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SilverCarnival】★戲劇 - 青橋影業【回到眼淚之處】電視(&颯夜

作者:茶葉梗│2015-01-28 22:21:49│贊助:20│人氣:168

喔耶啦!!!!!(說人話##
這次跟冰沁家的颯夜合作囉//
交流串在這
用各別角色寫文超有趣啦wwwwwwwww

------------------

青橋影業【回到眼淚之處】 劇情 電視

來到西藏自助旅行的旅人,因為不顧當地人的警告偷偷私闖天葬禁區。
旅人無從反應時,被三位口中唸著藏文佛經的僧侶給餵下奇怪藥物,當旅人以為自己將會死之際,卻發現在自己莫明穿越到了15世紀的鄂圖曼帝國,甚至莫名其妙變成穆罕默德二世的貼身僕人,這一位橫霸中東及歐洲的霸主,卻與僕人有一個無人知解的苦情約定。

合作模式報酬 演技▲20、魅力▲20、才藝▲15 人氣▲100 薪資 20萬

------------------

主演:穆罕默德二世(颯夜飾)、僕人伊羅爾(伊奴德飾)


  好冰…好冷……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拜託你…救救我的王。』


  誰?

  「伊羅爾!!」
  巨大的吼聲將人拉回現實,伊奴德想睜眼一看,卻被腹部傳來的劇痛逼得他又閉上眼嘶呼一聲。
  「伊羅爾?!你醒了嗎?」
  「…阿……」不清楚床邊的男人再叫誰,總之先回應一聲表示自己還活著。
  這回應讓對方鬆了口氣,「好,醒來就好,我立刻去通知陛下。」
  大概確認生死對男人來說重要極了,連現狀都沒問就匆匆跑離開房間。

  伊奴德一臉困惑的看著,他想坐起身卻意外發現自己全身無力,更有股劇痛從他腹部傳來,就連手也因為僵硬無力而無法舉起。
  手無法舉起,喉嚨乾的要命,房間連個人影也沒有,這時他才發現這裡跟他記憶裡的任何一個地方都不一樣。華麗的傢俱飾品、充滿異國風情的擺設,擺放著裝布料的櫃子和這張床才能表示這裡應該是寢室,然而他發現這裡一樣電器都沒有,就像他來到某個文明還很落後的國家……
  閉上眼回想昏睡前的事情,他應該是在西藏旅行的吧?只是因為不聽勸告偷偷進入禁區,被突然冒出來的三位僧侶攻擊,然後被灌下不知名的藥水後就……
  不過怎麼在這裡?而且腹部的地方傳來刺痛,簡直就像是受了重傷似的,該不會是那三個奇怪的僧侶給他灌了什麼洗腸還是毒藥之類的?!

  門口傳來些微吵雜的聲音和腳步聲,伊奴德緩緩睜眼,對上另一雙盯著他的紫瞳男子。
  「伊羅爾……」對方直盯著他,嘴裡再度傳來他不認識的名字。
  伊奴德想開口發問,乾燥的喉嚨讓他咳了聲,「水……」
  「來人。」
  「是。」
  男子立刻吩咐旁人的反應,讓伊奴德立刻猜想對方大概是主人之類的。原來這裡還是富有人家住所,他還以為是哪個當地民宿。
  被吩咐的男子將伊奴德扶坐起身飲水,伊奴德這才注意到這群人都包著頭巾。
  誒?他不是去西藏嗎?這些人怎麼看都像印度的裝扮阿!!西藏在印度區嗎?誒?

  「你們都先下去吧。」
  曾聽過的聲音拉回他的注意,腦袋混亂到已經搞不清楚西藏在南在北的伊奴德一臉呆滯般尋找記憶,然後他看向發號施令的男子。
  「有事我會在叫你們。」
  「是。」所有人畢恭畢敬的退出房間,並將房門關上,只剩下他們兩個。
  男子站在床邊,與伊奴德對視許久。伊奴德想開口問些事情,但也不知道該問些什麼。

  「……你就沒什麼話要跟我說嗎?」
  「阿?」
  對方嘆了口氣,卸下剛剛一如高階王者的風範,他坐到床邊,一腦袋扣在伊奴德肩上。
  「太好了,你活下來了」男子大大吐了口氣邊小聲,「算我拜託你,別再做出那種事了……」
  「那種事?什麼事?」

  男子身子輕微一征,緩緩離開對方的肩,抬起的臉上掛滿難以置信的表情,困惑的眼神直射入伊奴德雙眼。
  「你…不記得了?」
  伊奴德愣了愣,小心翼翼的開口。
  「你是誰?」



  腹部的傷口和這裡醫療的落後出乎自己想像,幾乎休養了一個月才好。他被醫生診斷出失憶,但他自己很明白,他不是沒有記憶,只是昏睡前的記憶不一樣。
  記得他是到西藏自助旅行去了,在請當地人當導遊時,被吩咐了幾個禁區不能去。可越是被禁止就越吸引人,伊奴德抱著只要別被發現的心態就到一個位在樹林深處的禁區。誰知道一進去就遇到僧侶,他們口中不斷念著他聽不懂的經文咒語,在伊奴德還沒來得及回神時將他敲暈,還被灌入什麼東西似的。當他醒來時就已經出現在這裡,肚子上還開了一個洞。

  依照現代人的說法,他是穿越了。

  來到這個時代,變成一個叫伊羅爾的男子,是服侍那位知道他沒有記憶而一臉打擊的男子-穆罕默德二世的貼身僕人。
  據說,伊羅爾是因為替穆罕默德擋下刺客的刺殺攻擊,因為當時大量噴血,所有人都以為他死定了。但伊羅爾活下來了,只是沒有記憶。
  伊奴德也感到莫名其妙,當他被那三個僧侶灌下什麼藥水時,以為自己死定了,誰知道居然會跑到這裡?!
  如果說那個藥水就是穿越時空的藥的話,過了一個月也早就消化完畢,那他現在除了找到解藥也沒法回去。想起穆罕默德二世,他決定先扮演好這個『伊羅爾』的人再說。

  但扮演的角色沒有想像中容易,所幸失憶這後遺症救了他不少回,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在戰爭上果斷乾脆、毫無憐憫心到連自己親弟弟都會殺害,被稱為征服者的穆罕默德二世對他的過錯似乎不怎麼在乎,甚至會親自帶領他,對他展現極大的耐心和寬容。
  原本擔心自己會在這殺戮時代和帝王手下,做沒幾天就被拖去處決的伊奴德安下不少心。只是有時候,對方會做一些讓他有些不明所以的事情。
  比如說,他正為對方準備餐點,對方冷不妨就湊到一旁對他指指點點;又比如說,在他整理衣物時,對方突然就冒出來靠近他,盯了好一會兒才又一副什麼事都沒有的樣子笑著退開。讓伊奴德感到莫名其妙,卻也漸漸的,扮演起真正的伊羅爾。

  就這樣過了兩年,戰爭越打越烈,伊奴德幾乎沒看過穆罕默德二世就寢的睡像,自己早早就被打發就寢,隔天就算自己再怎麼早起,總是會在他的王室椅上看他策劃征服計劃。終於在1453年5月底,穆罕默德二世成功攻陷了君士坦丁堡,滅掉東羅馬,也就是拜占庭帝國,並把首都遷至君士坦丁堡。
  眼看多年的戰爭終於成功落幕,伊奴德也大大鬆了口氣,這下終於有理由強迫對方正視自己的身體健康了。

  「那麼,祝您有個好夢……」
  「伊羅爾。」才正要轉身離開,卻被已經躺下的穆罕默德二世叫住。
  「還有什麼事情嗎?陛下。」伊奴德走回床邊,微傾身等待命令。
  但等了許久,寢室裡還是一點聲音也沒有,伊奴德困惑的抬起頭看向穆罕默德,卻也發現對方的紫瞳看著自己。
  嗯?什麼?是不是自己剛剛太強勢惹對方生氣了?可是他也是為了對方好……還是說哪裡做不好?被自己的王這樣盯著,除了緊張不安外,他還有些沒來由的窘迫感。

  「伊羅爾。」看到他的模樣,穆罕默德開玩笑般的語氣,「本王睡不著,你來陪本王睡如何?」
  雖然是笑著說出這段話的,但還是讓伊奴德愣住。
  與其說是因驚嚇而不知所措,更或許這玩笑,是他盼望許久的心願。也在此時此刻,他知道了自己的心意……

  看自己的貼身僕人完全被自己的話愣住,穆罕默德二世還是忍不住苦笑一聲。
  嘆了口氣,不願再為難伊羅爾的穆罕默德二世開口,「伊羅爾,本王……」
  「屬下就不客氣了。」也不等人把話還說完,伊奴德就已經拖下鞋爬上床。
  穆罕默德愣了下,「伊羅爾,本王剛剛只是……」
  「開玩笑對吧?」伊奴德對穆罕默德眨眨眼笑,然後找了個舒適的位置躺好。「我知道,不過陛下既然邀請我睡這麼舒服的床,那我何必要委屈自己回去睡自己的床?」雖說他自己的床並沒有差到哪裡,但是跟國王的床比起來,果然還是後者比較吸引人。
  更何況他一點也不想錯過能更進一步的機會。
  「謝謝,晚安,伊羅爾。」
  「晚安。My lord.」

  這樣曖昧的日子過沒多久,鄂圖曼帝國又開始四處征戰。而穆罕默德等著,即使這將會是他的最後一戰。
  伊奴德不清楚戰況如何,但他知道穆罕默德二世想要留下他獨自前往戰場時,他慌了。
  「我不要!」
  「不行,我要你活下去!!」
  「我可是你的僕人,在這裡的職責就是照顧你!」伊奴德用堅定的眼神看著穆罕默德,將自己的心意說出,「主人不論到哪去,身為僕人的我絕不可能離去,即使是戰場!」
  「……我知道了。」穆罕默德二世無奈的笑了下,更多的是幸福。

  在這場最後的戰爭中,兩人寡不敵眾,雙雙在戰場上喪命。


  『謝謝你,守護我的王直到最後。』


  「伊奴德,伊奴德!」
  一隻手用力拍著自己的肩,伊奴德緩緩回神睜眼,是曾見過的人。
  「阿……導遊。」
  「老天保佑。」黝黑的外國導遊鬆口氣笑著,「幸好你帶著護照和旅館資料,發現你昏倒在路旁的人把你送過來的。」
  「我?昏倒……」伊奴德一臉困惑,外國導遊有些困惑,但也立刻笑了笑。
  「沒事就好。待會就要坐巴士到機場,你好好休息一會兒,我會再來叫你。」
  「好。」

  伊奴德躺在旅館床上,他看著這似乎許久不見但昨天才見過的天花板。感覺他似乎做了一個很長很真實的夢。摸了摸自己被箭射中的肩膀,一點痛楚也沒有。
  大大吸了口氣,緩緩的吐出,他感到有些悶,一手臂放在自己眼皮上,才發現眼角不自覺得流下眼淚。
  那個真實的夢越來越遠,失去的痛卻越來越明顯,伊奴德感到自己的腦袋一片混亂,現在只想好好痛哭一場。

  叩叩!
  「阿…請進,我馬上就好。」以為是外國導遊來叫他了,伊奴德趕緊抹掉自己臉上的淚水坐起身。
  「不好意思。」熟悉的聲音從打開的門縫傳來,一名藍髮紫眼的男子探頭進來,「你是伊奴德先生嗎?你好,我叫颯夜,是導遊先生要我過來看看你的狀況。你覺得怎麼樣?需不需要我幫忙?伊奴德先生?」
  聽不進對方的話語,伊奴德只是盯著對方,眼角再度流下滾燙的淚水。

  『我們在你的時代再見,好嗎?』
  『一定會再見。』



--幕後--


  「卡!!」
  一個喊聲從擴音器傳來,帶著帽子的導演非常無奈的拍著椅子扶手,立刻跳起身。
  「伊奴德!」他氣的朝伊奴德吼去,「多少次了?!不要動、不要看,只要等颯夜倒下去後才可以動,你幹嘛就這麼急性子?」
  「…抱歉……」

  在拍攝穆罕默德二世為伊羅爾擋刀的鏡頭,一向擅長演戲的伊奴德,這次出乎意料的NG二十次以上,這次伊奴德的經紀人不在現場,導演沒有辦法只得先休息。
  伊奴德拿了瓶水坐到角落的位置上喝水休息,仰著頭閉目養神。
  「還好嗎?」這場一同演出的合作藝人颯夜走來,他有些擔心。
  「我沒事,抱歉。」伊奴德苦笑著回應。
  一看就不是沒事的臉,颯夜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他躊躇好一會兒,搬了張椅子坐到旁邊。
  「伊奴德不擅長演戲嗎?」
  「不,我演戲還滿厲害的。」
  「嗯……那是因為不擅長這種戰爭戲嗎?」
  「也還好。」看著對方擔心的表情,伊奴德想了想,「我以前,曾差點被人拿槍射殺。」
  「咦?!」面對突然聽到的往事,颯夜有些嚇到。
  「那時候我原本有能力閃開的,但是有個人突然衝出來,替我擋下子彈,讓我受了很大驚嚇。之後,只要有人突然擋在我前面,我就會敏感了點。就算只是演戲,手腳還是不由自主的動作。」
  「原來如此……那那個人呢?」

  伊奴德安靜許久,「他現在沒事了。」
  「那太好了。」颯夜笑了笑,「人類是恢復力很強的生物,不論是身體還是精神,只要遇到對的人事物,就一定可以恢復。」
  「……是這樣嗎?」伊奴德思考好一會兒,然後咧笑回應,「嗯,謝謝你。」
  「嗯?嗯。」不太明白伊奴德為何開口跟他道謝,但看到對方恢復精神的樣子,颯夜也開心的點頭回應。
  這一次的鏡頭,伊奴德很順利的拍完了。

------------------

穆罕默德視角請至颯夜家觀賞-【SilverCarnival】回到眼淚之處-過去×微BL()、()

因為這裡有些牽扯到俺家孩子們的主線劇情
感謝冰沁讓颯夜跟伊奴德交流///

下次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公會連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2924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冰沁⎝(•ㅂ•)⎠
我是第一名!!!!!
不客氣!!這裡也很開心跟伊奴德合作哦哦哦-/-

01-28 22:25

茶葉梗
恭喜第一名///(衝抱((#01-28 22:36
玨穎雷悠
NG20幾次以上=口=

01-28 22:51

茶葉梗
導演都抓狂了XD""01-28 22:55
喵芭渴死姬
辛苦伊奴德了~~
走出陰影就好啦~XDD

01-28 23:22

茶葉梗
稍微釋懷了ˊvˋ01-29 19:31
Rinoa (閉關中)
NG20次!!
伊奴德會走出陰影的

01-29 07:01

茶葉梗
大概wwwwww01-29 19:4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jijk2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SilverCarni... 後一篇:【SilverCarni...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