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漆黑鐮刀】€惡龍傭兵團‧狩獵曲的末章

作者:伊斯│2015-01-31 11:41:49│巴幣:2│人氣:108
  狗盜賊團首領"萊納崁帕"曾經是聖諾堤亞帝國內頗有名氣且具規模的"惡龍傭兵團"的副團長,出生於奎斯奇爾共合國,屬於混血人種,有著能敏銳嗅出危險味道的能力"嗅覺",領導能力也不遜於團長,因而受到團長惡龍的賞識,從而在裡面擔任副團長一職,對外則冠以"鬚狗萊納"之稱,在團中地位也是屬一屬二的,僅次於團長惡龍。

  惡龍傭兵團是個辦事效率極佳,不論多困難的事情只要有人肯出錢就會去幹,成員也多達五六百人之餘,裡面的幹部大多也精通於戰鬥、陷阱、暗殺......等不倫卑鄙的技術,其綜合作戰能力非常強大,只要事前情報確鑿,幾乎能改變一個國家的作戰局勢。

  為求勝利不論什麼手段都使的出來的傭兵團,也因其陰險的手段使得多次大規模作戰中都有不錯的戰績,不負惡龍之名的惡譽,極盛一時,但是也因他們的行事風格極度惡劣,要求的金額也是無理的高價,凡是遭他們攻擊的城鎮村落,除了年輕女孩會被他們帶走之外,老人小孩幾乎無一倖存者,嚴格來講他們只是名為傭兵團的強盜罷了。

  因於上述種種惡因,引起帝國領主們不滿,起初派人過去警告他們要他們收斂一點,結果被他們裝傻以並無違反規定為由拒絕並將使者驅逐回去,爾後不但沒有減緩惡行反而還變本加厲,屢勸不聽的情況下,領主們協議之後做出決定再派使者下達最後通諜,尚若惡龍傭兵團不解散的話,將組成聯合討伐軍對他們發動殲滅作戰。

  想當然爾,惡龍傭兵團那蠻橫傲慢的心態怎麼可能會理會他們的要求,甚至還把過來傳話的使者殺掉,將屍體扔在荒野上任其野生動物啃食。

  此舉惡劣的行為使得帝國領主們勃然大怒,幾乎帝國境內的較有權勢的領主們都派出部隊聯合出征討伐,人數多達兩千餘人。

  作戰能力本身就非常強大的惡龍傭兵團,在起初率先發動攻擊利用夜間奇襲,聖諾堤亞帝國聯合軍先鋒為此受到相當大的損害,先鋒指揮官也在該次奇襲中負傷。

  初戰勝利使得他們士氣大增,雖然帝國聯合軍一時間產生混亂,但很快的帝國聯合軍統帥迅速接手穩住領導,隨著時間拉長,與聯合軍人數相差懸殊的惡龍傭兵團逐漸抵制不住,在帝國聯合軍輪番攻擊下不敵而節節敗退,幾次敗退後惡龍團長認為這樣下去被殲滅只是遲早的事。

  當天作戰會議裡便提出再次利用夜晚發動奇襲,放火燒毀帝國聯合軍進駐週邊屯放的軍糧的倉庫,迫使他們無法再度進行長期作戰,使其退兵順便在他們後撤時進行追擊殺他們個措手不及,幾乎全數一致同意,雖具有極大風險但卻是一個足以逆轉整個局勢的作戰方案,但是萊納崁帕認為不妥,應當僅慎行事,且敏銳的嗅覺也告訴他有危險,最終被團長惡龍駁斥「嘖,我知道你能嗅出危險,但每次不都也是毫髮無傷的回來了嗎?還是你在怕死嗎?哈哈──」,遭到團長譏笑爾後便不在發言了。

  入夜之後,他們很順利的潛入接近聯合軍軍糧,只要在這些軍糧上灑上油,點燃下去,那麼軍糧庫一帶馬上就將會成為一片火海。

  本以為能成功燒毀糧倉,但沒想到早已被帝國聯合軍統帥視破並且埋伏在那,對惡龍傭兵團發動奇襲,如驟雨般的箭矢從正前方掃射而來,反應不過來的傭兵當場全身插滿箭矢慘死在地,箭雨之後緊接而來的是從四周突進的騎兵隊,直接將惡龍傭兵團成員全部衝散,接著重裝步兵在以包圍網方式給予各個擊破,數波衝擊下使得惡龍傭兵團嚴重混亂,逃亡的逃亡、投降的投降,雖然惡龍傭兵團團長及所屬幹部死命抵抗逃脫但最終還是被聯合軍的人圍剿之下當場處決。其餘負責留守在根據地的殘黨,則是在後來圍困根據地時被補抓或處死。

  雖說這次領主間發動的戰役只是聖諾堤亞帝國眾多戰爭歷史中的冰山一角,但此次作戰的規模也讓帝國子民們有著鮮為一談的話題了。

  副團長萊納崁帕則是惡龍傭兵團幹部中唯一逃出那場戰爭的倖存者。

  「當初只有我反對,以為同一招可以用兩次嗎?哼,但是既使如此我仍然還是活下來了。」

  鬚狗盜賊團首領萊納崁帕坐在椅子上回想著當時戰爭的情況,嗤之以鼻,搖搖手中的酒杯,一想起那場九死一生的戰爭,臉上早已結疤的傷口彷彿還在隱隱作痛,一口飲完裝有紅酒的玻璃酒杯,想借著酒意麻痺感覺。

  不過怎樣也沒想到,這種鳥不生蛋的山域裡面還有稀有的好東西阿,連曾經在這進駐的軍隊也不知道,不識貨的人大概就視為垃圾了吧,雖然產量並不多,但也足夠了。

  只要能好好運用這"好東西"來換去大量資金,那麼要再組一個惡龍......不,是鬚狗傭兵團,這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罷了,哼哼......

  萊納崁帕正當冒出這個想法時。

  哇阿──!呀阿──!

  「從剛剛到現在外面是在吵什麼,就算是狂歡作樂也太吵了吧?而且現在還是大白天......」

  吵鬧不停的喧嘩聲讓萊納崁帕感覺煩躁,皺著眉頭嚷著。
 
  不對。

  血腥味突然變重了。

  長年作戰累積的經驗加上他自己的本能"嗅覺"立刻讓他嗅出危險的味道,本想過去斥罵他們一頓的萊納崁帕迅速抓起身旁慣用的巨劍警戒著門口,當時他也是靠著嗅覺聞出危險得以逃脫那場死戰的。

  是誰?奎斯奇爾共合國的長老院?應該不太可能,那群愚腐怕死的長老院絕不會冒這風險引起戰爭。所以是帝國的軍隊嗎?

  喧嘩的聲音愈來愈近,萊納崁帕緊盯著大門,危險的味道逐漸加重,接著大門突然被重重推開。

  「首、首領!」

  一名成員把門推開,表情非常慌張的嚷著,是萊納崁帕當初逃離時一同帶在身邊的親信。

  「到底發生什麼事,是不是帝國的軍隊發動攻擊了?」

  雖然情況感覺很危急,但還是要他冷靜講清楚。

  「不、不是!首領,快逃!有惡──咿呀!」

  親信話還沒講完,突然一聲哀嚎,身體裂成兩半分別往不同方向倒去。

  鮮血灑落在地板的聲響迴盪在鬚狗萊納耳旁,頓時間整個房裡充斥著濃濃的血腥味。

  「什......!」

  看著自己的親信一下就被劈成兩半,既使是身經百戰的傭兵不由得緊皺眉頭。
 
  「......」

  是一名年輕的黑髮少年,身上沾染著鮮血,毫無感情的面容透露出死亡與絕望的氣息,手上還握著詭異且不祥的漆黑長棍,棍子的前端上還掛著巨大黑鐮,冷漠的站在門邊看著萊納崁帕。

  小孩子?不,感覺不像是人類的味道,萊納崁帕從那黑髮少年身上感受到強烈的壓迫感,有點像黑暗的氣息。對,就像是來自黑暗深淵的味道。

  從少年身上傳來的氣息,萊納崁帕馬上就判斷出其來源,瞇著眼緊盯著黑髮少年手所持的漆黑鐮刀。

  問題應該是出在那把漆黑鐮刀,憑小孩子的力量用普通的鐮刀是不可能把人像切豆腐一樣,毫無費力的切成兩半,萊納崁帕這麼揣測著。

  「喂!你到底是誰?」

  雖然受到強烈壓迫感,但對於在戰場上只要一失誤隨時都會命喪黃泉的萊納崁帕而言並不會受影響太大,舉起手中的巨劍將劍端指向著眼前的少年。

  「......沃魯恩。」

  沃魯恩對於這鬚狗團首領的反應蠻驚訝的,一般人看到這種狀況應當是嚇的落慌而逃,或者癱軟在那跪地求饒,至少剛剛沿途"收割"那些鬚狗團成員時他們都是這種反應。

  「沃魯恩嗎?光從你身上所感受到的黑暗氣息,就知道你不是普通人,你是聖諾堤亞還是奎斯奇爾那邊派來的嗎?」

  萊納崁帕淡定的口氣問道,一邊讓腦袋加速運轉思考著,那名為"沃魯恩"手持漆黑鐮刀的這個人,在他的記憶裡沒印象也完全沒聽過。這時觀察較細微的人在此的話,就能看的出萊納崁帕指向沃魯恩的劍端在微微顫抖。

  愈是看著他,危險的味道就愈重,不僅是"嗅覺"連同生物本能的直覺也在告訴自己不可以再接近,快逃!

  「嗯......」

  沃魯恩歪著頭思考著要怎麼回答,畢竟自己是在那個國家出生的自己也不知道,而且目的也不太一樣,不是處決而是獵取生命能量,雖然結果沒什麼差別就是。

  該怎麼告訴他呢?

  "那個呢,我是來跟你拿一點生命能量的喲(燦笑)"

  "我只是來拿生命能量的!順便再送你上天堂的唷~(音符)"

  "阿,其實我正好缺一點生命能量,可以跟你借一點點嗎?砍一刀就可以了!(眨眨眼)"

  「......」

  怎麼想都很奇怪!沃魯恩歪著頭嘟嚷著,一下點頭又搖頭的。

  當下看著沃魯恩那怪異行為,讓萊納崁帕覺得這個小孩是不是有病......

  當沃魯恩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從漆黑鐮刀那爆出洪亮的聲音來。

  「哼哈哈哈!當然是取汝這條如同渣蟲般的小命阿!就乖乖躺在那,讓吾好好享受這豐盛的一餐吧,沒想到這小鬼身手還蠻好的吶,在這個小城裡面收割了不少生命能量,哈哈──」

  「嗯!?」

  這、這武器會說話?

  果然是這把漆黑鐮刀有問題,具有意識且充滿黑暗氣息的鐮刀,似乎想到什麼的萊納崁帕已經開始冒著冷汗,右手緊握著巨劍愈是想穩住愈是顫抖。

  「哼哼,如同渣滓般的小蟲害怕了吧。沃魯恩小鬼上吧,把他給劈──唉呀!嗚!吾是叫汝砍人不是敲地板阿,喂!」

  「吵死了,小黑,別隨便指使我,還有,不是說了別叫我小鬼了嗎。」

  被打斷思考的沃魯恩很不高興,抓著漆黑鐮刀敲打著地板,敲的那名為小黑的巨大鐮刀哀聲不斷。

  萊納崁帕只能無語看著一人一鐮刀的對話,到底誰才是支配者阿?

  傳聞魔界裡的死神所使用的武器都具有自我意識,其通名為"靈魂切割者"當死神想收割對方的靈魂時就會拿著這把漆黑的巨鐮對著獵物收割,傳說武器之中屬這種類型最為怪異,不僅具有自我意識能說話,而且能藉著獵殺對方以吸收生命能量提升使用者的能力,因本身充斥著黑暗能量,除了高等魔族,一般來說尚若精神力不夠強大,只要一拿起靈魂切割者的那一刻,便會被祂反噬變成無意識的傀儡......

  想到這,難道那個叫沃魯恩的小孩子是死神嗎?但怎麼看都不像阿,怎麼辦?

  在待下去絕對是死路一條,"祂"站在唯一的出口,大門那邊那路絕對無法安全通過,後方窗外過去就是深不見底的懸崖峭壁,跳下去就算沒摔成爛泥大概也半死不活了......
  
  沒辦法,得先發制人,趁這小鬼分心跟那把鐮刀對話時,直接衝過去先砍下他的頭再把握著鐮刀的手砍斷,如果可以,最好連那把噁心的鐮刀一起斬斷最好!

  多年來累積的經驗讓他有著足以秒殺沃魯恩的信心,萊納崁帕決定這麼盤算著後,將手中的巨劍輕輕放下,靜靜等待著突擊的時機。

  「小黑快說對不起。」

  「嗚咕,竟、竟然叫吾這偉大的魔族道歉!這混蛋......唉呀!吾知道了!吾道歉,再敲下去吾就要變成雙截棍了阿!」

  這把真的是傳聞中的死神鐮刀靈魂切割者嗎?這是何等哀傷阿......

  「哼,那麼......」

  突然話鋒一轉,在沃魯恩的視線將要從漆黑鐮刀轉向萊納崁帕那一瞬間。
 
  就是現在!

  「阿阿阿──!」

  萊納崁帕雙腳使力重踏地板,那一瞬間爆衝過去,舉起手中的巨劍,直直的往他身上砍去!

  「......」

  看著萊納崁帕以極快的速度衝了過來,沃魯恩沒有任何動作,僅僅只是盯著他看。

  噗滋!

  劍鋒崁入身體沉悶的聲音,直接將沃魯恩腰斬分成兩截──

  「哈哈──!」

  到手啦!這種樸實砍下的手感實在是太過癮啦!

  但是,正當鬚狗萊納興喜之刻。

  「咦!」

  不見了,本應該分成兩截的沃魯恩突然化成黑霧散去。

  「......」

  沃魯恩再次無聲無息的站在萊納崁帕後面。

  「什麼!」

  這傢伙果然是惡魔!萊納崁帕頭也不回的直接迴身劈砍──

  「太慢了。」

  沃魯恩的話聲未落,房內呼出尖銳如劃破空氣的風聲,之後,物體掉落地板的沉重聲音隨之響起。

  萊納崁帕的頭顱拋落在一旁的牆角那,臉上還是睜獰的表情。

  無頭的身軀就這樣保持著持刀迴身劈砍的姿勢。

  頓了半拍之後,沒有頭顱的頸部噴出大量的鮮血,原本已經充滿血腥味的房間顯得更加濃烈。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319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漆黑鐮刀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gamebattl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萌獸學園】新手任務00... 後一篇:【漆黑鐮刀】夜間行動...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olida0112喜歡ACG音樂的朋友
歡迎進來聽聽各種遊戲動畫的音樂改編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7:4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