樣讓一個無心可言卻又哀弱心死男人活了過來,又是怎樣讓身處絕望中的他重新拾起希望,充滿感情。
 
  一旁的東武四傑靜靜地看著雲遙那因沉默得有些不知所謂的身影,看著他因為自身的任性與過錯泛起蒼白的臉色和那雙變得有神韻的眼睛。
 
  他們等雲中子開竅的這一天實在是等得太久了。
 
  只有東武四傑才明白雲中子和仙武五子的感情,也只有他們才明白,此刻的雲遙,有多麼難受、多麼愧疚這一切。
 
  握緊的雙拳,雲遙知道這一切他必須割捨,縱使他能再回到仙武閣,這一切也回不來。
 
  閉上雙眼,雲遙沉痛的深吸了一口氣,一開始早就決定的想法不曾變過,為此他必須狠下心來,現在能帶領仙武閣的人絕對不是他。
 
  讓仙武閣千年聲譽毀於一旦,他害死了師傅,也沒發現敬如長兄的木無忌心中的妒恨,這樣的他沒有資格回去仙武閣,也沒辦法拋棄一直以來包容他的幻想鄉。
 
  「我……我不會再給仙武閣添麻煩了。」不知道過了多久,雲遙平復了情緒開口。
 
  當雲遙認真且嚴肅開口的時候,他整個人發生了一種變化,那是以前的雲中子身上看不見的一種變化,讓人真真切切感受到一種生命的變化,一種自骨頭裡透出來的感情。
 
  雲遙紅著眼眶的正視的自己最重要的師弟妹,他無法不去想以前自己和她們修練的日子,想著自己與她們一同在師傅中的怒吼聲中落荒而逃的情景,彷彿就在昨天。
 
  看見雲遙的模樣,安培嵐霧與雷辛亞都對視一眼,嘆了口氣。
 
  他們知道,雲遙怎麼也過不了心裡的那道坎。
 
  玄燁真人是為了保護他才被木無忌害死,而木無忌則是因過度的忌妒他才會落得此下場,因此,在雲遙的心中,有一種深深的負罪感。
 
  「哭喪臉做什麼啊!你們這群傢伙!」一個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聲音插了進來。
 
  尹風抱負雙手的冷冷看著雲遙及其他人道:「大爺我知道,你欠玄燁真人,覺得自己欠仙武五子,也欠仙武閣的一切。」
 
  尹風看不過去的放下雙手對著雲遙吼道:「可是,我今天得告訴你,你誰也不欠!如果不是你,別說玄燁真人,就是霜水月、紫涵、石恩和這仙武閣大部分的弟子都會被木無忌所害!」
 
  尹風扭頭看向一旁的安培嵐霧與雷辛亞道:「大爺我有說錯麼?」
 
  安培嵐霧與雷辛亞都搖了搖頭。
 
  霜水月吃驚的看著這位韓國截靈門未來的少主,沒想到平時作風激烈的他會說出這麼一針見血的話。
 
  「雲師哥,你永遠都是我們的師兄這一點不會改變,以前是,現在也是。」霜水月看著雲遙,聲音緩慢:「可是……你現在卻要為了一群妖怪與東武及西聖為敵。」
 
  雲遙與東武四傑及仙武五子彼此凝視著,烏臺前方一片寂靜。
 
  「可是我們尊重你的決定。」石恩的眼淚在眼眶中翻滾,淚中帶笑:「雖然很想罵你、揍你跟你怒喊說別開玩笑了。」
 
  「可是你永遠是我們師兄妹的驕傲,雲中子一直以來都是仙武閣最大的驕傲!」紫涵淚眼矇矓的接過石恩的未完的話道。
 
  霜水月深吸了一口氣,努力平復自己的情緒:「你是我師兄,更是師傅的徒弟,我知道說什麼也無法阻止你,可是現在我們能做的就只有跟你說這一番話。」
 
  霜水月、石恩、紫涵站在一塊低著頭大聲喊著。
 
  「這麼多年來一直謝謝你的照顧,我們不會再依賴著你,感謝你對我們所做的一切,雲師哥!」
 
  「從今以後,請只為自己而活,用自己的力量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二師兄!」
 
  「我不會在為了誰而活著,雖然不懂的事情及不安的事情會有很多,但事我會跟仙武閣的大家一起努力,所以請為自己的幸福努力吧,二師兄!」
 
  儘管努力的深呼吸,可雲遙的淚水還是忍不住的滾了出來,她們的聲音在幽深的烏臺迴盪。
 
  「雖然很不想潑你們冷水,可惜東武那邊已經對我們三個下達了雲中子的格殺令。」尹風不合時宜的冷冷的插了這麼一句話。

  然後,安培嵐霧及雷辛亞瞬間將霜水月她們隔開,包含尹風在內形成了一個三角陣形把雲遙包圍在內。
 
  雲遙擦了擦眼淚,眼神銳利的看著東武四傑,他早就料到安培嵐霧他們是不會這麼簡單的放過他。
 
  「他們能有這樣堅強的意志,你應該放心了,遙君。」安培嵐霧抽出數張符咒看著雲遙:「但是我們四傑之間應該有些事情要算清楚!」
 
  高漲的靈力,雲遙毫不退卻的答了一聲:「確實也該交代一下了,嵐霧!」
 
  說著,他回頭看著尹風,一個犀利的踢擊從旁落下。
 
  雲遙從容不迫的軀身而上也是一腳踢出,沉重的暴響,兩人臉上都是一陣扭曲。
 
  「雲中子!還記的我們四個當初說過的一個約定嘛!」雷辛亞一聲嬌喝甩動著手中的玉鈴鐺,一陣陣穿破耳膜的魔音傳出。
 
  「記得!」雲遙回答道。
 
  「當自己的生命沒有選擇的時候,自己的性命要交由身旁的夥伴親手了結,要死情願死在自己人手上……」雲遙雙手食指並成劍指一揮,將音波一指斷開。
 
  隨著他的聲音,一旁的安培嵐霧與尹風接著道。
 
  「……遙君,我真的很高興認識你這個朋友,可是如果我成了你的敵人,我希望你可以不要手下留情與我一戰!」
 
  「當然!」雲遙猛地抽出懺劍,向前一揮,縱聲狂吼。
 
  一劍破去安培嵐霧的符咒,雲遙縱身與尹風對上一拳。
 
  「不管什麼時候你那張臉真的很令大爺我討厭!」尹風惡狠狠的道:「還有每次輸給你之後,最討厭的是會因此變強的本大爺。」
 
  「不論什麼時候我都願意在跟你打上那麼一次,尹風!」雲遙豪邁的大笑,拳腳相交之間,他感受到了尹風的心意。
 
  他們之間不需要什麼好聽的話,有的只是一個拳頭一記踢擊!
 
  一記強而有力的一擊逼開尹風與安培嵐霧,雲遙閃過雷辛亞瘋狂的音波。
 
  「……不論你這男人逃到那哪裡,我都不會忘記你給我造成的莫大損失!」雷辛亞一邊罵一邊默默的流下淚水:「最可惡的是你這混蛋!竟然揮霍那麼多好東西,你房間根本沒什麼寶貝可以給啊!」
 
  「哈哈!」雲遙笑著看著雷辛亞一副吃虧的表情。
 
  激鬥過後,東武四傑全都氣喘呼呼的站在原地,彼此都沒佔到便宜。

  霜水月他們可是嚇個半死,剛剛他們四個人的戰鬥完全沒有她們可以插手的地方,尤其是當雲遙用上唯我靈神的時候,其他三人也紛紛使出自己最大程度的實力。

  但也因為如此彼此都討不到什麼便宜。
 
  「我是真的很高興認識你們,盡管我們之間誰也不服誰。」雲遙率先站直了身軀看著其他人。
 
  「我會衷心祝福你這趟旅程,遙君。」安培嵐霧苦笑的看著昔日好友:「堅強前行吧!未來的某天我們會在見面的。」
 
  風輕雲淡的道別,安培嵐霧率先轉身離去。
 
  「只要沒有忘了你剛剛所說的,總有一天本大爺一定擊敗你。」尹風不悅的揉了揉被雲遙打的腫起的部分道:「保重,雲中子。」
 
  尹風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他已經得到他想要的承諾,總有一天他一定會打敗雲遙。
 
  「再見了,雲中子。」雷辛亞嬌笑的看著雲遙:「就算我們之間選擇的道路不同,但是很高興認識你這樣的人物。」
 
  雷辛亞搖曳著腰枝轉身離開:「下次見面的時候,我們就是敵人哦!」
 
  雲遙感嘆的看著昔日夥伴的離開淡淡道:「我也會堅強地繼續前行著,期待我們再次見面的那一天,各位。」
 
  轉身看著紫涵等人,雲遙一笑道:「那麼繼續師傅的告別式吧。」


後記:

這應該把東武四傑跟紫涵她們交代完了,嘛.....最近風波不斷導致鉛筆都沒啥心思寫文章XDD

那麼第一部到此可為真正完結了!!

感謝各位大大支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526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東方Project 系列

留言共 2 篇留言

青蛙子
可以在告別式打架嗎?這邊到底有沒有人把告別式當一回事的?

11-04 13:59

萌筆
筆式風格11-04 15:29
青蛙子
就是沒有的意思XD

11-04 15:41

萌筆
11-08 18:3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kjkj319729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幻想入リ]《東方幻劍塵... 後一篇:《東方幻劍塵.貳》序章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筆情報》 (1)
模型、公仔 (19)
輕小說 (0)

《筆芯得》 (25)
模型日誌 (4)
開箱日誌 (62)
敗家日誌 (23)
輕小說 (7)
動畫 (3)
遊戲 (1)

花騎士《草騎士》 (18)

女王之刃《純情魔王與色貓勇者》 (3)

薔薇少女《新薔薇騎士》 (0)
薔薇少女《新文》 (1)
薔薇少女《舊文》 (45)

鉛筆《機界萌娘系列》 (5)
《編隊少女》 (0)
《空戰舞姬》 (0)
《鋼鐵神姬》 (0)
《硝煙前線》 (34)
《仰望羽翼》 (2)
《陸娘自衛隊》 (0)
《一刀解決的指揮官是什麼啊!?》 (10)
《對兵器H什麼的是不行的啊》 (5)
《穿越!?我的機戰物語》 (2)
《我的提督哪有這麼厲害!?》 (284)
《我的提督哪有這麼厲害!?.外傳篇》 (7)
《我的提督哪有這麼厲害!?.番外傳》 (22)
《我變成連裝砲醬!?》 (3)

遊戲王《愛卡青年與決鬥皇女》 (0)
前傳《愛卡少年與決鬥皇女》 (6)
Online《愛卡青年與決鬥皇女》 (5)

偶像大師《偶像特務》 (9)

東方Project《東方幻劍塵》 (4)
第一部《博麗食客》 (14)
第一部《地靈保母》 (12)
第一部《太陽園丁》 (11)
第一部《跨越時空》 (34)
第一部《妖怪雜工》 (19)
第一部《勇闖魔宮》 (12)
第一部完結《幻想出擊,決戰仙武閣》 (16)
第二部《紅魔管家》《平行之人偶篇》 (38)
第二部《白玉廚師》《魂魄家之迷》 (31)

強襲魔女《空戰快遞》 (1)
超音速騎士《無限停載》 (5)
空戰快遞《新章》 (0)

永恆星語《歡樂酒吧》 (38)

鉛筆二創《魔娘x勇者》 (0)
1星魔娘《資料集》 (1)
2星魔娘《資料集》 (0)
3星魔娘《資料集》 (0)
4星魔娘《資料集》 (0)
5-7星魔娘《資料集》 (0)
魔娘x勇者《魔娘戀語》 (7)
魔娘x勇者《鉛筆的主線故事》 (0)

鉛筆的各式短篇 (8)
愛神餐館系列 (4)

Nokia手機主題 (3)

遊戲王卡片淺談 (1)

未分類 (14)

doraemonwu討厭學校專制的朋友
第一篇文章揭穿香港的黃絲教師漠視學生的權利和自由,對民主葉公好龍!歡迎來我小屋一看究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1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