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3 GP

[達人專欄] 【伊澤瑞爾x拉克絲】Bring Me To Life(下)

作者:草壁英彥│League of Legends│2015-02-15 16:44:54│贊助:184│人氣:3798

  ※本文CP:伊澤瑞爾x拉克絲


  ※拉克絲的個性主要參照Cecilis的〈成像〉(拉克絲),
   請興趣的讀者也歡迎去看看哦。

   傳送門:〈成像〉(上)
       〈成像〉(中)
       〈成像〉(下)

  ※本文標題出自Evanescence(伊凡塞斯)的「Bring Me To Life」
   有興趣的讀者歡迎參考歌詞。





  〈Bring Me To Life〉(下)


  「拉克絲,把手給我。」

  伊澤瑞爾踩在山丘上,朝著後頭的拉克絲伸出手。

  緊抓住伊澤瑞爾看似纖細卻意外結實有力的手臂,拉克絲任憑伊澤瑞爾施力將她向上一拉,順勢跟在伊澤瑞爾的背後踩上了山丘。

  「坐下來吧。」伊澤瑞爾溫柔地向身邊的光之少女微笑,逕自大剌剌地坐了下來,一點也不在乎褲子會不會髒掉。

  但拉克絲只能面有難色地站在旁邊,拘謹地看著悠哉地坐在草地上的伊澤瑞爾……畢竟無論她再怎麼厭惡、她始終是在皇家教育體制下長大的,一時半刻還是無法拋棄這些繁瑣的禮教,跟上這位隨心所欲的探險家的步伐。

  察覺到拉克絲的煩惱,伊澤瑞爾啊了一聲,連忙向拉克絲輕聲道歉,然後將自己的披肩脫下,鋪在自己的身邊。

  「對不起,我太不體貼了呢。」伊澤瑞爾吐舌,說:「坐吧。」

  倒是拉克絲沒料到伊澤瑞爾會這麼做,她反而有些不好意思:「這樣……不好吧?你的披肩會髒掉的。」

  「沒關係啦,安啦,平常到處冒險、什麼奇奇怪怪的狀況都遇過了,鋪在地上還只是小事而已呢,被風吹走啦、被荊棘割破啦之類的才麻煩哩,拿來當坐墊沒什麼啦。」

  伊澤瑞爾笑道,轉身將披肩鋪得整整齊齊,然後朝仍站著的拉克絲伸出手:「何況,我的披肩能讓妳這麼高貴的女孩子坐,是我要覺得榮幸才是,妳沒什麼好介意的。」

  「……」拉克絲微蹙起眉頭,但猶豫了一會兒後、還是讓伊澤瑞爾牽住她的手,在他的披肩上坐了下來。

  伊澤瑞爾也沒刻意吃人家豆腐,拉克絲坐下後、伊澤瑞爾便自然地抽回了手,保持著紳士的風度。

  然而這樣的氣度,反而令拉克絲悄悄握起方才還被伊澤瑞爾牽著的手,品味著自指掌上消逝的感覺──伊澤瑞爾掌心的溫度、肌膚的碰觸、他手指上頭粗糙的繭、以及──自己的手沒有人牽著的空盪感。

  真是奇妙,明明這麼多年來、自己都是孤獨一人的。

  為什麼這麼輕易地,就讓這個少年闖進了自己的心裡呢?

  拉克絲微微轉過頭,看著伊澤瑞爾逕自轉過頭去的側臉。

  究竟是耍帥所以不看著我、還是是因為害羞所以不看著我呢?

  伊澤瑞爾,你是怎麼想的呢?你心裡的感覺、跟我是一樣的嗎?




  不久前,伊澤瑞爾就這樣以他獨有的奧術魔法、大搖大擺地來到她的房間裡,以無比帥氣而浪漫的方式抱起她,然後再一次躍出那高深巍峨的王城,一轉眼就來到了德瑪西亞的市區裡頭。

  被抱在伊澤瑞爾的懷裡,她第一次感受到這神奇的魔法──明明只是跳躍的感覺,一眨眼周圍的風景卻已截然不同──拉克絲有些呆掉了,只能驚愕地任由伊澤瑞爾抱著她,就這麼輕而易舉地離開了王城。

  就這麼輕而易舉地,帶著她離開了她多年來所憎恨的監牢,來到她曾那麼嚮往、那麼憧憬、那麼傾慕的街道上。

  不過,知道拉克絲的身分特別,並不適合出現在太多市民遊盪的大街上──畢竟今天可是一年一度的聖誕節,不管是形單影隻的還是出雙入對的、都仍將這條街道擠了個車水馬龍──因此為了避人耳目,伊澤瑞爾並未落在大街上,而是悄悄地躲在某條巷子裡頭。

  話雖如此,外頭仍充滿了熱鬧的喧囂,人們熱絡的交談聲不絕於耳,令拉克絲既陌生、卻又萬分興奮,多麼想就這樣走出巷子,用最貼近的距離感受過去的她未曾能有機會品嚐的平凡。

  ……只是,雖然這也是個很迷人的選項;但對現在的拉克絲而言,最迷人的答案、就在身旁。

  「有想去哪裡嗎?」伊澤瑞爾抱著她,低頭詢問緊張地用雙手環住他的脖子的她。

  聽見伊澤瑞爾的聲音,這才回過神來意識到自己的動作有些害羞,拉克絲微紅了臉,卻沒有鬆開手……反而輕輕將身子往伊澤瑞爾的身上靠。

  今晚畢竟是聖誕節啊,剛才在王城裡頭有暖氣也就罷了,現在可是冷風凜烈的大街上,儘管人潮的熙攘依稀也散佈著溫暖,但終究不夠撫慰空氣裡瀰漫的寒冷。

  唯一能夠依賴的,也就只有身旁的對方了。

  注意到拉克絲往他懷裡蹭的舉動,伊澤瑞爾微微一笑,又像是倏然想起周圍溫度的驟變,連忙開口:「抱歉,我果然不夠細心呢。會很冷嗎?」然後悄悄又將她抱緊了點。

  感受著伊澤瑞爾的擁抱與他出乎意料有力的手臂,拉克絲微紅了臉,搖搖頭:「不、不會……在你身旁,很溫暖。」

  「是嗎?我不覺得我是個很發熱的傢伙啊。」伊澤瑞爾笑道。

  「我不是那個意思……嗯……」拉克絲垂下頭,把臉靠在伊澤瑞爾的胸口,躲避著伊澤瑞爾那溫柔得太有魅力的笑、遮掩著她不願暴露在他面前的羞赧:「……我沒有什麼想去的地方。」

  畢竟她想去的地方,現在就在她的腳下。

  「那,我自己決定囉?」

  「……嗯。」

  拉克絲伸手捏住伊澤瑞爾的領子,和對方同樣耀眼燦爛的金黃長髮披散在對方的胸膛上。

  伊澤瑞爾也不再多說,不動聲色地抱緊了她,然後左腳一蹬、再次發動他最得意的位移魔法。

  一連幾次的空間跳躍,等拉克絲再次張開眼睛時,那些喧鬧聲已經全被拋在腦後,他們正站在一處荒郊野外,眼前是茂密陰森的林子,身上沐浴著皎潔明媚的月光。

  「……這裡是哪裡?」雖然相信伊澤瑞爾的為人,但拉克絲還是有點害怕。

  而似是要令拉克絲安心,伊澤瑞爾緊抱著拉克絲,有些洋洋自得地開口:「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地方啦,這裡是你們德瑪西亞南方的宏偉屏障山腳下,嗯……放心,我沒有要翻山越嶺啦,只是以前有在這裡找到還不錯的私房景點,我就帶妳上去囉。」

  「宏偉屏障嗎……」拉克絲抓緊了伊澤瑞爾,回想著地理課曾經學過的東西。這宏偉屏障一路從西方延伸到東方,成為瓦羅然南方與北方的天然隔閡,南方一直以來都被視為蘊藏著無數寶藏的危險地帶,也因而吸引了大量的探險者趨之若鶩地前往。

  ……那麼,伊澤瑞爾,想必也曾在這座山脈的另一邊、留下過無數的足跡吧?

  「走囉?」

  「嗯。」




  又是一次接著一次的飛躍。

  最後一次的奧術躍遷後,那座小丘已經聳立在眼前,只要再稍微爬上一個小小的坡,就能夠到達最上層了。

  將拉克絲放了下來,伊澤瑞爾這次牽起了她的手,領著她朝山坡上前進。

  「有些珍貴的東西,果然還是要稍微努力過後再得到手才有成就感吧?」

  「……嗯。」

  看著伊澤瑞爾燦爛的笑容,拉克絲微微點頭。

  她認同這個少年的哲學,因為那也是一直以來都很勤奮努力的她的圭臬。

  牽著彼此的手,拉克絲就這麼在伊澤瑞爾的帶領下來到了這座小山丘上頭,坐下。




  順著伊澤瑞爾的視線,總算坐定位的拉克絲別過頭,看向眼前的風景。

  然後,她不禁張大了口,讚嘆著這片美麗。

  烏黑深邃的夜空中灑滿了鑽石般的璀璨星辰,高懸的月牙就像是會流出泉水般柔和而明亮,而從這個高度看下去,能將整個德瑪西亞城邦盡收眼底。

  在聖誕節的氣氛渲染下、整座城市燈火通明,溫暖的金紅光芒點綴著井然有序的街道,即使隔著這麼遠、彷彿也感受得到整座城裡躍動的活力與熱情,足以驅退所有的寒冷。

  從未見過的壯麗令一股感動自胸口滿溢,拉克絲捉緊了手、竟覺得有種想哭的感覺。

  「很漂亮吧?」

  「……嗯。」聽見伊澤瑞爾的聲音,她輕輕點頭:「好美。」

  「嘿嘿,能讓妳也覺得漂亮就好了。」伊澤瑞爾笑著揉了揉鼻子,將手放在屈起的膝蓋上,說:「我會找到這個景點算是意外啦,雖然有點偏僻,但是可以像這樣把整個德瑪西亞一覽無遺,我個人是蠻喜歡的。你們國家其實蠻漂亮的呢。」

  「……因為我們大家都很努力啊。」

  雖然對自己國家的某些做法不表認同,但始終是自己多年來所效力盡忠的地方,能得到伊澤瑞爾的稱讚、多年來為德瑪西亞鞠躬盡瘁的自己似乎也與有榮焉。

  畢竟,即使不喜歡、終究是她付出了許多心血的地方,是她所歸屬的家鄉啊。

  「嗯,真是了不起啊你們。」伊澤瑞爾笑了笑,伸手抓了抓自己的頭:「我啊……就沒辦法像你們這樣呢。」

  「你不喜歡皮爾托福嗎?」拉克絲轉過頭,好奇地看著伊澤瑞爾。

  「倒也不是那麼反感……不過沒有你們這麼熱愛啦。」伊澤瑞爾搖搖頭,苦笑中帶著一分嫌惡的陰影:「我們皮爾托福啊,雖然被稱為文明與科技的進步之城,但事實上、發達的科技反而疏遠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至少我自己是覺得……皮爾托福雖然是座大城市,但對我來講,也不過是座孤獨的空城罷了。」

  「……是嗎?」聽見伊澤瑞爾的說法,拉克絲有些意外:「我本來還以為,你很喜歡你們皮爾托福的呢。」

  「也沒有到討厭啦。」伊澤瑞爾搔了搔臉,有股說不上來的彆扭:「就只是覺得……嘛,沒什麼歸屬感吧。」

  「這樣啊。」拉克絲蹙起眉頭,心弦同樣被那個詞彙所撩撥。

  歸屬感。

  那對流離失所的人來講,是何等夢寐以求的東西。

  拉克絲遙望著自己那宛如地上星辰的家鄉,白皙的手掌掩住自己的胸膛。

  而伊澤瑞爾沒有錯過拉克絲臉上一閃而逝的悲傷,瞥眼看著她。

  「我說了什麼會刺傷妳的話嗎?」

  「沒有,我只是……覺得很意外而已。」

  「意外什麼?」

  「原來你和我一樣孤獨。」

  「哈哈,我不喜歡用這種太詩人的字眼來包裝自己啊……不過,也許妳是對的。」伊澤瑞爾聳聳肩,轉頭看向拉克絲:「也或許就是因為覺得孤獨,我才會鼓起勇氣去找妳也說不定──說起來,這樣真的沒問題嗎?我不會明天早上之後發現我被德瑪西亞通緝吧?」

  「才不會啦,我會替你跟我哥哥他們講的,他們應該不會……對你怎麼樣吧?嗯,應該不會吧。」拉克絲俏皮地歪著頭,還做了個意味深長的鬼臉。

  「為什麼講得連妳自己都無法說服的感覺啊!?」

  「嘻嘻。」

  聽著伊澤瑞爾不假思索的吐槽,拉克絲反而開心地笑了。

  發自真心地、開心地笑了。

  雖然是和她在聯盟裡展露的笑容那樣,癲狂、放肆、張揚得彷彿她已經捨棄了貴族的身分;然而不知怎的,伊澤瑞爾就是知道,拉克絲的笑容是真心的,是真的因為和他在一起、感受到了快樂,所綻放的燦爛容顏。

  拉克絲捧腹大笑的身影映在他的眼簾裡,令他的目光不知怎地蘊起幾分憐愛。

  「笑成這個樣子,實在有夠不淑女的欸。」伊澤瑞爾打趣地看著笑得花枝亂顫的拉克絲,說:「妳哥哥他們都沒對妳在聯盟裡的笑容表達過什麼嗎?不會覺得妳這樣妨害到德瑪西亞的名譽或形象啊?」

  「當然有囉。」拉克絲停下笑容,抹去笑到不小心滲出來的淚光,幽幽地說:「當然會跟我說些要注意禮節呀、不要笑得這麼誇張呀之類的,嘛,當然也有嘖嘖稱奇的人,不過……除了你之外,從來沒有人注意到,那個樣子才是真正的我呢。」

  除了你,伊澤瑞爾。

  拉克絲又補上這麼一句,眨了眨眼看向伊澤瑞爾。

  被拉克絲這樣看著,令伊澤瑞爾還真給他有點害羞了。

  「……妳說得太誇張了。」伊澤瑞爾咳了咳,掩飾自己的羞赧:「我只是……怎麼說、嗯……在妳身上感受到同類的味道吧。」

  「真抽象的說法呢。」拉克絲笑道,看著自己的手臂,還真的低頭嗅了嗅,然後將手伸到伊澤瑞爾面前:「我身上有這種味道嗎?」

  「別真的伸過來啊。」伊澤瑞爾則不客氣地推開拉克絲的手。這小妮子比他以為的還要豪爽呢。

  而那正是最真實的她。其實不畏懼捲起袖子弄髒自己的手,其實不在意大口大口地吃飯,其實不介意別人怎麼看她,只想做最純粹的自己。

  不是那個屬於皇守家的拉克珊娜,甚至不是被冠以「光之少女」之名的魔法師。

  就只是拉克絲。

  一個再平凡不過的女孩子。



  「……我,其實很害怕。」

  「嗯?」

  伊澤瑞爾挑起眉,看著眼前歛起笑容的她。

  「我……常常擔心,自己會就這樣死去。」她搖搖頭,像要拋掉那些盤據在心頭的負面想法,卻要無法克制那些自心底湧上的悲傷情緒:「永遠都不會有人在乎我的悲傷,永遠都不會有人在意我真實的影響,永遠……即使我的心在哭,早就已經哭得撕心裂肺、血流成河……也,永遠都不會被人注意到。」

  說著說著,她仰起頭面對著星光,像堅強得不想讓眼淚流下:「我呢……甚至懷疑過,我真實的心情會就這樣埋沒,我會毫無自主意見地被安排好婚姻、被嫁進門當戶對的豪門,將一生獻給我不愛的男人,為我的國家獻上忠誠……我會是烈士,會是英雄,會是被民眾歌功頌德的光之少女……而永遠不是拉克絲。」

  「我會就這樣死去嗎?我的心情、我的靈魂、我的愛與恨與所有屬於我、屬於拉克絲的情感,難道就真的這麼沒有價值嗎?不會被任何人記住,因為我從來沒有機會展露;也許所有人都會記住我曾經活過,卻不會有人知道我最真實的容貌……那樣的我,活著與死了,有什麼兩樣?」

  如果不是以自己最真實的模樣活著,即使留名千古,也是千古寂寞。

  即便所有的人都記得你,你又如何知道,他們記得的是不是真正的你?

  真正的你到底在哪裡?

  你的心、你的靈魂,如何在這個宇宙裡留下真正存在的痕跡?



  「還好,還有你發現了我。」

  拉克絲低下頭,以泫然欲泣的目光凝望著伊澤瑞爾。

  「……還有你,為我找回我的生命。」



  其實長年在外奔波的伊澤瑞爾從未擅長過應付女性,在聯盟裡展露的風流瀟灑只不過是他佯裝的從容(和塔里克則是無聊的謠言造就的對那堅毅的寶石騎士毫無尊重可言的鬧劇)。

  面對拉克絲眼中閃動的淚水,伊澤瑞爾還真有些不知所措。

  最後,他嘆了口氣,然後露出笑容。



  「……別說得那麼嚴重,找回生命什麼的……我才是啊。」

  然後,他伸出手,牽起拉克絲纖長的手。

  「我也要謝謝妳,讓我知道,不是只有我孤獨一人。」




  光輝燦爛的身影背後,往往鐫刻著一道不被旁人理解的孤獨。

  無論是伊澤瑞爾還是拉克絲都一樣──那波濤洶湧的光芒萬丈,最終僅僅是淹沒了自己的存在。

  背負著那道孤獨走到盡頭,即使功成名就,即使滿載榮耀……

  那樣的生活,就是我們要的嗎?



  「漂亮的風景……果然還是要有人一起欣賞,才能分享它的快樂呢。」

  「哦?這是你冒險多年以來的感嘆嗎?」

  「對啊,就像妳眼前這片星光與燈火,還有很多很多呢。庫莽古叢林的綠意盎然、弗雷爾卓德的冰天雪地、班德爾城的恬靜安祥、蘇瑞瑪沙漠的嚴酷炙熱……那些都是很棒的體驗呢。」

  「這是在展示自己的身價,還是……約會場景的邀請啊?」

  「嘿,不過有個東西,我倒是沒有打算分享給任何人呢。」

  「嗯?」

  拉克絲看著伊澤瑞爾揚起手,捧住她的臉龐。

  她沒有避也沒有閃,只是任由伊澤瑞爾托起她的臉,嬌媚地笑著、看著伊澤瑞爾鼓起勇氣朝她靠了過來。

  欣賞著她的堅強,臉也微紅的他擠出自己最浪漫、最帥氣的笑容,俯身吻上她的唇。




  「只有妳的笑容,我想獨占。」




  因為孤獨,所以覺得被囚禁。

  因為孤獨,所以決定去尋找。

  他們都只是在名為孤獨的囚牢裡找一個出口,找一個能夠帶自己離開這裡的人。

  找一個,讓孤獨的自己重獲新生的人──



     *



  肅殺的氣息。

  伊澤瑞爾背倚著岩壁,屏氣凝神,看著靠在防禦塔後的雷歐娜。

  「我閃現上去開,你跟上來一套。」

  「知道了。」

  用心電感應的隊伍頻道溝通戰術,伊澤瑞爾深呼吸了口氣,等著開戰的那一刻。

  終於,雷歐娜毫無畏懼地轉身衝出塔後,猛然一個閃現上前,手中太陽聖劍劃出一道劍氣、刺向前方仗著小兵坦塔、正在放箭攻擊防禦塔的法洛士!

  「!」法洛士一怔,卻也沒有乖乖坐以待斃,也一個快到不可思議的向後閃現,讓雷歐娜這一擊登時落空。

  雷歐娜皺眉,還好,輔助的閃現換射手的閃現橫豎也是賺……然而,雷歐娜連忙舉盾預備擋下法洛士的箭,對方躲在草叢裡的瑟雷西的鎖鏈來得更快,硬生生扯住了她的盾牌,勾得她踉蹌地往前踩出幾步。

  不穩的腳步令盾牌的防禦露出危險的空隙,擁有無雙箭技的法洛士沒有放過這個機會,一記破甲箭帶著裂帛之聲破空飛射,毫無留情,一箭就要直取雷歐娜腦門!

  「嘿!」

  這時,伊澤瑞爾一個霸氣的奧術躍遷踩出,竟然不偏不倚地踏在法洛士的箭上,一腳將法洛士的箭踩在腳下!

  以不可思議的技術替雷歐娜擋下這一箭,伊澤瑞爾的左手同時舉起,護身符綻放耀眼流光,憑空勾勒出一柄弓的形狀;而伊澤瑞爾的右手一搭一抓,就在他的指尖撫過寶石的同時,整把弓型炸裂出金色的光輝,化作一面半月形狀的彈幕。

  那是伊澤瑞爾最得意的招式,足以貫穿整個地圖的──精準彈幕!



  「唔!」

  方才已經把閃現交掉的法洛士啐了一聲,正想挪步靠著走位閃過伊澤瑞爾的大招,孰料他的身側突然感受到一股衝擊,一枚光球竟奇異地穿透了他,留下光芒化成的監牢,將他硬生生束縛、禁錮在原地。

  法洛士咬牙轉過頭,這才看見河道邊、和伊澤瑞爾同隊的光之少女跨出草叢,將魔杖一把拋上空中,有如啦啦隊般靈活的動作──然後,拉克絲的雙手對著他舉起,無與倫比的光輝伴隨著她的嬌吒匯聚成一束光柱,與伊澤瑞爾的彈幕朝他同時交叉著轟來!

  「……哼。」

  真閃啊……即使閉上眼睛,還是感受得到那股耀眼的熾熱。

  法洛士的嘴角牽動無奈的笑意,任憑自己的身軀被燒灼空氣的光芒給吞噬。

  兩道,默契絕佳的光芒。



  面對三人的合圍,失去射手的輔助也很難有所作為,瑟雷西只能退回塔下,眼睜睜看著伊澤瑞爾和拉克絲打了個招呼,然後三個人合夥走往河道。

  「下塔血量還太多了推不掉,菲艾!過來吃龍!剛剛對面阿璃已經被我打殘了,對面狼人也在上路露面過了,沒問題的!」

  「來啦來啦!」

  伊澤瑞爾欣賞著拉克絲堅強地發號施令的背影。

  這女孩就是這樣,可以那麼嬌柔,可以那麼懦弱;卻也可以這麼堅強,這麼自信與驕傲。

  那不是男孩或女孩的界限,人的靈魂從來就不是陽剛與陰柔可以劃分的。

  那就是人。沒有壓抑、沒有拘束、沒有限制,就只是那麼純粹地活著,那樣光芒四射地活著。

  那就是他所依戀的、眷戀的、深愛的,何等迷人的對象。

  然後,拉克絲轉過身,看著在她眼中有同樣形象的伊澤瑞爾,綻放出美麗的笑靨。



  「伊澤,打完這一場,我們去皮爾托福吃提拉米蘇吧!」

  「……有什麼問題呢,我親愛的拉克絲。」




  帶我走吧。

  讓我重獲新生的,我的戀人啊。




  〈Bring Me To Life.完〉



  草壁碎碎念:

  其實真的談了戀愛之後會發現,很多事情根本沒有想像得那麼浪漫。

  有時候,在一起,竟會比孤獨一人更寂寞。

  只是,果然還是只能牽著手,一直走下去了吧。

  雖然這時候才說有些遲了,但無論身邊是否有伴,

  都祝你們,情人節快樂。

  謝謝你們。



  打工好累喔幹。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4927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League of Legends|LOL|Ezreal|Lux|伊澤瑞爾|拉克絲|閃光情侶組|傳說中的交☆叉☆射☆擊

留言共 13 篇留言

Cecil
終於結尾了!先插旗!(探險家姿勢

02-15 16:49

草壁英彥
動作太快了吧你們這些人XDDDDDDDDDD02-15 16:50
Yosuki
我看到C姐插旗 我不插ㄧ下好像怪怪的

好險是在今天發文 不是昨天發文 (充滿黑氣的插旗

02-15 16:51

草壁英彥
是在插旗什麼啦XDDDD你們是在演硫磺島的英雄喔XDDDDDD02-16 01:02
張張小豬豬
偶然上線發現的驚喜XDD
我是否要跟著樓上兩位跟著插呢?((插旗[e12]

02-15 17:32

草壁英彥
嗨好久不見我回來了!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了[e17]
插、插什麼的,人、人家才不會介意呢[e16](是在講三小02-16 01:03
Keymind
幹~~~這篇只能讓我說幹~~~~

很喜歡心境轉換的地方,超棒的呀~~~~~

孤單的人最希望的不是脫離孤單,而是找到一個理解她孤單的人,沒錯沒錯啊@_@+++

02-15 17:43

草壁英彥
冷靜~~~冷靜啊~~~~(?)

其實寫起來很美好很夢幻,實際上一點也沒這麼容易呢。
不是理解了某些東西,然後就真的什麼東西都迎刃而解了。
話雖如此,日子還是要走下去啊,加油![e22]02-16 01:04
晨星x
寫法弱視是因為有新造型嗎

02-15 18:57

草壁英彥
不是欸,單純在想要放哪個AD的時候第一個跑出來的是法洛士,所以就寫他了[e19]02-16 01:05
白梓-純白色不明生物
好久沒用電腦開巴哈了結果一開就是期待超久的草壁大的Bring Me To Lifeˊ艸ˋ)*
就算今天不是情人節看到這對還是有被LUX的大閃爆的港覺阿BD(戴墨鏡

02-15 19:28

草壁英彥
謝謝>/////////< 對不起久等了!
果然還是應該昨天趕完放上來炸死人的才對吧[e23](被揍02-16 01:05
野兔麻糬
終於更新了草壁大大我愛你///這幾個月幾乎是每星期都要把前兩篇重讀阿,您的理論和文筆實在太讓人回味了,謝謝您!!!(插旗#

02-15 21:11

草壁英彥
我也是隔了太久,還得去看前面兩篇抓那個感覺(汗)
反倒是不知怎的讀著讀著有點恥……到底在恥什麼我也不知道orz
很多只不過是穿鑿附會的浪漫理想而已啦,但謝謝妳喜歡!!![e16]02-16 01:07
Benny
看到塔里克那裡 心中突然閃過一個感覺 感覺塔里克好可憐喔 被說成像拓也一樣

02-15 22:52

草壁英彥
我是覺得他很可憐沒錯啊ˊ_>ˋ)
什麼都沒做莫名其妙形象就毀了ˊ_>ˋ)
人家明明就好端端的是個勇悍的騎士ˊ_>ˋ)

我有預計要寫塔里克的文……不過還在蘊釀中……嗯……02-16 01:08
玥音
終於!我終於等到這篇甜文了(插旗跟上

02-15 23:29

草壁英彥
到底要插什麼旗啦你們在諾曼地搶灘喔XDDD
抱歉讓大家久等了QwQ02-16 01:08
麵包(工作x尋找方向)
我...我想要報名插旗活動(#
搶灘萬歲(#
覺得閃閃der、甜甜der(滿足w

02-16 01:32

草壁英彥
到底在搶什麼灘插什麼旗啦XDDDD又沒有禮物可以拿XDDDDDD(笑翻
謝謝[e16]02-16 09:25
小獄
..EZ LUX 被我遇到你們2個就完了 代表FFF團通緝你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02-16 01:52

草壁英彥
寫到我自己都想穿過螢幕去揍他們兩個[e14]
還好我平常玩齊勒斯最喜歡殺EZ跟LUX了[e12]02-16 09:25
幻音
用心電感應的隊伍頻道溝通戰術,簡單來講就是/msg (#

02-16 09:26

草壁英彥
然後忙著對話一不小心就被對面打死了(#
戰場上聊天是很危險的哦^^"02-16 09:28
Killer Rose
我喜歡這篇@@
好虐又好甜><

02-16 22:32

草壁英彥
謝謝妳喜歡>w<02-17 01: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3喜歡★fish82120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閃閃復活...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專屬於妳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