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TOS|文章】暗光遊俠隨筆

作者:櫻雪紀☆朙│神魔之塔│2015-02-03 23:59:17│贊助:18│人氣:295
※ 噗浪舊文修改整合後新發
※ 描寫練習
※ CP:暗影劍豪 x 萬劍遊俠
※ 已於官方改版後各方面被打臉(這篇劍豪會說話)

雖然說微腐,但我覺得沒有很腐耶ˊ口ˋ…
我好想寫光遊跟女劍豪ㄛ,可是沒動力惹。


BGM 好吃好吃



  「劍豪!快捨棄掌控你的靈魂的仇恨吧,這麼做對你本身並沒有好處。」

  繼承恩師姓氏——約西斯——的萬劍遊俠,張開宛如翅膀般的光劍,在手中長杖與對方的邪劍交鋒時往空中飛散、針對進行攻擊的暗影劍豪突刺。

  「我才不屑你身旁這些無用的英靈。」

  劍豪的盔甲在光劍的攻勢下磨損,顯得狼狽,但他頭盔底下的笑容從沒僵過--他癡狂、雀躍--他光是想像眼前的男人身首分離的剎那間,血花飛濺的場景就興奮不已⋯⋯

  「扭曲的可憐靈魂,若你願意放下手裡的劍,改過自新,那麼我會幫你。」

  雙方的實力原本不相上下,但在這場拉鋸戰裡頭,對手所持之貪婪的魔劍在每一次的刀劍交鋒逐漸啃食萬劍遊俠的力量,萬劍遊俠揮舞長杖的動作因而逐漸變得遲緩笨拙。

  聖騎士的武功不亞於任何人,他們自小離鄉背井、接受嚴苛訓練,就算成為正職也不曾荒廢任何鍛鍊,而約西斯並非受過正統騎士教育的騎士,但他深信教導自己的老師比那些制式化作業的人強得多,況且平日怠惰的情況不曾發生在他身上。

  他的老師是這麼說的:

  「正規聖殿騎士如受限於教皇的人偶,再怎麼強大、再怎麼驍勇善戰,當你被認為毫無用處時,你的性命也就隨著被推上人數比例懸殊的穩敗戰場上做犧牲。但我們不一樣,我們不被任何人掌控,我們擁有自己的理想,能夠為自己心中的正義而戰,也因此⋯⋯」

  ——也因此,我們不會輸給任何人。

  汗水滑過約西斯的右眼,灼熱地令他的眼睛發紅,然而面對強大對手讓他絲毫沒有空隙能夠眨眼,他的體力耗損速率漸增、瀕臨乾涸,現在基本上全仰賴憑依在盔甲上的英靈的身體記憶、反射動作化解對手的招式。

  「到極限了嗎?真是失望,虧我還以為自己能享受更接近死亡的刺激。」

  劍豪的諷刺語調中多了些惋惜。



  汲取鮮血成長的魔劍將感應到的持劍者的殺意轉換為力量傳回,如此的能量輪轉,使得劍豪的進攻速度變化與約西斯以相反的方向增長。

  他的殺意持續愈久、嚮往的血腥結局愈殘酷,湧出的力量就愈強大,身體也隨之變得輕盈、靈巧。他的意識早在這場戰鬥中與劍刃完美結合,依附在魔劍上的靈魂在他的耳邊低吟只有魔族才懂得的咒言

  ——與死亡共舞的幻影。

  上一個頭落地的女預言師這麼稱呼他。

  雖然他對於這種帶著莫名美感的稱號感到有些彆扭,但基本上還是當作給予自己肯定的證明之一,他欣然接受。



  約西斯不發一語地咬緊牙根抵擋他下壓的刀刃。

  垂死掙扎若是一點劇烈反應都沒有的話就沒意思了,所以他以輕佻的口吻繼續調侃道:「啊,想繼續聽那小女孩死前的場景嗎?嘴巴開闔著想尖叫但卻一直被鮮血嗆著,無法發出任何聲音,因為她的喉嚨早就被我給破壞掉了,而且雙手還一邊勒著噴血的脖子⋯⋯」

  「閉嘴!」

  正當暗影劍豪打算說出自認最經典的部分時,兩人之間忽然一道閃光,碰的一聲巨響,雙方皆受到爆炸的衝擊彈開。

  講求公平戰鬥的騎士終於被逼急動用攻擊性魔法了麼?

  暗影劍豪一手稱地、翻滾,巧妙地化解衝擊力後迅速站起。

  反觀萬劍遊俠則是固執地將長杖插入地面穩住身子,衝擊令他佇立的雙腳於地面挪出了痕跡,他臉色鐵青,顯得吃力。

  隔著頭盔,暗影劍豪雖看不見對方的表情,但看那勉強自己裝得屹立不搖的模樣,他冷笑幾聲,就像是風暴侵襲時,仍勉強自己站立、最後卻被吹倒的樹木。

  到頭來這傢伙也跟那些蠢蛋一樣,真是可笑。



  約西斯呼出一口長息,嘴裡念念有詞,散落四周的光粒再次聚集,為他展開光劍的翅膀,而這次光劍攻擊的方向並非暗影劍豪,而是自身,光明盔甲在此時耀眼異常,表面上看不出什麼破綻,但其實約西斯的視力已因體力耗損而下降,視野模糊,只能憑對方盔甲的顏色判斷對方的動作。

  他無力再進行放出系的的攻擊,僅能以強化自身的方式繼續戰鬥。

  緊咬下唇,老師告誡的話在腦海中迴響,自古以來萬劍遊俠無一不是貫徹自己的信念到底的。

  就算是死,我也會阻止你。這是他此刻的想法,他再也無法忍受對方再以殘忍的方式對一個個村莊進行屠殺--在一夜之間,隨著火焰竄起的尖叫聲、血腥味、燒焦味交錯之後,與斑駁的磚瓦一同留下的屍塊與絕望,約西斯每次見著都倍感哀嘆與自責。

  要不是暗影劍豪察覺某個駕御光元素的傢伙正在追尋他的行蹤,感到興趣而停下,約西斯恐怕是永遠無法如願與對方戰鬥的吧。

  事實上他也不清楚暗影劍豪是什麼樣的一個存在,對方與其他受詛咒的人不同,那些人表面上殘酷嗜血,內心卻在吶喊著,期待著救贖,而暗影劍豪不一樣,他至今都不曾感應到對方的靈魂⋯⋯



  集中力下降時對方的嗓音滯留在耳邊的時間被莫名拉長,劍豪的笑聲迴盪在他的盔甲裡頭,碰撞,侵入他的腦海裡,女孩的死法被敘述得歷歷如繪,約西斯深呼吸嘗試讓自己不去想像,他知道對方是設法激怒他、引導他內心的黑暗,讓他由仇恨蒙蔽雙眼。

  神聖的力量不得玷污,約西斯告訴自己不能恨任何人,被憎惡淹沒的靈魂無法被稱作聖騎士,所以他一心一意地只想彌補那些因對方的玩性而死的人,也就是淨化他的靈魂。

  「我不會放棄任何人,連你也不意外。」

  約西斯同歷代萬劍遊俠掌控著足以令魔族化為虛無的聖光,但他卻從未嘗試過殺戮,他的聖光只為救贖而燃——

  暗影劍豪未曾見過這麼耀眼的光芒,遠比日出更引人發出讚歎的光芒令他的心情獲得了一瞬間的平靜,但也只是那一瞬間而已。

  血液在這樣的光線照射下會變成什麼樣子呢?若是這樣把對方切個粉碎,會變得更美嗎?

  想粉碎、想撲滅,用這雙未曾被可笑的希望燙傷過的手⋯⋯

  暗影劍豪背後的影子受主人的意念驅使,腐蝕起地面,帶著腥臭味的黑霧自影子處緩緩飄昇至空中,黑翅用力撲打,激起的風壓吹散身後的黑霧,黑影迅速彈起,黑色的劍刃於地面畫出紋路,接著揮向前切過耀眼的光芒直達中心。

  「別再當聖人啦,承認你恨我吧,帶著憎惡表情死去的對手會讓我對那人的屍體好一些⋯⋯」

  ——正所謂光愈強,影愈深,聖光的照耀下,附著在他身上的黑暗元素反倒更清晰可見。

  約西斯的頭盔受到衝擊碎了一角,露出下方天藍色的眼睛。

  他用渙散的視線回應炙熱的紅色目光。

  瞬間,暗影劍豪感受到的時間流逝頓時變得奇慢無比。

  找不著焦距顯得茫然的瞳眸更凸顯裡頭靈魂的純淨,癡狂的焰紅雙眼不自覺地湊近,好似想藉著此回注視看透對方的心理。

  ——我不會放棄任何人,連你也不意外。

  這時傳入腦裡的,是約西斯方才垂死邊際仍吐露出的堅持。



  劍豪藉著約西斯擋下他重擊產生的反作用力退開十幾步的距離。

  「我殺了我的前輩,代替他成爲魔劍的俘虜,與魔劍締結誓約,在我死去之前讓我的靈魂燃燒得耀眼。」

  他靈巧地揮舞手裡的魔劍,魔劍尖端在此時發出了紅光。

  「看清楚,我早已不為人類,我是魔,我是人類的敵人——」

  以暗影劍豪為中心形成的小氣旋,掩蓋在大地之下的死亡元素往地面竄升,接著隨著氣旋聚集到他的身側。

  維持此狀態,他走過的任何地方會變得死寂,草木枯萎,遍野屍骸。

  他認為屬於他的仁慈便是一刀讓獵物死亡,連感覺痛苦的時間都沒有,然而這做法總是不被人諒解,只要他還身為魔劍的主人,就無法停止殺戮,這是一個刻在他的盔甲與靈魂上的詛咒與絕對法則。

  ——殺戮者有屬於殺戮者的溫柔,他是多麼希望這份溫情可以傳達給接下來成為屍體的那些人⋯⋯

  「不亂動的話就可以直接睡覺囉。」他單手摘下頭盔,隨手拋棄,魔化的雙眼於黑幕中閃爍,宛如傲視世間的獵鷹,銳利地注視眼前的獵物。

  我從不記任何人的名字。

  唯獨你,約西斯。

  黑影再次展翅,匯集半世紀以來的死亡能量,隨朝約西斯劈去的劍氣一併向前爆衝。

  ——約西斯見狀,笑了。

  「你將會知道歷代萬劍遊俠所背負的信念會讓我變得多堅強,不只心靈,身體也是。」

  約西斯右手敲上左胸,完美的騎士禮節將他的死亡更往上提高一個層次,遠方的暗影劍豪挑眉,像是在觀察他能玩出什麼樣的把戲。

  黑霧碰到約西斯的盔甲時,與光屬性的元素護體發生碰撞,激起不小的風壓,被黑霧侵蝕而成的沙地也給刮起的狂風,降低了視野可見度,暗影劍豪將手臂橫在眼前阻擋沙粒,於心中揣測在這般的招式攻擊下,對方七八成僅留下白骨⋯⋯不,甚至連骨頭都化成灰了吧。

  他已很久沒使出全力殺掉一個人。

  ——但是他錯了。

  另一陣狂風往暗影劍豪處吹襲,劃破黑霧的一到光劍精準刺穿暗影件耗的右肩,無形的光劍化為光粒消失時,暗影劍豪的肩膀也濺出血液。

  金色的盔甲馬上進入他的視野中,萬劍遊俠一反先前,以強而有力的右手牢掐住他的脖子,藉由抓著光杖飛過來的衝擊力將暗影劍豪壓在地上。

  發著金光的長杖末端刺過他右臂,注入的光元素宛如電流般痲痹他的神經,迫使他鬆開握劍的手。

  魔劍被萬劍遊俠掃到遠處,事情發生的過於迅速,被瞬間擊倒的衝擊令他完全忘了傷口的疼痛,暗影劍豪震驚地望著上方看來毫無損傷的萬劍遊俠⋯⋯

  破損的盔甲現在修復成完好無缺的狀態,找不著方才被破壞而剝落的頭盔一角。

  約西斯的藍眸於陰影中注視他驚訝的面容半晌,眯成了彎月。

  那是劍豪存活至今所看見的第一抹,也是最溫暖的微笑。

  約西斯開闔的嘴脣似乎又說了些什麼,劍豪眨了眨眼迫使自己將注意力拉回,並嘗試解讀。

  他發現他什麼也沒聽見。

  什麼?

  而正當他想詢問時,不屬於自己的血液撲打上他的右臉頰,施加在脖子上的力道也瞬間消失,約西斯的身體宛如斷了線的人偶倒在他的胸前。





  萬劍遊俠一直使用他最珍愛的老師的姓作為名字,他說這樣老師的精神會與他同在,並延續下去。

  這點暗影劍豪一直不理解,無法理解,從根本上的不理解。

  逝去的人何必再留念?老師真的是值得這麼做的存在?

  ——你恨我麼?你恨我對吧?不,其實你恨的不是我,也不該是我。

  ——憎恨一切吧,憎恨世界吧,憎恨拋棄你的所有人、憎恨無所是處的自己,接著再憎恨以凌辱你為樂的我。

  他站在湖水邊,清澈的湖水倒映著他的模樣,漆黑的盔甲與在陰影中閃爍的紅色雙眼,他嘗試對自己笑了幾聲,接著,他的影像與被他殺掉的那個傢伙重疊,不斷於腦海中迴響的是成功將黑暗刻印在他的靈魂中的咒言。

  須臾,天色變了,森林的綠意褪了,一抹鮮紅自倒影中的紅眼睛開始向外擴散,湖水染成了血色,他知道,那是他身上不管怎麼洗,都無法完全洗淨的血腥。

  對此,他只能哀嘆自己的命運,一邊嘲笑宛若瘋子的自己。



  「劍豪,又做惡夢了嗎?」

  與劍豪的精神合為一體的魔劍不時侵蝕他的理智與人性,它好幾次利用他對人類的憎惡,讓他的靈魂墮落成為披著人皮的魔族般的存在,那時正是約西斯將他從意識的深淵中拉起來的。

  但就算約西斯將他身體裡的魔氣抑制住,他仍也會有復發的時候,他會在深夜忽然驚醒,過去老師朝他身上敲下的重鎚與言語上的凌辱等他歷歷在目。

  約西斯按住他微微發顫的手,安慰道:「沒事了,只是夢而已。」

  「約西斯,我現在好想殺⋯⋯」

  「噓。」金髮青年的另一隻手豎起了食指,按到他的唇上:「劍豪,笑一個吧,笑一個就可以忘記討厭的事情⋯⋯」

  「我要為了什麼笑?」劍豪感到困惑。

  約西斯聞言也愣了愣,停頓半晌,臉上再次漾起了笑容。

  「為了我笑,你覺得如何?」

  對方的聲音化為甘露,使他心底的泥沼再次泛起漣漪。

  ——無論你要墮落幾次,我都會再救你出來。

  約西斯這個名詞原本沒有任何意含,但對劍豪來說,卻是光的代名詞,也是屬於他的光的專有名詞。


END




遊俠的故事應該是說我們卡片的上一代游俠的故事吧。
光暗遊俠的故事我真的很喜歡,
不愧是我最早萌上的CP xD,那時幾乎是一見鍾情吧!
從發現暗遊俠的隊長技能跟光遊相對(各是光暗傷害-30%)的剎那就覺得好萌ㄛwwww
(那時真的很喜歡-30%的隊長技)

不過昇華故事啊,
我覺得暗影劍豪真的真的很可憐……
師父大人你對我們小劍豪做了什麼。(咳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365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神魔之塔|暗影劍豪|萬劍遊俠|暗光遊

留言共 2 篇留言


哦哦,光遊跟暗遊吔
我也愛這對~

02-04 09:23

櫻雪紀☆朙
可惜被打臉了TvT02-04 11:23
土間悠
更大更硬的XD

02-04 13:16

櫻雪紀☆朙
是不是有夠可憐!!!!! 從此之後暗影就被我稱呼ININDADA了(暗:⋯⋯02-04 15:4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yuki85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BBTS|隨手塗】各種... 後一篇:【遊記】白貓Projec...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ariohahahah巴友們
電繪創作更新囉~有空按進來看看吧>m<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1: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