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翻譯】輕巡『矢矧』第40年的鎮魂譜

作者:婚後幽影│艦隊收藏│2015-01-20 02:38:13│贊助:534│人氣:2155
出處:
http://www.naniwa-navy.com/senki-yahagi-ikedatakekuni.html

作者:池田武邦
翻譯:道魔幽影


輕巡洋艦『矢矧』

○雷伊泰灣之前的海空戰

昭和19年(公元1944年)10月25日上午4時,保持方向180度、速度18節,在薩馬島東方海上航行,此處距離雷伊泰灣還有6小時的航距。

第10戰隊旗艦,輕巡『矢矧』的艦橋上,除了各儀器錶盤的熒光塗料放出的微光,全艦處於燈光管制,猶如屏息以待地充滿了緊張。

在斷斷續續的急風驟雨之間,往往才見到星星大放光彩了一下,隨即又消失無蹤。

昨天在錫布延島外海的戰鬥,栗田艦隊失去了戰艦『武藏』,『矢矧』也遭敵艦載機反覆俯衝轟炸,右舷艦首的水面上被炸出一個直徑約4米的破口,附近船舷也有無數大小破洞,瀕臨進水沉沒的險境。經過不眠不休的搶修後,總算暫時解除了危機。忙得汗流浹背、頭昏眼花的應急指揮官,隨即到艦橋報到。

然後……

「艦長,前部破孔已搶修完畢。」如此報告。

「能承受多少節的速度。」艦長反問道。

「28節左右還沒問題,30節以上就有困難了。」

得到回覆後,艦長說道:「要是沒有30節以上就無法戰鬥。」

語畢,他也沉默了。

自太平洋戰爭開戰以來,歷經多場戰役的吉村真武艦長,非常明白應急處理班在過去10個多小時以來,付出的巨大努力,也很清楚現在不可能做更進一步的維修了。

『無法戰鬥』

艦長的心情,應急指揮官也完全能夠理解。那句話的更深一層意思,就是要他做好心理準備,戰鬥時會用30節以上的速度,和敵方交火。

上午5時,還是方向180度、速度18節。全員就戰鬥配置。當然從昨天開始,就一直維持戰鬥配置,不過夜間有半數人員在各自的崗位上稍作休息,眼下已到了將要突入雷伊泰灣的時刻。

擔任副直將校至今的第四分隊士,加治木兵曹長發出『全員配置就緒』的號令後,將副直將校的任務,連同彈藥庫鑰匙箱的鑰匙交給擔任大副一職的我。(戰鬥配置下,大副負責副直將校的任務)

那位加治木兵曹長的命運,便在3小時後畫下句點。

此時,在風雨覆蓋下,艦隊的視野極差。木村司令官,還有艦橋上以吉村艦長為首的幹部,想當然自出擊以來,誰也沒睡過覺。我們幾乎都沒察覺到疲勞感。自前天從汶萊的基地出擊以來,神經好像對作戰以外的一切感覺,都已經麻痺了。

上午6時,方向、速度還是一樣。由於風雨之故,天體觀測不能,只能按照航跡自動記錄器,在海圖上註記上午6時的艦位。老是故障的自動記錄器,經過佐藤兵曹的努力後,這回運作得極為順暢。

距離雷伊泰灣還有100海里。為此向佐藤兵曹下令「準備切換為10萬分之一」,他隨即通過傳聲筒,很有精神地回答「10萬分之一切換好了」、「運作良好」。


○『大和』的46cm炮開火

上午6時半,薩馬島外海的海面逐漸變亮,風雨也停了。航路前方的水平線上,被朝霞染成一片通紅的雲與海面之間的交界,逐漸明朗了。

那時,一名看守員的雙筒望遠鏡,像被吸住了一樣,轉向水平線的某一點。

「發現桅狀物,左65度、水平線!」

艦橋上部的傳聲筒,打破了寂靜。

「敵艦隊!」

司令官、艦長以下眾幹部的視線,一樣透過雙筒望遠鏡,被吸往左65度的水平線。我也拿起了時常掛在身上的7倍數雙筒望遠鏡。

看得見。確實是敵艦隊,一支支突出水平線的桅杆有6支。『矢矧』立即揚起發現敵方的信號,並向旗艦『大和』報告。

「發現敵艦隊船桅。方位110度、距離2萬6000米!」栗田艦隊當時採用索敵陣形。

先前深夜時分,通過聖貝納迪諾海峽之後,旗艦『大和』發出「就第1索敵航行序列」的信號,艦隊以1000米為間隔排一橫列,偵查敵水上艦的同時一路向南通過薩馬島外海,向雷伊泰灣前進。航行序列最左邊的第10戰隊旗艦『矢矧』,距離敵方最近,因而提早發現到。

「就第10戰鬥序列。速度24節、最大戰速、伺機而動!」

旗艦『大和』立即對全艦發出命令。維持到剛剛為止的索敵序列,隨即轉為密集的海上戰鬥陣形。各艦艤裝全數轉向敵艦隊的方位,其中也有本艦隊射程最長的『大和』主炮。不久後,9門巨大的炮口便一齊開火。

昭和19年10月25日,雷伊泰灣最長的1日,就此拉開序幕。這就是後來被稱作『栗田艦隊神秘的反轉』的雷伊泰灣海戰,當天早上的經過。

幾乎在『大和』第3齊射的同時,戰艦『長門』『金剛』『榛名』也開火了。海上瞬間成為堪比巷戰的激烈戰場,敵空母艦載機群,立即對冒進的栗田艦隊發動空襲。

『矢矧』的主炮、高角炮、機槍也開火逼退成群結隊襲來的敵機,同時迫近敵水上艦隊。

藉由拼命報告攻擊『矢矧』的敵機方向與機種的看守員聲音,航海長控制本艦拼命迴避、艦長統轄全盤形勢、司令官指揮戰鬥。激戰中的艦橋,雖然身體沒太多活動,但卻要在令人眼花繚亂的種種戰況中,正確地做出反應,嚴格考驗乘員們的頭腦、判斷力,並要間不容髮地下決定。

我一邊以摘要的方式,將敵我雙方瞬息萬變的態勢、敵方的攻擊、我方的戰鬥、艦長的命令,寫入戰鬥記錄,一邊執行接收旗艦『大和』的信號、測定『矢矧』的艦位等大副的職務,如此全神貫注在其中。


○瞬間血肉橫飛的艦橋

上午7時25分,後部看守員通過傳聲筒,傳來「格魯門(F6F地獄貓)3架俯衝!」的報告。此時本艦正為了迴避前方敵機,而向左轉途中。從態勢來看,本艦應當要向右迴避,不過因為此時還在使勁左轉,川添航海長便以當下的判斷向艦長報告「就此向左迴避」而下令左滿舵。

譯註:F6F為格魯門公司生產,日方以此為代號

我心裡預想,下個瞬間就是昨天的戰鬥中體驗過的,俯衝投彈的巨響與激盪。但出乎意料地,敵機並未投彈,而是在喧囂的噪音中,用機槍從艦尾一路掃射到艦首。大概是突然出現的栗田艦隊讓對方也很吃驚,有些來不及裝備炸彈和魚雷,就趕忙從空母上出擊了。這是『矢矧』第一次遭到敵機的機槍掃射。

譯註:F6F的基本武裝為白朗寧M2重機槍6挺

我們藉由艦橋的遮蔽物保護自己,接著2號敵機的曳痕彈(曳光彈)破壞了艦橋的窗玻璃,在狹窄的艦橋甲板上扯開一道通紅的線條,嘎拉嘎拉的金屬聲不絕於耳。本艦的對空炮火像要讓炮身燒起來般猛烈開火,直到3號敵機掃射離開後,本艦才恢復原來的航向。

這陣掃射中,狹窄的艦橋裡,站在我左邊的加治木兵曹長雖然立即臥倒,可是熾熱通紅的7點7毫米槍彈,正好打在他臥倒的位置,從他的大腿一路掃射到腹部。從傷口迸出的大量鮮血,噴到我的戰鬥服褲子上。「被打中了……」他喃喃嘆道,失血而蒼白的臉,勉強抬起來默默地望了望天空後,隨即失去了力量。

在他對面隔壁,擔任水雷科方位盤員的1名下級軍官與2名士兵的手臂、胸部也都被槍彈貫穿,當場倒下。

瞬間血流成河的艦橋,充斥著淒慘的腥臭味。傷者的血肉,甚至飛到了拼命操縱本艦的航海長的戰鬥帽帽帶上,我一開始以為航海長也受傷了。可是,艦長和航海長都面不改色地保持冷靜,一邊觀測敵人的動向,一邊摒除雜念地操縱本艦。

我迅速進行戰鬥記錄,並叫信號員把加治木兵曹長背去作為戰時治療室的軍官室。可是,在我抱起他時,他已斷氣了。

現在的槍擊,也對『矢矧』上我唯一的同學(海兵72期)伊藤比良雄中尉,伸出了魔掌。擔任高角炮指揮官的他,與配置在艦橋的我,相隔僅有10多米的直線距離。但我卻在10幾次波狀空襲告一段落的黃昏時分,得知他身受重傷。

次日,在負傷的艦隊通過蘇祿海時,他結束了21歲的一生。

雖然最初的空襲僅有槍擊,可是不久後,裝備好雷裝、爆裝的新一批敵機動部隊發動了攻擊。這一整天,栗田艦隊頭上不斷遭到空襲。

當天,遭受第4次波狀空襲時。

「艦首俯衝!」

收到看守員的發現報告同時,

「右滿舵!」

透過航海長高揚而鎮定的操縱號令,軍艦往左一傾再向右回頭,振盪腹部、像要把耳朵震聾般的巨響隨即而至,艦體的激烈晃盪,猶如要把大家甩出去般,艦橋眾人頓時東倒西歪。下個瞬間,窗玻璃飛散的聲音、結構物被破壞的聲音,與炮聲一同在我的鼓膜上炸響。

那時,水沫也灑了我一頭一臉。

保護鼓膜用的耳塞當場被震飛,海圖台的破片將我刺得傷痕累累,在用的尺和圓規也都沒了。

那時,在艦橋下部擔任看守員的北野兵曹,受到整隻左腕被極近處爆射的彈片切下的重傷。他使用的12cm高角雙眼望遠鏡,也遭到鏡管被打穿而無法使用的重創。他以僅存的右手與嘴巴,用繃帶包住切斷處,並按照出擊前軍醫長教導全體乘員的方法,用竹板止血棒止血……看守指揮官如此報告,他的聲調和平時幾乎沒有差別。

這件12cm高角雙眼望遠鏡,誠如後面所述,因為一場美妙的緣分,而在40年後,於兵庫縣千刈地方與我再會。


○聯繫望遠鏡的美妙緣分


矢矧的12cm高角雙眼望遠鏡&池田大副

時間點回到現在。今年,也就是昭和59年(公元1984年)3月,擔任日本設計事務所代表取締役(社長)的我,參加由本公司的大阪分公司所設計之『關西學院大學 千刈露營中心』的竣工典禮。受惠於當地的自然環境,這座露營場擁有廣闊的場地,一眼望去風景極佳。

在場地內一座略高的小山丘上,已蓋好一所培訓中心。因為距離典禮開始還有些時間,就讓我順便參觀那個設施。

領著我參觀的,本公司的內藤分社長突然說出了我想都想不到的話,那就是……擺在這座建築物屋頂上的望遠鏡,來自舊日本帝國海軍軍艦『矢矧』艦上。我忍不住懷疑起耳朵聽見的內容。

那實在太過難以置信,對方很快就讓我看到那個望遠鏡。確實,那是舊海軍在戰時使用的,12cm高角雙眼望遠鏡。

可是,還沒有證據可以證實,這是『矢矧』的遺物。

第10戰隊旗艦『矢矧』,在雷伊泰灣海戰有47人戰死、97人輕重傷,艦體也被轟炸得傷痕累累,10月28日才返回汶萊灣。

然而,這次海戰對日本海軍的水上艦群造成毀滅性的打擊,艦隊編成大幅縮水,而被迫再次編成。以『矢矧』為旗艦第10戰隊也不得不解散,並遵照聯合艦隊長官的命令,代替在這次海戰沉沒的姊妹艦『能代』成為第2水雷戰隊(簡稱:二水戰)的旗艦。

隨後與負傷的戰艦『大和』『長門』『金剛』等,率領麾下驅逐艦群返回國內。途經台灣海峽時,在激烈的暴風雨中遭敵潛水艦(海獅)雷擊,失去戰艦『金剛』、驅逐艦『浦風』,歷盡艱辛方才返回國內。

為了準備接下來的戰鬥,馬上進行人員補充,並且夜以繼日地趕工維修艦體上,大大小小加起來超過一千處的各種破損。期間,戰局一面倒地向我方不利,已不成艦隊的日本海軍殘餘艦艇,陸續在南方海域、瀨戶內海不斷失去。

昭和20年4月,敵方在沖繩登陸,日本海軍展開最後決戰『沖繩特攻(坊之岬海戰)』時,能夠參加的艦艇僅剩戰艦『大和』、作為二水戰旗艦的輕巡『矢矧』、二水戰所屬驅逐艦8艘(磯風、霞、浜風、朝霜、冬月、涼月、初霜、雪風)。


○原來的造船廠廠長述說得到途徑

昭和20年(公元1945年)4月6日,輕巡『矢矧』與戰艦『大和』、驅逐艦8艘從德山海域出擊,翌7日遭到敵艦載機一次又一次的波狀攻擊,『大和』中了直擊彈21發、魚雷7枚,以及大量極近處爆發的炸彈後,於下午2時沉沒於東海。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大和沉沒於長崎縣男女群島女島南方176公里,水深345公尺處


沉眠海中的『大和』艦首

『大和』沉沒的12分鐘前,特攻艦隊除『大和』以外的艦艇僅剩驅逐艦4艘(冬月、涼月、初霜、雪風),其餘全遭擊沉或處分,作戰因而中止。

『矢矧』自副長以下446人戰死,直到日落時分,獲得倖免於難的友艦救助以前,生還者漂流在重油片片的海面上,險些被接近海面的敵機用機槍掃射(推測是驅逐艦尚在頑抗時),我也是其中之一。如今只剩下幾張照片,作為我曾在那裡的痕跡。

再次將時間點拉回現在。為何說培訓中心的望遠鏡是『矢矧』的遺物?我立即向日高部長追問來龍去脈。

據他所言是「數年前,關西學院大學的OB(校友)中西先生捐贈給大學的」那麼,為何會在中西先生手上呢?我直接拜會中西先生後,才得知發生了下面這些事情。

緊接著戰爭結束,進駐盟軍在廣島、吳登陸以前,吳海軍工廠的造船部,由播磨造船廠接手經營。

中西先生是當時播磨造船廠的職員。

望遠鏡等資材的移交,是由管業部長小山大佐總括辦理。播磨造船方面,負責交涉的,是保有軍籍直到戰爭結束的海軍主計中佐沖本先生。全部資材按照海軍方面的庫存表與現物對照後,移交播磨方面。中西先生邊回想邊說,負責人員也直接沿用海軍在籍者,一切都很有效率地被送交過去。

那件望遠鏡,應該就是那時換了管理單位。播磨造船廠之後好一段時間裡,都在整理繼承自海軍的資材。隨著戰爭結束,自然有許多戰時必需品,戰後就用不著了。在處理那些東西時,中西先生的部下帶來了那件望遠鏡。

※中西先生家住吳的高地,對面有山,家在山腹,夜晚時而眺望天空。此後,播磨造船廠改為吳造船廠後,他擔任那裡的廠長,現在已經退休了。雖然年歲已過80,身子卻還很硬朗

可是,為何望遠鏡會放在吳海軍工廠,直到戰爭結束?這一點還不清楚。作為『矢矧』的生還者,我決定深入調查那是否屬實。

沖繩特攻時,我是『矢矧』的第4分隊長兼測的長,不過在昭和18年的秋天,成為整備中的新銳輕巡『矢矧』的乘員,參加昭和19年6月的馬里亞納海戰、同年10月的雷伊泰灣海戰時,我是在大副的崗位上。

看守用望遠鏡,全都是大副管理的兵器。所幸我當年的部下,擔任看守員長的井上兵曹如今也健在,立刻去詢問他之後,得知下面這些。

那就是,前述的北野兵曹遭受失去左腕的重傷時損壞的望遠鏡,被從雷伊泰灣帶回國內,在本艦入渠吳港的時候,同為看守員的大城政夫兵曹,受命帶著那件望遠鏡去吳工廠修理。

聽到那些話,我也被勾起了點滴的記憶,而試著調查當時『矢矧』的戰鬥詳報。

其中的『兵器故障缺損調查表』裡面,『12cm高角雙眼望遠鏡』那一條的記錄是「鏡管被打穿,在艦上用了1個半小時還是修不好,有機會的話,把它送去工廠修理」正確符合井上兵曹的證言。

軍艦的看守用雙筒望遠鏡,都有各自的觀察角度。有效範圍必須全方位覆蓋整艘軍艦。缺了任何一件,都會讓看守出現死角。當然也不可能在工廠修理期間,放任死角出現。

結果,恐怕是換了另一件望遠鏡給『矢矧』,這件望遠鏡則在失去主人的情況下,在吳工廠迎接戰爭結束吧。後來又經吳造船廠廠長中西先生之手,在六甲山、千刈的關西學院大學培訓中心的屋頂上,與我再會。


○區隔生死的一則小故事

關於這件望遠鏡,還有一則小故事。其實將損壞的望遠鏡帶去吳工廠的大城兵曹,在雷伊泰灣海戰過後希望轉任陸上勤務而預定退艦。然而在吳港入渠的時候,碰巧在大城兵曹抱著望遠鏡去工廠期間,艦內發出「全體預定退艦者到後甲板集合」的指令。由於戰局激變,陸上防衛隊也在加緊補充人手,正等著這些從戰場歸來的艦上人員。

因為大城兵曹不在,他所屬的第7分隊裡,預定退艦者就少了1名。此時與大城兵曹同期的平兵曹申請了退艦,等到大城兵曹從工廠歸艦時,預定退艦者都已經走了。

想要轉任陸上勤務的大城兵曹,面臨不得不留在艦上的窘況。

昭和20年4月,敵方登陸他的故鄉沖繩,而他作為『矢矧』的乘員參加了沖繩特攻。沒能退艦的他,很快便拋開了不滿,懷著『就算死了也能落葉歸根』的覺悟,坦然面對來臨的命運。

『矢矧』沉沒後,漂流海上的他得到己方驅逐艦的救助,40年後的今天,70歲的他與兒孫們一起,矍鑠地在家鄉沖繩過著和平的生活。

另一方面,代替大城兵曹退艦的平兵曹,如願轉任到他認為比艦上更安全的陸上勤務,然而卻被配屬到馬尼拉防衛隊。根據戰後的調查得知,他在那裡戰死了。

命運的力量,遠遠不是人類的意志或願望所能企及的。

編註:本文原刊於雜誌『丸』59年11月號,總卷數460號。由於『丸』編輯部的善意,而轉載於此(『なにわ会』新聞52號16頁,昭和60年3月刊載)

譯註:作為『矢矧』的遺物,這件望遠鏡後來經由作者池田武邦之手,交由海上自衛隊江田島第一術科學校之『教育參考館』收藏。另外,『矢矧』的妹妹『酒匂』的遺物也是一副望遠鏡


『酒匂』的遺物

出處:
大日本帝國海軍 海軍の軍装 XXVIII

===================================

譯者補充:

翻譯時在下修正了一些前言不對後語之處,有興趣的人可以對照原文。另外簡單敘述一下,文章開始前發生的事情:

10月24日在錫布延島外海的戰鬥,『矢矧』遭受來自美國海軍第38任務部隊(第38特遣艦隊)的空襲。在那之前『矢矧』起飛了2架艦載水上偵察機,可是1號機(佐佐木少尉機)未返回。這次戰鬥包含『矢矧』在內的各艦,發現不在美軍方面記錄中的美方潛水艦,並因為空襲造成艦隊混亂。

從10時30分開始到16時30分(由『富蘭克林』『列星頓』『艾塞克斯』『企業』發動)的五波空襲,造成日方戰艦『武藏』沉沒,戰艦『大和』『長門』、重巡『利根』『妙高』、驅逐艦『浦風』『清霜』遭投彈命中。『妙高』『浦風』『清霜』脫離艦隊。

『矢矧』在第二次對空戰鬥時,遭投彈在左舷極近處爆發;第三次對空戰鬥時,後部兵員室遭小型炸彈命中,艦首因極近處爆發的投彈,造成錨鏈機室發生火災,右舷艦首被炸出直徑4~5米的破孔,航速降至22節。根據池田武邦大副的證言,經過搶修後恢復到28節,但若航速在30節以上,就有破孔擴大的危險。然而次日交戰時,『矢矧』仍不顧一切地加速到32節。

(以上翻譯自Wiki的『矢矧 (軽巡洋艦)』條目)

第38特遣艦隊行動-雷伊泰灣24日海戰爆發前,美軍四支航空母艦分隊如下:

第1分隊仍由麥凱恩中將指揮,下轄旗艦胡蜂號、大黃蜂號、漢考克號(於22日調自第2分隊)、科本斯號及蒙特利號,蒙哥馬利則於30日接替麥凱恩。

第2分隊繼續由波根指揮,下轄旗艦無畏號、卡伯特號及獨立號,而碉堡山號則於23日撤返普吉灣海軍船塢維修。

第3分隊的指揮仍為薛曼,航空母艦編制不變(分隊旗艦艾塞克斯號、第38特遣艦隊旗艦列星頓號、普林斯頓號及蘭利號)。

第4分隊續由戴維森少將指揮,有旗艦富蘭克林號、企業號、聖哈辛托號及貝勒森林號。

(以上引用自Wiki的『企業號航空母艦 (CV-6)』條目)

※      ※      ※      ※


池田武邦與《艦これ》『矢矧』


《艦これ》『矢矧』

和艦娘『矢矧』面對面的池田爺爺說出「不是很可愛嗎?嗯,好孩子呢。」這樣充滿善意的感想。

得知這個回應後,《艦これ》的生身父母,角川GAMES的田中謙介這麼說道:

「對於搭乘過那些軍艦的人會作何感想,其實我也很不安。不過似乎得到善意的回應,令我好生感慨。製作這個遊戲的最初契機,就是希望大家不要遺忘在過去的大戰中奮戰,最終沉沒的軍艦們的事蹟。我很高興『週刊ポスト』製作這個特集。」

譯註:2014年1月14日發行的『週刊ポスト』;池田武邦生於1924年1月14日

※      ※      ※      ※

有些人或許知道,在別處留言裡,在下說過『玩過《艦これ》的人,應當都見過那樣遺物,只不過拿著的艦娘並不是矢矧』

看完這篇文章,大家想必明白在下講的就是……


《艦これ》『雪風』

雖然看似普通的攜帶式雙筒望遠鏡,可是鏡筒長得過分(對照『酒匂』的望遠鏡就很清楚了),並且從雪風的兩張立繪上,能明顯看到鏡筒左右都有固定軸。

也就是說,這應當是加上帶子之後,掛在身上的12cm高角雙眼望遠鏡(當然,比例調整過)。矢矧的遺物,恰好是同型的望遠鏡。

就像『時雨改二』的頭飾可能是扶桑、山城的遺物,但畫師『玖條イチソ』僅僅只有曖昧的說明。關於雪風的望遠鏡,畫師『しずまよしのり』只說『是包含著史實中親眼見到60個夥伴之死的意義在裡面』

整理一下這些資訊的話……

時雨是蘇里高海峽海戰的生還艦,頭飾可能是該役戰歿的扶桑、山城之遺物。

雪風是坊之岬海戰的生還艦,雙筒望遠鏡可能是該役戰歿的矢矧之遺物。

……似乎看到了一些規律。

以下翻譯自《艦これ》Wiki的資料:

幸運到不可思議,而得到『奇蹟的驅逐艦』這個外號。不光是生還,主要的海戰大多都有參加,每回都近乎毫髮無傷地回來。

雖然中彈損傷與人員傷亡很少,但並非沒有。戰爭結束前,共有9名乘員戰死(另一個說法是13名)。對於戰死者,看守員的意見「拿這傻大粗的雙筒望遠鏡,就是用來關注那種事情的嗎?」被寫入戰記裡……

負責人設的『しずまよしのり』講,拿著只能用來看東西,並不具武裝意義的雙筒望遠鏡,意味著雪風目睹許多艦艇的沉沒。見證夥伴們的最後一刻時,雪風的雙筒望遠鏡裡,便積存著她的淚水。

※      ※      ※      ※

最近,《艦これ》官推有言:「坊ノ岬沖海戦で大和、そして矢矧達最後の二水戦と共に奮戦し、多くの仲間を助けて生還した、ある駆逐艦のさらなる改装も実装予定です。」

已實裝的艦娘裡,符合這段推文的有初霜、雪風……


觸雷擱淺的『初霜』


沖繩特攻的『雪風』,遠處可看到『大和』

因為推文裡沒有提到雪風的外號『奇蹟的驅逐艦』,所以大多數人都認為應當是初霜,可是官方四格有提到『雪風作夢時講中文』,卻隻字未提初霜……或者有提到,只是在下不知道?

所以雪風也不是不可能,並且目前實裝的陽炎級,還沒有改二的艦娘,而初春級已有初春改二。當然也不見得同級艦娘只會有一艘改二,比如白露級的時雨、夕立;綾波級的綾波、潮;更別說金剛級、扶桑級、妙高級、利根級、川內級了。

按照改二後新增編成任務的往例,『第二一驅逐隊』(初春、子日、初霜、若葉)已有編成任務,但『第一六驅逐隊』(雪風、初風、天津風、時津風)卻還沒有,這也是支持雪風改二(丹陽?)的另一個有力佐證。

不過……第一六驅逐隊的收集難度比第二一驅逐隊高太多了,《艦これ》Wiki就寫:編成任務とか来ないでください(拜託別來她們的編成任務之類的)

並且,就像很多人說的,雪風一改已經這麼強了,二改還得了!?所以講了這麼多,似乎還是初霜比較可能,不過在下還是很希望雪風能成為陽炎級第一位改二艦娘啊,總之這些就當在下博君一笑的隨筆吧~XD

※      ※      ※      ※

由於調查背景資料時,偶然發現文章一開始『矢矧』很可能是被『企業』擊傷的,因此也介紹一下,這艘在二戰期間大放異彩的美方幸運艦。



「企業號(CV-6)是最足以代表美國海軍在太平洋戰爭中的奮鬥史的一艘艦艇」── 美國前國防部長James V. Forrestal

企業號航空母艦(CV-6,約克鎮級正規空母二號艦):外號『大E』或『幸運E』(Big E or Lucky E),二戰期間美國海軍授勳最多的武勛艦,也是近代最偉大的軍艦之一。坊間將日本的驅逐艦 雪風、德國的重巡洋艦 歐根親王、美國的正規空母 企業,合稱二戰的三大傳奇幸運艦。


上圖引用自pixiv,id=43810751

戰績(僅列出《艦これ》實裝者):中途島戰役擊沉赤城、加賀、飛龍;瓜達康納爾島戰役擊沉衣笠、大破比叡,不久後比叡沉沒;雷伊泰灣海戰擊沉長波、島風、木曾、曙、初春,並與『富蘭克林』『列星頓』『艾塞克斯』等一起擊沉武藏……

此外,她還擊傷大和、長門、翔鶴、瑞鶴、矢矧等眾多IJN軍艦,堪稱二戰期間日本海軍的惡夢,聯合艦隊的頭號大敵,日方並以『企業級空母』為代號,稱呼美方的約克鎮級正規空母。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島風生前的最後一個任務『多號作戰』算入雷伊泰灣海戰的一部份

聖克魯斯群島戰役,企業與妹妹『大黃蜂(CV-8,約克鎮級正規空母三號艦)』對上五航戰翔鶴、瑞鶴,以及輕空母隼鷹、瑞鳳。是役,在美方失去制空權,企業自身處於中破將近大破狀態下,遭日方九架魚雷機左右夾擊,竟神一般地全部閃過,坐實了『幸運E(幸運的企業)』這個外號。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秋雲和卷雲送了大黃蜂最後一程

五航戰雖然擊沉大黃蜂、擊退企業,但自身卻蒙受更為巨大的損失,以至於明知美方此時僅剩企業一艘負傷的正規空母,卻已無力繼續進擊,並為日後聯合艦隊的覆滅埋下遠因。事後,南雲忠一說:「這場戰役取得戰術上的勝利,而在戰略上卻是失敗。」

無視史實先後的話,做個聖克魯斯群島戰役當藍本的活動也不錯,就當五航戰的雪恥戰,敵方BOSS當然是捏他大黃蜂的棲艦(空母蜂鬼/姬?),順便還可以讓所羅門群島的飛行場姬再次登場~

備註:聖克魯斯群島位於所羅門群島東南端

《艦これ》中,企業的好幾位相關姬友已實裝……在對面。

『空母棲鬼/姬』的造型和擊沉語音非常像加賀,卻又有企業的姊姊『約克鎮(CV-5,約克鎮級正規空母一號艦)』的捏他;中途島戰役時,陸上基地(中間棲姬)以航空隊支援企業

瓜達康納爾島戰役,支援企業的是亨德森機場(飛行場姬)

企業最後和雪風一樣解體了。三艘傳奇色彩濃厚的幸運艦,如今僅剩歐根親王還保有完整艦體……


今日的歐根親王(艦體翻覆,船尾露出海面)

《艦これ》歐根親王中破露小屁屁的梗,不知是否出自這裡?

===================================

參考資料:

軽巡「矢矧」40年目の鎮魂譜(原文)

池田武邦,Wiki

矢矧 (軽巡洋艦),Wiki

レイテ沖海戦,Wiki

坊ノ岬沖海戦,Wiki

企業號航空母艦 (CV-6),Wiki

聖克魯斯群島戰役,Wiki

瓜達康納爾海戰,Wiki

雪風が双眼鏡持ってる理由に泣いた

【艦これ】軽巡洋艦「矢矧」元乗組員(90) 艦娘と対面その感想に「生みの親」感慨無量

天一号作戦

雪風新聞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72048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隊收藏|艦隊これくしょん|艦これ

留言共 5 篇留言

Amory
道魔大開始接觸艦娘了!?XD

01-20 10:24

婚後幽影
只是剛好看到感興趣的文章,那個小故事讓在下頗為感慨呢01-20 15:51
喵哈哈
原來雪風的望遠鏡是矢矧的=w=...長知識了

01-20 18:55

婚後幽影
嗯,如果不是池田爺爺的文章,在下也想不到那裡去01-20 21:43
婚後幽影
只不過終究只是『可能』。和彌生、時雨的情形一樣,畫師基本上不會確認這種推測01-21 18:29
喵哈哈
那個望遠鏡還有這麼深的含意啊...只能看著同伴逝去得無力感...

01-20 18:57

婚後幽影
剛剛修了一下雪風那段話:雙筒望遠鏡裡,裝著她見證夥伴們的最後一刻時,流下的淚水。→見證夥伴們的最後一刻時,雪風的雙筒望遠鏡裡,便積存著她的淚水。01-20 21:40
小菜君(原:菜兵
從好友喵哈哈看到有關矢矧的這一篇…有點,對她們的過去感到遺憾卻又沒辦法,日本為開戰國,因此她們明明是為了保家衛國,卻成了戰爭武器,尤其是長門的宿命…
(淚崩了…請去YouTube查艦娘史詩,約25分,在最後的核子試爆裡,有關長門的一小段動畫,超…淚崩的!!!

04-25 02:17

すずつき
看一次哭一次...

05-22 03:2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翻譯】if~scene... 後一篇:【翻譯】if~scene...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enpkpk5206大家
喜歡洛克人的可以來我的小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