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藍光之傳 Chapter 2-1-1.尋找

作者:CE│2015-02-08 19:16:26│贊助:22│人氣:149
Chapter 2-1-1.尋找

華國四百一十二年 四月七日 華士泰(第五法部隊長)魔化事件


  昨晚的宴會非常熱鬧,雖然在舉辦過程中有一段小插曲,但是最後典禮還是辦得很順利。典禮結束,大家盡興而歸,陳光累了之後回去好好睡個覺,為了迎接嶄新的一天。


  早上八點,陳光所居住的門外傳來急遽的敲門聲。

  「陳光!你在嗎?」

  「砰砰砰砰砰──」陳光被大力的叩門聲吵醒。

  「不要再敲門啦!我這就過來!」

  陳光立刻前去開門。


  陳光把門打開後,迎面而來的是一臉著急的孫方。

  「呵!原來是孫方啊,一早就來個 Morning Call 啊!有什麼事嗎?」陳光揉著睡眼惺惺的雙眼,帶著睏意地說。

  「陳光,請你幫忙找一下月象!」孫方著急地說。

  「誰?那個......王皓月嗎?他怎麼了?」陳光差點忘記對方說的月象就是王皓月。

  「反正你快點起來!趕快陪我找月象就對了!」

  「你怎麼連絡不到他呢?他身上不是都帶著通信器嗎?」

  「他沒有把通信器在身上啊!」

  「那麼你要找他做什麼?」

  「華士泰他......華國唯一的解咒師被魔化了!只有月象才能把華士泰給救回來!」

  「魔化?」陳光疑惑地說。

  「我晚點再和你說明什麼是魔化,目前魔化者有幹部們的鎮壓,頂多還能撐住半天。請幫我一起找月象,拜託了!」

  「好的,那麼我幫你找找看!」

  兩人約略商量好路線後,分成兩路開始尋找。


  陳光快步地走著,四處張望王皓月的下落,心裡想著歷先生應該會知道什麼,於是對著附身在陳光身上的歷先生說著:「歷先生,你還附在我身上沒錯吧?你能指引我該怎麼做嗎?」

  附身在陳光身上的歷史先生問著陳光:「陳光,你知道月象的個性嗎?」

  「歷先生,怎麼扯到王皓月的個性呢?」

  「我想推測月象會去哪裡,如果順利的話就能找到他。」

  陳光想了一下,說:「我不太清楚王皓月最近發生了甚麼事情,他好像是記憶被錯置一樣。我一時之間也講不清。總之,從地球的世界到了這裡之後,感覺他已經不像是以前的王皓月了。」

  歷史說:「我以前曾和月象談過話,也聽過關於月象的一些風聲。」

  「那麼我很好奇,你們口中的月象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月象曾經是第五法部門的隊長,在翼族的殺戮節中死亡,投胎成為你們世界的王皓月。」

  陳光說:「王皓月在我們(地球)這裡,常常迷惘自己該如何成為怎麼樣的人,他也不時觀察身旁的人,也因為常常關心身旁的人而交了不少朋友。」

  「如果他恢復了上輩子的記憶,那麼他來到華國的目的有可能就是要找尋他的過去的回憶吧?」歷先生猜測。

  陳光沉思了一陣子,問說:「歷先生,我想問你,你知道上輩子的王皓月在哪裡死去嗎?」

  「月象在霆國被殺死。陳光,難道你要去那裏?

  「沒錯,去霆國一趟吧!或許能找到一些線索也說不定。」

  「霆國不是說想去就能去的地方耶!大戰的破壞程度已經使國家嚴重到沒有辦法居住,當地氣候也因為某些強大的魔法而改變,開始無時無刻的下暴雨和打雷,那裡也因為危險而被封了起來,如今已成為雷雨之空城。」

  「被封鎖了嗎?我在想想看其他可能性吧!」

  「陳光,雖然那裏被封鎖,但是只允許有職業執照的人進入。我想,月象雖然剛來到這裡沒多久,法師執照應該是最近才拿到的,只要有任何國家所屬工作執照,他就有資格進出雷雨之城。」

  「那麼我如果要進入霆國的話──但是我沒有執照啊!有什麼辦法能進入霆國?」

  「你去那裏太危險了,打消這個念頭!而且月象目前也不一定會在霆國啊!這件事還是給孫方負責吧!」


  陳光立刻折返回去找孫方,並且和他說明此計畫。

  「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了保險起見,我還是和當地的檢核官聯絡一下。」

  孫方右手拿起了比大拇指還要小的通訊石,將右手食指放在右耳旁,過了不久,食指前方出現小型通訊魔法陣。

  「你好,請問魔法使月象本人最近有沒有來過霆國?」

  小型法陣傳來了聲音:「等我一下......月象確實是有來,他現在還沒有離開霆國。」

  孫方對於陳光猜中感到不可思議,果然月象真的在霆國。孫方先是佩服地笑了一下,接著繼續對著遠處的檢核員交談。

  「那麼你可以請月象回到華國嗎?」

  「抱歉,我只是檢核員,您的要求超出我的能力範圍,恕我無法幫助你。」

  「真該死!那麼算了,如果月象出了霆國,能不能立即通知我?也請您幫忙轉達一下月象,叫他趕快回來。」

  「好的,我會如實的轉告他。」

  孫方切斷了通訊後,氣憤的緊捏著通訊石。

  「那傢伙到底在閒什麼!陳光,陪我去一趟霆國吧!」

  「什什什......什麼!不是說好只要你一個人去就好了嗎?」陳光被孫方突如其來的要求嚇傻了。

  「有我在,你怕甚麼!」孫方自信滿滿地說。

  「好...好吧!」於是陳光就乖乖地被孫方帶去火車站前往霆國了。


  在前往霆國的火車上,陳光問著孫方:「霆國不是一個很危險的國家嗎?怎麼還有設火車站?」

  「雖然那裏是個鳥不生蛋的鬼地方,不過要有執照才能進入,一般人想進去的話早就被攔下來了。」

  「原來是這樣,那麼如果沒有證照的人成功闖入的話......」

  孫方沒有等陳光的話說完,馬上說:「一到那裏,沒有任何人能保證你的安全。」

  陳光的表情變得很凝重,一部分是對於去霆國感到擔憂,一部分是覺得自己說錯話。

  孫方繼續說著:「一般人是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的,而且這個鬼地方又沒有什麼吸引人的,除非是接到任務,誰也不願意去。我看只有我們兩個白癡才會去霆國。

  「霆國很危險是嗎?」陳光有點後悔去霆國。

  「怕甚麼?只是打雷下雨罷了,我說過了吧!有我在不用怕!」

  陳光拿出剛在車站旁買來的早餐,吃了幾口之後,看向火車窗外。

  「孫方先生,魔化是甚麼?你知道為什麼解咒師被魔化嗎?」

  孫方手靠著窗撐著頭說:「魔化,有人說被魔化的感覺就像是被魔鬼附身,身體像是不受控制般的會破壞周圍的事物。」

  陳光回想起昨天鬧場的魔化者,雖然一切平安落幕,但還是使陳光餘悸猶存。

  「在華國出生的人類,身上都會帶有看不見的咒印,那個咒印會跟著人類一輩子。只要放棄對世界的期待,開始有悲觀的心情時,身上的咒印就會開始發光,而人類就會開始產生異變,也就是我們所謂的『魔化』。」

  「那麼,孫方先生?」

  「怎麼了嗎?」

  「解咒師他怎麼了?他是不是遭遇到什麼事情才讓他被魔化?」

  「這個問題我也不知道,我也想問問他呢!如果能把他的魔化解開的話,我會第一個衝上前揍他一拳,然後好好關心他!」

  「揍他一拳甚麼的還是算了吧!」

  「哈哈!我的老毛病又犯了!」孫方笑說。

  陳光繼續吃著他的早餐,而孫方則捏幾下眉間閉目養神,等著火車抵達霆國。


  雨聲越來越大,看來是快要到霆國了。

  火車速度慢慢降下來,火車鳴笛聲開始響起,孫方與陳光下了火車。

  轟隆轟隆的打雷聲接續不斷的傳入耳內,滂沱的雨聲大到能把接續不斷的雷聲蓋過去。陳光被突如其來的閃光嚇得差點魂飛魄散。

  孫方看見陳光因為打雷而受到驚嚇,笑著說:「陳光啊!你會怕雷嗎?哈哈!」

  「我才沒有!」

  「我們掃蕩魔化以及守護國家的工作,比打雷還要恐怖。相較來說,打雷有甚麼好怕的?」


  在門口有一位檢核員用著響亮的聲音說著:「兩位請把工作證交出來。」

  「這位少年目前沒有執照,我是帶這位少年找他家人的遺物。我有執照,我會負責保護這位少年的安危!」孫方編了個聽起來很完美的謊言。

  檢核員看了孫方的工作證後,說:「原來是大劍士孫方啊!很抱歉,如果少年沒有執照,按照規定不能讓他進入。」

  「我是不太懂為甚麼你們要那麼煩,我們只是要去拿回該拿的東西,很快就走。」

  「請那位少年把執照拿出來,如果沒有的話請離開,不要造成我們的困擾。」

  「我這個人有高血壓,如果遇到了讓我不爽的事情,我這急躁的個性一發起瘋,連我都不知道會發生甚麼事情。」

  孫方稍微拔出了腰際上的劍。突然,一陣凜冽的殺氣直撲檢核員,使他寒毛直豎而不得不服從眼前的大劍士。

  「我......我讓你們過,這樣......這樣可...可以了吧!」檢核員懼怕地說著。

  孫方憤怒的大聲說:「那麼,你能順便告訴我月象在哪裡嗎?我可不想被你們這些只領時薪而不做有意義的事的走狗給浪費時間!」

  「就在附近,那裏是一個廣場,月......月象就在附近。」

  「哼!陳光我們走!」

  「這個人不好惹!這個人不好惹!」跟在孫方後面的陳光驚覺他比打雷還要恐怖。


  走入了霆國,孫方和陳光因為貿然出發而沒有事先帶雨具,只好淋著雨地前往檢核員所說的地點。

  陳光面有難色的說著:「孫方先生,如果雷擊中我們的話,要怎麼辦?」

  孫方:「啥?你說打雷?」

  很快的,孫方拿起了劍往上方揮過去,雷正好擊中了劍,然後被孫方反彈回天上。

  陳光被突如其來的雷電嚇得半死,驚恐的說:「你剛剛做了什麼啊!晚了幾毫秒我們的命就沒了!」

  孫方若無其事地說著:「我不是說過了嗎?有我在不用怕!」

  「如果真的被擊中了要怎麼辦啊!」

  「同樣的話不要讓我講那麼多次!」

  孫方的個性略微急躁,只要一生氣就會讓對方嚇得臉色蒼白。陳光被強迫的乖乖跟著孫方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雖說大雨滂沱,但是仍能看見遠處的廣場上,有兩個人落寞的低著頭。

  兩個人?

  孫方對陳光說:「這兩個人,一個是月象,另一個是日辰姑娘,我先上前問問看他們。」

  「你們來做甚麼?」孫方還沒走過去,月象一轉過頭就問著他們。在月象旁的日辰則是沉默地低著頭。


  孫方走上前,和月象說:「華士泰被魔化了,你快過去啊!」

  月象呆住了幾秒,煩惱地說著:「居然......我們趕緊去華國吧!現在不是聊天的時候!」

  一個約方圓十尺帶有雷電的圓環繞著他們。

  陳光驚訝的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孫方說:「先別吵到月象,他在集中精神,要把我們傳送到華國。」

  「啊!是!」

  一陣巨響後,在原地的他們消失了,只留下圓環造成的焦黑的地面。


  不到幾秒,四位已經到達了該傳送到的地點。更精準地說,他們被傳送到魔化者與第五法部門的成員們僵持處約三十尺。

  陳光因為眼前的景色突然回到華國,覺得不可思議,一邊檢查自己全身是否有異狀,一邊確認自己是不是在作夢。

  月象:「沒想到,我不在的期間居然發生那麼多的事情。」

  孫方:「誰叫你常常不帶通訊石,你還是一樣老習慣不改!」

  月象的臉色突然變得很虛弱,一直喘氣停不下來。

  「剛剛的傳送陣消耗了太多魔力。日辰,支援我!我好久沒和華士泰比試一下了。」

  「是的!」在旁的日辰說著。


  遠處的魔化者身長三米,除了火紅的雙眼與全身印上了魔印外,還舞動著一根發著黑暗光芒的法杖。


  「那麼,華士泰,你在二十幾年中進步了多少,我就用法術見識一下吧!」


(待續)



  後記:

  打完了第二篇章的第一節的......第一小節(吐血)

  呃......該怎麼說好呢?月象就是王皓月,只是月象是前世,王皓月為今世,因為面孔一樣沒變,所以還是有很多人叫他為月象。

  月象去霆國一趟,其實是要回收自己的魔力,但是聽到華士泰被魔化之後,因為事態緊急而打消了這個念頭。

  總之就是這樣,我以前很多事情沒有考慮得很周全,在修文的過程中,真的考慮得比以前還要多,現在的我的狀況允許我花在打小說的時間也多很多。

  如果有問題可以留言給我,謝謝大家的收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4148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藍光之傳

留言共 3 篇留言

齊格菲奇恩・高雄尼克
寫得好,屋主辛苦了。[e35]

01-29 00:16

CE
謝謝回應,我心領了01-29 02:10
吳旻( °∀°)
辛苦嚕^^ (確實呢 修改過去的文章時 總會有意外的驚喜^^ 就像是一個法師不斷的精進一個法術,到最後能達到瞬發的境界吧

01-29 19:21

CE
同意之,這就是成長歷練的不同01-30 18:51
人一兌
孫方的劍似乎比較接近避雷針?不過現實生活中避雷針是運用尖端放電的原理讓空中的電荷及時對地釋放,以及吸引閃電攻擊避雷針,倒不會把電反彈回去。

啊啊,自然組老毛病又犯了請無視

05-29 15:13

CE
像是用劍蓄電,然後利用尖端放電一口氣釋放到天空那樣(什麼原理05-29 16: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chen3634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藍光之傳 Chapter... 後一篇:藍光之傳 Chapter...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eesin520羅綺
我愛妳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