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同人試寫】腦補小劇場〈其廿一 繫〉

作者:海馥羽│天地風雲錄之魔戮血戰│2015-02-10 02:55:09│巴幣:10│人氣:353
最近較常懷念舊劇劇情,因而想到了這個故事。
作為視點的主角頗罕見的。老樣子台詞可用台語念……應該說會使用更多的同音字吧。

※參考文獻:
 1.中國古代童蒙讀本之——《增廣賢文》全文及解釋 雖然說是全文,但似乎未齊全,因為
 2.維基文庫的版本,條目似乎更多。(以一些關鍵字測試,會出現2有但1無的狀況)
寫作時是以1為主就是……



場景:黑水城內某處林地
時間:魔戮血戰消失的一年
角色:燕駝龍、雪山銀燕

綠意盎然的林木之間,一抹銀白倚石而坐。
如瀑黑髮夾雜火紅焰絲,兩鬢、前額披覆殘雪,青年宛若為愁險些一夜白頭;但面臨潰堤的情緒終究是被眾人拉住,才未一步栽進絕望深淵,落得整個人消瘦憔悴,或是混亂瘋狂的下場。
只是,每天鬱鬱寡歡、哀嘆渡日,也稱不上是比較好的狀況。

緊捏被塵土與血跡沾染的劍穗,雪山銀燕腦中不斷閃過父親、大哥,以及換上陌生容姿的二哥身影。他想不透,為何事情會演變成如今慘樣?擔憂父兄和劍無極是否存活之餘,往前回想起二哥性格丕變、由善墮惡的震驚,再溯源思及魔世通道明明犧牲二哥去補全,為何還會破裂?當初又是誰去敲開那一道縫……

重整前後脈絡,銀燕驚覺自己在兵荒馬亂裡隨波逐流許多次。每回總以為清楚自己在做什麼,行事的動機、意志皆充足且堅定,但結果卻經常出乎意料地功敗垂成,徒留遺憾與無盡疑問。許多個「如果當時這樣做、不那樣做,是否能避免走到這一步?」問句縈繞心頭,無人能為他解答,亦無人理解他的神傷。
「嘖,腳步聲。」自己又被找到了。今天不知會是哪位大駕光臨,要來「開導」想不通的他?
銀燕略感不耐,連轉過頭去看看對方也不願意。當然,他是確認過身後氣息未帶殺意,並有自信能立刻反擊後,才選擇「故意不理會」的。

反正不管來的是誰,論調都大同小異:要他寬心放下、要他別放棄正面思考、要他勿自責勿慌張、收拾心情面對未來,甚至盼他承認未經徹底查證的事實,揹下父兄命亡、二哥墮落後的史家大梁,作為抗魔群俠的領頭人。這些他皆不願相信、不肯接受,也因此與眾人陷入溝通僵局,成天獨自躲進這片林地散心。

不過訪客出聲後,倒是讓銀燕大感意外。
「銀燕啊,你要在這裡傷心落魄到什麼時候?」
「燕駝龍前輩!您怎會來此?」
論關係,他本該是最早現身勸導的人之一;但當大匠師、堂妹無心、金池姨娘,甚至作為朋友的風間和霜都勸過一輪後,燕駝龍還是沒來。銀燕原以為他和自己相同,沉浸於失去父親、二哥小空的痛苦中,自顧不暇才未曾找他談心。如今瞧前輩精神尚佳,態度開朗,心頭竟莫名欣慰。

——這種痛苦,我自己一個人擔就好了。
依習慣禮節起身,銀燕朝燕駝龍點頭致意,並解釋刻意不理人,是因為想靜心卻總是被「開導」,愈開導只會令人愈提不起勁、愈吞不下這口氣,盼前輩能理解他的心情。
「晚輩並不是覺得自己最悲慘。在這場戰役裡面,每一個人皆失去過重要的人,只是……有傷痛,並不代表就能理解別人的傷痛。各人狀況不同、性格不同、看法不同,心境當然也會不同。」

「欸,你說這些本龍是明白啦。」
在身邊找石頭坐下,燕駝龍續說:「但若不能改變事態,你再難過亦是自尋煩惱,多累的。」
「是……」銀燕低頭受教。
「本龍知道你一向是容易鑽牛角尖的孩子,想得透的事情都不見得能看得開了,何況是根本想不透的問題?本龍也料想不到,那個機伶乖巧的小空,會變成從魔世跑回來的大魔頭啊……」

「二哥說他是因為父親三殺之仇,才會變得如此……我能體會他的恨、他的怒。曾經我亦厭惡史家,怨父親沒顧好我們一家子,流落得妻離子散,兄弟反目相殺。但連那樣的二哥與我,最後仍成功回歸史家了。」
讓銀燕無法想通的是,性格比小空還倔強糾結的自己,一旦曾經認同過對方,便是再對立也最多決裂,大不了從此分道揚鑣,老死不相聞問。要回到「恨得想殺死對方」的狀態,幾乎不太可能。
那麼更加樂觀開朗、容易原諒他人的二哥,又怎會變成如此極端?

「或者是因為『站在小空那邊的人』一向都太少吧。」
燕駝龍撫額沉思:「事到如今,支持小空、相信他能變好的人,可能只剩下你和我。要拉他回來,難囉。」
話鋒一轉,他碎念「當初你揹小空離開,不讓你父親拿去補靈界裂縫時,怎麼沒找本龍參加?」自詡若有他與銀燕同行,不信就打不贏那個邪馬台笑;要論躲藏地點,他的博學又豈會派不上用場?

「但是前輩那時正在養傷……」
「養傷?本龍可是幾百年的老先覺呢!不管什麼傷都是躺幾天就好了。而且若是講到維護史家人周全,就算是豔文親自來喔,本龍也會跟他輸贏啦!」
老先生率真的性情、誇張的動作,總算勾起銀燕嘴角一抹笑。雖然仍舊有點悲傷。
畢竟兩人皆明白,失而復返的小空,在還是被帝鬼操縱的傀儡之時,史豔文是多麼拚命地想救他。
可那兩場營救行動,仍以失敗告終。

「前輩,有時我會想,是不是最初的最初,我顧好二哥,別讓他被西劍流抓去,一切都不會發生?」
然後是尋找讓小空治好巨骨症的方法。然後便不會發生要用帶著炎魔魔氣的他,去填補靈界裂縫……
「銀燕,別再想了!裂縫補好會再破,並不是你去打的;臨時製作的增靈器會爆炸,也不是你害的!」
「那……我應該怎樣想?難道要倒反過來,高興自己是對的?父親抓二哥去補縫,結果魔界仍然開了;責怪父親救二哥不夠盡力,所以功虧一簣嗎……我、我沒辦法為這種惡果感到僥倖啊……」
但事實是,銀燕心中的確曾經有過這種「我就說吧」的嘲諷怨懟。

而每當嘲諷心起,他便自責得想立刻衝出黑水城,拿自己當籌碼和二哥談判。看是要囚禁或取命都好,只要能喚回二哥的善良本性、只要能換得父親、大哥、劍無極平安、只要能消滅自己心頭的罪惡感——
「嘿,本龍有聽無心說過你這種想法。本龍回頭問你一句:你若被囚,甚至死去,那要怎樣知道事情是變得更好,還是變得更壞?狀況可能也不是小空一人說了算,可以讓魔世退兵就退兵的。」
「這……」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燕駝龍拍拍銀燕肩膀。

他沒有拿黑水城眾人的分量來施壓,是因為明白銀燕這種個性,根本無法顧及比重排在後面順位的事物,若對銀燕說「別讓親友擔心、群俠需要領導、要為別人著想」之類的,反而會令他更糾結、更逃避。倒不如回歸兩人最重視的議題:史家人。除此以外都別再多講。
銀燕似乎立即明白燕駝龍未提的話外之意,表情更黯、語調更沉:「嗯……我知道。」

「是說本龍找個時間與大匠師談看看好了,一直把你關在黑水城內,又要你調適心情、接受事實,確實太強人所難。出個任務到外面走走,心境會比較開闊,也能以自己的眼睛去確認狀況。」
不然再多的勸解,亦只會讓銀燕更心悶,最後搞不好會悶出病來。
「多謝前輩。」
「是在三八什麼,自己人不用謝啦!」轉身準備離開,燕駝龍覺得自己的心情亦輕鬆許多。

「前輩,您要去哪裡?」
「賺一點外路仔。嘻,本龍這個博古通今的博士博,在城內擺攤讓人算命、問事,生意還不錯呢!」
「是嗎……」銀燕落下目光。方才的失意已褪去泰半,眼眸抹上靦腆的色彩。
「又怎樣了?」
「沒有,只是感覺前輩為我們一家走傱,像是長長的繩索,將我們兄弟連繫起來。」
「當然囉,豔文常常會因故不在,本龍便要擔起照顧你們的責任——豔文就是本龍的家人啊!」



場景:黑水城外遙遠的某村庄外圍
時間:與上一段同日
角色:汲水先生燕雲初、戮世摩羅

燕駝龍沒有告訴雪山銀燕的是,他除了在黑水城內擺攤,也會冒險離開城郭範圍,探聽外界情報。
當然,不能用小空熟知的「燕駝龍」身分出門。

「從來命數不成規,誰遇生機誰死棋。莫道死棋難易手,生機豈獨順天時。」

叼著菸斗,形貌奇異的江湖術士閒步郊外。黑白紅三色交雜的繁複編髮,與樸素褐衣形成微妙對比。
鼓臉頰、朝天鼻、小眼睛,每項特徵皆與「燕駝龍」完全相反。某種意義上,有掩飾得太過刻意的感覺,不過目光被其外形吸引的第一時間裡,很少有人會朝那個方向想吧?

何況,只有當初介入三天書之局的相關人士,才會記得這張臉。
梅香塢一干是自己人。苗疆目前正忙著內戰,不必擔心熟面孔突然出現在眼前;識龍影聽說已經身亡,至於俏如來和冥醫,他可是巴不得立刻見到人,又怎會怕被認出來?

找個人煙不多也不少,能聽得見路人閒聊的位置,「汲水先生燕雲初」悠閒自得地席地而坐,擺起攤位。
魔世徵兵、營寨設立、外界民生狀況、治安問題……收集情報過程裡,亦有數人曾來算卦,於悲慘亂世中尋覓一點心靈慰藉。燕雲初深知鄉民需要鼓勵,因此多報小喜,罕提大憂,至少讓人家今日之內能開心度過。


斜陽灑下橙光,入目景色漸暗,燕雲初攤位簡單,把布旗拎起就等於能打烊回府了。然而此時遠方有一褐袍走近,風塵僕僕,甚顯疲態。
「算命攤?有趣。」出聲卻是年少輕狂,帶點戲謔語調。將其邊走邊讀的書信收起,青年一坐便擋在燕雲初面前:「先生請幫我一算。」

伸出的手掌膚色慘白、指甲魔豔地漆上墨黑,燕雲初驚覺來人身分。朝袍帽底下望去,青年容貌並無血色,單邊金眸、左眼覆罩,這分明是……戮世摩羅(小空)本人啊!他為什麼會在這裡?
「先生?」
「哎……奇者只是被你的蒼白嚇到了。少年人,你有沒有好好吃飯啊?」
「哈,這您不用擔心。儘管開始吧。」

燕雲初裝模作樣地捏著小空的手左右觀看,有一搭沒一搭地問問題,小空亦很有耐心……不,該說像是因為有趣而予以回應。燕雲初小心翼翼,避免觸及逆鱗,儘量假裝成沒有立場、毫無成見的江湖術士,以事不關己的平庸口氣作出結論:「小凶,宜與家人和解、棄惡從善,回歸正道,方能消災化厄。」
「哦——」
小空誇張地拉長尾音,彷彿恍然大悟:「先生真是神準,我並沒報上自己的家庭狀況,也能算出來啊。」

「小小伎倆,江湖走跳必備,少年人不用大驚小怪。」
「但是先生啊,世上只有立場,未有善惡,您知情嗎?」將上半身欺近,小空單眸發出懾人光輝——不是威嚇或要脅,卻是自暴自棄者常有的那種,宛若故意走偏給他人看的危險氣息。
「奇……奇者願聞其詳。」
「舉最極端的例子——譬如魔人互抗吧。」小空坐回原位:「從人族角度看,魔族是惡;但由魔族角度看,人族也是惡呀。」
「魔族身強力壯、兵精將勇,且不乏異能者,對人族是壓倒性的侵略,邪惡逼忠良,何來人族亦惡?再說你可曾聽聞魔門世家、靈界梁皇無忌?兩者雖已在大戰中亡佚,不過他們都是被人族善意感化、成功加入人群的魔族,還不是和平相處、相安無事?世上沒有什麼怨仇是無法解決、需要爭得你死我活的。」

「呵呵呵……」不慍不悲,小空發出的笑聲難以聽出情緒。
「有什麼好笑的?」
「先生識多見廣,想必知道民間有名的《增廣賢文》吧?其中一語『山中有直樹,世上無直人』,連人族自己都這樣看待同胞,認為沒有絕對善良正直的人了,您又怎麼說人族無惡呢?」
糟糕,小空還是像昔日那般機伶聰慧。這下換燕雲初煩惱自己辯不過他,開始搔首苦思。

「曾經有人在後面接二句詩,是我見過最好的解釋方式。」
換個優雅的坐姿,小空緩道:「『無法直中取、運用曲中求』,既然沒有絕對的善良直率,只能於歪曲世道中求取自己的容身之處。那麼我離開家庭、離開悲哀的家族名聲,拒絕再被親情犧牲,有什麼錯呢?」
燕雲初聽後心裡震驚,一瞬間自責起當初題在古厝牆外,用來氣醜孔明的詩。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

八歲外表的橙袍小沙彌,至今仍能於記憶中靈巧躍動。聲輕、嘴甜、愛撒嬌、個性衝動,卻也樂觀開朗、乖順聽勸、擅長交際、容易原諒人、明辨是非、聰慧伶俐……能很快就接受自己是忠良之後,為英雄父親感到驕傲,且願意放下心結,主動與兄弟、妹妹和解……
好難,要將那樣的形象,重疊在眼前這名俊俏得甚至有些妖豔的青年身上,認定他們是同一個人,好難。
視線不禁模糊起來。蒼白青年入目,燕雲初心中想見、所見的,卻是當初熟悉的可愛小沙彌。
——小空,你究竟為何會變成這樣?

「時間不早了。」褐袍疾速往上猛抽,風沙捲進燕雲初眸中,還真的逼出幾滴淚水。
急忙掩飾哭相。仰頭,青年外罩的褐袍已不再緊裹,展露底下的銀紋黑衣、鱗甲鴕羽。小空掏了幾枚銅錢放在地上,說聲「看相的錢就放這」,瀟灑轉身邁步。

燕雲初沒有漏看。小空發現自己目眶泛紅後,眼角曾閃過一抹不悅,然後才猛地躍起。
那眼神並非厭惡、排斥,反而有些不知所措。礙於立場,他無法表態什麼,只好順勢勾一陣風沙,為前輩的淚眸解套。
「您已經知道我是誰了吧?」
小空未待回答,像是宣言般繼續對著背後的燕雲初說:「我就是雲州大儒俠史豔文的二子史仗義,也是現任修羅帝國第三十四代帝尊戮世摩羅。這便是我的『無法直中取、運用曲中求』——龍博士,再會了。」


「……您為我們一家走傱,像是長長的繩索,將我們兄弟連繫起來。」
低喃融化風中,小空確定已經走遠到江湖術士汲水先生——不,燕駝龍博士聽不見的距離,輕聲自語。
「只是您繫得住大哥、繫得住銀燕……」

回首望去,視線正好與燕雲初那雙小眼對上。

「——卻無法繫住我。」





註:詩的部分出自「鷹燕龍虎榜」第一集,小空初次與燕駝龍見面時,燕駝龍是閉門謝客(秘門射客)的;小空運用急智,將燕駝龍所題之詩「山中有直樹,世上無直人,無法直中取,運用曲中求」以醜孔明可能會出對的格式「世上少奇人,山中多歪樹,天仙腳絿絿,地仙穿破裘」把燕駝龍氣出門來,成功求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4319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天地風雲錄之魔戮血戰|銀燕

留言共 4 篇留言

^_^
看到最後,我掉眼淚了....Q_Q

02-10 11:58

海馥羽
謝謝……
這也算是一種「遺憾感」的補完吧。鷹燕時的燕駝龍與小小空很要好、龍狼傳初期對於小空被西劍流抓走,燕駝龍都有很明顯且多次地表達關心、難過等情緒
但從補洞事件到魔戮,燕駝龍的情緒波動都很小。劍影時雖然參與摩羅奪還戰、魔戮第一集驚訝於小空變成魔王,這些著墨讓我明白編劇並沒忘記他,只是分量太少,感覺上僅像「史爸的舊識來幫個忙」的程度而已 |||orz02-11 14:37
沙沙
謝謝海大這篇文,有種圓滿了的感覺QQ 燕駝龍跟小空之間沒能有更多呈現對看過鷹燕的我來說真的好遺憾啊...加上現在感覺編劇為了要讓小空跟阿網連結,「暫時」斷掉與史家的連繫這部分,也讓我感到可惜...私心很希望銀燕去找二哥呢><

(喜歡您的戮月狹空,初步看過一回很感動,之後有時間慢慢回覆感想>///<)

02-24 21:10

海馥羽
謝謝……
雖然明白編劇要處理那麼多角色,必定會有所遺漏或是沒時段能撥給他們演,只好自己自強(?)來補完劇情上的空隙
我也很希望銀燕去找二哥,所以總是不明白為何這樣的橋段不但沒出現,連嘴上提一下(再被打回票)都沒有呢……???[e21]02-25 08:34
沙沙
老實說現在金光給我的感覺是整體架構重於人物情感著墨,魔戮以來愈來愈明顯...
我明白或許沒時間給他們演,但我仍認為可以從小地方,比如說嘴上提一下或是內心OS一下之類的來做為呈現。就好比霜燕,如果可以讓戲迷從兩人的互動中尋得一點銀燕在意霜的蛛絲馬跡,我想突兀感會減少很多。
(銀燕你快提一下二哥啊Q_Q)

02-25 11:27

海馥羽
同感……02-25 11:54
木容
我要哭了QQQQ特地登入按喜歡QQQQ

02-26 01:47

海馥羽
謝謝QQ
下一篇應該會比較治癒點啦……應該02-26 01:5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cynroy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碧空戰姬》Vol.1—... 後一篇:【同人試寫】腦補小劇場〈...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lys8028大家
祝福大家中秋節快樂,小屋美食更新,歡迎來逛逛喵^^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